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如果可以请珍惜在线阅读

2017/12/9 4:04:3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如果可以请珍惜
【一命(下)】

她如何进的这结界?

还不是被修罗凌王给提进来的,在她还是一只小白猫的时候!她要是能像他那般进出自如,那就好了。小说:如果可以请珍惜在线阅读

不过没关系,不一会儿,她就能出去了,只要他肯跟过来!

近一千年的时间,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只任人欺负的小白猫了,以她现在的修为,若是借了他的法力,她定是能出了这结界的。

这结界的出口便是这无底深渊之下,谷深万丈有余,绝壁横亘,她好几次站在崖顶都没敢往下看,今日倒是都豁了出去,心中十分肯定这个男人会追下来的。

果然,他追了下去,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疑虑,他每次都是从这里进来的,入这深渊自是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只是,下方那女子似乎一点法术也没用,就这么飞身而下,她若再不施法的话,一到出口处便会魂飞魄散的。

心中有一丝丝的纳闷,亦是有一丝丝的担忧,这只在他身旁转了一年多的聒噪小猫究竟想做什么?

而她,依旧是那一脸慵懒神情,最后竟把眼睛也闭上了。

她什么都不想做,想要的只是他的命而已。

她原本只想他带她出去的,现在又后悔了,她要彻底灭了这结界,这个关了她近千年的牢笼!凡灭千年结界都是要陪上性命的,她好不容易才能出去,可不想一出去就去见阎王,看他那样子应该是活了很久的了吧,那就要他的命算了,反正他法力那么高很快就能轮回回来的。

一个直直地往下坠,一个紧追不放。小说:如果可以请珍惜在线阅读

终于,在入口处,他追上了她。

只是,她却突然跃身而起主动抱上了他,双手紧紧地扣在他腰间,那琉璃般的眸子里仍旧盈满了灿烂的嘻嘻笑意。

他心中一惊,墨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阴蛰,却又立刻消失不见,他知道这个女人想做什么了。

她想拿他的命来毁了这结界!

这小小妖孽竟能这般轻易骗过他!

他看着她那一脸灿烂的笑容,嘴角亦是轻轻勾了起来,冷哼一声,浑身竟散发出妖艳无比的红光来,瞬间而已,便将琉璃狠狠震了出去。

一时间红光从山间喷薄而出,直冲九霄!

待那流光溢彩的光芒散去,她已重重地摔落,额头上的血顺着苍白的脸靡靡而下,原本暗淡的双眸环视了四周之后,竟有了无奈的笑意。

红光?

唯有魔界和修罗界才能召唤出红光来,他究竟是魔还是修罗?

四周已是一片荒芜,方才那峻峭的悬崖、高耸的山峰尽数消失,无影无踪。

瞬间而已,这困了她千年的结界就这么灭了。阅读163shenghuo.com

她终于是出来了,只是,一出来就陪上了一条命,怕是一会儿就得魂飞魄散了吧。

眼前那男子长得那么好看,怎么就这么不好惹啊,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一点儿也不大发慈悲一点儿爱心也没有!

他微微拧眉,走了过去,蓦地攫起她那精致的下颌,话语带着戏谑的笑意,眸子却闪过了狠厉,道:“原来这是幻境结界啊!”

不是说这大山中有仙界遗落的生灵草吗?怎么会是幻境?!

琉璃亦是凝眉,心中纳闷,这家伙法力那么高,居然没看出这是幻境结界。

“你没看出来吗?”琉璃浅笑,声音渺茫,她就快撑不住了,顺势依偎进他那温暖的怀里。

近一千年的时间,她唯一的温度便是那稀薄的阳光,这男人的胸膛似乎比那阳光还要温暖。

罢了罢了,她也懒得再动了,这条命就给他了。

见她的双腿已经开始慢慢地消失,他忙一把将她拉起,厉声问到:“生灵草在哪里?”

生灵草?

上古仙草,可化成祥云乘而行千里。

原来他是来寻生灵草的啊!

这幻境结界哪来的生灵草啊?!那生灵草是仙家之物,修罗、妖界抑或是魔界都无人敢动的!

琉璃禁不住笑了起来。163生活网

她明白了。

难怪!难怪啊难怪!

这怕是修罗凌王放出的消息吧,各界高手如云,近千年来竟无人来闯这幻境结界的,她还以为没人对她这九命灵猫感兴趣呢!

原来是她的身世之谜被修罗凌王给瞒了下来!

