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爵色凌遥】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3:54:2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爵色凌遥

第1章 宿命物语·星落陨

人活在世上,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有人说,是金钱。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花间一壶酒,对月独酌,流云轻舟小菜,滋润得很。

有人说,是权利。

但忘青田云水遥的人,却总在羡慕不为五斗米折腰。

有人说,是尊严。

对你来说,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是行尸走肉,他们或许过得比你开心比你更好。

红尘十丈,繁华三千,有很多都是重要的,可是挥挥手,却又变得渺茫。

无论是金钱,权利,尊严,时间,名誉,皆是生死难以带走的虚妄。163生活网

活在世上,支撑着我们的,却无非就是个执念,当这份信仰轰然崩塌,也就是绝命之时,即使活着,这一刻,也就是真的行尸走肉了。

一缕执念,让我们看见风清天蓝,一缕执念,让我们呼吸清润香甜,一缕执念,让我们行走世间面对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事而不疲惫。

只有执念在,才能真真正正地感觉到自己活着。

书中的每个人都有执念,正如我自己,也有支撑着灵魂的执念,似是一颗挂在身上的夜明珠,无论前路何方,至少我不会在自己想要走的道路上迷惘。既然来过,既然爱过,何不轰轰烈烈一场?无论苍穹湛蓝,亦或是漆如墨,那一缕辰星还在,永不坠,永不灭,那一缕执念长存,就仍有理由在路途行走。

这是不消逝的不坠的繁星的一缕执迷,也是一把永远解不开的命运枷锁。

天地如盘,芸芸众生,都只不过是棋盘上的一个小小的棋子。原文163shenghuo.com在这个棋盘之上,无将相,无黑白,无主配,唯有一群在命运中苦苦挣扎求索,想要寻到前方路,终生望的魂。即使不想去管那宿命,宿命却一直银魂不散牵缠,即使想要顺从那命运,却痛苦地不看忍受;即使想要改变那天数,前路飘渺。

他们在生死路浮沉,过客在轻瞥时叹息。

灵难安,梦难安,心难安。

第2章 序·混沌未分天地乱

诗曰: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炎黄子孙恐多认为生身之界由此而来。推荐163shenghuo.com然,怎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为独存?吾等凡尘俗子,微窥天机尚不可得,岂能妄言栖身地再不可觅,血肉躯再无处寻乎?启始看似相同,因不同,所得之果自是不可同日而语也。

山海搜神之类述鬼神书卷虽繁多,但其奇妙之处人毕竟不可领会,偶有有心者,不过于聊斋中记路人所述,攥写下来,终究还是成为了茶余饭后消遣物而已。

并非人有意淡忘或言其迷信,只因尘世多只信其目中所示,故事再精妙,不能得以一见,水月镜花而已。

宇宙神奇,焉知不存一方土地,历史仙法,神妖魔怪尽存于世;我等所获所思,因无意闯入异界所获些许记忆,又因速速而回以为梦邪?正如《庄子》云: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万物皆为幻,此文所述,非我等所存之地旧事。其人其物其事等等,尽皆不可考。

历史尚且会被史官粉饰,不能尽信;况我这等无凭无据之书岂能免乎?以为天方夜谭,痴人说梦亦或是确有其事,无妨。消遣之时翻上几页,博君浅笑,微哀,一解心中倦闷即可。163生活网至于此文所讲何事?且听在下慢慢为诸位道来。

宇宙尝有一界,谓之“九州”。九州拥三界:地界,天界,冥界;含五族:魔族,妖族,人族,冥族,仙族。魔,妖,人三族共居于地界;冥族居于冥界,冥界,位于幽幽黄泉畔,是以又谓之九幽者也;仙族居于天界,天界,处于茫茫苍穹,是以又谓之九天者也。

魔族,五族地位最低之族。仙界可随意贬人入魔道,其他四族皆可因意志不坚或突生刺激进而堕入魔道。一但入魔,无论如何努力修炼,终身不得出。阅读163shenghuo.com其子其孙,更是生即不能脱离此身份。如此永无出头之日,可想而知,魔族众都自甘堕落,只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落得个极差的名声,也在所难免。

