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若真相惜,心便无殇】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1:03:32 来源:网络 [ ]

小说:若真相惜,心便无殇

第1章依仗自己

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总是现实的,这是韩悠然总结出来的话。推荐163shenghuo.com虽然说是如此,但在她的心里也总是渴望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可现实总是残酷的,自己好友的哭诉,诉说男人有多不靠谱,自己亲身经历,父母的离异。

让她不敢相信爱情,可却总想尝试一次。

或许人总是这样的。

明明知道,却总抱着侥幸的想法,想得到更多。

韩悠然摇了摇头,嘲笑自己一番,这是想什么呢?自己才二十五岁,搞得就跟恨嫁女似的。

起身,拿着外套就要回家,着身子还没站稳当呢,就传来敲门声。163生活网

这么晚了,会是谁?

和她一起加班的积极员工,这必须要嘉奖啊。

这么想着,韩悠然就道了声:"请进"!

原来是枫旭啊,韩悠然瞧了进屋的人,松了一口气。

枫旭是韩悠然的秘书,勤勤恳恳的一人儿,外表也算是英俊潇洒,刚出校门没多久,比她还小两岁。因为在校成绩特别号,破格进入公司,连升两级,等到韩悠然接手公司的时候,便直接提了他做了韩悠然的秘书。

"怎么还没下班"?韩悠然开口道。

枫旭支支吾吾的,脸有些涨红,这和白天的模样完全不一样,半响才道:"我瞧董事长还没走,就寻思过来看看有米有需要帮忙的"。

韩悠然摆了摆手,穿好了外套,抬眼道:"我这就要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明个可不是周六,还要上班的"。163生活网

枫旭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韩悠然和他一起出门,然后径直下了电梯,去停车场取了车,一路开向韩家别墅。

别墅在郊区,不是在市里,虽说开车不堵的情况下四十分钟就到了,但她还是比较懒,在公司旁边买了公寓,平时就在公寓住,不过公寓里没人照顾,想吃口热乎饭都不成,韩悠然这才决定回家让保姆给做点吃的,因为她饿了。

中午忙过头了,忘记吃饭,下午只喝了几杯咖啡,她现在饿得恨不得能吞下一头大象。

刚一进别墅,暖暖的感觉扑面而来。

已经入秋了,外面有了寒气,院子里的落叶,是新落下的,还没来得及清扫,韩悠然拖鞋的时候还带进屋子里。

张妈一瞧见小姐回来了,连忙递过来拖鞋。163生活网

"小姐,这么晚了,才回来"。张妈恭恭敬敬的说道。

韩悠然点了点头,把衣服递给她,然后吩咐道:"让李嫂给我做点好吃的,在熬点汤,外面冷了,去去寒"。

张妈连忙答应,然后去厨房吩咐着。

韩家保姆不算多,管家是张妈,负责监督,管理,最主要的是照顾老爷子韩云国。李嫂是厨娘,还有一个是在厨房里帮着李嫂打下手。另外还有两个是打扫卫生的,一个园丁。阅读163shenghuo.com

说是园丁,平时就扫扫院子,管理几盆花草,任务轻松的很。

一共六个人,韩家别墅很大,不然韩老爷子自己住孤单死,这下子也热闹的很。

而这六个人都是韩悠然自己挑选培训的,所以平时规矩的很,没有分布活不均匀老吵架这回事,相反的倒是互相帮忙,对主人也和气的很。

而韩悠然平时也很大方,不止薪水比别的地方多,就连平时过年过节的,也从来不少几位的好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们能好好照顾自己这个忙碌大半辈子的父亲。

如果她的妈妈,当年坚持和爸爸在一起,想必现在也过着好日子,一家三口团团圆圆的吧。

韩悠然无奈,这就是现实,当年妈妈因为受不了辛苦,所以抛下她这个刚满月的女儿走了,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让她无缘见到母亲。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因为从来都没得到,所以也没有很强烈的感觉。母爱对她来说很模糊,她只知道父亲对她很重要。