琉璃瞥过自己那渐渐消失的身子,看向了他,晶亮的眸子里突然间凝了泪,随即怒骂起来:“我才不告诉你呢,你这个大坏蛋,人家才刚刚出来都还没好好逛逛呢,就没命了!你得赔……”

话音未落,整个身子便完全虚化了,不一会儿竟化作一缕白烟围绕着他,不肯散去。

近千年的时间,才刚刚修成人形,才刚刚出了那幻境结界,她都还没好好呼吸下这真实的空气,却立马没了命,真真的可惜。

他站了起来,将那金色笑笑玲收入袖中,袍袖一挥,那缕白烟便一下子散开了,正要离开却瞥见了地上一颗焕着幽幽蓝光的琉璃,捡起来细细一看,这蓝色琉璃中似乎凝着一颗滴眼泪。

他微微蹙了蹙眉,亦是将这琉璃收入了袖中。

【彼岸】

这里叫做辋川。

一片黑暗,没有光,没有时间,一切的一切全都是静止的。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看不到这里的一切,甚至有时候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死后不入地狱,便要到这里来。

要么静心修养,回到六界之内,要么永远停留,直至有一日,神魂俱散。

她是修罗的九命灵猫,她有九条命,即使是魂飞魄散她依旧可以回得去。

本来只需一年的时间的,只是她的修行还差几日才够千年,无奈只得多耗了九年。

无尽的黑暗无尽的冰冷中,她又恢复了真身,小小的身子蜷缩着,小脑袋埋在毛茸茸的脖颈里,长长的尾巴藏在双腿间,整的就是个毛球,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反反复复。

直到有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赤裸裸地躺在一块大石头上面,温暖的阳光撒在她身上,那条白纱长裙散落在一旁的花丛上。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个时候,已经是六界里的十年后了……

这里,仍旧是那六界交界之处。

琉璃凝眉地站在路口,娥眉微蹙,难掩一脸慵懒。

寒风乍起,她那白色裙摆便随风轻扬起来,裙角下那大朵红花竟似乎摇曳了起来,妖娆万分。

她又回到了这里,她喜欢这里,在这里她可以轻易寻到一个温暖的位置,懒懒地一觉到天黑,才刚复元不久,她还很弱,需要大把大把的时间休养。

只是,修罗凌王很快便会找来了,功力稍稍恢复后她便能感知到他的愤怒,他就要来了。

六岔路口,她该逃往何处?

往上,仙界神界;往下,十八层地狱。

向南,修罗界。

一路的红莲烈火,非修罗族人,修为若不是千年以上,只要稍稍靠近便会被烧得尸骨无存、魂飞魄散。

她最喜欢这永不灭的红莲烈火,只是,追她的人就是那修罗地狱的王,修罗凌王,走这条路她便是自投罗网有去无回了。

向西,吵杂的妖界,群妖聚居。一路上都是那些即将成妖的兽,一踏进那条路,难不保会被那些讨厌狐狸啊,狗熊啊,老虎啊,狼啊等等等缠住,恨不得一口吃了你,好功力大增最好是不用成妖立马成仙。

向东,人界。三界之中,除了妖界,魔界和修罗界皆是不屑潜入人界的,哪里充满了太多的爱恨情仇,人虽多情,却也无情,纠纠缠缠总摆脱不了一个“情”字,她不喜欢。

她向来随性而为,不喜牵绊,就喜欢异界这般无情、这般干脆、这般互不相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向北,修罗的对立面,寒冷无比的魔界,一路的冰天雪地,据说魔宫亦是一个巨冰雕成的宫殿,宫里布满法术,一不小心便会被凝成玄冰,封存千年。她最怕冷了,那么冷的地方她的法力一定无法全部使出,她才不去呢。

勉强能考虑的只剩西边的妖界和东边的人界,去哪里好呢?

琉璃仍是凝着眉,看了看西边那幽暗的小道,又看看东边越往远处越宽畅明亮的大道,一脸犹豫不决。

突然,一阵炽热的气流向琉璃涌来过来,琉璃心中一惊,难道凌王那么快就追来了?

不对,那炽热的气流不是来自南方的,而是来自她裙下!

是彼岸!

这女人也醒了吗?

猛地低下头,便见白色裙摆上那妖红彼岸花正慢慢地伸展着花瓣,琉璃原本凝着的眉头这才松开来,那晶亮的眸子又染上了愉悦的笑意。

彼岸,跟了她好久好久的彼岸,先前总是如烙印般躲在她身上的,后来她有了人形,彼岸便落在她衣裙上了。

彼岸彼岸,生死之界、忘川河畔的曼珠沙华。

传说曼珠和沙华是两个精灵,每一次转世在黄泉路上闻到彼岸花的香味就能想起前世的自己,然后发誓不分开,而下一世却再跌入诅咒的轮回,相见不相识。

琉璃听说过那个故事的,只是,彼岸跟了她那么久却不曾提过,琉璃便也不问,她也忘了彼岸就是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的,也不知道她究竟叫曼珠还是沙华,她总是叫她彼岸,彼岸、彼岸。

她知道,总有一天彼岸会走的。

突然又是一阵风过,彼岸却已经化作人形站在琉璃面前了,一袭红衣,红如烈火,妖娆万分。

“琉璃,再不走凌王就追来了。”

她总是一直睡在琉璃裙角,总在关键时候才会出现。

“哈哈,彼岸,抱抱、抱抱,我都好久没见着你了!”琉璃却是一脸兴奋地扑向了彼岸,一千多年没见了吧,她的怀抱还是那么温暖。

“琉璃,入妖界吧,妖界定数复杂,凌王没那么容易找到你的。”彼岸任凭琉璃抱着,唇边浮现出无奈的笑来,只是不一会儿却又是风一般抽离,萦绕着琉璃转了两圈,最终又落回了白色长裙角,花苞缓缓开放,依旧是花枝妖娆,娇红似火。

“彼岸!你多待会死啊?!”琉璃一脸不满地瞪了裙角一眼,这女人本就极少现身,每次现身却都是只说一两句话就又躲了,小气地不得了!

