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极品美女爱上我】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9:18:2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章雪肤丽人

傍晚,唐超走进了一家常去的酒吧,在吧台要了扎啤酒,然后坐到边上的一个沙发上,四下打量着那些穿着妖艳的女子。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他注意到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女孩双手捧着一杯酒,怯生生站在那里,显得很茫然。唐超一直盯着她,女孩四下张望着,像是在找什么人,就在这时,四目相视,女孩先是一愣,接着表现出很不知所措的样子。

唐超举起酒杯冲她晃了晃,然后喝了一口,此时,女孩已经低着头飞快的躲到了人群之中,唐超无奈的笑了笑,靠回沙发。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玻璃杯打破的叮当声,让唐超睁开眼睛,一扭头,只见身边座位上半趴着一个女孩。等她抬起头,唐超看清了她的脸,这不就是刚才那个女孩吗?

出于警惕,唐超没有去扶她,这乱哄哄的地方谁也不想惹火上身。唐超直起身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了女孩的身上。网站163shenghuo.com

唐超偷偷的瞄向了她的脸,那张美丽地脸蛋挂着一丝矜持的羞涩。唐超心跳欢快起来,眼神继续下移,那盈盈可握地芊腰,增一分嫌多,减一分嫌瘦,恰到好处。

唐超摒息掩口,不敢稍动。女孩半卧在沙发上,迷离的灯光洒在完美的躯体上,回映着若有若无的晶莹剔透。

女孩坐起来,低着头,右手捂着左手,唐超这才看到她的手在流血。

他将一包纸巾放在女孩旁边,女孩看了他一眼,羞涩的低下头。

清理完伤口,她很礼貌的把纸巾递了回来:“谢谢你!”

“不客气!”唐超微微一笑,说道:“你没事吧?你的手……”

女孩看了看自己的手:“哦,没事!”

看女孩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唐超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美女,想喝点什么?”

“啊?嗯,随便。163生活网”女孩的声音很小。

唐超点了些啤酒。此刻,他身上只有二三百块了,所以要省着点花。

唐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问道:“嗯,刚才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出什么事了么?”

女孩看了看他,一手托着下巴,说道:“嗯,刚才有个男人,可能是喝多了,一直拉着我…我用了全力才挣脱,跑得太着急,不……不小心就摔倒了,剩下的你……你都知道了。”她说话的时候脸还是红红的。

唐超倒了一杯酒递给她,和她碰了一下。

“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啊?”女孩把嘴凑到唐超耳边歪着头说道。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热热的气息混着少许的酒气喷洒在唐超的脸上,他猛地一惊,回头看着她。她歪着的脸庞真是可爱,尤其那张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让人有种忍不住吻上去的冲动。

“嘿嘿!哪有这样盯着人家看的…讨厌…”女孩羞涩的白了唐超一眼说道。

唐超赶忙清了清嗓子说道:“你经常来这地方玩么?”

“不是,偶尔才来!”

“哦,一个人?”

“不是,朋友拉着我来的,我其实也不想来这种地方,太吵了!”说完,女孩和他碰了一杯。

“男朋友?”唐超心里忽然变得酸溜溜起来。

女孩看了他一眼,笑盈盈的说道:“你猜!”

唐超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我猜是男朋友,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一定有个高富帅的男朋友!”

女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一定会的,不过现在还真没有…”

唐超听后一喜,但想了想现在自己的身份,高和帅还算沾边,但富字可是一点都不沾。

唐超问女孩是干什么的,女孩犹豫了一下,说:“我在超市上班。163生活网

喝完后,她接着说:“我找不到我的姐妹了,我不能丢下她。”说完,满怀期待的看着唐超。

唐超一时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看唐超没做声,女孩又说:“嗯,要不,要不…”

这个女孩有点意思,好奇心促使唐超把话接了下来:“要不,我帮你找吧!”

女孩高兴的“嗯”了一声,站了起来,直到这时,唐超才注意到,这女孩好高啊!足有一米七十,而且身材极好,非常的苗条。唐超和女孩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转了两圈也没找到她的姐妹。

回来后,唐超对她说:“要不我们就在这等吧!”

女孩没说什么,唐超又叫了几罐饮料,两人边等边聊,聊天过程中得知了女孩的名字,她叫张静。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张静,你怎么在这?”

