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龙诀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8:38:2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龙诀

第1章刺杀

昏黄的天空淅淅沥沥的撒着雨点,街角冷风打着漩卷起塑料袋,将垃圾和尘土一同扬到半空,这些肮脏的垃圾再被雨水拍下来,落到地上终成烂泥。说明163shenghuo.com

龙渊野和一众队友狂奔在无人的街道上,他们的任务失败了,必须尽快逃离任务现场,否则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等等!少了一个人!”龙渊野扫视了一眼奔跑的队伍,立刻发现他们原本的十人小队包括他自己在内,只有九个穿着夜行衣跑在空旷的街道上,而本该牢牢跟在他身后的纤弱身影,则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

“头儿,赵云燕跟丢了,但咱们时间紧,实在是不能回去找他。”一个黑衣人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焦急的神色溢于言表,他们现在是在逃命,根本没有时间回去救人,而且在这个时候跟丢队伍,根本就是凶多吉少了。

“不行,我必须保证赵云燕的安全,她是我的女人!”龙渊野眉眼间全是凌厉,反手将腰间的长刀抽出,便朝身后跑去,还不忘朝着目瞪口呆的众黑衣人们一挥手说道:“你们自己回去复命,我要去救赵云燕!”

没人敢反驳龙渊野的话,但也没人敢追随他而去,大家都心知肚明,在身后有那么多追兵的情况下,如果此时折返简直就和自杀无异,然而龙渊野却回身的那么果决,并且只是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这真令他们感到不可思议。

而且身为世界第一杀手,所有人都认为龙渊野是惜命并且冷静的,万不会有人想到他拿自己的命这么不当回事,然而惊讶也只是一瞬间,在回过神后,剩余的几个黑衣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便又非常有规律的以极快的步伐消失在了街道的远方。

龙渊野嘴角边抿着冷冷的笑,心里面不由嗤笑了一句:“真当我会白白送死吗,这群有身手没大脑的人,如果不是他有十成的把握,他是绝对不会为了任何人涉嫌的!”

他就是这样一个冷漠无情的人,但在条件所能允许的范围内,龙渊野又会尽全力去搭救他的每一个伙伴,甚至是拿着自己用鲜血拼来的钱给伙伴大肆挥霍,那些身外之物他都看得很轻,在龙渊野的心里,首等重要的即是他的尊严与骄傲。说明163shenghuo.com

而赵云燕既然能跟掉队,身手自然并不理想,她并不配称为龙渊野的伙伴,但却是他长久以来一直搭伙过日子的女人,两个人的职业都是杀手,而在每次做任务的时候赵云燕没少受他的保护,可以说如果没有龙渊野,赵云燕根本活不到今天。

他们的逃亡路程之前就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任务的地点原本是城郊的一处私人庄园,他们这次出动了十个人,而且都是顶级杀手,除了龙渊野是世界排名第一以外,其他人也都没出杀手榜前二十,然而竟然还是任务失败了!

“有够厉害!”龙渊野一边飞速往回跑,一边自言自语道,那个做防御措施的人确实是非常厉害,但他的警报和防御做的再好,也不足以拦住龙渊野,之前任务失败只是因为龙渊野答应了要按照发布任务人的计划行事,他自己不能有任何逾矩规则的行为,所以才让那庄园的主人逃过一劫。

龙渊野原本以为赵云燕只不过是身体素质太差所以行动力太缓慢,被落在半路上了,然而他一直到跑回能隐隐见到那庄园的大门,都没见到赵云燕的身影,一路上他还惊险的避过了好几次追兵,现在想来,赵云燕很可能已经被他们抓住了。

“谁?有人!快下去看看!”正在龙渊野思考的时候,庄园的探照灯已经打到了他身上,瞭望楼里立刻就有人喊了起来,同时有两个人就迅速的朝龙渊野这边跑了过来。

“哪里有人?你是不是看错了?”两人跑来四处翻找了一通,却根本没见到龙渊野的身影,其中那个公鸭嗓子的放哨人就问最开始叫喊的那个小伙子说道:“可能是被风声惊起的野鸟,你眼花了吧?”