见彼岸动都不动,琉璃无奈地憋了憋嘴,这才抬起头看向西边。

妖界?

她曾经也待过的,那时候她的化身不过是只带着蓝色翅膀的黑色猫又,里头的人都把她当做普通的猫妖欺负她,打得过的打不过的,她都逃,太懒,不想打。

那妖界里,果然都是畜生,在三界中算是最弱肉强食的,一般小妖都不会被当妖看的,修为高的妖吃掉修为低的妖是最最正常不过的事了,她总是躲,很少还手,更别说主动动手。

唯有一回,她遇到了水姬,难得勤快地主动缠上那女人,谁知那女人却冷不防地发大水淹她,好不卑鄙。若不是彼岸救了她,怕是她还没修成九条命便一命呜呼了。

她怕水,非常怕!

“喂,彼岸,要是水姬再发水淹我,你可得及时出来救我哦!”琉璃又是低头瞪裙角那彼岸花一眼,只是彼岸依旧没有理她,回应她的仍旧只有这四岔路口终年不断的微风。

好吧,就去妖界吧,能躲多久算多久,这是若被被凌王抓到了,就算她有九十条命都无济于事!

【偶遇】

不似上一回,这一次,许多修为不高的妖怪见到琉璃便都主动绕道,几千年的修为,加上那近一千年的苦修,这三界中能降伏她的怕是为数不多了。

入了妖界,躲凌王就方便多了,她当然是另有打算的。

这妖界,她第一个要找的便是那水姬了!

水姬手上那件哭玲她可是一直惦记着的,哭玲和笑笑玲本是一对,和笑笑玲一样亦是可以让人产生幻觉,不过最后是却大哭而亡。

这两件法宝琉璃可是想了好久的了,无奈笑笑玲已经和那神秘的男子一样不知去处了,她只得先寻到哭玲了,有了哭玲自然可以找到那笑笑玲的,或者说可以找到那男子,他居然反算计她,要了她一条命,虽然她还蛮喜欢他那温暖的胸膛,但是,这笔账她还是记着的。

琉璃走着走着,脚步突然放慢了,前方传来的那清脆欢快的铃声她认得的,是笑笑玲的声音!

呵,不是冤家不聚头,那家伙难道也在妖界里。

突然清脆的铃声渐落,取而代之的是一阵低沉悲伤地响声,是哭玲!水姬出来了?

水姬是千年水妖,一向不轻易离水的,难不成是被引出来的?

琉璃飞身而上,越过丛林,一下子便落在了那弥漫着雾气的黑水湖边上,却离岸边远远地。

只见水姬一袭水色丝裙,身段妖娆地立在水面上,一手摇了摇笑笑玲,另一手又摇了摇哭玲,一脸得意。

笑笑玲怎么也在她手里?

琉璃虽是纳闷,却也兴奋起来。

水姬居然出了黑水湖了,琉璃在水里拿她没办法,若出了黑水湖,以她现在的道行灭了她都轻而易举!

琉璃狡黠一笑,无声无息地向岸边小心翼翼地靠近,在水姬还未发现时,猛地翻身飞出,犹如一道白光瞬间掠过了水面。

“谁!”待水姬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中的的两件法宝早以落入琉璃手中。

“就知道你不认得我了?”琉璃已经远远地站在岸边,一脸灿烂的笑意。当年她来的时候还是那黑色猫又化身,如今已幻化成人形,水姬怎么会认得她呢?

“你是何人,居然敢擅闯我黑水湖,乖乖地得把东西交出了,否者别怪老娘我不客气!”水姬依旧是那暴躁的脾气,一点儿也不似这湖水般娇柔,看着眼前这妖娆而又慵懒的女子,心中稍稍纳闷着,妖界中何时出了个这么绝美的女子呢?

