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上仙,请骑】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6:21:0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上仙,请骑
第1章上仙,请骑

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滚动的石块从众妖身上飞掠而过,石块与石块之间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小妖们或鼻青脸肿,或缺胳膊断腿儿的,但凡还暴露在众仙视线里的,已没有一个是完整无缺的了。

  极度压抑的气氛中,天幕黑得几乎要垂下来,众仙齐齐退后,正欲离去,潜伏已久的青拂总算是挣脱出九襄的挟制,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声——

  “天寒上仙且慢——”音度由于过高,到了结尾的时候甚至险些劈了叉。

  身披银甲、威风凛凛的天寒上仙身体一僵,愣是充耳不闻,头也不回。

  青拂再接再厉的飞跃而起,落在天寒上仙身侧,猛地半跪下身,抬起头,眼神写满真挚,声如洪钟般吼道:“青拂愿做上仙俘虏,求天寒上仙收了青拂去当坐骑吧!”

  天寒上仙被这声势浩大的一吼震得一个趔趄,差点从祥云上栽了下去。

  青拂连忙伸出手去将他扶稳,顺手拽住他的衣角,心里激动万分——啊,她居然抓到了天寒上仙的衣角!

  天寒上仙微微皱眉,深吸一口气,假装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般,抬脚就要离去——噫?如何抬不动?

  低下头去,两只手正紧紧搂着他的大腿,毫不放松。

  原来青拂竟趁此空隙死死抱住了天寒上仙的大腿,在天寒上仙低下头来的瞬间,嘴一撇,嚎道:“天寒上仙,小妖乃是生在无忧洞的玉石精,修习的是正经的法门,长到如今从未杀生,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一只,绝对一心从善,上仙还请考虑一二!”

  落入视线的是青拂一张梨花带雨的脸,看上去好不可怜,连旁边地天兵天将都站出来小心翼翼说上一句:“天寒上仙,这小妖看上去戾气不重,倒是可以——”

  天寒上仙冷冷扫他一眼,吓得天兵天将立马闭上了嘴,不再敢多言。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青拂瘪瘪嘴,眼巴巴的看着天寒上仙。

  天寒上仙眉头微皱,嗓音清冷,眼中带了几分寒意:“如此胡闹,成何体统?便是念在你是个好妖才三番五次放过你,可现在竟如此作态,还不赶紧将手松开,否则我决不姑息于你!”

  青拂咬咬下唇,有些动摇,手微微一收,却还是没有放开。

  天寒上仙手中长剑突然拨开,白光一闪而过,剑锋直指青拂——

  青拂猛地闭上眼睛,分明已经怕得双手发抖,仍不要命似的叫道:“死死死在上仙手下小妖也算是圆梦了——啊啊啊好吓人——”

  ……

  青拂吓得脸色苍白,紧闭双眼,黑翘的睫毛上还带着几滴泪珠儿,紧咬着牙齿却又犟得不行,好一个惹人怜惜的可人儿。

  天寒上仙的长剑也不由得偏了锋,青拂见半晌也没个动静,小心翼翼的睁开眼,见天寒上仙虽然面无表情,但也未继续动手,心下大喜,忙开口说道:“上仙,您应了小妖吧!”

  ——却是不忍下手的嘛。青拂喜滋滋的想到。

  长剑入鞘,天寒上仙衣袂纷飞,一身银甲,气势惊人,他鼻梁高挺,剑眉星眸,一双眼内没什么情绪,只是深得犹如漩涡般能吸纳百川,此刻无奈的情绪从眼中一闪而过。

  天寒上仙的眉峰微微皱起,只觉无可奈何——倒也是,大腿被抱得死紧,压根动弹不得,这该如何是好?

  青拂依然紧巴巴的抱着大腿,誓死不放手。163生活网

  天寒上仙双眼微微眯起,脑里灵光一闪,就在青拂猝不及防之间,突然开口说道:“你娘拎着棍子来了。”

  青拂愣了愣,条件反射般,手下的力道已是松了几分,一脸好奇的东张西望起来:“怎么可能?我天生天养,没爹也没娘呀——”

  手中衣角猛地一滑!

