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皇叔给本宫镇宅 第二卷9章(第八十九 诛心)

2017/12/8 2:32:16 来源:网络 [ ]

书名:皇叔给本宫镇宅 第二卷

第八十九 诛心

皇上接过卷轴,扫了一眼,便递给了太子。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再探。”

“是!”

太子展开卷轴,借着太监手中的剔墨宫灯细细阅读,每一个字都不敢放过。

越看便是越是惊心,那探子传来的密报,王丞相已经发书函联络部下,距离京城最近的一万铁骑上午便已经催发,子夜时分便可攻入城中。

距离京城最近的雍州、京州、兖州,三地兵士也已经蠢蠢欲动,只待一声令下便杀了监军,三骑人马齐发合围京城,拥立太子登基。

萧将军远在疆北大营无暇分身,被贬为庶民的三皇子揭竿而起,带领着旧部直插京城而来。

“可是看清楚了?”皇上大笑,成竹早已在胸,“朕已经密调五万大军后在京城附近,只要你母后的势力敢踏足,朕就会杀他们个片甲不留。朕的皇位,岂是那么容易就让人觊觎的?”

迟容轩将卷轴合上,转身直直的跪在了皇上的面前,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父皇若是只为翦除王家势力,直接…直接诛了九族便可,何苦要这满城的兵士刀戎相见。163生活网

皇上俯身,大手扼住他修长的脖颈,咬牙狠道:“胆敢害朕。朕就要让王家及其势力从这个世界之上完全消失!”

白玉般净白的脸颊涨红,迟容轩呼吸艰难,他的目光望着皇上,犹如一只利箭射入了他的心扉:“那就干脆连儿臣一起杀了。别忘了,儿臣的身上也流淌着王家的血液。皇上坐上龙椅的那一天,也是王家人用尸首为你铺的路!”

“你……”高高扬起的手掌,在空中举了许久都不曾落下。

在太子的眼中,他第一次看到了他从不曾看到的决绝,他缓缓的将手掌垂下,转身从侍卫的剑鞘中拔出一把雪亮的长剑,丢在了他的面前:“你若是恨朕就杀了朕。要是敢杀了朕,朕真倒是也佩服你。朕死后,江山必定归你。版权163shenghuo.com

修长的手指颤了几颤,才将长剑捡起,剑长三尺有余,刃薄似纸,闪着寒光,他将剑柄握住高高的举起,长眸中杀气渐盛。

“劈下来,皇位就是你的!”皇上冷眼注视着他,两鬓如覆苍雪,老态毕现,果断与狠厉却不减当年。

御前太监与侍卫们都屏息看着眼前这一幕,谁都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黑夜中剑尖颤颤,恰如这些人的心情。

袖口之下的手,紧紧的攥起又放下,目光紧紧的盯着太子,思度着这利刃会不会当空劈下,血溅三尺。

迟容轩与皇上对视了许久,手缓缓的放下,将长剑远远的丢开,独自摇头惨笑:“我果然还是下不了手!父皇,你更不该摆了这么大一场棋局来测人的衷心。”

说完,他独自一人缓缓走下玉阶,在飘摇的风雨中走向殿门。

这结果看与不看,对他而说没有任何分别。163生活网

母后被废入冷宫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输的彻底了。

“皇上…您这是何意啊?”莲安是擦着额头上渗出的涔涔冷汗,想起方才他仍旧心有余悸。

皇上拂袖,转身朝养心殿走去:“不过是测测他的胆识罢了。”

言毕,他驻足,望向莲安:“以他这种性子,要朕如何放心把江山交给他?日后一旦战乱频发,他岂不是要将朕的万里江山拱手让人了。”

皇后王氏一族费劲了心力,却始终无法将这个柔弱不堪的太子扶上宝座,他情愿他方才一剑劈了他,从他手中夺过这江山。

可,他没有!

