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穿越架空小说《绝情枭妃:宁负天下》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9 3:12:19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绝情枭妃:宁负天下

第1章 穿越重生

“不要,你不要过来!”一个十六七岁的绝色少女不住的向后退着,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惊恐,看着眼前那个目光淫-邪、满脸猥-琐表情的男子。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白若惜,你以为你还是那个京城第一美人么,你以为三皇子还会要你这个傻子么,别痴心妄想了,倒不如讨好了爷,还可以让你做第十八房小妾。”

“来人啊,救命啊,救救我!”少女又惊又怕,拼命的呼喊。

“哈哈哈,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他直接狼扑过去,肥胖的身躯重重的压在那个美丽的女子身上,然后开始的撕扯她的衣服。

女子拼命的反抗,可是她那纤细的胳膊、娇弱的身体,又岂是能和这肥头大耳的男人抗衡的,腰带在拉扯中散开,露出洁白晶莹的肌肤,这明显更加激发了男人的兽-欲。

“啊,贱人!”男人突然惨叫一声,捂着下-体滚到一旁杀猪一般狼嚎鬼叫。

趁这个机会,少女一把将他推开就要向着门口跑去,却被直接粗鲁的扯着头发拉了回来,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脸上,娇小的身影顿时狠狠摔倒在地,头部撞在了桌子尖锐的棱角上,身子微微抽搐了一下,很快就没了声息。

可那色-欲熏心的男人还没有发现她的异样,还以为她是没有力气反抗,十分得意的大笑出声。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要不是看在这张漂亮脸蛋的份上,本大爷才不想屈尊降贵临幸你这个傻子。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爷今天就让你好好尝尝厉害。”

听着房间里传来的声音,站在门口的两个女子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意。

“这一次她可是栽了,姐姐真是好手段啊!”白若烟带着谄媚讨好的笑容向着一旁的粉衣女子说道。

“呵……一个傻子也配占着白家嫡女的位置,也配嫁给三皇子飞上枝头变凤凰么。”说话的少女穿着一身粉色的罗裙,容貌娇俏艳丽,十足的美人胚子,所有人都夸赞她的美丽大方,但是她此时的样子满脸阴冷刻薄的笑容,跟她温婉可人的气质极为不符。

陷害、告状、捉-奸,狠绝而又果断,这哪里像是十六七岁的少女能想出来的,还好现在她对付的人是白若惜,如果有一天把矛头指到别人的身上,那么……

想到白若苓的手段,白若烟心中暗暗打了个寒颤。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除掉白若惜才是最要紧的,谁让嫡女的头衔是一块肥肉呢,别说白若苓盯着,白家上下这些小姐们哪一个不眼馋?嫡庶有别,哪一个不想成为身份尊贵的嫡女,受家族重视,在姐妹面前扬眉吐气呢。

“是啊,就算她之前是京城第一美人又怎么样,还不是已经成了傻子,照我看啊,她哪里配跟姐姐比,姐姐才是名至实归的第一美人,才是最应该成为嫡女,嫁给三皇子的人。”她心里明明不是这么想的,但是嘴上却说着违心的话,完美的让人找不出任何的破绽。

她当然不想这么对白若苓这样卑躬屈膝,谁让她的母亲是青楼出身,在府中地位卑微。而白若苓的外祖父现在是吏部尚书,娘家势力强大,所以当然白若苓和她的母亲赵氏在白家地位当然是与众不同,而白若烟也必须要攀附她,才不会被府中其他的姐妹欺负。

“马屁拍够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白若苓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完全不把她当成是自家姐妹,就好像使唤一个丫鬟一样颐指气使,“给我在这守着,我现在就去给爹爹通报,要出了什么差错我就拿你是问。穿越架空小说《绝情枭妃:宁负天下》在线免费阅读

“是!”

白若烟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但是等白若苓离开之后却狠狠啐了一口:“神气什么啊,再怎么样你还不是一个庶女,现在还是被一个傻子压着,谁笑到最后,谁才是赢家。”

这个时候,她皱着眉头转过头看着紧闭的房门,怎么……好像里面半天没有动静了?

……

痛!这是白若惜醒来的第一感觉,后脑传来一阵阵的钝痛,让她难受的蹙眉。

疼痛之余,她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问题一般蓦然睁大双眼,她竟然没有死!

