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私人婚宠:腹黑老公狠狠爱】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9:13:1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私人婚宠:腹黑老公狠狠爱

第1章 六块腹肌

  夏夜。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S市最奢华的M酒吧里,男男女女在舞池里挥洒着汗水。

  “哎呀”一声,一个女人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响起,一整杯鲜红色的酒全洒在了一个过路男人的西装外套上。

  这个男人身姿挺拔,面部线条深刻,五官隽美,一身高级定制的手工西装让他看起来格外的矜贵。

  这女人是谁?

  装醉勾引他?

  一向有洁癖的男人皱了皱眉。

  他厌恶地瞥了一眼钻进怀里的小东西,这个女人倒底是个什么鬼?

  想搭讪,至少也要像其他女人画个精致妆容吧,而她把烟熏妆画成熊猫眼是什么鬼。

  忽然他只觉得腹部有一股异物感,垂眸望去,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正在对他动手动脚的。

  “唔,硬硬的”,喝醉酒的乔依然觉得头重脚轻,身子轻飘飘的,她整个人顺势依靠在男人怀里。阅读163shenghuo.com

  她手上酒杯里的酒都已经倒光了,她纤细的双手覆在男人的腹部:“这里是什么,巧克力吗?”

  “我可是最爱吃巧克力了”,她舔了舔红润唇,歪着头,蹲下身子,隔着男人的衬衣咬了一口,“不好吃,一点都不甜。没以前吃的细腻。”

  男人的脸色顿时黑了几分。

  “我……我……我知道了,这是腹肌对不对”,头晕眼花的乔依然死死抱着男人的腰,另一只手还在认真数着究竟有几块腹肌,“人鱼线似乎就是在腹肌往下的地方。”

  “在哪儿呢,这里吗?还是这里?”

  自言自语完的乔依然,眸光里闪烁着探寻宝物般的惊喜,白嫩的小手顺着男主瓷实的腹肌往下摸,一直摸到了顾澈的金属裤带。

  男人脸色难看地推开了乔依然,整个人不怒自威,“滚开。”

  重心不稳的乔依然毫不熟练地踩着那十公分高的高跟鞋,她拽住男人精壮的小臂,眯着眼,欣喜地扬着头望着比她高出不少的男人。网站163shenghuo.com

  尤其是这个男人的眼眸,虽然深不见底,但就是让人挪不开眼睛,他的五官像是经过天神细心精雕细琢过的深刻,深邃的鹰眸下面是高挺鼻梁,他薄唇轻启,“看够了吗?”

  “我们今晚一起睡觉,好不好,六块腹肌先生?”乔依然满意地朝男人点着头,还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她在心里感叹着:今晚来酒吧就是来找男人过夜来报复明天的逼婚,如果她跟这个男神级别的男人睡了,也不算吃亏了。

  那王妈妈的确没吹牛,给介绍的这个鸭子质量可是没的说。

  乔依然正对着的那个角落里,坐着一个神秘的黑衣人,带着一顶黑色的大毡帽,帽檐压得低低地,还带了一个口罩,那双露在外面的眸子掠过一抹精光。

  “滚。”

  男人低沉的声音,很是清冷,他冷峻的眸光非常厌恶地瞪了乔依然一眼之后,就转身走了,转身离去的时候他还嫌弃地拍了拍西装上的灰尘,尤其是被乔依然触碰过的地方。

  “喂,你干嘛走了啊”,乔依然歪着头站在原地愣了一下,又吃力地跟在男人的后面,“你就这么走了,小心我跟你们王妈妈告状。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站住啊!喂!”

  权当这个醉酒的疯女人在胡言乱语,他才懒得搭理她。

  乔依然吃力地踩着高跟鞋追着男人,心里后悔着:平时如果多穿穿高跟鞋,今天穿高跟鞋也不会觉得像在踩高跷。

  “喂,别走,价钱好商量。我有钱,我有很多钱,你要多少我都给你。”