“嘿嘿,想要啊,想要就来拿啊!”琉璃飞到空中,晃了晃手中那两个铃铛,小脸上尽是挑衅,晶莹的眸子里仍是弥漫着灿烂的笑意。

“臭丫头,看老娘我怎么收拾你!”水姬哪里经得起挑衅,大怒而起,径直向琉璃飞了过去。

琉璃见水姬追来便开始后退了,一脸轻松地看着水姬,保持着同样水姬一样的速度往后退。

怒吧,追上来吧,她就是要她完全离开黑水湖,她这回可不单单为哭玲而来,也是为了算清上一回的帐而来。她一般不轻易记仇的,只是一旦记起仇来便是必报无疑的。

一白一黑两个身影一追一退,一个一脸愤怒,一个却一脸闲适,两人却都没有发现不远处一个紫衣男子负手而立,嘴角上噙着一丝冷笑。

水姬身影一闪突然来到了琉璃身前,琉璃却也不惊,慢悠悠地退了些距离,笑着道:“你的修为升得很快嘛。”

“你究竟是何人?”她潜在黑水湖中日日夜夜修行,道行自是精进神速地,只是,眼前这白衣女子的道行并不在她之下。

“你不需要知道!”

琉璃神色却是瞬变,方才那笑意全无,晶亮的眸子里的蓝光一闪而过,手中凭空多了一把长剑,剑身亦渐渐焕出幽蓝的光来,离那黑水湖很远了,该是她算账的时候了!

水姬心中微微一惊,不似方才那般愤怒,而是浑身戒备了起来,妖界中召唤出的蓝光,她见过多次再熟悉不过了,只是,这女子的蓝光却是异常诡异,并不是妖界所有,她究竟是何人?

琉璃清冷笑一声,长剑 便直直向水姬袭去,水姬瞬间闪躲,手中亦是多了一把剑来。

不一会儿两人便纠缠起来了,只是这水姬哪里是琉璃的对手,一连被刺了好几剑,若不是她的身体能如水一般随意变换,怕是早已丧命了在那长剑之下了,而就是这几次幻化身子就已消耗了她不少功力了。

琉璃一脸淡静,冷冷清清,看不出任何情绪来,她喜欢笑,只是每次认真起来的时候便都是这般清冷的神情,仿若无情至极,或许,她本就是无情。

水姬寻了个空隙,急急退开来,向黑水湖而去,离开水她撑不了多久的。

只是,琉璃却没打算放过她,手中长剑光芒大放,流光溢彩,瞬间便向水姬飞去。

水姬转身躲过,那长剑回过头依旧追着她不放。

她急了,双臂骤然高举,一脸肃然,四周顿时震动起来,不一会儿便见黑水湖中一条水柱冲天而上。

琉璃那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慌张,没想到水姬的修为进展地这么快,居然能在陆上召唤出黑水来!

她怕水,非常怕!

那条黑水在空中停留须臾便径直向琉璃袭来了,水姬却是口吐鲜血,一脸煞白,为召唤这黑水她已经一丝功力也没有了。

琉璃回过神来,转身想逃,而那黑水却紧追不放,骤然幻化成圈一下子便将她围了起来。

怎么办?

“彼岸!臭彼岸!你快出来啊!”琉璃那晶莹如琥珀的眸子不再清冷,却已经尽是慌恐,绣眉紧笼,瞪着裙角那躲妖红的彼岸花大叫,只是,彼岸竟然依旧不动。

那黑水越靠越近,瞬间幻化成一股巨大的水浪,待琉璃回过神来,却是已经被卷到了黑水湖里。

“救命啊!”琉璃大叫出声,浮在水面上,拼命挣扎着,好不容易才回来的,她可不想再死一次!只是,身子却一直在往下沉,她可是丝毫的水性都不懂的,一入水便法力尽失!

水姬那染着血迹的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丝冷笑来,看这臭丫头再嚣张!那笑笑玲和哭玲终究还是她的。

而就在那黑水淹没琉璃的瞬间,空中突然出现一道紫光,直直飞入黑水之中,一下子将琉璃包围了起来,带着她慢慢地升了起来,而那跟上来的黑水一触到那紫色光圈便被击开了,霎时碎成千万水珠散落而下。

是谁?!

【圣君】

“圣君!”

竟然是圣君,见了这紫光,水姬大叫一声,惊恐无比,一下子化作一股黑水,慌张地朝湖水中潜去。

那紫色光圈带着琉璃在岸边停了下来,仿佛被击破般一下子便消散不见。

岸边站着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日破了那幻境结界的昊天!

他方才用笑笑玲将哭玲引出,正想出手时,没想到竟会被这女人给抢先夺去了。

“你没死?”昊天已经在一旁观战好久了,这女人他记得的,她那日不是魂飞魄散了吗?

不过十年而已,怎么会出现在妖界里呢?

琉璃惊恐未定,见了那人却又是大惊不已,是他,那个神秘男子!

圣君?

水姬称他圣君。

方才那紫光?

唯有魔界圣君能召唤出紫光来。

原来他就是魔界圣君昊天!

怪不得他能进得了那幻境结界,怪不得他可以瞬间逆转阵法要了她的命!

早知道他是圣君昊天她才不会那么不知好歹地想拿他的命破那幻境结界呢!

哎,白白浪费了自己一条命啊!