“不可能!咱俩再仔细找找,兹事体大,万一真有人闯进了庄园咱俩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那谨慎的小伙子在四周转了一圈又一圈,却始终一点踪迹都没有发现,他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却始终都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而此时龙渊野早就已经过了他们的瞭望楼,正在庄园里四处打探了,方才他几乎是在瞭望者们过来的一瞬间,就已经借着夜色悄悄的和这两个粗心的人擦肩而过,就从他们的瞭望塔旁边淡定的走了过去。

人力在这个科学时代已经显得并不是十分重要了,庄园里到处都布满了红外线的机关,一旦有人体温度触发红外线,在通过瞳孔以及其他各种方面的识别发现不是内部人员后,警报就会立即想起来。163生活网

龙渊野躲开庄园里四处巡查的人,这时夜幕已经降临了下来,更加方便他四处活动,正好两个守卫在低低的私语着,龙渊野隐藏在他们身后的树上,将他们说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新抓来的那个小妞不错,如果能让兄弟们戏耍一番,实在不失为一件美事。”说话的人面貌在夜色中看不清楚,但是声音粗噶且十分猥琐,说话的同时还用手比划了几下,看起来甚是可恶。

他的同伴也跟着他贱贱的笑了一声,低声说道:“咱们想要玩,也得等她被审讯完了才能去,今晚刺杀的那些人不同寻常,我猜是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不如咱们先去看看,也不动真格的,就先捞个油水慰藉一下这慢慢长夜也好。”他说着也不由旁边的兄弟劝说,径直就拉着同伴的胳膊寻了一个方向走去,可见这人是个急色的性子。

龙渊野稍微一琢磨,就在两人的身后悄悄跟了过去,他心里冷笑着想若当真这两人是要去玩他的女人,等一会少不得将他们两个碎尸万段,让他们为自己此刻的想法后悔。163生活网

这两人也是庄园里的守卫,但明显现在不是他们的值班时间,所以可以借夜色的掩护行一些不轨之事,而他们行走之间却不避讳着其他守卫,这却无形中让龙渊野增添了不少麻烦。

庄园看起来防卫不严,实际上简直是十步一哨五步一岗,而龙渊野自己摸不到关押人的位置,就只能跟着这两个人走,动作就只能是再加上万分小心,在跟着别人之余不能被其他守卫发现。

两个守卫走的方向竟然是朝着这座庄园正中心的古堡方向,一般在这种庄园内都会有固定的牢房方向,但可能是这间庄园自古便有不同的用途,所以它地下竟然是有地牢的,看起来像是战争时期关押犯人的那种,非常的结实并且易守难攻。

龙渊野跟在两人身后,躲闪过层层耳目,一直到地牢入口,发现地牢门口早就被守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龙渊野藏身在草丛中,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人嬉皮笑脸的和同僚们打招呼后便顺理的走了进去,而他只能被拦在外面并且无计可施。

他心里的焦急不由更上一重,像他这样的杀手,最擅长的偷袭或者谋划安排,却并不善于在围攻中求生存,反倒是单打独斗对他才最为有利,而现在的情景,显然不适合他强硬突破,只能想办法使一些计谋,才能进去打探一二了。

“兄弟,借你的行头用一下。”龙渊野翻身从草丛中退出去,随手在僻静处抓了一个脆弱的守卫,刀锋一闪便抹了那守卫的脖子,随即动作非常利索的将那守卫的衣服扒了下来,把人放在阴暗处隐藏好,而他则换上衣裳,在原地观察了一会形势。原文163shenghuo.com

那守卫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话,就已经去阎王跟前报道了,至死也没看清到底是什么人让他无辜送命,死时眼睛大睁,形状甚是可怖,然而这却丝毫不会影响到龙渊野,常年在尸体堆中拼杀,让他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他只希望自己将来能够安乐的老死,而不用成为这种横死的冤鬼。

庄园里的守卫分布十分有秩,有人负责巡逻也有人负责在固定位置蹲点,而龙渊野所抓的这个人是负责在原地蹲点的,如果巡逻的人过来没法和他们对上暗号,即刻就会被发现有人入侵,所以龙渊野能仗着这身行头作为的时间只有一丁点。

