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凉风何处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7 20:59:58 来源:网络 [ ]

书名:凉风何处去

第九章 穆城 给我 全给我

穆城的心狠狠一沉,今晚天气预报有特大暴雨,难道这个女人真的想死?

“待在原地别动,我马上就到!”

穆城保持通话,浑身紧绷着冲回车上,狠踩油门,整个车子就如同离弦的箭一样飞射而出,连他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的呼吸有多么凌乱。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他在害怕,很害怕。

深夜的山路尤其难走,他数度踉跄,手脚都被荆棘划伤。

可很奇怪的,他毫不在乎。

等他到情人崖的时候,温凉正光着脚,一只手拧着鞋,一只手拿着酒瓶,在翠绿的草地上走来走去。

一袭红裙被山风吹拂,月色将她的纤秾合度的身形笼上一层浅淡的银白,在雾色缭绕的山间,美的格外惊心动魄。

她旁边就是万丈深渊,可她因为醉酒摇摇晃晃的站不稳,把穆城看的心惊肉跳。

“温凉!你干什么!!”

“咦?”

她回眸,偏着头疑惑片刻,紧接着仰头灌了口酒,下一刻便轻快地扑到他的怀里,软糯的声音,听起来令人心神动荡。163生活网

“穆城,真的是你!”

她眉眼含笑,像是盛满细碎的星光,眼里的喜悦让穆城心神恍惚,还没来得及推开她,便被她将酒渡到他嘴里,唇齿纠缠。

温凉像是拼劲所有力气,拼命地呼吸着独属于他的味道。

她的吻太深,太浓,她的唇,太娇太软,一时间让穆城沉溺迷失,甚至控制不住地反守为攻,大掌狠狠地按住她的脑袋,将她吻的更深。

或许,连穆城本人都没有发现,发现她还活着的欣喜,远胜于暧昧情事带来的刺激。

他的心神在颤,她的眼泪在流。

唇齿相交,有什么,正在失控。

温凉的舌挑开他的衬衫的纽扣,顺着他肌肤的纹理四处撩火,如同膜拜,像是将这十年所有的隐忍,所有的爱怜都顷刻发泄出来。完整版【凉风何处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紧接着,手也顺着他的衬衫滑了进去,那纤细白皙的手指所过之处,犹如星火燎原,轻而易举就勾起男人体内压抑已久的欲望。

一时间,穆城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他要这个女人。

穆城皱眉,被这诡异的想法惊住,猛地抓住她的手,声音冷厉,眼底燃火。

“酒里有什么?你对我下药?”

温凉脸上的笑容僵住,心头发苦。

是啊,在他心底,她就是这么心机深沉的女人。

她的心在颤抖,却是没停下手中的动作,跨坐在他身上,毫无章法地撩拨,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笑颜如花。163生活网

“真聪明,奖励一个香吻~”

穆城被吻的一颤,继而愤怒。

看看她这烟视媚行的模样,根本没有半点生无可恋,告别人世的样子!

心头的火焰顿时飙升。

穆城眼底暗沉,被愚弄的愤怒将那些暧昧的旖旎燃烧殆尽,他猛地掐住她的脖子,毫无怜惜地将她推开,眼神狠戾。

“你骗我来,难道就是为了对我下药??”

“否则呢?”温凉被砸的吃痛,却还是强忍着疼痛,妖娆地勾住穆城的脖颈,直接跳到他身上,声音妖娆。

“你给我尝了味,又不喂饱我,我渴的很,只能用点小手段咯。”

她轻舔他的喉结,眼角的泪水被月色掩盖,只剩下醉酒的酡红,“老公,上次有人搅事,你都没全给我,这次都是我的,只是我一个人的。”

“下贱!”

他不可能真的对她动手,只能推搡着被她纠缠,而且更该死的是,这个女人该死的撩人,男人的本能他快控制不住了!

反正温凉今天是睡定穆城了,索性也就没脸没皮起来,一下扯掉他的皮带,还胆大包天地绑住他的手。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温凉!”他气急败坏地低吼。

“哎~”温凉娇娇弱弱地应了一声,身体一扑,一下就把男人控制住。

连带着那强势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温凉笑着,比任何时候都要灿烂,抓着他的早已蓄势待发的地方,一下就将自己送进去。

那极致的突破,无比的契合,都令两人不由自主地闷哼一声。

“还说不想要?穆城你还真是不诚实啊。”

“温凉!”