  青拂顿时脸色大变,回过头去,却只剩下个天寒上仙离去的背影。

  他竟在转移她注意力的这个空隙之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匆忙离去了!

  尔后不过几瞬,众仙撤退完毕,只剩下万妖洞满地残妖。

  青拂丧气的站在地上,肩膀被猛拍一下,回过头去,一直假死的九襄怒瞪她:“你疯了吗?那可是我们的敌人,敌人!他把万妖洞给灭了,你还上赶着去当他的坐骑,要不要一点自尊心?”

  青拂低着头没说话。

  九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虽然你明恋天寒上仙已久——这没什么,但凡审美正常的人都对他感兴趣,但是,你能不能要点自尊心,不要到处缠着天寒上仙要当他的坐骑啊!特别是这次,他都打上家门口了,你不战就算了,你居然——你居然还主动投降,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啊青拂!?”

  青拂的眼神先是一片茫然,紧接着缓慢的清明起来,眼神变得愈发坚定:“九襄,你不懂,坐骑嘛,骑着骑着,就有感情了!”

  九襄一番话如鲠在喉,无言以对,一脸复杂的看着青拂。

  青拂继续开口道:“你说下一次我去哪里堵天寒上仙呢?”

  ……九襄欲哭无泪。

  任是挠破了头,谁也未曾想到命运如此无常,九襄对于青拂踩了狗屎的运气表示非常的无语——她成为天寒上仙的坐骑的机会突如其来,而且这一次光明正大,她再也不用冒着生命危险去直接堵人了。163生活网

  本来是打算跟着九襄投奔她的远房亲戚,谁知突然从亲戚那里得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天界和妖界合作,开一个妖兽坐骑培训班,现在正在召集妖兽呢,听说运气好还能得到天寒上仙亲自教授。

  得,一听天寒上仙这四个字,青拂彻底迈不开腿,拉着九襄一起奔赴天界,报名去也。

  坐骑培训班位于天界以南的尽头,被一片竹林环绕围拢而成,仙雾缭绕,隐约可以看见远处高耸起伏的山峦。

  此刻报名点已经人头攒动,只不过都是些小妖,想来也是,虽然教授的老师是大仙,成为的也是大仙的坐骑,但坐骑就是坐骑,无论是谁的坐骑,也要受胯下之辱,妖界的大妖们自然是不乐意的,所以来的都是些小妖。

  反正在妖界也不受重视,倒不如来天界碰碰运气,指不定训练过了,碰上个好的主人,还能出人头地一把。

  青拂估计,抱有她这般远大梦想的,估摸着也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报名完毕之后,青拂和九襄被统一安排到里面等候,大概又过了半刻钟的功夫,才有一个身姿婀娜的仙子现身,柔柔一笑:“各位辛苦了,天寒上仙和莲花仙子马上就到,还请安静一些。163生活网

  天寒上仙!

  青拂眼睛一瞪,顿时来了精神,没有想到这第一天就能看到她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了!

  许是这仙子态度很好,语气柔和,闹哄哄的妖群顿时安静下来,不时,便见仙雾缭绕,不远处挺拔身形的天寒上仙及一身形柔美的莲花仙子踱步而来,仙骨道然,气度非凡。

  先说话的乃是那莲花仙子,长了一副柔美的模样,眼神清明,肤若凝脂,连嗓音也柔得不行:“天界与妖界合作开这坐骑培训班,一则为了促进两界友好关系,二则为了物尽其用,不造成浪费。我们也未曾料到会来如此多的妖兽,本来是打算一位老师负责一位妖兽即可,但现在看来,兴许是要一位老师负责几位妖兽了。”

  顿时一片哗然,青拂眼睛一亮,高高举手,眼神直愣愣的盯着天寒上仙,提问道:“那天寒上仙负责几位妖兽呢?”