“谢谢圣君救命之恩。”琉璃微微福身,脸上很快就已恢复了一贯的淡定,心中终究还是稍稍慌乱着。

昊天那墨黑色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疑惑,随即却又消失不见。

这女人倒是客气起来了,难道是因为知道了他的身份?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昊天冷冷一笑,这回她可逃不了的,那么美丽的的奇异蓝光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子的身份很值得他探究。

“我?圣君之前见过琉璃吗?”琉璃看着昊天,一脸疑惑不已。

“琉璃?你叫琉璃?”昊天说着手中便凭空出现了一颗涣着幽幽蓝光的琉璃珠子。

琉璃却不看那琉璃珠子,仍旧微微笑着,道:“嗯,我叫琉璃,今日蒙圣君相救,无以回报,这笑笑玲就献予圣君,还请圣君笑纳。”

笑纳?

这笑笑玲和哭玲本就是他囊中之物,她倒好,拿笑笑玲要他笑纳。

昊天接过那笑笑玲,正想开口,却被琉璃抢了先,“圣君,琉璃还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这就先告退了。”

琉璃说罢便急急转身要走,却被昊天给拦了下来,玩味地看着她那湿透了的玲珑身段,冷不防地一把将她捞了过来拉进怀中,

“小白猫,你忘了本王了啊?”昊天一脸邪魅,眸子里却闪过了一丝凌厉。

这女人居然忘了他,他可是对她好奇得很的。

琉璃此时已经完全缓过神来了,方才落水的惊恐终是消散了,她也不挣扎,这温暖的怀抱她当然记得,是她喜欢的温度。

不过,现在,她打算忘了他了。

她装傻的功夫可是一流的,说忘了就是忘了,说没见过就是没见过。

“圣君恕罪,琉璃不明白圣君的意思。”琉璃那湿透了的身子紧紧地贴紧了昊天,脸上却是天真无比,绣眉处仍旧透着淡淡的慵懒。

“十年前你可险些要了本王的命啊,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昊天说着强有力的手臂便已经绕到琉璃那纤细的腰肢上,手中力道骤然加重。

琉璃口中溢出低呼,满眼慌张地对上了昊天那凌厉的眸子,惶恐地说到:“琉璃惶恐,圣君恕罪!琉璃真的不明白圣君所说何意。”

这家伙好狠!在这么下去,她那可怜的小蛮腰就要断了!

昊天冷哼一声,盯了琉璃良久,手中的力道才松了下来,却仍是揽在她腰间,邪魅地说到:“无以回报就从了本王,跟本王回魔宫去吧,呵呵。”

她想玩,他就陪她玩,直到她肯记起他来为止。

这个女人没那么简单,他才不会那般轻易放过呢,何况那幻境结界的事他查了好几年却一点消息也没有。

“我不去?”琉璃立马大叫,那么冰冷的地方她可受不了!

“你说什么?”昊天微微挑了挑眉,一脸邪魅。

不就是去魔宫嘛?

这女人就憋不住了啊,他还以为她很有能耐呢。

“没没没,琉璃不过是小妖一个,怎么敢高攀圣君啊!”那魔宫简直就是一大冰窖,处处布满结界,一不小心便会凝成冰雕的,非不得已,她是绝对不会去的!

昊天一脸玩味地看着琉璃那多变的表情,揶揄到:“呵呵,本王不过是让你当个婢女,又不是让你当妃子,你还怕自己高攀?”

小妖?

她是不是妖他还得好好观察几日呢!

这女人似乎是被关在那结界里的,还有那生灵草,到底是真是假,他可是查了很久的了,既然她没死,这些谜题当然是要在她身上找出来的。

“当婢女也是高攀啊!圣君,我看那水姬不错,你就让她从了你吧。”

从了他就是做婢女?

这话亏他说得出来!

琉璃一脸讪笑,往黑水湖中望了一眼,不着痕迹地拿开昊天放在她腰间的手,只是,小手随即被他包住,他的手和他的胸膛一样,很暖。

“本王就要你了。”昊天俯在琉璃耳畔,声音温文低哑,邪魅的气息顺着耳畔缓缓流入她那白皙的颈脖间。

琉璃心中一怔,随即又是不着痕迹地将昊天推开,恭恭敬敬地欠身,道:“能入魔宫当婢女,这是琉璃的荣幸,琉璃谢过圣君!”

从了他和当他婢女可是两码子的事,她可得答应清楚来。

琉璃,她的心思如同名字一般,玲珑剔透,不肖几句话,她便清楚明白,遇上这家伙怕是逃不过了。

呵,既然逃不过,那就去吧,魔宫,冰封之境,无比的寒冷。

去了那里,虽要受冰寒之苦,却也能自在些,修罗族最忌寒了,凌王定想不到她会躲魔宫里去的!

