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至尊武魂 第六卷】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6:47:59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至尊武魂 第六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杀光!

不过,他们说得好听点就是佣兵,说得不好听就是土匪,他们跟别的佣兵团不一样,他们会在镇中收保护费,山头上的佣兵要娶老婆了,就到黑赤镇中抢一个,因此他们在城中极不讨百姓喜欢。163生活网

但是百姓却又无法与他们抵抗。

有一点是龙降天打听到最有利的消息,这些佣兵团早已经不像以往,为了利益,他们分裂成一个个小猎团了,而且他们之前的那些皇室财富早已经被天周国收走,所以,他们这些人只是比普通百姓厉害一点的土匪罢了。

龙降天来到的这个区域叫黑赤镇,这个镇正是那个黑赤猎头的根据地。

这个镇的人都建了许多土房,整个镇显得有些贫瘠。

龙降天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旅馆住下来,不过这旅馆只一间房的,也真是坑了个爹的,不过这也没办法了,在这种地方,能找到住的就不错了,毕竟这里很少会有外地人过来,旅馆在这里基本没有生意的。

河边那些地方倒是有不少供给外地做生意的旅馆,不过离黑赤镇在太远了。

龙降天站在阳台处,望向房间内的楼馨儿,她已经有许久没有睡过床了,在床上滚了一圈,感觉很舒服,开这家旅馆的老板是一个妇人,男人在外做生意被人杀死了,留下这一套房给她和她的女儿,靠着这微薄的收入渡日。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龙降天他们住进来给了他们不少钱,他们特意给龙降天他们换了新床单和新被子。

“馨儿,你在床上休息吧,我今晚还要出去打探情况。”

“不要吧,他们应该还不会那么快回来,你不也是许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吗?”楼馨儿走过道。

“呵呵,可是只有一张床,你是要让我跟你一起睡吗?我可不保证不会变禽兽!”龙降天坏笑道。

楼馨儿白了一眼,指着焰狼道:“这早本来就有一只禽兽!”

“喔喔!”焰狼不服的叫了两声。

龙降天摇了摇头,焰狼可是一个母的,人家不喊冤才怪。

“好了,我想趁他们还没有回来到他们的山头看一看,不会有事的!”龙降天道。【至尊武魂 第六卷】小说在线阅读

“好吧,那你小心一点,我的傀儡过几天也要做好了,到时我们就可以一起行动了!”楼馨儿得意的扬了一下手中的晶核道。

龙降天笑了笑,就走下了楼了,刚刚走下了楼,妇人就慌张的从外面回来了。

“老板娘,发生什么事,让你如此慌张?”龙降天不禁问。

“小欣不见了!我的小欣不见了……怎么办啊!”

妇人急得哭了出来,小欣是她的女儿,跟她相依为命十七年了,一个大好姑娘等着嫁人的,突然就不见了,这对于她来说,打击简直太大了,龙降天决定暂时不去猎头山打探了。

“老板妇,不要担心我让焰狼给你找找!”

龙降天吹了一个口哨,焰狼就奔了下来,楼馨儿也跟了下来。

了解到情况后,龙降天就让焰狼闻了一下小欣的衣服,然后找了出去。

老板娘也跟着走了出去,很快就来到了菜市场,不过人却没有找到,问起市场里的一些人说,小欣被几个猎头上的人跟踪了。【至尊武魂 第六卷】小说在线阅读

老板娘听得,几乎晕了过去。

“阿姨,你先不要担心,小欣平时来这个菜市场吗?”楼馨儿问。

“平时都是我来的,都怪我不好,我今天去换了一些家用回来,担心回来的太晚,就让小欣出来给你们买点好吃的,毕竟你们是我们的客人啊,怎么能跟我们吃那些腌肉呢?”妇人哭道。

龙降天才知道小姑娘跑上公里就是给自己两个客人买菜了,竟然遭遇了不测!

“馨儿,送阿姨先回去,我跟焰狼去找小欣回来!”