殿内烛光摇曳,皇上孤坐在榻上,清冷的烛光将他的影子拉长,斜斜的投在窗上,他默默的看了一会儿,忽然发笑。

“皇上?”莲安跟了皇上许多年,此刻却看不透皇上的心思了。163生活网

“你看。”他指着那道残影,“朕已经是风烛晚年了,所有皇子们都动了杀心,唯独太子没有,朕拱手让给他的江山,他却不取,你说朕是该乐还是该悲?”

皇上一言,问的莲安哑然。

这话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正当他发怵之时,悠长的传报声从殿外传来。

“传。”

莲安闻言,提在胸口的一团气,缓缓的落了下去。

密报再一次传来,皇上取来过目,眸光微跳。

随即,梁统领递上了一道折子,他打开看了一眼,果然此言不虚。皇叔给本宫镇宅 第二卷9章(第八十九 诛心)

他原本也担心景王有问鼎天下之心,不曾想,他竟然值此时上折奏报:京城附近军营有异动,他已带五百家奴赶往城门拦截,还请皇上速速设防。

事态已然明朗,是时候动手了。

皇上将折子合上放置在了一旁:“传我军令,收网!”

春雷惊响,雨声唰唰洗刷着殿前那株光秃秃的石榴树,夜风疾疾,伴随着刀戈剑戟交击的声音传来,喊杀声、惨叫声,声声不绝于耳。

宫中的侍女们都被吓得瑟瑟发抖,有乱了阵脚的都开始胡乱的收拾起了东西。

迟宴端坐与书案前,透过窗棱望向殿外,黑夜沉沉,不知道何时会雨过天晴。

“公主!”流素的声音急急的传来,见迟宴望着窗外愣神,便单膝跪在她的面前,“宫中已经大乱了。”

迟宴回过头望向她,她一向沉静的眼眸中已经是慌乱不已。

“流素,你在害怕?”她握住流素冰凉颤抖的手,“该来的总会来。躲是躲不掉的。”

十五年前,朝阳公主也是这般劝她莫要害怕。

那一晚,她永远都无法忘怀。

满地的鲜血逆流成河,尸首堆满了宫中的每块青砖,那血腥凄惨的场面,至今想来她都会作呕。

“我怕一旦出了危险。我无法完成兰妃娘娘交代奴婢的使命。”她死不足惜,公主绝不能无声无息的死在这凤阳宫中,更不能做了第二个兰妃。

迟宴笑了,目光中绽出屡屡柔意:“不会的。我们会安然度过这一晚!”

