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落魄千金强势归来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0:33:5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落魄千金强势归来
Part1 当倾城邂逅妖娆

“放……开……我。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氤氲着血色的水雾之中,弥散着女子奄奄一息的祈求之声。

“太迟了!”

重叠着女子虚浮的音色,男子冷冷的开口。

阴鸷邪魅的目光下,女子双眼疲倦的半睁半掩。精致细腻的面庞,灵巧剔透的五官组合成一张绝色容颜。男子只手捆绑似的抓着女子白嫩的双腕,另一只手大力的扶着女子纤细的腰肢。水雾氤氲之下,依稀能见男子健硕的身体正快速而决绝的贯穿女子的身体。每一次撞击,都用尽力气,仿佛要将她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柳眉杏目,高挺的鼻,小巧的嘴,配上那张标准的鹅蛋瓜子脸简直堪称倾城。可过度的惊吓使得那张倾国容颜煞白如纸,湿润的碧藻卷发,凌乱的粘在脸上,胸前,摸样颇显难堪。光洁的背部,犹如雨后新荷般盛着水珠。而那水珠却带着几丝猩红,细看,才会发现,温泉池中的水,早已经被血染红,就连腾起的水雾,都带些血红之色。

妖冶的气氛下,女子费力的张大眼睛,眸色清澈纯洁如同黑夜中闪闪发亮的星光。男子却只是轻轻一瞥,依旧动作不止!

“莫以宸,你要我以身抵债,我已经妥协了,是我身负重责,我心甘情愿承受你给的一切。可是今天,我身体实在是不便,你是要我死是吗?”

身体传来如同撕裂骨肉般的剧痛,女子强忍着痛楚为自己寻找着一线生机。落魄千金强势归来 全文免费阅读

“秦慕青,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滋味很美妙?不,一定没有人告诉你,因为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莫以宸放肆的自问自答,魔鬼般的戏谑声将秦慕青的尊严再一次狠狠的践踏掉。

伴着狂傲的声音,莫以宸的身下也急剧加速。秦慕青倔强的支撑着自己的意识,她眼中燃烧起熊熊烈火,将眼前的莫以宸吞噬。

那英俊的面庞,高挺的鼻,薄薄的嘴唇,剑眉斜飞,几乎堪称完美的侧脸,让人一不小心就能沦陷。可有着如此好看容颜的男人,内心中,却深藏着一只魔鬼。手段残忍,冷酷嗜血。163生活网不过一个月的时间,秦慕青已经完全见识到这个男人的手段。而她,前路茫然,无路可退。

莫以宸。

一个堪称商界最年轻的奇才,女人们趋之若鹜的单身钻石王老五,S市最优秀杰出的帝国总裁,在秦慕青的眼中,他就只不过是一个手段比别人狠辣,城府比别人深厚的魔鬼。对,他就是魔鬼,秦慕青这么认定着。秦慕青有些后悔,后悔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便被他的英俊潇洒,优雅绅士撞破心扉……一个月前,秦慕青还是S市有名的千金小姐。养尊处优,纯洁善良的她,从未想过,这世界上,是否有黑暗的地方,残酷的手段,狠毒的人心这般负面的东西存在。落魄千金强势归来 全文免费阅读她就是一朵从未被任何肮脏染指过的白莲花,纯洁,美好!

她是那么的无忧无虑,天真快乐。因为她有一个从小无比疼爱她的父亲,她有任由挥霍都花费不完的财富,有无数趋炎附势的人们追捧。她像公主一样的生活,像温室的花朵一样得到眷顾。

记忆,猛地回到一个月以前。

“嘀……嘀嘀……”

汽车的喇叭声一声高过一声,秦慕青坐在父亲的豪华奔驰车上,焦急的看着外面的道路拥堵不堪。

“小姐,堵住了。要不让董事长另外派车过来送您去话剧院吧!”

司机回头跟坐在后座上穿着‘朱丽叶’话剧戏服的秦慕青说道。落魄千金强势归来 全文免费阅读

“不用了,一时半会也过不来,我自己走过去好了,如果在迟到的话,估计婉琪一定会怪死我的。对了,一会你直接回家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去机场接秦浩呢!”

