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恶作剧之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7 19:09:2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恶作剧之吻

第一章 我放手 我们离婚吧

  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不要一张双人床中间隔着一片海……

  ……

  夜。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苏绵绵拘谨的坐在真皮沙发上。

  每年今日,他都会喝的烂醉如泥回来,当客厅墙壁上的钟"咚"的一声,指针和时针齐齐指向12。

  苏绵绵吓得一个激灵,脸色都白了白。

  结婚四年,每逢她的忌日,他都会准时回来好好羞辱她一通……

  她期待着见到他,但不是这种方式!

  果然,引擎声划破了天际,紧接着砰的一声,陆绝南直接大步流星的走进来!

  "绝南……"苏绵绵站起来,嘴角含着讨好的笑去接他搭在胳膊弯里的西装,心尖儿却因为恐惧而颤抖着。

  "啪!"陆绝南嫌弃鄙夷的打掉她的手!白皙的手腕上顿时疼了一大片!

  "装什么贤妻良母?苏绵绵,呵,我真是受够了你这幅委屈的样子!"陆绝南哗啦将西装扔在沙发上,一把将谨慎的跟兔子似得苏绵绵拽到面前,双目赤红,声音狠辣:"你以为你这样就会打动我吗!你连苏唯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男人冷漠的眸子和歇斯底里让苏绵绵五脏六腑呼吸都碎碎的疼,为什么?

  她做了那么多,都不如姐姐什么都不不做!

  "你累了,我去给你放洗澡水!"苏绵绵失落的想要走,却被陆绝南一把拽了回来。

  "装什么?装的不累吗?苏绵绵,为什么死掉的那个不是你!"

  为什么死掉的那个不是她?

  被男人的手禁锢着生疼,苏绵绵强忍着泪,忽然有些委屈和疲惫。

  "陆绝南,这都是命!苏唯的车祸已经发生了,就算你再怎么难受她都不会死而复生……"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提起她的名字!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男人眸底蕴含着滔天怒火,一把将苏绵绵按在沙发上,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上升起一股快感,"你的存在就是为了恶心我是吗?苏绵绵你还真是贱啊,你费尽心机的嫁给我不就是想要我吗?真是不知廉耻!"

  "对,我就是喜欢你,就是要得到你,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妻子了……啊!"苏绵绵猝不及防的被陆绝南禁锢住双手死死的扣在沙发上,他骑跨在她身上,敏感的身体立刻感受到男人的渴望,心里的恐惧一层层蔓延要将她湮灭,苏绵绵心如死灰。来自163shenghuo.com

  她想要他,但不是以这种羞辱的方式……

  "我成全你!"

  嘶啦一声,男人不顾她的挣扎扯开她身上的束缚!

  下身陡然一凉,苏绵绵羞辱的别开脸,被拷着的手腕上已经勒出红痕和血迹,艳红色更加刺激了身上的男人,陆绝南直接将她翻了个身,毫不压抑自己的渴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绵绵的泪都流干了!

  她清楚地感觉到那个男人在自己身上驰聘着,他抚摸着她的脸,眼神却像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

  她想要逃,男人却直接按开茶几上的暗格将摸出冰凉的手铐将苏绵绵一只手拷在沙发上!

  "唯唯……不要离开我!"低沉的声音裹狭着深深地眷恋……

  他炙热的胸膛紧紧地贴着她光滑的背,手心却死死的扣着她的左胸口,恋人间最缠绵的姿势,却让苏绵绵泪痕未干的脸埋在柔软的沙发里。

  即便嫁给他,他也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替代品而已,这样的生活就是她想要的吗?

  男人抽身离开,呼吸粗重的开始扣皮带,看着那张自己愿用生命去爱的侧脸,苏绵绵终于抑制不住咬着本就被手铐磨出鲜血的手腕无声的哭了出来……

  这场酣畅淋漓的欢爱像是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哭什么?!得了便宜还卖乖!在你姐姐的忌日,跟我做,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陆绝南抓起旁边儿她为他准备的醒酒汤,狠狠掷了过去!

