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愿你风华如故4章

2017/12/11 21:41:3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愿你风华如故
第4章 订下娃娃亲吧

可是现在……

现实将一切美好都撕碎了丢在她的脸上肆意踩踏。愿你风华如故4章

乔莫晚扶着墙,缓缓地蹲下去,七个月的肚子很大了,她承受不住,膝盖跪在地上,额头抵着墙面,沉默无声的哭泣,大滴大滴的眼泪砸在大理石的地板上,不一会儿,就堆积了一小滩水渍。

走廊上的人,越来越少。

来来往往,都只是专注着自己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一个看见半跪着泣不成声的孕妇。

不知过了多久,乔莫晚才动了动发麻的膝盖,扶着一边的公共座椅站了起来,随意的掸了一下衣服上的灰,挺直脊背,背影笔直的走向病房。

…………

姜一雅怀孕的这件事情,乔莫晚第二天找了一个她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时间,才告诉了她。

“孩子流了?”

“……嗯。你放心,你受的罪,我一定会从小三母女身上帮你讨回来。说明163shenghuo.com

乔莫晚觉得有点难以启齿,毕竟,这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只是,她却没有想到,姜一雅却并没有表现出极度哀伤的情绪,而是缓缓地松了一口气。

“莫晚,”姜一雅拉着乔莫晚,小声说,“那孩子……不是徐浩然的。”

乔莫晚:“……”

徐浩然是姜一雅的男朋友,而现在,姜一雅怀的并不是徐浩然的孩子?!

乔莫晚还没有来得及听姜一雅的解释,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婆婆苏美芸的电话。

“你现在在哪?”

乔莫晚说:“我在医院,我一个朋友生病了,所以我……”

“你朋友住院了管你什么事?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有肚子的人,医院里面到处都是肉眼看不见的病菌,万一染给我孙子怎么办?你现在马上给我回来。”苏美芸说着,停了一下,“你就在医院门口等着,我让司机去接你。网站163shenghuo.com

婆婆也是很有修养的,从来都没有这样急切过。

乔莫晚有些狐疑,“妈,出什么事儿了么?”

“没有,你快点回来吧。”

可是,等回到了家,乔莫晚走在玄关换鞋,抬头就看见在客厅里坐着的三人,脸色一下僵住了。

在客厅里,坐着的正是苏美芸,罗玉红和罗露露三人!

苏美芸听见门口响了一声,“莫晚,快点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罗阿姨,这是罗阿姨的女儿,露露。”

乔莫晚缓缓地走过去,周身都散发着凌寒,“哦,原来真的是认识呢。”

苏美芸听见儿媳的话有些阴阳怪气的,“你罗阿姨跟我以前在一个美容会所遇见的,兴趣相投。”

罗露露主动笑着看向乔莫晚,“姐姐好。愿你风华如故4章

乔莫晚冷笑了一声,“这么大个妹妹,我可是不敢当。”

“怎么说话呢,”苏美芸瞪了乔莫晚一眼,“你去给泽宇打个电话,让她晚上回这儿吃饭。”

“叫我去打电话?多不合适啊,”乔莫晚扫了一眼小三母女,“妈,这个电话叫罗小姐去打,不更合适么?”

罗玉红急忙插嘴:“露露和泽宇认识,私下里也有过联系。”

乔莫晚心里冷笑。

程泽宇接到电话就赶了回来,看见餐桌上坐着的罗玉红和罗露露,皱了眉,难道是母亲知道了?

苏美芸让保姆给程泽宇搬过来一把椅子,刚好就放在乔莫晚和罗露露中间。

“我们几个喝红酒,这两个孕妇就喝点果汁吧。”

罗玉红给乔莫晚递过来一杯果汁,乔莫晚没有接。原文163shenghuo.com

一时间有点尴尬。

“莫晚,怎么回事?就是这么对待长辈的么?”

乔莫晚这才接了,笑了笑,“万一罗阿姨这么心善的人,一个好心给我的果汁里面下点堕胎药,”她直接将玻璃杯里的果汁倒在了餐桌旁的垃圾桶里,“我可是一口都不敢喝呢。”

罗玉红的脸一下就白了。

苏美芸将手中的筷子狠狠放下,“乔莫晚,你今天吃了枪药了么?怎么说话句句带刺儿,给我好好说话!”

“哦,”乔莫晚吃了一口莲藕,“妈,您刚才也说了,这里是有两个孕妇,我怀的是个男孩,不巧的是,罗小姐怀的是个女孩儿,妈,您和罗阿姨关系又这么好,不如,定下娃娃亲吧?”

罗露露的脸色一变。

“乔莫晚!”

程泽宇忽然吼了一声,让苏美芸都吓了一跳。

乔莫晚有些委屈的努了努嘴,“你吼我干什么?现在男女比例这么失衡,我都怕我的儿子将来娶不上老婆,现在罗小姐这样漂亮,生个女儿肯定也是顶尖的漂亮,配你的基因生出来的儿子,绰绰有余了吧。”

程泽宇看着乔莫晚带笑的面庞,虽然因为怀孕,脸圆润了不少,可是一双眼睛却清零干净的好似琉璃珠子,里面没有一丝笑意,满满的都是嘲讽。愿你风华如故4章

她是故意的!

苏美芸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倒是可以,泽宇,你觉得怎么样?”

程泽宇脸色铁青,没说话。

乔莫晚只管低着头吃菜。

“不可以!”

罗露露小小的个子忽然爆发出来的一声尖叫,乔莫晚吓的手腕一抖,刚刚夹的萝卜丝掉在了盘子里。

苏美芸拧着眉瞪着罗露露,“你这是什么意思?觉得我苏美芸的孙子,配不上你的女儿?”