秦慕青说完,便提着裙子下了车。

“二少爷我一定会去接的,小姐你小心一点。”

“知道了。”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秦慕青不但吃了而且还拿了,所以答应替婉琪出演话剧那就不能随便迟到了。可是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话剧也立马就要开场了。这车堵的,还真不是时候。秦慕青下车提着裙子就跑了起来,只是几步,她便意识到,最碍事的除了身上的戏服过长,便是脚上的高跟鞋的鞋跟过高。老天,这鞋跟实在是太影响速度了。

想着,秦慕青也顾不得她大小姐的身份和形象了,率直的脱了高跟鞋提在手上继续跑。

“碍…”

摔跤这种事情,仿佛只有在小时候才会发生的吧?秦慕青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倒霉了,怎么能那么不小心就踩到裙角摔倒在地?而且人行道外面的车道上,无数的车辆的司机都探出脑袋来看着她。

“喂……”真是可惜没办法蒙上别人的眼睛。

秦慕青囧的要死,好歹她也是一美女,摔跤的姿态怎能就这么难看呢?整副身板都亲密的贴在大地上,实在难看。

“小姐,没事吧?”

秦慕青膝盖痛的要死,满脸羞愤的还没从地上爬起来,眼前就印现出一双程亮的男士皮鞋。

男士……形象……老天,糗大了,怎么不让我去死呢?秦慕青心中暗想。

“我没事啊!”

秦慕青努力双手撑着地面,想爬起来证明自己真的没事。可是刚刚一抬头……秦慕青又一次想要叫老天了,映入眼帘的那张男子的面庞,怎么可以英俊妖孽到如此程度?他半蹲着身子,微微侧着脸,目光仿佛是朝停在旁边的跑车看了一眼。那一瞬,秦慕青的整个人都僵化了。完美的脸部线条,迎着阳光,仿佛,他整个人都是从万丈光芒之中走出的神似的。微抿的薄唇,微蹙的眉,又仿佛带着淡淡的忧郁。这样的男子,简直就是天生的少女杀手。就连S市第一公子东方显,都给硬生生的比了下去。

“小姐?”

男子再一次出声,打断了秦慕青花痴的冥想。

“我真的没事0秦慕青再一次想要为自己挽回一些面子。摔的真不是时候,丢死人了。如果换在其他任何场合邂逅,秦慕青想,自己都绝对有能够匹配眼前男子的条件。可是这会,她仿佛明显比别人矮一等。所以,她才极力的想解释自己没摔着。

“可是小姐您的鞋子砸伤了我的额头。”男子淡淡一笑,那笑容若隐若现,唇角勾起的小酒窝中,仿佛装满了蜜酿,醉人心扉。

男人说着,伸手指向他微微破皮的额头。秦慕青这才看到,男子的额角有一丝殷红的血迹。秦慕青囧的低头,可是下一刻,她就看见了令男子受伤的凶器——高跟鞋!她并不怀疑男人的话,但是现在,连狡辩的机会都没有。

“啊,对不起,对不起……”

“所以,让我扶你,这样你不会觉得欠我一个人情吧?”

这言下之意就是,反正你已经打破我的头,欠下我一个人情,不在乎再多欠一个!这丫,还挺腹黑的!

不由秦慕青反抗,男子便将秦慕青扶了起来。丫不只是腹黑,还很霸道啊!

可是,这样俊美的男子,腹黑也可以算作是聪明,霸道也可以算是果断!嗯,还不错哦!

“先生,对不起啊,要不,我赔你医药费吧!”

既然已经丢人了,那就稍微挽回一些什么吧,秦慕青想着。

“呵,没什么大碍,如果留下点疤痕,说不定还会增添一些魅力。”

“滴……嘀嘀……”

堵在莲花跑车后面的车子开始鸣叫,两人这才发现,道路已经恢复通畅。

“您的膝盖不要紧吧?您这身打扮,该不会是要去话剧院吧?我顺路,送你过去吧?”