  瓷杯狠狠砸中了苏绵绵的额头!疼得她倒抽一口凉气,却止住了泪痕,压抑则抽泣说,"陆绝南,我错了,我不该爱上你,不该用了姐姐的心脏,我……"

  她垂了垂眼睛,双手依然拷在一起!明明是顾瑾南送给他们的新婚贺礼情趣手铐,没想到现在却以这种形式派上用场。

  仿佛被人拨骨抽筋般疼痛!苏绵绵看着那抹修长伟岸的身影,喉咙沙哑的说了出来。

  "我放手,我们离婚吧。"

  "呵呵,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你费尽心机才和我结婚,怎么会这么容易的同意离婚!"陆绝南烦躁的不去看她污秽的一身,烦躁的摸出打火机,打了好几下都点不着,怒气的将烟从嘴里拿出来,看见苏绵绵跟一条濒死的鱼一样盯着自己,他冷笑,抬手直接遏住了她的脖子,像是要将她脖子掐断!

  "咳咳……"她双手被禁锢,脸色却是憋得通红!

  莫名的烦躁充斥着胸腔,陆绝南狠狠将她松开,随手拿过抽屉里的纸袋,A4纸哗啦啦翻飞,看着上面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苏绵绵像是被抽光了所有力气,原来他早就等着她说出离婚……

第二章 切除子宫她怎么还能有孩子

  陆绝南走后,苏绵绵翻开小药箱,从里面摸出药膏,看着药箱上贴着的小黄人笑脸,心头酸涩。

  曾几何时,陆绝南打球经常会不小心磕磕碰碰,她总是捧着小药箱站在球场旁边等着给他擦药,他总嫌弃她烦人,却依然傲娇的将受伤的胳膊递过来……

  往日随风,如果早点知道陆绝南喜欢的是姐姐那么温婉的小女人,那她一定不会缠着姐姐给她鼓气,一定不会让姐姐给她把关,那么优秀的男人,她应该藏起来的……

  默默的收拾行李,将写好的信放在化妆桌上,连带着刚刚从客厅捡起来的离婚协议书,一笔一划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心里空荡荡的。版权163shenghuo.com

  最后苏绵绵冲着床头挂着的结婚照笑了一下。

  照片上,陆绝南脸色清冷,一丝笑意也无,苏绵绵则是娇羞的挽着他,像极了幸福的新娘子……

  可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

  四年了,她过了四年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苏绵绵走的彻底,衣柜里的衣服和她喜欢的床单被褥全都带走了,包括桌上的所有化妆品,浴室里的牙刷牙膏毛巾,仿佛别墅里从来没有这号人存在。

  第二天晚上陆绝南回来,吴妈火急火燎的告诉他夫人不见了!

  他先是不悦、生气,这个女人就不会老实带着!但随后发现桌上的信和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陆绝南身心舒畅!

  这个纠缠了自己十三年跟牛皮糖一样的女人终于不碍他的眼了!

  若不是苏唯的生前遗愿,他根本就不会和这个女人结婚!

  苏绵绵这个难缠的女人终于走了!

  抬手松了松领带,陆绝南大手一挥,让吴妈去酒窖里将珍藏了三十年的红酒拿来,自斟自饮!

  畅快!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陆绝南喝多了之后直接往床上一躺,瞥见床头柜上挂着的结婚照,他早就看着碍眼了!

  "吴妈!吴妈!明天把这个结婚照拿下来烧了!"

  陆绝南兴奋的打电话约了好几个兄弟明天一起聚聚,这些年来被这个女人缠着,他身心俱疲。

  晚上喝多了,回到年华别墅忍不住一个劲儿的吐,陆绝南脸色十分难看:"苏绵绵!难受……"

  陆绝南喊了两声,也没人来,他猛然睁开眼睛,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整个人如坠冰窟。

  以往每次他喝醉了回来,苏绵绵总是打热水给他洗脚、换干净衣服、喂醒酒汤、擦脸……

  陆绝南脸色黑的跟炭块一样,额头上冷汗岑岑,扶着墙找到了胃药,捏了两粒吞下去,直接倒床上睡了。

  是夜,苏绵绵刚从检查室下来,冰凉的器械仿佛还残留在她的身体,麻醉药效也渐渐淡了,细细碎碎的疼像是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着她一样!

  "苏老师,我去叫陆绝南来看你!"主治医生离开以后,穿白大褂的助理担忧的走过来,见苏绵绵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心也跟着疼起来。

  "别……"苏绵绵虚弱的喘着,"薛林,真是风水轮流转,去年我还是你的老师,今年你就是我的医生了?"