唐超一回头,身后站着一位长发美女,相当漂亮。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那女孩看了唐超一眼,绕过来坐在张静身边,一把抓着她的手就走。

“你放开,放开我啊!”张静使劲挣脱出来。

“你怎么回事?不想走啊?”说着,那女孩瞪了唐超一眼,接着转向张静:“你想和他睡觉啊?”

从女孩嘴里说出这样的话实在难听,不过唐超不想惹事,所以也就没搭理她。就在她们还叽叽喳喳争吵的时候,他已经起身走出了门外。

“等等,哎,你等等……”刚走了没多远,张静就追了上来。

“这女孩还挺粘人的啊!”唐超身上的钱快花光了,根本没有泡妞的心情。

唐超回头看了看她,又往她身后看去,和她一起的女孩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实在不好意思,我那姐们有点喝多了。”

“嗯…哦没事,你回去吧!”

“那我改天请你吃饭,这是我的手机号码!”

“不用了。”说完,唐超转身就要走。

“哎!”张静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不依不饶。这时,唐超看到远处的女孩向这边走了过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唐超把手机号码放进口袋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第二天唐超闲的没事,就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是张静吗?”

“你是唐超?我是张静!”

“张静,今天有空吗?”唐超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主动提出来要请她吃饭。

“好啊!”没等唐超说完,她已经把地点说了出来。

到了约好的地点,她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唐超以后,向他挥了挥手,不得不说,她的身材真是不错,前凸后翘,凹凸有致,还有那一头发亮的长发,是个十足的大美女。

吃完饭,又待了一会,然后又逛街,分别时两人还有些依依不舍。

第二天一大早,张静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听到她的声音,唐超的心里暖洋洋的,仿佛一夜之间,对生活的不满,通通都抛在了一边。从此以后,那家超市就成了唐超经常光顾的地方。每天没事就去超市看美女收银员工作,就成了唐超最美好的时光。

带着疲倦的身体,唐超无精打采的走出闹哄哄的夜店,苦笑一声,然后点上了一颗烟,看着那些喝的醉醺醺依偎在各种男人怀中的美丽女子,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唐超回到宾馆,熟悉的环境,熟悉的气味,半个月前,就在这里,这张床上,有一对小情人还在疯狂的缠绵。

这些挥之不去的阴影,每晚都在折磨着唐超。自从和张静分手之后,他总会回到了这里,这里留下了他们许多美好的回忆。

半个月前,张静告诉唐超她又有了新的男朋友,是她父亲朋友家的孩子,刚从爱尔兰留学回来,她新男友家很有钱。今天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以后她再也不会来了。

望着张静那张美丽无匹的脸,唐超无语的哭了。

真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会塞牙,刚刚遇到人生两大悲剧——下岗失恋的唐超虽然生活不算富裕,但是到省城一游的能力还是有的。他现在的家离省城才一百多公里,回到省城的博物馆,还是非常之方便的。

/t“今天你那瓷器修补完了吗?”一个威严的声音说道。

/t“还...还没呢,我肚子疼,一直在厕所大便!”一个怯怯的声音回答。

/t那人一听回答之人说的粗俗之极,便气急败坏的冲他大发脾气道:“岂有此理!气死我了,张涛,你小子成天游手好闲,不干正事,整天拿着个破手机,看什么呢?拿来,我看看!”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说道。

/t没过多一会儿,大院内传出一个男子发怒的吼声:“混蛋!你这混小子竟然在这种神圣的地方,做这些有辱圣人的污秽之事,手机没收了,你给我滚到外边去,如果再让我发现你看这些脏东西,看我不开除了你!”

/t“馆长,圣人有云,食色性也,你不能只管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吧?敢情你已经找了个年轻美貌的小老婆了,你这不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嘛?”

/t“滚!给我滚出去!”

/t一个胖胖的男青年灰溜溜、蔫头耷脑的从博物馆的院子里走出来,叹息不已:“惨了,这次又给这老不死的发现了,看来,老子这碗饭实在是难保了啊,惨也!”

/t唐超笑嘻嘻地走过来,笑道:“嘿嘿,张涛,你丫的真他妈的不长眼,又挨骂了吧?”