她是M组织的王牌特工,却在执行一项暗杀任务的过程中爱上了那个男人,甚至不惜背弃组织只为了和他在一起。

她的付出得到的却是背叛,在他们的婚礼上,他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出现,冰冷的枪口对准了她的心脏,然后扣动了扳机。

身体的疼痛不足以表达,最痛的是心,她付出了一切,到头来不过就是一场骗局,她好恨!

呵……男人,就是是世界上最虚伪的东西。临死的那一刻她发誓,若有来生,再也不触碰感情,还要杀尽天下所有负心的男人。

白若惜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惊讶的发现此时她正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透着古色古香的气息,再低头看看自己,竟然身着一件白色薄纱长裙。原文163shenghuo.com

这个时候脑子里突然一阵白光闪过,无数的记忆迎面而来,让她难受的抱头。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白若惜的目光不再是那么迷惘,而是透出一股冰冷,让人感觉到刺骨的寒意。

原来,她穿越了,这里并不是21世纪,而是天泽大陆夜氏王朝,这个身体的主人跟她同名同姓,也叫白若惜。

白家是夜国第一皇商,富可敌国,而这身体的主人,是白家大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长相美若天仙,是京城第一美人,又跟三皇子有婚约,风光无限。

三年前,她被白若苓陷害成了傻子,人也变得疯疯癫癫,她和娘亲秦氏在白家的地位就一落千丈。

明明是正妻和嫡女,但是在府中却备受冷落,日子过得连下人都不如。

她的好父亲白瓒人前乐善好施,人后假情假意,在知道白若惜傻了之后他受赵氏挑唆非但不请大夫给她医治,反而还把她囚禁起来,想让白若苓代替她履行三皇子的婚约。163生活网

可当初圣上金口,要把白家的嫡女指婚给三皇子,而白若苓不过是个庶女,所以她当然要想方设法的毁了白若惜,所以便有了这次的诡计。

第2章 捉奸在床

“完了,完了!”王绍祖连滚带爬的扑出门去,对着站在门外的白若烟慌张的说道。

白若惜人都已经傻了,没想到性子还挺倔,宁死都不肯委身于他。

他现在后悔了,谁让他色、欲熏心,听了白若苓和白若烟的怂恿,再垂涎白若惜绝美无双的脸蛋,就算她是傻子,能尝到这样的美人儿也是求之不得啊,而且她们承诺事成之后一定会把把白若惜给他做小妾,可是他现在万万没想到闹出了人命啊! 

“干什么,我爹他们还没过来呢,你可别怀了我们的好事。”白若烟明显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刚被白若苓训斥了一通,看到他这样就把气撒在他的身上。

“白若惜……死了!”

“你说什么?”白若烟顿时脸色青白一片,要是白若惜真死了,那可麻烦了。

等她快步走进房间的时候,就看到站在床边的白衣身影,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转过头来和他们对视,看着那双冰冷的的眼睛,白若烟心中一颤。

“什么死了,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她这不是还好好的活着么。”

王绍祖也跟了进来,看到刚刚明明已经死了的人,此时却好好的站在那里,他并没有觉得松一口气,而是更加恐惧起来。

“不对,她刚刚明明已经没气了,我亲自探过了,怎么会这样?”  

“我看是你自己太蠢了,竟然还能被一个傻子蒙骗,她肯定是故意装死来骗你的!” 

这话说的,王绍祖自己也不大确定了,反正白若惜没死是好事,要是真死了,他可说不清了。

想着刚刚自己吓得屁滚尿流的狼狈样子都是拜这个傻子所赐,他气不打一处来,指着白若惜就骂:“你个傻子竟然还敢骗爷,看爷今天不打死你!”

他的拳头还没有落到白若惜的身上,在半空中就被截了下来,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一个娇弱的女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白若惜嘴角勾起一丝冰冷的笑意,手下微微一用力,房间里就响起杀猪般的嚎叫声:“啊,我的手!”

