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鬼门棺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5:21:3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鬼门棺

第一章 泥人

我第一次觉得我爷有事儿瞒着我,是因为我打开了他藏在房梁上的东西。网站163shenghuo.com

那天,我想找几个压梁用的大钱儿,找卖糖人儿的换糖吃,就搬了把凳子摞在桌子上,三下五除二地爬到了棚顶上。

等我上了房梁一看,我家大梁上横着一个以前那种带着拉锁的帆布口袋,袋子上面用绳子打了一个十字花,正好把帆布口袋给横在大梁顶上。

我这下来精神了,贴着房梁一点点蹭了过去,伸手就想解绳子。可是那绳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绑的,我的手都磨破皮了,也不见它松开一点。

后来,我干脆把拉锁给拉开了巴掌大一块,顺着拉锁开口的地方伸手往里掏,头一下我就摸到一厚摞子白布。我伸手往外拽了两下,才把白布给拽出来一截。

那白布给我的感觉就是特别厚,好像冬天做衣服的布都没那么厚。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再说,农村用白布的地方也少,除了做被衬子,就是做孝服。我家没事儿往房梁放白布干嘛?

我想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可又不甘心就这么下去,干脆往前挪了两下,使劲儿顺着白布往底下一掏。这下,我觉得自己的手像是摸到了刀刃子上,被铁片子蹭的一下从我手上划了过去。我疼得一缩手,差点从房梁上掉下来。

我抱住房梁之后,才觉得后悔了。这倒不是因为我划破了手,而是我爷一向不喜欢我翻他的东西。他把包裹藏在房梁上面,我要是偷偷看完再放回去,估计没什么大事儿,现在包裹里面的白布都血染了,这要是让他看见……

我正合计着怎么把包裹弄下来洗洗,就听我爷在屋里扯着嗓子喊了一声:“给我滚下来!”

我一听我爷回来了,赶紧忍着痛从上面爬了下来。阅读163shenghuo.com

我爷一开始还没生气,可看见我手上有血,脸色立刻就变了:“你这手是咋弄的?”

“让帆布包里的东西划着了。”我从小就不会撒谎。

“你……你……”我爷气得嘴唇直哆嗦,“你”了好几声之后,抓起烟袋锅子对着我脑袋上就抽:“我打死你!你怎么不反天呢?”

这些年,我一直跟我爷相依为命,他以前再怎么生气都没舍得骂我。我从来就没见他生过这么大的气,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放在以前,我爷看我一哭,肯定心疼,可这回他连我的手都没看一下,拎着我的衣领,把我按在了地上:“对着房梁磕头,快点!”

我让我爷吓着了,什么都不敢多问,对着房梁磕了好几个头,才听见我爷说了一声:“起来吧!”

我站起来之后,我爷的脸色才好了一点,可是直到晚上,我爷都没跟我说过话。

我虽然被他吓得什么都不敢多问,但是有些事儿,却越想越觉得不对。

老辈人都说:梁下住活人,梁上住鬼神。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人不能总在梁下面,时间长了肯定身子骨不好,那是大梁压了人的运气,最后说不定就会自己挂到大梁上面。

可是,我爷不管干什么,好像都在那根梁下面。尤其是睡觉的时候,放着好好的炕不睡,非得弄张折叠床,顺着躺在大梁底下睡觉。

顺着门口睡,更不好。

老话说:人不顺门躺。只有人死了之后,才会脚对门、人头朝屋里的躺在地当间儿,方便鬼魂往外走。

可我爷偏偏就这么睡。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有时候我还能影影忽忽地听见他对着大梁说话,至于说什么,却一句都听不明白。就好像说的不是老家话一样,叽里咕噜的,什么都听不清。

有一天晚上,我想凑过去听听他说什么,没曾想,我爷扑棱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两只眼睛瞪着我的时候,眼珠子亮得吓人。我从来就没见谁的眼睛能在大半夜还亮得跟夜猫子一样,当时就被吓了一跳。

更吓人的是,我爷左半边脸还像平时一样显得慈眉善目,右半边脸却是满脸的杀气。就像是有人把他的脸从中间破成了两半,一边儿善,一边儿恶。

我爷头一眼明显看的不是我,而是我背后。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我仅仅跟他对视了一下,就打了个激灵。我后面就是窗户,我爷看的是窗户外头?