……

【魔宫】

魔宫。

果然如传说那般,一片冰雪世界,到处都飘着雪。

只是还未落到肩上便瞬间化无,隔不远就能看到几根巨大的冰柱,有的冰柱干干净净,晶莹透亮,有的冰柱中却是黑了一片,细心一看便能看见里头凝住的身影。

私闯魔宫的刺客盗贼,有被惩罚的宫女侍卫,还有一些已经看不出身份的影子,怕是凝了好几千年了。

昊天拉着琉璃的手,走在冰雪凝结而成的天桥上,过往的宫女侍卫全都低着头让出道来,而心中却都惊叹不已,世间竟有这般绝美的女子,她是圣君带回了的妃子吗?

“圣君要带琉璃去哪里啊?”琉璃一进魔宫便是满心惊叹。

这里虽然冷了点,却是美极了,那美丽的红光缭绕冰柱上,流光溢彩绚烂无比,在冰雪的映射下将整个魔宫照得亮如极昼。

“紫玄殿。”昊天一入魔宫便是一脸清冷,深邃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情绪来。

这里所有的人都对他恭恭敬敬地,见了他连头都不敢抬。

“圣君,夕颜郡主等您多日了。”一个青衣婢女突然出现,悄无声息地落在路旁,一脸恭顺,这婢女名唤一一,是紫玄殿里的七个婢女之一。

昊天瞥了一眼一一,停了下了脚步,道,“若离,带她去紫玄殿。”

又是一个身影悄无声息地凭空出现,这回是一个男子,身材不似昊天那么英挺,却也修长,长得十分俊朗,嘴角上噙着淡淡的笑意,身披一件暗红色大披肩,内里却是束身黑衣,腰间隐隐约约可见一把青铜色匕首。

琉璃心中纳闷,只觉得这人有点面熟,却有记不起在哪里见过,正想开口,昊天却转身闪去,而那一一微蹙着眉看了她一眼,便也跟着离去。

见圣君远去,若离才开了口,一脸灿烂的笑意,道:“我叫若离,是紫玄殿的侍卫,你叫什么名字啊?”

琉璃诧异地看了若离一眼,心中便纳闷了起来,这侍卫从方才到现在都是一脸笑容,不似其他人那般一脸严肃,对圣君那般恭恭敬敬的,这家伙身份特殊吗?

琉璃微微点了头,开口问到:“我叫琉璃,那紫玄殿是什么地方啊?”

“琉璃,这名字很好听!嘿嘿,我带你去紫玄殿,圣君的寝宫就在那里,你这么美以后一定能成为圣君的妃子的。”若离仍旧是一脸灿烂的笑,这个女子这般绝美,圣君哪里找来的啊?

听了这话,琉璃微微一愣。

妃子?

呵,那家伙还不知道会如何对付她呢!

能让她当个婢女就不错了,又岂会纳她为妃呢?

美,她是很美,美得颠倒众生,只是到时候不止是修罗凌王,怕是这芸芸众生都会想要她的命的。

“琉璃,走吧,过了这玄冰桥就到紫玄殿了。”若离说着便先走上前踏上了那玄冰桥。

琉璃回过神了,看了看若离,迟迟不肯跨出步子。

“上来呀,有我在呢,不会掉下去的!”若离笑着朝琉璃伸出手去了。

这冰雪桥高高悬空而架,底下是万丈深渊,寒气不断飘浮上来,桥上比四周还有冰冷。

“上来啦,我担 保你不会掉下去的啦!”若离却是一把将琉璃拉了上去。

突然的一阵晃动,琉璃微微蹙了蹙眉,一脸紧绷,若离仍旧是在笑,将她的手拉的紧紧的。

琉璃并不是怕高而是怕冷,地下那万丈冰川,她看着就一身鸡皮疙瘩,勉强回以若离浅笑,禁不住加快了脚步。

越往前走越觉得冷,这么冷,看来她今晚要难熬了。

两人慢慢地走着,一路上若离都是一脸嬉笑,拉着琉璃讲这讲那的。

琉璃心中虽是诧异却也还蛮喜欢他的,魔界之人大多冷漠,难得有这么和善,笑起来又那么好看的男子。

好不容易过了那漫长的冰桥,琉璃又往那无底深渊望了一眼,心中竟真有点慌,那深渊之下必定是魔界的极寒之境了。

而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一声小孩的笑声,细细一听,虽是孩童的声音,笑声中却微微透着阴森的气息。

声音越来越近,琉璃禁不住打了个冷颤,而若离仍旧是那一脸灿烂的笑颜,道:“是傒囊来,咱赶紧走吧。”

“傒囊?”好奇怪的名字,她似乎在哪里听过。

“嗯,就是那孩子,赶紧走,嘿嘿,要是被他引了去,那就……”

若离话音未落,傒囊便现身了,看起来像个五六岁的孩童,一脸天真无邪,见了琉璃便贴了上来,奶声奶气地说到:“美女姐姐,你跟我玩好不好啊?”