肥胖的手掌松松垮垮的自手腕处垂晃下来,竟是已经断了,她怎么敢下这样的狠手。

白若烟完全没想到事情就变成这样,但是她却急中生智立即给她扣罪名:“白若惜你好大的胆子,不知廉耻未出阁就勾-引男人,现在还敢行凶伤人,等爹爹知道了,他一定会重重的惩罚你。”

清白尽失,还出手伤人,白若惜啊白若惜,这一次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有人通风报信,他不是很快就来了么?”白若惜非但没有被她吓住,反而还十分镇定的说道。

“你……你怎么会知道?”白若烟有些诧异,再看着白若惜散发着寒意的眸子,她心中狠狠一颤,一个傻子竟然会有这样可怕的眼神,让她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可再怎么样她也不能被一个傻子给震住了,她立即挺了挺腰板。

“白若惜,你占着嫡女的身份这么多年,现在风水轮流转,很快你就会变成万人唾弃的荡-妇,我要亲眼看着你沦为怎样的下场。”

白若惜和她没有任何的冤仇,她却心肠歹毒非要置她于死地,无非就是因为嫉妒。

嫉妒她美丽的容貌还有无与伦比的才情,嫉妒她嫡女的身份,有些人心中就是这样肮脏阴暗,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所以她一定要毁了白若惜。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白若惜向前一步,慢慢地朝着她逼近。

王绍祖因为断了手趴在地上鬼哭狼嚎,此时周围又没有别人,想着她刚刚那么狠绝的直接折断了他的手,白若烟突然有些害怕,心中也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

“苓儿,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啊爹爹,事关重大,苓儿岂敢妄言,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前来禀告爹爹。”

白瓒十分震怒,重重的一拍桌子:“这个孽障,竟敢做出如此败坏门风的事情,今天我就来清理门户。”

秦氏哭的泪眼朦胧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老爷,你可千万不能相信啊,惜儿也是你的女儿,她什么性格你应该了解,她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二夫人赵氏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嘲讽:“那姐姐的意思是说,苓儿在撒谎了?”

白瓒立即说道:“胡说,苓儿善良单纯,怎么可能会骗人。”

“可是……这件事情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或者说是她看花了眼。”

赵氏冷笑出声:“姐姐维护女儿的心思大家都可以理解,以若惜之前的表现,谁都相信她是清白的,可是别忘了她现在已经是个傻子了,傻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啊。”

一旁几个姨娘小姐也纷纷附和,她们见风使舵的本领是一个比一个高了。

白若苓又行了一礼:“是真是假,大家前去一看便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赵氏心知肚明,既然白若苓都这么说了,那一定是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所以她立即起身带头:“那说什么都要去这一趟了,不只是为了验证若惜的清白,也是要证明苓儿的清白啊。”

秦氏知道阻止不了,也没有办法,只能红着眼睛跟了上去。

白若苓带路,一行人跟着她一直走到了一个院子门口,白若烟并不在,四周也看不到她的人,不是说好让她在这里看着么,真是没用的东西,等这件事情解决完了再收拾她。

白瓒一脚把门踢开,果然就看到房间床上的帐子垂了下来,其中隐隐可以看到两个交缠在一起的人影。

赵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呵……秦玉莲,你压在我头上这么多年,这一次你女儿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你这个母亲完全脱不了责任,看你这一次还有什么话说。

赵氏房中的方嬷嬷接到主子的眼色之后立即上前将帐子拉开,让大家可以足够看清里面的情景。

这个时候,发出惊叫的却不是秦氏,而是兰姨娘,白若烟的娘亲。

第3章 自作自受

所有人都震惊了,白若苓也有些吃惊的瞪大眼睛,因为她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床上的人不是白若惜,而是白若烟,这怎么可能呢?

白瓒的脸色比起刚刚更加难看,他的怒火并没有因为换了一个人而有丝毫的减少。

在他看来,好歹白若惜是个傻子还情有可原一点,而白若烟可是个清醒的人,竟然还这么不知廉耻,这要是传了出去,他白瓒的脸还往哪里放。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却风韵犹存的妇人一声轻笑:“马有失蹄,人有失足,二小姐果然是看花了眼,竟然把大小姐看成了四小姐,这还好是我们大家都过来亲眼看到了证明了大小姐的清白,不然搞错了,冤枉了人,那么这件事情该怎么说得清呢?”

