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1:36:32 来源:网络 [ ]
小说: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第一章:重逢

一、岁月神偷

  1352天后,我又见到了他。原文163shenghuo.com

  我无数次设想过我们再次见面的场景,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他站在空旷的广场白了头,像以前那样在第七根柱子旁边等我。或是在同学聚会时,多少年后我该如何回忆你,以眼泪,还是以沉默。

  事实上过了这四年,再次见面的时候还是有点尴尬。

  我不禁想起来他以前总跟我说的一句话“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苏答:

  她的头发长了,映在地上的影子又高了,这几年听说为乱七八糟的事情哭多了,眼神更加空洞迷茫。应该还是不好的写字习惯吧,恨不得整个人都趴在桌子上,以前我就总说她软绵绵没骨头,不过她嗤之以鼻翻白眼的样子倒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好像时间改变了许多,她倒是没有以前那么消瘦,眉眼里还是有藏不住的笑意,还是笑起来大喘气一抽一抽地咯咯咯笑着。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扭扭捏捏的走路姿势,等车时盯着路边的车牌出神。有时候我觉得上次见她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了,可她一笑,我就傻了,好像这四年的功夫只是下楼给她买了瓶水,还是橙子味的,和夏天一样。

  安宁:

  他长好高啊。

  我不太懂为什么他总是喝橙汁,这么多年了还是傻乎乎的,实在怕气氛尴尬,我逗他说喝前摇一摇哦,他愣了两秒,又伸手去挠头。四年了吧,久到我都要抬头看他了,苏答顶着一个鸡窝头把头摇来摇去,好久我才明白过来“干嘛呀,让你摇果汁,摇头干嘛呀”。

  然后我开始笑,他也笑了,眼睛还是一条弯弯的缝。

  他眼里好像有把钥匙,这样打开了我们的话匣子。阅读163shenghuo.com

  “你以前也这么爱吃辣吗?”我皱着眉盯着满是辣椒的麻辣香锅。

  “他可没问我要放多少辣椒,卡给我,我再去买点吃的。”有点笨拙不安的他很快接过卡,碰到我的手的时候,耳朵红红的。

  我打趣说,怎么脸红了啊。

  “上次拉女孩手,还是以前和你掰手腕呢,可不是会紧张吗。”

  苏答:

  考试前几个月她每天都喝苏打水,有时候会问我“小苏打是不是碳酸氢钠啊”

  我说是,记好了是碳酸氢钠,不是碳酸钠,碳酸钠不能喝。

  她一脸不屑说,好了好了,这个我还是知道的。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她嫌弃我点餐的样子和当年嫌弃我写字时一模一样,她在我懵懂之时照拂我多年,从无知到成长,从天真到成熟,从第一次痛彻心扉撕心裂肺到如今云淡风轻看透岁月。现在她坐在我面前,我不用偷偷扭过头去看她,不用隔着地图和手机屏幕问候与挂念,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这么久我去了哪,怎么告诉她我很想她。

  当年她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时,我说“最好数理化不好,怎么都学不会那种,有题不会可以跟我打电话。体育不好,慢吞吞走路晃晃悠悠的,这样捏她脸一下,她也追不上我。嗯,其实你这样的,我就挺喜欢的。”还是娃娃头的她盯了我半天,眼睛轻轻地一眨一眨,盯得我像是有一双小手在我心上挠啊挠,“哇你当真了啊,你也就笨笨的比较符合我的标准了,别多想啊。”我伸手想揉揉她的头发,她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很快躲开,气鼓鼓地说,我知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风继续吹,轻轻吹起她的刘海,睫毛一动一动,有两绺头发睡到脸颊上。

  我抬起头,现在安宁留着大波浪,比当时成熟了许多。她拉着发梢轻轻扫着脸的时候,恍惚到让我想开口问她还记得什么。

  还没来得及让我开口,她先问到“你当年,去哪了啊。”

  安宁:

  我想问,每次想到他就想问,《李米的猜想》里我记的最清楚的一个片段,李米追着方文,边哭边背着他写的信:思念像一条在草上爬行的蛇,我多想回去李米,你知道吗。李米开着她的出租车穿梭在大街小巷,她抽着烟说,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消失了我会等他,可事实是我等了,一等还是四年。

  每次看这点的时候我总是跟着李米哭的落花流水,我明白我的生活其实没有什么大的坎坷和不平静,我和苏答从一开始就不像李米和方文,我们不像他们有不可分割谁也偷不走的几年,可是我们很像的是,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遇到苏答,是我长那么大,最开心的一件事。原文163shenghuo.com