秦慕青以为,男人脸上有那层忧郁,那么他的性格也是很冷酷的。但是这三个问句,一个透着关心,一个透着敏锐,一个带着礼貌风度,绅士有佳。顿时,秦慕青的心,又一次的为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沉沦了一番。

“谢谢。”不想再拒绝也不想这么快就分别,秦慕青不暇思索的答应了。

男人拉开莲花跑车的车门,扶着秦慕青坐上去。

一条道路一个弯,很快,莲花跑车就稳稳当当的停在了话剧院的门口。

“谢谢你,要不然,我就迟到了。”

秦慕青站在地上,心跳的速度,依旧没有减慢。她露出纯洁美丽的笑容,感谢男子说道。

“不用谢。”

车子发动,男子回了一声便踩上油门,仿佛,他也在赶时间似的。

“喂,先生,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先生……”

秦慕青追出两步,可是,那莲花跑车的性能实在是太好,加速度实在太快。

秦慕青嘟起嘴,她也算是上流社会的名媛大小姐了,这个城市里,大多数的名门公子,优秀男人她都有见过的。可是,却从未见过这个男人,也许,他并不是这里的人,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再见。此刻,心绪还未平静的秦慕青,是怎么都不会想到,她不但能够见到这个男人,而且,她们之间的纠缠,还是一生一世!

Part2 神秘买主

“妹妹,你这样装病骗她上台,慕青真的会生气的。”

话剧院二楼的贵宾看台上,东方显一脸严肃的对他最宠爱的小妹东方婉琪说道。

“好了,大哥。我要是不这么干,你现在能坐在这里,看到咱们低调的大小姐上台演出吗?你知道吗,慕青内心其实是很想出演朱丽叶的。但是,你知道的,她一直都很低调。真不明白,慕青和我们一样都是备受追捧的贵族小姐,为什么她就那么低调呢?”

东方婉琪微微嘟嘴,一张圆乎乎,内嘟嘟的娃娃脸上,即使连此刻微嗔的表情,都是如此的可爱的。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高调?慕青很乖巧,她纯洁善良,从不麻烦秦伯父。难道你还希望所有人都跟你似的,不麻烦爹地就麻烦大哥?”

东方显已经在贵宾席上坐定,水晶台的桌面上,摆放着一些水果零食以及高档红酒。东方显嘴巴里念着自家小妹的不懂事,眼睛却一直都盯着莲状的舞台。那里已经开始上演着一些话剧,也许接下来,出场的就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了。那是东方显最期待的,因为可以看到从小就喜欢的女子秦慕青在上面表演。

今日的东方显一身休闲装扮,显得随性而又大气。有着S市第一公子之称的东方显,稳重大方,是宏辉集团的唯一继承人。他不仅有令人羡慕的家世背景,更是有一副令所有女人都倾倒的英俊外表。

“东方婉琪,你不是病了吗?”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贵宾包厢的门被打开,从门口传来进令东方兄妹都熟悉的声音,令人心虚万分。

“慕青?”东方婉琪惊讶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秦慕青。

“嘿嘿,慕青,那个,我,我,我很期待你的演出嘛,所以即使抱病也要让我大哥陪我过来看你的演出咯。加油哦,你一定会演的很棒的。”

东方婉琪笑的很狗腿,眼前的秦慕青虽然是她的同班同学兼手帕交的好友,可是,未来也很可能就是她的大嫂。讨好大嫂的功课必须要从娃娃抓起,所以……“慕青,别理她,好好演出,加油。”

东方显微微一笑,英俊的面庞仿佛映照着一层光辉。那迷倒众生的笑容,第一公子的名号还真是当之无愧。

“显,回去帮我教训这个丫头,每次都耍我!哼!”

秦慕青瞪眼,可是,玩笑的意味却大过了生气的意味。

“当然,肯定,那是必须的。”

东方显拍着胸脯的保证道。

秦慕青‘问候’的目的达到,还真的该去后台准备了。

“那好吧,我先去后台了。”

“慕青,演出结束,我们一起吃饭,算婉琪的。”东方显抓住机会道。

“好埃”

秦慕青笑着应道。

背着东方显向东方婉琪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就离开了。

婉琪睁大眼睛:“哥,你太腹黑了吧。你想约婉琪可也不能算到我头上啊,上个月爹地刚刚裁剪了我的零花钱,我很穷的!”

