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闪婚总裁嚣张妻】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0:06:2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闪婚总裁嚣张妻

第一章 羞辱

夜已深,疲倦的月亮一会儿躲进云层,一会儿又跳出来,周围的几颗星星好似在放哨一般。163生活网

路灯昏黄,大街上寂静的很,偶尔一两个人匆匆前行,鲜有车辆。

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门口搭着大红的彩虹桥,旁边摆放着好几个花篮,地毯一路延伸,张灯结彩,显得喜气洋洋。

突然,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跌跌撞撞地从里面跑出来,脸色苍白,眼眶通红,头发凌乱地散下来,整个人有些狼狈。

郑若楠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湿漉漉的东西落在她的脸上,她下意识地抹了抹。

下雨了吗?

转眼间,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一滴一滴,越下越密。

她的神情悲拗,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嚎啕大哭起来。

脸颊一下子就被浸湿了,分不清更多的是雨水,还是泪水。163生活网

心就像是被撕开了一个大口,雨水重重砸下来,鲜血淋漓,生疼的很。

几分钟前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我本来就不是想要娶你的,不过是将错就错,勉为其难。”赤裸着的秦羽腰身用力一挺,丝毫没有顾忌,更没有任何被发现的惊慌失措,反而看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嫌弃,“要不是晓星要求,又怎么会对外宣布是你和我的婚礼?”

同样裸身的罗晓星在男人身下娇喘,十分迎合,瞥了她一眼,不屑地嘲讽道:“郑若楠,就凭你也敢痴心妄想?秦家少奶奶的位置,不是你这种人能坐的。”

一边说着,神情得意的罗晓星一边伸手抚摸上男人的脸颊,熟练地将双唇递上去。

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一个是她的堂姐,一个是她的未婚夫,两个人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在她眼前交织缠绵。说明163shenghuo.com

甚至连一句为什么都问不出来,她就这么懦弱地落荒而逃了。

雨越下越大,郑若楠漫无目的地走着,脑海中不断回放着那两人亲密的画面。

雨水冲刷着眼睛,愈发的酸涩。

她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小腿一软,直直跌倒在了地上,好似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再也站不起来。

为什么?明明再过几个小时就要结婚了……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束刺眼的亮光,她愣了愣,下意识地就伸手遮住双眸。

“哧啦——”

车轮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郑若楠迷茫地放下手,只见一辆停下来的黑色迈巴赫近在咫尺,距离她不超过一米。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的心不自觉地加速跳动着,脸色更加惨白。

紧接着,车门打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撑着黑色的雨伞,脸色担忧地走了过来,“小姐,你没事吧?”

略略提高了音量,不至于淹没在滂沱的雨声中。

郑若楠愣愣看着他,脑袋一片空白,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有这么一瞬间,她甚至想,如果车子没停下来就好了,那样她是不是就可以从痛苦中解脱了?

可是,这个念头真的也就维持了这么一秒而已。

林风不放心地打量了她一番,确定没有受伤之后,才回去敲了敲后座的车窗。

车窗慢慢摇下来,露出里面男人棱角分明的俊逸脸庞。

“叶总,那位小姐看上去没有大碍,我们是送她去医院检查,还是给她一笔钱了事?”

叶梓凡鄙夷地冷哼一声,“这种女人,八成是觉得可以引起我的注意才用的碰瓷这一招,不用管。163生活网

斜斜睨了雨中的女人一眼,一顿,微微眯起双眸,竟觉得有几分熟悉。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透过雨声落入郑若楠的耳中。

她抬起眼眸,咬咬牙,手撑着地板走过去,一把推开叶风,指着车内的男人愤怒道:“简直不可理喻,你以为你是谁?全世界所有女人都要围着你转?”

她一边大吼着,一边伸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然而不过转瞬,脸颊又湿了。

叶梓凡这个时候才看清女人的样貌,也是在同时认出来,面前的人不正是明天婚礼上的新娘吗?

