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余爱未了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8:34:3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余爱未了

第1章失忆

突然意外的车祸让霍如梦失去了记忆,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的爱人。163生活网

于是给自己换了一个身份,换了一个名字,周晓楠。

即使不是那个霍如梦又有什么关系,我一定会让你重新爱上我欧宇。

她还来不及回答,下一瞬间,一件带着体温的外套便落在了自己肩膀上。

“欧先生,你这样的举动还真是……”她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好了,她也不急于脱下,只是扯了扯西装外套的下摆,轻笑着看着男人一脸不爽的表情轻笑,“穿成这样,我要怎么回去宴会上?”

“你可以考虑和我一直站在这里聊天。”欧宇这个时候终于找回了点理智,轻笑道。

刚才看到她出现的那一刻,他几乎是下意识憋住了呼吸,从来没有一刻,他像现在这般觉得她的美是如此夺目灼人的,像是太阳一般,带了神奇的魔力。

看着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他在心里生出一种自豪感的同时,又开始不爽起来,这样美丽的她,怎么能被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这样看着。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突然好想将她藏起来,藏到一个只有自己可以看到的地方。

他第一次生出这样强烈的危机感来,尤其当她走近,站在自己面前,而他从侧面看到她那一片雪白的背赤裸在众人的眼神中,心里开始燃烧起强烈的醋意。

“欧先生不觉得这样的要求很失礼吗?”周晓楠还是轻笑,大约是仗着这个男人对那个霍如梦的喜欢,便忍不住有几分恃宠而骄了吧!她想。

“叫我宇!”男人突然靠前,吻住了面前的红唇。他在再见到她的第一面时就想这样做了。

“唔!”周晓楠被这突如其来的偷袭吓到了,等到她反应过来面前的男人在对自己做着如何失礼的事情时,对方的舌已经撬开了自己的口腔,开始在自己的口腔中游走起来。

她拍打着眼前人的肩膀,很快便被他制住,合在一起压在了他的胸前。163生活网手掌下感觉到的鼓动让她心里开始害怕起来,急于摆脱,然而男人好不容易得了机会,怎么肯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他已经受过这样毫无进展的胶着了,他没想到,失去记忆后的霍如梦会变得如此棘手,对自己的各种示好她应对自如,却又视若无睹。

她那么决绝地告诉他:我不是你的霍如梦,我现在是周晓楠,并且,我很满意自己现在的身份。

这是欧宇没有想到的情况。他原本以为,只要她没死,便是老天爷对自己最大的善待,不管是什么样的挫折他都能克服,也必须克服,失忆什么的,他甚至想过,也许是老天对自己的宽待,让她可以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情,然而他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情况:想过也许失忆后的她会对自己无动于衷。

所以当不断的尝试,不断的靠近,都碰上软钉子后,他开始焦躁起来。

这段时间以来的失败,已经完全磨去了他的耐心,也磨去了他的自信。网站163shenghuo.com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一个人躺在床上甚至会忍不住想:如果,如果没有记忆的她对自己完全没有感觉,最后却爱上另外一个男人,自己能否坦然。

答案当然是不能,只要一想到这样的结果他便忍不住想抓狂,想将那个从来不曾出现的知识自己假想的男人抓出来,狠狠暴打一顿。

所以当刚才,看到她风靡全场的模样,他心中的设想好像在这一刻成为了现实,他再也无法忍受,心里像是有什么被抓挠着,难受得厉害。

将人越发揽紧了,欧宇稍微转了个角度,将人压在阳台的围栏上,更加加深了这个吻。

她嘴里有着淡淡的香槟的味道,这个味道随着两人的相濡以沫,似乎在口腔中发生了神奇的反应,软化了周晓楠的抗拒。身上的力气好像随着交合的嘴唇渐渐流逝,身体一阵一阵发软,原本抗拒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改成了紧紧揪住对方的衣服。

男人的一条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插入了她的两腿之间,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合着,像是交谊舞中最后的结尾动作,周晓楠却渐渐觉得全身都热了起来,热气从每个毛孔往外沁,手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满手的汗。阅读163shenghuo.com