这都是什么大哥啊!唉……婉琪心中幽怨的想。

“放心,回头双倍补偿给你。”

“那还差不多。”东方婉琪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表示对大哥的补偿很受用。

舞台上,灯光耀眼,而比灯光更加耀眼的就是秦慕青的表演了。她并非受过任何特殊的训练,只是,秦慕青却仿佛是一个天才,她生下来的目的,就是像人证明她是个天才,学什么都快,做什么,都很出色。她懂很多东西,却没有自己的人生目标。或许,是因为早就知道自己逃不开承担家族命运的使命,所以,一早放弃了所谓的属于自己的人生目标吧。她们这样的孩子,从生下来开始,走怎么样的路,都是被规划好的。

演出结束之后,秦慕青换了自己的衣服,一条醒目黄的裙子,外面套了一件很舒适的针织衫。早春的天气虽然给人很温暖的感觉,但是,晚上这个时候,也还是冷的。

“显,最近圈子里有什么新人加入吗?”

坐在东方显的悍马车中,秦慕青忽然想起了下午那个帅帅的,带着淡淡忧郁的男子。他是谁呢?从他的衣着打扮,以及那辆奢华跑车来看,不是某个投资商,便是某个海外归来的富家公子吧?可凡是这两类人,这个圈子里面,总是能够打听到一些消息的。秦慕青不是太喜欢交际,倒是东方显的消息却是灵通的很。

“新人?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

“哦,没事,随便问问。”

秦慕青问完,将头随意的转向一边,看着窗外想混过去。可是副驾驶的位置偏偏就坐了一个多事的!

“慕青,你不是遇见什么人了吧?还是帅哥?比我大哥还要帅的男孩?或者,比我大哥还气质不凡多金绅士?”

东方婉琪就是个乌鸦嘴,她不过就是随便猜猜就能猜中不是乌鸦嘴是什么。

“胡说什么呢。”

秦慕青假装生气的不理东方婉琪,心也快速的跳动了起来。暗想,他是比东方显还要帅,还要有气质,至于多金这个问题,秦慕青并不关注。

倒是东方显一脸不以为然:“最近没看到什么新面孔,倒是慕青,你应该多在圈子里面活动活动的。”

东方显笑笑,虽然他嘴上鼓励,但是心里却明白的很,秦慕青不喜欢那些交际。这样倒好,他喜欢秦慕青,是众所周知的。东方家族和秦家的家长,几乎也都是默认的。将来,作为S市最强大的两个商业家族联姻,便是强强联合。秦慕青这样的性格,正适合做贤妻良母呢,相夫教子,陪自己过舒适的日子,这些真是让东方显想想都觉得很愉快。他在等着,从小就等着,等秦慕青长大,等她嫁给自己。这被默认的关系,多年来,保持的恰到好处。

“哎,对了,大哥,圈子里虽然没有新面孔。那明珠大厦的神秘买主他现身了吗?”

上官婉琪像是忽然想起来一件大事似的惊讶的看着正在平稳驾驶车辆的东方显。

东方显眼色一沉,明珠大厦是S市新城区重点打造的一个商业写字楼。占据着重要的地理位置,一时间惹得不少公司,集团的关注。然而,却在公开拍卖会上,被一个神秘人物一口价拿下整栋大厦,实在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令整个商界都震惊不已。可是,至今两个月的时间,那个神秘的买主也没有现身。外界只知道明珠大厦在进行封闭式的装修,至于将来会出租还是出售亦或是自用都是未知之数。

这些,都不是重点,在东方显看来,如果只是出租或者出售,那也倒还简单了。如果那神秘的买家打算要在S市落地生根,那么,以这个人的财力,将来,一定是宏辉的劲敌对手。东方显在宏辉集团已经历练了好几年,很快,他就会全权接手这份家族事业,他可不想,一接手,就被这样的对手打的节节败退。

“神秘?总会显身吧,既然要做生意,就会交际,他不会一直戴着神秘的面纱的。”

