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凉风何处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7 20:59:58 来源:网络 [ ]

书名:凉风何处去

第九章 穆城 给我 全给我

穆城的心狠狠一沉,今晚天气预报有特大暴雨,难道这个女人真的想死?

“待在原地别动,我马上就到!”

穆城保持通话,浑身紧绷着冲回车上,狠踩油门,整个车子就如同离弦的箭一样飞射而出,连他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的呼吸有多么凌乱。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他在害怕,很害怕。

深夜的山路尤其难走,他数度踉跄,手脚都被荆棘划伤。

可很奇怪的,他毫不在乎。

等他到情人崖的时候,温凉正光着脚,一只手拧着鞋,一只手拿着酒瓶,在翠绿的草地上走来走去。

一袭红裙被山风吹拂,月色将她的纤秾合度的身形笼上一层浅淡的银白,在雾色缭绕的山间,美的格外惊心动魄。

她旁边就是万丈深渊,可她因为醉酒摇摇晃晃的站不稳,把穆城看的心惊肉跳。

“温凉!你干什么!!”

“咦?”

她回眸,偏着头疑惑片刻,紧接着仰头灌了口酒,下一刻便轻快地扑到他的怀里,软糯的声音,听起来令人心神动荡。163生活网

“穆城,真的是你!”

她眉眼含笑,像是盛满细碎的星光,眼里的喜悦让穆城心神恍惚,还没来得及推开她,便被她将酒渡到他嘴里,唇齿纠缠。

温凉像是拼劲所有力气,拼命地呼吸着独属于他的味道。

她的吻太深,太浓,她的唇,太娇太软,一时间让穆城沉溺迷失,甚至控制不住地反守为攻,大掌狠狠地按住她的脑袋,将她吻的更深。

或许,连穆城本人都没有发现,发现她还活着的欣喜,远胜于暧昧情事带来的刺激。

他的心神在颤,她的眼泪在流。

唇齿相交,有什么,正在失控。

温凉的舌挑开他的衬衫的纽扣,顺着他肌肤的纹理四处撩火,如同膜拜,像是将这十年所有的隐忍,所有的爱怜都顷刻发泄出来。版权163shenghuo.com

紧接着,手也顺着他的衬衫滑了进去,那纤细白皙的手指所过之处,犹如星火燎原,轻而易举就勾起男人体内压抑已久的欲望。

一时间,穆城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他要这个女人。

穆城皱眉,被这诡异的想法惊住,猛地抓住她的手,声音冷厉,眼底燃火。

“酒里有什么?你对我下药?”

温凉脸上的笑容僵住,心头发苦。

是啊,在他心底,她就是这么心机深沉的女人。

她的心在颤抖,却是没停下手中的动作,跨坐在他身上,毫无章法地撩拨,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笑颜如花。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真聪明,奖励一个香吻~”

穆城被吻的一颤,继而愤怒。

看看她这烟视媚行的模样,根本没有半点生无可恋,告别人世的样子!

心头的火焰顿时飙升。

穆城眼底暗沉,被愚弄的愤怒将那些暧昧的旖旎燃烧殆尽,他猛地掐住她的脖子,毫无怜惜地将她推开,眼神狠戾。

“你骗我来,难道就是为了对我下药??”

“否则呢?”温凉被砸的吃痛,却还是强忍着疼痛,妖娆地勾住穆城的脖颈,直接跳到他身上,声音妖娆。

“你给我尝了味,又不喂饱我,我渴的很,只能用点小手段咯。”

她轻舔他的喉结,眼角的泪水被月色掩盖,只剩下醉酒的酡红,“老公,上次有人搅事,你都没全给我,这次都是我的,只是我一个人的。”

“下贱!”

他不可能真的对她动手,只能推搡着被她纠缠,而且更该死的是,这个女人该死的撩人,男人的本能他快控制不住了!