他一只手摩挲着她脖子上的肌肤,男人略微粗糙的手心和自己细嫩的肌肤相处,带来的快感让她请不自觉发出一声嘤咛。这个声音似乎刺激了男人,周晓楠明显听到了他加重的呼吸声,喉间发出吞咽的声音,嘴上的动作便越发激烈了起来。身体也更加逼近了她,笔直结实的长腿开始在她腿间轻轻摩挲起来,裙摆下赤裸的双腿很快就在这样掠夺性的动作下打颤。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好像变成的一只无力动弹的小动物,任由他抖动着,却无法逃脱。

他另外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撩起了她的长裙下摆,抚上了她颤抖的大腿,在原地上下来回摩挲了几下,他保持着和她亲吻的动作,微微屈低了身体。那像是带了魔法的大手便缓缓来到了她的小腿,在小腿肚上摩挲着,像是逗弄般轻捏了几下,随即便又向上,来到了她的腿弯,微微用力抬起,周晓楠一个站立不稳,身体重心便往身后的夜空倒去,她吓得赶紧伸手揽住了男人的脖子。

这样意外的收获让男人发出低沉的轻笑声,周晓楠在他这样的调笑声中勉强找回了点清醒,她正待再次身后推开身前的男人,对方已经勾着自己的腿挂到了他的腰间。余爱未了 全文免费阅读

因为他的这个动作,两人的身体贴合得更加紧密起来,周晓楠自己也就轻易地感受到了男人嚣张的欲望。她发出一声轻喘,手上的动作还只进行到一半,男人的嘴唇便再次凑了过来。

她几乎是被压平在了阳台的围栏上,围栏虽然是圆润的幅度,却还是硌得她腰疼,她微微蹙了蹙眉,男人便像是感应到她情绪般伸出一手来垫在了她的腰下,细细安慰着被围栏硌疼的细嫩肌肤。

他微微挺了挺腰,让她更加体会到自己的渴望,周晓楠在男人这样的动作下,忍不住发出一声短促的喘息声,下一秒,男人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深入了她胸前的缝隙间,抚上她没穿内衣的胸口。

乳贴被捻起的那一瞬间,强烈的羞耻感让周晓楠打了个寒战,身体下意识往后缩了缩,男人却不容她丝毫的退却,扣在她腰间的大手将他更加往自己身前搂了搂,登堂入室的左手已经夹住了早被他的挑逗得站立起来的小樱桃……

大厅的情况被透明的纱帘遮掩着,里面的人一定想不到外面有着怎样的春意。而外面的人,却可以透过半开的阳台门,听到里面鼎沸的人声,音乐声,以及各种器具碰撞发出的悦耳的清响。

现在的周晓楠何曾经历过这样的激情,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的主见,只能软软挂在男人腰间,任由他予取予求。

模糊地思绪中闪过各种错乱的情绪,一点点的害怕,一点点的好奇,一点点的渴望,一点点的熟悉……各种情绪冲击着,让她沦陷得越发彻底。

正当两人心中的火都被撩拨到了至高点,欧宇犹豫着要不要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突破最后一步的时候,身体四肢窜过激烈的电流。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随即……周晓楠慢慢张开了双眼,就见男人伏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他身后一个熟悉的人影轻松抓开他的身体,甩在了一旁。

脑袋磕在阳台围栏上的声音,让周晓楠下意识闭了闭眼。脸上原本因为激情而通红的脸颊,在看到那个熟悉的此刻还抓着电棒的身形时,似乎烧得更加旺盛了。

阳台上没什么灯光,她其实看不太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只是对方黑白分明的眼睛在这样的月色中似乎显得更加明亮了,让她忍不住心中一阵一阵地发虚。

“转身!”她恼羞地命令道。

对方果然服从地转过头去,周晓楠快速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又将裙摆拉回原来的位置,深吸了口气,压下身体里的那股骚动,才转身对身前的人道:“可以了。”

“嘴唇上……”莱姆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突然道。

“什么?”周晓楠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等到对方比了比自己的嘴唇时,她才意识到了什么,快速转过身后,用手背擦了擦嘴唇上的口红,直到感觉嘴唇都有点疼痛了,她才转过身来,问道:“怎么样了?”