/t张涛瞥了唐超一眼,惊喜道:“哈哈,超子,你小子还活着呢?你这孙子一走几个月也不TMD露个面,连电话也不打一个,害的老子还怪想你这孙子的,你还甭笑话我,你还不一样,是被这老混蛋从这里撵出去的?”

/t张涛是唐超的死党,这两人年纪虽然不大,但都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唐超自从被陈馆长暂停工作之后,这还是首次看到张涛,以前,这两个小子把这里闹得是鸡飞狗跳,气得陈馆长好几次都想将他们逐出门墙,所幸,张涛的父亲跟陈馆长交情不菲,这才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t而唐超就没这么幸运了,他父亲是个满族没落的贵族出身,既无权也无钱,最后,唐超被陈馆长暂停工作,回家呆着去了。

/t张涛一阵贼笑,把嘴凑到唐超耳边,小声说道:“超子,我还真是倒霉啊,刚才我在院子里下载东瀛最著名的女艺人武藤老师最新写真集的时候,被陈老头儿发现了,那老混蛋色心又起,将我的手机给没收了!MD!”

/t唐超嘻嘻笑道:“哈哈...同喜同喜,你什么时候也被那老色鬼开除啊,咱俩不就成了难兄难弟了嘛,哎,对了,武藤老师是谁?日本的首相吗?什么时候换的?”

/t张涛呵呵笑道:“你他娘的就会胡说八道,就不能念老子些好吗?这么咒老子,你小子图个啥?”

/t张胖子那双机警的小眼珠一闪,嘿嘿地坏笑着,忽然,他又神秘兮兮地道:“超子,听说咱们博物馆又新来了几个粉白水灵的女讲解员,咱俩要不要过去耍耍,顺便找一个看着顺眼的,好顺便结束咱们快乐的王老五生涯?”

/t唐超听了连忙摇头道:“你说得倒好,老子兜里现在干净的很,身上的现银连吃饭都不够,现在的社会,泡妞哪有不花银子的,老子那还有心思想这个……”

/t张涛茫然道:“你回去向你老爹要不就行了嘛。”

/t唐超不屑地道:“你他妈滴说的到是简单,我老爹早就断了我的财路,别说向他要银子,就算我想在家里找几件值钱的东西去典当,都找不到了,我老子看得我太紧,不好下手,你干嘛不去找你老爹要钱?”唐超的父亲是一个在当地小有名气的画家兼收藏家。

/t张涛那圆圆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满脸肥肉也随着晃动,说道:“咳咳,我更加不敢了,只要我一开口要银子,我老爹直接抄起棍子就打我。”

/t就在两个人为钱的事情大伤脑经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娇媚的笑声:“唐超张涛,你们两个又被馆长撵出来了!”

/t两人回头一看,只见不远处走来一个年约三十五六岁的雪肤丽人。

/t她有着一张如花娇美的粉脸,眉目如画,俏脸晕红,那赛雪的肌肤,显趁出耀眼的光辉,把照射而下的阳光全都反射回去,真是天生的*物,十足一绝色美人儿。

/t她提着一个大大的饭盒,袅袅行来.。

/t她长得前凸后翘,很有些身材,而且容貌也非常的娇美,笔直的秀发,加上肌肤白皙,在瓜子脸蛋映衬之下,一套银灰色的职业装穿在身上,活脱脱一个职场绝色白领的摸样。

/t她还没走近,就能闻到一种淡淡的香水味,这俩小子不由得有点想入非非,香奈尔5号,这种香水正适合她这样高挑优雅的女人。

/t唐超上下打量这个丽人,脸蛋长的跟水做的似的,白里透着红,估计用手一碰就能渗出水来。

/t虽然唐超不喜欢化了妆的女人,但是,这女人的淡妆让唐超心情格外清爽,她身段婀娜,微翘的红唇。唐超的目光又游离到她的脚下,今天她穿了一双晶莹剔透无色的凉鞋,雪白的脚丫子让人一看就馋得垂涎欲滴,这女人有着修长的手指,细腻的皮肤,表情里面有一种琢磨不透的笑意,嘴角不自觉地稍稍翘起,真是妩媚迷人,风情万种,尤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眉目含情。