妖族,得源于家畜,鸟兽等物的虔诚修炼,百千年才方得成。修炼者众,然成者寥寥。因修炼之时心无杂念,多心思单纯善良。

纵然此族法力非凡,但其地位之低仅次于魔族,甚至都被无半分异能的人族所鄙夷唾弃——家畜终归是家畜,就算得以脱胎换骨,变了形貌,也依旧是原来任自己宰割践踏唾骂的畜生而已。偶有人与妖相恋,却多为所谓世俗所不容,言其为败坏伦理纲常之事。

妖即便使人飞黄腾达,家财万贯;乃至断绝与妖族一切关系,并令人饮其血以得长生,食其肉以得法力。痴心一片,只求长相厮守甘舍一切。

虽如此,人与妖的恋情,多是始乱终弃,惨淡收场。还有不在少数的妖被心爱之人所杀死。现今,妖族多是族内通婚,企图摆脱这种困窘的境地,继续修炼想修得仙身的亦不在少数。

人族,地界三族能力最低的一族——无异能,无法力,最引以为豪的一切,如头脑和心灵,也是其他两族所具有的。可奈何自视甚高,自认为地界以自己为尊,从不屑于妖魔之类为伍。多是以利益为先。

权利,财富,名誉,每一个这样虚妄的东西都可以戏耍的人团团转。

亲人可以为这些反目,兄弟可以为这些残杀,朋友可以为这些背叛。

虚伪,狡诈,阴险都是人族的代名词。

坏事做尽总是能为自己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杀戮是为了救赎,篡权是为了免于大权落入奸邪之手,背叛是早看出他人的心思而先下手为强。

错的永远不是自己,而是别人。

男子江山颓败,便怪女子红颜祸水;女子为钱权而嫁,不遂己愿婚姻不幸便哀怜命运。堕魔,是他人所逼;恋妖,是被施狐媚。生为苦,死为痛,快乐是那过眼云,钱权是那黄粱梦。为苦舍甜,为梦舍真,那便是人族。未入轮回,先入心劫,生生世世将自己折磨。

地界之族到此大抵已说完。现在来说说冥族和仙族。

冥界与仙界虽主司之职务不同,却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因而冥族与仙族为同等级别。

地界之人或妖众清心寡欲,淡然若水,便可升仙,享永生不灭。

最初的仙族都是如此而来,俱是精英也不难相信。

只是一旦化作仙族,其子也是仙,其孙也是仙。且万年弹指一挥间,曾很有理想的仙族现在也贪于享乐,不顾及地界状况。地界近些年来灾难连连便就是这个原因。然而人族奸佞之臣贪赃枉法,魔族为祸作乱导致的民不聊生尚有办法,诸仙不顾苍生死活就只能哀怜,白白等死了。

地界三族死后都入冥界,由冥族司其生死轮回。轮回时,由奈何桥边守护者递以忘川之水,前世今生仇恨因果全部忘记,记忆由冥族保存于黄泉河畔血红的葬忆花中。

冥族也为永生不灭之族。此族只可由转生得,为了保证转世与三界平衡,便在生养至一定年龄,用读心术读其心境,若非可造之材,即可处死或使其堕魔。

冥、仙之族寿命虽号称永生不灭,也并非生命就无尽头。也能被六种特殊的武器——逆魂剑,灵夜琴,碎心铃,绝情针,裂天弓,离魄刀所杀死。

轮回最为无奈,所以二族早已超脱轮回之外,一旦死亡,便会消散于天地间,再无痕迹。

即便堕魔可以通过轮回继续活下去,可失了特权与记忆,多数仙族认为不如带着记忆消散反倒更好些。何况他们从不认为自己会死。这六样武器都在冥界保管,冥族与仙族从来井水不犯河水,怎么可能特意带着武器来天界杀人呢?