  男人停了下来,睨了一眼身材姣好的女人。

  她着一身黑皮抹胸超短裙,她扭动身体的时候,会露出一部分雪白的丰满,屁股也跟着一起走光了,这种女人一看就不是他公司的合作对象。

  “无价可谈。推荐163shenghuo.com”生硬冷漠的口吻,让兴致高昂的乔依然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我老公,哦,不对,我以后的老公,是顾澈,就是咱们S市的豪门,他可有钱啦,我这还没过门,就给了我两张黑卡。”就是要拿着那个死顾澈的钱在外面玩男人,谁让他家强娶民女的。

  男人在听见“顾澈”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不动声色地黯了几分。

  乔依然打了个酒嗝,以为他不说话就是同意了,她双手试探般地在男人身上打量了一圈,“既然你有六块腹肌,那就一块腹肌一万,你今晚的报酬是六万。”

  这死女人当他是什么?鸭子吗?

  “你是要给顾澈戴绿帽?恩?”,男人不紧不慢说着,语气不带一丝温度。

  真不知道老爷子是不是老糊涂了,居然挑了一个叫鸭子的女人当长孙媳妇。原文163shenghuo.com

  男人扫视了乔依然一眼,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年纪小,单纯,屁股大好生养。

  这些倒像是假象。

  “戴绿帽是小事,我要给他戴一片绿草地。”

  谁让他家欺男霸女,一想起她自己爸妈跪在地上求她结婚的场景,乔依然的胸口像被大石头碾压一般,让她喘不过气。

  “反正我现在还是乔小姐的身份,我的身体我做主,我爱跟谁睡就跟谁睡。”乔依然握紧拳头,眼里闪过一丝不确定,脸上却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嫁给一个那方面有问题的男人,这辈子还怎么生孩子。她可是从小就期盼着生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的。

  可现在,一辈子注定独守空房了。

  以后还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的小孩在地上欢快地跑着跳着。

  这些都怪那个该死的顾澈。

  “他顾澈不是有钱吗?”

  “那我就拿着他的钱一天换一个男人,365天都不重样的换。”

  男人整张脸都黑掉了,要不是今天朋友约他来M酒吧,他就没机会见识到顾老爷子亲自挑选的长孙媳妇是多么‘贤惠懂事’了。

  一向嗜面子如生命的顾老爷子能丢得起他那张老脸吗?

  男人面如土色看着怀里满脸绯红的乔依然,他环着乔依然的臂力也加大了。

  早就醉到不省人事的乔依然暧昧地抚摸着男人精壮的肌肉,她娇艳欲滴的唇才张开,“顾澈的绿帽……”

  她骂人的话才讲一半就被一个薄唇给堵住了。

  无论这个女人是谁,他决不容许有人破坏顾家的声誉。

  他没好气地把乔依然扔进了酒吧外那辆黑色的跑车上。

  午夜,黑色的玛莎拉蒂像一道午夜精灵一样,超过一辆辆行驶在它前面的车,如火箭升空的速度一样,奔驰在高架桥和马路上。

  “你放心,今晚的酬劳绝对让你满意,哈哈。你知道吗,S市传说中的那个杀人不吐骨头的顾澈,就是我要嫁的男人”,乔依然抱着安全带痴笑着,她细长的杏眸像是蒙了一层雾,心里很难受。

  【作者题外话】:希望大家会喜欢本文,更欢迎大家多提一些宝贵意见,么么哒!书友群静待各位参与:206945302

第2章 只值两万?

  车里被乔依然吐的酸气冲天。

  男人皱着眉头开着车,他缩了缩鼻子,以免那股恶心的酸臭味被他吸到鼻子里了,这让有洁癖的他恨不得把乔依然就这样丢在马路上算了。

  他把车停在了怡悦大酒店门口,余光不耐烦地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副驾驶室的女人,他蹙了蹙眉头,她像个醉猫一样倚靠在车窗上,嘴里依旧念念有词骂着。

  “顾澈那个男人,放在古装片里来说,就是土匪,地痞,流氓,山大王,抢娶民女,关键他还不是正常男人,他就是古装片里的公公。”

  男人双手搭在方向盘上,修长好看的手指有节奏地在方向盘上敲击着,他眸光望向远处,像在思考着什么?

  可他的余光一直有意无意地打量着副驾驶室里的女人。

  这个女人居然就是他天亮后要娶的人!