  苏绵绵说一句话就开始喘,薛林愤恨的一拳砸在床头柜上,脸上满是阴郁。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他大三的时候曾经蹭过苏绵绵的经济学,早就对苏绵绵倾心,但他喜欢苏绵绵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时,苏绵绵居然辞职了……

  不同于薛林愤恨的样子,苏绵绵却笑了笑,"你前途光明,我很开心,可我肚子里有了宝宝,难道你不替我开心么?"

  "嗯。"薛林偏头用手捂住眼睛,不让苏绵绵看见他眼中的泪水!

  早在一个月前,她就被查出来宫颈癌早期,这个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薛林催她赶紧手术,苏绵绵却说要跟陆绝南商量一下!

  今天早上她苍白着脸来找他,却并不是要手术,而是告诉他她怀孕了!

  检查的时候薛林却发现她腰腹出,耻骨处,脖颈处很多伤痕!一看就是被男人狠狠要过!

  她的病情都开始恶化了,陆绝南怎么还能要她!

  而且她的身子骨这么弱,不做手术不知道能撑多久,怎么还能生孩子呢!

  "苏老师,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要孩子,这一胎……"薛林尝试说服她,苏绵绵脸色顿时拉了下来:"薛林,我意已决,你不用再劝我了!"

  抬手抚摸着小腹处,苏绵绵又何尝不知道,如果做了手术,切除子宫她怎么还能有孩子!

  就算是拼了这条命,她也要让孩子健健康康的出生!

第三章 真相

  已经决定自己找一个偏僻的地方抚养孩子,苏绵绵检查完了之后出院,去跟父母告别,刚走到书房门口,却听见妈妈正在哭!

  她心里跟着牵扯了一下,就听见爸爸安慰道:"别哭了,唯唯已经死了,当时那个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刹车失灵我们也没想到,她在我们家做了十几年的女儿,我们也算是尽心尽力,何况她还主动将心脏和陆绝南让出来……"

  "可我们这么做,真的对吗,我这些天一直都在想,虎毒还不食子,就算她不是我们亲生的,但……"

  轰隆一声巨响,苏绵绵身形摇晃往后退了两步,那段时间医生是说过,她的心脏机能已经衰退了,如果一周之内还找不到合适的心脏,她很有可能就会死去,可……就在那时姐姐苏唯出了车祸,给了她一颗鲜活的心脏,还让陆绝南娶了她!

  难道那不仅仅是一场普通的车祸,而是……

  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得砸了下来,苏绵绵惊慌失措的往外跑!

  陆绝南这几天心口一直不太舒服,像是堵着一团郁结之气,哥们顾瑾修调笑道:"听说你离婚了?难道是最近得不到缓解……"

  "哈哈哈。"

  "绝南,不如兄弟们给你找个……"

  一众人哈哈大笑,见陆绝南脸色不太好看,大家谁也不敢说话了,顿时噤若寒蝉。

  陆绝南沉着脸,开了瓶烈酒咕咚咕咚往下灌,"前几天是唯唯忌日。"

  大家顿时表示理解,都知道陆总对苏唯小姐那叫一个情深义重……

  饭毕,酒桌上大家喝的有点儿高了,他们知道陆绝南不喜苏绵绵,说起话来也毫无顾忌!

  "陆总,我还真是纳闷呢,苏绵绵怎么会同意跟你离婚?先前我们只听说她打小就喜欢你,后来有一次我看不她犯了什么错,烈日当头在苏家院子里跪了整整一天一夜!后来才知道是为了求苏总让她嫁给你!这么倔脾气的女人我还真是头一次见……"

  "是啊是啊,我还听说当年咱们A市地震,她被挖出来之后还死死的攥着你的手呢!"

  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陆绝南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

  他还记得那次地震,为了保护苏唯,陆绝南用身体撑在角落里护住了苏唯,眼见一道粗粗的横梁摇摇晃晃的砸下来,那一刻瘦小的苏绵绵猛然从讲台底下窜了出来,抓着他的手替他挡住了砸下来的横梁!

  他清楚的看见苏绵绵光洁的额头上鲜血如注。

  那次之后,苏绵绵醒来经常让他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因此陆绝南更加厌恶这个女人!

  "够了!"他一拳砸在桌上,冷声道:"既然你们这么喜欢她,去追啊。"

  顾瑾修扬眉,立刻接下话茬:"真的?"