韩云国,从她妈妈走的一段时间,让这个男人消弭了一段时间之后。抱着韩悠然小小软软的身子,他发誓,一定要让女儿过的幸福快乐,不用再为金钱奔波。

因为知道这个时间韩云国已经睡了,韩悠然便也没去打搅,只是轻手轻脚的来到客厅,缩在沙发上,看电视。

然后吃着零食,一边等着李嫂热腾腾的美食。

她除了是韩氏企业的董事,另外还是个二十五岁的姑娘,所以也会有些女孩子的性格,比如说贪睡,喜欢娃娃,喜欢吃零食,喜欢看偶像剧,喜欢偷瞄帅哥。

她只不过是二十五岁之前,把最重要的事情做完而已,并不代表她就没有自己的想法,她只是个还没有谈过恋爱的二十五岁姑娘而已,又不是真的干练女魔头。

只不过她比别人更懂事而已,懂的自己的生活一些东西孰轻孰重。

这边撕着零食袋子,往嘴里塞着薯条,那边,李嫂在厨房忙活着。楼上韩云国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觉得客厅有些动静,便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来。

一瞧是女儿回来了,不禁弯了弯眼睛,推了推眼镜,然后下了楼。

韩悠然一听楼上有动静,便回头去瞧,正好瞧见韩云国下了楼梯,朝着她走来。

"老爹"韩悠然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然后去搂他的脖子,腻歪着。

楚云国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饭了么"?

"让李嫂做呢,倒是您,怎么起了,是不是电视声音太大,把你吵醒了",韩悠然笑了笑说道。

父女俩的感情特比好,一直都没变过,从小到大,韩悠然都喜欢和韩云国撒娇。

"嘿嘿,其实我是饿了。正好李嫂做饭呢,咱俩一块吃"。韩云国挣脱开这丫头的熊抱,坐在沙发上有些别扭的说道。

韩云国,之前身体因为公司日夜操劳,再加上各种应酬,身子有些发福,各种毛病也就出来了。不过这段日子,韩悠然给他合理安排饮食,还要他做一些锻炼,身子倒是精壮了不少,毛病也少了很多,看起来神采奕奕的,到没有前段时间吵嚷着浑身都不舒服了。

不过因为合理饮食,再加上运动,让他老是想半夜吃夜宵。韩悠然不让,因为半夜吃东西会影响胃功能。所以此时韩云国才会如此别扭,因为不她闺女不让他吃。

韩悠然看了眼时间,都十一点了,这个时间吃东西随即睡觉对胃功能确实不好。自己就算了,一天没吃发明,如果晚上再不吃,那就要饿死了。

而韩云国本来一身器官就没几个好的,还这么不听话,简直气死韩悠然。

没好气的瞪了几眼韩云国,看他那可怜兮兮的模样,顿时气也消了,直道:"只准这一次,下次在发现偷偷吃夜宵,晚饭就减少一半,并且一个月不准吃肉,运动加一倍"。

本来一听可以和女儿一起吃夜宵了,高兴地不得了,但随即说以后要是发现在偷吃,就不给吃肉,顿时就要跳脚。

"我这么大岁数了,你什么都管,管就管呗,还不让我吃肉,不让我吃肉我还能活么!烟,你给我戒了,酒也不让我喝,你这不是欺负我这老头子么"!

韩悠然不理会跳脚的韩云国,就这么淡淡的瞧着,那意思是,为了你好,你还有理了呗。这眼神一直瞧得韩云国没了脾气,然后嘟囔着:"大不了偷偷吃,不让你发现就是了"。

韩悠然扶额,重点不是这个好不好,我的老爹啊。

韩悠然瞧着好笑,本来就是逗着他的,不是不让他吃,只是晚上吃东西实在是不好,晚上吃肉食更不乐意消化。要知道白天菜谱上的营养菜都是有肉的,只是少点,那也不至于这样子。

韩悠然无奈,随即问道:"上次那套太极拳学会了没有"?

韩云国翻了白眼,鄙视的说道:"你也不让我去市区住,学会了自己在这郊区打给谁看,你什么时候让我去市区住,我也像其他老人似的,去广场打拳,那才有意思,晚上的时候去广场和老太太跳广场舞"。

韩悠然想翻白眼,又想吐槽,但最后都忍了下去,随即又想笑。

跟老太太跳广场舞,这老爷子还真会想象。

不过想想也是,大概是老爷子在这块两个窜门的地方都没有,大抵是无聊了。不过当时是谁看中了这块地方,非要把别墅盖在这的?

说什么环境好,空气新鲜,到时候养老好,就这了,哪也不去了!

