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魔装】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9:39:2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魔装

第1章

     在大沼泽深处有一座孤零零的法师塔。网站163shenghuo.com

     听起来这个开场白很俗值得指出的是虽然四十七并不善于组织语言但是每当它做完所有觉得能做的事情坐在顶层露台上无所事事的时候隐约也能想起来一些过去的东西。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

 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四十七也同样在这种无所事事的闲暇时候不声不响的坐在闪烁着无数仪表和屏幕的巨大培养室里偷偷改变某条线路的数据传输看着荧屏上那群蓝色的小家伙傻笑。对了说起蓝精灵那似乎是更久远的事情久远到还有国家克隆技术还能引起吵闹和惊叫可以为了冥王星究竟是不是行星争论不休……真是个美丽如仙境一般的时代好像传说中一样。

 潮湿的雾气被冷风夹裹着席卷而至一头翼龙嘶叫着从法师塔附近掠过看样子是去觅食好像完全没看见四十七的存在或者连法师塔都没注意到。

 四十七没有冷的感觉。但是他仍然走下露台它害怕生锈。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本来四十七是不用害怕这点的。那时候他的外壳是由生化纤维和永远不会生锈的高密度合金组成的身高过1o米它需要害怕的应该是和它一模一样的东西它们同样窝在一模一样的培养室中源源不断的往脑袋里灌输关于精确杀戮、高效破坏、空间战争等等一切有关死亡的知识和经验……奇怪的是那时候四十七从不害怕哪怕是知道自己很可能明天就再也看不到那些让它傻笑不止的动画片也一样。

 四十七走进地下实验室或者说是工作间。用来提取施法材料的的器皿已经很久没用了但是众多的机械和炼炉仍然保养的很好——除了最核心的那台从前的法师用来制造各种某名其妙的东西四十七现在用它们来尝试着改装自己。

 四十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漂浮着钢铁和残肢的空间战场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的按理说自己被确率干扰鱼雷炸飞的时候就应该彻底泯灭了然后培养室内很快会出现一个崭新的一模一样的自己应该叫四十八也可能重新开始编号或许记得自己看过动画片或许不记得。( 但是四十七在似乎永恒的黑暗结束后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困在一座复杂、巨大、乱七八糟的机械中的思维囚徒。囚牢的面前站着一个消瘦穿着布满花纹的金色袍子的白男人。163生活网他目光热烈摆弄着着面前那些密密麻麻的操纵杆和按钮每一次操作都会带来一阵能量脉冲迅流满整座机器千奇百怪毫无重复不过对游魂一样的四十七来说倒也没什么只是苦了那些关在机器里作为试验品的生物们。

 于是四十七就算在这个地方安家了再也没有动画片。

 四十七不是没有考虑过自己是不是因为网络故障跑到了某个原始星球的原始系统上。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对这个世界的逐渐了解他慢慢的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或者很切实际却无法证明的幻想。

 四十七莫名其妙的呆在这个机器里十几年来除了那个从事一种叫做法师的职业的白头男人之外连个鸟毛都见不到。法师有时候一连几个月在实验室里摆弄有时候一连几个月在机器前摆弄有时候一连几个月不知道在哪里摆弄就这么着日子就过去了。

 四十七能日复一日的感觉到法师的强大和衰弱。说明163shenghuo.com

 法师也不是没觉察出什么他疑惑的目光不只一次的端详着机器似乎觉得这东西在窥探他一样。但是他所有的探查法术都一无所得之后只好重新投入到越来越紧迫的工作之中。四十七慢慢知道法师其实并不是工程师这台机器也不是有着明确功用的明实际上——四十七现整台机器其实都是围绕着一个接近球形的核心运转的这个由不知名金属构成的核心如此复杂可能比四十七所见的任何装置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四十七怀疑它甚至已经接近了金属有机体的程度说句不好听的法师对这个东西的研究操作简直是放一只猴子在钢琴上乱跳指望它能演奏命运交响曲……

 但是四十七还是很佩服白法师的。虽然整体看来这个机器简陋的几乎是蒸汽时代的东西但是法师不断灌注的一种叫做魔法的神秘能量却好像上帝的气息让整个机器都活了起来——四十七完全不明白这些魔法的运作它与四十七从前所理解的什么机械能热能核能完全不是一回事就好像这个世界上两条平行线可以相交一样。所以后来被搞的头昏脑涨不耐其烦的他干脆就住在核心里任凭法师在外面折腾。