龙降天急说着,立即让焰狼变身,直接跳上它的背部,焰狼顺着气味,奔了出去。

市场里的人吓得不轻,他们可没见过会变身的灵犬。

焰狼一路狂奔,直接就奔向了猎头山去。

现在猎头山上并没有太多的佣兵,那些强兵都已经出去狩猎了。【至尊武魂 第六卷】小说在线阅读

所以留在山上的那些佣兵自然就会下山娱乐了,见小欣长得水灵水灵的,就抢了回去。

龙降天来到了山脚下,然后潜服了上去,这些山头并没有什么机关,充满血性的浮罗人并不喜欢机关,更喜欢肉搏。

可是正是因为这样,他们的根据地漏洞百出,估计也是不会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敢对他们的猎头山动手的。

龙降天一路走上,几乎没有看到一个哨兵,他们都躲在了山上去了。

当龙降天上到山上,一切都已经迟了,山上三十几个佣兵从一个房间里满足的走了出来,龙降天就意识到,小欣遇害了!

不过为了确认,龙降天还是潜进了那间偏远的柴房,推开门后发现小欣衣裙破碎,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腿上流着全是血,身上到处都是伤。

龙降天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冰冷得颤抖。

早上入住的时候,还是小欣给他们铺的床,跟他们有说有笑的,尽管她们为生活打拼着,并没有怎么修炼,但是小欣还很喜欢听外面世界的事情,没想到这么一个天真的少女经临死前经历了如此污辱。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小欣……向天哥哥会为你报仇的!我要让他们下去陪你!做你的奴隶!”

龙降天第一次杀气这么重,他不喜欢杀人,如果不是逼不得以的话,现在他几乎要疯掉了,他觉得是自己害了她们母女。

心中的愧疚直接变成了仇恨与愤怒。

他拿出一件衣服将小欣的身子遮好,然后直接将血歌剑取了下来,左手的大链寂花鞭也凝炼而出,卷在左臂上,显得你一只大铁筒。

龙降天一路走向那些人所有的地方,见人就杀。

“有刺客!”

有人喊了起来,想要逃命,可是龙降天左手的大链寂花鞭直接弹出,伸动的铁链,发出密集的金属碰撞声,只是一瞬间,将之身体贯穿了过去,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了。

猎头山上的闻声冲了过来,可是他们这里没有一个是大武师级别的人,在龙降天的战力下,完全被碾压。

一夜之间,整个猎头山血流成河。

龙降天抱着小欣一步步的走下山来,血水跟着滑下来。

此刻的龙降天就是一个魔,杀人狂魔,尽管杀了这些没人性的土匪,龙降天都难以平息心中的愤怒与愧疚。

一个将所有生活寄托在一个女儿身上的女人,突然失去了这一切将是什么样的痛苦,龙降天不知道要如何向她交待了。

龙降天回到了那间旅馆,远远就看到那个妇人坐门口等待自己的女儿归来。

心里不知道祈求了多少次了。

“小欣!”

女人在夜色下,看到了她女儿的衣裙,认出了她来。

连忙就走了过来。

楼馨儿与焰狼也走了过来,他们看到了这一切,不由得都失声了。

“小欣啊!你回来了!”

妇人将小欣抱了过去,她的身体已经冰冷了,妇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小欣已经死了呢?

可是她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抱着跑回了家,说她冷了,要给她添衣服。

“向天!”

“让她去吧,这可是她唯一的女儿,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

“气死我了……我一定要将猎头山那上面的人给杀掉!”楼馨儿咬着红唇,眼眶里滚着泪水。

“是的,我们一定让猎头山那些狗贼付出代价!”

龙降天握紧了拳头,片刻之后,从收纳卡里拿出了几千金币。

“馨儿,帮我把这些钱给阿姨吧,我们不能再住在这里了,猎头山上的那些人已经被我杀光了,要是他们的核心成员回来发现了这事一定会查的,让阿姨也搬走吧,这些钱够她生存二十年了,找点生意做,也可以过完余生。”龙降天道。

楼馨儿点了点头,将龙降天交待了的事做完之后,安抚了一下老妇人就连夜离开了。

龙降天二人直接到了郊外找了一处地方扎了一个帐篷。

“馨儿,你尽快将三头蛇傀儡炼好,等你炼好,我们立即就攻上猎头山!”

龙降天对楼馨儿道,楼馨儿点了点头,她此刻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她看得出来龙降天的内心里已经充满了杀意!

龙降天走进了帐篷之中,立即就拿出了那块黑曼陀蛇的晶核。

“吸收!”