  副驾驶座上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超短连体裤,头上戴着猫的装饰品,犹如一个性感的小野猫,只是此时的小野猫早已是醉猫了,嘴里依旧嚷着:“给他带绿帽……”

  乔依然窝在座椅上很是难受,一直不停地扭动着,本来就是紧身款的连体短裤,时不时的泄露了上身的浑圆和下半身的底裤。

  车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保安打开了,他眉心蹙成了“川”字型,他烦躁地脱掉了外套盖在了乔依然娇小的身躯上,恰好遮住了她走光的地方。

  下一秒,女人就被他打横抱下了车,保安跟大堂经理还有服务员一群人跟在他身后,“顾总,有什么能帮您的。”

  他们交头接耳地用眼神相互打探着行李,他们都好奇着他怀里的女人。

  女人还嚷着:“你有六块腹肌,你……你一晚能六次吗?”

  “我,我告诉你,顾澈他那方面不行……”乔依然迷糊之间,纤细的葱白玉指重重地敲击在顾澈厚实的胸口上。

  这个女人还真不知死活。

  女人磕磕巴巴还未讲完,就被顾澈的吻堵住了唇。

  如果不封住这个像醉猫的女人的嘴,他真不知道怀里醉倒不省人事的乔依然又会如何大放厥词了。

  他真不知道他爷爷的去哪了,这样的女奇葩还说好。

  毕竟男人天生的自尊心,让顾澈极不情愿被员工误解了他某方面的能力。

  众人望着电梯门合上的瞬间,乔依然搂着顾澈的脖子,歪着头在顾澈怀里缩了缩,大家都没看到了她的侧脸。

  乔依然重新呼吸道空气之后,便接着念叨了起来,“他那方面不行,可我,可我,明天就要嫁给顾澈那个混球了。”

  女人,你是在玩欲擒故纵吗?小心玩过了,火烧屁股。

  顾澈眼眸里闪现了无尽的厌恶,这个死女人,居然还在酒吧那种地方公然找男人,还要给他戴绿帽子。

  顾澈位于顶楼的专用总统套房,是由英国著名的设计师为他量身设计的,整个套房的风格就是典型的英式贵族风格,整个套房都是冷冷的白色。

  精美的水晶吊灯,从吊灯的装饰到灯光都是那种让人有一股寒意的白色。奢侈的羊毛地毯,让人就算赤着脚踏在上面也觉得异常柔软。

  在硕大的客厅背后是顾澈的卧室。

  卧室里的床上用品和衣柜全是各种不同色调的白色,娇小的乔依然被顾澈毫不客气地仍在白色的床上。

  她闭着眼吃痛地揉了揉屁股,身子一耸一耸地爬着,直到头沾了枕头,红艳的嘴唇得意地上扬着。

  女人姣好的身材包裹在黑色的紧身连体短裤下,跟雪白的床单形成了一副冲击视觉的景象。

  顾澈只觉得喉咙有点干燥,他扯掉了领带。

  翌日清晨,乔依然头痛欲裂醒来之时,发现身边竟然躺着一个气质不俗俊朗的男人,她焦急地抱着被子跳下了床,在她躺过的地方还有着一处嫣红的血迹。

  蓦地,乔依然的鼻子酸酸,喉咙又发紧,鼻子也有点疼了,“怎么会这样,我怎么跟男人来开房了。”

  “啊……”乔依然双手快把被子给揉碎了,她紧张到小脸一片惨白,究竟发生什么了?

  昨晚一幕幕犹如快进着的电影片段在乔依然脑海里回放着,她咬着嘴唇始终不敢相信她昨晚在酒吧喝多了,居然还跟男人在酒店开房了。

  居然跟男人开房了!

  在结婚前跟男人开房,她昨天一定是被顾家的那个眼睛长在头顶的管家和那个神秘人给气疯了,才会去酒吧撒酒疯的。

  她有没有胡说八道啊?那个男人该不会知道她跟顾澈是什么关系了吧。

  她可是今天要结婚的人啊,这要被顾澈知道了她跟别的男人开房,她们的婚礼算是完蛋了,那她全家就等着去天桥底下跟流浪汉抢位置住吧。

  不要,如果那样,她爸妈还有妹妹会恨死她的。

  乔依然慌张地从包里掏出一叠钱,扯了张酒店的便签写着,“昨晚的事,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讲。就让这个错误一切随风吧。”

  钱和便签放在男人的床头后,乔依然猫着腰,拎着鞋子和包包正打开房门的时候,床上的男人被窸窸窣窣地声音给吵醒了,他如往常一般拿起床头的手表看时间的时候,发现了一叠钱和便条。

  那是什么东西?