/t两人望着这绝色丽人暗自吞了好几下口水,但嗓子仿佛被什么堵住一般,硬是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t张涛干笑道:“我们要是不被撵出来,又怎么能看到嫂子你那卓越风采,几天不见,嫂子似乎又漂亮了几分。”

/t那丽人咯咯娇笑道:“哎哟,你俩好的不学,尽是学那些油腔滑调,就连我你们都敢调戏,莫非你也是不想干了?”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她说出来的时候,似乎意味深长。那种感觉,不仅仅是长辈对晚辈的教导,其中还带有一点亲切,甚至有点温柔,而且,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风骚。

/t说完,她还俏皮的咯咯一笑,宛如百花盛放,别样的动人,就像灿烂的永恒。美人那阳光般清纯绚丽的微笑,让唐超看了怦然心动。

/t她的肌肤就像白雪一样娇嫩,加上那小蛮腰,高挑的身材,以及那一双水旺旺的大眼睛,简直就是仙女下凡一样的动人。

/t这一刻,唐超才明白什么叫回眸一笑百媚生!

/t与其说是她的美貌和语气中的温柔,打动了他俩,还不如说是那种奇怪的感觉让张涛有点飘飘然起来。

/t张涛坏笑道:“圣人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对于美丽的女子,我们做君子的都不会吝啬各种赞美之词的,小生也只是效仿古代圣贤之风,对嫂子的倾国倾城之貌,一表赞叹欣赏之情。”

第2章正人君子

那美人见他摇头晃脑,明明一副小色狼之相,却又装得文绉绉的,不禁又好笑又好气,伸出春葱般细长的玉指在张涛的额头点了一下,嗔笑道:“你明明就是一个小色狼,偏偏学人家正人君子的摸样,一天到晚都是油腔滑调的样子,以后有哪个姑娘会看上你。”

/t张涛笑道:“要是我讨不到老婆,还请嫂子给我帮忙找一个,我这辈子报不了大恩,下辈子做牛做马也定当以身相报!”

/t那美人呸道:“呸,你小子少贫嘴,你老老实实地给我在这儿呆着等着,说不定我还会向馆长美言几句,不然罚你明天也和他一样不许上班。”说罢,美眸微微扫了唐超一眼,便不再理会这两个倒霉的家伙,转身离去,只留下一阵淡淡的清香。

/t唐超望着美人远去的身影,只觉得她纤腰款款,玉腿修长,走起路来那衣襟摆动,甚是诱人,看得他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t“哎,老馆长可真是好艳福,娶了一个这么娇俏年轻的绝色美人。”张涛吞着口水说道:“只是...不知道陈馆长这把年纪还能不能伺候好这美人,嘿嘿...”这美人姓夏,研究生,乃陈馆长新娶的妻子。

/t唐超眼珠一转,笑道:“我知道在那里弄银子了。”

/t张涛一听顿时来精神了,眼睛放光的说道:“奶奶滴!就知道你鬼点子最多,快说!怎么弄银子。”

/t后院奇芳阁乃陈馆长的办公室。这里环境优雅安静异常。陈馆长正端坐在书桌前看着一本文物书,他虽然年近六十,但是保养的很好,猛一看上去就像四十多岁的样子。

/t陈馆长是北大历史系的博士生,学识渊博,深得领导器重。他还有省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的资格,直到前年老馆长退休后,他这才当上了馆长,他在副馆长的位置上整整的呆了10年之久,多年受气的媳妇这才熬成了婆婆。

/t夏美人提着食盒袅袅婷婷走进书房内,说道:“老陈,我给您送饭来了,您该吃饭了。”陈馆长望了望风华正茂的娇妻,微微点了点头,继续翻阅手中文物书。

/t夏美人把食盒放在他桌面上说道:“来的时候我又看到唐超和张涛站在院子中央,不知他们又犯了什么过错?”陈馆长吹了吹胡子道:“那个小鬼唐超成天只知道胡闹,我已经让他回家反省去了。张涛又在上班期间看黄色图片,实在是朽木不可雕也。”

/t夏美人道:“那为何不将他也逐出博物院?”