这话可不是她韩悠然说的吧。

想想也是,随便在郊区买个别墅也成,别墅区,邻里的什么也有老人住,也可以互相窜窜门,谁知道偏得自己建,这回可好了,方圆几理就这一家,自己瞧着办。

当初让老爷子住在这里,确实觉得这环境好,养老合适,不过今个被提起来了,韩悠然还真的敲打敲打他:"当时不知道谁选中的地方,偏得觉得这有山有水的坏境好,赖在这不走,偏得要建别墅的"。

谁知听韩悠然这么说,老爷子一摆手道:"谁说不是呢?也不知道是谁,偏得要在这地方盖别墅,盖就盖呗,还得让我在这住,真是的,不管了,谁盖得谁住吧"。

老爷子这话说的明显撒泼,这别墅当初不就是他下令让盖得么?

还谁盖得谁住,虽说不是韩云国亲自盖得,难不成要让当年的工人回来住么?

自家这老爷子还真是奇葩。

不过韩悠然也知道他这是太寂寞了,虽然自己经常回来陪他,不过人老了就喜欢据对玩,下下象棋,唠唠家常,或许这是他现在想要的生活。

看来还是她想的少了,没顾虑周全。

顿了顿,韩悠然道:"那,老爹,过两天就是中秋了,公司要举办酒会,等这件事情完事了,我给你在市区找个房子,咱们搬过去住怎么样?最好离公司近的,附近又有公园让您老耍的"?

韩云国一听高兴地不得了,想了想道:"我看就你那不错,不用在找了"。

这老爷子,说风就是雨的:"我那太小了,怎么也得找个大点的,到时候让张妈李嫂都过去,就留两三个人把别墅这边照看好就行。

韩云国点了点头,这回他没意见了。

韩悠然那本来就是临时住所,单身公寓,虽然坏境没的说,但因为自己住,所以也就一个卧室一个客厅,不太大。这次要找个最起码是个复式公寓大一点的,实在不行,看看市里的别墅有没有合适的。

第2章老顽童

看来最近有的忙了,公司着手准备酒会要忙,找房子要忙。虽说找房子这种事情随便安排助理神马的就可以,但是自己住的地方,不可以马虎,当然是要自己亲自挑顺眼才好。

回房间,洗了个澡,舒舒服服的躺回床上睡觉。

每天处理文件,还有一些应急的事情,头昏脑胀,刚刚看了会儿电视,吃了东西,这回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还真是舒服享受呢。

如果每天都不用那么累就好了。

等忙过这段时间,韩悠然在心里想着,没错,等她忙够这段时间的就给自己好好休息休息,就不用这么累了,或者再来个旅游,去哪好呢?

就这么漫天漫地的想着,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的时候,韩悠然躺在温暖的大床上,样子格外甜美。

虽然铃声已经响了几遍,张妈来催了几次,可她就是不想动。

因为她喜欢赖床,所以必须提前两个小时叫,然后两个小时之后才会慢悠悠的起来,然后洗脸刷牙,换衣服。

坐在化妆桌前,细细的打量着自己,白皙的皮肤,鹅蛋脸,眼睛大大,睫毛长长,典型的中国式美女。

"传说中的白富美,我好中意你哦"韩悠然对着镜子掐了掐自己的脸蛋,用粤语自恋的说道。

然后便开始上妆,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让整个人青春靓丽,朝气蓬勃。随即换了个短裙,踩上高跟鞋。虽说不是职业套装,要知道老穿一种款式,腻味的很。

所以今个韩悠然换了身性感不失年轻气息的服侍,难得周五,迎接周末的日子,这样穿,全公司都会显得有生气勃勃。

再说了,公司她老大,怎么穿都是时尚,都是规矩!

张妈又一次欢呼着催促,韩悠然应了一声就踩着高跟鞋下楼,刚到饭桌前,看着丰盛的早餐,瞧着韩云国闪躲的眼神,就知道这老爷子又借由自己回家住要吃的丰盛借口安排厨房多加了好些吃的。

韩悠然就这么瞧着,老爷子最后有点无地自容,眼神到处瞟,最后瞧到了韩悠然穿的这么一身,立刻板起脸来道:"你瞧瞧你,这又不是周末,穿成这个样子到公司,要不要得别人笑话的,亏你还是董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代言模特呢"。

"嘿嘿,老爹,你这是夸我呢?"韩悠然眼里透着皎洁,她知道这是韩云国故意想转移话题的,她才不怕:"老爹,你是不是想说你女儿漂亮的很,就算当模特也是一流的,不过这都是您的遗传基因好啊,只是老爹,早餐吃这么多,小心你的三高又回来找你哦"。