他看过报道,秦家少爷迎娶罗家的堂小姐,当时一度引起舆论纷纷。

毕竟,与秦家般配的应该是罗家小姐罗晓星,而不是那个父母双亡寄人篱下的郑若楠。

叶梓凡的眉梢微挑,眼眸中闪过一丝兴致。

有意思。原文163shenghuo.com

“林风,将这位小姐带上车。”

林风愣了愣,不过下一秒又立即回过神来,动作敏捷地将门打开,遵照命令地将这个浑身湿透了的女人给塞进去。

“你们干什么?”郑若楠猝不及防,慌忙就想要逃下车,然而车门已经被锁死。

雨水从雪白的连衣裙上一滴滴落下来,车厢内一下子弥漫起了一股潮意。

叶梓凡收回视线,淡淡道:“郑小姐,你这副样子,还想要去哪里?”

听见这话,郑若楠挣扎的动作瞬间就顿了下来。

这个男人知道她是谁?

也对,秦羽要娶她的消息闹的这么大,新闻上随时可见,有谁不认识她这张脸呢?

她还以为真的是灰姑娘的故事,没想到是一场赤裸裸的羞辱。

当初有多惊喜,现在就有多绝望。

心中的苦涩仿佛快要溢出来,将她淹没。

郑若楠低垂着眼眸,身子缩到一旁,没有再动作。

不一会儿,车子在一栋豪华的欧式风格的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郑若楠赖在车上,不愿意走。

她并不认识这些人,更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叶梓凡目光一凝,直接过去将人扛了起来。

“放我下来!”郑若楠吓了一大跳,不停拍打一栋男人的后背,却丝毫被抓的紧紧,苍白的脸上生出了一抹火红。

叶梓凡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径直朝大门里面走去。

林风惊讶的下巴都快要掉了,自家不近人情的少爷,什么时候对女人感兴趣了?还是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

饶是如此,也没有人敢在绝对的权威下抖出疑惑,只能暗暗藏在心中。

到了房间,郑若楠的双脚才重新回到地面上。

灯光的照耀下,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白皙的皮肤染上了点点粉红,薄唇娇嫩欲滴,连衣裙紧紧贴着身子,春光若隐若现。

第二章 夜还很长

叶梓凡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不自觉一愣。

郑若楠顺着她的视线看过来,连忙捂住自己的胸口,恨恨骂道:“流氓!”

叶梓凡勾唇笑了笑,什么话都没有说,朝她靠近,眼神灼热。

“你……你想干什么?”郑若楠不住地后退,声音有几分颤抖。

“你说呢?”叶梓凡将头靠过去,神情暧昧,紧接着朝她伸出手。

郑若楠条件反射地紧紧闭上了双眸,心跳的飞快,大脑一片空白。

叶梓凡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将放在她身后柜子上的睡袍拿过来,然后塞到女人的怀中,“去洗澡。”

说罢,便朝沙发走去。

郑若楠睁开眼睛,反应过来,顿时大囧,脸色红的如同火烧,哦了一声便匆匆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冲淡了寒冷,她的身体渐渐暖和起来,疲惫亦是消散不少。

郑若楠不太清楚那个男人带他回来是什么目的,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打算伤害她。

想到秦羽和罗晓星,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了似的,难受的很。

当初秦羽突然对她献殷勤,她也是有过疑惑的,可后来渐渐沦陷在他的温柔中,直到两个人宣布婚期的时候,她仍然觉得如同做梦一般,而现在才发现,果然是一场梦,一场别人编织的残忍的噩梦。

关掉蓬头,换上睡袍,吹干头发,她这才从浴室走出去。

总算不再这么狼狈了。

叶梓凡坐在沙发上,抿了一口红酒,转头看了她一眼,眸底幽深,“秦家少爷怎么会让自己的未婚妻在结婚前一天如此流落在外?”

