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就这样,爱上你】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4:34:1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就这样,爱上你

第一章 有多远滚多远

“江离然,你听我说,那件事情,真的和我没有关系。网站163shenghuo.com

言梓诺站在大雨之中,浑身上下完全湿透了,声嘶力竭的喊道,只不过,她的声音完全被漂泊大雨所淹没。

站在别墅下的江离然,满脸的冷漠,和厌恶,他一字一顿的咬牙道,“滚,言梓诺,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我不想看到你。”

“江离然,你至少听我解释一下,我们在一起五年了,我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知道吗?”

“滚。”

言梓诺心痛的整个人都有些抽搐了,她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江离然说道,“江离然,就算是我,我是你什么人,她是你什么人埃”

“现在承认了是吧?言梓诺,我真没想到,你平时装的楚楚可怜的,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你简直蛇蝎心肠。”

“我……”

“你什么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微安都怀孕了,你怎么能那样对她?如果她有个什么好歹,言梓诺,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江离然说完,手上微微用力,瞬间将言梓诺推入了大雨中。

言梓诺一个不慎,直接跌坐地上。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一直注视着江离然的背影,直到江离然关上车门,扬长而去消失在了她视线中。

“江离然,我是你女朋友啊,我在你心里就是那样的人吗,连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发小都不如吗?”

言梓诺问自己,但心里却感到一阵钻心的痛。

其实就连薇安什么时候有身孕的,她都不知道。

薇安没提过,江离然也是如此。

……

几个小时前。

薇安打电话约言梓诺出去买日用品,于是她提前下了班。

十字路口,见到薇安的言梓诺惊讶调侃道:“平日里素颜朝天都觉得自己美的不行的你,今天怎么化了淡妆?。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薇安笑着调侃说:“不是应该说更美么?”

“当然,我们家的薇安最美了。”

买完所需日用品,言梓诺和薇安在一家小餐厅吃完后,往回走。

可是薇安铁了心的说是要抄近路,于是,她们从已经打了洋的超市的停车场横穿而过。

哒哒哒……

当发现背后走近的脚步声时,已经为时已晚。

嘎巴。

被粗壮的手臂从背后紧紧抱住,全身通过一阵麻麻的电流。

根本无力抵抗…….

意识渐渐模糊时,看见薇安却对着自己……

失去意识的言梓诺直接被拉进停在附近的面包车。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一阵抽泣声若隐若现地传入了言梓诺的耳中许久后,她缓慢睁开眼睛,发现薇安正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昏睡在陌生酒店中偌大一张自主床上。

言梓诺不知所措地走到床前,轻轻唤着:“薇安,薇安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是我被绑架的吗?醒醒……。”

可是不管她怎么样叫唤,薇安完全没有反应。

心急如焚的言梓诺先让自己镇定了下来,冷静地拨打了120,她把薇安送上救护车后就见江离然怒火中烧朝自己走来开始呵斥她的不是。

无论她如何解释都只能换来江离然的冷嘲热讽。

黄昏时,言梓诺赶到薇安病房的时候,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破天荒的电梯百年难遇的故障,破天荒的爬了20楼。163生活网

这时江离然正在给薇安削苹果,而她认真看着江离然浅浅一笑,洋溢着满脸幸福,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言梓诺。

直到言梓诺走到病床前。

言梓诺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薇安的声音飞快盖过:“梓诺,你怎么能这样呢?明明都看见我被绑上了车,为什么你会无动于衷?是不是你让那些人强暴我………”

还没说完就见薇安开始掩面而泣。

言梓诺错愕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薇安,你发烧了吗?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们是什么关系,我怎么可能看着你……而且当时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江离然生气的打断言梓诺丢了一句:“够了,言梓诺你到底想把薇安伤成怎样才甘心?这一切是不是你做的。”