韩悠然无视瞪眼的韩云国,径直坐在椅子上,拿起刀叉,很享受的吃了起来。

韩云国现在就像是小孩子一样,没事和韩悠然斗斗嘴,也是乐趣,但是俩人几乎都没有红过脸,打句哈哈,什么事都能过去,彼此又给对方很多私人空间。

都说这辈子的女儿上辈子的情人。

看来上辈子俩人还很相爱呢。

韩悠然想着,然后吃完早餐,和韩云国道了声,老爹晚点见,便出了门。

她管楚云国叫老爹是觉得好玩,就是不正经叫爸爸,手机里存的是阿玛,有的时候还会叫大叔,有的时候叫伯父,有的时候叫老头子,有的时候直接称呼名字。

估计这就是他们的父女之情,更像是朋友。

开车到了公司,从进公司到自己的办公室,一路上都是跟自己打招呼的工作人员,热情洋溢,估计是周五的原因,明个就放假了。

周末,不过也有加班的,就比如说她。

"帮我泡杯咖啡",韩悠然前脚刚踏进办公室,随即便吩咐道:"还有把今天的行程,还有这一周的准备事宜,还有要签约的合同都交上来"。

这句话几乎成了她每天都到办公室的开场白一般,每天都要重复。

"韩董,这是您要的合同,还有资料,这是今天的行程,还有一周的准备事宜"。枫旭早就准备好了,直到韩悠然交代完毕之后,才发现,原来办公桌上放了一杯温热的咖啡,随即身后跟进来的枫旭手里是一摞文件,不禁笑道:"谢谢"。

这个助理,靠谱的很!

韩悠然瞧着枫旭还没有退出去,以为有什么事,便开口询问。

枫旭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道:"中秋的酒会,邀请函大都已经发出去了,公司董事也会参加,只是普通员工…"。

他这么问是有原因的,因为中秋酒会,可不是公司年会,而这场酒会虽说是韩氏主办人,但都是各个公司的高层,和各行各业有能力的上层人员。

所以,应该不是所有人都能参加的,不过那天恰巧是中秋,按照公司福利是要举办一场酒会的。

枫旭有些不知所措的征求韩悠然的意见。

谁知韩悠然继续低头处理文件,随口道:"举办,同时举办,不是还有几天时间么?那就分开举办,大小酒会,我都会到场,那天有身份的客人一定要安排好了,但是自己人也不能怠慢了,可以选择一个大点的酒店,上下层大厅近一点,那天我会穿礼服,上下楼不方便"!