鸡鸣时分,雷声渐止,空余雨丝默默的洗刷着染血的宫墙。

一夜催杀,该了却的在当晚都已经了却。

各个宫中已经解禁,此刻看来那封门的禁卫军到更像是保护各宫嫔妃的。

后宫安然无恙,只是前朝血流成河,满地伏尸。

皇上已于清晨时分上朝, 晌午下朝时分,圣旨就传遍了后宫的每一个角落。

皇后蓄意谋害皇上,念与其夫妻二十余载共患难,不予赐死,但废去皇后之位,打入冷宫,终生不得走出冷宫。

王丞相及王氏一族,备受恩宠沐浴恩泽,却生叛逆之心,逼宫未遂,今诛其九族,尸首悬于城墙之上,以儆效尤。

庶民迟镌率兵逼宫,已被拿下,皇上念及父子之情,将其流放于岭南贫瘠苦寒之地,终生为苦役不得离开。

阴沉晦暗的后宫,常年不见阳光,宫门幽闭,锈迹斑斑。

大漠朝开国以来,这后宫只有两人入住,一位是曾经皇上无比疼宠的长乐公主,另一位便是废皇后王婉清。

不过是八九日的光景,她已经是判若两人,她的宿敌萧贵妃日日派人过来蹉跎她,后宫中各种见不得光的刑法都给她轮流上了一遍。

她曾贵为一国皇后,也是铁骨铮铮,这些刑罚也不过是肉体的折磨,她无所畏惧。

她能熬的下,更能等的住。

只待那消息传来,她便要等着太子亲自迎她入宫,成为一国皇太后。

至于萧贵妃,她会将她千刀万剐,熬油炸骨,让她永世都不得超生。

如她所愿,残破不堪的宫门发出了沉重闷哑的声音,她豁然从地上站起,脏手理了一下鬓边的乱发,站在殿前石阶之上,翘首朝外望着。

金丝云纹靴踏入,身着上玄色,下朱色的冕服, 头戴黑色冕冠,只是那玉旒后面却非太子俊颜。

皇后眼眸倏然睁大,身体失控的轻轻摇晃,眼眸中的亮光如同熄灭的烛火,空余深不见底的乌黑。

“王婉清,你输了朕赢了!”皇上驻足她面前,冷清清的说道。

皇后忽然仰天长笑,由悲转怒,她瞪着皇上,仇恨炽盛,宛若燃起的红莲业火,想要将他焚毁殆尽。

“恨朕?”皇上抿唇,目光薄凉落在她的身上。

破衣烂衫,衣不蔽体,满头乱发用木钗斜挽,脸上数条簪痕,触目惊心。

失去了后宫优厚的生活,她被置于如同地狱的后宫,受尽了折磨苍老的如此快,竟如五旬老妪一般,美丽容颜如流水般逝去,再也挽不回。

“不恨!”她木然的坐在了地上,“陪伴了皇上二十余载,却始终得不得皇上的心。婉清自认无能,如今离风烛残年也不远了,死了倒也清净。”

“想死?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皇上含笑望着她,轻轻的拍了拍手,一行太监手捧朱红色木匣,立于皇上身后一字排开。

“这是什么?”她瞪着一双黑漆漆的眼眸盯着那排木匣,不觉间浑身紧张起来。

“你猜?”皇上一笑,目光阴恻恻地,“我把你家人带来,特地让她们与你见一面。”

皇后震惊,目光缓缓的落在木匣之上,恐惧如同毒蛇盘踞了她的心。

“打开!”皇上一声令下。

皇叔给本宫镇宅 第二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皇叔给本宫镇宅 或 第二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许你情深不悔15章(第15章:吐)

    原标题:许你情深不悔15章(第15章:吐)小说名:许你情深不悔第15章:吐其实她自己心知肚明,她只是个孤女,十三岁的时候被老爷子从孤儿院领养回来,连亲生父母都不知道,何来的指腹为婚。古老爷子心善,怕穆晴晴自卑,就没告诉过任何人她的身世。更不知道古北堂把这件事当成了真,还以为穆晴晴就是他指定的妻子,为了不让古老爷子食言,把苗萌萌拒之心门外。“来,多吃点!”古老爷子心疼苗萌萌,使劲的往她的碗里夹菜。盛情难却,苗萌萌吃了很多。只是化疗的人,很容易反胃,再加上吃了这么多,突然之间根本控制不住,所有食物从

  • 锦年不忘初心15章(第十五章:开学)

    原标题:锦年不忘初心15章(第十五章:开学)小说书名:锦年不忘初心第十五章:开学回到房间里的洛初心,爬在窗前看着外面,她还以为苏樱雪能有多大的本事呢,多么聪明的头脑来应付她的话,谁知道,连一句话都接不上,简直浪费了她的表情。三月份的时候,开学了,洛初心进入大学时期。顾氏夫妇一起开车送洛初心进入大学,洛初心看着熟悉的学校,自从上一世毕业之后,自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里,想想算算也差不多四年的光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苏樱雪今年应该就要去实习了,然而这里,是她接触到苏樱雪最后的机会。洛初心坚定了心中所想,

  • 爱上你无路可退15章(第十五章 暗流涌动)

    原标题:爱上你无路可退15章(第十五章暗流涌动)小说名字:爱上你无路可退第十五章暗流涌动陆家别墅,欧阳小雨一阵大发雷霆,客厅内,她疯狂的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客厅、餐厅所见之物推到地上,摔得粉粉碎。女佣们纷纷躲闪,深怕陆夫人一个不高兴,自己成了炮灰。“好了,你这么闹有用吗?坐下来,安静的听我说”母亲章丽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她紧蹙秀眉,犹如女王般高贵典雅的端坐在客厅内的真皮沙发一端,沉静的望着暴跳如雷的女儿欧阳小雨肆意发脾气。满室的狼藉,伴随着瓷器破碎的刺耳声响,那眉头越蹙越深。“妈,那女人是故意