“爷!”我刚喊了一声,我爷眼睛里的精光就没了。他伸手在自己脸上搓了两下,等他把手放下来的时候,面相已经恢复了正常。

我当时奓着胆子问了一句:“爷,你脸怎么了?”

他只说了一句“谁刚睡醒,脸上都有点不对劲儿”就不说话了。

我越想越好奇,越觉得我爷有事儿瞒着我。之后的几天,我就特别留意我爷,一直盯了他好几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我觉得没意思,找他秘密的心思也就淡了。

那件事过去大半来月之后,我在外面玩够了回家找吃的,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我爷在屋里跟人吵架,他们吵什么我没听着,只听见我爷在拍桌子:“你脑子里有蛆啊!这东西是随便碰的吗?弄不好,我都得折进去!”

那人的动静好像是常来我们村的老货郎:“这活儿,别人已经干了一半儿了,我估摸着,你小心谨慎点,问题应该不大……”

“不大的狗屁!”我爷的火气一点没小:“你当我是孤家寡人?弄这东西没个三五天能行吗?万一让大狗子看见……”

那人不等我爷说完就打断道:“你就不会小心点?你都瞒他这么久了,还能一次就露底儿?再说,这回人家给了这个数……这趟生意做成,你起码三五年之内不用忙活了。大狗子可是要上初中了,你就不给他攒点钱?”

我爷这下不说话了,过了好半天才说道:“我再想想,你先去老屋等我……”

“行!”

我一听两个人说着话就往出走,赶紧找个地方藏了起来。我爷本来是想送完了人就回屋,老货郎却拉着他的手说了几句什么,我爷低头寻思了一下,就跟他往远处走了。

我看他俩走远了,猫着腰儿溜进了屋里。

我一直想知道爷爷究竟有什么秘密,这不就是机会吗?

我在屋里转了一圈,看见里屋的炕桌上摆着一块一尺长短、用白布蒙着的木板,板子下面鼓鼓囊囊的好像是盖着什么东西。

我伸手就把白布给揭了,没想到那下面放着一个直挺挺的泥人。那泥人身上穿着一套白布做的衣服,身上用红线横着打了一个“王”字,脸上却是白花花的一片,连个五官都没有。

我看见泥人之后,不由得大失所望:不就是一个泥人吗?还以为我爷弄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我泄气之下往炕上一躺,手却碰到了我爷扔在炕桌上的砚台和毛笔。

“哎!”我玩心一起,抓起笔来,给泥人画了一副五官,正乐呵呵地端详自己的“大作”,却觉着那泥人的脸越看越像我。

就在我心里发毛的时候,泥人眼睛上的那块墨汁一下扩了出去,没一会儿的工夫就把眼眶子占满了,一双眼睛变成了乌黑乌黑的两个黑点,直勾勾地往我脸上看了过来。

我在大白天里,身上一阵发冷,就觉着屋里像是多了一个人,站在我背后,越过我的脑袋盯着泥人看。泥人还偏偏就对着我背后挤眉弄眼。

我下意识地转了个头,想看看身后是不是有人。可我看哪儿都是空荡荡的,看哪儿都觉得藏着人影。我在屋里站了两三秒钟,再也承受不住那种感觉,吓得拔腿就往外跑。结果,刚到门口就跟我爷撞了一个满怀。

我爷虎着脸道:“你跑什么,有鬼追你啊?”

“那泥人,它看我呢……”我吓得话都说不利索。我爷三步并两步走进里屋,对着泥人一看,立刻炸锅了:“你个败家玩意儿!谁让你瞎动我东西……”

我爷本来想要打我,手抬一半才狠狠一跺脚,伸手用白布把泥人包了,一只手拽着我就往出走,一直把我拉到我家菜窖口那儿:“下去!”