枫旭领命,偷偷瞄了眼认真工作的韩悠然,她今天好美,是少有的样子,不禁让他有些痴迷。半响,害怕韩悠然察觉,才出门的时候轻轻反阖上。

韩悠然就是这样,公事公办,不给别人留下一点口舌。

中秋节,天朝最传统的节日,大街小巷都洋溢着喜悦,一家人团团圆圆。这天是公司重要的日子,不过公司在重要,今天韩悠然也要抽时间回去陪老爷子吃饭。

这天休息,韩悠然就在家陪老爷子,酒会在晚上,不过同时也答应老爷子晚上会早点回来陪他吃团圆饭。

韩悠然无奈,却也笑着应付。谁知道酒会那些人放不放她走呢,现在她身为公司的老大,又身为举办方,提前溜掉貌似不太可能。

这点老爷子自然也是知道的,但还是无理取闹般的要求着。

韩悠然知道,他这是不想一个人过,不想自己一个人吃团圆饭,很孤单。

无奈,韩悠然答应,不过如果回来的太晚了就先自己吃,然后睡觉,等她回来在叫他陪着吃一顿,就当夜宵,也算作团圆饭。

这样一说,老爷子才同意,并且高兴坏了。大抵是觉得终于能堂堂正正的吃一顿团圆饭的缘故吧。

因为晚上酒会,白天韩悠然就陪着老爷子在别墅里打着太极,而她自己就练瑜伽,有气质又塑性体,很安静的运动,她喜欢。

下午没事的时候,韩悠然便开着车带着老爷子去市区里逛逛,买了些衣服,礼品。当然,最主要的是老爷子太闷,想出来走走,看看人。

因为他好久都没有看过很多人了,所以要看看很多人。

然后韩悠然还要挑选晚上出席酒会的礼服,化妆做型,忙活了一下午,临近天黑了,韩悠然才和老爷子匆匆吃了顿饭,便把他送了回去。

临走前,老爷子还恋恋不舍的扒着窗子,不想回去。

操劳了一辈子,总是放不下很多事情,让他好好享清福,表面是答应了,可是心里面却想多干几年,想多参与公司的事情,想重新回到市区里生活。

韩悠然只能满足他一个条件,就是回到市区里生活。

毕竟现在韩云国岁数越来越大了,不可能让他在参与公司的事情了,一来是身体吃不消,二来也不是这么回事。

她到更愿意,以后给老爷子接到市区里,然后给他安排开个杂货铺,一想到这样的场景,韩悠然就想笑。

韩云国一定会吹胡子瞪眼,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要我做这个。

然后边说边点头接下。

可是,现在他自己都要保姆随身伺候着,再让他做什么实在是当女儿的不忍心。

不然就按他说的吧,给接到市里,然后让他和一些老年人下下象棋,跳跳广场舞,或许这也是他想要的生活。

送姥爷子到了韩家别墅,交到了张妈的手里,便开着车往回赶。

舞会应该还来得及,她这个主办方要是去晚了可就不好交代了。

昆仑比亚大酒店的二楼,韩悠然一袭银白色长裙,上面钻石点缀,敞胸露背,无疑不透着性感。

就在酒会刚刚开始的时候,韩悠然踩着点进来了。

一个二十五岁年轻性感附有魅力的多金女性,无论走到哪都是抓眼球的事实。当韩悠然前脚一踏进,后脚唏嘘声便响起。

女性的眼光无疑不参杂着,羡慕嫉妒恨,男性眼光无疑不参杂着,露骨的占有。

韩悠然对于各种眼光早就已经联系的淡定如初,所以一点都不影响她即将在台上的发挥。

场面话无非就是那么几句,中秋快乐,大家都给我韩氏面子能齐聚在这共度佳节,等等一摞篇子的废话。

最后无非就是促进合作,然后大家吃好玩好欢乐好。然后韩悠然又踩着点去了楼上,那里是员工的中秋酒会,大抵是比这个酒会晚半个小时开始,所以现在过去正好。

反正这个会场都是各个企业的老板,公子,大家都会找话题,找需要,各种找,自己解决。

第3章举办酒会

因为时间赶,所以韩悠然也是匆匆忙忙的,人说慌乱的时候就容易出错,果真是太对了。因为礼服很长,踩着高跟鞋有很匆忙,一下子就撞到了人,酒杯里的红酒洒了对方一身。

韩悠然暗骂糟糕,脸上却是微笑着道歉,没想到对方还很绅士,一下子撩动了她的心。

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简单。

是韩悠然慌乱中拿着纸巾要去擦男人的酒渍,没想到一下子被对方抓住了手,这时韩悠然一抬头,一个穿着燕尾服的高个子男人,脸上留了半圈胡子修成的型,麦色的皮肤,坚韧的五官,扯动了韩悠然的心。

他长的居然和高以翔有七分相似。高以翔是谁?那可是韩悠然的梦中情人啊。最近她天天守着黄金档等着出现的白马王子,没想到此时此刻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并且刚刚还抓住了自己的心。

这让她如何能不激动,如何能不控制住。

她早就过了追星的年纪,而面前这个人也不是高以翔,只是长的有些像罢了,但是集一个全身优点的人,承载着她的爱情梦的男人,如今居然有个翻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韩悠然不知道上天是不是在暗示些什么。只是一旁枫旭倒是暗示,公司酒会要开始了,麻烦她醒醒神吧。

面前的男人是挺帅的,但也不至于这个样子吧,一看就是桃花眼,感觉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种感觉说不上来,是一种单纯的感觉,是枫旭的感觉。

或许每个男人靠近他的美女上司他都会不爽,但这一次格外强烈。

他只想带着韩悠然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韩悠然回过神来连忙道了句对不起,然后互相交换了名片,说要先上楼处理一些事情,随即跟他讨论赔偿的示意。

男人说不用不用,但无奈于韩悠然的坚持,只表明自己暂时不会离开这里,如果太久了就不一定了。

韩悠然答应说好,便匆匆上楼,只想赶紧赶回来还能再见那个男人一面。

低头看了眼名片,李浩,佳乐电子产业顾问。便让枫旭收了起来,自己去面对全公司的员工,又是一通演讲,然后鼓舞,继续努力等话题。

之后就托着长长的礼服,踩着高跟鞋回到了二楼,远远的边看到如模特身材的男人穿着晚礼服,让韩悠然安了心,随即走向了他。

可不知道为什么,心又狂跳不止。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爱情?