他冷笑着穿着这身衣服往古堡方向潜去,从排气窗口里钻到管道中,又通过听声音找了个隐蔽没有人声的房间进去,随后躲过屋子里各种扫射的射线,在多处安装了小型爆破装置,然后又通过进来的渠道,非常顺利的出到了外面。

龙渊野回到大牢门口,嘴角带着残忍的笑,轻轻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在心里默数了十个数以后,便听到古堡的各处传来细微的爆炸声,随即听到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吱声,整个古堡的承重点都一寸寸产生了裂缝,庄园的警报被拉起,几乎是同时,所有守卫都向古堡的位置跑了过来。

“集合!”龙渊野看到狂跑而出的一群人中有个看起来非常有气势的黑西装男人对着耳机狂喊,一看就是那种在庄园中非常有地位的那种人,八成是这群守卫的头儿。

“头儿,我那边也出事了!”龙渊野朝那人喊了一声,便作出一副要冲破人群阻拦的架势朝那黑西装的人跑了过去,同时手指一动,袖口便划出了一把锋利的刀子。

那人果然立刻被他的声音给吸引了过来,他跑到龙渊野身边,声音十分焦急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快说,这边的情况更紧急!”

龙渊野冷笑了一声,趁着众人的混乱,拉着那人躲到了一个阴暗的角落,同时出其不意的划破了他的喉咙,只听这高大威猛的汉子连一声叫喊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只能颓然的倒在地上。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第2章搜救

他摘下了这个头目耳朵上小巧的耳机,压低了声音朝着话筒喊道:“所有人都到古堡外集合!不管是什么岗位,所有人!”

他的声音很焦急,但尽管是压低了声音改变声色,却依然足够任何守卫都听清楚他的话,这个命令自然会有人不相信,但大多数人都会向这边赶,这就足够为龙渊野创造出机会了。

龙渊野顺从着人群往古堡的方向跑去,在看到刚才看守地牢的那些人出现在这里时,趁着众人不注意往旁侧一闪,就飞檐走壁的迅速跑到了监牢那边,果然外面仍旧有徘徊犹豫的守卫,但人数却已经较刚才少了很多。

他不再犹豫,动作利索的拿出随身的长刃,又扔出了一个烟雾弹,自己将眼罩拉了下来,就冲到了地牢门口混乱的人堆里,开始了一场血腥的厮杀,手中的利刃不停挥动着,不容人反抗的收割着一条条性命。

“突袭!”混乱中不知道谁嘶哑的声音响起,却转瞬就被龙渊野手中的刀子隐没了声息,足足二十个人全部丧生在了他的手中,一时间地牢门口出现了空白,正好能容得他潜入进去。

地牢门早已经大敞开,方才龙渊野所下的那道命令让所有人都不知所措,很多人听从命令往外跑,同时又有稍微有一些头脑的人不敢就这么遵从命令,反而是滞留在原地,但他们的状态也很不好,尽管防备着偷袭却仍旧因慌乱而有所放松。

龙渊野一路冲进地牢里,见到人便砍翻,却在绕了几圈之后停下了脚步,这地牢根本就建造的如同迷宫一般,别说是救人,就算是入口已经打开,想要进入都十分困难,而且所有门都上了非常难以解开的锁,非知道密码的人都需要大量时间才有可能进入。

他在又遇到一个守卫后,并没有直接扬着手中的长刀把那人杀掉,而是将刀架在守卫的脖子上,冷冷笑着让这守卫带路,同时手中的刀一不小心划破了那人的颈项,更令被他挟持的守卫恐慌哆嗦。

然而龙渊野终究是低估了这些守卫,只听那守卫也是冷冷说道:“这位大哥,如果你不放了我,你的想法也终究会落空的。”

这守卫的话筒和耳机早就已经被龙渊野给没收,此时他说的话只有龙渊野能听到,但这守卫的话却直接激怒了他,他把手中的刀子又往守卫的肉中压了一寸,鲜血毫不留情的密密而下,刚好没有划破守卫的血管,却足够让他倒吸一口冷气。