龙降天利用功法吸收了起来。

晶核上面浓厚的魂力以及晶核能力,全部化作黑气红气,冒了出来。

然后吸收进功法之中。

这东西由功法吸收,竟然吸收了一个时辰之后。

一个时辰之后,龙降天再感应了一下。

发现功法终于突然了,不过只是突破了一个品阶,从金卡下品升到了金卡中品!

不过这样龙降天已经感觉到很满足了,要是再不突然一点点,龙降天就真的要绝望了。

要知道,他得到这些晶核并不容易,要不是机缘巧合,他根本不可能得到的,更不要说突破功法了,而且这一枚晶核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仅仅只是进化了一个品阶而已。

“接下来恐怕就更难升级了!”

龙降天感应到九洲傲龙诀的变化,它再一次的长大了,但是随着长大,所需要的食料也就更加的多,想要升级,恐怕是万难啊,毕竟就算再一次得到一个黑曼陀蛇的晶核也没有意义了,它的口味就是这么叼!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下次见面是死期

猎头山的核心成员很快就回来了。

他们满怀激动的回来,因为这一次得到的宝物可以改变他们的现状,甚至会成为浮罗城的第一猎头,到时他们就可以号召更多的人马了!

想想就该高兴,可是走上山的时候,他们发现下山的那个石梯上全是血水,几乎血流成河。

“上去看看,怎么一回事!”

猎头大喝一声,他们已经意料到可能已经出事了。

他们的人如箭一般冲了上去,发现上面的尸体都已经腐烂了,显然不是自然烂,而是中毒烂的。

“老大!全部都死了,身中巨毒而死!”

有人下来回报。

“岂有此理,到底是谁杀的!”

他们全部冲了上去,四处扫视,打量着这些尸。

“老大,你说会不会是那个人?”身边有人提醒道,猎头锁了一下眉头。

“他竟然这么快就杀过来了,不过这全都是一个人杀的,也就证明了他根本就没有同伴,依我看,他们该是叫不来同伴,或者想要独吞了这两只灵兽,所以一个人前来报复!嘿嘿,这样正好,立即去查这个小子在什么地方!”

猎头先是愤怒,紧接着就是激动,在他看来,矷这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还想杀了他们这些人独占两灵兽的好处。

这样一来就合了他的意,龙降天没有同伴的话,他们就有十足的把握去干掉龙降天二人了。

天亮之前,他们终于查到了妇人那里。

本来是查不到的,可是妇人这两天在办葬礼,而且葬礼办得很大,还拉了横幅,写上黑赤镇这个魔头杀她的女儿,还贴出悬赏,要是谁杀了猎头,她的上万金币就全部交给他!

显然她是不怕死了,拿出了所有积蓄,以及龙降天给的金币,希望能请到一个杀手,帮他女儿报仇。

可是此时却没有请来人,反而让猎头他们的人将妇人抓了起来,抢走了钱。

回到山头之上,猎头人经烤打审问,终于知道龙降天他们住过他们的旅馆,他们自然就知道龙降天肯定还在附近,目的就是为了报仇,他们只需要在山上等就可以了。

可是猎头觉得太被动了,所以还是决定主动出击,四处追寻龙降天他们的下落。

终于,他们在郊外找到了龙降天他们留下来的线索。

可是龙降天他们有飞行卡,他们找到了也根本无法抓得了你,除非被他们围攻了。

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出现的,就算他们是经验丰富的猎人,也无法悄悄靠近龙降天他们的。

“岂有此理,看来我们是追不上他们的,他们有飞行卡,只要发现我们追过来,立即就可以逃走了!”猎头骂了一声。

“也追了两天了,再追下去也不会有结果!老大决定如何?回去等吗?”身边的人问。

“当然不是了!将那个妇人吊在城门上,直到吊死为止,我就不信他不出来!”

猎头阴笑一声,手下也立即就去做了。

翌日的早上,城头上就吊上了那妇人,全身被打得全是血痕和绽开的皮肉,看上去触目惊心,让城中的人不禁心中生恐惧,但也只敢在背后指责,不敢明斗!