而冥界主掌生死轮回,早已看破,对再入轮回也没什么兴趣,优秀的则一直保留下来各司其职,若无天赋,大多便任由被长辈处死。

三界五族虽然各自矛盾重重,但也一直无甚大事。其中一大部分要归功于冥族一直兢兢业业,态度严谨使得轮回不曾出过什么大问题。

但近些年,因为一件事的出现,这种摇摇欲住的“平衡”局面终于被打破,被压倒了。

冥界之王帝沙最宠爱的女儿——守在忘川畔的月无痕突然出走,嫁给了九天之王的大儿子苍默,偷偷带走了逆魂剑与裂天弓两样。

之后月无痕暴毙,几年后,逆魂剑被一个成仙没有多少时日的恶徒所盗去,杀死了九天王和除苍默外的所有儿子,苍默被打成重伤,幸得装死才保住一命,据说这位恶徒还曾勾引苍默女儿离若,骗得她的信任才能盗得逆魂剑等等等等传言从未间断。但可知的是在恶徒杀死九天王以后,被带兵前来的苍默当场抓住,贬入魔界为魔。

当上新的九天王的苍默为杜绝这类惨剧再度发生,在天界与地界之间不知以何物为凭借,展开一个巨大的结界,宣布从此地界之族不可再修炼为仙,其原因皆由于那个十恶不赦的堕魔。

众人族妖族愤怒被魔族牵连,魔族本就一团散沙,此番更是惨遭重创,死伤无数。

这时,魔族横空出现一位救世主,自称叫“雪”。

他不但驱逐了所有前来魔族寻衅滋事者,还使原本最为卑微的魔族变为了地界第一大势力。

魔族也隐隐知道他应该就是当年天界口中的“恶徒”,是使天界和地界彻底隔绝的罪魁祸首。只是魔族原本就没什么出头之日,这项命令对他们根本没什么影响。若没有他,魔族永远也不会有这么兴盛繁荣的一天。

他成了魔族的首领,众魔全都尊重他到了几乎崇拜的地步,唤他做“雪王”。他不曾提及过半分他的过去,他的真面目也被掩盖在一个白玉面具之下。

当真是个如雪般的男子,看不出其心其魂,入目只能是一份刺目的白。

化为水,是那么漆黑深邃;看似宽广,却不容姹紫嫣红存于世,安静地折杀万物,徒留枯木败枝。那隐藏的深沉,散发着彻骨寒冷又让人心毫不设防。

这便是雪,也许,也是雪王。

第3章 ·虚启并凝暗隐谋

玉尘纷纷,不化之寒梦覆盖于天地间,染成清一色的纯白。这刺骨凛冽的风中,唯那对恶劣天气毫无畏惧的白梅散出一股馥郁的清香,在这片土地,倒好似落在枝桠上的香雪。不远处,是个精巧的宫殿。其通身透明,与其说是白玉,反不如说是用冰雕成。

伫立在那冰宫门前的,是个有不够密实还有些泛黄头发的少女。她用面纱遮着脸,看不清她的容颜。只能微微看到一道应是焚烧留下的红色疤痕从面纱钻出来,蔓延到她小鹿般大而水灵的眼睛旁——这狰狞可怖的疤由于她的美目,倒是为她平添了另外一份楚楚可怜之感。丰盈苗条的身子包裹在蓝得发乌的丝质长袍子中,上面用金丝线绣着莲花,披着个同样色彩的披肩——她身姿曼妙,穿得又厚实,那深色的衣着更能防她微黑甚至有些微微泛红的皮肤,被衬得更为明显些。她两手交叉放在腰间,正如一尊雕像般,直挺挺地站着,使得本就忧郁的气质中更添了一份疏离远人之感,独独在偶偶注视冰宫时,才有小半分柔情。

忽只听得一声轻笑:“几年不见,不想墨莲姊仍是痴心不改,可敬,可敬!可惜这满腹温柔,却是半分都不愿分我们旁人。”声音如泠泠清泉,干净清澈,甚是好听。

墨莲不用回头,便知是寒幽归来。刚刚回眸时的似水柔,旋即凝固成寒霜。她上下打量了下说话人:两弯轻烟柳叶眉,一双秋水桃花眼。樱唇莹润,雪齿含香。面如脂玉凝新荔,色若春樱伴晓夕。肩似削成,腰如约素。墨黑如瀑的头发,只一条发带松松绑住,风无意吹起几缕青丝时,竟显别样的飘逸;流云纹浅青丝袍更衬其不染烟火的空灵脱俗。嘴角微微勾起,实在分外摄人心魄。只可惜了他这般花容月貌,是个男儿身。