  就像他忽然不见了,多少我都会有点感同身受,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前面的座位空了,抬头再也看不到那个心型的头发了,没有人给我带橘子和橙汁了,我只能自己买橙汁,苏答都不在了,我还喝什么苏打水啊。

  于是我开口问了,我问他说,你当年去哪了啊,

  似乎还是不合时宜,其实过了这么久早已变得云淡风轻,看他面露难色,我明白隔了时间和空间的维度,即使我能记得那个夏天冒着热气的马路,记得他的白衬衫,记得他歪歪扭扭的字体和跑起来的身影,也必须告诉自己,安宁啊,你要听得到时间的齿轮声。

  青梅老去,竹马枯萎,终于弱水替沧海。

  “天津。”在我想要打趣说没关系的时候,他低低地发出了两个字。

  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想要知道的答案就在眼前了,当初那么斤斤计较的问题,现在似乎可以坦然接受了。

  我轻轻扬起头,发出“嗯?”的声音。

  “我妈说为了高考。”他不看我。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当初可以这么在乎这件事吗,每个人心心念念的就是只有这个吗。然后我告诉自己,其实什么都没有,从一开始就没有,时间真是让人猝不及防,她偷走眼泪偷走波澜不平的心情,慢慢送给我平静。没有眼泪也没有沉默,我可以好好地接受。

  他手指轻轻敲着桌面,笑着说“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重新来过多好听啊,可是谁不明白呢,和好容易,如初太难。

  “他不见了,苏答。”

  2012年8月15日。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2016年4月27日。

  1352天。

第二章:再回首

我的动车19:10到达厦门站,苏答的19:04到达。

  慢慢开始看到灯光和城市时,我越来越紧张,甚至把手里的苏打水捏得咕咕响。“我到了。”只有三个字的短信轻而易举地把我带回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里。

  我的第三次转学。

  这次家人很别有用心地把我转到了家附近的学校,不过我还是坚持不住在家里。学校的东边就是我家的小区,站在我房间就能看到操场,看到少女微微隆起的胸前,看到从小商店的出来的冰棍还冒着冷气。大部分女孩留着长长的头发,风里飘着洗发水的香味,春天的时候和桂花香掺在一起,要多美好有多美好。

  窗外是青春的味道,轻轻的温柔的味道。而隔着一条马路的家里的味道,让我一秒都不能忍受。独生子女里可能也难得有我这么恶毒的,最起码在那个年纪,我站在门口跟家人对峙“你们把他带回来,我就一步都不回来。”那时候我还不愿意把安大可叫弟弟,我满身戾气,无非想让家人多些关注。

  开学前一天安大可忽然来到这个世界了,尽管我已经无数次说服自己,什么都不会改变。可是全家都赶去医院,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青春迎面走来,世界必将破碎”。

  有人说血浓于水,看一眼小宝宝就会心生爱怜。但这一眼激发了我所有的不满,甚至是厌恶,厌恶一群人围着一个光秃秃的新事物转来转去,厌恶他带来的新鲜感和失落感,厌恶家里充斥的奶粉味,还有半夜不定时爆发的哭声。

  正如所有的平静都向往着伏特加、摇滚和醉生梦死,所有的狂热都憧憬着梦想、平静和杜鹃花。

  妈妈提前下功夫和班主任交流,所以我进班的时候,第二排正中间的座位就是空的,后来我才知道我的右手边同桌几年后去了北大,这倒和我关系不大。重要的是,我前面的人叫苏答。

  这个教室很拥挤,前几排挤满了努力读书满脸写着奋斗的激情少年少女,她们从早到晚都低着头,永远比我到的早,永远不会困。后几排挤满了家人用钱砸开了教室的门,砸开了老师的钱袋,每天躲在后排,只要安安静静不影响前面的人,学校似乎很乐意他们家人来赞助空调、餐厅经费。

  家里我不同意住,妈妈在学校西边的街上找了一家寄托站,我坚持自己背着东西去胡乱整理一番,跟她挥手告别,一副从此我和家里断绝关系的半死不活的样子。出门看到对面发廊的女孩子在认真护理长发,径直走进去告诉发廊小哥,剪短发,到耳朵边,对,刘胡兰那种。

  所以就有了第二天苏答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他扭过来看着被睡了一宿变形的头发折磨疯的我,递了个橘子给我,“发型不错。”

  “谢谢,你的也不错。”

  其实当时的他才没有什么发型,我记得的是橘子是甜的,剥得很干净,他眼睛小小的弯弯的,头发自来卷,干干净净的单眼皮男孩。

  当你看一个人的时间超过三秒时,大概的印象会在心里停留很久。于是我把这个干净的男孩的样子也记了很久。久到过了几年再见到他,再看到那双弯弯的眼睛,一下子想起来很早以前的夏天。盯得时间太久被他发现后,我眨眨眼说,“挺甜的,橘子。”