说这话的人是婉姨娘,她说这话明显是针对二夫人和白若苓的,也是在白家,唯一还有那么一点手段和赵氏抗衡的人。

这些年屈居赵氏的淫威之下,她心中满腹怨言。可再怎么样她也不过是个姨娘,她当然也不敢做的太明显,赵氏有心想要修理她,可婉姨娘自有手段把白瓒收的服服帖帖,所以倒也相安无事。

看到矛盾扯到白若苓的身上,大家的目光也有些异样,刚刚这二小姐可是信誓旦旦的保证说看到的人就是白若惜,可是现在她又该怎么解释?

赵氏立即眼睛一瞪:“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想说苓儿故意设计污蔑陷害么?

“可能是苓儿真的看错了,可是苓儿真的没有想要陷害姐姐的意思,请爹爹明察。”白若苓立即眼含泪光,一副楚楚可怜的神色,任谁看了都不忍心怀疑她是一个会做坏事的人。

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清冷的声音:“我也相信二妹妹是清白的,所以特意前来作证。一炷香之前我刚好从这里路过,想是二妹妹不小心把我看成了四妹妹,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出误会,二妹妹也是好心,所以你们可不能冤枉了她啊。”

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白若惜,众人皆惊。

从她傻了之后就几乎没有开口说过话,整个人还疯疯癫癫的,怎么会有现在安静沉稳的神态?

秦氏立即走到她的身边,拉着她的手:“惜儿,你……”

“娘,你放心,我没事。”

秦氏顿时泪如雨下,三年前,从她成了傻子之后,就再也没有开口喊过她一声娘,所以她怎么能不激动。

此时白若惜已经整理好自己,换了一身素净的白衣,一头乌黑的长发直垂腰间,明明粉黛未施,却美得惊为天人,尤其是那种玉洁冰清的气质任谁都模仿不出,仿佛不食人间烟花的仙子。

第一美人就是第一美人,根本无需雕琢,就算是这样素雅的装扮,也立即就把一旁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姐们给比了下去。

白若苓愤恨的咬唇,她明显发现了白若惜的异样,她此时的样子哪里还像一个傻子,到底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明明是她胜券在握的事情,可现在一切都变得不再掌控之中了。  

赵氏明显也感觉到了事情不对,为了转移注意力,直接一巴掌扇到一旁已经六神无主的兰姨娘的脸上,开口就骂:“果然出身下贱生出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简直是丢尽我们白家的脸。”

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该怎么处理这对奸-夫-淫-妇。

姨娘小姐们为了避嫌都退到了门口,方嬷嬷直接一盆水泼了过去,床上的两个人终于清醒,看着眼前发生的情形,白若烟吓得尖叫出声。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

发现自己被子下的身体是赤果的,旁边的王绍祖跟她一样一丝不挂,门口还围着一大群人,白若烟整个人都傻掉了,狼狈的裹着被子从床上滚了下来。

“孽障,你竟然敢做出这样败坏门风的事情,看我今天不打死你。”白瓒震怒的说道。

兰姨娘立即跪在地上抱着白瓒的腿,哭着说道:“老爷,烟儿一定是被人陷害的,这不是事实,你一定要为烟儿做主啊。”

都已经捉-奸在床了,不管怎么样,白若烟这罪名是跑不了的。

兰姨娘虽然是出身青楼,身份卑贱,可因为擅长歌舞深得白瓒宠爱,可是这一次她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再看她那张脸也比较碍眼起来,白瓒直接把她踹倒在地。

“你给我住口,还不都是因为你教女无方,来人,本老爷马上就要执行家法,打死这个孽障。”

“不,不要啊!”兰姨娘吓得魂飞魄散,刚刚以为白若惜有麻烦的时候,她还是一副幸灾乐祸看热闹的心态,没想到现在马上风水轮流转。

兰姨娘哭求白瓒无果,病急乱投医,看着已经穿好衣服,满脸尴尬神色的王绍祖,又哭着爬到他的脚边。

“王少爷,求求你快点跟我们家老爷解释清楚,这都是误会,你快说啊!”

名节对一个女子来说多么的重要,现在白若烟已经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这么多人看着,王绍祖当然不可能那么傻。

一旁白若惜阴冷的目光让他浑身一个机灵,他没有忘记自己的手到底是怎么断的,所以立即当机立断说出话来:“有什么好解释的,是白若烟故意勾-引本少爷,胆大包天给竟然给本少爷下药,还打断了本少爷的手!”

听到这番话,白若烟疯了一样起身拼命的去捶打王绍祖:“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呢,你说谎,你说谎!”