  听到熟悉的声音,感受到火热的视线,天寒上仙不动声色的看向青拂……

  ——果然是她。

  顿觉头疼万分,忙压低了声音低语几句,莲花仙子微微点头,然后含笑开口:“天寒上仙诸事繁忙,恐平日里时间不多,所以只消负责一位便可。”

  一位?!

  当下所有的妖兽都激烈的讨论起来,毕竟天寒上仙可是天界的代表性人物,自然谁都想被他亲自教授,顿时所有人都盯紧了这唯一的一个位置。

  青拂自然不会放弃这个位置,只要一想到有这么多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天寒上仙,青拂心头十分不是滋味,当下开口说道:“那我一定要得到这个名额!”

  众妖的视线立马放到了青拂的身上,当看到说话的小妖是个实力如此不济的小妖之时,顿时发出一阵又一阵的蔑笑。163生活网

  莲花仙子愣了愣,倒是没说什么,继续嘱咐其他的事情去了。

  天寒上仙的视线反倒落到了青拂的身上,眼神意味深长,青拂忙冲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给自己比了一个加油的姿势,用口型说道:“天寒上仙放心,我一定会加油的!”

  天寒上仙眉头一跳,尽量淡定自若的移开自己的视线。

  ——咳,尽管青拂火热赤裸的眼神一直在他的身上来回循环,搞得他万分的不自在。

  第二日便是老师挑选妖兽作为坐骑的日子,众妖有一个晚上的时间来准备,第二日尽量以最好的状态去面对众大仙,让众大仙能够看上自己。

第2章挑选坐骑

冷清的早晨,竹林被一片白雾弥漫,近可视物,远了却一片模糊,逐渐日头起来,才将那白雾驱逐了几分,吵嚷的人声越发多了起来。

  推开竹门,发出“吱呀”的声响,躺在竹床上的女子大咧咧的摊开四肢,微偏着头,眉头微蹙,两颊微红,如桃般粉嫩的嘴唇起起合合似在说着些什么,一身绿色的薄衫隐约遮住白皙的肌肤,露出好看圆润的肩头来,气氛有几分旖旎。

  青拂一个翻身,绿色的薄衫顺着肩头滑下去,浓密的睫毛微微一闪,一双略带了些水雾的眼先有些茫然,反应过来之后猛地坐起身来,一把推了推身旁睡着的九襄,大叫道:“九襄,迟到了!”

  九襄皱着眉头打开她的手:“我不去了,我要睡觉,要去你自个儿去吧。”

  青拂瞪她几眼,九襄仍然没有任何动静,她索性一咬牙,直接将九襄往自己身上一扛,往集合地点飞奔而去,颠得九襄睡意全无。

  穿过最后一面强,过门便是,此刻里面吵吵嚷嚷的,想必天寒上仙与那莲花仙子还没来,青拂便放下了几分心,九襄虽然看上去很瘦,但是斤两却不少,青拂已经累的直喘粗气。

  一咬牙,低下头,只顾着看脚下的路,往最后的目的地冲过去,一道黑影却突然挡在了身前,青拂倒也未曾多想,伸出手去一把将那人一挡,道:“这位同伴,行个方便,我扛着个人实在是受不太住了!让我先走一步,多谢!”

  那黑影却颇有几分“我自岿然不动”的架势,一分一毫也没有移开。

  ——噫,怎么回事?

  青拂累极,连头也抬不起来,耐着性子又说道:“便帮我这个忙,我定然谨记,改日还你人情。”

  戳——

  九襄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她的后背,小声又几分尴尬的喊道:“青拂……”

  “你醒了?”青拂顿时松了口气,“早不说!我还抬你走了这般久!”

  说罢,青拂猛地将九襄从背上放下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抬起头去——

  我的天!

  青拂猛地退后几步,脸色刷的一下白了下去。

  刚才那位她说着让他让道的仁兄,不是她朝思暮想的天寒上仙,还能是谁?