反正温凉今天是睡定穆城了,索性也就没脸没皮起来,一下扯掉他的皮带,还胆大包天地绑住他的手。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温凉!”他气急败坏地低吼。

“哎~”温凉娇娇弱弱地应了一声,身体一扑,一下就把男人控制住。

连带着那强势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温凉笑着,比任何时候都要灿烂,抓着他的早已蓄势待发的地方,一下就将自己送进去。

那极致的突破,无比的契合,都令两人不由自主地闷哼一声。

“还说不想要?穆城你还真是不诚实啊。”

“温凉!”

“唔~”温凉再次动起来。163生活网

“该死!”

温凉的挑衅让穆城双眼猩红,一声低吼反守为攻。

他毫无怜惜,带着惩罚的意味,温凉疼的差点晕厥,却还是咬牙强忍着,感受着男人的一切,心里既快活,又自嘲。

温凉,你看,就算心里不爱,他身体还是爱你的,否则,怎么会那么势如破竹?

至少,在情事上,你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温凉,你真是好可悲,你连你根本就没下药都不敢说。

你就是怕,你就是怕他一旦知道自己不是因为药效而爱你,你就会失去这唯一一次的放纵机会对不对?

耳边是男人的低吼,她眼角的泪无声地滑落,就一次,就最后一次。

至少现在,至少这一刻,穆城是她的,是她一个人的。

温凉紧紧地咬着,扣着,不让男人有丝毫撤退的机会,一次又一次地投怀送抱。

他不是没有听到她的闷哼,不是没有看到她眼角的泪水。

可那又怎么样?

这全是她自找的!

她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这样下贱的女人,怎么配!

“温凉,我第一次见到有人为了这个给自己的丈夫下药的,你真他妈的下贱!”

不堪入耳的话凌迟着她的耳膜,可温凉不在乎,她真的不在乎,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对,我就是下贱!穆城,我要你,我要你的全部!”

她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她紧紧地环着穆城的脖颈,哭着小声的啜泣着。

“穆城,给我,全给我。”

第十章 穆城 你自由了

穆城不屑着,愤恨着,扯着她的头发。

“温凉,你真是我见过最下贱的女人。”

她的头皮被扯的发疼。

她的身体犹如被撕裂。

可她不后悔,真的,一点都不后悔。

温凉整个身子都在颤,眼底带着泪,可唇上却挂着笑,死死地抱着他,就像是在抱着她的命,对着眼前这个厌恶自己到死的男人,不顾一切地喊。

“穆城,我爱你!我爱你……”

女人发疯似的攀上他的身体,无论被他如何残忍的对待,就像是疯魔了般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我爱你”,犹如是垂死挣扎的困兽,疯狂的不顾一切。

穆城觉得今天的温凉有些不同寻常。

十年时间,她犹如影子一样追随自己。

她做的很好,如同一个真的影子一样,安静渺小,毫无存在感。

可如今她就像是飞蛾扑火,像是燃尽自己最后的生命,带着奋不顾身的决然。

无端的,让人觉得碍眼。

是的,很碍眼。

穆城动作依旧狂肆,可脸上的表情却只有冷漠,甚至连眼底,都只剩下嫌恶。

刻骨的嫌恶。

刻骨到足以令温凉浑身僵硬,双眼猩红。

她抓着他的胳膊,仰着头,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自欺欺人地问。

“穆城,你是爱我的,是不是?”

“呵...”回答她的,是男人的冷笑。

温凉赤红着双眼,将眼泪逼退,又不死心地问了一句,“穆城,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穆城被她弄的一声闷哼,抓着她的头发,冷笑着。

“爱?你也配?”

温凉像是被钉死在原地,突然就疯狂起来,对着他的脖子狠狠咬下。

力道之大,直到尝到血腥味。

“我不配?谁配!”

温凉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卑微着,祈求着,“穆城,算我求你,你爱我一次,你就爱我一次好不好!”

“做梦!”

“一次!就一次!”

温凉双眼放空,眼底全是寂寥和绝望,指甲几乎扣到男人的皮肉里,不顾一切地恳求。

爱成疯魔。

“穆城,我只要一点,一丝,一分,一毫都可以,你说爱我,你说啊!”