龙降天在运河一带修炼,听到这一消息后,他简直想跳起来就杀过去。

可是楼馨儿却拉住了他。

“向天,你冷静一下,我想阿姨也不会想我们去送死的,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现在过去只能送死!”楼馨儿道。

“可是……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她被人吊死吗?”龙降天紧紧的握着拳头,却无能为力。

“阿姨她女儿已经死了,她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有人帮她们报仇,而不是恩人过去给他们那些人杀死,这样她死都不会冥目的!”楼馨儿道。

道理,龙降天也是知道的,可是人总是无法冷静的面对一切的。

妇人在女儿死的那一刻,她的心就已经死了,现在救下来也只是一个行尸走肉的人,如果龙降天他们再去受死,那就更加的让她疼心了。

可是龙降天很难做到这一点……

他决定了,今晚就去救下那个妇人!

夜色之下,楼馨儿睡下了,龙降天立即就悄悄的起了床,跳下这一艘租来的野船,直接就往城头的方向飞奔而去。

夜色之中,街道上早已经没一行人,到处都是乌灯黑火的,只有一月亮和行星的光芒陪伴着。

龙降天如同一黑色鬼魅一样在这些屋檐之下快速飞奔。

没一会儿,他就来到了城头,在雨菲雅的神识感应下,龙降天知道他们埋伏的每一个位置,然后利用大链寂花鞭,一个个暗杀干净。

最后将那个妇人解救下来。

这妇人几乎说不出话了,全身都是伤,奄奄一息。

“阿姨,对不起,都是我们害你了!”

“傻……傻小子,我们根本不是你害的……你快走吧,他们人多……还在埋伏,故意利用我来引你们过来的……”妇人说着,头一歪,就断气了。龙降天的疗伤卡都来不及使用,她显然是憋了最后一口气,就等着看仇人被杀……

龙降天心中极为难受,立即将之抱起,往她女儿的墓地走去。

“阿姨你安息吧,我会帮你们报仇的,我还会让你们母女永远在一起……”

龙降天刚刚离开,猎头他们的人就来了。

“岂有此理!这小子很擅长暗杀!我们这么多人都让他杀了!”

“老大,这样下去他迟早会把我们的人给暗杀光啊!”

“不用担心,我猜这小子一定去了这个妇人女儿的墓地上了,那个妇人受伤那么重,又被吊了一天,肯定是活不成了!”猎头眼中放出了精芒,“走!立即出发墓地!这一次一定不能让他跑了!”

整个猎头部队的人浩浩荡荡的奔向了郊外墓地。

龙降天这才将她埋在了小欣的墓地之中,雨菲雅就告诉他,有敌人来了。

“火焰鸟!”

龙降安葬完之后,立即就弄出了火焰鸟飞到空中。

可是火焰鸟的光线太过强烈了,一下子就暴露了他的位置,外面冲过来的那些佣兵很快就发现了龙降天的飞鸟。

他们立即将射杀大武师的弩弓拉了十多个,劲箭咻咻的飞了过来。

龙降天的飞行技术并不是很高,身子在上面方不断的闪着,可是那些箭的速度太快了,龙降天就算精神力强大也无法闪得及时,而且这么多箭一起发射。

高飞肯定是不行的了,这些箭可以射得很高,而且龙降天的火鸟却飞不了那么高,也飞不了太快,否则立即就会被风吹散,飞高一定会被他们射下来的,只能低飞利用地面上的山林阻止他们的视线。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是一个炼药师!”

“难怪他能闪开这么多射,绝对不能让他逃了去,否则我们就完蛋了!”

他们都十分的意外,没想到龙降天还是一个炼药师,正因为是这样,他们就更要杀了龙降天,否则的话,等龙降天逃走了,肯定可以让更多的人过来追杀他们的。

又是几十箭之后,龙降天终于无法闪避了,一支箭穿过了下方的树木,穿过火鸟,射穿了龙降天的大腿,那根巨箭手指那么大,一下子穿过去,痛得龙降天根本就无法集中控火的精神力了,一下子就从上方摔了下来。

那些人立即就围了过来。

龙降天将这箭先折断,然后顺着箭的方向将箭拨了出来。

这些人举着火把围到了龙降天的周边,不过并不敢立即靠近过来,因为他们都知道龙降天的手段了,要是靠近,可能不知道怎么的就死了呢!