  想她紧赶慢赶便就是不想让天寒上仙知道她险些迟到的事情,破坏她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谁知道不仅被他知道了,她……

  她居然还恬不知耻的让他让一下道……

  九襄小心翼翼的咳嗽一声:“那什么,我本来想提醒你的……”

  青拂咬了咬下唇,抬起头,天寒上仙眼神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突然勾了半边的嘴唇,莫名其妙的笑了笑,只是那笑容稍纵即逝,害的青拂险些以为是她的错觉。

  “时间观念很重要。”他侧过头去看她。

  青拂连忙举起手:“我保证做了你的坐骑之后再也不迟到了!”

  ——这话便说得好像她成为他的坐骑已经是铁板钉钉的既定事实。

  天寒上仙眉角不动声色的一抽,突然挑了挑眉,眼里闪过几分戏谑的光芒:“你就这么想成为我的坐骑?”

  青拂忙不迭的点头。

  天寒上仙意味深长的看向她:“可是我从来不需要坐骑,除非它对我会有极大的帮助。”

  “我……”青拂咽了一口口水,“我会努力的。”

  ——努力到,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且不被任何人看扁的站在你的身侧,而且……是以你的妻子的身份。

  看着天寒上仙淡然离去的背影,青拂的眼神坚定万分。

  九襄小心翼翼又戳了戳她:“咱们……进去?”

  今日到场的大仙除了天寒上仙与莲花仙子,还有数十位在天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只是天寒上仙算是里头的领头兵,连天帝对他都有所依仗,必须礼让三分,所以对于其他大仙要负责数十名坐骑,而天寒上仙只需要负责一名的安排,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异议。

  由于天寒上仙的特殊,所以他挑选唯一的一名坐骑,便放在了最开始。

  挑选坐骑,挑选老师,说来说去,在天寒上仙的身上,就是他看上谁了,便是谁了,所以一时间所有的眼神都一脸期望的落到了他的身上。

  天寒上仙没什么表情,眼神冷淡的从在场众妖身上一一扫过去,经过青拂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停顿一秒,青拂顿时失落万分。

  眼看着天寒上仙就要开口说话了,而且他那打算似乎并不是在她头上,青拂脑子一下就懵了,突然举起手去。

  一群妖里突然冒出来一只手,自然吸引人的注意力,莲花仙子看又是这小妖,也起了几分兴趣,索性开口问道:“小姑娘,你又有什么话想说。”

  “我……”青拂咽了一口口水,眼角的余光不受控制的落在天寒上仙的身上,“我想说,人界不是有那个什么,毛遂自荐吗,我我我……您看啊,现在的妖兽,有什么刺猬精啊,兔子精啊,之类的,坐上去其实都挺不舒服的,刺猬精多扎屁股呀,兔子精多颠簸啊……所以,我觉得天寒上仙您还是谨慎选择比较好,毕竟坐骑当然要坐得舒服才最爽了。”

  身为青拂闺蜜的刺猬精九襄都一下子怒瞪了眼看向青拂,更何况是其他与她无亲无故的小妖们,顿时充满敌意的视线刷刷刷的全都看向青拂。

  青拂沉浸在紧张的气氛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莲花仙子有几分兴趣的开口问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是个什么精?”

  “我……”她顿了顿,突然有些心虚,“我是……玉石精……”

  “嘁……说了半天不过是块石头罢了。”

  “石头?那还冰冰凉凉的,也咯屁股呀。”

  ……

  人群中爆发出嘲笑声,青拂脸顿时一红,但她这个人一向不很在意别人的言辞,最终目的达到便成,于是期待的眼神落到天寒上仙的身上:“天寒上仙,小仙身上要是放个毯子,坐上去甭提有多舒服了。”

  ——看她缠了这么久,倘若此次又胎死腹中,那简直是太得不偿失了。

  就算没什么感情,好歹她和他,也比他和其他人更熟一些吧……青拂自我安慰的想到。

  谁知道天寒上仙的视线却在她的身上落了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又移开来,对刚才那一段闹剧似的情景置若罔闻,眼神随便一看,看上去竟有几分随意,好似乱选一般,指向青拂旁边的人——