提到这个名字,郑若楠的神色黯了黯,没有回答。

叶梓凡心中也猜了个大概,端起另一杯刚倒的红酒,摇了摇,挑眉问道:“要不要来一口?”

红色的酒在灯光下折射着某种奇特的光彩。

郑若楠把心一横,将红酒接过来,一同坐在了沙发,然后一饮而尽。

入口先是淡淡的芳醇,吞进去之后带着点点的灼热,接着留给舌头的是淡淡的苦涩。

就不醉人,人自醉。

不过片刻,她的脸颊便微熏,双眸迷离,有了几分醉意。

叶梓凡坐在一旁,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并没有太多的反应。

郑若楠又是喝了一杯,醉意渐深,意识越来越不太清晰。

她抬起眼眸,看见淡定自若的叶梓凡,突然一惊一咋的,“你……你是谁?怎么在我家?”

叶梓凡隐隐感到一丝不对劲。

下一秒,郑若楠又嘿嘿一笑,“你长得好帅啊!”

说着,她打了一个酒嗝,然后起身,走过去,挑起他的下巴,笑的轻浮,“帅哥,给爷笑一个嘛。”

叶梓凡直勾勾盯着面前的女人,双眸微眯,“你喝醉了。”

“哪有?!”郑若楠嘟着嘴,有些不开心,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我才没有喝酒,都是你喝的。”

叶梓凡有几分无奈,想要将她的手拉开,没想到郑若楠顺势窝进了他怀中。

她笑的得意,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庞,“你……你长得可真好看。”

叶梓凡想到躲开,可是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没有动作,肌肤相触碰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不如你嫁给我,做我的压寨夫人吧?”郑若楠从他怀中起身,面上笑嘻嘻的,直勾勾盯着他,目光炙热。

压寨夫人?

叶梓凡很轻易地就闻出了酒味,面上没有过多的表情,撇开了视线。

他自然不会去和一个醉鬼计较什么。

不过,他倒还是真的没有想到,明明先前这么一个倔强的女人,在喝了酒之后竟然变成了这副……不可言说的模样。

还真是有意思。

“不愿意嘛?”郑若楠想当然就把这认为了不答应,她稍稍蹙眉,看起来很认真地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将双唇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又离开了,如同蜻蜓点水一般。

叶梓凡愣了愣,放下酒杯,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大胆。

郑若楠微微羞涩的一笑,说的信誓旦旦,“现在你就是我的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叶梓凡突然间也来了兴趣,勾唇一笑,“刚刚发生了什么?我可没感觉到。”

郑若楠想了想,没有纠结太久,再一次吻了上去。

这一次,她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生疏的啃嗜着男人的双唇。

叶梓凡目光一凝,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的心底隐隐涌现某股燥热。

就在郑若楠要离开的时候,他一把紧紧搂住她,然后舌头袭入出于惊讶而微张的小口,放肆的席卷着。

直到快要窒息,郑若楠才被松开,她趴在他的怀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固执道:“现在……现在你就是我的……”

“女人,惹火可是会烧身的。”

“啊?”

郑若楠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就被横抱起来。

叶梓凡将她丢到床上,然后欺身压下去,伸手解开她的腰间,光裸的躯体一下子就显露无遗。

郑若楠正觉得奇怪,怎么这个帅哥的态度这么快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就有一股酥麻的陌生感觉蔓延至全身。

叶梓凡的理智被冲散,眼底满是深刻的欲望。

一向自制力不错的他,在面对这个奇怪的女人的时候,竟然一下子就把持不住了?

来不及多想,身体已经进行到了下一步。

直到下身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郑若楠的神绪才稍稍恢复了一些,然而事情分明已经进行到了无法扭转的地步了。

她的身体也越来越奇怪,从一开始的十分抗拒,到慢慢的享受迎合……

夜还很长。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从窗户漏进来,郑若楠下意识地伸出手,遮住了眼睛。

缓和了一会儿之后,她这才朝四周看了看,顿时大惊。

这里是哪里?