“唔~”温凉再次动起来。163生活网

“该死!”

温凉的挑衅让穆城双眼猩红,一声低吼反守为攻。

他毫无怜惜,带着惩罚的意味,温凉疼的差点晕厥,却还是咬牙强忍着,感受着男人的一切,心里既快活,又自嘲。

温凉,你看,就算心里不爱,他身体还是爱你的,否则,怎么会那么势如破竹?

至少,在情事上,你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温凉,你真是好可悲,你连你根本就没下药都不敢说。

你就是怕,你就是怕他一旦知道自己不是因为药效而爱你,你就会失去这唯一一次的放纵机会对不对?

耳边是男人的低吼,她眼角的泪无声地滑落,就一次,就最后一次。

至少现在,至少这一刻,穆城是她的,是她一个人的。

温凉紧紧地咬着,扣着,不让男人有丝毫撤退的机会,一次又一次地投怀送抱。

他不是没有听到她的闷哼,不是没有看到她眼角的泪水。

可那又怎么样?

这全是她自找的!

她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这样下贱的女人,怎么配!

“温凉,我第一次见到有人为了这个给自己的丈夫下药的,你真他妈的下贱!”

不堪入耳的话凌迟着她的耳膜,可温凉不在乎,她真的不在乎,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对,我就是下贱!穆城,我要你,我要你的全部!”

她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她紧紧地环着穆城的脖颈,哭着小声的啜泣着。

“穆城,给我,全给我。”

第十章 穆城 你自由了

穆城不屑着,愤恨着,扯着她的头发。

“温凉,你真是我见过最下贱的女人。”

她的头皮被扯的发疼。

她的身体犹如被撕裂。

可她不后悔,真的,一点都不后悔。

温凉整个身子都在颤,眼底带着泪,可唇上却挂着笑,死死地抱着他,就像是在抱着她的命,对着眼前这个厌恶自己到死的男人,不顾一切地喊。

“穆城,我爱你!我爱你……”

女人发疯似的攀上他的身体,无论被他如何残忍的对待,就像是疯魔了般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我爱你”,犹如是垂死挣扎的困兽,疯狂的不顾一切。

穆城觉得今天的温凉有些不同寻常。

十年时间,她犹如影子一样追随自己。

她做的很好,如同一个真的影子一样,安静渺小,毫无存在感。

可如今她就像是飞蛾扑火,像是燃尽自己最后的生命,带着奋不顾身的决然。

无端的,让人觉得碍眼。

是的,很碍眼。

穆城动作依旧狂肆,可脸上的表情却只有冷漠,甚至连眼底,都只剩下嫌恶。

刻骨的嫌恶。

刻骨到足以令温凉浑身僵硬,双眼猩红。

她抓着他的胳膊,仰着头,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自欺欺人地问。

“穆城,你是爱我的,是不是?”

“呵...”回答她的,是男人的冷笑。

温凉赤红着双眼,将眼泪逼退,又不死心地问了一句,“穆城,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穆城被她弄的一声闷哼,抓着她的头发,冷笑着。

“爱?你也配?”

温凉像是被钉死在原地,突然就疯狂起来,对着他的脖子狠狠咬下。

力道之大,直到尝到血腥味。

“我不配?谁配!”

温凉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卑微着,祈求着,“穆城,算我求你,你爱我一次,你就爱我一次好不好!”

“做梦!”

“一次!就一次!”

温凉双眼放空,眼底全是寂寥和绝望,指甲几乎扣到男人的皮肉里,不顾一切地恳求。

爱成疯魔。

“穆城,我只要一点,一丝,一分,一毫都可以,你说爱我,你说啊!”