“小子,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猎头咧着牙狰狞的笑了起来,周边的人一个个在体表形成了结界,同是手里拿着了捕兽毒勾,随时要掉过来。

“是啊,又见面了!”

龙降天立即就暴发了蛮兽三变之一变。

手中的大链寂花鞭立即就弹射而出,击在了其中一个人的结界之上,这一击也仅仅只能击破对方的结界,但是却无力连击!

不过龙降天也只是为了一个突破口罢了。

所以立即展开身法蹬射而出,利用冰魂力作出了一大团的毒雾。

毒雾还是无法伤得了他们的,只是起了障眼法的作用罢了。

可是他们都是一些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了,他们几乎能准确无误的抛出捕兽毒勾,将龙降天的身体给勾住。

龙降天手中的血歌剑一挥,将五六只毒勾给砍了开去,可是还是被一只被勾住了锁骨,毒勾穿了过去。

“勾住了!”

一人大喝一声,用力往身上拉勾,可是就在此时,龙降天当头一剑,将对方的结界击破,的同时,血歌剑直接砍了下去,将这个家伙给砍成了两半。

此时周边的雾气也被他们的水战魂的占队给化了开去,毕竟他们是旧帝军,拥有水雾术也是正常的事。

可是龙降天已经逃远了。

“追!他中毒了,逃不了多远的!”

他们立即往龙降天逃走的方向追去,可是追出来边就是山崖了。

“小子,你无路可逃了吧!中了毒,你想控火飞行都难了!”猎头大笑道,显然他是知道控火的道理的,要是没法集中精力的话,肯定是无法飞行的。

龙降天冷哼一声。

“猎头,给我等着,下次见面就是你的死期!”

龙降在说完,直接跳下了山崖,利用火鸟飞了开去,崖上的众人脸色大变,没想到龙降天竟然不怕毒!

第一百一十三章 原地复活

龙降天将毒勾拉了出来,伤口很快就愈合了。

此时蛮兽三变的力量也消失了开去。

“这一个月半多的时间,我实力虽然没有什么进步,但是我的魂力凝炼到第七重了,也算是一种增加战力的方法了。”

龙降天落在了山间,刚才的战斗让他知道自己的魂力已经比之前强大了,否则绝对不可以轻易就将一个大武师二重的结界击破的,哪怕是全力也不行的。

显然段时间的耐力修行也有凝炼魂力的作用。

他也不打算立即回到野船上,要是将他们引到了那里,对那里的人也没好处,龙降天可不想再让有人被自己害了,一次的悲惨已经足够了。

而且他感应到刚才的惊险战斗之中,让得他感觉到了蛮兽三变第二变的奥义。

第二变的奥义就在于愤怒!

愤怒是兽的特性,它们不想人类,人类可以保持着绝对的冷静,如果不是到威胁到生命的事情,人类是不会轻易的愤怒的。

愤怒有许多种,一种是仇恨的愤怒,一种是来自于威胁的愤怒,还有一种是来自恐惧中的导愤怒,总之任何一种愤怒都可以激发第二变的力量。

如果没有愤怒,第二变很难发挥得出来。

这一点,龙降天已经觉醒到了。

所以他现在试着突破蛮兽三变之第二变,最好今晚就能突破,否则那猎头山那些人可能就要转移了,毕竟他们知道自己是炼药师了,炼药师都是有许多势力的人,他们就算再大胆也不会轻易与炼药师作对的。

而且他们看得出龙降天这么年轻就拥有这么强的控火能力,而且战力也非比寻常,肯定是一些大咖炼药师的弟子之类的,所以,他们肯定会逃走的。

一切正如龙降天所想的,他们回到猎头山上之后,立即就开始带人准备迁移了。

不过龙降天并不担心他们能逃得多远,楼馨儿又有飞行卡。

他此刻盘坐在森林之中的一块石头之上,整个人处于一种魂力雾气之中。

龙降天在激发自己的愤怒,使自己慢慢的步入第二变之中。

“第一变!”

龙降天第一变顺利冲破,紧接着,他的愤怒值在提升,直到爆标,冲击到了第二变!

轰!

一声空气爆破声响起,龙降天立即就进入了第二变的状态。

这第二变状态直接将实力翻了一点五倍!