动了动身子,如同昨晚发生过车祸一般,哪里都很酸痛,尤其是下半身。

意识渐渐回笼,她马上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果然,旁边有一个裸身的陌生男人。

正是昨晚雨夜中将她带回家的那位。

脑海中闪过点点片段,逐渐拼接起来,模模糊糊的也有了个大概。

难怪都说酒不是一个好东西,俗话说的果然不假!

第三章 我喜欢你

还真是没有想到,酒后乱性这件事情,有一天会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见身旁的男人还闭着眼睛在睡梦中,郑若楠慌忙地就想要起身离开。

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准备从床上下去,却没想到一双手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硬生生将她拉了回去。

“你干什么?”郑若楠下意识地挣扎着,眼睛却不敢乱看。

殊不知,她胡乱动着身子,却令彼此间的肌肤愈发接触的紧密,无意识的摩擦更是让叶梓凡再一次没有忍耐住。

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着,很轻易就有了生理反应,凑近她耳边吐着热气,“干你。”

郑若楠自然也感觉到了那巨大的灼热,顿时吓得不敢再乱动,她只觉得周围热的很,脸颊不自觉就通红了。

然而彼时已经于事无补,叶梓凡的下腹聚集了一团急需发泄的欲火。

他的手向上探着,精确地抚摸上高耸的双~峰,来回挑逗。

“唔……”郑若楠情不自禁地底吟出声,在下一刻反应过来,立马抓住那不安分的手,有些无力道,“我不要!你再继续下去,就是犯罪!”

“哦?”叶梓凡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眉眼间浮现不屑,“你大可以试试。”

话音落下,将女人的双手禁锢在身后,找准位置,战栗般的绷紧,从后沉入……

“啊!”

依旧很疼痛,郑若楠眼眶通红,眼泪差点就要落下来了。

“你……啊,不……不要……”

她紧紧咬着唇齿,语气中带上了点点哀求。

欲望的野兽已经觉醒,叶梓凡仿若没有听到一般,更没有打算停下来。

这个女人的味道太过于美好了,才让他试过一次之后就有些欲罢不能,更是忍不住地想要第二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战局终于停止,郑若楠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脸颊潮红。

反观叶梓凡,倒是精神的很,丝毫不见什么异样。

郑若楠深吸一口气,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起身。

这一次,叶梓凡没有过多阻止,他靠在床头,点了一根烟,吐出一阵烟雾缭绕,面无表情道:“怎么样,以这种方式错过你的婚礼,刺激吗?”

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郑若楠穿着衣服的动作一顿,随即很快又恢复了过来,并没有回答,却是嘴角扬起一道自嘲的笑。

反正那并不是真正为她准备的婚礼,去的话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很快,郑若楠穿好衣服,没有回头更没有看床上的男人一眼,直接打开房门离开了。

“嘭——”的一声,卧室回归平静。

叶梓凡的目光落在关紧的门上,久久才收了回来。

他的确是故意说出那番话的,按着这个时间,婚礼应该已经进行到了中间,然而新娘还在他的床上。

然而这个女人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真是出乎意外。

想了想,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秘书的电话号码。

很快,那端接听起来。

“去查一下,今天秦羽和郑若楠的婚礼发生了什么事情。”

收了线,他将手机丢到一旁,又是深深吸了一口烟。

对于那个女人,他似乎越来越有兴趣了。

郑若楠从叶家别墅出来之后,走了许久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美女,你要去哪里?”司机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开口询问道。

郑若楠坐在后座,听到这话,顿时愣了愣。

她能去哪里?