 随着法师呆在机器旁边的时间越来越多有时候他甚至一连几天都不动地方——他愈迅的衰老好像这个机器就是一个看不在的魔鬼在飞的汲取其生命力。

 最后法师似乎终于准备好了或者说他已经不能再等了。网站163shenghuo.com

 那个已经是骷髅模样的法师日以继夜的颤抖着做了大量操作之后——四十七缩在核心里忍受着一个接着一个的魔法符咒灌进来似乎永无休止。最后法师命令一个高大的由石头、木材和金属组成的傀儡把机器彻底拆散小心翼翼的取出核心放在一具由铅、钢铁、黄铜、精金和不知名宝石拼成从里到外刻满了密密麻麻符咒的构装人形中。

 法师躺在床上费力的喝下一小杯液体。在那一瞬间四十七觉得好像被电击了一下他的意识从核心中扩散出来瞬间充斥了整个构装身体这不是他自愿的而是被魔法驱使他似乎感到那个法师死亡的同时好像和构装体建立了联系——虽然只有一瞬间。

 法师陷入沉睡再也没有醒来。

 一直到很久以后四十七都挺为法师惋惜的。显然他的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至少没得到他希望的回报。阅读163shenghuo.com

 四十七翻阅法师留下来的笔记和典籍虽然很多都看不懂但是似乎也明白了法师似乎是想用某种类似于将自己转化成巫妖的方法来把自己的灵魂和生命原力转移到那个金属核心里去而这个核心的来历法师在笔记中完全没有提及——不凑巧的是四十七也住在那儿。

 四十七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玩笑般的出现法师会不会成功——也许会也许不会。四十七有时候稍微有些愧疚觉得自己干扰了法师伟大的科研计划要知道在他原来那个世界实现把人的思想彻底转移到机械中去完全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充其量用各种替代品维持大脑的活动而大脑的本身是禁止触碰的那是灵魂的居所是上帝的禁区。人的记忆如此庞杂就算最精密的设备也只能记录下一部分碎片失去大部分虽然那绝大部分或许已经深埋在你的脑海里连自己都找不到但是如此一来自己还是完整的自己么?

 四十七不知道。他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他其实用不着思考这个问题他不是人转移他的思想就好象把数据从一个存储器上转移到另一个存储器上那样简单——他不会忘记事情但也不会觉得任何事情值得记忆每一个像它这样的军用品都是这样的制造调试投入战场。战斗毁灭被毁灭……从一到四十六都是这么过来的没有感情没有思想为什么自己的程序却产生了如此大的谬误?为什么失去了所有支持程序运算的部件之后自己仍然保持自主意识?现在困在一个没有智脑和集成电路的金属躯壳里的自己又算什么?难道也可以算作灵魂么?四十七不知道。它只是试着活动身体法师在制造身体这方面简直是太蹩脚了甚至缺乏大多数必要的关节幸好四十七最担心的事情没有生——要是自己仍然完全不能动怎么办?

 然后就是漫长的似乎没有止境的改装和调整。

 现在四十七已经是一个至少外型上比较标准的中型机械人了。之所以说外型上比较标准是因为比起原来那个世界的身体自己现在简直简单的可怕——这不是安装了三百六十度旋转关节就能掩盖的四十七仔细观察和研究了那个被称为盾卫者的12尺高的构装护卫惊讶的现它那完全是用石头雕刻成的手指竟然能弯曲活动!

 四十七最后不得不承认魔法这东西靠自己完全不能入门。催动整个身体行动的动力完全摸不到头脑。没有动机没有反应炉什么都没有。法师遗留的笔记上说起护符匣作用的核心会源源不断的从负能量界汲取能量提供给法师也就是提供给现在属于四十七的构装躯壳——四十七不明白其中的原理就算核心是动机那么动力是怎么传输到全身的?他也不知道负能量界是什么似乎那是一个能源无限源源不断供人予取予夺的聚宝盆——真有这么好的地方那些能源寡头早就打翻天了谁知道现在是怎么回事儿。或许就像原始人不会明白内燃机是什么东西一样吧。毕竟四十七从前只是一个标准型号的杀戮机器不是需要管理城市甚至星球的级智脑。

 既然不明白四十七也就不究根问底。于是他把精力集中到如何利用和强化自己现在的身体上来。虽然核心的存在联结了他身体所有的部件组成一个生机勃勃的整体但是他觉得缺乏战斗力——四十七亲眼看到过法师的一次操作导致机器出一道绿色的光线把关在机器里的一只水牛大的蟾蜍变成腐朽的灰尘比射线枪还利落。四十七从来都是很有危机感的。