  死女人,还没过门,花他的钱就这么大方了。

  顾澈眯着眸子睨了睨那叠钱,大概两万的样子,他冷嗤一声,随手撕掉了那张便条。

  难道他顾澈一夜只值两万?

  “气死人啦,我要被气死啦”,乔依然正吃力地扭着门锁,她就纳闷了这个房门怎么就这么难打开。

  她弓着身子细心研究着这个她从未见过的新型锁。

  顾澈慵懒地套上睡袍,不疾不徐朝着房门走去,他手上还拿着那两万块,顾澈长臂一伸,又把房门顶的锁给锁上了。

  被门锁快折磨疯了的乔依然,白了一眼他,异常烦躁地低吼道,“你还想干嘛,钱不是给你了吗?”

  顾澈扯了扯唇,在乔依然面前,轻轻弹了弹那叠钱,他眸光中很是愤怒,他想趁机教训一下他这个还没过门就满世界抹黑他的老婆。

  乔依然丢下高跟鞋,抱紧手提包,一步步往墙角躲着,她的鼻子痒痒的还有点疼,她乌黑的杏眸瞪得圆鼓鼓地,眼皮也不眨一下就那么盯着眼前这个高她差不多20公分的男人。

  “这个,连房费都不够”,顾澈把那叠厚厚的钞票在乔依然耳边晃了晃,死女人你不是挺会花钱吗?看你还有多少能挥霍。

  “那你还想要多少”,乔依然的记忆逐渐恢复到昨晚她在酒吧找鸭子的过程了。

  “你的行价是多少?昨天王妈妈没说具体多少钱。”这种顶级的鸭子,应该很贵吧。

  行价?真当他顾澈是鸭子了?死女人真该带去检查一下眼睛了,他是哪里长得像鸭子。

  顾澈玩味地眯了眯眸子,他目光灼灼地望着乔依然,女人全然没了昨晚的嘚瑟劲。

  他心里竟有些欢喜,尤其是他沉默不出声,乔依然那百爪挠心的样子更让他觉得开心,看来他的妻子是个有趣的女人。

  “你说你老公是顾澈?”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利索地打开了门上的锁,“你觉得他知道,会给我多少钱呢?”

第3章 取消婚礼

  给你个锤子揍死你还差不多。

  乔依然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心里哀嚎着:“完了,谁要我昨晚那么口无遮拦的,居然让他知道了顾澈的存在。”

  钱,不就是要钱吗?

  乔依然本着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想法,一边朝客厅方向走着,一边在包里翻找着现金,她昨晚可是拎着大包包带了10万的现金去酒吧的,要钱就好说,就怕他不要钱呢。

  乔依然在包里越摸心里越没底,手机上的七点的闹钟也响了起来,她只想快点结束,赶到事先预定好的地方去化妆准备嫁给顾澈,好不容易摸到纸质的东西,却发现是一张白纸。

  顾澈双手插在口袋,慢慢踱步到客厅,他优雅地在欧式沙发上坐了下来,双腿交叠,随性地点燃了一根烟,悠然自得地看着乔依然的小脸一红一白地摸着包包。

  “不如打个电话,问问顾澈,他旗下的怡悦大酒店的总统套房一晚上多少钱”,顾澈吐着眼圈,拿起欧式沙发旁的座机,佯装着要拨号。

  什么?鸭子先生居然带她来顾澈的酒店开房,这是要灭了她的节奏啊。

  大街上那么多酒店,干嘛非要来顾澈旗下的?

  这鸭子一定是故意带她来怡悦大酒店的。

  乔依然大嚷一声,“不要”,她宛如百宝箱的包包的东西全都摊撒在地毯上了,各种酒吧,男公关的广告全都映入顾澈的眼帘里了。

  看样子蓄谋已久了!