“我……。”言梓诺正解释着……猛地,手臂被江离然拉着往外走,他用力的将言梓诺的下颚往上抬起让她与他四目相对。163生活网

当她注视着江离然的那双瞳孔时,发现他的眼睛里根本就找不到自己。

也许在他眼中的从来都不是自己。

江离然突然俯下身靠近言梓诺的耳边说:“言梓诺,如若我们的孩子出了什么问题,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言梓诺再口中重复着江离然的话。

“孩子?我们的孩子?。”

“啪”

言梓诺怔怔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男朋友,一时没忍住,内心委屈一下子爆发,一个耳光甩了过去。

一切都是真的,言梓诺之前想过,但是不敢面对,现在呢,他们还是在一块了,而且有了孩子。

从嘴角撇出两个字“无耻”,言梓诺接着又不甘心道:“好,薇安你们真好,想要分手那就直接说出来啊,不用千方百计来逼我,我言梓诺拿得起放得下这个男人,我送给你了,从今天开始,你我是路人。”

言梓诺头也不回走掉了。

一个是闺蜜。

一个是男朋友。

他们竟然在一起了,而且还有了孩子。

在江离然面不改色说出“我们的孩子”的那一刻,薇安说出“那堆谎话时,言梓诺的心就已经成了一潭死水。

没有任何念想。

留给言梓诺的只有眼泪和羞辱。

只不过那么多年的感情,怎么能说忘就忘,但不知道薇安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任由言梓诺如何解释,她都听不进去。

无尽的哀求,换来的只是冷漠。

言梓诺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雨水,一块流了下来。

换洗了衣服,拨出去一个号码,言梓诺冲着里面的好友喊道,“于佳,你在哪里,出来,想吃什么,想玩什么,我请客。”

十几分钟,于佳来了。

两个人去取钱。

好朋友于佳看着言梓诺,似乎有什么事情,但是一时半会又看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她说道,“梓诺,你也太麻烦了,你缺钱,让你家江离然给你转个账不就得了,那么麻烦。”

言梓诺沉默了。

现在的她似乎只能用沉默来诠释自己现在的感受。

可是她的神情于佳并没有发觉,继续说:“对了,你看。”

说着她拿起了手中的礼品盒,在言梓诺眼前晃了晃:“你们交往五年纪念日,上次你让我准备的礼物。”

第二章 假男友

于佳在一旁幻想着,拍了拍言梓诺的肩膀说:“说实话,我现在都能想象出江离然穿着你送他的这套西装那副帅气逼人的样子。”

看着于佳递过来的礼物,言梓诺就像在看一个天大的笑话。

一时没沉住气直接一把从于佳手中夺过来冲到窗户旁,毫不犹豫扔了下去。

于佳跑过来制止,可是已经晚了,她破口就骂:“你不要命了,万一砸死人了怎么办?这可是十楼。”

言梓诺回:“死不了的,要真死了,大不了一命抵一命。”

“你疯了。”于佳生气地去找已经扔掉的礼盒。

于佳把礼盒找了来,递给言梓诺十张一百元,说:“你不要,我要,就算是我买这套西装的钱,看你也不需要,我就给晓宇了。”

言梓诺接过于佳手中的钱说:“算是便宜你了,既然晓宇来陪你,我就一个人去瞭望台静静。”

\"叮!\"的声响,电梯到达了灯塔瞭望台。

午后的阳光照耀大海,眼皮底下跃出一片晶莹。

正在言梓诺沉醉在这副美丽的景色的时候。

不远处的程诚已经看了她很久了,他不解的看着不远处的女孩,为什么她能呆在一个地方,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站在望远镜前这么久。

一时忍不住好奇走了过去.

言梓诺只听见头顶突然砸下一个声音:“有什么可看的?”

她有些无聊的开口道:“要看吗?”

“海,除了海还是海,偶尔会有渔船。”程诚并没有看,只是淡淡地答道。

言梓诺皱起眉头反问:“你都没看,你知道有什么?”拨动着望远镜示意对方再次观看。

“看到了么?”

“没有。”

“那这样呢?”

“还是没有,你到底看见了什么?”