东方显的声音忽然沉了下来,没有玩笑时候的柔和也没有教训婉琪那时候的严肃。这种感觉,让人颇有些捉摸不透似的。

神秘买主。秦慕青也听说一些,可今天那男子?他举手投足之间确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大气,那不是一个公子哥就能有的。他开莲花,他新出现在S市,他是哪位传说中的神秘买主吗?东方显将晚餐定在了一间装修清新淡雅的私房菜馆中。这个地方,秦慕青也是常来的。饭菜上桌,也都是合秦慕青的胃口的,可见,是东方显心思细腻,为秦慕青做足了准备。

秦慕青开心的一笑:“谢谢显。”

她从小就知道东方显对自己的心意,只是,从未经历过感情的秦慕青,还真的只是一个孩子。她习惯接受这样的讨好,也习惯用微笑跟东方显沟通。如果有一天,她们若真结成夫妻,那一定是相敬如宾,风平浪静就能过上一辈子的。因为她们之间,不用拘束,不用心眼。

明珠大厦。

楼下的路灯前停着那辆看上去就很拉风的莲花跑车,在四周布置的优美雅致的环境中,显得融融恰牵

楼上,则气氛紧张。顶层的豪华办公室中,海滩全景,整个城市的灯火阑珊都是这间办公室的布景。

男子面对着这番夜色,隔着玻璃,深深呼吸,仿佛,闻到了海洋的气息一样。

“莫总,所有事情都在计划之中,顺利,妥当!”

男子身后,隔着一张偌大的办公桌,另一名低头说话的男子态度谦卑。

“以洋,你看,这里能看到整个S市。”

男子没有回头,目光放的远远地,在他的眸子中,有整个城市的夜色。

“是的莫总,整个城市,都在您的脚下。”

“是的,我回来了!”

私家菜馆。

“什么?”桌前,秦慕青一手拿着电话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顿时,面色惊变,整个人仿佛跟个木偶似的石化在那里。

电话那头的消息,她还来不及消化,泪水,就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

落魄千金强势归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落魄千金强势归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传统民居雕饰:充满人文气息

    编者按第三章远者何如近者亲——公共空间村落是由古代先民在农耕文明进程中,在族群部落的基础模式上,进而因“聚族而居”的生产生活需求而建造的,是具有相当规模、相对稳定的基本社会单元。传统乡村是熟人社会,村民之间彼此了解。在共同生活、生产的历程中,形成了互助互爱、互帮互敬的优良传统,营造了融洽的邻里关系。自古以来,乡村也存在着公共空间,诸如村口、街头、树下、河边、渡口、广场、桥边、晒场、茶馆、磨坊、水井、合作社、村委会、村小学等,还有各种乡村民俗节庆、婚丧嫁娶等仪式场合,这些都可以成为乡村公共空间。这

  • ​ 【茶知识小课堂】末茶or抹茶,确定不是通假字?

    古时:将春茶嫩叶,用蒸汽杀青(现在中国的茶叶大部分是炒青,说来话太长,不是主题,下次有机会再讲这个做茶的的工艺)然后做成团茶(饼茶)保存,有点像现在的普洱茶饼一样,但是那时候茶叶是上层阶级的享用之物,非常讲究,上贡的茶饼还有龙和凤的模印,所以也叫龙凤团茶。然后,喝的时候放在火上烘焙干燥,然后用天然石磨研磨成粉末。古人磨粉的工具那是相当齐全的。首先用茶臼(jiu)把茶碾碎。其次茶碾。其次茶磨继续。经过三道程序,茶叶成末末了~然后可以开始点茶了,点茶师先用一茶勺,将粉末茶盛入建盏,冲入沸水,用茶筅快

  • 见闻|别再被古装剧误导了,古代女性才不戴这样的首饰!