  “就她吧。”

  青拂如遭雷击,看向天寒上仙,他与她对视时,青拂居然觉得他眼里闪过了几分戏谑,那模样与他平日里仙骨道然的模样截然不同,揉了揉眼,他却又是那样一副不动声色,一脸冷漠的模样了。

  青拂只当自己的看错了,天寒上仙没有选他,只剩下这个念头。

  青拂几欲崩溃的回过头去看向被天寒上仙眷顾的小妖,谁知看了半晌,却发现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这边。

  青拂有些僵硬的扭过头,四处看了看,发现自己身边同样懵逼了的人好像只有一个,顿时被打击得更深,难以置信的咽了口口水:“你?”

  九襄同样被惊得说不出话来:“我?”

  ——怎么莫名其妙的觉得好似天寒上仙是故意的呢……

  不,他那么认真的一个大仙,怎么可能与她开这般玩笑?

  青拂摒弃了自己脑海里不靠谱的想法,此刻竟有些无言以对。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扭过头去,却发现天寒上仙原先所站的地方已经没了人影,其他大仙正忙得如火如荼,招收数位坐骑,只有她与九襄呆站在原地,执手相看泪眼。

  青拂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九襄。

  九襄哭丧个脸:“这……这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

  青拂也不得不承认,此刻她的内心有一些不是滋味,但是想到这个位置落在九襄头上,总比落在其他小妖身上要好得多,至少这样的话,她还能因为跟九襄关系好而经常去看看天寒上仙,便抿了抿唇,没有说些什么了。

  九襄看出来青拂已有些不可言喻的小怒气,顿时有些怨那个莫名其妙的天寒上仙,忙开口道:“我发誓我刚刚什么也没做,而且我是刺猬精啊……我这么扎屁股,天寒上仙怎么会选我……”

  青拂抬起头去,一脸深沉:“可能天寒上仙是个抖M也说不一定?”

  鬼知道呢。

  总而言之,九襄和青拂都同时有了一种被天寒上仙给不动声色的玩了一把的感觉。

  特别是九襄。

  事情虽然已成定局,但是青拂总有些不死心,她这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连后路也没给自己留,压根没有去找其他的师傅,开始琢磨怎么让天寒上仙收第二位坐骑。

  多她一个坐骑,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吧……

  可是……想到要让天寒上仙多收一个坐骑,而且这个坐骑还是她,青拂怎么想怎么觉得她简直就是在痴心妄想。

  唉……

  青拂望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第3章伟大梦想

“青拂,我想到办法了!”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窗外凄冷的月色隐约透出几分光芒,映亮青拂与九襄四只亮亮的眼睛,瞪得极大,毫无睡意。

  九襄突然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转过头去,猛摇九襄:“听我说,我这个办法绝对是最佳主意!”

  “你说!”青拂同样激动的坐起身来。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九襄抿了抿唇,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那什么,就是……就是无醉……”

  青拂顿觉头疼万分。

  她就知道,九襄这丫头的条件啊,要求啊之类的绝对三句离不开无醉。

  无醉何许人也?严格意义上来说,无醉算是她的主人。青拂乃是玉石成精,而这玉石便是无醉腰间曾佩戴的玉石,虽然他从未像话本里说的那样,常给她输送精气助她成精,相反还以欺负她为乐,但无论如何,青拂好歹也算是从他的身上出来的,所以,青拂和无醉也算是个青梅竹马的关系。

  青拂知道九襄的意思是什么,九襄喜欢无醉多年了,一直未果,她们二人成为好姐妹,绝大多数原因也是因为无醉,可是……与九襄相处久了,青拂便不想将九襄托付给无醉。

  无醉为人淡漠,放浪不羁,压根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的好对象,她可不想葬送了自己好姐妹的一生,可九襄却从未放弃过。