“一条美人鱼在和一个王子接吻。”

程诚直起腰,看向身边的女孩,有那么一会儿他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碰上了神经玻

直到言梓诺的眉眼里滑出一些压抑不住的笑意,他才松了口气,显然自己被耍了。

只是眼前女孩模样让他开始怀疑自己,好不容易回了趟国,却在这里遇见她,是来历劫的么?

言梓诺觉得她好像认识眼前的男孩,像极了很久以前与她定过娃娃亲男孩,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她记得那个男孩被她一纸拒绝到了哥伦比亚。

言梓诺又止不住好奇心,想问他些什么,就见江离然和薇安互腕着胳膊亲密的迎了过来。

偶尔能清晰飘过薇安矫羞的声音:“然,我走累了,等一下看完就找个地方休息吧。”

言梓诺的手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她就是容不下他们那嚣张的气焰。

“言梓诺,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呢?不寂寞吗?也不找几个朋友陪着?”薇安半带挑衅的斜视着言梓诺, 满脸轻蔑。

言梓诺头脑一热拉了余视中的一个人影,自信地说:“谁说我一个人?这是我男朋友,叫,叫……”

一旁的江离然不悦的说道:“一个连名字都还不知道的陌生人就说是你的男朋……”

江离然话音未落,一个爽朗的声音飞快盖过:“程诚,言梓诺的男朋友。”

一脸严肃地程诚牵强的扯出一个微笑。但是在他那张淡漠的脸上却显得极其不自然。

言梓诺听了,努力在脑海里拼凑着回忆的画面,这个名字好熟悉……。

“噢~”的一声薇安意味深长一笑,将头转向另一边,她扬手示意着不远处:“那你们也做这种事?”

她似乎把言梓诺的一切看穿了一样,料定了她柔弱得性情,一副料你也不敢做出什么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一样。

“什么?言梓诺一时没反应过来。”顺着看过去,视野所及处,一对情侣正相拥着接吻。

言梓诺有些尴尬的别过目光,“我……”

正在她不知道要该如何是好时。

“那——要确定一下吗?”程诚向言梓诺然丢了一句。

“……恩………恩?!”

“唔~”。

言梓诺错愕的目光自程诚的颈间向下滑落在他的肩膀,手臂。他的右手正紧扣着自己的左手吻上了她。

其实就连言梓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莫名其妙被一个刚认识不到几小时的人,给强吻了,而仅仅只因为逢场作戏。

江离然,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副画面,那个和她在一起五年羞涩的一次亲吻都不敢做的言梓诺,现在正在被一个陌生的男子亲吻着,心里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儿。

但还是继续装作若无其事走了。

见江离然和薇安一身截然的离开,言梓诺睁开了眼睛。

这样就算是结束了刚才尴尬的局面,可没想到后面还有更恐怖的事情等着她。

刚从程诚的手中挣脱出来,电话声就响了。

接听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妇人的声音,尖酸刻薄:“言梓诺,你怎么能这么自私呢?你是出去旅行快活了,你爸出车祸了都不管了吗?。”

都没来得急挂上电话,言梓诺便心急如焚的往医院赶。到了医院后发现,爸爸正在打点滴,虚弱的坐在病床上,见言梓诺进来便道:“梓诺,你来了?都跟你妈说了不用打你电话的,她就是不听。”

言梓诺关心地问:“爸爸,你伤哪里了?严重吗?都怪我不好,只想着自己的事都没有跟你打个电话,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要我怎么办?”

说着说着,言梓诺有点激动地哭了起来。

见她哭了,爸爸便抚摸着她的脑袋,语重心长的说:“你看,爸爸真的没有事,只是脑门上被划破了一个小伤口,不碍事。你先回去休息吧,旅行都累了吧……你妈去领消炎药了,马上就来,这里就不用你担心了”

言梓诺刚站起身,就听见身后传来:“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有你哭的那些时间还不如想办法多挣点钱去还债。”

言梓诺沉默着没有回答,离开了医院往家赶。

她想比起后母的尖酸刻薄的话,更接受不了的是她欠下的那些怎么还也还不清的赌债。当初要不是爸爸死活要和她再婚,也许自己的生活就会是另外一番景象吧?