穆城根本懒得和她废话,更不想听她鼓噪,她对他唯一的作用,不过就是泄欲工具。

他将温凉的头按向身下,整根没入,将她的嘴堵的严严实实。

“唔唔唔!”温凉的喉咙几乎被顶穿,那力道霸蛮的,让她连心都跟着被扯碎。

她发不出声,连哭都哭不出来,只能在他的进攻下逐渐变的神思恍惚。

事后,男人将自己的西装扔在她身上,如同在扔一件垃圾。

转身大步离去的瞬间,只听到身后女人用沙哑的,近乎微弱的声音喊。

“穆城,就算是骗骗我,好不好,你说爱我,说爱我...”

穆城身形一震,有什么东西几乎从胸腔呼啸而出,可却被他强行按压下去,头也不回地离开那满地狼藉。

山风呼啸着,吹乱她的头发,甚至将她的眼睛也吹的瑟瑟发疼。

好疼,真是好疼。

温凉盯着男人决然离去的背影,盯着盯着就笑出了声,笑着笑着就流出了泪。

到底,他连谎话,都吝啬施舍呢。

有萤火虫从山涧飞来,在温凉的身边围绕成浅淡的一圈。

星星点点的,将这黑夜也染上诱人的光明,可到底,天亮了,就会死。

鸟叫虫鸣,银河漫天,是她见过最美的夜。

温凉目光怔忪地看着天际蔓延两端的银河。

今天是七夕节,牛郎织女相会的好日子,真羡慕,就算一年只能见上一次,但只要心里有对方,就算是相隔浩荡银河,却仍相守千年。

真的很幸福。

温凉起身,殷红的血线,顺着白皙的腿往下流,看着分外触目惊心,可她却恍若未觉。

她走到离两人不过十米的地方,蹲下身子,看着那个装着所有真相的公文包。

她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将她调查的所有真相,证据,一页一页,一张,一张地撕掉。

真相,到底是留给愿意相信的人。

可她不知道啊,在这世上,又有谁愿意相信她?

她爱穆城,爱到连自己都忘了,可穆城不爱他啊!

因为不爱,所以厌恶,因为不爱,所以冷漠。

温凉从一开始就知道,可她到底不甘心,她不甘心做影子,不甘心只能默默地守在他身边。

所以,他才会约穆家大哥出来见面,婉拒两人早就定下的婚事。

而穆家大哥,才会在回程的途中才会遇上车祸,连个全尸都没有见到。

所以穆城没恨错人,归根到底,是她害死了他大哥,是她....

只是老天终归是慈悲的,预报的暴雨没有来,温凉却跟石头似的,呆滞地坐在情人崖整整一夜。

她看着黑黝黝的山涧,有一刹那甚至想,是不是跳下去,穆城就能记她一辈子。

可温凉,别傻了,他不会记得,他什么都不会记得的。

天空重现破晓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情人崖著名的双色彩虹。

那个象征这天荒地老的双色彩虹。

她笑了,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来,对着漫天霞光,给穆城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被转接到公司,秘书何宇告知她穆城一大早已经出国出差。

看来,连跟他亲口道别的机会都没有了。

温凉苦笑,拿起手机给他发了一条微信,只有六个字。

穆城,你自由了。

第十一章 她也有自己的骄傲

温凉回到家,将自己从里到外清理的干干净净,然后走到卧室,弯腰将床底的将一个陈旧的行李箱拿出来,这是她第一天到穆家时候的行李。

温家没有给她嫁妆,里面都是些她以前的衣物,她找了一件干净整洁的换上,把一头长发扎起,从卧室开始,将整栋别墅里里外外清理了遍,佣人要帮她,她没让。

穆城有很严重的洁癖,见不得脏东西,当然,她也在脏东西的范畴之内,所以,她的衣服,她的东西,她所用过的一切一切都要清理的干干净净。

就算走,她也想走的干干脆脆。

她不想再给穆城造成任何困扰,要知道,有一次,她不小心将自己看过的书放在穆城的办公桌上,他当下就把书房里所有的用具都换了。

想想也真是,那么多的东西,他也不觉得心疼,以后哪个女人受的了?