“没了。”对方回答。

两人就待进去客厅,周晓楠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西装,将身上的西装脱下来,挂在手上,又看了看地上的男人,问道:“他怎么办?”

第2章重新认识你

莱姆皱了皱眉,伸手接过她手上的西装,半晌才道:“我会搞定的,你先回去找Cindy。”

周晓楠回到宴会上的时候,Cindy正端着个盘子在到处找她,见到她她这才松了口气道:“贝丝,你这么久还没出来,我正想去找你呢!”

想到如果是她看到了自己和欧宇激情的模样,周晓楠就忍不住一阵鸡皮疙瘩,不由有些庆幸起来,还好过来的是莱姆了。

怕她见到莱姆扛着欧宇出来的模样,周晓楠赶紧拉了她往餐桌的方向走去:“来找我干嘛?我这么大个人了,又不会丢。”

正好有Waiter经过,周晓楠顺手给自己拿了一杯香槟,稍微稳稳直到这个时候还没完全放松下来的神经。正想喝,就见Cindy盯着自己的脸,一脸疑惑的模样。

周晓楠只以为是自己嘴唇上的口红印还没擦干净,下意识又擦了两下,才问:“你这样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是有花吗?”

“贝丝……”Cindy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让周晓楠下意识也绷紧了情绪。

“怎么了?”

“你嘴唇怎么这么红?而且全身都散发着一种……很好吃的味道。”她皱了皱眉,似乎在琢磨着该怎么用词。

周晓楠原本还有些心虚,被她最后那个词一整,反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是什么比喻。”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被Cindy一说,顿时感觉身边的人好像都在看着自己。她强自镇定喝下半杯香槟,便往洗手间去。在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洗脸,又重新补了下妆,琢磨着应该不会再被人看出什么,她才回到宴会大厅。

莱姆已经回来了,似乎也正在找周晓楠,一见她出现,他便立刻站到了她身后。

“将人送去哪儿了?”她拿了个碟子,给自己找点吃的,边问身后的人。

“已经送上去楼上的客房休息了。”

“你要不要吃点什么?”周晓楠将手中的盘子往他身前一递。

“不用,谢谢。”

她便又继续转身,夹了些吃的,找了个角落,坐下来开吃。莱姆还是保持着半米的距离站在她的身后,也成功为她挡掉了不少想要上前的人。

“对了……”等到盘子里的食物吃得差不多了,周晓楠才推开盘子,对身后的人道:“刚才的事情不要告诉我哥。”

那天宴会后,周晓楠连续几天心里都有些心神不宁。

电话一响她就忍不住担忧,会不会是欧宇打电话来质问自己怎么会昏睡在酒店的;有时候就是在公司,在路上,在餐厅……任何地方她都觉得欧宇好像会随时出现在自己面前。

然而,随后的一个星期,周晓楠并没有遇到欧宇,甚至关于他的任何消息也好像都从那晚以后一起消失了。

这种感觉让周晓楠隐隐有些失落,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某个你一直不喜欢的东西,某天你突然发现,好像有点顺手了,结果它就突然坏掉了。

到了周五的时候,她竟然又开始做起了梦,梦中的情节俨然就是那日宴会的延伸版,极尽挑逗极尽冲击……等到周晓楠被莱姆的开门声惊醒的时候,已经是一身的汗,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到什么暧昧的东西,她有些恼羞道:“谁让你随便进来的……”

男人脸上还是保持着永恒的无动于衷,连声音都是毫无起伏的,他什么也没说,便退回了门外。

房间里很快便又安静了下来,她赤着脚下了床,从柜子里拿了另外的睡裙和内裤,转身进了浴室。冲了个凉再出来,整个人都清醒了,想着反正第二天也是在飞机上度过,到时候再补眠也是一样,倒也不急着上床睡觉了。

打开了电脑,下意识搜到关于了霍如梦和欧宇的新闻,一条条看了起来。

周晓楠其实并不怀疑自己不是霍如梦,相反,她对这一事实深信不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像并没有什么迫切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有些迷惘,所以还会无动于衷。