婚礼现场?没必要去再多闹出一个笑话。

回家?并不想看到罗晓星和秦羽幸福的样子。

犹豫了一会儿,才回答:“去花海游乐园。”

至少,只有这个地方能让她感到丝丝温暖与开心了。

下了车,郑若楠走进游乐场。

彼时已经过了中午,太阳高高悬挂在上空,游乐场里面并没有太多的游客。

郑若楠顺着记忆,熟练地找到摩天轮附近的一颗大榕树,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然后背靠着,坐了下来,脸色柔和了几分,有些怀念的味道。

轻轻闭上眼睛,斑驳的树影映照在她脸上。

慢慢的进入了回忆,唇边溢出一抹笑意。

“你是谁?为什么也在这里?”

十岁的郑若楠在生日当天一个人跑来花海游乐场,却发现有一个和她差不多大小的男孩现在了榕树底下。

每次只要她一伤心,就会来这里,对着榕树说话,就好像一个秘密基地一样。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别人。

男孩穿着小西装,整个人看上去清爽又干净,好奇地打量着女孩,“你又是谁?”

郑若楠没有想太多,只甜甜一笑,伸出手,“我叫郑若楠,今天是我的十岁生日。”

许是阳光衬托的女孩的笑容过分干净美好,男孩愣愣地就回握住了那双白皙的小手,“我叫白战君,生日快乐,我今年十二岁。”

“十二岁?”郑若楠歪头想了想,随后自作主张道,“那我就叫你战君哥哥好了。”

白战君根本没有想到要拒绝,算是默认了。

他奇怪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怎么你的家人不在旁边?”

他想当然的以为,带郑若楠来游乐场,是她父母给她的生日礼物。

郑若楠地眼眸一闪而过的黯淡,很快又露出笑脸,指了指榕树,“他就是我的家人呀!”

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就再没有可以说话的人了,姨母姨父对她更多的是无视。

小小的白战君并没有想到要追问,两个小朋友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认识了,更是结成了好朋友。

郑若楠在父母去世这么多年的日子里,终于再一次有了真正开心的感觉。

两个人几乎每天都会在花海游乐场的榕树下见面,一起谈天,一起说地,一起聊聊今天发生的事情。

彼时的白战君虽然才十二岁,但是白净帅气的模样已经吸引了不少女孩的注意,每天他的抽屉都有许多的情书。

后来郑若楠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时常调侃他的魅力这么大。

本来就是一笑而过的事情,但是那一天白战君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握住了郑若楠的小手,脸色火红,目光因为害羞而有几分闪躲,“若楠,我不喜欢她们,我喜欢你。”

闪婚总裁嚣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闪婚总裁嚣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美文美图(周延锋诗歌) : 花儿让蜜蜂和少男意乱情迷

    美文美图(周延锋诗歌):花儿让蜜蜂和少男意乱情迷花儿她把芳心深深地藏蜜蜂他睁大了眼睛痴痴地寻春天她乘着爱情的翅膀悄悄地来果树它忐忑不安又得意洋洋姑娘姑娘你早早地绽放太阳也为你意乱情迷少男少男他远远地动情怕生命中的第一把火太旺太狂春天春天你也要到树心里面去歇一歇

  • 美文美图(周延锋诗歌) : 我爱世界以百分百的真情

    美文美图(周延锋诗歌):我爱世界以百分百的真情游山山爱我戏水水恋我天吻我额头,地摩我脚踵我怎能妄自菲薄?花开好梦,叶绿生机自然的馈赠,要全部收下用歌声传颂,用微笑感恩诗意的日子从不悲伤尊太阳为帝美月亮为仙拜群星做兄弟我不会孤单身体活着,心灵爱着手脚舞动着,思想飞翔着我爱世界以百分百的真情世界宠我以每年每月每天的幸福

  • 手机字帖丨《平复帖》高清放大版欣赏!