想到这里,温凉愣住。

她以为自己会伤心,会痛苦,可没有,她很平静,是真的很平静。

忙活一整天,才把家里打扫干净,温凉让搬家公司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扔掉,自己再把早就准备好的信封放到穆城的书房。

想了想,她特别拿了一个保鲜袋把信封装上,嗯,这样还方便他扔。

看着信封,温凉苦笑,其实从一开始,自己就已经料到了这样的结局,不然也不会早早的就准备好这一切吧。

关上大门的那一刹那,她最后看了眼这个承载着她无数美好向往的家,怔愣,再然后,转身,再没回头。

离开穆家,温凉来到温家,温凉平时在家没什么架子,佣人们都很喜欢她,只是老爷太太不喜欢温凉,他们也不敢表现的太活络。

现在一看是温凉,连忙上前给她开门,说太太和先生都去医院照顾温瑾瑜了。

温凉有些麻木,从车的后备箱拿出二件礼物,呆呆看了许久。

温家二老的生日从来是跟温瑾瑜一起过,她才回温家一年,今年的生日恐怕他们也不会想跟自己一起过,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

佣人看见温凉把包装完好的礼物扔到门口的垃圾箱里,不明所以,跑到垃圾箱一看,想开口时,温凉的车已经开走了。

锦城一向是阴雨连绵的,可今天,却意外的晴朗。

温凉开着车,载着满满一车的花,把每一个,见证自己那段奋不顾身追随的地方,都放上了一朵花。

谢谢你们,陪她走过这些路,谢谢你们,见证她一如既往的虔诚。

温凉以为自己会哭,可她没有,她比自己想象的要平静,平静的,连她自己都觉得诧异。

最后,她来到一处正在建设的地方,十年前,这里是城中村,可现在随着城市的规划,这里将会变成锦城最大的主题公园。

而当初穆城救过自己的小巷子,已经建好了摩天轮。

当时,她被养母打的浑身是血,像条死狗一样被扔在冰天雪地的黑暗巷子里,血都被冻成了冰,那一刻,她以为自己会死。

可没有,年少的穆城救了自己,甚至还将自己带回家,让家庭医生帮她治伤。

那时候她又黑又瘦又小,就这么怔怔地看着那个清冷俊秀的少年,然后握住他伸向自己的手。

时至今日,她还记得,那双手,很暖,很暖。

从此之后,他就成了她黑暗世界里的唯一光明,这一照亮,就是十年时间。

摩天轮,象征爱情。

她笑着,释然而又平和,终究,上天对她是不薄的。

温凉的视线落在那崭新的摩天轮上,眼底含着笑,直到她看到那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

“穆城哥,这个摩天轮好漂亮,我们一起坐好不好!”

温瑾瑜害羞而娇弱的喊叫声刺入耳膜,如同钢钉,将温凉钉在原地。

出国?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出国……

温凉苦笑,也对,他又不爱她,会骗她是理所当然的。

她转身,不想再让自己陷入嫉妒而又疯狂的可悲境地。

穆城有他的骄傲,她也有。

可没想到,才刚走出一步,嘴边被人捂住,拖拽进一处阴暗的巷子。

第十二章 穆城 救我

砰!

温凉被人狠狠地甩到地上,额头被砸出血,小腹有些抽疼,抬头正好对上三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黄毛男人。

“温瑾瑜那女人说的就是她吧!条挺顺啊!”

说完双手狠捏了把她的胸口,几个男的哈哈大笑。

她被捏的倒抽口凉气,可心头的火焰却是瞬间窜高。

温瑾瑜!温瑾瑜!!又是这个女人!

眼见三个男人朝自己逼近,温凉心头慌乱,可却强做镇定。

“几位大哥,温瑾瑜出多少钱?我给你双倍,不,你们要多少就给多少,您们看怎么样?”

那三个黄毛一愣,显然没料到温凉居然会这么镇定,为首那人呵呵一笑。

“美女,挺豪爽嘛!钱我要,你人我也要,听说还是个孕妇呢?这孕妇的滋味……”

“大哥,你们认错人了吧,我没有怀孕啊。”温凉边向后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希望能为自己谋得一线生机。

“呵呵,穆太太,你怕是不知道,那女人早就买通了医生骗你呢。”

三个黄毛男人笑的更开心,“你的确是怀孕了,她还让我们弄死你,挖出你的孩子给她玩呢!”