  看着顾瑾修兴奋的目光,倒像是真的要将苏绵绵追到手似得,陆绝南只觉得全身血液汇集到一处:"都给我滚!!"

  吓得大家落荒而逃,只剩下顾瑾修一个,看着兄弟难看的脸色,调笑道:"听说她留给你一封离婚协议书之后就消失了,看来是真的了?"

  "闭嘴!"陆绝南说。原文163shenghuo.com

第四章 她的孩子,我看是你的吧!

  苏绵绵消失了,已经三个月了,陆绝南再也没有听过关于苏绵绵的消息,同时,周围的人也不敢当着陆绝南的面提起苏绵绵!

  这段时间,只要提起苏绵绵,必定惹来陆绝南的滔天怒火!

  仿佛这个女人已经成了禁忌!

  陆瑾南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熟悉她的存在,早上醒来,没有挤好的牙膏,没有她笨拙的做的丑死人的煎蛋,更没有每天没完没了的电话骚扰……

  一次股东大会,陆瑾南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激动的差点将手机摔出去!但是听到电话那边并不是熟悉的嗓音,他勃然大怒,直接轰走了在场所有人!

  顾瑾修看着陆瑾南暴躁的样子,以及眼底淡淡的青色,叹了口气,"瑾南,你这是何必呢,苏绵绵在的时候你从来都不关心她,可是现在她遂了你的愿,你却……"

  "胡说!"陆绝南一拳砸在木质的办公桌上,眼底一片猩红,"谁说我是关心她的?我这些天心情不好,只是越发觉得当年的车祸是有人故意为之!我怎么可能在乎苏绵绵,肯定是因为苏绵绵这个女人居然把唯唯唯一留在世上的东西给带走了!"

  看着陆绝南的歇斯底里,顾瑾修无奈的摇摇头,却被陆瑾南猛然抓住,"给我查!我要将唯唯的心脏找回来!"

  "绝南……"

  看着陆绝南失控的样子,顾瑾修有些无奈。

  一个月,搜寻时间长达一个月,一无所获,期间陆绝南甚至去了苏绵绵家里,势要掘地三尺将苏绵绵找回来,但却无一发现!

  她怎么能,她怎么能带着唯唯的心脏就这么在人间消失,陆绝南绝对不允许!

  就在陆绝南下了命令将A市掘地三尺时,他却收到了一封匿名的信。

  信上简简单单的黑色碳素笔写着几个字,"我会把姐姐的东西还给你。"

  只一眼,陆绝南拍案而起!是她!

  他就知道苏绵绵绝不会无缘无故消失,陆绝南立刻动用关系直接从这封信查起,当他跟着蛛丝马迹找到医院时,细碎的阳光在洁白的床单上跳跃着,苏绵绵面带微笑的靠在床上,温婉的样子深深刺痛了他的眼睛!

  "你……你怎么来了?!"

  看见陆绝南,苏绵绵脸色顿时惨白,就连薛林也回过头来,陆绝南冷哼一声,一把将薛林拽了出去!

  "苏绵绵,你行啊,我说怎么突然就跟我离婚了,原来是怀上了别的男人的孽种了!"

  陆绝南直接将薛林扔给身后的顾瑾修,不顾薛林的挣扎和破口大骂,目光如利刃一般盯着苏绵绵隆起的肚子……

  当陆绝南二话不说拽着苏绵绵想要将她的孩子打掉时,苏绵绵一张脸变色刷白,挣扎着推开陆绝南!

  "你凭什么!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没有资格管我的孩子!"

  "我没资格?哈哈,苏绵绵你还真是异想天开,你以为我会让你给我戴这顶绿帽子?刚才那个男的是你以前的学生吧,跟你传绯闻传的沸沸扬扬,你真是不知羞耻!"陆绝南直接拖着苏绵绵进了医生办公室,强烈要求现在堕胎!

  四个多月的孩子,小腹已经隆起了,这四个月来苏绵绵一直住在医院,按时检查身体,为了这个孩子,在羞辱的检查她都咬牙坚持下来了!

  "陆绝南,你不能这么对我!他是一个小生命啊,是一个孩子啊!"苏绵绵痛哭流涕,扒着办公室的门框,却硬生生被陆绝南掰开手指。

  "生命?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口口声声的说着爱我,但却有了别人的孩子!"