若离忙挡了过来,将琉璃和傒囊隔开,笑着说到:“傒囊,这是圣君新带回来的婢女,你可别乱打主意哦!”

“婢女啊,漂亮的婢女姐姐你就陪傒囊玩玩嘛!”傒囊说着却是灵巧地躲过若离,向琉璃伸出手去,却不见方才的天真无邪,脸上瞬间地阴邪起来,悠悠开口,道:“你跟我来吧。”

琉璃的视线始终落在傒囊脸上,原本晶亮的眸子却霎时空洞地彻底,傻傻地伸出手去牵住他。

傒囊,上古邪灵!

永远都是孩童模样,天真无邪,永远都长不大。

见了喜欢的人他便会伸手牵引,只是,那人一到它住的地方就立刻死去。

千年前被昊天降伏了,他便认了昊天当干爹,时常在魔宫里乱逛荡,机灵无比很得昊天宠爱。

若离见琉璃被他牵住了,忙将琉璃另一手牵住,却仍旧是那一脸和善的笑意,对傒囊说到,“我劝你还是放了她,要不圣君怪罪下来,指不定会罚你三百年不能入魔宫了。”

“干爹才不会为了个小小婢女罚我呢。”傒囊嗲声说着,却是猛地将琉璃拉了过去,一下子便跳入了一旁那无尽深渊之中,而那里,便是他住的地方了。

若离脸上并不着一丝焦急的神色,嘴角依旧噙着浅浅的笑意,正要跟上去却又止步了,只见不远处一个紫色的身影追了下去。

圣君不是见夕颜郡主去了吗?

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啊?

不一会儿,琉璃便被昊天带了起来,窝在昊天怀里瑟瑟发抖,眸子里是无尽的恐慌与无助,一贯的慵懒神情早已消失不见。

一上来却挣脱开昊天的怀抱,扑到了若离怀里去,魔宫里怕是这个爱笑的男子是最安全的了。

若离微微一愣,干净清澈的眸子似乎瞬间有点失神,只是随即便回过神来,依旧是那一贯的笑颜,轻拍着琉璃的薄肩,柔声安慰:“不怕不怕了,圣君会替你收拾他的。”

昊天只是冷冷地扫了琉璃一眼,便往一旁那万丈冰崖看了下去,眸子里微微透着怒气。

傒囊不一会儿也上来了,不见方才那一脸神气,而是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在昊天跟前跪了下来。

“干爹,傒囊知道错了,傒囊再也打她的主意了。”

“滚下去,三百年内不许上来!”昊天那冰冷的语气中毫无一丝丝温度,一路上低着头的婢女和侍卫们全都急急地隐入冰柱中去了,圣君动怒了。

“是是是,傒囊这就下去。”虽是三百年,但对他来说算是小小的惩戒了,方才圣君若是手下不留情,他怕是早就魂飞魄散永不轮回的。

傒囊又偷偷瞄了琉璃一眼,才转身跳入深渊中去。

看来这个漂亮的姐姐一定不单单是婢女那么简单。

三百年后,他再上来,说不定就是干娘了!

“呜呜呜……”见傒囊离开,琉璃这才缓过神来,埋在若离怀中大哭了起来。

傒囊。

她终于想起来了,那个会勾魂的邪灵傒囊,原来他就住在那极寒之地,方才昊天唤醒她的时候,她的双脚都被凝住了。

昊天微微蹙眉,瞥了若离一眼,便将琉璃拉了过来压在怀里,身影一闪便消失不见了,而若离依旧还是在笑,一脸灿烂的笑。

而方才隐去的婢女侍卫们这时又都出现了,不一会儿整条冰雪大道上便又热闹了起来。

如果可以请珍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如果可以请珍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锦绣凰途6章

    原标题:锦绣凰途6章小说书名:锦绣凰途第6章大小姐变了沈婉瑜靠在大迎枕上,看着撩开帘子走进来的两个少女。一个身穿宝蓝色纱裙,容貌清秀看起来十分的伶俐。另一个穿着淡粉色纱裙,容貌比较普通却让人有一种很朴实憨厚的感觉。夏菊和冬梅看向沈婉瑜,大小姐不说话他们也不敢说。只能闭着嘴站在一边等着主子开口。淡淡的幽香在房间里飘散,沈婉瑜抬起头目光落在檀木雕刻着海棠花的梳妆台上。房间里寂静无声,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够听的真切。秋竹四人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这样不说话的大小姐给他们的感觉太过于压迫。“秋竹,将梳妆

  • 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

    原标题: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小说名:宫心谋:欲孽红鸾第六章进宫面圣“朕听闻,今日选秀之时大秀才艺,想必才艺非凡朕想看看是否属实。”皇帝微微放松露出一丝期待。这··楚雨馨愣住了,才艺?啥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秀过?难道是今天和四皇子对联?“臣……”“来人赐文房四宝。”还没容得楚雨馨拒绝,皇上快先一步叫下人拿上文房四宝来。“额……怎么是你?”楚雨馨一眼认出拿文房四宝的宫女。不就是刚刚进宫时候,看见角落里和太监暧昧不堪的小宫女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动作还是挺快的。“你们相识?”皇帝有点疑惑