“贱人,滚开!”王绍祖直接将她推倒在地上,其他人看着她的目光已经变成了鄙夷。

一瞬间她就变成了众矢之的,白若烟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转变,她又跑到白若苓的面前开始哀求:“姐姐,你快跟爹爹解释,我是清白的,这都是白若惜陷害我,你明明知道……”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白若苓已经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脸上。

第4章 坐看一出狗咬狗

白若惜看着眼前的情形,心里冷笑,接下来就可以上演一出狗咬狗的好戏了。

众人皆知,白若苓和白若烟关系很好,可她现在不但连自己好姐妹的身影都能“看错”,竟然还直接出手打她,这可不像是平日那个柔弱乖巧的白若苓能做出的事情。

“住口,我平日都是怎么教导你的,现在做出了这样不知廉耻的事情,让我怎么怎么帮你解释,岂不是要让我跟你一样同流合污么?白若烟,你简直让我太失望了。”

这果然是白若苓的作风啊,出了事立即就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反正对她来说白若烟只是一颗棋子而已。

平日白若烟对她瞻前马后各种讨好,还能帮她出出主意还算有那么一点用处,可是现在……她苦心经营这一局就是为了毁了白若惜,现在反而弄巧成拙差点把她拉下水,她把这一切都归咎到了白若烟的身上。

看到白若烟现在这个样子,她非但不会同情,反而还觉得她活该,既然棋子已经变成了弃子,那么她怎么可能还会帮她,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不,姐姐,你一定要救救我啊,这一切都是白若惜陷害的,是她把我打晕了,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哦?这倒是可笑了,我一个弱女子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就算我打得晕你,这王少爷也不会那么那么容易任我摆布吧?”白若惜真心觉得她可笑,就算是她错的,难道她可能会白白的等着她说出来陷害她么?

听到弱女子三个字,王绍祖心中一抖,感觉他的手痛得更厉害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魔鬼。

她打晕了白若烟,然后直接用银针扎进了他背后的穴道,警告如果他敢不听她的,一天之内必定七窍流血暴毙而死,但是如果他肯乖乖配合,那么保证他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而且还可以让他讨了白若烟做小妾。

王绍祖自然是怕死的,而且他现在恨毒了白若烟,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怂恿,他就不会趟这趟浑水,如果早知道白若惜是这样阴狠毒辣的女人,就算再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啊,他现在严重怀疑自己根本就是被她们给骗了。

这次的事情如果可以顺利过去,他绝对不会放过白若烟,如果她落到自己手里,他一定会好好折磨他,方能对得起这断手之痛,白若惜不能得罪,人都是要捡软柿子捏的。

“就是,你自己淫-荡无耻,还要污蔑别人。本少爷想起来了,在她骗我来的时候,我还看到她在院子里对大小姐又打又骂,还把她推倒在了地上,按着大小姐的头往墙上撞,当时我还以为闹出了人命呢。”

看着白若惜的额头上,是有一点淡淡的淤青,大家在想,难不成傻子变好了还正好是因为这一撞?

不然她都傻了三年了,怎么好端端的好了起来,白若烟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人证物证”俱在,这一下,白若烟没有话说了吧?

白若苓一副伤心的样子以帕拭泪:“烟儿妹妹,虽然你娘出身青楼,可我也从来没有因为这一点看不起你,可你也不能自甘堕落走你娘的后尘啊!”

想到兰姨娘的出身,一直都是被府中所有人鄙夷的,哪怕是平民家的女儿也比那青楼的妓-女要高贵得多,有这样的母亲,白若烟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稀奇。

白若苓这句话显然是把矛盾推到了最高点,完全的挑战到了白瓒的底线,气得身体都哆嗦起来:“来……来人,上家法!”

今天白若烟必死无疑了,她看着自己已经走投无路,而她的“好姐妹”还落井下石,她好狠!

白若苓,就算我毁了,我也要拉你一起下水,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放过你!