  眼泪几乎都流干了,苏绵绵几乎脱力,挣扎着想要开口,陆绝南冷笑,"你可别说这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你也不配生!"

  这话让苏绵绵最后一点念想都瞬间破灭,而那边薛林已经凶狠的挣脱开顾瑾修的禁锢,冲到他们面前护着苏绵绵,"陆绝南!你不能这么对她,她苦苦爱了你十三年,到头来却换来一张离婚协议书,你现在怎么还忍心打掉她的孩子!"

  "她的孩子?我看是你的吧!"

  陆绝南看着苏绵绵心疼的眼神望着薛林,只觉得胸腔都要炸开来。

  这个口口声声说愿意用生命爱自己的女人,居然转身就怀了别人的孩子!

  陆绝南挥开薛林的手,一拳揍的薛林往旁边墙上撞去!

第五章 她不可能有了他的孩子,更没有什么癌症!

  寂静的手术室里,医生为难的看着包裹严密的陆绝南。

  "陆总,苏小姐现在已经有了四个多月的身孕,如果现在拿掉孩子的话,可能会引发打出血,而且……"

  接下来的话医生不敢说下去,陆绝南面色清冷的看了一眼穿上了无生机的人,"做了。原文163shenghuo.com"

  皮鞋敲击地板的声音渐渐远去,耳边传来机械的声音和医生的交谈声,苏绵绵全身酥麻的躺在病床上,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划落……

  就连一旁的小护士看了,都忍不住心疼!

  "陆绝南!你是个混蛋!你怎么能这么对她,她怀胎四月,处处小心,前几月胎像不稳,苏绵绵差点患了抑郁症,现在你却这么狠心!"

  两个保镖死死的扣住挣扎着的薛林,陆绝南走过去,桀骜不驯,"我要你亲眼看着你的爱孩子去死!给我把他带过去!"

  薛林不可置信的看着陆绝南冷漠的眉眼,当隔着玻璃看见苏绵绵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他的心都要碎了!

  这四个月来,为了让孩子保证足够的营养苏绵绵使劲儿吃,吐完了还吃,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体!

  她的癌细胞虽然扩散的缓慢,但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分娩,可现在陆绝南居然要亲手拿掉这个孩子!

  得到消息的苏绵绵父母来时就看见这一幕,他们疯了似的痛哭,拽着陆绝南让他松口。

  "绝南!绵绵她怎么可能会有了别的男人的孩子!你不是不知道她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对,唯唯的死让你难过,但这也不是绵绵造成的!如果你非要追究,你就追究我吧,是我让医生把心脏捐献给绵绵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苏唯是怎么死的!"陆绝南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那辆车被人做了手脚,最后可能的人就是你们!"

  苏绵绵母亲吓得顿时栽倒在地上,不是,真的不是他们!

  就在这时,里面传来尖锐的滴滴的声音,随后不停的有护士拉开门出来,苏绵绵母亲顿时傻了,忙扯住一个护士问怎么了!

  "你们怎么能这么胡闹呢!病人都四个月身孕了还强行引产,刚刚病人子宫大出血!我现在要去血库拿血!"

  说着护士已经匆匆离开,隔着长长的玻璃窗,薛林挣脱开一拳打在陆绝南的脸上!

  "你怎么能这么对你的孩子,你知不知道她五个月前就被查出患了宫颈癌,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孩子,她现在应该做完了子宫摘除手术修养,而不是给你生什么孩子!"

  薛林的话让陆绝南瞬间睁大双眼,"你说什么?!"

  不,苏绵绵怎么可能有了他的孩子,不,她更加不可能有什么癌症!

  "作孽啊!"苏绵绵母亲一屁股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唯唯出车祸死了,怎么绵绵居然还和她姥姥得了一样的病,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陆绝南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耳边所有嘈杂的声音都变成了嗡嗡声。

  眼前晃过苏绵绵十六岁时,拽着她的手亲昵的喊,"陆哥哥,我以后给你生个宝宝好不好?男孩就像你一样帅气,女孩儿就像我一样喜欢你!"