什么!

温凉心神巨震,挖出你的孩子给温瑾瑜玩???

脑海中犹如平地闷雷,炸的她连站都站不稳。

温凉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个耳光。

她怎么这么蠢!

蠢到居然中了温瑾瑜的计!

这些天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调查温瑾瑜上面,居然都没有想到去别家医院重新检查怀孕的事,她是怎么做母亲的?她是怎么配做一个母亲的!

怎么办?现在应该怎么办?

“美女,你放心,虽然那女人让我们把你往死里折磨,但是你只要你配合,我们会让你死的轻松点,毕竟你这么漂亮。”

男人一步一步地朝她逼近,她也顾不得许多,手伸进包里,按下快捷拨号键。

电话,通了。

温凉飞快地拿起手机,对着电话那头声嘶力竭地喊。

“穆城,救我!”

“嘟嘟嘟嘟....”

温凉话没没说完,电话便被挂断。

那一刻,温凉从未如此绝望过。

“操!居然敢喊人!”

为首那个男人没料到温凉居然会突然拿出手机求救,一个耳光扇在她脸上,一下就将她手里的手机打飞出去。

“救命!救命!”

温凉心神俱震,拼命地挣扎,却被为首的男人捂住了嘴,拽着她的头发就往墙上撞。

“我让你叫人!我让你叫人!嘴贱,叫人!让你贱!”

“放开我!”

温凉手脚并用,尖叫着,瞧见混混身上的刀具,猛地抽出来,不要命地朝男人大腿上扎。

男人的手臂猝不及防地被她刺中,瞬间大怒,一脚将她踢得老远。

砰!

她在地上滑行一段,重重地撞在墙壁上,另外两个混混将她架起来,就像是砧板上的肉,对着她的脸就是一阵狂扇。

温凉被打的头晕脑胀,眼角的余光却瞧见巷子口不远处,站在摩天轮之下的一男一女。

男的英俊清冷,女的娇弱柔美,女的正在兴高采烈对他说着什么,夕阳的余晖落在两人的身上,就像是一副完美的画。

“敬酒不吃吃罚酒!敢捅我?温小姐要你死,你现在就去死吧,烂货!”被温凉刺伤的男人双目猩红宛若野兽,拿起刀狞笑着,犹如地狱来的恶鬼,他抓住温凉的肩膀,伸手捅了过去……

凉风何处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凉风何处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删节丐盛天下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丐盛天下免费阅读全文书名:丐盛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孪生相残(一)第二章孪生相残(二)第三章小叫花子(一)第四章小叫花子(二)第一章孪生相残(一)万物复苏,一派盎然春意。丁香花、杜鹃花、忍冬花等竞相开放,姹紫嫣红,美不胜收,花丛中蜂忙蝶舞,各自享受着春日的温暖,春天的五龙山放眼望去一片绿色,处处尽显勃勃生机。远处的龙潭峡谷,潺潺的溪水从林间汇向峡谷,冲下绝壁,似一挂白纱从天而下,又如细雨一般化作了团团的雾气,升腾于绝壁之间,水落之势如雷声轰鸣壮观不已,让人为之动容。但此刻在峡谷两侧站

  • 无删节凶猛鬼夫别乱来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凶猛鬼夫别乱来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凶猛鬼夫别乱来目录预览:第一章出轨第二章回到老家第三章邪魅的声音第四章奶奶的话第一章出轨城市的夜色渐渐加浓,苍空中的“明灯”越来越多了。而城市各处的真的灯火也次第亮了起来,尤其是围绕在海港周围山坡上的那一片灯光,从半空倒映在乌蓝的海面上,随着波浪,晃动着,闪烁着,像一串流动着的珍珠,和那一片片密布在苍穹里的星斗互相辉映,煞是好看。可是,刚从超市里出来的我心情却不像路上的行人那般欢乐。我不知道这是我多少次看见那些东西了。它们用淡薄的身体飘走在行人之中