“白若苓,你以为自己又比我高贵到哪里去?三年前你就觊觎嫡女的位置、垂涎三皇妃的身份对白若惜下黑手让她成了傻子,现在你又故技重施想要毁了她的清白,你以为就凭着你装出来的这幅样子就可以掩藏你恶毒的心吗?我诅咒你,今天的我,就是你以后的下场,不,你一定会比我死的还要惨。”这些年她都跟在白若苓的身边,自然是知道她的不少秘密,既然她无情,那么也别怪她无义了,

所有人都震惊了,原来白若惜变傻是白若苓害的?可是看着白若苓娇娇弱弱温柔大方的样子,也不像是做这种事情的人啊?

赵氏厉声说道:“她在说谎,苓儿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白若烟,你好大的胆子,非但不认罪还想要污蔑自己的姐姐,老爷,你可千万不能放过她啊。”

白瓒当然也是不信的,就算真的是,看在赵氏和其娘家的面子上他也会向着白若苓。

白若惜遗憾的摇摇头,白若烟跟在白若苓身边这么久,连她心计的一半都没有学到。不过现在她的目的也达到了,只要她们俩反目,那么渔翁得利的就是她,所以现在她不介意帮白若烟一把,人在危难时刻哪怕给予一点点施舍也会刻骨铭心,也是到了她来笼络人心的时候了。

白瓒刚准备动手,白若惜突然出声阻止:“住手,先听我一言,四妹妹做出这样的事情的确该罚,可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四妹妹出身再不好终究还是白家的女儿,所以一切以白家声威为重,更何况四妹妹现在已经是王少爷的人了,如果王少爷肯对她负责,那么自然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白瓒那么在乎面子的人,他当然也不希望被人知道他的女儿做出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情,听到白若惜的话,他顿时觉得很有道理。

白若烟本来都已经万念俱灰,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没想到绝望之际白若惜竟然会帮她说话,可傻子都知道她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心呢?

白若惜走到她的身边,用只有二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想活命吗?那一切就要听我的,马上认罪,不然你只有死路一条。”

现在没有什么比活下来更重要的事情,只有活着,她才能报仇,所以白若烟当然知道如何选择。

她终于面色灰白跪在地上,颤抖着声音说道:“是烟儿错了,求爹爹宽恕。”

这件事情最后的解决办法,当然就是以王绍祖同意以姨娘的身份将白若烟娶进门而告终,白若苓和赵氏却气得咬牙,想害的人没有害到,现在反而又留下一个祸患,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事情“圆满”解决,白若惜本来该松一口气,但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着,她始终感觉到似乎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她。

绝情枭妃:宁负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绝情枭妃 或 宁负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著名书画家钱惠华

    钱惠华,女,1976年生,籍贯河南。自幼习书,从欧颜入手,后遍临诸家,师法二王,临池碑帖、以碑求势、以帖求气,书体以“二王、赵”风格为宗,追临曹全、魏碑。喜欢隶书的古朴拙美,行书灵动秀美。现为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北京工笔重彩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教师。书法作品入展2018中国书协注册教师作品展,入展并提名第二届中国武警美术书法摄影展。工笔画《听海》入展“大爱妈祖美丽莆田”首届中国美术名家作品展。

  • 红韵品读:故乡的山

    童年的记忆:故乡的山作者丨一江春水诵读丨红韵——故乡的山,没有险峻挺拔,没有巍峨挺立。没有气势磅礴,也没有秀丽新奇。——故乡的山,是山连着山,绵延不断、起伏无边,走过一山又一山,看到的还是山连着天,天连着山。——故乡的山,四季分明、气象万千。春天的雪中有花开,夏季的郁葱绿飘香。秋日的五花润山色,隆冬的洁白满世界。——故乡的山,山无语、却永不停息地为故乡人演绎着最美丽的景色。——故乡的山,山无悔、繁衍生长着众多的珍贵物种,奉献着最甜美的绿色果实。——故乡的山,山无惧、不管世界风云如何变幻,依然是红

  • 美英等六国留学生到中国平潭体验国学文化:大美不言

    来自美国、英国、乌兹别克斯坦、白俄罗斯、巴基斯坦、尼泊尔等6个国家的外国友人在学习中国剪纸中国网海峡频道4月25日讯“参加这次国学论坛活动收获特别多,我在试穿汉服的时候,特别喜欢,以至穿在身上都不愿意脱下来;试弹古筝,那琴声悠扬悦耳,能让我的心情瞬间平静下来,这和弹吉他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福建师范大学留学生大龙如是谈到了这次到中国平潭参加首届两岸国学论坛的感受。4月23日-25日,首届两岸国学论坛在中国平潭开展,这个论坛共吸引了美国、英国、乌兹别克斯坦、白俄罗斯、巴基斯坦、尼泊