  “不行!”还没等九襄说话,青拂果断拒绝,“要我帮你接近无醉,绝对不行,不管如何我都不会同意。”

  九襄撇撇嘴,气氛低迷下去:“你就不能理解我一下……”

  青拂有些心软,但还是坚持不动摇。

  九襄叹了口气:“好吧,这样吧,你就只需要多帮我在无醉面前说说好话就可以了。”

  ——这倒不是不可以?反正以无醉的性格,她在他面前再怎么把九襄夸得像朵花,无醉没兴趣的,都绝对不会去染指。

  可行的办法!

  见青拂点点头,九襄忙开口说道:“天寒上仙虽然点了我,但是成为真正的坐骑都是需要血契的,天界也未明说不能让自己的名额,我便把我的名额让给你,你明日去找天寒上仙,天寒上仙总不可能勉强我必须当他的坐骑吧?”

  青拂的眼睛一亮,猛地搂住九襄:“认识你我果然是三生有幸!”

  话虽如此,当站在天寒上仙的面前的时候,青拂还是紧张得直搓自己的衣角。

  天寒上仙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的光芒,手下的白棋放上棋盘,另一边的黑棋气势顿去,颇有几分无力回天之势,他站起身来,负手而立,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青拂,去了黑棋那一边站着,思忖半晌,才开口问道:“怎么是你?”

  青拂咽了一口口水,生硬的点头:“九襄生病了,让我来代课。”

  “代课?”天寒上仙修长的食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棋盘,发出清脆的响声,不消片刻,手中黑棋“啪”的一声落下。

  白子大势已去,已成残局,黑子胜。

  他自己一人与自己斗,倒也是斗得颇有乐趣。

  天寒上仙嘴角勾勒出一抹哂笑:“我只听说过老师有代课,倒未听说过徒儿也能代的。”

  青拂“嘿嘿”一笑:“现在不就听说了吗?不仅听说了,还亲身感受到了……”

  天寒上仙动作一顿,眉角一抽,竟有些无言以对。

  青拂星星眼看着他,天寒上仙与她对视半晌,终是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也罢,既来之,则安之。”

  这句话的意思,便是他同意她成为他的坐骑了?

  青拂愣了愣,惊喜来得太突然,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还愣着做什么?”天寒上仙扫她一眼,“先将棋盘收了,我在西面等你,收拾完直接来找我。”

  青拂现在觉得天寒上仙这一脸淡漠都是该死的好看。

  她迅速将桌上的棋盘放入盒内,屁颠屁颠的奔向天寒上仙所说的方向去了。

  水声潺潺,天寒上仙负手而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盯着那涌动河流,一动也不动。

  青拂刚走到他的身边,正要开口叫他一句,却见天寒上仙终于是转过了身,看向她:“你的原身是玉石?”

  青拂点点头,以为是他嫌弃她冰冰凉凉,忙开口说道:“上仙,我可以织毯子,倘若觉得我身上凉,可以在我身上铺上一层,保管你坐的舒舒服服,恨不得睡上一觉,就跟在床上躺着一样……”

  天寒上仙嘴角微抽:“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变回原形看看。”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

  青拂微微皱眉,有些不太懂他的意思,但还是听话的一个转身,一阵白茫而过,人形消失,只剩下闪着朱润玉光的玉石在原地了。

  只是青拂这玉石长得有几分难过,并非是圆形的,反倒方方正正,有棱有角,看上去就很清冷,摸上去更是有些凉手。

  天寒上仙盯着看了半晌,似乎是在思忖着什么,片刻后,微微敲了敲玉石表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飞起来。”

  青拂被天寒上仙的手摸得好生爽,完全没有听到这句话。

  天寒上仙突然觉得自己手中冰凉的玉石莫名其妙的有些发热了,不由得有些惊诧,表面上仍然不动声色的又说了一遍:“飞起来。”

  青拂这才反应过来,脸更红了,“刷”的一下便飞了起来。

  这倒是没什么问题,是能够飞起来的。

  只是当天寒上仙让她拐个弯回来的时候,青拂一下就停在了半空中,不再前进。

  天寒上仙又重复一次:“飞回来吧。”

  青拂依然不动。

  天寒上仙挑了挑眉,突然想到什么,试探着开口道:“不会拐弯?”