  这女人,还真是够有种。顾澈放在沙发上的手,不自觉地紧握了起来。

  “鸭子先生,我求求你,不要告诉顾澈,他要知道了,我……”他要是知道了,她全家都完蛋了。

  乔依然已经没钱去给眼前这个长相俱佳的男人了,可是又得让这个男人闭嘴,她灵机一动,“顾澈出了名的吃人不吐骨头,让他知道你给他带了绿帽子,你觉得你还有活着的可能吗?”

  女人,你倒是很清楚你未来老公的想法,孺子可教也。

  顾澈掸了掸手上的烟灰,猛吸了一口烟,轻轻朝乔依然吐着圈,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乔依然丰富的面部表情,“就要现金。”

  乔依然可真想拿着高跟鞋在这张鬼斧神工的俊颜上留下几道印记。

  这时,她手机却像是催命符一般响了起来,“依然,你死哪里去了,赶快来怡悦大酒店的2506房化妆,今天的婚你要给我整黄了,我就抱着你一起去跳海。”

  她现在就想去跳海了,尤其是眼前这个男人正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她,分明就觉得她像个笑话,可男人的脸上居然没有一丝表情。

  犹豫再三,乔依然把手上的玉镯子拿了下来,“这个玉镯子很贵重的,先押给你,我找我家里人要到钱在给你拿来,行不行?鸭子先生?”

  当乔依然气喘吁吁地赶到2506时,乔母鄙夷地甩出一句,“果真不拿死威胁你,你就是不现身。”

  这还是亲妈吗?别的妈妈嫁女儿的时候,都会恋恋不舍啊,为什么她妈妈不会呢?

  就算是捡来的,养了二十几年也该有感情了啊,为什么是这般冷漠呢。

  冷漠真是现代社会的通病!

  鸭子先生也是,妈妈也是。

  该死的鸭子先生,当时只顾着脱身,把顾澈家给的祖传玉镯子都给押在他那里了。

  这要第一天过门就弄丢了祖传的玉镯子,顾家一定不会让她好过的,顾家不高兴了,就不会为她家还欠款,她妈妈一定会整死她的。

  “妈,你有没有现金”,乔依然腆着脸,满眼期待望着自己妈妈。

  乔母没好气地抱紧了她胳膊上的包,像护着绝世之宝,满脸不情愿地朝乔依然的妹妹乔惜梦说,“惜梦,你以后结婚可不能像你姐这样,上杆子找妈妈要棺材本的钱。”

  “我们家都穷成这样了,你姐姐临到结婚之前,还惦记着敲诈我们一笔。顾家虽然给了所有婚礼的钱,但是我跟你们爸爸都把钱花在你姐姐的嫁妆上了。你姐倒好,临到嫁人了,还要抠我们的棺材本,真是白养了她。”

  脸色逐渐下沉的乔依然,揉了揉有些疼的鼻子,她也知道自己爸爸怕她嫁去顾家受歧视拿出了所有家当给她准备嫁妆。

  顾家给的结婚资金他爸爸是全部拿去置办嫁妆了,甚至还硬着头忍着不少奚落去借钱帮她准备嫁妆。

  可是鸭子先生还等着她的钱呢,她不确定鸭子先生认不认识顾澈,但是她不敢赌,如果顾澈知道了昨晚的事情,那么这场婚礼一定不能如期举行了。

  而她们家欠顾家的钱也不会被免除了,还有各路债主,那样子爸爸就会被抓去坐牢了,乔依然咬着嘴唇,朝乔母伸出手,乔母穿的富贵华丽,眼神很是反感地瞪着乔依然。

  “妈,姐又不是个贪婪的人,一定是遇到事了”,乔惜梦好言劝着母亲,乔依然昨晚出门之后,乔惜梦可是一路跟着她到酒吧,也见证了乔依然公然找男人的事情,乔惜梦还特意留心录了视频拍了照片。