以前,我爷从来不让我进菜窖取东西,这次偏偏让我下菜窖。放在平时,我肯定要问上两句,这回惹了祸,什么都不敢说了,乖乖顺着梯子下了菜窖。

等我进了菜窖就傻眼了。菜窖就是东北农村为了储存冬菜,挖出来的地窖,一般能有个七八平见方的,就算是不小了。

我没想到,自己家菜窖竟然有一座房子大小,或者说,就是一座盖在地底下的房子。中间正厅的位置摆着一张供桌,桌子上的灵位写着“先祖卫通神之位”。

那是我家祖宗?

我怎么从来没听我爷说过自己家老祖宗叫卫通神?他不是说,我家祖辈是种地的,老祖宗叫卫铁牛吗?

再往正厅左边看,那里有间厢房,里面摆着一副桌椅,桌子上的茶壶还冒着热气,客座的位置上坐着的那老头,不就是没事儿总往村里走的老货郎子吗?

他好像跟我爷挺投缘,每次卖完货,都到我家跟我爷喝两盅。他怎么跑我家菜窖来了?

我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我爷就把我拽到了正厅右边那屋门口。那屋子用一块红布挡着,我看不清后面有什么。

直到我爷伸手一撩布帘子,我才看见,屋里地下埋着九口大缸,其中八只缸盖上都贴着封条,只有一口缸盖是半掩着的。

我爷抬脚把岗盖子扒拉到了一边儿:“下去!”

第二章 报恩报仇

“啥?”我仅仅迟疑了一下,就被我爷揪着给按进了缸里:“老实在底下呆着,饿了、渴了也给我忍着,我不叫你,就别出来。听着没?”

“听着了!”我刚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一声,我爷就啪的一下扣死了缸盖。

我刚想喊我爷,就听老货郎子说道:“我说老卫,你这是干啥?别吓着孩子。”

我爷话里也带起了火气:“你自己看看他都干了啥!我不把他埋起来能行吗?”

老货郎子寻思了半天:“反正事情都这样了,要不让他入行吧?你自己教他?”

“不行!”我爷停了一会儿才说道:“老卫家这行,从我这辈开始就该绝了。我不听我爹的话,硬是入了行。结果呢?把老婆子搭进去了。”

“我家小子也是非要入行不可,结果,把他和他媳妇儿都搭进去了,给我留下这么个嗷嗷叫的小崽子。”我爷说这话时,已经带起了悲声:“要是没有这个小崽子,我早就不想活了……我能带他入行吗?”

老货郎砸吧着嘴道:“你真舍得让这一身本事都跟着你进棺材?”

“舍不得又怎么样?我更舍不得让小崽子往我老路上走。”我爷往缸盖上拍了三下:“大狗子,你好好待着,不管谁喊你,你都别吱声。困了你就睡会儿,时候一到,我就放你出来。”

我听见我爷叹息了一声之后往外走了,我才松了口气。

如果换成平时,我肯定会想我们老卫家究竟有什么秘密,可是现在我被我爷扔在一口大缸里,冻得全身直打哆嗦,除了想着赶紧出去,还能想什么?

我在缸里待了一会儿就待不住了,试着推了一下缸盖,把脑袋伸出一点往外看了看,见我爷没在,一使劲儿,掀开缸盖从里面爬了出来,窜到客厅那屋使劲儿灌了两口茶水,身上才算暖和了一些,可也饿得不行。

整个地窖里只有祖宗牌位下面有吃的,我整整饿了大半天,也顾不上什么“大逆不道”了,跑过去抓起一个馒头就往嘴里塞。我才刚吃了两口,就觉得嘴里冒出一股血腥味。

等我拿着馒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那馒头上面那层白得像雪,下面却像是在血水里泡过一样,红得刺眼。我吓得手一哆嗦,把馒头给扔了出去。

那块浸过血的馒头啪嗒一声砸在了牌位上,卫家老祖的牌位顿时和馒头一块儿滚了下来。我手忙脚乱地想要去接,可我那下冲得太快,不但没接着牌位,还连带着把供桌上的东西给打翻了一片,烛台、香炉摔得满地都是。