莫非这次酒会就是为了让她遇见爱情的地方?

"噗通,噗通",心止不住的跳动,随着脚步而靠近。

"那个,那个宋先生,你好,我是刚刚那个不小心把红酒洒在你衣服上的韩悠然"韩悠然头一次见人这么尴尬,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这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事。

高以翔,哦不,是李浩,李浩转身看着她,随即笑了笑道:"都说没事了,这件事不要再提了,更何况我已经处理过了,不过很高兴认识你"。

"嗯嗯,我也是,很高兴认识你"。韩悠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尴尬,却忍不住的想和他说话,一时间又找不到话题,于是又扯到衣服上去了:"要不我让助力从新买一套给你吧,就当是我送你,以表示我刚刚的鲁莽"。

"都说了,不要再提这件事了,瞧瞧,连红酒撒过的痕迹都看不出来了,为什么要浪费金钱浪费时间去换只穿一次的衣服呢"?

他说的有理,韩悠然不知道该怎么答复,于是笑了笑,找些话题:"佳乐电子产业,以前没有听过,也在A市么"?

这句话完全属于废话,这次邀请的人员全部都是A市的,你说佳乐是不是A市的,你没听过,要不就是产业太小,要不就是你孤陋寡闻。

当然孤陋寡闻还不至于,A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哪个公司有什么异动,就算不是同一行业的,也都互相观察着。

更别提韩悠然这个董事呢。

不过韩悠然此时还没注意那些,只是想没话找话的想多了解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

她甚至有些着迷他举手投足间的气势,尼玛,大爱啊。

不知不觉的,聊到很晚,韩悠然也没有心情去应付别人,只是一直在和李浩聊天。李浩谈吐幽默,并且附有绅士,简直就是典型的王子。

而且听他说,虽说是名义上宋佳的顾问,其实是在取精。因为他看好电子产业这一行,所以想自己创业,并且他是A市知名产业的公子哥,老爸是总裁,想让他继承家业,不过他更像自己奋斗努力,那样的来的才珍惜。

而他最近考察市场,电子产业几乎人人都需要,是个唾手可得的好机会,所以找人进了这家公司,想了解具体的规划走向,然后便开始自己创业。

韩悠然一听,现在的公子哥很少有他这样能耐的,哪个不是说吃着家里喝着家里玩着家里的,有创业的心思可没有几个。

并且想自己锻炼创业,以后继承家业的时候才更加珍惜更加努力。

无论从哪方面看,这家伙就是个钻石王老五,不对,是高富帅,还是个有见识,有能力,有品德的高富帅,这就是活脱脱童话故事里的王子。

长得又帅,又有钱有事业。

最主要的是,让韩悠然心跳了。她虽然拿不准,此时的心跳是什么意思,是爱情,一见钟情,还是看见帅哥长的像偶像,还是偶像帅哥触碰自己的那一刹那。

反正她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心跳了,脸红了,陶醉了。

而枫旭身为韩悠然的助力,目睹了这一切,心凉了。

他知道韩悠然这是动情了。

没有办法改变,只能祝福,不过此时此刻说这些还太早,因为他就是看这个男的不顺眼。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哪里不对。

为什么可以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生如此温柔体贴,如此绅士做作,并且刚刚还无理的冲撞了他。

就算是韩悠然是个女人,并且还是个美女,并且还是这次的主办方。

但这男的也有点太有兴致了吧,居然一动不动的就在这里陪着韩悠然聊了将近两个小时。

或许这一次是他多想了,枫旭暗暗下定决定心,要好好守护自己的女神,不要让任何人伤害他。至于这个男人,日后观察,顺便调查,发现不对,立即把他所有的邪恶都扼杀在摇篮里,对韩悠然造不成任何的威胁。

因为酒会上的记者不少,闪光灯噗噗的闪着,各位老总也都被采访者,最后轮到韩悠然,推拒不了,所以只能接受采访。

这是最后一环节,记者也是在酒会快要结束的时候才被放进来的。采访结束,也就意味着酒会结束。

按照规矩,韩悠然又上台讲了几句场面话,最后收尾。

可是下台的时候居然找不到李浩,这让她有些失落。

从未谈过恋爱的韩悠然不懂得怎么样去掌握感情,也不知道爱情是有技巧的,更不知道欲擒故纵是什么东西。

她只知道的是,今天晚上有个收获,那就是她遇见她的白马王子了。

有着小女孩的喜悦,嘴角都是咧开的。枫旭在一旁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虽然踏入社会不深,但是审人这方面还没出过岔子,直觉就感觉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的心意她不知,但却要守护在她身边。