  转学过来的时机很微妙,还有最后一年就要大考,空气里弥漫着紧张的味道。每次考试结束老师拿着长长的成绩分析单,不用看就知道第一个人名是我右边的同桌罗颐铭,当时还没有“学霸”这个词,大家都给他叫学神。有人说因为他叫罗颐铭,所以总考第一名,大家也叫他罗崇,崇拜的崇。怎么说呢,罗崇从第一次考试拿了第一后,从此四平八稳没出过什么叉子。用他的话说,刚开始他也怀疑自己怎么运气那么好,第一个月真的没有努力,但是在一片质疑声中他开始努力了,有一个词叫高开低走,没有然后,就是开始拼命后发现自己比想象中强大很多。

  苏答是理化课上的宠儿,老师喜欢把他叫起来,听他因为所以然后地分析电路,满脸堆着一副看着自己亲生儿子的慈祥微笑。我和苏答的成绩永远隔着10个人名,就是刚刚好把他卡到优等生,把我卡进中等的10个人。

  除了数理化之外的所有课我都喜欢,尤其是英语。似乎我从小到大的英语老师都好看又浪漫,她有着一天换一套都不会重的裙子,头发卷卷的,夏天会穿旗袍。叫我起来翻译一篇“someone like you ”时,我完全凭着自己的理解说“青梅老去,竹马枯萎,从此我爱的人都像你。”她站在讲台上笑容满面,惊喜地说“真好听啊,真是少女情怀总是诗,是老师老了根本想不到。”英语老师笑的花枝招展,苏答扭过来低低地说“你又没写作业,现场瞎编的吧。”

  地理课老师讲中国的内流河外流河,在西北干旱区的祁连山有条内流河叫弱水,书上写着它的蒸发量远远大于降水量,我轻轻在指甲盖上写着“弱水”。是条痴情的河吧,所以才会有“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不知道每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其实在别人眼里已经成了风景。那时候我总是邋里邋遢,把忽然想到的事情写在手背上,经常在手上画的花花绿绿。苏答皱着眉说我“你这么急着去死吗?知道这样会中毒吗?”

  “不用你管。”我似乎给了苏答好多好多个白眼,这个白眼的数量多到即使过了好几年再见到他,还是轻车熟路,嘴角向下撇,眉头微皱,眼睛转一圈,要用一种凶巴巴的表情,看上去更有威慑力。这些我都知道,我知道怎么看上去无坚不摧,可是我不知道的是,少年苏答的指甲上,也偷偷写着“安宁”两个字。颜色很浅,没有特别注意不会看到。等我后知后觉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四年。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毒妻请饶命19章(第十九章端木哥哥)

    原标题:毒妻请饶命19章(第十九章端木哥哥)小说书名:毒妻请饶命第十九章端木哥哥对于柳姨娘院子中发生的事情,秋果事无巨细的说给凤清听了。凤清淡淡地抿了一口茶,去了去口中药味。“小姐···”秋果欲言又止。凤清疑惑地看着秋果,秋果的脸色涨得通红。“小姐,表少爷想要来看你。”秋果有些害羞的说道。秋果口中的表少爷是将军府的少爷,表哥要来看她,凤清歪着脑袋想着表哥此次来有何事。第二天,端木靖辰先是去拜见了凤泽,得了他的同意才由家仆带领去往凤清的曼舞院。丞相府极少有男子出入,像端木靖宇这样俊雅非凡的男子,更

  • 近身高手19章(第19章 官二代与富二代)

    原标题:近身高手19章(第19章官二代与富二代)小说名称:近身高手第19章官二代与富二代这个世界上总是会存在有那么一批人,他们天生就含着金钥匙出生,他们一旦降生下来就注定要受尽世人瞩目,他们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他们得天独厚,他们光彩逼人。由于家庭背景雄厚,由于背后势力惊人,所以,他们为人飞扬跋扈,他们行事肆无忌惮,哪怕是捅出了天大的篓子,也有身后面的势力为其撑腰擦屁股,为所欲为,安然无恙。这类让的世间众多愤青鄙夷唾弃而心底里同时又垂涎羡慕不已的一类人,被俗称为官二代亦或者富二代。无疑,在望海一中校

  • 无敌狂兵19章(第十九章 雨欣国际)