“不是的,”罗露露一双眼睛饱含了泪水,摇着头,眼泪滑落下来,“芸姨,不是的,是因为……”

乔莫晚不禁啧啧唇。

三秒之内就能哭出来,这演技……说没受过专业科班的训练,她都不信。

“那是怎么回事?”

罗露露忽然站起身来,走到苏美芸的面前,泪眼婆娑,嘴唇抖动着。

而下一秒,她忽然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

她直接跪下了!

“露露!”

乔莫晚:“……”

这扑通一声,听在耳朵里,乔莫晚都替罗露露膝盖疼,为了演戏,也是豁出去了。

苏美芸都愣了一下,虽然说四十多岁也经历过大风大浪,到底是被吓了一跳,“你……你这是干什么?玉红,快点把你女儿给扶起来!”

罗玉红没动,声音却是带了几分颤抖,“她做错了事,就该这么跪着。”

愿你风华如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愿你风华如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史记《倚天屠龙记》赵敏列传

    赵敏,蒙古人。原名敏敏特穆尔。其先汝阳王察罕特穆尔。敏以父功荫封绍敏郡主,故汉名之。敏自幼聪慧狡黠,好武,尝学剑于王府武师。及长,殊丽艳绝,性豪爽而善谋,尝曰“恨不为男子,以效前辈驰骋天下。”敏统府兵武事,从者若玄冥二老、阿大、阿二、阿三之辈,皆不世高手,咸伏其才,甘为驱使。初,成昆图明教,阴合六派之众围攻光明顶,不意为张无忌所却。敏欲降群雄,乃伏兵于途,阴以“十香软筋散”食之,六派见擒。囚于万安寺。又设计于绿柳山庄,邀明教诸酋赴会,众诣,皆中毒。无忌往索解药,复与敏坠地牢。敏不启机关。无忌心忧

  • 吕西群摄影:街景不一般

    吕西群摄影:街景不一般2018.04.18

  • 2018乡党建群有感!

    2018乡党建群有感!吕西群2018.04.19秦风秦韵终难忘,人走千里思故乡。游子在外心相同,乡音不改纯真情!

  • 当代书法名家 陆平

    陆平,原甘肃省通渭县副书记,漳县人民政府县长,定西市文化局局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同城文化在线、甘肃瀚雨斋美术馆:商业直播文化影视宣传片拍摄策划新闻发布书画宣传展览印章篆刻收藏销售鉴定高端艺术品投资经纪商务热线:13830839795

  • 【星连文学社】凉亭:七绝·《桃花》/词《望江南》·暖

    作者简介:梁继权,笔名凉亭,祖籍河北,现居宁夏银川市,军转,党员,汉语言文学大专,另修文秘科三年。曾任县团级单位团总支书记,省级辖中专学校秘书,后调任:驻广州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公职、《星连文学社》副社长、《思归客》诗学会特邀作家、《中华民间实力诗人鉴赏》副主编、《中国当代经典诗集》编委。作品还入选《中国最美爱情诗年鉴》《中国传世诗典》《中国当代诗人大典》《中华诗词精品大辞典》《中国当代诗歌大辞典》《中国民间华语诗歌大辞典》《中国华语诗歌大典》《中国风》《思归》《新诗百年.中国当代诗人佳作选》《

  • 《经典好文》知足者得以常乐!

    当一个人感到非常知足的时候,心不会烦,身体也不会感到疲惫,心也能安,再也无所求的时候,这时快乐时光就会伴随你左右!再当一个人能吃好睡好,开心的玩好,没有什么牵挂对生活感到满足的时候也就面临着幸福与你同行!1:《知足是福》粗茶淡饭三餐饱,早晚香甜不挑剔;草舍茅屋三两间,行待安然也舒坦;布衫得暖胜丝绸,长短可穿不嫌弃!人生无非就是吃.穿.住,心态安好生活便自在。人生几多福,想开心知足。什么烦心的事情它都只是一个阶段而已,今天的生活不如意,并不代表苦难生活长久跟随你,只要肯努力,肯付出什么都不是问题,

  • 大热的8种网红花材,送你如阳光般的宠爱

    生活中总有一些植物自带仙气冬日厚重的色彩逐渐退去,花儿们开始焕发生机,推荐几款自带仙气的网红花材,希望给你阳光般的暖意。__01银莲花Anemone如果列举网红花材有哪些,肯定少不了银莲花,规整的花型和艳丽的色彩,是它最大的特点,每一支都洋溢着活泼的美好气息。灵感花作__02铁线莲Clematisflorida铁线莲被称为‘藤本植物皇后’,园林绿化中经常被用作道路绿化,花艺中也能完美营造作品的线条感。灵感花作__03芍药Paeonialactiflora芍药是春天的应季花材,花苞日日膨胀,不知觉

  • 《骄傲的百合》刘新宪

    这是一个美丽的山谷,遍地的野花和青草无不彰显这里的宁静和原始。有一条小溪,缓缓的流过,更让这个山谷充满了灵性。不知什么时候,山脚的岩石缝里冒出了一株百合,外表上和杂草没什么区别,但是百合知道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他唯一证明自己的办法,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在这个信念的支持下,百合努力地吸收养份和阳光,拼命地克服重重困难,深深地扎下了根,并坚强地生长着。在一个春天的早晨,百合结了一个花苞。周围的杂草看到百合的变化都很诧异,他们私下里嘲笑百合:“明明是根草,偏偏说是一株花,瞧!头上长了个瘤,是不是很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