/t陈馆长叹道:“你有所不知,当初我穷苦潦倒之时,正是受了张涛父亲的大恩,方能有今日之成就。他虽然顽虐,但本性始终不坏,天资更是不差,若能静心下来好好工作,前途还是无量的。这两个小子,尤其是那个叫唐超的,聪慧灵动,要是能好好调教,以后必能成就一番大事。”

/t夏美人微笑道:“您这番苦心,不知这两位可曾领会。”

/t陈馆长叹道:“希望他俩能早日领悟吧!对了,最近厅里要召开一个会议,我有一段日子要忙了。”

/t夏美人道:“老陈,你要注意身体啊!只是,只是不知道今年高职当选的又是谁?”

/t陈馆长抚须道:“我看我的希望还是挺大的。”

/t夏美人美目一亮,道:“莫非你又给张厅长送礼了?”

/t陈馆长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老陈,这段时间你为了高职这个事情可是早出晚归,已经好几天没睡好了。”夏美人说到最后一句时,玉颊飞晕,眼波流转,朱唇微张,鼻息稍重。

/t陈馆长笑道:“你放心吧,我这老骨头可硬朗得很呢。”

/t夏美人娇嗔了一声道:“人家不是说这个!”说话间,玉容更添晕色。陈馆长有些疑惑不解,一时反应不过来。夏美人挨着他坐下,婀娜的身躯微微靠在陈馆长的手臂上,在他耳边呵气如兰道:“人家想你了嘛......”

/t陈馆长忙尴尬地咳了一声道:“这里是博物馆,咱们回到家再说吧。”

/t夏美人撒娇道:“我不嘛,人家现在就想你了。”说话间已然将炙热的身子挨在陈馆长的手臂上。

/t陈馆长额上泛出细细的汗水,朝院外看了看,院中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然后说道:“这里乃神圣之地,不可放肆!”

/t话音未落,夏美人的玉臂如水蛇般缠绕在他脖子上,朱唇香吻已送到陈馆长的跟前,喷出如兰似馨的气息:“老陈,我好想你,你好久都没碰我了......”

/t天啊!这种情调,已让陈馆长更加难受,夏美人的身体,好美,好美,几乎快让他忍不住要冲过去抱住夏美人了。

/t张开香气袭人的樱唇,夏美人那双亮晶晶的美目始终闭得紧紧的,洁白细腻的玉颊发烫飞红,呼吸越来越粗重,玉臂将老头抱得更紧。

/t夏美人的娇靥上泛上了一层醉人的酡红,还有些红肿的眼睛已经变得水汪汪了,纤手轻轻的盖在了老陈的嘴上,她娇喘着:“老陈,我……”

/t陈馆长的办公室就在博物馆后院里侧靠近小树林的位置,他的房间正对着一片小树林,树木虽然不大也不多,但是,爬上一个人却是富富有余。陈院长已经在这栋象征着威严与权力的大殿里拼死拼活地干了二十八年。

/t二十八年啊,什么概念?这一时间跨度足可以占据一个人生命的三分之一还要多,可对于陈馆长来说,在这人生最宝贵的二十八年中,他将自己鲜明的个性与棱角磨没了,这才爬上了馆长的宝座。

/t而同当今众多在机关事业单位里工作的年轻人一样,唐超属于那种有点才气,却抑郁不得志,想要一鸣惊人,却苦于找不到机会的那种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唐超深知属于自己的青春是越来越少了,儿时许下的那些宏图伟愿,注定会如天河之水一样,一去不复返了,一想到这些,唐超都要忍不住落下泪来。

第3章神仙洞府

夏美人娇喘嘘嘘,眼神抚媚娇艳,面若桃花,一丝嫣红延伸到玉颈之处。

/t陈馆长将脸颊贴在她柔软而富有质感的发丝上,闻着她身上女性特有的幽香,感觉着她急促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自己的体温似乎随之不断上升,浑身被一种躁热感所包围着……

/t陈馆长再也难抑止内心的情动,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一下扑了上去……

/t见老陈一直盯着她看,夏美人显得更是羞涩,她闭上如水般的双眸,鼓足勇气对陈馆长说道:“老陈,你能不能别这样看我,这样好羞人的……”