    原标题:无敌狂兵19章(第十九章雨欣国际)书名:无敌狂兵第十九章雨欣国际“好久不见了羊主管,最近在外面打理一些事,公司这边情况还好吧。”唐雨欣一边往公司里走,一边向被称作羊主管的男人询问公司的近况。那个男人生得尖耳猴腮,一对鼠目把唐雨欣全身都看了个遍。最后猥琐的目光停留在唐雨欣身前的大白兔上,像只猴子般跟在唐雨欣旁边偷笑跟不停。“最近公司的状况好的不能再好了,虽然大家都知道公司最近面临困境,但您不在的这段时间,大家也在加倍努力,都相信公司能挺过去。”“我听说,最近走了几个员工?”唐雨欣经过前台,

  • 我是棺材女19章(第十九章 赶尸人开棺)

    原标题:我是棺材女19章(第十九章赶尸人开棺)小说名:我是棺材女第十九章赶尸人开棺一见我和师父进来,那些人双眼都是一阵鄙夷,一个瞎子和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这样的一个战斗力低下的组合。可我却死死的瞪着半蹲在台阶上的抽着旱烟的那个老汉,不是苗老汉是谁。这货看我来了,还朝我吐了一口旱烟。气得我又重重的剜了他两眼,这才朝师父轻声的说道。“黑先生。”这时一个道士笑着上前,朝师父一行礼道:“玉皇宫袁仕平见过黑先生。”明显师父牵着我的手一紧,接着只是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其他人也忙上前来打招呼,其人员配制之齐全

  • 毒妻难为19章(第十九章 见面礼)

    原标题:毒妻难为19章(第十九章见面礼)小说名称:毒妻难为第十九章见面礼次日清晨,绿箩正在给萧怀瑾梳妆,透过梳妆镜,见李麽麽和绿芜正在整理床铺。昨夜,芽儿说李麽麽鬼鬼祟祟在萧怀瑾屋内呆了很久后,绿箩查看了一番,屋内果然有被翻动的痕迹。本来就不喜欢李麽麽,现在看着她,更是讨厌,绿箩恨得牙痒痒,连害怕李麽麽这事都忘记了。“小姐,花厅里早饭准备好了。”李麽麽上前道,脸上带着笑,不似以往的颐指气使。萧怀瑾起身去花厅,绿箩跟在后面,走到李麽麽旁边时,绿箩挺着胸膛,白了一眼李麽麽。李麽麽差点气得吐血,连个小

  • 天才僵尸也有爱19章(第19章:冬季校园游(2))

    原标题:天才僵尸也有爱19章(第19章:冬季校园游(2))小说名字:天才僵尸也有爱第19章:冬季校园游(2)射击摊人气逼人,排队的人太多了,所以叶赫玹便拉着夏茉到了隔壁的射箭场上,反正射击与射箭都差不多啦!“你先射三箭给我看看吧!”“好!”有了玩的兴致后,夏茉信誓旦旦的来到发射区,拿起弓箭随意掂量一下重量,便像模像样的拉弓上箭,眼睛看着边上的叶赫玹,目光挑衅了一下他,然后半闭着眼睛紧紧盯着50米外的箭靶。手上一个用力一拉,“嘣”的一声,拉开的弦是弹了回去,可箭却从弦上滑落到地上。“噗嗤~”“呵呵

  • 花月正春风19章(第十九章:善莫大焉)

    原标题:花月正春风19章(第十九章:善莫大焉)小说:花月正春风第十九章:善莫大焉江四小姐又看了一会儿,忽然拿起来手旁的九节鞭,直往他面门劈去。程厉吓了一跳,这一下他也顾不得对面的是东家小姐了,抬手往九节鞭中间弹了一下,他内里很浅,但胜在招数精妙,江四小姐虽然和她的哥哥们不同,用的乃是鞭子,招式上却没有太大分别,程厉这么一弹,正好是他潜心琢磨了两三年弹出的一指。只见江四小姐的鞭子一歪,飞向了半空,跟着落到地上,激起了薄薄的灰尘。程厉这回用力,却是四两拨千斤的道理,虽然没使内力,还是让江四虎口震了一

  • 金融太上皇19章(第十九章 一个当兵的)

    原标题:金融太上皇19章(第十九章一个当兵的)小说名字:金融太上皇第十九章一个当兵的“一百一十米栏,那是什么东西啊?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王辰气喘息息地说道,陆楠也好奇地看着这位虎背熊腰的老师,老师挠了挠头,还没有开口,刘永却心动不已,一百一十米栏,我靠,那我不就是第二个刘翔了嘛,哦,不,不是第二个刘翔,而刘翔将会是第二个刘永了。刘永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好奇地问道:“老师,你贵姓啊。”“姓孙,孙海平,怎么了。”体育老师说道,孙海平,刘永在心里狂喜不已,他是孙海平,那自己不就是刘翔,哈哈,到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