  乔惜梦就不明白自己父母为什么什么好事都只考虑到乔依然,为什么不让她嫁给那个富可敌国的顾澈。

  明明她身材,长相,身高,全都比乔依然突出,为什么嫁给顾澈从此过上少奶奶生活的人不是她。

  机会终于在昨晚来临之后,乔惜梦可不想就此放过了,乔依然一大早来要钱,八成是因为昨晚找男人被敲诈了,一定要让乔依然跟顾澈顺利结婚。

  等他们结了婚,乔惜梦就能名正言顺接近顾澈了,到时候再把昨晚乔依然跟男人勾搭的视频交给顾澈,趁顾澈灰心之时,就是她乔惜梦上位之时了。

  乔惜梦深知自己母亲对这场婚礼的重视,拿捏好了自己妈妈的七寸,笃定地望着乔依然,“一定是觊觎姐夫的女人闹上门了,姐姐是想拿钱消灾。”

  这个理由可比鸭子先生等着钱,要好用很多,乔惜梦使劲地掐着乔依然,让乔依然假装被欺负了的模样,乔依然配合地低垂着头,葱白的纤细手指佯装抹了抹泪。

  “什么?小妖精在哪,依然,她在哪,老娘去撕了她”,乔母原本黯淡的眸光顿时充满了可以杀人的愤怒。

  乔惜梦得意洋洋看着乔母给了乔依然一大叠现金,在心里暗暗地对她自己说着:“顾澈,你迟早都是我的。”

  安抚好乔母,乔依然拿上了钱回到了昨晚的总统套房,乔依然却没看见男人了,只见到一张便条,“这是我私人电话,六块腹肌先生。”

  拨过去,一直处于占线状态。乔依然发了一则短信,钱已准备好,鸭子先生请你一定要把玉镯子还我。

  片刻后,人也没回来,短信也没回,电话再拨过去却是关机了。乔依然正准备回2506的好好化妆嫁人的时候,她手机急不可耐地响了起来,仿佛地球末日来了一般。

  “姐,不好了,顾家突然要取消婚礼了。”乔惜梦使劲握着电话话筒,心里抱怨着乔依然办事不利。

  隔着话筒,乔依然听到了乔母的河东狮吼,“乔依然,你给老娘把钱拿回来。顾澈他不要你了,这下子我们家是真的完蛋了,旧债新账的,惜梦,叫你姐回来,我们一起去跳海死了算了……”

  怎么就突然取消婚礼了?

  是不是顾家知道了昨晚的事情?

  是谁让顾家知道的?鸭子先生还是酒店的员工呢?

  【作者题外话】:茫茫书海中,谢谢各位选择了果汁!书友群的扣扣群号是206945302,大家可以来找我玩,我们聊聊人生,谈谈八卦,也期待各位给我提提意见什么的,果汁在群里等着各位哦!

私人婚宠:腹黑老公狠狠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私人婚宠 或 腹黑老公狠狠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阴孕缠身】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阴孕缠身】小说在线阅读书名:阴孕缠身目录预览:第一章摸到尸体第二章诡事不断第三章床下有人第一章摸到尸体夜幕降临,我坐上了回住处的公交车,这班车不知道为什么每天人都很少,所以我都坐这趟公家车回去。今天好像比往常要多几个人,一个个都是面无表情的坐靠在椅子上,我都怀疑他们不是人。“姑娘,你猜对了我们就不是人,是阴胎嘎嘎嘎……”这个怪异的声音让我一个哆嗦,想着这一定是前面那个猥琐的男人想吓唬我,所以故意这样做。于是我站身来到那男人面前就要骂,但是看到男人有些吓人的脸,我就说了一句,你干什么装鬼

  • 【喜抬棺】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喜抬棺】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喜抬棺目录预览:第一章死人报到第二章找替死鬼(求收藏)第三章挖坟掘墓第一章死人报到我出生在农村,自幼跟着我爷爷长大。相比不常见到的爸妈,和爷爷的感情是最好。可是,我爷爷是一个怪人。他是一名抬棺匠,专门为死人抬棺。我记得小时候,有一天晚上,我被尿憋醒。本想出去尿尿呢,却发现堂屋(客厅)里有光,我小心翼翼地从门后面偷看,原来是爷爷。只不过那光却不是灯光,而是点燃了两根白蜡烛。白蜡光晃呀晃的,尤为渗人。更为古怪地是第二天我问爷爷,爷爷却不承认,还说我是做梦了。这