  • 遥遥归期,何以静此年15章(第十五章 近水楼台先得月)

    原标题:遥遥归期,何以静此年15章(第十五章近水楼台先得月)小说名称:遥遥归期,何以静此年第十五章近水楼台先得月“林总,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苏青海淡淡的问。林静怡咬了咬牙:“合同我签!”她还能怎么办?跟青海合作是林氏唯一的希望,到嘴的肥肉她怎么可能扔掉。虽然跟何氏年一起合作让她坐如针垫,可为了林氏,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咬牙签字了。“很好,那就预祝咱们三家合作愉快了。”苏青海和林静怡握了握手之后又转向何氏年:“何总,以后还要多麻烦你了。”“苏总客气。”何氏年微微颌首。从青海集团出来,林

  • 不小心钟情了你15章(第十五章 蹂躏着我,却喊着别人?)

    原标题:不小心钟情了你15章(第十五章蹂躏着我,却喊着别人?)小说:不小心钟情了你第十五章蹂躏着我,却喊着别人?付彦枫?是你搞的鬼么?付伦没有理会,心中带着疑问,牵着舒言的手,从沈依云和付彦枫身边走过,很快就离开了宴会厅。慈善宴会照常进行,付雄仅仅只是说了几句话,就全权交由付彦枫来主持,回到了别墅里面,坐在沙发上,雷霆震怒:“叫那个混小子来见我,快。”没过一会儿,管家就进来说道:“老爷,二少爷的手机关机了,无法接通。”“真是混账东西,给我去查那个女人的来历,不是什么野女人都能进我们付家的门。”付

  • 原来我爱你15章(第十五章 阴影里的是谁?)

    原标题:原来我爱你15章(第十五章阴影里的是谁?)小说名:原来我爱你第十五章阴影里的是谁?母亲招呼她进去坐,然后去厨房开始做菜,走进客厅才看见茶几上放着一个蛋糕,她才想起来今天原来是父亲的生日。叶志强问:"怎么小聂没有一起来,前几天他还给我和你妈打电话,说是我生日的时候和你一起回来吃饭呢?""什么?"叶静无语论比的怔惊,"聂与江给你们打电话?"这个晴天霹雳搞得她呆若木鸡,开玩笑吧,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给她父母打电话,还说和她一起回家吃饭,打死她也不信,她坚信这一定是父亲的计谋,向她要钱的暗示。

  • 时光与你同悲喜15章(第15章 他亏欠的只有她一人)

    原标题:时光与你同悲喜15章(第15章他亏欠的只有她一人)小说名:时光与你同悲喜第15章他亏欠的只有她一人路口的翻车的照片很快登上了报端,一天之内,林楚的死讯和贺靳南车祸的消息同时在槟城上空炸响。关于贺靳南和他前女友的也被人翻起,很长一段时间都占据着槟城人茶余饭后的时间,被人们议论着。外面的喧嚣,贺靳南完全不知道。他已经在重症监护室里躺了一个月了。车祸让他昏迷了大半个月。醒来后,看清了四周的环境,问清了林楚的后事之后,他便一声不吭,像个木头雕刻的假人一样,没有半点活力和气息。一直到又是一个月过去

  • 爱就大声说出来15章(第十五章 遇上了老公和骚女人)

    原标题:爱就大声说出来15章(第十五章遇上了老公和骚女人)书名:爱就大声说出来第十五章遇上了老公和骚女人“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宁静看到了身前的女人,脚踩着一双无敌恨天高,身穿一套性感的皮衣,还露出了小蛮腰,她的身材真好,还比宁静高,她刚刚撞到了她,宁静想要道歉,发出的却是啊啊呜呜的怪叫。宁静的喉咙生疼,她这才想起医生说的,她要好一段时间说不出话了,她本是无心的,但眼前这个女人却是被她激怒了。只见她跺了跺脚,双手搂上了她身旁男人的腰,像是感冒了的声音,嘶哑的撒娇道:“秦江,你看看这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