墨莲见到如此“美人”,不屑地冷笑道:“我自是没变。倒是寒幽大人,出落得越发标致了。明明一个男子,生得你这副样子,白白讨人嫌恶不自知。出去这好些时日,脂粉气也半点没散去。着实令在下恶心。”她音如裂琴,吱吱呀呀,难听得紧,此刻因嫌恶的一番恶语相向,更让人倍感不适。

寒幽因知她素来看不惯自己这毫无阳刚之气的模样——他自己也不甚喜欢,无奈生来如此,他也想过改变,不过,俱是徒劳无功,便也罢了。所以对她的这番话也丝毫不以为意。但见她有了些许愤怒,知是恼了自己先前的几句玩话,急忙岔了话题:“雪王殿下可在么?”

刚听到“雪王殿下”四字,墨莲便收住了口,只点了点头,伸出手来。寒幽心下暗暗好笑,取出一个银丝红梅锦袋,与他自己腰间刻有名字的玉牌,一并递与她的手中。墨莲掂了掂手中的锦袋,叮当作响,重量也是不轻。她也不禁讶异道:“你这……可是齐了?”

寒幽笑道:“幸不辱命。”墨莲仍旧只“哼”了一声,他忙又补充了一句:“要是姊姊,想来定然比在下更迅速。只是殿下不愿让旁的人照看自己。”

她未及他话说完,就踏入冰宫之中。本就过分秀气,油腔滑调,更可恶可厌。可她又不能不承认,这个家伙确实是很厉害——年纪轻轻,法力已修炼得近乎登峰造极,现下已做得魔族的大将军,有除左右护法的手下外所有魔的支配权。恐怕他是自己外,雪王殿下最信任的人了。起先,她心下也时常犯疑,寒幽得到的权利是否过重了些。然而,寒幽对雪王的器重所表现出来的,永远是无与伦比的忠心,和不计后果的言听计从。

墨莲最后得出的结论便是,可能这便是知人善用的领导能力,是自己所学不来的吧。

她从来没有注意到,身为右护法的她,在其他魔族眼中,对首领的忠心,远甚于寒幽。她自以为轻如尘埃、不会被注意到的那份心意,在魔界早就是个公开的秘密了。唯有墨莲与雪王不知。这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还是另有原因?谁又说得清。猜测种种,当事人都不曾揭晓答案。这样胡思乱想,流言纷纷究竟没意思,就都不了了之了。

闲话说了这许多,却说那墨莲走进了雪王的房间。整个屋子俱是冰冷异常。地上铺的,墙上镶的,都是地界最冷的,染成深蓝的雪凝彻骨冰。里面嵌着清一色的绿色花朵。这些花是雪王自己用丝绢一朵朵做成的,不知道甚么名字,出奇得娇艳美丽。是这雪洞样的地方不可多得的暖意。屋正中可见晶莹剔透的雪桌并两把椅子,靠窗的一侧摆着青蓝水玉卷叶拔步床。陈设如此而已,再无他物。

此刻床栏斜靠着一个人。那样子如此无力。低垂着头,长长的黑发披散下来,白色织锦长袍松松地罩在身上。明明连腰带都没有系,手上却戴着副雪缎手套。他用帕子掩着口,不停地咳嗽,不时还按按额角。那帕子早就染成红色。亏得他戴着白玉的面具,不然他的脸,定然是憔悴得让人目不忍视。这个痨病鬼般的人,即是魔族的现任首领雪王了。他听到脚步声,微微睁开眼睛,费力地将头转过一点。墨莲忙上前,要让雪王躺下,他摇摇手拒绝了。墨莲忙收手,用随时待命的姿势站在了床边。

“莲儿,可……可是……寒幽回来了?”声音低得几不可闻。

墨莲回了句:“嗯”,半跪着把手中之物递给了雪王。他空洞的眼神现出了几分光彩,双手颤抖着把东西接了过来。打开锦袋,血腥味扑面而来。他点了点里面沾满血污的物件,长叹了一口气。他把它递还回去,“一会让寒幽送到铸剑阁去。”墨莲行了个礼,回道:“是。殿下今天就要用回影术么?”