按理来说,如果自己是霍如梦的话,那么对欧宇这个人应该会有强烈的感觉才对,这并不是矫情,而是单纯的她对爱的期许罢了。于是,对于无法从现实生活中找到和过去的那种共鸣这点,她便有些耿耿于怀起来。

总感觉,事情并不如她现在看到的那般简单,或许事情背后也包含了其他没被人发现的细节也不一定。这或许才是自己找不到熟悉感的原因所在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对欧宇的进攻也只是抱持了观望的态度。

周晓楠刷着信息,霍如梦出名好像也就是那几年的事情,最早她的名字是出现在F·H的杂志上的,整整两个版面的新闻,照片中的她脸上还有着明显的青涩和纯澈,这样的表情现在的自己是断然不会有的。周晓楠翘着嘴唇想。

出现在媒体面前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已经变了很多,混合着苦涩和纠结的脸看上去有些凄苦,周晓楠却并不觉得同情或者联系,只是感觉自作孽。

说到底,一切的悲剧并不完全算在别人身上,她身上很大一部分的苦楚都是自己造成的。因为她的迟疑,她的软弱,她的不坚定。

就连她再次返回开贝莱代替欧宇全权管理公司的时候,表面上是全然的坚定,然而其实那个时候她都还没想清楚很多问题,只是保持着一种破釜沉舟的心情逼着自己在前进。

周晓楠在关掉霍如梦在代替欧宇掌管公司事务时发表的新闻发布会的视频后心想。视频中那张脸明明就是自己的,可是她却像是在看另外一个人的故事似地,还能冷静自持地发表评价,可以想见自己是中周晓庆的毒有多深了。

说到周晓庆,周晓楠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和他联系过了,反正也睡不着,于是拨了电话过去。

周晓庆在这个时候接到她的电话果然很吃惊:“你怎么这个时间打电话来了?出什么事了吗?”

不管周晓庆让自己回来有什么目的,然而此刻他语气中的关怀却无论如何也是无法伪装的。周晓楠软了声音,懒懒地朝他撒娇道:“我睡不着……”

“睡不着你就打电话来骚扰我?”听她没什么大事,周晓庆这才笑了,她听见推开椅子的声音,随即电话中的交谈声便渐渐远去了,他换了个环境,像是到了室外。

“你刚才在干吗?吃午餐?”她没话找话。

“刚刚吃完,正和人谈点事情。怎么会失眠?又做噩梦了?”

噩梦倒不是,春梦而已。这话她要怎么说,下意识咬了咬嘴唇,她含糊道:“恩。”

“让莱姆端杯牛奶给你,或者让他给你按摩按摩?”周晓庆提议。

“不要,要是让他给我按摩,我绝对会死他手上的。”想到莱姆那手劲,周晓楠便忍不住直皱眉。

周晓庆在那边轻声笑了出来,半晌,他才清了清嗓子,问道:“那你想怎么办?就这么一直耗着,明天还要赶飞机吧?”

“哥~”周晓楠在电话这头软软的叫,嘴角扬起大大的笑容。电话那头的周晓庆一听她这样的语调下意识就皱了皱眉道:“怎么?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你唱歌给我听好不好?”她耍赖。

“别闹!”周晓庆说这两个词的时候,有种很奇怪的风韵,每次听他说这两个词,周晓楠便有种猫被人顺毛的奇异感觉,全身都感觉懒洋洋的,忍不住想蹭蹭他,和他撒娇的冲动。

“拜托啦,以前失眠的时候你不都给唱的吗?”周晓楠更加放软了声调道,整个人抓着手机在床上滚来滚去。

“你找莱姆给你唱。”

“不要啦,他那样感情缺失的人,能唱什么好歌……拜托啦,哥~”为了能听周晓庆唱歌,她不惜诋毁莱姆。

周晓庆在那边沉默了半晌,才不情不愿道:“就一首!”