  • 【走阴香】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走阴香】小说在线阅读小说:走阴香目录预览:第一章过世的姥姥要带我走第二章农村灵异事件第三章帮人驱邪第一章过世的姥姥要带我走十岁那年姥姥去世,不久后我生了一场怪病,打针吃药多日不见好,且一到夜里就特别清醒,常常胡言乱语。连着高烧五天实在没法子了,爸妈带着我到乡下找一位大姑,说是给我看病。大姑在这里并非指父辈亲属,而是我们那对女阴阳先生的敬称。大姑当时看了看我,说是我姥姥去世不久,因为舍不下我,想要把我一起带走。爸妈一听吓坏了,说就算老太太心疼外孙女,也不能把孩子一起带走,求着大姑给想办法

  • 【鬼妻来袭】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鬼妻来袭】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鬼妻来袭目录预览:001:村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002:地主家的傻儿子003:收容所也不太平001:村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我叫言石,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孩子。因为我爹言断轩说我没有娘。我一直以为我爹就和生物课本里说的蚯蚓一样,第五节和第六节一拱就有了我。村里人免不了闲言碎语,他们不待见我爹,但也离不开我爹。我们这里死了人之后,儿女是不守孝的,得我爹这样的唱灵人在死人待的堂屋里三天不吃不喝,给死人唱歌。具体唱的什么内容,我听不懂,不像方言,到好像另一个世界的语言

  • 【杀猪匠】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杀猪匠】小说在线阅读小说:杀猪匠目录预览:第一章棺材里的刀第二章爷爷的死因(求收藏评论打赏)第三章谁的诅咒第一章棺材里的刀爷爷去世的噩耗传来时,我正在几百公里外的城市里读书,等我赶回家里时,家里已经搭好了灵堂,爷爷就在棺材里。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再看爷爷一眼。爷爷安详的躺在棺材里,脸色红润,好像是睡着了一样,我哇了一声哭了出来,问我爹,爷爷是不是睡着了,明天就会醒来,一下子惹起了大家的伤心事,大家都哭了起来。晚上,我和二叔守灵,在灵堂里,二叔跟我说起爷爷的事情来,说着说着,大家又免不了

  • 【穿越之巫女养成记】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穿越之巫女养成记】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穿越之巫女养成记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第二章:原身的能力第三章:骄傲的苏灿灿第一章:重生苏灿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破草席上,冷风赫赫的直直往自己身上衣不附体的破衫里钻,伸手一摸额头。滚烫如火。苏灿灿正在纳闷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后,突然被一个稍显滚烫的舌头给舔到了。这才发现自己脚下还卧着一个金毛小狗,小狗见她醒来,娇憨的眸子立刻可怜兮兮的盯着她,湿漉漉的眸子里倒映着一个十来岁骨瘦如柴,面瘦眉稀的小女孩儿的脸。苏灿灿吓了一跳,伸手捂住自己的脸

  • 【灵魂医师】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灵魂医师】小说在线阅读小说:灵魂医师目录预览:第一章长生巷第二章诡客第三章凶案再起第一章长生巷时值七月,烈日下的街头,行人寥寥,柏油大路被晒的都可以用来煎鸡蛋,纵然是这样的天气,行人们谈论起这几日来发生的事情,后背都忍不住会发凉。在城区的大街小巷内,到处都贴满贴满了公安局的告示,说是距离城区不远的临山村,这几日来,接二连三发生恐怖死亡事件,而且作案手法极其残忍,死者浑身的骨肉露在外面,似乎是被人剥了皮一般,死像极其恐怖。看到告示的人,都不禁感觉头皮一麻,纷纷议论着,其中一人说道:“这杀

  • 【霸道巨星是竹马】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霸道巨星是竹马】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霸道巨星是竹马目录预览:第一章先生恐怕认错人了第二章告诉你一个秘密第三章对我家的装修风格还满意吗第一章先生恐怕认错人了正值六月,窗外的太阳带着淡淡的灼热照在行人的皮肤上,像是在宣示自己的强盛的气焰。时初雪顶着头顶的大太阳,也顾不上皮肤传来的滚烫,直冲进了一栋大楼。“哎,麻烦等一下!我也要……”没等她说完,电梯的门已经关上了。在门关上的那一刻,被好几个人挡在身后的男人微微蹙眉,像是突然有万千的心事压上心头。原本乌黑的墨镜和毫无波澜的嘴唇就已经冰冷的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