穆城根本懒得和她废话,更不想听她鼓噪,她对他唯一的作用,不过就是泄欲工具。

他将温凉的头按向身下,整根没入,将她的嘴堵的严严实实。

“唔唔唔!”温凉的喉咙几乎被顶穿,那力道霸蛮的,让她连心都跟着被扯碎。

她发不出声,连哭都哭不出来,只能在他的进攻下逐渐变的神思恍惚。

事后,男人将自己的西装扔在她身上,如同在扔一件垃圾。

转身大步离去的瞬间,只听到身后女人用沙哑的,近乎微弱的声音喊。

“穆城,就算是骗骗我,好不好,你说爱我,说爱我...”

穆城身形一震,有什么东西几乎从胸腔呼啸而出,可却被他强行按压下去,头也不回地离开那满地狼藉。

山风呼啸着,吹乱她的头发,甚至将她的眼睛也吹的瑟瑟发疼。

好疼,真是好疼。

温凉盯着男人决然离去的背影,盯着盯着就笑出了声,笑着笑着就流出了泪。

到底,他连谎话,都吝啬施舍呢。

有萤火虫从山涧飞来,在温凉的身边围绕成浅淡的一圈。

星星点点的,将这黑夜也染上诱人的光明,可到底,天亮了,就会死。

鸟叫虫鸣,银河漫天,是她见过最美的夜。

温凉目光怔忪地看着天际蔓延两端的银河。

今天是七夕节,牛郎织女相会的好日子,真羡慕,就算一年只能见上一次,但只要心里有对方,就算是相隔浩荡银河,却仍相守千年。

真的很幸福。

温凉起身,殷红的血线,顺着白皙的腿往下流,看着分外触目惊心,可她却恍若未觉。

她走到离两人不过十米的地方,蹲下身子,看着那个装着所有真相的公文包。

她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将她调查的所有真相,证据,一页一页,一张,一张地撕掉。

真相,到底是留给愿意相信的人。

可她不知道啊,在这世上,又有谁愿意相信她?

她爱穆城,爱到连自己都忘了,可穆城不爱他啊!

因为不爱,所以厌恶,因为不爱,所以冷漠。

温凉从一开始就知道,可她到底不甘心,她不甘心做影子,不甘心只能默默地守在他身边。

所以,他才会约穆家大哥出来见面,婉拒两人早就定下的婚事。

而穆家大哥,才会在回程的途中才会遇上车祸,连个全尸都没有见到。

所以穆城没恨错人,归根到底,是她害死了他大哥,是她....

只是老天终归是慈悲的,预报的暴雨没有来,温凉却跟石头似的,呆滞地坐在情人崖整整一夜。

她看着黑黝黝的山涧,有一刹那甚至想,是不是跳下去,穆城就能记她一辈子。

可温凉,别傻了,他不会记得,他什么都不会记得的。

天空重现破晓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情人崖著名的双色彩虹。

那个象征这天荒地老的双色彩虹。

她笑了,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来,对着漫天霞光,给穆城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被转接到公司,秘书何宇告知她穆城一大早已经出国出差。

看来,连跟他亲口道别的机会都没有了。

温凉苦笑,拿起手机给他发了一条微信,只有六个字。

穆城,你自由了。

第十一章 她也有自己的骄傲

温凉回到家,将自己从里到外清理的干干净净,然后走到卧室,弯腰将床底的将一个陈旧的行李箱拿出来,这是她第一天到穆家时候的行李。

温家没有给她嫁妆,里面都是些她以前的衣物,她找了一件干净整洁的换上,把一头长发扎起,从卧室开始,将整栋别墅里里外外清理了遍,佣人要帮她,她没让。

穆城有很严重的洁癖,见不得脏东西,当然,她也在脏东西的范畴之内,所以,她的衣服,她的东西,她所用过的一切一切都要清理的干干净净。

就算走,她也想走的干干脆脆。

她不想再给穆城造成任何困扰,要知道,有一次,她不小心将自己看过的书放在穆城的办公桌上,他当下就把书房里所有的用具都换了。

想想也真是,那么多的东西,他也不觉得心疼,以后哪个女人受的了?