酒会结束以后,韩悠然就急急忙忙的开车回到了别墅,当然不是她亲自开车,而是枫旭开车送她回去的。

一是晚上喝了些酒,没带司机,虽然没醉,但是心不在焉,这才是最主要的。

所以枫旭放心不下,就坚持送她回来。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夜晚道路寂静,两个人都沉默不语,各有所思。只是枫旭想的事眼前这个女人,这这个女人却想着别的男人。

他不是第一次送她回来了,可是每一次都很珍惜,就像是送自己最亲密的恋人一般,开车都小心翼翼,生怕出了什么差错。

可是现在看韩悠然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就连他都被感染了,不过很快就调整好心态,把她送了回去。

韩家别墅,韩云国一直都没有睡,此时都夜里十点半了,平时他除了起来吃夜宵可不会这么晚睡的,外面灯光一晃,他就连忙出来接。

今天这个日子不同,在老人的心里更不同,因为他不晓得还能陪着韩悠然,自己最疼爱的掌上明珠过上几个中秋团圆佳节。

车停在院子里,灯光闪了两下,车门被打开,韩悠然已经回归了思想,连忙去跟韩云国熊抱。

枫旭看着这一幕想笑,这么大了,居然还像个孩子似的。

枫旭也下车去和韩云国打招呼,毕竟枫旭破格录用可是跟韩云国有着巨大的关系,一路的提拔,可以说自己就是匹千里马,而看中他的人就是韩云国。

韩云国一看是枫旭也很高兴,要求他进屋一块吃东西,毕竟这么晚了,送他闺女回来,要是饭都不留人家吃就不太好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打心眼里就很看好枫旭。

人家都说气场会影响一个人,如果两个人的气场是互相吸引,那么便怎么看都顺眼,如果气场不和,那就是见了第一面就讨厌。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看了第一眼就知道对方适不适合自己的原意,占了很大一部分。

韩悠然嘟了嘟嘴,表示不满,今天可是团圆节,她要和韩云国两个人过,干嘛平白无故的就多了个外人,不过她什么都没说便跟了进去。

一来是给韩爹面子,二来就是枫旭是自己助力,也不讨厌,所以她虽然略有不满,但还不至于发作。

饭餐很丰盛都是韩悠然喜欢吃的,一共十个菜团团圆圆。

枫旭在一旁瞧着韩悠然,心里很感慨,没想到这个中秋节居然可以和韩悠然一起过,还有她的家人,自己最敬仰的韩云国,让他很恍惚。

若真相惜,心便无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若真相惜 或 心便无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唐僧取到无字真经,其实是如来在试探他?

    (蜗牛看西游第1682期)文/牵着蜗牛散步在《西游记》中,有个问题一直困扰读者:唐僧取经不是如来安排的吗?为何二尊者还要人事?没得到人事为何就传无字经书?无字经书是不是假经?很多西游解读者从这个情节中得出有罪推断,认为西天很污,如来很贪。蜗牛认为,这是片面的解读。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个道理,西天差不差钱,需不需要勒索唐僧。从原著中来看,西天有很多奇珍异宝,随便掏一件出来,都是价值连城,如来以及二尊者,完全没必要在鸡脚上刮油。二尊者更没有胆子私自要回扣,事实证明这是如来安排的。再说,取经工程也是如来安

  • 哪些情况下需要改名字?周易与姓名学:命好运好,就怕名字不好!

    文/董易林姓名对人的影响很大,姓名的吉凶影响着一个人的发展轨迹,什么?你觉得这说法太过夸张?那么看看以下例子:著名画家齐白石,原名齐纯芝,后来被他的老师建议改名为“白石山人”,久而久之,齐白石便成为闻名的画家,而纯芝这个偏女性的本名也被人忘记了。众所周知的刘德华,改名之前叫“刘福荣”,后来将这个如同小明、张伟一般毫无辨识度的名字改为刘德华之后,华仔的星途也变得璀璨耀眼了。除了人名,还有很多企业或产品的名字,也会因为吉凶好坏而变得极其重要,甚至影响到其市场发展。比如:曾有一款游戏叫《英雄战迹》,刚