  • 未燃尽的篇章6章

    原标题:未燃尽的篇章6章小说名字:未燃尽的篇章S005圣都的回忆-2S005圣都的回忆-2运油马车驶入主道越走越快,破败的街道很快就被甩在了后面。路上两旁的行人逐渐变多,两位老人的谈话也越来越少。马车穿过熙攘的街道笔直的下年,马车上了几个斜坡随后到达了中心广场。广场的地面是由洁白的大理石铺成,周围用草墙做成围墙,几位辛勤的花匠正在修建枝条。空旷的广场里有七个人,其中三个穿青袍的正在埋头用大刷子清洗理石地面,另外四个则站在远处的台阶上眺望。他们其中三个是身着灰色麻布的少年,他们刚刚入学还没有资格穿

  • 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

    原标题: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小说名:陪吃是长情的告白第5章有人要见你秦如歌又接到了曹行的短信。他说他在楼下。短短几个字,表明了他的决心。秦如歌站在窗边,掀开窗帘的一角,果然看到了曹行,穿着一身运动休闲装,抱着肩,靠着身后的SUV。揉碎了的光晕,淡淡的映在他的身上。秦如歌有一刹那的失神。短信声再次响起。秦如歌别过脸,低头看着手机,“昨天你给的钱多了,我是来退钱的。”他从来都是这样不给人选择的余地么?秦如歌实在是被曹行逼到那个角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穿好衣服,整理好情

  • 春风不及你6章

    原标题:春风不及你6章小说书名:春风不及你第6章受虐“你要如何验证?”夏晓茉心慌的犹如兔子乱跳。“当然是以身试验!”高凌天邪气十足。夏晓茉又羞又狐疑的盯着他的腿,他都瘫痪了,还可以行驶夫妻生活?“怎么?你瞧不起我,你嫌弃我是残疾人?好,我就让你自己看看我是如何要你的!”高凌天的尊严被激怒,狂暴的脱掉了夏晓茉的衣服。“你放开我,我不要!”高凌天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她知道不应该反抗,只是以这种羞辱的方式验证,她想要死的心都有了。高凌天不管夏晓茉的反抗,将她身上的唯一遮掩物给撕烂。夏晓茉的手腕因为再次

  • 鬼夫临门6章

    原标题:鬼夫临门6章小说书名:鬼夫临门第六章难缠噩梦一夜之间我失去了爸爸,失去了一切。想着哭着竟然突然有了睡意,就在即将要睡着的时候,我好像感觉额头被什么轻轻触碰了一下,有一点点凉,像是,被人亲。接着我就大上午的去会了周公。只是,怎么我又回到了那条可怕的路上,又来到了乱坟岗中。一团团的冥火就在我的对面,对我依旧虎视眈眈,却没有任何要攻击我的意思,只是在我的前面不断徘徊。都说一团冥火代表的就是一个鬼魂,现在这么多鬼魂在我的面前,到底是要做什么?此时我已冷汗加倍,内心的恐惧让我根本无法正常思考。突然

  • 玄黄令6章

    原标题:玄黄令6章小说书名:玄黄令第6章妖皇僵帝兽尊魔祖不过,面对风族成名已久的风阵大神通,人族三老也不敢拖大,忙移形换位,将少羽护在中间,脾气火爆的巨人族首领开天更是怒吼冲天。“滚开!”随着带有雷电般的滚滚声浪响起,三老同时出手,漫天的掌影瞬间按进了旋风之中,金铁交鸣与惨呼之声也跟着响起。铿铿……哼哼!漫天狂风刹那间散去,十八道身影狼狈地倒飞而回,风族十八勇士个个仰天吐血不止,衣服破烂摔出老远。“哼!打狗还要看主人,好胆!”见自己十八护卫被人族三老击飞,风胥脸色微微一变,怒吼一声身形消失在了人

  • 宫斗这件大事6章

    原标题:宫斗这件大事6章小说:宫斗这件大事第六章:激将妙法蝉鸣此起彼伏,竟没有一丝凉风。万芊芊站在书房外一等就是一个时辰,衣裳都湿透了。“娘娘,眼看着就晌午了,咱们不如先回宫吧。”缤桃打着扇子,撑着伞,小心的劝说。万芊芊满腔怒火,较着劲:“皇上能贵步临贱地,去冷宫见她,就没功夫见我?我可还是自己送上门的!”万贵妃的脾气,缤桃最清楚不过。知道她不痛快,便不敢再多嘴。“小侯子,过来。”瞧见皇上身边的人,明媚遮掩了愠色,万芊芊温和的笑着。“奴才给贵妃娘娘请安。”小侯子机灵,快步走上前。“娘娘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