我这下傻眼了,这要是让我爷爷看见……

我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听见地窖口那儿传来一阵脚步声——我爷回来了。

我吓得赶紧往回跑,逮着一口大缸,打开缸盖就跳了进去。

没过一会儿,我就听见有人伸手敲缸盖:“大狗子,出来,我来接你了。”

“谁?”我顿时吓得打了一个激灵。上面那人说话的动静跟我爸一模一样,可是我爸几年前就死了,出殡那天我还按着我爷的吩咐打过引魂幡。

“大狗子,你怎么还不出来?”上面喊我的真是我爸,他的声音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好几回做梦的时候,都听见他在梦里喊我。梦里他的声音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我爸在梦里喊我时,都是带着温柔,想要过来却还远远地躲着我。可现在他却想让我出去,想把我带走。

“大狗子……”

我爸的声音像是能勾人的魂儿,我明明被他吓得半死,一听见他喊我,还是忍不住抬起头看了过去。

农村的水缸都是木条箍出来的缸盖,日子长了,中间总能露出个缝来。

我头一眼看见的就是木缝间伸进来的指甲。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在没光的情况下看东西看得那么清,他那双手就像是刚抠开棺材,手指盖里全是黑泥和木头渣子。

我眼看着一寸多长的指甲分向两边从木缝间伸进了水缸里,拼命地往两边掰扯着木条。缸盖上的木条子被他掰得嘎吱直响。

我吓得想往后躲时,却从木缝里看见了一颗瞪得通红的眼珠子——我爸当时吊死在了一颗歪脖子树上。我听人说,吊死鬼的眼睛就是红的。

“别过来!”我拼了命地往后缩。可是水缸就那么大,我再躲,还能躲到哪儿去?

“啪”——我爸伸进木缝里的手指盖一下断成了两截,带着黑血从缸盖上落了下来。

我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一截手指盖砸在了我的脑袋上。我顾不上去看手指盖弹到哪儿去了,只知道拼了命地往脑袋上划拉……

就在我差点把头发揪下来时,我爸忽然在上面冷笑道:“你还是出来吧!不出来,你死得更惨。你当这水缸是什么好东西?我告诉你,那是炼人的缸。不信,你自己摸摸,缸底下有没有一层油……”

“闭嘴!”我哪敢去摸什么缸底儿。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儿,我捂着脑袋使劲儿喊了一声:“你放屁,这缸是空的!”

那人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你确定这缸是空的?”

我脑袋上的冷汗顿时淌了下来。刚才下来得太急了,我忘了自己钻的是哪口缸了。我记得我爷在屋里埋了九口缸,万一我钻错了……

我在缸里吓得要死要活,上面的人偏偏不肯放过我:“你真当你爷爷是什么好东西?你自己回头看看,你身后的水缸壁上还贴着一张人皮呢!”

“啥?”我吓得飞快地转过身,果然看见水缸上有一张人皮。那张人皮应该是个四五岁的小孩,白嫩的皮肤被从头到脚完整的剥了下来,双臂伸展着贴在水缸上,两条腿平伸向了缸底。刚才我正好就坐在了他的腿上。

“啊——”我再也顾不上头顶上还有一个死人,抱着脑袋放声尖叫了起来。

那人却冷森森地笑道:“喊!你使劲儿喊哪!你喊的时间越长,外泄的阳气就越多,等会儿那张人皮吸饱了阳气,就能从水缸上下来,把你活活掐死。想活命,你就上来!”

上去?

我明白了,那人下不来,巴不得我赶紧上去。上去我就是死路一条哇!

可是不上去,我又得对着一张人皮。人皮上那双黑漆漆的眼眶就像是在盯着我看,嘴好像也在一张一合地呼吸着。他真是在吸我的阳气?