“乖乖的带路,我可以饶你一命,带我去找今天抓进来的那个女人。”龙渊野的声音和动作无一不透露着冷酷无情,让人一点也不怀疑他说的话的真实性,并且还有一种让人想要屈服的力量。

“你做梦吧。”那守卫却坚决不肯听他的话,在龙渊野又将刀子向里压了一寸之后,便低了头,同时全身的力量都松懈了下去,身体的温度正在一点一点流失。

龙渊野皱着眉将人翻过来仔细检视,不由苦笑一声,这守卫还真是忠心,嘴里竟然含了毒囊,怕被他折磨就直接咬破了毒囊自尽了,一点也不肯受龙渊野的胁迫。

他心里明白想要依靠这些守卫找到赵云燕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所以只能用自己带来的仪器一步步破解那些门的密码,幸好他们曾经受过迷宫道路的训练,让龙渊野能不被这里复杂的道路弄晕,从而一点一点向地牢伸出进发而去。

一路上遇到的守卫不少,但大多都很慌乱,被龙渊野非常轻易的给解决掉了,他制造的混乱不小,这么长时间守卫都没有得到重新部署,可能是有什么重要人物被他砸死在了那古堡之中。

这里的屏蔽信号功能仍旧很好,但他们组织的仪器也都是经过精密科研出来的,正在龙渊野摸不到头绪的时候,耳机中突然传出来一个细微的电流声音,这说明他想要找的人已经在他的周围了。

龙渊野还没来得及调试耳机的频率,里面就已经传出了赵云燕清冷的声音:“我在你左边的房间里,是个隔层,如果身上还有炸药,可以爆破开。”

赵云燕一向是个冷静的女人,但和龙渊野在一起的时候她大多数时间都是非常温柔的,而她在执行任务时的果敢也正是龙渊野非常欣赏的一点,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龙渊野的心顿时就安顿了下来,开始寻找左面墙壁的承重点,他身上只剩下最后一包炸药了。

这间地牢的材料非常不错,想要用炸药一次性全部炸开简直是不可能的,他只能凭借丰富的经验选择爆破点,以期能用最少的资源达到最好的效果,在耳机里和赵云燕确定爆破方向后,他将炸药放好,自己也退到了数十米的拐角之外,同时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趴伏在地上等着巨响响起。

没想到的是这枚炸药竟然是万中无一的臭弹,在苦等了十分钟仍旧没有声响后,龙渊野只好冒着危险回到了原地,将炸弹抛到了一边,对着蒸面墙愁眉苦脸,没有炸药他很难打开这面墙,即使知道自己的女人被关在里面,他还是没办法救她出来。

“我的东西都被搜走了,但是外面的守卫身上说不定有,他们的武器配备非常齐全,这次的目标不是普通人。”赵云燕依靠在墙壁上,脑袋飞速的转着,嘴里也在把自己的思绪不停的传递给龙渊野,她知道如果自己真的一直被困在这里,到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

他们杀手从来都没有同伴,龙渊野能回来救她,她还是非常感动的,赵云燕明白这个男人的担当,也明白他并不是冲着同僚的情分回来救她,而是为了龙渊野自己的信仰。

龙渊野抿了抿薄薄的唇,按照原路返回一路上搜了不少守卫的身,很快就从几个守卫身上凑齐了分量相对来说比较小的炸药,但这些东西已经足够摆平那一面墙,让他救出自己的女人。

他刚想要回去,就听到远处已经传来沸腾的人声,龙渊野连忙向着赵云燕的方向跑了过去,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只能尽快逃离这里,否则这次救援行动就将变成一个笑话,连他也将被这些人抓起来,然后可能面临着更加残酷的审讯。

“有人来了,我现在立刻再刚才指定的位置重新爆破,你做好一起跑路的准备。”龙渊野语速非常快的说完,就将炸药安置好,在选定了好了躲避地点之后,按下手中遥控器,几乎只是瞬间,一声巨响就在阴暗的地牢中响起,随即头顶上的石块纷乱的砸了下来,竟然将地牢堵住了。