想到这里,温凉愣住。

她以为自己会伤心,会痛苦,可没有,她很平静,是真的很平静。

忙活一整天,才把家里打扫干净,温凉让搬家公司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扔掉,自己再把早就准备好的信封放到穆城的书房。

想了想,她特别拿了一个保鲜袋把信封装上,嗯,这样还方便他扔。

看着信封,温凉苦笑,其实从一开始,自己就已经料到了这样的结局,不然也不会早早的就准备好这一切吧。

关上大门的那一刹那,她最后看了眼这个承载着她无数美好向往的家,怔愣,再然后,转身,再没回头。

离开穆家,温凉来到温家,温凉平时在家没什么架子,佣人们都很喜欢她,只是老爷太太不喜欢温凉,他们也不敢表现的太活络。

现在一看是温凉,连忙上前给她开门,说太太和先生都去医院照顾温瑾瑜了。

温凉有些麻木,从车的后备箱拿出二件礼物,呆呆看了许久。

温家二老的生日从来是跟温瑾瑜一起过,她才回温家一年,今年的生日恐怕他们也不会想跟自己一起过,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

佣人看见温凉把包装完好的礼物扔到门口的垃圾箱里,不明所以,跑到垃圾箱一看,想开口时,温凉的车已经开走了。

锦城一向是阴雨连绵的,可今天,却意外的晴朗。

温凉开着车,载着满满一车的花,把每一个,见证自己那段奋不顾身追随的地方,都放上了一朵花。

谢谢你们,陪她走过这些路,谢谢你们,见证她一如既往的虔诚。

温凉以为自己会哭,可她没有,她比自己想象的要平静,平静的,连她自己都觉得诧异。

最后,她来到一处正在建设的地方,十年前,这里是城中村,可现在随着城市的规划,这里将会变成锦城最大的主题公园。

而当初穆城救过自己的小巷子,已经建好了摩天轮。

当时,她被养母打的浑身是血,像条死狗一样被扔在冰天雪地的黑暗巷子里,血都被冻成了冰,那一刻,她以为自己会死。

可没有,年少的穆城救了自己,甚至还将自己带回家,让家庭医生帮她治伤。

那时候她又黑又瘦又小,就这么怔怔地看着那个清冷俊秀的少年,然后握住他伸向自己的手。

时至今日,她还记得,那双手,很暖,很暖。

从此之后,他就成了她黑暗世界里的唯一光明,这一照亮,就是十年时间。

摩天轮,象征爱情。

她笑着,释然而又平和,终究,上天对她是不薄的。

温凉的视线落在那崭新的摩天轮上,眼底含着笑,直到她看到那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

“穆城哥,这个摩天轮好漂亮,我们一起坐好不好!”

温瑾瑜害羞而娇弱的喊叫声刺入耳膜,如同钢钉,将温凉钉在原地。

出国?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出国……

温凉苦笑,也对,他又不爱她,会骗她是理所当然的。

她转身,不想再让自己陷入嫉妒而又疯狂的可悲境地。

穆城有他的骄傲,她也有。

可没想到,才刚走出一步,嘴边被人捂住,拖拽进一处阴暗的巷子。

第十二章 穆城 救我

砰!

温凉被人狠狠地甩到地上,额头被砸出血,小腹有些抽疼,抬头正好对上三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黄毛男人。

“温瑾瑜那女人说的就是她吧!条挺顺啊!”

说完双手狠捏了把她的胸口,几个男的哈哈大笑。

她被捏的倒抽口凉气,可心头的火焰却是瞬间窜高。

温瑾瑜!温瑾瑜!!又是这个女人!

眼见三个男人朝自己逼近,温凉心头慌乱,可却强做镇定。

“几位大哥,温瑾瑜出多少钱?我给你双倍,不,你们要多少就给多少,您们看怎么样?”

那三个黄毛一愣,显然没料到温凉居然会这么镇定,为首那人呵呵一笑。

“美女,挺豪爽嘛!钱我要,你人我也要,听说还是个孕妇呢?这孕妇的滋味……”

“大哥,你们认错人了吧,我没有怀孕啊。”温凉边向后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希望能为自己谋得一线生机。

“呵呵,穆太太,你怕是不知道,那女人早就买通了医生骗你呢。”

三个黄毛男人笑的更开心,“你的确是怀孕了,她还让我们弄死你,挖出你的孩子给她玩呢!”

什么!

温凉心神巨震,挖出你的孩子给温瑾瑜玩???