  • 无删节重生之将门权妃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重生之将门权妃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重生之将门权妃目录预览:第一章痴心错付,霍家满门抄斩第二章重回深闺时第三章教训二房第四章不知悔改第一章痴心错付,霍家满门抄斩自古太平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帝都出了大事,飞虎将军霍清通敌叛国满门抄斩,说来也好笑监斩官竟是霍将军的东床快婿。池府。风吹过院子里的柳树,摇曳了一地阴影。在一个门窗紧闭的房屋内,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趴在地上,一脸破败之色,头上还插着几根杂草。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本应被斩首的霍家千金霍以然。丫头婆子乖顺的站在两旁,眼睛都盯着堂下趴

  • 无删节余生有你赐教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余生有你赐教免费阅读全文书名:余生有你赐教目录预览:第1章逃离这个家第2章雨夜救了他第3章半路上遭劫第4章相伴不相亲第1章逃离这个家我叫汪澜,老家在四川冉义的某小村里。我爸为人老实巴交,闷头闷脑只懂得在家务农,所以家里大小事都由性子要强的奶奶把持着,她重男轻女,见家里一连生了三个女娃之后,就哭着骂我妈没鬼用,害她在村里抬不起头来做人,非逼我爸妈再怀下一胎,还要他们逃到外地去躲着。可我妈身体不好,再加上怀着孕东躲西逃的没好好将养过,早落下一大堆的病,生下我小弟没两天就死了。我是家里的

  • 无删节校花的医流高手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校花的医流高手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校花的医流高手目录预览:第001章上学的资格第002章.红尘炼心第003章约了校花第004章带刺的玫瑰第001章上学的资格沈懿一直都很喜欢夏天,因为这是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季节,是一个挥洒着青春汗水的季节,而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短裙飘飘的季节。沈懿穿着一身休闲装,背着一个大背包,慢悠悠地走在大学城的小路上,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东张西望,目光时不时在那些女大学生白花花的大腿上停留,嘴上自言自语道:“两年没来,大学城这里的美女还是这么多啊。”没错,距离

  • 无删节恰逢暮雪亦白头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恰逢暮雪亦白头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恰逢暮雪亦白头目录预览:01她是哑女02生个孩子03多想喊出不要04你是奶妈01她是哑女“请放我离开。”幽暗的房间内,她跪在他的脚边,双手朝他不停地比划。她口不能言,是个哑巴。他帝王一般坐于沙发上,此刻俊颜阴沉,怒火在眼底沸腾,“没经过我的允许,谁准你走的?”半个小时前,阮软拉着行李箱正要离开这栋住了四年的别墅,偏偏他突然回来撞见,当即勃然大怒。阮软艰涩地比划着双手:“你要结婚了,我应该离开。”男人气势摄人,她只能坚持打着手语反复解释,随着她的坚

  • 无删节逆天神帝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逆天神帝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逆天神帝目录预览:第一章神异火晶棺第二章武者的世界第三章紫气入体第四章凡兽第一章神异火晶棺“啊、嗷……”几声惨叫在洞窟中回荡、久久不息,令人毛骨悚然!齐浊皓和洪天磊痛苦的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强忍着身体的剧痛,齐浊皓破口大骂:“洪天磊你这个王八蛋,老子早就说过,盗墓这种事情不能做,可你偏偏不听,现在掉入这个洞窟中,老子彻底的被你害死了!”齐浊皓是华夏大地河淇市的一名高三学生,他自小就是个孤儿,得好心人帮助,他半工半读,期盼着能考上好的大学,不说脱离平庸

  • 无删节南风过境,你过我心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南风过境,你过我心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南风过境,你过我心目录预览:第一章想要钱就拿出点态度来第二章你不是喜欢被我上吗?第三章你真不是人第四章死在骆北川手里她也是幸福的第一章想要钱就拿出点态度来顾南风睁着空洞的双眼望着天花板,身上的男人正一下一下的顶弄着她,大手蹂躏着她的丰盈,丝毫不知道怜惜。再遇骆北川,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境况。她是出卖自己身子的贱女人,他是高高在上的金主。她以为此生两个人都会不复相见,能再遇见他,在这样的时刻遇见他,或许她是幸运的吧。一声闷哼,男人终于在她体内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