虽然没达到两倍,但是变化时限却增加到了五分钟!

除此之外,之前消耗的力量会立即加满。也就是说,不管你之前消耗得怎么样,只要一进入第二变立即就会满血!

不过在第一变之中如果太久没能进入第二变的话,将会失败!

所以想要利用第一变的三分钟进入第二变之中再利用五分钟是极难的事情!

当然,仅仅只有愤怒还是不足够的,体质一定要达到才行,否则也很难冲击到第二变,也就是说,只要之前不受重伤的话,身体肯定可以进入第二变,而且就算不是在变化中受的伤,而是之前受的伤也会一并恢复!

这可是极大的一个底牌啊!

龙降天心中不由得激动起来,也就是说,不管自己之前怎么受伤,只要不是要命的那种,然后进入第二变就可以“原地复活”了!

“妈的,原地复活啊!这个外挂牛逼!”

龙降天舔了舔嘴唇,直接站了起来,看了看自己身体泛出来的微光,心中说不尽的兴奋。

“是时候杀回去了!”

龙降天现在心中有了信心,以他变身后的一点五倍力量,也就是说,他变身后能达到二重武师的实力了,再加上他的战力与铠甲,打败这些人没多大的问题。

回到了小船那里,龙降天发现焰狼与楼馨儿在那里等着了,此时天色也渐渐的亮了。

“向天,你怎么一人离开了,你去了哪里?”楼馨儿担心的走了过来。

龙降天有些抱歉的解释了起来,楼馨儿听后十分的无奈,还好龙降天没事,要是出了什么事,她可以真的不知道怎么好了,龙降天可是她现在活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这种患难共生的情感早已经胜过血缘了。

“好了嘛,楼馨儿,以后不会不告诉你就离开了!”龙降天安慰起来。

“向天,我们是伙伴,同生共死的伙伴,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你可一定不能再独生独断了,否则你就不把我当成同伴!”楼馨儿生气的翘着小嘴道。

龙降天沉默了一下,他也要正视这一段同伴之情了,是啊,今晚自己做的这一件事,的确太不好了。

“对不起,楼馨儿,以后不会了,你永远都是我的同伴!并肩作战的同伴!”

龙降天抿了抿唇认真的道。

“好了,我已经愿谅你了,不过你真的很不会讨女孩子开心啊!”楼馨儿似笑非笑的白了一眼龙降天。

龙降天笑了笑。

“那你以后教我咯!”

“好!我教你,好让你以后讨了老婆能让她天天开心!”

“要怎么做?”

“就是送礼物给女孩子啊,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是你送的,她又喜欢你的话,肯定会纪念着,你下次惹恼我了,可就不能嘴上说说的了,要送我礼物,哄我开心,知道了吗?重点不是礼物,而是心意!当然,有仅有心意没礼物也不行,别人不会记得你的呀,时间一久了,要是有礼物的话,就可以拿过出想念一下啊!笨!”

龙降天闻言,不由得自省了一下,楼馨儿说的确实是真的,如果自己与她不是真诚的话,她也不会这么跟自己说出这个缺点来,他想想,自己与龙若璃好不容易才见了一次面,自己除了给她一些实力上的惊喜之外,却没有送给她任何一份值得纪念的礼物。

现在想想,龙降天突然都觉得自己挺对不起她的。

“你该不会舍不得送我礼物吗?小气鬼!”

“怎么会呢,我只是在想自己该送你什么礼物好!”

“下次咯!”

“下次又要惹你生气?”

“笨,不生气也能送礼物的啊!”

“哈哈,好吧,对了,现在我们去追杀猎头山那些混蛋吧,我猜他们都已经迁走了,不过没关系,焰狼一定可以追上的。”龙降天道。

“不仅是你的焰狼,我的三头蛇也能!”楼馨儿说着,直接将那块晶核拿了出来。

然后晶核闪着白光,在白光之中,一条三头蛇不断的从最基本的生命体开始快速生长,整个过程都在白光之中进行,龙降天几乎已经从它看到了整个生物的组成过程了,血肉也在一点点的快速增加!