“恩恩。”

周晓庆想了想,便在电话那头轻轻唱起了那首Moon

River:

“Moon

river,wider

than

a

mile,

I'm

crossing

you

in

style

some

day.

oh,dream

maker,you

heart

breaker;

Wherever

you're

going.I'm

going

your

way

……”

周晓庆很喜欢唱这首歌,周晓楠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做噩梦的时候,他唱的也是这首歌。那个时候周晓楠才刚醒没多久,对周围的一切都缺乏安全感,她总是做梦,梦中的自己被无尽的海水包围着,直至窒息。

每次哭醒的时候,周晓庆便会来房间里哄她,给她唱歌。他唱Moon

RIver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总是格外柔软,像是陷入了美好的回忆中,整个人都柔和起来。

也是从那以后,周晓楠放下了心中的警惕,开始信任起这个男人来。一个会在唱Moon

River的时候神情柔软,甚至双眼含泪的男人,她直觉不会是坏人。

虽然说中文的时候会显得有些怪声怪气,但是唱起英文歌来的周晓庆却完全像是变了个人,周晓楠回想着他唱这首歌时脸上温柔的深情,忍不住也轻轻跟着喝了起来:

“Two

drafts,off

to

see

the

world.

There's

such

a

lot

of

world

to

see;

We're

after

the

same

rainbow's

end,waiting

round

the

bend.

My

huckleberry

frind.Moon

River

and

me.

……”

没多久周晓楠便在低沉的歌声中睡了过去,早上被莱姆从被子里挖出来的时候,手机还放在她的耳朵旁边,电话早挂断了。

她满足地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起床洗漱,准备出发去机场。

随行的还是莱姆和Cindy,因为Cindy遇上了堵车,他们登机的时间稍微有些晚。等他们上飞机的时候,其他人位置基本已经坐满了。

周晓楠才坐下,就听到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贝丝?好巧……”

周晓楠瞪着取下墨镜和自己打招呼的欧宇,干笑道:“呵呵,好巧。”回过头就去瞪Cindy,用眼神质疑她:“怎么回事?”

对方一脸的无辜,耸肩表示:“我不知道啊!”

周晓楠只好全身不自在地坐在了他旁边。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他,尤其是自己昨晚还刚刚做过那样羞耻的梦,此刻只要一想到那个梦的主人就坐在身边,她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声,便忍不住全身僵硬。

“你也是去参加服装盛宴的吧?”欧宇干脆坐直了身体,俨然一副打算长谈的姿势。

“是啊。”周晓楠一本正经地回答,就差没正襟危坐了。

对方打量了她半晌,她的反应像是取悦了他,他嘴角轻扬,突然凑近了她,低声道:“对了,那天晚上我……”

余爱未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余爱未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11章(第11章 收下他的金卡)

    原标题: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11章(第11章收下他的金卡)小说: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第11章收下他的金卡颜锦辰这半辈子,从没有觉得自己哪一次的抉择是错误的。而今晚,他大意失荆州,错的脸红了。凌安雅没有走。在他说不让她走后,她就留下来了。还不知道洛衍凡有没有辞退自己,今晚就在这儿享受一下总统套房的待遇吧。“颜锦辰,陈若琳今晚不来陪你睡觉吗?”凌安雅直接往卧室走去。颜锦辰跟着她走过去,对于她乖巧的样子,十分喜欢。“有的女朋友是用来亲热的,有的女朋友,只是拿来做做样子的……别忘了我的职业。

  • 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11章(第11章 无耻一把给她看)

    原标题: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11章(第11章无耻一把给她看)小说名称: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第11章无耻一把给她看菜上齐了,服务员们自觉地退了出去,替他们拉上了门。乔以恩缩在他的身下,盯着他那张没有表情却美得过分的俊脸,在触上那双危险意味十足的眼睛时,令她不由得呼吸一窒。她忍不住将身子往椅靠上缩去,缩了一下之后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位置可以再缩了,看着他,小声地问道:“你想做什么?”如果,早知道他这么危险,她一定不会那样骂他的……不,应该说早知道他这么危险,她一定不会答应跟他扯证的!白季寒看着那

  • 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11章(第11章 了不起啊)