    经公众号“博物馆丨看展览”(ID:atmuseum)授权转载由于懒怠考据,看某些古装剧的时候总有一种“大家来找茬”的无力吐槽感。就拿女性的发饰来说,打着复古的名号,却做着莫名其妙的改造。甚至明说自己是“架空”,让人无言以对。▲《绣春刀》中万贵妃剧照要知道在古代,女性的发饰有“头面”之称,既然称为“头面”,代表的就是脸面,它不仅代表了财富、审美还有身份地位。这样重要的东西怎么可以只顾着自己开心,顺便乱戴。▲《女医·明妃传》剧照这部发型还是比较尊重史实的本着惩前毖后,正我汉风的决心,小编时隔许久为大

  • “末日”来临前要做什么:他们互相交换了自己未成年的女儿,并与其结婚

    凯风清韵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授权。据美国《人物》杂志近日报道,两名美国犹他州男子,不仅绑架多名幼童,竟然还做出交换彼此未成年的女儿,与其“结婚”的荒唐事儿。这两名男子,一个叫萨缪尔·沙弗(SamuelShaffer),今年34岁,另一个叫约翰·科尔萨普(JohnColtharp),今年33岁。据犹他州当地媒体《盐湖城论坛报》获得的一份搜查证词显示,沙弗向警方透露,他与科尔萨普的8岁女儿结婚,而科尔萨普与他的7岁女儿结婚。这件事之所以被捅出来,源自约翰·科尔萨普的前妻,去年12月1日

  • 贾乃亮,你没错,为什么要道歉?

    转载自视觉志经公众号授权转载沉默许久的贾乃亮,在昨晚发了一条长微博,解释这次李小璐出轨事件。他说,这对他,对他的家庭都是巨大的打击。他说,他错了,给所有爱他的人添堵了。是他做得不够,他原本以为自己给李小璐的,可以是童话般的婚姻,是一个浪漫且有烟火气的人生,只是,最终却成了最大的遗憾。这次事件中的受害者,竟然第一个站出来承担责任,满篇都是自责和抱歉。承担责任,请求大家多给他们一些空间,检讨自己,他做了所有自己能做的,作为一个受害者。然而他却还在遭遇谩骂。PGone的粉丝把自己的偶像当做受害者,把一

  • 悦读|别人的看法,真没那么重要

    经公众号“二次元猫小姐”(ID:tqq1214cat)授权转载去朋友家做客,看到她家茶几上的车钥匙。我跟她认识两三年,根本不知道她家有车,感觉很意外,便问她:为什么从没见过你开车呀?朋友告诉我,她不会开车,也不太想学,因为上班只需要步行十来分钟,平时的活动范围也是在小区附近的超市和商场,她根本就不需要用车。朋友老公常年在外出差,她自己也不开车,这辆车算是个摆设。朋友跟我大吐苦水,买车原本不是刚需,是结婚时讲排场,硬着头皮买下来的。老公兄弟几个结婚的时候都有购置房车,轮到自己的婚礼时,房子车子任缺

  • 严歌苓小说《赴宴者》选段:“你要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新浪微博:@严歌苓读书会赴宴者精彩选段“《赴宴者》中董丹用假的身份发现了更多假的东西。实际上,他只是大量虚假中小小的部分。比较起来,他是最无辜的,只是拿了几个红包,骗了几顿吃而已。小说虽然是早几年前写的,但现在看来,一点都不过时,这些年,现实非但没有转好,还越来越糟糕。大量的假依旧横行,危害社会,危害道德,危害生命。更加糟糕的是,似乎大家对这些糟糕的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了!”——严歌苓装是我们民族性格的一部分从《赴宴者》谈起“你从来不想成为记者?”“刚开始的时候想,后来就不想了。”“为什么?”“太

  • 对不起,我的善良很贵

    善良是很珍贵的,但善良要是没有长出牙齿来,那就是软弱。我们都知道善良是一种美德,对人要和睦,处事要豁达。可是现在这个社会,越是善良,越是会变成被欺压的对象。当一个人饥寒交迫的时候,你给他一碗米,就是解决了他的大问题,他会感恩不尽。但是,你如果不断的施舍,他就会觉得理所当然了。人性都有贪婪的一面,时间久了,你的一碗米不够,二碗不够,三碗四碗还是堵不住他的口,尽心竭力也是杯水车薪。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你若好到毫无保留,对方就敢坏到肆无忌惮。心肠太软,容易被当软柿子捏;心眼太好,容易被当缺心眼看,最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