  • 雨滴春歌

    雨滴春歌作者丨韵涵诵读丨红韵‘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盎然明媚的朝气,结伴着蓬勃的雨如约而至,记不得这是春来第几场雨了,今儿雨好大……带着风,像瓢泼一样,风中还有浅浅的呼啸声。顷刻间,我的视野和万物都泡在雨里,那一树荼靡的绚丽,在雨帘帷幔里若即若离,唯有我的心绪……清晰在水光潋滟的湖岸,一湾幽静的情怀不离不弃。我喜欢淅淅沥沥的雨,滴滴飘来飘去,淋进有心人雅漾的心畔,为用心的人把酸与甜,点点揉软悄悄释然。我喜欢在飘逸的雨中回忆,追溯雨中浪漫的思恋,恰似行走在曼妙的江南水乡,静静依在青石板拱

  • 2018度海湾茶业合作商会议在西双版纳景洪市隆重召开

    “知行合一同心致远”2018年4月21日,昆明文化创意产业协会会员单位-海湾茶业合作商会议在西双版纳景洪市洲际度假酒店隆重召开!与合作商共叙友情,共商大计。出席本次会议的有:▼海湾茶业董事长邹炳良先生海湾茶业董事总监卢国龄先生海湾茶业副总经理邹小兰女士安宁海湾茶业总经理王海强先生勐海海湾茶业总经理邹晓华先生以及海湾茶业全体合作商。本次会议由海湾茶业营销中心王瑾女士主持。首先,由资深茶叶专家、中国普洱茶终身成就大师、海湾茶业董事长邹炳良先生致欢迎辞:欢迎合作商来到普洱茶原产地、美丽的西双版纳参加海

  • 京东图书联合100余家热门书店发起“扫书行动”,倍受热捧

    近日,京东图书联合百余家线下热门书店共同打造主题为“京东读书月好礼书中来”的大型扫书活动。通过一场线上线下双线联动的狂欢扫书趴,吸引到全国数千万的读者关注京东读书月,让读者真切感受到读书带来的“惊喜”。线上线下双向联动,创新玩法受消费者热捧京东图书积极响应国家“全民阅读”的号召,联合百余家线下书店共同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扫书行动”,不仅有著名的北京机遇空间、福州大梦融侨书店,还有别具一格的广州唐宁书店、太原岛上书店、广东潮州时间轴、杭州芸台书舍梦想小镇店参与其中。该活动不仅在线下吸引到数百万消费

  • 盘点那些脑洞大开、设定新奇的小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作者写不出

    1.《这是一篇悬疑文》作者:青青绿萝裙YQ简评:小说的脑洞有点类似韩剧《W两个世界》。男主没有杀害自己的女朋友,却被警方认定为杀人犯,在逃跑过程中,男主推开一扇门进入了女主的房间。男主在房间里发现一台开着的电脑,电脑上显示着一篇未完结的小说,而小说的男主人公的不光与他同名同姓而且遭遇一模一样。接连几次类似的经历,男主知道了自己是一本小说里的男主人公……小说悬疑推理为主,言情为辅。故事条理清晰,引人入胜,很棒!2.《颜婳可期》作者:雾矢翊阅读提示:1.慢热文,大部分是校园生活2.双处,he3.男女

  • 展示仰韶文化 探源文明源头——央视摄制组赴渑池县拍摄录制仰韶文化专题片

    豫西教育通讯4月25日上午,中央电视台大型文献纪录片《中国百家姓》摄制组一行26人赴县仰韶文化博物馆拍摄录制仰韶文化专题片,并将借助其庞大的电视观众市场及其新闻独特性与权威性的优势,面向全国观众宣传推介仰韶文化。节目组先后对仰韶文化博物馆展厅、仰韶村遗址区等周边景点全方位、多角度地进行拍摄。在拍摄现场,他们对展厅中陈列的每一件展品都赞叹不已,特别是对镇馆之宝——小口尖底瓶极感兴趣,并进行了重点拍摄。随后,摄制组一行拍摄并参观了仰韶文化遗址保护区,对当地村民自觉保护仰韶文化的做法表示肯定。采访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