/t在柔和的忽明忽暗的阳光映照下,绮丽的景色不断冲击着唐超的感官。

/t树荫掩映之中,唐超爬在树枝上拿出了他那极高像素的傻瓜相机,把陈馆长办公室内的情景拍了个一清二楚。

/t张涛在下边着急了,喊道:“我说老唐,你孙子拍什么呢?赶紧拉老子上去啊!”张涛太胖,他要上去,小树准折断。

/t他这一喊不要紧,屋内的二人立刻惊慌失措起来,两人慌忙的站起身来。

/t唐超顺着树干跐溜一下滑了下来,拉起张涛飞快的向后院跑去。

/t唐超边跑边往身后看,他看到陈馆长披着衣服跑了出来,他似乎看见了他俩,不惜老命般的追了过来。

/t唐超拉着张涛玩命般地跑到后院,以前上班的时候他记得在故宫后院有一处古代关押人犯之所,那里成天阴森森的,据说这里经常闹鬼,不过这里倒是个隐藏身形的好地方.

/t唐超和张涛跑进了一个小院,推开了一扇年久失修且挂满蜘蛛网的破门躲了进去。

/t一阵阴风吹来,紧接着便听到一阵令人毛骨悚然尖笑声。

/t唐超暗叫不好,猛地推开了张涛。

/t唐超四周一望,突见一黑一白两个黑影立于身前,面目狞狰可怖,一个全身黑如锅灰,手中执一柄形状怪异哭丧棒,一人一身素白,也拿一根白色的哭丧棒,两人(不对,该叫两鬼才对)四目之中闪动着冰寒的绿光,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

/t“哼,唐超,快快随我们到阎罗殿报道吧!”两个鬼厉喝道。

/t“完了,鬼差真的来了。”唐超大惊!

/t唐超猛地一推张涛,叫道:“快走,这里有我挡着!”

/t唐超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碰到鬼了,可是现在又怎么办呢?

/t鬼差厉喝道:“大胆,你休想阻拦我们办正事,快快跟我们走!”

/t唐超笑道:“我偏不跟你们走,看你们能拿我怎么办?”

/t说话间,唐超已经跟两个鬼差混战在了一起。

/t忽然之间,唐超头一晕,他被厉鬼掐住了脖子,那种纯粹的灵魂与灵魂的亲密,实在是太恐怖了。

/t“完了,我要死了。”唐超心里想着,却发觉自己这样在空中飘着,又是黑暗之中,哪里还分得清东南西北。

/t没办法,为了避免鬼差又来纠缠,他就这样不分东南西北地飘荡起来。

/t不知又飘了多久,忽然唐超发觉前面天幕之间发现一片亮光,他知道那不可能是鬼差,说不定还有奇遇呢,唐超不知不觉地朝着那亮光飘去。

/t若论他飘飞的速度,完全可以和超音速飞机相比拟的,因为,基本上他只需意念所至,则魂魄也就到了目力所及的地方。因此,他到达亮光之处,也不过是转念之间的事。

/t当他到达这光亮之处,映入眼帘的景象令他倍觉稀奇。

唐超浑然不知命运和历史的车轮在一起迅速地转动,以威不可挡的雄浑之势向他滚压而来,他还在黑暗中到处乱跑,寻找着那飘渺的仙机。

/t终于,他的眼睛穿透了逐渐散去的白雾,敏锐地发现了一处不一样的地方。

/t在远方,茫茫的白雾中间,好像有一丝红雾,看上去有些刺眼。

/t唐超快速跑过去,惊讶地发现,那雾气是淡粉红色的,就像是一条长长的丝线一样,飘浮在空中,向着白雾深处延伸而去。

/t唐超精神大振,顺着红线就向雾里大步冲去,穿过一丛丛的树木,在一块巨石后面,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洞口。这洞口所在位置极为隐秘,即使是唐超这样常上山的人,也根本不可能注意到这里,如果不是有红线指引,他再找上一百年,也不可能看到这个小山洞。

/t唐超回头看看,那粉红雾气还像丝一样飘在白雾里面,一直向洞里延伸。洞中一片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清。那红雾丝线也被黑暗吞没,看不出它向里延伸多长。

/t唐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抑制住狂跳的心脏,下定决心,点亮了火把,向着洞里钻了进去。洞口极为狭窄,里面却相对宽阔,能让他直起身子,打着火把走路。

/t红雾仍然在地道里面飘浮,指引着前进的方向。唐超一步步地向前走着,穿过弯弯曲曲的地下通道,只觉道路极为漫长,直到累得两腿发软,突然听到前面有说话的声音,飘飘渺渺,向着自己的耳中传来。