只是一瞬间,终于化成了一头巨大的三头蛇。

这第三头蛇足足有五丈长,身比人腰粗,三个蛇头吐着蛇信,格外吓人。

小蛇一下子就沉下了一半,这凭空生成的力量,还可以组建成一个实体,这真是让龙降天开眼界了,眼前的情况,质能守恒的定规似乎已经用不上了。

不过龙降天还无法理解傀儡术,毕竟,那是木武魂的人才能使用。

“好厉害,有了它,我们的战力就可以大大的增加了!”

龙降天不由得感叹道,楼馨儿笑了笑,这可是他的杰作,以后还会有更多,毕竟傀儡师都是不断的制造这些傀儡的,可以出售也可以用来给自己增加战力。

一般情况下,在帝国之中,没有几个人能卖得起傀儡晶核的,傀儡卡与傀儡晶核是有差别的,一般情况下,只有四阶以上的灵兽才有晶核,就这个条件就给它增值了几倍了。

而傀儡术也不是人人都懂得的,它甚至比炼药师的炼药术还要保密,因经,傀儡是罕有的,再一次的增值了。

而傀儡卡本身就需要卡师才可以制造,并不是说只要是卡师就一定会制造傀儡卡。

许多卡师要是没有师父的话,很多知识也是不会的,同样是需要有人教导,因为傀儡卡就变得更加的少了。

否则外面的人,每一个木武魂的人就可以有一张傀儡卡,或者傀儡晶核了。

“只要以后有机会,我也可以给你造一个的!”楼馨儿开心道。

“好,我就先谢谢你了,现在我们就出发了!”龙降天说着走出了小船,三头蛇被收了回去,楼馨儿立即就将飞行卡拿了出来,焰狼跳上了飞行卡,龙降天也跳了上去。

他们先来到了猎头山,发现这里果然空无一人,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已经带走了,不过他们留下了药的气味,有了药的气味自然就逃不出焰狼的嗅觉追踪了。

“焰狼,接下来就靠你了!”

龙降天跳上了焰狼变身后的脊背上,楼馨儿也跳上了自己的三头蛇身上。

“出发!”

他们飞奔下山,直接追向了他们逃走的方向。

他们二人的骑兽实在是太牛逼了,飞快的在街道上走过去,吓得周边的人纷纷让开。

追了一个时辰之后,他们终于看到了脚印。

他们竟然不是逃向大山,而是往浮罗城中心地带走去,由此可见,他们这一次想要投靠大组织了,不过他们现在肯定还没有说出得到六阶和五阶灵兽的消息,否则他们早就已经来迎接他们了。

不过也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说出去之后,他们可能不会来迎接,反而暗中派人来暗杀,然后再赶过来收拾残局,如此一来,他们就直接得到了二兽了,还得到一个救助猎头的美名,再收留他们这些人。

因此,无论怎么样,他们得到二兽的消息是绝对不会外漏的。

这样正合了龙降天的口味,一定要在他们投靠之前,将他们干掉!

至尊武魂 第六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至尊武魂 或 第六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薛传鹏原创李白的监狱风云

    李白的监狱风云原创薛传鹏什么?李白坐过监狱,他不是斗酒诗百篇吗?他不是天子呼来不上船吗?谪仙,诗仙,飘飘欲仙,这样一个仙人怎会进监狱?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十一月初九。安禄山说,我有皇帝密诏,皇帝让我讨伐奸臣杨国忠。他率领平卢、范阳、河东三镇兵马二十五万,南下攻唐。十二月十三攻占洛阳。第二年正月,安禄山在洛阳自称大燕皇帝,建元圣武。五月,叛军攻破潼关。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年逾古稀的唐玄宗惊慌失措,六月十三,他带着杨贵妃等少数妃嫔、随臣逃出长安。六月十四,皇家逃难队伍途经马嵬驿(今

  • 2018:我们继续撸起袖子加油干!(很有深意)

    一、“撸起袖子”是一种态度。说的好不如干的好,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撸起袖子是告诉自己要卖力干活,同时也告诉别人我要开工了,这是一种态度。因此,2018,不妨从新树立“撸起袖子”的态度开始!二、“撸起袖子”是一种敬重。干一行爱一行,干什么像什么。敬重自己的事业,热爱自己从事的工作,才能不断开拓前进,取得事业成功。所以,2018年,不妨从新敬重自己的职业开始!三、“撸起袖子”是一种精神。人无精神不立,国无精神不强,撸起袖子是一种实干精神。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干出来的,所以,2018年,不妨从新树立一种