以前为了替她还债,爸爸卖掉了他们赖以生存的房子,后来他们一家为了躲避追债的人不停地更换住房。就连她上学一直都是这样过的,所以没什么好朋友,就算是特别好的,现在也已经不再是了。

“咔嚓~”门被打开了,可言梓诺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副景象。欲哭无泪。

第三章 你到底想做什么

室内一片狼藉,电视机,茶几,冰箱,洗衣机,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消失在了原本的位置,所有的衣服散落在大厅,卧房的每一个角落。

下意识地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她的电脑不见了,打开抽屉,银行卡也不见了。

以前都是债主们上门好商好量,只要给了钱就走人了的,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言梓诺无力地坐了下来,脑子里一片空白。

屋漏偏逢连阴雨。

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之后,一个念头闪过脑海,这个地方没法住了。

言梓诺看着手机里支付宝中仅剩下的3000RMB,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收拾好所需的东西准备出门找房子。

刚拉开玄关的门,就见房东太太一脸不快的对着她吼叫道:“你们家黑社会的吗?每个月都把这栋楼搞得鸡犬不宁,我家房子的墙都被那些流氓不知砍了多少个洞,你们赔得起吗?拖欠了两个月的房租不准备给啦!!”。

言梓诺用力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挤出一个微笑说:“不好意思房东太太,我这几个月忙,我爸可能也没注意这些。拖欠了房租真是很抱歉,至于墙上被砍的伤你还是找伤了你们家墙的人吧。冤有头债有主你说是不是?房租钱现在支付宝给你。”

“你!”

言梓诺转完账就匆匆离开了。

凭着手头仅剩下的1500RMB租了一间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小房子。刚松了口气,就来了电话接听后,传来了后妈的呵斥声:“言梓诺,你搞什么鬼家里搞得乱七八糟,还有房东说这房已经不是我们了,怎么回事?”

只好又是一通忙乱,都安顿下来后。

言梓诺向后母蒋佳文解释原因后,蒋佳文若无其事继续抱怨说:“这么小的房子?还是个地下室你老爸本来就有类风湿,你改天想办法找个好工作,这房子是人住的吗?真是这债不还清,咱们以后都要过这种日子吗?。”

一个星期里,言梓诺都在不停地找工作,可是,遇见喜欢的薪资不够高,遇见薪资高的别人还挑人,要学历。所以她现在特别羡慕那些可以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的人。

最后,她抱着不管什么样的工作自己都能吃苦耐劳的架势,找到了一份高薪资的工作。

晚,九点,华宫。

言梓诺刚换好衣服出来,浓妆艳抹的毛姐就迎了上来,“言梓诺快点,客人都来了。”

毛姐领着言梓诺往前面的包厢,最后,在门口停下。

“今天的客人都是有权势的,能喝多少就是多少,千万不能开罪了客人。”

“知道了。”言梓诺点头。她来了两天,这里的工作流程她都熟悉的差不多了,不等毛姐说完她便端着一瓶价值几百万的红酒,推开了包厢的门。一个标准的微笑,端庄优雅地走了进去:“先生,你点的红酒。”

四目相视。

言梓诺很不自在的别过脸,走到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身边,开始给他倒红酒。手突然像是失去力气般,之后就发出了玻璃破碎后清脆的声响。一旁的毛姐连忙站起来鞠躬哈腰地赔礼道歉。转头就怒呵斥:“言梓诺,还不给人老板道歉?”。

回过神的,言梓诺低下头说:“对不起——”。

程诚看着言梓诺卑躬屈膝的样子,就想起了当初她为了另一个男人拒绝他,不停道歉的画面,而一个星期前刚回国,在眺望台遇见她的时候,发现原来她已经完全忘记了他的存在。

上次被自己爱的人羞辱,今天却在这里做了陪酒女。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眉眼下一片阴霾。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收拾?”毛姐再次厉声道。

言梓诺马上蹲下身去收拾地面上的玻璃碎片。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到程诚后就如此慌张,内心就好像极其不愿被他看到自己这副狼狈不堪的摸样。又或许只因为看到他就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只是,忘了也就淡了。

“你就不能麻利点吗?收拾好了没有?”。毛姐催促道。

“好了。”

“你给我出来。”

包厢外的长廊上,毛姐很生气地:“你知道你打碎的是多少钱吗?你赔得起吗?”