/t那声音是如此的悦耳动听,即使他这样一个无知青年,听到这柔媚至极的语声,也不禁浑身发软。

/t这里确实曾经有一个神仙洞府。那位高人是天地中少有的大能之士,曾在武林里掀起一阵阵的腥风血雨,不知道有多少武功高强的高人被他残忍杀害,多少美貌女子被他活活的蹂躏,香消玉陨。

/t所谓武林高手,是被人们敬若神仙,实力强悍,能发挥出常人无法想像的力量,但在此人的面前,却如土鸡瓦犬一般,只能任由他宰割。

/t后来他得罪的人太多,被一群群的武林高手聚众攻打他,弄得他自己也受不了,干脆搬离此山,逃到极远处去了。

/t他虽已把洞府搬空,但毕竟是住了许久的地方,有些感情;而且此洞府灵气充足,对修练大有帮助,就这么放弃也实在可惜,心里还存了将来有一天搬回来的念头,他便在山里下了禁制,布下防御阵法,以防有人进来山里,占了他的洞府。

/t他走后不久,那些仇家听说他在别处出现,就一窝蜂地追杀过去,再没有心思去理会他遗弃的洞府。之后,他们也掀起了几场大战,却突然平息下来,再没有战事传出。

/t有传闻说,他被逼到了绝路,一怒之下,施展出震天撼地的武功,和那些仇家同归于尽了,也有人说,他在杀光仇家之后逃到了更远处,又逮了些美貌女子双修采补,突然有一天不小心爽死了,然后树倒猢狲散,遗产也被重获自由的女子瓜分得干干净净。

/t实情如何,没有人说得清。因为那都是许多许多年前的事情,那时的武林人士大都已经死掉,现在活着的人再难悉知内情。

/t留在里山的洞府,被妥善地保存了下来,由于阵法厉害,遮挡住了洞府中的灵气,即使是路过的武林人士也没发觉这里有一丝灵气。

/t到了后来,随着岁月的流逝,已经没有人记得这里曾有过的大战了。

极品美女爱上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极品美女爱上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绝品神医5章(第5章 这个小子留不得)

    原标题:绝品神医5章(第5章这个小子留不得)小说名:绝品神医第5章这个小子留不得中午的时候,秦书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继续修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秦书,你跟我走。”听到声音,秦书睁开眼,看着面前的林可卿,“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全校就这屋顶最安静,现在的你肯定担心抛头露面。而且,这是你以前最喜欢待的地方。”林可卿瞪了一眼秦书。秦书一阵恍然,自己继承了这具身体,无形中就有了他之前的一些习惯。“怎么了,又胸闷?”秦书从地上坐起来。“没时间跟你说笑,快跟我走吧,有人找你

  • 校园纯情仙少5章(第5章 见到赵妙涵)

    原标题:校园纯情仙少5章(第5章见到赵妙涵)小说书名:校园纯情仙少第5章见到赵妙涵进了高三二班的教室后,早晨的那份尴尬情绪早已消失不见,苏婉婷先是拍了拍手,等到同学们都安静下来,皆一脸迷惑地望向她后,她的嘴角上才露出一抹神秘诱人的笑容。“今天呢,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说完,苏婉婷便对着尾随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宁逸说道:“来,给同学们自我介绍一下。”宁逸点了点头,走到讲台上说,淡淡地说道:“大家好,我叫宁逸。”介绍完后,教室瞬间变得跟菜市场一样喧闹。“哇,帅哥唉。”“对啊对啊,他的桃花眼好迷人啊

  • 我的纯情校花5章(第5章 有钱就是任性)

    原标题:我的纯情校花5章(第5章有钱就是任性)小说名称:我的纯情校花第5章有钱就是任性走在繁华的大街上,被夏小沫那温软如玉的小手握着,牧寒觉得真爽。不过唯一不爽的是,牧寒这个24K纯吊丝身无分文。作为至尊道场唯一的传人、高手中的高高手,竟然混到这个境地,牧寒觉得真心他娘的丢祖师爷的脸啊。“那个,妹子,咱商量个事成不?”牧寒突然出声道。“哎呀,叫我小沫就行啦。”夏小沫不在乎的挥了挥手,“什么事,说吧?”“那个,你看能不能先预付我三个月的工资啊。”“啊?你是不是没钱哦?”夏小沫满是惊讶。“这个,是的