  • 【转载】检察吉祥物送您过年“旺旺”锦囊

    来源:梅列区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春节意味着幸福团圆,聚会喝酒肯定少不了,放鞭炮、搓麻将、抢红包……也是常规的娱乐项目。但是,你可能不知道,这些过年习俗中可能都潜藏着法律风险呢,今天检察君就带着吉祥物小瓜来给大家送过年锦囊来了。(文案:李寒编辑:辛苑宿广田)

  • 建瓯民间绝活“伞技”

    建瓯是闻名全国的竹子之乡。以竹制品为道具的建瓯伞技在民间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倍受民众喜爱。今天,小编就与大家一起来分享这项令人惊叹的民间绝活——建瓯伞技。建瓯伞技是福建省的汉族传统民俗艺术,它集杂技、舞蹈于一体。它是将道具置于伞面上,让其在旋转的伞面上飞转。这些道具主要有竹篾球,藤球,无沿帽,铁圈,火圈等。建瓯伞技表演者在操作道具的同时,还要做出各种惊险而巧妙的动作。传统的有直走、横走、旋体、跳跃、倒旋体等,如今又加上了舞蹈和武术动作,身上还增添了呼啦圈、手圈、手帕等,表演难度不断增加。因为伞技

  • 每个姓氏里,都有一句情话,你的是什么?

    【温】我姓温却不能给你稳稳的幸福【时】我姓时却不能时刻和你在一起【何】我姓何却如何都走不进你的心【易】我姓易却发现爱你不易【梁】我姓梁却能温暖你所有不安【陈】我姓陈却沉不下爱你的心。【董】我姓董却永远不懂你的心【安】我姓安却不能护你一世安详【赵】我姓赵却只照耀出你的光芒【曹】我姓曹却不能面朝你说爱你【颜】我姓颜却猜不透你的心言【沈】我姓沈却审视不清我们的未来【徐】我姓徐所以许下爱你的诺言【杨】我姓杨却洋溢不出他最爱的微笑【郭】我姓郭却过不了你这一关【任】我姓任却任你在我心中狂奔。【陆】我姓陆却路

  • 原创微耽——宝贝,我才是这个家的老大

    百变狸猫先生街道的树被呼啸着的风紧紧扼住了喉咙,无望且无助地挣扎。瓢泼的大雨打在伞上,发出坚实密集的声响,陆阳踩着泥泞,看着这让人堵得慌的天气,心情也莫名烦躁了起来。陆阳加快了步伐,只想赶紧回家躺在沙发上,开罐啤酒看球赛,这才是惬意的人生。他快步走过了一个小巷,忽的后方传来了小狗哀切的“呜呜”声,像是迷路的幼崽发出的哀鸣。“刚才一定听错了。”陆阳可不想为自己惬意的生活节外生枝,只当做是幻听,抬腿便要加快脚步。本只是断断续续的低呜,却突然拉长了音调,尖锐而悠长,刺耳地令人无法忽视。“靠。”陆阳撸了

  • 周孝枫

    简介艺人网络歌手基本资料:中文名:周孝枫艺名:周孝枫国籍:中国出生地:重庆身高:174从艺经历2012年接触另类创作,2017年开始全网发布个人作品,受到大量粉丝青睐。以其独特的嗓音,备受公司看重!并被某音乐人称为中国最具潜力的另类麦手!荣誉记录2016年在某音乐平台另类大赛获得前五名2017年某网站另类大赛获得第一名2017年签约逸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是什么偷走了我们的年味?

    明天就是初五,按照说法,初五一过,这个年也就算是过完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年味似乎是一点一点的变淡。小的时候对年有一种莫名的期待,而现在似乎是对年有一种深深的恐惧。而年之所以变淡,其实也并不是没有理由的。新年也就是春节,春节作为一个传统的节日,也是一个最为隆重和规矩最多的节日。这样的节日重在两个字,传承。传承祖宗留下来的精神,传承祖宗留下的规矩。试想一下,如果春节和平时一样,不贴春联,那么春节还是春节吗?像是贴春联,放鞭炮这是大众的,各地又会有不同的风俗。像是我们这边,大年初一这一天一大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