  “刷”的一阵白光,青拂默默变回了人形,从半空中跌下来,摔得个鼻青脸肿,两颊发红,完全不敢说话,低着头默默的走了回来。

  天寒上仙眼中泛过一丝笑意,可惜被低下头只顾羞愧的青拂给错过。

  她抬起头想辩解几句,谁知道天寒上仙突然拍了拍她的头,顿时一股震人气势汹涌而来,她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一阵发热,世界天旋地转,待到反应过来,她又变回了玉石。

  青拂还想说些什么,扭过头去,却见天寒上仙的至尊屁股就这么缓慢的落了下来,坐在了她的身上。

  轰的一下,青拂的玉身发热,居然有些烘屁股。

  她……她……她做到了?!

  青拂难以置信的感受着天寒上仙屁股落到自己身上的触感,虽然有些重,但是不得不承认,真的让她有了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青拂沉浸在这种喜悦之中,天寒上仙连喊了几句让她飞起来,她才听到,连忙用人言应了一声。

  运法。

  再运法。

  纹丝不动。

  青拂尴尬万分的说道:“天寒上仙,我……我飞起来了么?”

  天寒上仙一脸淡然:“纹丝不动。”

  太尴尬了!

  青拂以前训练的时候,一直都是自己一块玉石单独练习飞行,从来没有任何人坐在她身上,再飞起来的,所以……天寒上仙坐上来,她拼尽全力都纹丝不动的情况,依照事实依据来说,其实并不奇怪……

  虽然并不奇怪,但还是很尴尬。

  天寒上仙站起身来,又敲了敲青拂,青拂变回人形,低着头,完全不敢抬起头去看他一眼,吞吞吐吐的说道:“以前没试过别人坐在我身上……”

  她居然还一直以当天寒上仙的坐骑为目标!连青拂自己都觉得自己羞耻万分。

  天寒上仙看上去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开口说道:“无妨,既然你身载重物没办法飞行,那你的课程便是载着重物,先练习飞起来,我再教你其他的。”

  嘤嘤嘤……天寒上仙果然是一个外表冷漠但内心温柔的男人啊。

  青拂感动万分的想到。

  “天寒上仙您放心,以后我一定能把你载起来还能奔跑时速一千里!我一定会努力的!”青拂举起手为自己加油打气。

  天寒上仙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有些莫名起来,诡异的从她身上划过去,然后尽量控制住自己内心汹涌澎湃的笑意,假装淡定的点点头:“好。”

  说干就干,青拂立马从溪流里拨了好几块石头上来,使用移物术往自己的玉石身上一放,正要开口让天寒上仙为自己说几句鼓劲加油的话,便看到天寒上仙微微皱了皱眉,紧接着挥了挥手,比刚刚数量多了好几倍的石头猛地一下压了下来。

  得,青拂顿时觉得自己别提飞了,连站都站不直了……

  天寒上仙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这几日你先联系着这重物飞行,我这几日应该不会来这里,你如果有事,便去寻莲花仙子,她负责坐骑培训班的一切事务,她会联系我。”

  青拂忙点点头。

  天寒上仙这才满意的看她一眼,转身离去。

  青拂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梦中情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总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尖叫出声。

  啊啊啊——她居然真的成了天寒上仙的坐骑了!

  天哪,她总觉得自己成为天寒上仙的妻子的未来梦想应该也不远了!

上仙,请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上仙 或 请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太原明县城灯展最全高清美图,领略锦绣龙城的盛世灯光!