“这……个……个,自……自……咳咳……自然。”他又咳嗽了两声,比先前更剧烈了。

“殿下,你身体能撑住么?”墨莲竭力让情绪平稳。她音色本就嘶哑难听,略带哭腔也听不出来,只要不让眼眶湿润就不引人注意。

“恐怕不行……咳咳……但这身体始终不见好,拖也不是办法。莲儿,你在我极度虚弱时……咳咳……输送点法力给我便可了。”雪王说罢,双手捧着寒幽的名儿牌,按在了心口。

墨莲心中不忍,可还是按住了雪王的手。“全交给属下吧。”

雪王微微笑笑,安静地合上了眼睛。碧青光芒渗入他身体,微弱的气息更是愈加难以察觉。他瘦弱的身体颤抖着,这时任谁都能看出他在咬着牙强忍着痛苦不让自己叫出声来。殷红的液体从他的指尖渗出,滴到他的衣服上,犹似泼墨写意抵于绢素,别有韵味。不大一会儿,源于眼眶的鲜血顺着白玉面具而出。这绚烂不时伴着骨头断裂的声音。墨莲的手心渗出了汗,半分不敢松懈。他猛地咳嗽了数声,忽地停下来。出入之息都消失了。在一刹那,墨莲深蓝的法力注入他的体内。刚刚的伤口慢慢结了痂,又褪下来。半晌,雪王才略缓了过来。墨莲且放下心来,腿一软,向前摔去,被雪王扶住。她慌忙道谢,又行了几个礼。雪王盯住她,其笑声甚是诡异。

“为什么……”他狠狠地捏着寒幽的玉牌,笑得更大声了。“莲儿,你告诉我为什么……”

“什么?没站稳,冲撞了殿下,十分抱歉。”墨莲没能明白他的意思。只以为是自己刚刚跌倒的样子惹他发笑而已。

“你如此待我,可曾有过忧虑,难过?”他止住笑,十分认真地问道。

这实在是没头没脑的一个问题,虽还是不明白,墨莲仍恭敬地回道:“在殿下身边守护,是我最大的荣幸。哪怕殿下就命在下万箭穿心,粉身碎骨,也是前生修来的福分。何来难过之说?”

“每一次都是这样,竟弄得我也有些犹疑。罢了,舍得本就同体。失所有,才能得所思。”他把寒幽的玉牌交予墨莲,又咳嗽了几下:“送回去。该说的该做的你都知道的。”

墨莲退了出去,告诉寒幽了接下来需做之事。寒幽不免又开了几句玩笑话,就往那铸剑阁去了。至于细节种种,后续再表。

爵色凌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爵色凌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012怀孕了?俞氏。“俞小姐,顺发银行的人和‘森动’公司的代总都已经在会客室等您……”俞锦源曾经的贴身助手肖秘书道。俞潇潇轻轻点了一下头,问,“他们的态度如何?”肖秘书微微皱眉,“他们坚持不能再拖延,否则各自会以法律途径状告俞氏。”俞潇潇疲累地用手撑着额头,道,“你再去招呼他们一会儿,我打个电话……恶……”一股恶心的感觉涌起,俞潇潇连忙用手捂着嘴,所幸只是干呕,并未有其他不适。拍了拍胸口,待确定反胃的感觉消失

  • 小说限时隐婚:我和上司闹绯闻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限时隐婚:我和上司闹绯闻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限时隐婚:我和上司闹绯闻012我不想杀你,只想和你……安小小气的抓狂,忍不住对着那厮的背影竖了个中指,他说十分钟就十分钟?笑话,她要洗半个小时,他还能把她撕了不成?反锁关上了门,她脱了粘在自己身上的衣服,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滑进浴缸里,温暖的水覆盖全身,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自由呼吸,简直像置身天堂,安小小享受般的闭上眼睛,彻底忘记了某个男人的话。十五分钟后。‘砰’的一声巨响。原本紧闭的门忽然被人打开,安小小大惊,闭目养神的眸子骤然打开