脑海中犹如平地闷雷,炸的她连站都站不稳。

温凉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个耳光。

她怎么这么蠢!

蠢到居然中了温瑾瑜的计!

这些天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调查温瑾瑜上面,居然都没有想到去别家医院重新检查怀孕的事,她是怎么做母亲的?她是怎么配做一个母亲的!

怎么办?现在应该怎么办?

“美女,你放心,虽然那女人让我们把你往死里折磨,但是你只要你配合,我们会让你死的轻松点,毕竟你这么漂亮。”

男人一步一步地朝她逼近,她也顾不得许多,手伸进包里,按下快捷拨号键。

电话,通了。

温凉飞快地拿起手机,对着电话那头声嘶力竭地喊。

“穆城,救我!”

“嘟嘟嘟嘟....”

温凉话没没说完,电话便被挂断。

那一刻,温凉从未如此绝望过。

“操!居然敢喊人!”

为首那个男人没料到温凉居然会突然拿出手机求救,一个耳光扇在她脸上,一下就将她手里的手机打飞出去。

“救命!救命!”

温凉心神俱震,拼命地挣扎,却被为首的男人捂住了嘴,拽着她的头发就往墙上撞。

“我让你叫人!我让你叫人!嘴贱,叫人!让你贱!”

“放开我!”

温凉手脚并用,尖叫着,瞧见混混身上的刀具,猛地抽出来,不要命地朝男人大腿上扎。

男人的手臂猝不及防地被她刺中,瞬间大怒,一脚将她踢得老远。

砰!

她在地上滑行一段,重重地撞在墙壁上,另外两个混混将她架起来,就像是砧板上的肉,对着她的脸就是一阵狂扇。

温凉被打的头晕脑胀,眼角的余光却瞧见巷子口不远处,站在摩天轮之下的一男一女。

男的英俊清冷,女的娇弱柔美,女的正在兴高采烈对他说着什么,夕阳的余晖落在两人的身上,就像是一副完美的画。

“敬酒不吃吃罚酒!敢捅我?温小姐要你死,你现在就去死吧,烂货!”被温凉刺伤的男人双目猩红宛若野兽,拿起刀狞笑着,犹如地狱来的恶鬼,他抓住温凉的肩膀,伸手捅了过去……

凉风何处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凉风何处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5章(第15章 不认识)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5章(第15章不认识)小说名: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5章不认识“是你么?”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床边的男人,不知道他的名字,看不见他的长相,唯一有印象的就是他宽阔的大手,和低沉嘶哑的声音。“谢谢你救了我。”再次听到秦世欢道谢,杨笙心中满是苦涩,面露讽刺,如果开车撞上的人不是他,如果秦世欢没有失明,她还能如此坦然地对他说出这三个字么?答案不言而喻。病房里一度诡异地沉默着,秦世欢手指在被子里惴惴不安地打着转,无法用眼神与人交流是一件令人很痛苦的事情,更何况她已经两年没有

  • 借你心尖缓缓归15章(第15章 妈妈)

    原标题:借你心尖缓缓归15章(第15章妈妈)小说书名:借你心尖缓缓归第15章妈妈我看着放在沙发上的报纸,报纸上面那两个熟悉的面孔徒然放大在我的眼前,我的心都被揪起来。我支撑着虚弱地身体,缓缓地爬起来,由于很多天没有进食,身子弱的仿佛能被风吹翻。我咬着牙,努力让自己站起来,飘飘地,一步一步地走向那张报纸。从病床到沙发短短的一截路,我感觉自己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满脑子都是对蒋宸和薛敏的恨意。若不是这恨意,也许我都不能支撑着自己走到沙发。我颓然地坠倒在沙发上,虚弱的身体让我不得不喘气来缓解疲劳。我

  • 至死不渝只爱你15章(第15章 取悦我)

    原标题:至死不渝只爱你15章(第15章取悦我)书名:至死不渝只爱你第15章取悦我当薄宁川看到地上蜷缩成一团,不断发抖的女孩子,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目眦yu裂。“都给我滚!”薄宁川朝后面一起寻找的兄弟吼了一句,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蹲在女孩子旁边,想要替她披上。但是安以若对他的触碰非常抵触,似乎还沉浸在那场噩梦里,身子避开他的手,嘴里不停说着,“走开,你不要碰我,求求你,放开我。”薄宁川看着这样的安以若,心里懊悔又自责,要不是自己非要来这个酒吧庆祝,就会被人算计。要不是自己给安以若打电话,