  • 摄影技巧4个小技巧,让你留住最美的云,成为高级风光摄影师

    日常摄影题材中,天空绝对出现频率最高的几个主题之一,那么,怎么才能把天空拍的更好看呢?一个很实用也很重要的技巧就是把云当做调味剂,我们来看看怎么把云拍好~1.具体的云具体构图云的形态千变万化,拍摄之前先要分析一下云的形状,然后根据它构图。然后看看是拍特写比较好,还是用广角镜头拍摄大景比较好~2.要正确曝光为了避免云朵因为过曝而变得一片死白,所以一定要学习一下如果正确曝光~(1)点测光我们可以在前期测光的时候把模式调校到“点测光”,如果有必要,可以和“AE-Lock曝光锁”一起使用,帮助测光构图。

  • 张金荣书记一行对织金局“迎峰度夏”工作进行指导检查

    亚欧能源网:“人身安全是安全生产工作的重中之重,我们县级供电企业在落实安全生产的同时要做到定位清晰,确保员工在安全的工作环境下踏实放心工作。”4月12日,毕节供电局党委书记张金荣在对织金供电局2018年迎峰度夏安全大检查督查反馈会上说道。当天,局党委书记张金荣在织金供电局对迎峰度夏安全大检查工作进行指导检查,并召开反馈会进行谈论分析。本次检查主要围绕安全管控、设备运维、营销服务和现场基建安全等方面。通过检查组实地查看了该局基层部门、班站所的工作开展情况,及时与现场工作人员交流沟通。并在会上作问题

  • 为什么说中国国籍是世界上最难加入的?

    为什么说中国国籍是世界上最难加入的?其实,这样说是有些道理的。比如美国是很多人首选的移民国家。据数据显示,从2001年以来,每年大约净有88.4万外国人移民美国,每26秒就有一名新移民踏上美国领域。而在中国,就难多了。如果外籍人士想获得中国“绿卡”,首先得由本地公安局受理,然后需经省级公安厅(局)的审核,最后由国家公安部通过审批签发,前后至少需要花去大约半年的时间才能实现。还要说明一点的是,中国国籍和中国绿卡实际上是两回事。目前我国还没有制定出外国人入籍的制度,外国最多只能拿到我们国家的外国人永

  • 遵义绥阳供电局:新时代“村电共建”再驻村寨 服务从“新”起航

    亚欧能源网:“以前为解决农村缴费远、缴费难的问题,我们在交通不便的偏远山寨,设立‘村电共建’服务窗口。通过设置在村委会的供电服务窗口,实现了让村民不出村便能享受电费缴纳、业务预约、故障报修等供电服务。现在,面对新时代,我们的‘村电共建’将从‘新’起航,为村民群众带去更多‘新’服务。”4月12日,在绥阳县郑场镇伞水村村委会议室开展的新时代“村电共建”联建启动会上,绥阳供电局党总支书记、副局长郭航为郑场镇镇长和伞水村村支两委这样解释道。面向新时代,绥阳供电局坚持“以客为尊和谐共赢”的服务理念,充分发

  • 青丝,女人妩媚的符号

    青丝,女人妩媚的符号文/赵乐古人把头发称为青丝,“青”有“黑”的含义,因而青丝便指黑头发。此外,还有“乌丝”之说,与青丝意同。女人的头发,女人的痴爱。除了脸部,唯一能让女人费心打理的应数头发了。头发是女人妩媚的符号,而发型,是女人美丽不美丽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因此,几千年来,无论岁月更迭还是改朝换代,女人在“头等大事”上总是会不遗余力,精心谋划,做足功课,譬如染色、烫卷、拉直、上蜡、插发饰、编辫子等,翻来覆去,消耗了女人们无穷的财力、精力和智力。诚然,头发是女人的一项事业,她们像经营婚姻一样经营着

  • 仁达方略:企业文化建设与管理

    【课程背景】本课程是国内外多家知名企业指定公司企业文化课程,将带给企业一套涵盖公司企业文化体系构建、落实和突破的公司企业文化整体解决方案,协助企业建立一套切实有效的公司企业文化突破的机制和流程,取得实实在在的公司企业文化成果,推动企业持续健康成长!【授课特点】实战与理论并重,结构严谨,逻辑性强,便于学员系统提高;大量的实际操作案例使学员获得迅速提升;大量的实战工具真正帮助学员达到学以致用,实现绩效的突破;深入浅出的讲解使学员易于理解和掌握课程的精髓。【课程收益】明确什么是企业文化,掌握企业文化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