    古城新韵彩灯展,就去明清古县衙。别样风情嘉年华,先看照片后爬墙。看后若去点赞赏,你就省下一百元!器材:HUAWEIHUAWEINXT-AL10光圈:f/2.0快门:1/999963365焦距:4mmISO:500器材:HUAWEIHUAWEINXT-AL10光圈:f/2.0快门:1/999963365焦距:4mmISO:200器材:HUAWEIHUAWEINXT-AL10光圈:f/2.0快门:1/999963365焦距:4mmISO:320器材:HUAWEIHUAWEINXT-AL10光圈:f/

  • 人生难以明白的是眯着眼睛做梦了梦还要睁着眼睛做梦

    生难以预计的是下一秒做的梦…人生难以明白的是眯着眼睛做了梦还要睁开眼睛做梦人生最困惑的是梦碎了人生最可怕的是连梦都没有了——陈剑涛

  • 恋爱第一年要注意的10个意外

    恋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偌大的房子,不再是自己一个人孤独面对,晚上惊醒的时候,发现身边还有一人在陪伴着自己,不管是开心的事情还是痛苦的事情,都有一个人跟自己一起分享……但同时,女人在恋爱后,会有很多新的不一样的感觉袭来。生活从1个人变成了2个人,自然而然有许多新的状况产生。来看看恋爱的第一年里,都会有哪些意外发生吧。你会增重当他正式和你公开恋爱关系之前,你一直在减肥。你希望以最轻盈的体态和他一起外出逛街或参加朋友的聚会,希望曼妙身材的呢能吸引无数男人或女人羡慕的目光。可是,一旦你们的恋爱关系公开之

  • 怎么追到心仪的女生?

    追求心仪的女生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有了心动的对象,首先,要先从内到外提升一下自己,使自己与心仪的女生看起来比较般配,甚至超女生一筹;然后可以开始找理由搭讪接触女生了,一开始干万不要猴急,不能暴露追求女生的企图;最后,在交往过程中,干方百计讨女生喜欢,表现得大方,体贴一点。这样,通过长时间的交往,慢慢地女生身边习惯有了你,直至最后已经离不开你,温水煮青蛙,这时,一切已是水到渠成,你想怎样就怎样了,恭喜你,她是你的了。————————学习更多,关注我看上一篇。

  • 情埋双眼不过浮云一片

    繁花开满世界,从未留香指尖。纵然情埋双眼,不过浮云一片。江山裹尽红颜,白雾漫也云烟。—陈剑涛

  • Ryan闫国超老师携多国明星舞者 领衔秘鲁黄金10年东方舞艺术节

    Ryan闫国超老师携多国明星舞者领衔秘鲁黄金10年东方舞艺术节2018年6月15,6月16,6月17闫国超老师领衔多名著名舞者秘鲁10年黄金东方舞艺术节。

  • 一棵赤松6年的变迁

    郑志林赤松盆景▼江苏南京@郑志林自荐新作如下:一棵赤松6年的变迁▼郑志林赤松盆景欣赏▼郑志林盆景新作欣赏精彩回放:质朴含蓄清新俊逸——郑志林盆景艺术赏析郑志林:台湾真柏改作记略欲为大树,莫与草争!欣赏龙鱼禾微型盆景:掌握好打开幸福之门的四把钥匙

  • 易经风水365 大年初五, 迎接财神,如何才能更加有效果……

    每年的正月初五,俗称“破五”,是中国民间“迎财神”的日子。相传,华夏第一正财神赵公明一年中仅在正月初五这一天走下龙虎玄坛,寻找厚德之人赐予其财运。所以人们都会在这天一大早焚香拜财神,抢在最前头将财神爷请回家。各位记得哦,在昨天的日记2018年大年初四是雨水节气大年初四的风俗和禁忌迎接财神,是初四晚上就开始的哦我们这个地方,是等夜里12点一到马上开始放烟花,炮仗哦各地有迎财神的日子,不知道您迎接了没有?首先祝福各位2018年财富盈门,财源广进在全国各地宗庙午夜12点之前,就已经有大批民排队。看到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