“龙渊野!”女人叫了一声朝被石块砸中的龙渊野铺了过来,她眼角滴下了一滴晶莹的泪水,那砸中他的石块非常大,赵云燕并不一定有力气能搬得动。

“别管我,你走吧。”龙渊野情知再这么耽误下去,只会两个人再次被抓,他趴在地上朝赵云燕一挥手,示意她先走,而他眉宇间似乎一点都不畏惧即将到来的残忍审讯。

他原本以为赵云燕这个薄情的女人会放弃他直接逃跑,然而赵云燕却做了一件更令他意想不到的事,龙渊野低头看着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冰冷刀剑,将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赵云燕。

这女人泪水连连,但仍是将手中的刀一点也不犹豫的送入了龙渊野的脖颈,她的冷情全都在嘴角边展现出来,赵云燕缓缓的吐出了一句话:“我曾经爱过你,但我们毕竟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龙渊野已经明白了,这个狡猾奸诈的女人一向不会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这次又怎么可能因为跑得慢便被敌人抓住,看来她只是潜入他们组织内部的间谍,而这次所接收到的命令,恐怕就是要龙渊野的性命了。

他嘴角边缓缓的挑起了一丝笑意,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着自己的死亡,血液从脖颈出喷射出来,很快将整个地面都染红成一片血的汪洋,龙渊野的脸庞浸泡在她自己的血里,显得英俊而又恐怖。

赵云燕站起身,对着耳边别的器械说道:“任务完成。”随后她抹净眼角边的泪水,在压倒龙渊野的大石头上坐了下来,静静的等着她所谓的组织来收尸加验收任务。

龙渊野只觉得黑暗一点点将他的思绪完全笼罩住,那种从来没有过的无力感笼罩了他的全身,正当他想安详的睡过去的时候,却陡然感觉到一种遍布全身的痛楚,很快的从身周清晰了起来。

而刚才压在他身上的石头的那种沉重感,也不知道怎么消失了,他尽管浑身疼痛却仍旧能睁开眼睛,就听面前有人在朝他呼喝道:“你个废物,以后不许再回来!”

龙渊野闭着眼睛都被气笑了,自从他成年之后,到底有多少年没被人叫嘲笑过都不知道,更别提谁敢说他是废物,他早就会给别人一刀子,而且是绝对带血的那种。

然而他刚想扬起头反驳,睁开眼却陡然发现这竟然不是那间地牢里,四周是宽敞的大街,而正对着他的,则是一个古风的府邸,一群家丁模样的人凶恶的笑着,在他的的对面狞恶的说着狠话,而这些人龙渊野一个也不认识,更不知道蹭有过什么过节。

他硬撑起脱力的身子想要站起来,却陡然发现放在他面前的手好像小了很多,龙渊野闭了下眼睛,在脑中理清了一遍思路,猛然惊道:“不可能,那一刀绝对没有再能活的可能!”

身为杀手他非常明白赵云燕在他颈项上划的那一刀意味着什么,割破了动脉和喉管断无能活的道理,那他此时所在的地方,甚至这个身躯,很不可能是之前他所拥有的东西。

龙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龙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图片故事丨政协开幕,届首之年扬帆起航

    北京市政协第十三届一次会议于1月22日下午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1月22日15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2018年是本届市政协届首之年,新的一年中有新提名委员432名、占比56.9%。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参会委员聚精会神聆听报告。参会委员信心满满。参会委员详读报告。参会委员认真记录。港澳台侨工作顾问认真阅读工作报告。参会委员仔细研究报告。委员带

  • 那些不为人知的深度报道,这里都能看到

    网络媒体时代,人人都有话语权,自媒体兴盛带来的利益诱惑,更让所有人都往里面钻。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门槛降低就会良莠不齐甚至充满糟粕。很多网络文章,完全不顾事件真相,只考虑噱头,编纂一些八卦和谣言,只为吸引流量获取利益。我们看时政、财经和国际形势,其实是帮助自己更好的思考,判断作为个体在大形势中的处境,从而对自己的行为作出指导。而网络上的很多文章,肤浅无根,底子都是假的,一时兴奋,夺取我们的注意力,但看过即忘,留不下任何营养。只有那些真正深度的文章,才能让我们记得,让我们深度思考。深度思考,是目