  • 不灭丹尊5章(第5章 丹成鼎现)

    原标题:不灭丹尊5章(第5章丹成鼎现)书名:不灭丹尊第5章丹成鼎现炼制出五颗聚元丹,李家商号拿走三颗,宋星手里还有两颗,淡淡的丹香飘溢出来,让人闻之心旷神怡。炼丹师这份职业还是很有前途的嘛,简直就是如同公务员般的铁饭碗,福利更是丰厚的让人眼红。宋星微微一笑,起码现在可以有一份比较稳定的经济来源了,有了丹药的辅助,相信很快就可以突破到灵士之境了。服下一颗,一股清新的草木精华在舌尖化开,暖流被包裹着流向腹下丹田,转化为厚重的内力。半个时辰宋星睁开眼睛,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愧是灵药,尽管只是一品而已,却

  • 神医杀手特种兵5章(第5章 催眠戒指)

    原标题:神医杀手特种兵5章(第5章催眠戒指)小说:神医杀手特种兵第5章催眠戒指“我凭什么听……”张队长看着林峰的双眼,只感觉身体一抖,然后就非常突兀的甩了吴大壮一个耳光道:“你小子敢贿赂我,你是想让我下台呀。”“这怎么了,张队长……”吴大壮被一下子打懵了,这发生了什么事啊,张队长怎么忽然变脸了呢?啪啪啪!张队长连续甩出去了几个耳光,怒不可遏的道:“平时你小子就吆五喝六的在小吃街不正经做买卖,还跟人家抢着项目做,我早就想收拾你了!”“张队长你要说给你的钱不够我再给你就是了,别打了呀。”吴大壮捂着脑

  • 女神的逆天高手5章(第一卷 隐身都市第5章 你不许走)

    原标题:女神的逆天高手5章(第一卷隐身都市第5章你不许走)书名:女神的逆天高手第一卷隐身都市第5章你不许走叶冰一边紧紧的抱着姜豪,一边往他怀中钻,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在姜豪身上又抓又挠。姜豪真的有点后悔,不该开这种玩笑,弄成了这个样子,该如何是好啊?他的两只手都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愣愣的保持不动。“啊哈嗯,没想到你不仅是个暴力狂,还是个杀人狂……你个大坏人……”叶冰吓得都哭了。看到这里,姜豪不免有点心疼,鼓足了勇气,缓缓说道:“哎,你听我说,我要是告诉你,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会相信吗?”一听

  • 制霸苍穹5章(第一卷 东霖道剑第5章 琅琊小侯爷)

    原标题:制霸苍穹5章(第一卷东霖道剑第5章琅琊小侯爷)书名:制霸苍穹第一卷东霖道剑第5章琅琊小侯爷大管家也顾不上和条狗计较,街道尽头,一辆金光闪耀,威武无比的巨大战车轰隆隆驶来,拉车的凶兽浑身雪白,额头正中螺旋尖利犄角竖起,竟然是传说中的独角兽。战车之后,跟着两队笼罩在漆黑战甲中的骑士,胯下坐骑全部都是洪荒猛兽,强大气势让周围城民们噤若寒蝉,竟然不敢发出丝毫声音。“琅琊侯唯一儿子啊,传闻性格乖戾,霸道无比,果然如此啊。”林同身旁,穿着一身白色长衫的中年人小声嘀咕,被他听了个正着。战车在府门停下,

  • 我的极品女上司5章(第5章 大胆包天)

    原标题:我的极品女上司5章(第5章大胆包天)小说书名:我的极品女上司第5章大胆包天娜依好像也发现自己的表现有些过火,只见她撩动着额前的长发来掩盖自己的情绪,片刻之后,才微微点着头说道,“好了,对于你迟到的原因,我也不再追究了。”说着,娜依从办公桌的一边拿出一张表格,然后说道:“沈林风,你过来将入职表格填写一下。”沈林风快步走过去,将表格接到手中,趁机还摸了一下娜依那只柔若无骨的手掌,那感觉着实不错。“用这支碳素笔来填写吧,填写完表格之后,你就正式成为三元公司的员工。”快速抽回被沈林风抚摸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