  • 求你别爱我15章(第15章 洛水跳楼了)

    原标题:求你别爱我15章(第15章洛水跳楼了)小说书名:求你别爱我第15章洛水跳楼了季夜寒盯着双眼泛白的洛水,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上居然带着释然的笑意!不,不能让她死,她还得留着给幕晨晨移植眼角膜!紧扣的大手松开,洛水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掉落在地上,狼狈的趴着,脸朝下贴在医院的地板上,一股强烈的消毒水的味道扑鼻而来!空气突然钻进胸腔,她剧烈的咳嗽起来!“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季夜寒甩了甩手,抽出手巾擦了擦手指,仿佛碰了洛水的手指沾染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扔了之后,他转身准备离开。“留着你给晨晨移

  • 爱如夏花般璀璨15章(第15章 亲生女儿)

    原标题:爱如夏花般璀璨15章(第15章亲生女儿)小说名字:爱如夏花般璀璨第15章亲生女儿余母脸上带着喜悦牵着余薇走进了珠宝店,四人对视。余母见到余歆檬的时候,愣在了原地。看着消瘦,剪着短发的余歆檬,她张了张口,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来。余薇见到余歆檬的时候,眼底划过一丝狠厉,很快就被她纯真的眸子掩盖了过去。她一脸愧疚的走了过去,牵起余歆檬的手:“姐姐,对不起。煜皓不该那么冲动,让你在牢里呆了三年!”“姐姐?你在叫谁?”余歆檬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回来,后退一步,眼底写满了疏离。“姐姐,对不起。对了,我马上

  • 许你凉薄不曾来15章(第15章 猩红现实)

    原标题:许你凉薄不曾来15章(第15章猩红现实)小说名:许你凉薄不曾来第15章猩红现实很快,薄煜辰额头上开始滴落着热汗,精壮的胸膛上像是蒙了一层晶莹的水雾,在白皙灯光的照耀下极其性感……可沐许凉却是越想越害怕,闷红着脸,将痛哭出声转换成默默哭泣……因为每一次的反抗与尖叫,换来的都是肉体上无情的惩罚。不知道过了多久,薄煜辰终于从沐许凉的身上翻身下来,双手捏着她的头发,讥笑着问道:“怎么?满意吗?不满意再来!”极大的羞辱感涌上脑中,让沐许凉心中的愤恨再也忍不住的倾泻出来。她双臂护胸,用力推开身上的男

  • 莫非爱情不透光15章(第15章 谁签的字?)

    原标题:莫非爱情不透光15章(第15章谁签的字?)小说书名:莫非爱情不透光第15章谁签的字?陈皓将莫小言的尸体安置好后,重新回到了医院。看到颓废坐在椅子上的宁霖川,二话不说,上去揪起他一拳砸了上去。刚好,宁霖川现在一肚子的怒火,他也没有地方发泄!就这样,两个人在医院扭打了起来,你一拳我一脚,每一个动作都格外的凶狠。他们两个从小一块长大,从未向对方动过手,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为了莫小言动了两次手。“宁霖川,你让我鄙视你。当初我就不应该把小言交给你,现在呢?你怎么对她的?到死,都是死无全尸!”陈

  • 相思一场终成空15章(第15章 赶人)

    原标题:相思一场终成空15章(第15章赶人)小说:相思一场终成空第15章赶人看到那张柔弱熟悉的脸之后,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失落,他沉声问:“你怎么会在这儿?”说罢转身,又重新坐回床上,心里走神的想着,他刚刚是在想什么?宁韵之看到他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样子,手里端着白粥,咬了咬唇走到床边,轻声开口。“昨天,我一直在你家楼下等你,后来就看见尹泽扶着你回来了,看你醉成那个样子,我就留下照顾你……”“照顾我?一夜?”顾未辞的表情立即变的不太好看,这个尹泽怎么想的?居然放宁韵之进别墅照顾他一夜?“未辞,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