  • 小说夫本狂野:宝贝,乖乖回房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夫本狂野:宝贝,乖乖回房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夫本狂野:宝贝,乖乖回房012他的惩罚方式邹誉吓的腿软,梁婉悦的彪悍,在圈子里出了名。他要是真的跟她有个什么,梅成煜还不跟他立刻绝交?邹誉赶紧的松开了梁婉悦,梁婉悦上前还想再打,却被梅成煜一把抱住,他咬牙怒视着她,“疯够了没有?”“没有,你个混球,我打死你!”梁婉悦眼圈通红,挣扎着就想打。梅成煜却低头,狠狠的吻住了她,她开始还挣扎的有力,可是后来,就逐渐的瘫软在他的怀中。吕凡菁看着百炼钢成绕指柔的梁婉悦,叹息一声,看着梅成煜连哄带骗的

  • 小说早安,小逃妻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早安,小逃妻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早安,小逃妻012突如其来的吻也许是男人的动作太过轻柔,太过小心翼翼,棉棒接触到伤口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夏惜柔松了口气,更加放心的闭上眼睛,感受药膏带给她的淡淡的清凉。晕黄的灯光洒在她美丽的脸庞,像是头顶着美丽光圈的天使遗落凡间。夏惜柔微微扬起脸,如蝶翼般的羽睫轻轻颤动着,那轻启的红唇娇艳芬芳,好似在引诱着人去采拮它的清甜。她肯定不知道她这样坦露在他面前,毫无防备的娇颜究竟有多美,可靳言绎却知道,自己的视线始终无法从那两片唇瓣上移开。呼吸

  • 小说胖妻有喜:与亿万总裁同枕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胖妻有喜:与亿万总裁同枕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胖妻有喜:与亿万总裁同枕012偷偷溜进办公室的人外面很黑,唯一的光是月光透过落地窗投射进来的。办公室里的人果然不是邢泽穆,看身形像是一个女人,颜溪开门时,恰好捕捉到那人离开的一个背影。很熟悉的一个背影。等办公室里又剩下她一个人,颜溪才走了出来。办公桌上很整齐,不像是有翻动过的痕迹,颜溪愈发觉得奇怪,但又不能确定刚才那人是不是坏人。最后,她也没把这件事告诉邢泽穆,否则她在这里偷偷睡觉的事不就暴露了?转天一早,颜溪收拾好卫生,见还有些时间

  • 小说前妻,我们复婚吧!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前妻,我们复婚吧!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前妻,我们复婚吧!012被绑架自从那夜穆司夜与她友善的道歉后,安曦凝连续两天都没再见到穆司夜。上次酒店的事,令众媒体记者纷纷雀跃,他们时刻关注着穆宅的一举一动,只要安曦凝的身影一出穆宅,必定将有一件事实暴光,而穆正庭百般不愿意发生这种事,所以安曦凝只能被逼留在穆宅,哪也不能去。她心想,他估计回公司去了吧!最近穆叔叔已经着手将穆氏集团全权交给他经营,这样看来,他有的忙了,虽然在外人眼中,即使他再优秀,他仍旧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但是凭他

  • 小说嚣张小娇妻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嚣张小娇妻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嚣张小娇妻012被“设计”的重逢八年后。在A市有名的五星级酒店君伦饭店正在兴办一场服装秀,据说这场服装秀明星荟萃。参加展出的都是国际顶级的服装设计师,吸引了不少上流名媛贵公子的参加。酒店会场,T台两侧早已坐满了人,会场的镁光灯已经全部打开,音乐也响起。这是一场夏装秀,女模物们身着清凉的裙子,摇曳着身子走向展台。下面不时窃窃私语,不时响起掌声。突然,整个会场安静下来。T台上,一女模特穿着烟绿色的连衣带吊短裙轻盈的走向展台。裙子设计简单,细细的肩带系在

  • 小说新任老公花样宠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新任老公花样宠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新任老公花样宠012谁稀罕你包养“之前有个任务,熬了一个星期没睡,那会就有些感冒,撑到现在变成了病毒大爆发吧。”顾军诺不在乎的说道。做了军人这一行,熬夜流血牺牲都是正常的,发烧而已,死不了人,算不上什么。“你好歹也爱惜下自己的身体,真当自己是铁人啊。”陈剑看不过眼的说道。他跟顾军诺从小一个军队大院长大,老顾比他听话,扛着担子就进了部队,一步步的爬到现在军长的位置,付出的努力是常人不能想象的。他虽然是个军二代,但是他没有享受任何特权,他今天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