我死死地捂着嘴不让自己呼吸,憋得头昏眼花了也不敢松手,除了盼着我爷能赶紧来救我,连哭都不敢哭,生怕哭出声来,再惊动了那张盯着我的人皮。

短短一会儿的工夫,我就坚持不住了,松开手大口大口地喘气。我那一口气还没顺过来,就看见人皮的嘴巴动了两下,蜡黄色的人脸就像是被吹了气儿的口袋,一下从水缸上鼓了起来,一寸寸地靠向了我的面孔。

“啊——”我刚刚喊了一声,就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像是炮仗爆炸似的巨响。我的两只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叫,本来想要喊出来的尖叫被我硬生生地憋了回去,就像是有口气堵在我胸口里吐不出来。

按我们老家话讲,这叫吓背气了。就是说,人在突然受到惊吓之后,一口气憋在肺里,想吐吐不出去,想喊喊不出来,要是没人及时把这口气顺过来,那人肯定会吓出毛病。

后来我才知道,刚才那声炮仗应该是我爷爷故意放的,为的就是把我那口气憋回去。

我被一口气憋得直翻白眼,却隐隐约约听见我爷在外面喊我:“大狗子,憋住气,千万别呼吸,等着我救你……”

我爷好像还喊了什么,但是已经听不清了,那时满屋子都在乒乓乱响,就像是有人在屋里打架,把屋里的东西都给撞飞了出去,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屋里乱成了一团。

我看不见自己的脸,却知道肯定把脸给憋得通红,脸蛋子热乎乎的难受,胸口里那口气想顺还顺不出来,只能直瞪眼睛。

就在这时,我眼看着面前那张人皮从水缸上鼓了起来,不几下的工夫就伸出来一颗圆滚滚的脑袋,带着三个黑漆漆的窟窿的面孔一点点地往我脸上靠了过来。

“别……”我伸手向外推他时,他贴在缸上的两只手一下挣开了水缸,像是鞭子一样往我手腕子上抽过来,啪的一下缠在了我手上。

我还没反应过来,人皮就已经扑到了我眼前,嘴对嘴地贴在了我脸上,对着我的嘴使劲儿吸了口气。我只觉得憋在心里的那口气像是被人抽出来了似的,一下子畅快了不少,人却跟着一阵头晕目眩,软绵绵地倒在了水缸里。

我昏过去之前,好像听见有人说了一句:“我还会来找你,报恩也报仇!”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看见我爷沉着脸坐在炕上抽烟,老货郎吊着一只膀子坐在远处,看上去,他的一只手好像是骨折了。

“爷!”

我刚喊了一声,我爷就劈头盖脸地问了一句:“缸里那鬼临走前跟你说什么了?”

“他说还来找我,报恩也报仇。”

鬼门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门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首席律师翻身手册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首席律师翻身手册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首席律师翻身手册目录预览:第三章寻找突破第四章错终复杂第五章扑朔迷离第三章寻找突破陈蔓雨直勾勾的盯着案例,对了!奸杀!“其中一个女孩是被奸杀而死,或许凶手和那位女孩死前有接触。”不然为什么死了那么多人,凶手却只对她一个人进行了奸杀?“你能想到的,凶手自然也能想到,警方更能想到,这还不是完全的突破点……”“您是说……那朵莲花?”陈蔓雨翻到印有莲花图案的那页,仔细端详着。刘老头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手里的笔在纸上无意画着圈:“莲花固然是个重要线索。”这

  • 望爱欲穿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望爱欲穿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望爱欲穿目录预览:第3章那你就去死第4章滚第5章布网第3章那你就去死顾钊的话音一落,蒋瑶再也控制不住打颤的双腿瞬间跪倒在地上。膝盖狠狠地磕在坚硬泥泞的青石板上,传来碎裂般的疼痛。蒋瑶挣扎着站起身试图追赶上绝情离去的顾钊,但是每一次的结果都是重新摔回地上。顾钊的身影早就彻底消失不见,没有一丝犹豫。蒋瑶绝望地伏在地上,哀哀地哭,狼狈地完全没有一丝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将加大小姐的风采。直到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蒋瑶才发现雨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就连天色都已