  眼看着护士跑进跑出,手上是沾满了鲜血的手套,陆绝南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

第六章 还没把苏唯的心脏还给我你不能死

  四个月大的孩子,能看出隆起的小腹,苏绵绵也……能感受到那个孩子是真的活在自己的身体里。只要再等上五个月,她就能出生了,到时候她一定会给她最好的一切。

  她读书的时候就想给陆绝南生个孩子,现在这个愿望终于要实现了……

  眼前满是嘈杂的声音和仪器滴滴滴的声音,似乎看到少年陆绝南向着自己走来,简单的白衬衫,运动裤,那时他眼中并没有现在的嫌恶。

  "绝南……"她嘶哑的嗓音划过,手心里那只柔软的小手凉凉的,陆绝南眼眶泛红,胸腔不可抑制的颤抖着。

  "苏绵绵你不能给我睡过去!你肚子里的是我的孩子?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居然会给我生孩子,你不能死,你要活下去直到孩子出生让我亲眼看见这是我的孩子,不然你就是背叛了我!"

  陆绝南嘶哑绝望的嗓音充斥着整个手术室,就连医生护士都为之震动,但却还是使劲儿将这个冲进手术室的人往外拽,陆绝南不肯,挺阔的身体直直的拽着苏绵绵的手。

  "苏绵绵!你听见没有,你不是说我爱我吗!你爱我就是生病了不告诉我,爱我就是给别的男人生孩子吗!我要你起来亲口告诉我这个孩子是我的!你还没又把苏唯的心脏还给我你不能死!"

  "我……"虚弱的苏绵绵躺在病床上一句话也喊不出来,眨了眨眼,泪水已经划过脸颊,看着暴躁的跟只狮子似得陆绝南,胸腔里满是郁气。

  为什么,为什么到这个时候,她都快一尸两命了他还想着姐姐的心脏……

  陆绝南,对不起,你的爱太贵重了,我要不起,也不想要了……

  "混蛋!你们都给我松开,她没死,不仅她没事我的孩子也不能有事!"不顾医护人员的阻挠,陆绝南狠狠地推开他们,却被性红着眼睛同样泪流满面的薛林一拳打翻在地,"陆绝南,你是个混蛋!现在你居然还想着别的女人,阻挠医生救她!"

  陆绝南哪里受过这种对待,当下一拳砸过去,却不想跟薛林厮打,他现在只想守着苏绵绵!

  她不是说自己坚硬无比吗!她不是笑说就要腻歪他一辈子吗!不是怎么赶都赶不走吗……

  陆绝南几近崩溃,他不敢接受不敢相信,苏绵绵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冲击,他不该强行打掉这个孩子的,就算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他那么有钱也可以养得起……

  陆绝南张着嘴巴,额头上青筋一跳一跳的,从没想过,他居然也会有这么失控的一面,而一旁的苏父苏母早就泣不成声。

  薛林却及时联系医院,用最快的速度将妇产科医生全都叫来,一分钟以后,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戴着口罩检查出来,在人群中晃了一眼,快速找到陆绝南。

  平静的眼眸盯着他。

  "我可以救她,连孩子带人一起,但我有一个要求。"

  陆绝南此刻已被冲昏了理智,加之旁边赶过来的院长介绍这个女人是什么年轻的妇产科医生,在国外拿过很多奖项,他都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苏绵绵笑靥如花的脸,"只要你能救活她,我什么都答应你,还愣着干什么!"

  女人瞥了一眼陆绝南,苏父苏母哭着求她,她却只是嫌恶的推开他们的手,"陆绝南,记住你说的话。"

  说完毅然决然转身进了手术室。

恶作剧之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恶作剧之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出租车过年乱涨价,谁料回程就爆胎,被宰乘客的举动让他傻了

    何成是个出租车司机,过年这段时间特别忙,每天都有从外面打工返乡的客人。所谓生意逢节涨三分,小地方出租车管理不严格,司机们不打表,逢年过节都会坐地起价。嫌贵?你爱坐不坐,有的是人坐。这天傍晚,何成拉了个客人去东村。东村三十多里地,他要对方八十块,那人虽然觉得贵了,但也没多话。将对方送到地点后,何成就返程了。哪知没多久突然爆了胎,车上没有备胎,他赶紧打电话去汽修部,可对方出去做客了,他又给其他汽修部打电话,但这过年期间一切都乱了次序,不是去做客就是去玩了,他苦苦哀求也没人愿意来帮他。何成傻了眼,离城