    ▲陆机《平复帖》手卷纸本23.7×20.6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平复帖》为晋代陆机书法作品,牙色麻纸本墨迹,9行84字。书写于西晋,是传世年代最早的名家法帖,也是历史上第一件流传有序的法帖墨迹。有法帖之祖的美誉。《平复帖》在历史上流传有序,入过宋内府,也曾被民间藏家家藏,后入清代皇族流传,最终被张伯驹先生重金购得,后捐入故宫博物院。不过,观细节图处,可看出,在流传过程中,作品不知是受到了破坏,还是修补,或是被摹写的痕迹。今天,推出《平复帖》的高清版,供大家欣赏。(图内为启功先生释文)

  • 一德:生辰八字看健康疾病——怎么看身体还是精神出问题?

    生辰八字看健康疾病——乾:己辛戊丙庚己戊丁丙乙亥未午辰午巳辰卯寅丑1020304050辛卯年,伤官见官,或是伤官制官(凡是伤官来制官的人,多数用的是手段,或者是抓住别人的把柄):第一、丙辛合,财旺了能挣钱(因辛到了);第二、亥卯未合成木局,与官方合作;第三、卯午破,钱收不回来。用辛制卯官,卯午破的力度就小了(好大运,坏流年也坏不到哪);第四、卯辰穿,还得给官方的人分钱。壬辰年:第一、丙壬冲,冲破了丙辛合,公司黄了;第二、丙枭为脸面(因在主位),一冲就点头哈腰,是到处要帐;第三、辰土晦午禄(火生辰

  • 火热的西安

    网红城市西安又要火爆了!高温预警拉响西安,西安市气象台今天早晨(7月19日)05时30分发布高温橙色预警信号:预计今天西安局部地区温度可达至40℃。火起来了,我的大西安!

  • 【钧瓷网•求源】什么是氧化,什么是还原?

    点击上方“钧瓷网”可订阅哦!文/李金我们看一些有关钧瓷工艺方面的资料时,经常会提到氧化和还原的问题。如氧化气氛和还原气氛,氧化焰和还原焰。这些指的是什么呢?天池冰舞张文建作品在瓷器烧造的过程中,常常需要一种环境,专业术语称为“气氛”。瓷器都是在某种气氛里烧成的。一般来说,气氛有两种,一种是氧化,一种是还原。由于钧瓷呈色对气氛敏感性强,在工艺上很难控制,因而窑内气氛、温度的波动会使窑内不同区域的产品形成不同的艺术效果。无名刘志军作品首先说氧化。所谓氧化就是得到氧,通俗地说,是将窑炉烟囱火门打开,拉

  • 这三本超越《寒门状元》的历史小说,每一部都看了5100遍以上!

    哈喽,大家好,我是老罗,今天给大家推荐三本超越《寒门状元》的历史小说,每一部都看了5100遍以上!第一:《并州李义》1、一个现代人穿越到东汉末年的故事。开局就送吕布和高顺.本书参考了正史、野史、演义、评书、游戏等,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另,本书无系统,无乱入,无科技最后,本书包含了大量东汉末年的群英剧情第二:《这个山伯来自地球》2、带着《如来神掌》做一只横扫三国的法攻猴三棒!莫欺少年穷、重生魂穿三国、热血荣耀争霸。这个三国的英雄是从王者荣耀引进的。结拜猛将登富豪榜、农药附体、生死,日常、成名、运筹

  • 这三本超越《大将军王之乱世争霸》的玄幻小说,每一部都完爆魔域

    哈喽,大家好,我是老罗,今天给大家推荐三本超越《大将军王之乱世争霸》的玄幻小说,每一部都完爆魔域!第一:《修仙之第一女配》1、穿越成了修真小说里的第一女配,白紫苏表示心有点累。看着人家女主的强大金手指,出门捡个萌宠麒麟,一抬手就救了个忠犬男配,几句话就抓住了男主的心,看个画儿都有人哭着喊着要收她为徒……再反观自己,麒麟也有,可惜是个人妖脸,忠犬也有,可惜弄错了主子,未婚夫也有,可惜是个病娇,师父也有,可是比她还有女人味儿!这个日子没法过了!【摔】第二:《斗神战天》2、本小说写的是主角欧阳靖霄被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