  • 首席追妻99次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首席追妻99次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首席追妻99次目录预览:第三章你的诚意第四章一笔一笔的讨回来第五章三天后民政局第三章你的诚意输血的速度很快,不过一次性也不能输太多,只是400cc就足以让白楚楚整个人面色发白,毕竟她的身体状况其实也不是特别的好。“你有胃病,以后必须要按时吃饭,按时休息,否则身体会吃不消的!”医生走到她面前,亲自将她抽血的管子给拔下来,柔和的说道。白楚楚点了点头,道了一声谢便拉开门走出去……毫不意外的是刚刚出门就看到坐在旁边的冷琛一,一如既往的臭着一张脸,不过此时的白

  • 心征程:沈少爱上瘾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心征程:沈少爱上瘾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心征程:沈少爱上瘾目录预览:第3章妈妈,你怎么哭了第4章部长来了第5章只是普通朋友第3章妈妈,你怎么哭了来人显然也看到了叶印心。但没有过多留意,帅气英俊的男人与漂亮高挑的女人便轻轻与她擦肩而过了。他们是要去二楼的VIP室,提早订好的礼服正等着他们去试穿。女人高跟鞋落在地上的声音清脆无比,仿佛一下一下地踩在叶印心的心口上。不知道为什么,叶印心忽而觉得冷,太冷了,就像在室外。突然,高跟鞋的声音停住。她听到转身的声音,然后悦耳地一声“咦”便传到了耳

  • 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目录预览:第三章凌忆雪第四章崭露头角第五章见家长第三章凌忆雪微风吹动洁白的窗帘,在浅粉色的墙面前摇晃。凌忆雪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静静地看着窗外,任凭青丝在洁白光滑的脖颈间扫荡。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有力的脚步声,由轻便重。凌忆雪苍白无力的脸上一下子活泼明亮了起来,期待地看向门口。当看到厉修明急匆匆地朝她走来时,凌忆雪咧嘴一笑道:“明哥哥。”厉修明刚走到床边,便被她的双臂环住了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凌忆

  • 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倾世皇妃:废柴小姐要逆天目录预览:第三章强吻第四章我是你的相公第五章滴血为引第三章强吻就在云水涟得意的时候,本来飞向云冰涟的紫色火焰突然在空中消失了,一道金光光闪闪的光将紫色火焰吞噬了。云水涟被一阵莫名其妙的力,瞬间掀起,飞出了好远摔在地上,她捂着隐隐作疼的胸口,紧邹着眉头。怎么可能?自己的紫玄之力,竟然伤不了云冰涟,云水涟强忍着胸口的疼痛,看了看四周,这么大股玄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竟然能够承受紫玄之力,还能将自己打伤,这人一定是个高手,

  • 肥宅逆袭:双面偶像甜宠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肥宅逆袭:双面偶像甜宠妻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肥宅逆袭:双面偶像甜宠妻目录预览:第三章:林相晟是我老公第四章:不安宁的最后一局第五章:添加好友第三章:林相晟是我老公李晓昏全身充斥着怨妇的气息,她猛地挽起袖子,开启了内心里深藏的唐僧的人格,嘴里不停地重复地念叨着:“黎是悦啊黎是悦!不是我说你,你都赚得那么多了,家里也没什么问题,还瞎搞什么?学生就要应该有一个学生的样子,什么是学生的样子,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并不觉得我们专业有什么不好的,英语专业多好,与时代接轨得很!多么的inter

  • 高冷boss别撩我!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高冷boss别撩我!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高冷boss别撩我!目录预览:第三章只管开价第四章演一场戏第五章被人跟踪第三章只管开价下班时分,同事们一个个离开,拒绝了闺蜜的帮助,曲言言独自在办公室里忙碌。她的确没有办法对墨玥怎么样,所以她只能全力以赴的完成任务,因为她需要这份工作。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办公室里只听得见曲言言敲击键盘的声音。一夜消磨,直到快七点,曲言言才揉了揉酸痛的肩颈,满意的将打印的文案装订成册,松了一口气。27楼的窗外,晨光初露,整个城市仿佛纲刚醒来。曲言言随意收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