    原标题: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11章(第11章了不起啊)小说: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第11章了不起啊南宫清雪被那凛冽的气势震慑,惊恐万分的抬头看着沐千凰。那张脸虽然蒙着面纱看不清样子,可是她整个人的气质却是彻底的变了,简直就像是……就像是个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虽然南宫清雪不愿意承认,可是眼前的这个少女给人的感觉太过于耀眼,耀眼的让人嫉妒。“你是……沐千凰?”跟着进门的慕容裕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个少女昂头挺胸,傲然立于骄阳之下,如同天空之中最为璀璨的恒星一般熠熠生辉。这真的是沐千凰?那个胆小

  • 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11章(第11章 紧紧抱你的时候)

    原标题: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11章(第11章紧紧抱你的时候)小说名: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第11章紧紧抱你的时候“每个人的通灵兽都不同,你的虽然奇怪些,也许是你的玄气还不够,不足以让它变化。”宁泽宇拿着鼎来回摆弄着,虽然这么奇怪的通灵兽他也是第一次见,可眼下也只能这样糊弄一下这样满脸失望的小丫头了。“怎么样,我帮你打开了封印,不谢谢我?”又来了又来了!沈绯玉最怕这妖孽这样冲自己笑,尤其还是这么近的距离,急忙退后几步。“你不如说说你怎么知道封印的事?”小气的丫头,宁泽宇无奈。“那日我在林中发现你身体

  • 鬼帝的十岁王妃11章(第一卷 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 狗眼看人低)

    原标题:鬼帝的十岁王妃11章(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狗眼看人低)小说名字:鬼帝的十岁王妃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狗眼看人低很好!看来,在这个冷府中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还真是不少。冷无心瞥了眼那侍卫一眼,嘴角勾了一道冷厉的笑弧。不过,那抹冷厉很快就被掩饰下了。抬头,冷无心那张稚嫩苍白的脸上,已经染上了一丝虚弱的柔弱;“既然家里有贵客在,我这个样子如果被贵客看到,也确实不太雅,不过,我被人袭击受伤了,实在没有力气了走到后门去,能不能请侍卫大哥,扶我过去?”那名侍卫闻言,眉头明

  •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11章(第11章 铁链入肌送佛到西)

    原标题: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11章(第11章铁链入肌送佛到西)小说名称: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第11章铁链入肌送佛到西洛倾城是被米粒儿带着浓浓哭腔的声音叫醒的。“娘,娘你醒醒啊!米粒儿再也不说饿了,娘你醒醒啊!”有些疲惫的睁开双眼,一入眼看见的就是米粒儿满是眼泪的小脸。一看到洛倾城醒了,米粒儿当即破涕而笑,结果鼻涕混着眼泪,喷了洛倾城一脸。“米粒儿,你好脏啊!”洛倾城一骨碌爬起来,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竟然是躺在地上睡着了。“娘,你醒了就好,米粒儿这就给你打水去。”米粒儿说着,拔腿就往外面跑。而洛倾城

  • 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11章(第一卷 合作愉快第11章 恶劣的面具男)

    原标题: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11章(第一卷合作愉快第11章恶劣的面具男)小说名称: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第一卷合作愉快第11章恶劣的面具男这几天来安小夏一直试图联系以前在英国的前男友,现在能帮她的就只有他了。可是那个电话号码却成了空号!她再也找不到那个说爱她的男人了!不过毕竟当初先说分手的人是自己,他与自己断绝联系也是无可厚非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安小夏原本以为自己会一直被关在里面,直到宣判后被送进监狱里才能离开。但她完全没有料到的是,今日一早便有人来看守所里将她带了出来。现在她在一辆车里面,

  • 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11章(第一卷 异世枭凰第11章 我是烨儿的人)

    原标题: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11章(第一卷异世枭凰第11章我是烨儿的人)小说名: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第一卷异世枭凰第11章我是烨儿的人“争霸赛?”水擎苍一直都知道昊阳帝对他心有不满,但从来没放在心上。此时听到他的话,第一次开始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往,他总想着自己是忠于东翔皇室的,是东翔的肱骨之臣,皇上再怎么样也不会为难他。即使明知道“君为天臣为地”,也从来没刻意收敛过自己的脾气。可是当事情涉及到水烨,他不禁有些担心,怕自己的行为连累到孙女。昊阳帝见水擎苍皱眉,唇角又往下拉了三分。“怎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