言梓诺内心不安的回:“毛姐,我下次再也不会了。”

毛姐听了更加火冒三丈:“下次?还想有下次?,今天你可以回去了,顺便去总经理办公室结算你这两天的工资以后就不用来了”

“我真的不能失去这份工作。”言梓诺的话冷冷地落入空气里,却没人理会。刚转过身,发现程诚就站在她的跟前。

“程诚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上次你强吻我的账还没找你算,现在又让我丢了工作,怎么补偿我?”言梓诺愤慨道。

“你真的把我忘了?”程诚没有回答言梓诺的问题,反问。

言梓诺理直气壮:“我怎么会把你忘记?忘记谁也不可能忘记强吻我,害我丢工作的人。”

“噢?”程诚两道锐利的眉宇,瞬间拧在了一起。他此时的表情就像火山喷发前一秒。

言梓诺只觉得浑身一哆嗦,她咽了咽口水,被程诚盯得浑身直冒冷汗,心想:“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不会是还想要占我便宜吧?”

“怎么不见你的男朋友陪在你身边?”

言梓诺被突如其来丢过来的一句话,砸得有些晕头转向,问:“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直做这种工作?”

言梓诺有些心烦意乱反驳道:“你是我什么人,我男朋友有没有陪在我身边和你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言梓诺说完,正准备逃离这儿时,却被一个结实有力的手臂给拦截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

就这样,爱上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就这样 或 爱上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再踏浊苍路10章

    原标题:再踏浊苍路10章小说名:再踏浊苍路第九章:准备进入早就料到凌逸二人会有如此表情的墨览月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袁镇他比我和朝雪进昆云宗还要早一百年左右,我们两个还是灵基期的时候,他已经在丹化期修士中打出一些名堂了,风灵脉本应该以速度见长,可加上黑暗的破坏属性在内,其法术神通的威力远远要高于同级之人,记得当初因为一次拍卖会上有一名丹融前期老怪仗势欺人,以权势夺了袁镇的一个炼宝材料,而后等拍卖会结束,那丹融期老怪刚出了城池,就被袁镇追上,不出三个回合,便被灭杀。”凌逸似是也感觉到了此

  • 绝品印尊10章

    原标题:绝品印尊10章书名:绝品印尊第十章源幻阵破,印气惊现(求收藏,求推荐)“你们进入的这个阵法,叫做太行源幻阵,进入此阵者,首先会迷失方向,其次如果你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阵法的话,那么就永远走不出去。”印天说完目露赞赏的眼光看了看林志。“然后,最难的一个便是阵眼,当然在你们的眼里,这是一片世外挑源。但是你们真的以为这仅仅是一片世外挑源的话,那你们可就大错特错了。”印天道。“前辈真正想告诉我们的恐怕不是这些,而是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这阵眼就在我们附近对吧,而且很近,晚辈说道没错吧……”林志也抬

  • 凤倾之痞妃有毒10章

    原标题:凤倾之痞妃有毒10章书名:凤倾之痞妃有毒010定王选妃(1)宁玉槿最近有些无聊。因为大夫人和赵姨娘居然息战了!赵姨娘不再缠着宁仲俭说将宁玉凝抬进兴王府的事了,而是到处求人拜佛请来一位宫中嬷嬷,开始教导宁玉凝行走坐卧、谈吐举止。为何?宁玉槿翻了个白眼,就见香月剪了两支牡丹进来,一边将花插在花瓶里,一边念叨道:“小姐,你好歹去争取一下行不行?百年难遇的机会,一旦成功,那可就真的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宁玉槿在软榻上翻了个身,侧靠着继续看手中医书。香巧这时候也抱着绣架跑了进来,冲着宁玉槿得意地晃了