  • 明珠重光——石昆牧老师与“云南堂”7562

    石昆牧老师,首届全球普洱茶十大杰出人物之一,云南普洱茶协会顾问,1983年首次接触普洱茶,为普洱茶的魅力所倾倒,1999年正式投身普洱茶经营事业。在石昆牧老师接触普洱茶之后,发现普洱茶历史中1949年前后的部分,由于特定历史时期的原因,相关记载相当匮乏。而在普洱茶的现代史中,受文革浩劫的影响,彼时相关史料记载也多出现断裂。上世纪九十年代普洱茶的相关书籍多由台湾、香港茶商出版,受环境所局限导致了这些书籍存在不少史实偏差。本着对普洱茶的极大兴趣与探求精神,石昆牧老师数度深入云南茶区,走访相关历史见证

  • 定格“上帝视角”,2017 年最美的航拍作品或许都在这了

    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张航拍作品诞生于1858年。法国人Nadar在历经了无数次的失败后,终于在热气球上用他的湿版照相机拍摄出了人类有记载以来的第一张航拍照片。那时,乘坐过热气球的人们可以从高空俯视地面上的一切,但却从没有人用相机记录下这奇妙的“上帝视角”。从Nadar拍下这幅照片的那天起,人类就又多了一种观察这个世界的新方式。·世界上第一张航拍照片,取景自巴黎约五百二十米的上空当然,在现代社会人们不必乘坐热气球就能在高空完成拍摄,这都得益于无人机的发明。Dronestagram网站是无人机影像领域最

  • 纳兰诗话 | 和元微之杂忆诗

    纳兰词话【纳兰词话】是纳兰苑专为兰迷们开设的原创品读专区以供大家交流学习。欢迎兰迷投稿,可直接在【纳兰苑】微信公众平台留言回复,也可发送至邮箱nalanwenhua@126.com(来信欢迎附加作者简介及创作灵感)。卸头才罢晚风回,茉莉吹香过曲阶。忆得水晶帘畔立,泥人花底拾金钗。和元微之杂忆诗纳兰性德品读元稹的《杂忆》诗有五首,另外还有五首《离思》,表达的都是对一个名叫“双文”的女子的回忆,以及他们共度的美好时光。纳兰这首诗题为《和元微之杂忆诗》,那应该是站着双文这位女子的角度表达对元稹的思念,

  •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不经历一事,不懂得一人。时间,是最好的过滤器。岁月,是最真的分辨仪。一个人是真心,是假意,不在嘴上,而在心上!一份情是虚伪,是实际,不在平时,而在风雨!老人说的好:金用火试,人用钱试。不用开口就帮你的,是贴心朋友;你只要开口就帮你的,是好朋友。你开了口,答应帮你,最后却没帮你的,是酒肉朋友;还有一种,非单不帮你,还要踩上一脚的,那不是朋友。关键时刻,分真朋假友;长久守候,知谁留谁走!时间长了,谁是陪你的笨蛋,谁是伤你的混蛋,都能分得清清楚楚!日子久了,谁还会一直在,谁早就已离

  • 汪国真:只要彼此爱过一次

    如果不曾相逢也许,心绪永远不会沉重如果真的失之交臂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心海掠过飓风在贫瘠的土地上更深地懂得风景一次远行便足以憔悴了一颗羸弱的心每望一眼秋水微澜便恨不得泪水盈盈死怎能不从容不迫爱又怎能无动于衷只要彼此爱过一次就是无憾的人生(版权申明:文章转载自民国文艺,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

  • 这就是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

    傻傻的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容易感动,也容易满足。没有脑子,但长记性。一路荆棘,一路坎坷,我不敢说自己很优秀,但我心地善良。认定的路会走到黑,看对的事会执着追!我不聪明,但肯定不傻。很多事儿,都能看明白,只要对我实实在在,就足够了,从不奢求太多。你对我一分好,我必定双倍奉还!因为我知道“珍惜”两个字的份量,但是你要给我两个字“值得”。我始终相信: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朋友对朋友,认真换诚恳;感情对感情,珍惜换情深!(版权申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