  • 道伟法师:修行要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志

    回顾当年在修行道场,我们的师父把我和一位禅师扔到一座深山里,那座山海拔两千米以上,冬季山中没有取暖设备,吃的东西非常有限,似乎把人逼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境。对于一个生活在现代的修行人而言,很难想象古老僧堂为了注重禅僧深度生命体认,针对现代人所设施的一番苦心、或者说老婆心。假如只是我一个人,很难说能顺利地挺过修行的考验,还好那位丹麦籍的云龙禅师,好几次给予我无畏的支持,也许这是自己宿世积下来的福报,能够有这样一位共患难“施无畏”的同行道友。当时的条件,既没有吃的,又非常寒冷,就是要让你在极地求生

  • 我爱在时间沉睡时清醒着的你们

    有一些声音——在高傲的人们看来,它们毫无意义,简直是不值一提——但是我却决不可能把它们忘掉:好像生命,它们同心灵融成一体;像埋在坟墓中一样,过去的一切,被埋在这些神圣的声音的底层。——莱蒙托夫《给***》对于一段跨度几十年的历史,有人身在其中感受过,有人只是道听途说;有人称它在体内留下难以抹去的疼痛,有人仿佛局外人,认为这段记忆对自己而言无足轻重。我们存在的当下,将会是后人口中的历史,无数生命将蜂拥而聚成一整个时代的象征,在磕绊和阳光中前仆后继。这前仆后继、无所畏惧的鲜活生命里,有多少是你爱的?

  • 招聘 | 年后有想换工作的吗?

    那你,还不快联系我们?▼我们希望您是:▼擅长编辑,能写大稿,角度独特,可承受大量高效文字原创撰写工作。*工作地点位于北京东城区、上海静安区▼▼我们希望您是:一段自我介绍+应聘理由(文字)▼舞台灯光:▼不限学历。咨询、投稿、转载或商务合作请添加小编:NB-wuliu

  • 前妻补贴娘家15万,离婚三年后,两个前小舅上门还钱求他复婚

    程节和妻子离婚后,一个人带着儿子过。他们离婚的理由是感情不合,但其实两人的感情还是有一定基础的,毕竟恋爱就谈了三年,结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婚后,两人也算相亲相爱,特别是儿子出世后,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羡慕死别人了。感情的突变跟前妻的家庭有关。前妻还有两个弟弟,比她小很多,她和父母对他们很好,以前赚的钱都用在供他们读书上了,结婚后,她也一直在拿钱回娘家。程节知道这事,但体谅她的不容易,没有在意。哪知三年前,有位同事急用钱,想卖一套房子,价钱非常合适,他动了心,就去跟前妻商量拿钱。他原本以为存了这么多

  • 春节过年:你还记得小时候的新年吗?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大年初一回老家放炮仗,结果把玉米秸秆给点着了,来了一群人帮我灭火。记得小时候,去游戏厅旁边的小湖上玩,结果掉了下去,还好踩块石头上来了,湿漉漉的去游戏厅玩。记得小时候,每年除夕晚上都会出去疯玩,结果春晚也看不成了,因为感冒,躺着床上迷迷糊糊,还攥着压岁钱。记得小时候,年三十晚上就迫不及待得穿上新衣新鞋,而今,我们只能在一次次的相聚中寻找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小时候新年的事吗?现在的年味和原来的有什么不同呢?小时候过年是幸福长大后过年是“压力”长大了,亲戚会问,对象找到了吗?一个月

  • DJ志刚

    DJ志刚艺人网络歌手代表作:《各自安好》《小猪佩奇》《皇朝中我指鹿为马》《初心》《半包烟》等众多当红作品基本资料:中文名:吴志刚艺名:DJ志刚国籍:中国出生地:河南驻马店市代表作品:《各自安好》《小猪佩奇》《皇朝中我指鹿为马》《半包烟》等身高:168从艺经历2016年接触另类创作,2017年开始全网发布个人作品,受到大量粉丝青睐。以其独特的嗓音,备受公司看重!并被某音乐人称为中国最具潜力的另类麦手!荣誉记录2018年签约逸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恭贺新春 || 艺术家李晓松新春作品展播

    新春佳节,李晓松先生恭祝朋友们阖家团圆,如意安康!福慧双增,六时吉祥!艺术简介:李晓松,1968年生于山东淄博。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院画家、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李晓松艺术工作室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欣赏:笔致清远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翠影笼烟村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定广湖畔望青岩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康屯午后即景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黔陶小马场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倚栏遥望红岩峡谷68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