  • 饕餮血狼10章

    原标题:饕餮血狼10章小说名:饕餮血狼010你在找死“少废话,叫你背我你就背我,你背着我飞到有人烟的地方,然后我们再买两匹马骑。”血狼严肃的说道,说完又加了一句:“我是你狼哥,你不准拒绝。”“呜……”任羽思有点不情愿,可她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先出山洞吧!”两人走出山洞,冰狐正在洞口卷缩着,样子甚是可爱,它看见血狼后,马上跳到他肩上,还调皮的舔了舔他的脸,弄得他有点不爽。“不许舔我脸!”血狼对冰狐严肃的说道,冰狐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乖乖的低下了头。“狼哥,冰狐那么可爱,你干嘛要对它凶啊!”任羽思

  • 总裁,你家宝宝我偷了10章

    原标题:总裁,你家宝宝我偷了10章书名:总裁,你家宝宝我偷了第十章有什么诡计冲我来陆府的植被非常茂盛,别墅的周围都种着绿植,正门前面香樟一字排开,像是拱卫在别墅两边的侍卫,非常有气势。整个陆府就像一个大花园,顾思妍带着言言一边走,一边教他认各种绿植。“你看,那是香樟。”“香樟是一种可以驱虫的树木,你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没有看见蚊虫吧?就是香樟的功劳。”陆靳言仰头看着高大的香樟,“我就说呢,为什么电视里面放广告总要说祛蚊虫,我就说我家就没有。不过有这个了,那个叫蚊香的东西,怎么还卖的出去啊?”顾思妍

  • 舞魂道10章

    原标题:舞魂道10章小说书名:舞魂道第十节山顶的自然功法回家之后,父母也都很高兴,专门做些好吃的给清风吃。清风嘴里不会说什么,但心里却知道父母对自己的爱,剩过爱他们自己,将来一定要多赚钱报达父母。吃饭时父亲问起清风的学习情况,清风满脸轻松的回答:“一定会占前十名的!”“小风呀,如果只占前十名可不行呀,你可知道去年你们学校考上县一高才多少人吗?”小风父亲问道!“不知道,有多少呀?”“共同才十五个人,所以呀你要在全校占十五名以上才有把握的”。“哦,我会努力的,现在成绩还没下来,并且今年才初一,以后我

  • 无上力量10章

    原标题:无上力量10章小说:无上力量灵晶鲁刚其实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从刚才和齐天的交手他已经知道齐天实力之高超出想象,拥有如此实力的对手不是短时间能够拿得下的。直到现在,鲁刚的心中对于自己仍然充满了信心,齐天会有怎样的下场在他心里也已经被定下。为了防止意外出现,从而让齐天逃脱,他并没有盲目的接着展开攻击,而是暗地里做着全力一击的准备。神识之下,鲁刚的真元波动,齐天完全能感受得到,那种剧烈的波动和凝聚反应应该是全力聚集力量的征兆,全力一击吗?呵呵,还真有意思!齐天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丹田中的亮

  • 天魔神决10章

    原标题:天魔神决10章小说名字:天魔神决第一辑在凡间第十集叛贼第一辑在凡间第十集叛贼“大元帅,这泰城为进京的必经之路,三面环山,易守难攻;县令郝昭颇有才气,倘若强攻,即使攻下也需耗费许多粮草兵马,我与郝昭是故交,不如让我去以厉害说之,他必投降。”一个矮胖中年男子对端坐的李异说道。“靳翔先生言之有理。”李异表示同意。靳翔骤马直接来到城下,喊道:”郝昭,老朋友靳翔来见。”城上守军报知郝昭。郝昭令开门放入,登城相见。郝昭问道:”老友怎么会到这来?”““我在威武侯帐下,参赞军机,被待以上宾之礼。现在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