 四十七现在把体内那个核心叫作“火种”。这个词儿也是从动画片上看来的包括变形齿轮也是。四十七起初不切实际的想过能不能把自己变成太空战斗机什么的——这也是他以前经常梦想的事情但是后来现虽然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技术难题但是火种散的能量想作飞机的动机完全是不合格的——只好勉为其难另想办法。

 四十七小心的擦拭手指除去潮湿。现在四十七的手就如同一个真正的人类那样灵活部件齐全但是也相对来说脆弱了很多而且大部分螺丝和齿轮都只是普通的金属而已缺乏精密的加工器具粗糙而且不标准这里的金属明显带着太多杂质了。

 日复一日。或许应该出去转转了。

 

第2章

    红袍法师和她的随从们艰难的在沼泽中跋涉。

 她相信自己的预言法术不会出错——这片广大的无名沼泽中隐藏着一个强力法师而这个法师现在已经永远消失了。

 只不过问题在于自己现在怎么才能找到那里从而继承法师的全部遗产?

 红袍法师抬起头魔法纹身蔓延了她半边清秀的脸孔。那三个护卫随从已经有了不满情绪他们已经厌倦或者畏惧了在这片泥水汪洋中漫步——要知道他们接受雇用的时候可是整整一个六人小队现在已经少了一半。

 就算真的找到了法师塔谁又知道那里面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夜里疲惫的战士互相依靠着入睡他们不敢生火也许大部分野外生物都怕火但是也有些不怕甚至会被吸引过来——而这些生物往往比那些怕火的强大的多。

 红袍法师注视着远方。她小心的侦测黑暗中的区域一点一点拨开迷雾企图寻找那座神秘的法师塔这个工作已经连续做了十几个晚上几乎使她筋疲力尽。如果真的还没有收获那么红袍法师只能选择放弃。

 突然红袍法师的注意力被什么吸引了。某种模糊扭曲的影子映入了她的心灵如果不注意的话或许很容易就会把它当成**树林的一部分错过而且它本身似乎也有一些力量阻止外界的探察——不过毕竟太久了防护法术已经处于消散的边缘。

 红袍法师笑了。她终于找到了确切的目标。

 接下来的路程很轻松。一天后红袍法师就站在法师塔的门前看着上面扭曲的徽记微笑。

 一个无名却强大的法师终于要迎来他的继承人了。

 四十七也现了这些不之客。

 它有些惊讶而且有些惊喜——他甚至放下了一直以来把自己改装成变形金刚的工作饶有趣味的观察起来。(守护法师塔?这工作还是交给那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去干吧。

 摩利尔一行几乎被盾卫者逼入绝境——

 直到摩利尔在战士的掩护下预测出盾卫者护符的位置施展出最后一个魔法飞弹尖啸着打碎了法师床边的小匣子这个看起来似乎不可能被击败的大家伙才停止了活动。

 红袍法师虚弱的几乎连法杖都拿不住了她勉力从怀中掏出报酬一小袋金币然后她想了想又拿出两瓶医疗药水:“走吧这是剩下的那部分。我不需要你们了。”

 队伍中的盗贼接过这一切把金币放在怀里拿着医疗药水转身走向负伤的同伴。现在只剩下他和那个野蛮人了另一个战士已经没有一点儿挽救的必要他先是直接挨了一记弱能术射线紧接着头盔就被沉重的石头手臂打瘪了里面的脑袋自然好不到哪去。

 摩利尔不由得庆幸那弱能术没放在自己身上。

 红袍法师盯着床榻上那具枯骨。似乎这个法师在把自己转变成巫妖的仪式中失败了……如果他成功的话恐怕自己连探测的勇气都不会有。不过现在——

 红袍法师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危机。她以最大的努力侧了一下身子同时用法杖挡了一挡使得本来足以致命的匕只是割开肩膀。

 “贱种!你干了什么!”她尖叫着怒火几乎要把那个背信弃义的偷袭者撕碎但是却回忆不起任何一个法术——她已经把所有能用的法术都耗干了。

 “当然是杀你。”盗贼似乎没料到法师竟然能躲开这一击他猛的向后跳开随即现法师已经没有反击能力才放下心来——他去照顾的那个可怜的野蛮人同伴没能得到医疗药水的拯救反而喉咙上开了一个大口子。

 “你知道和一个红袍法师敌对是什么后果吗!”

 “哼……你只不过是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吧……而且你现在这样子有资格和我敌对么?”盗贼胸有成足反握着匕寻找机会不过看起来他现在也不着急了确定法师已经没有了攻击法术他显然比较喜欢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 “你没必要这样。”红袍法师冷静下来开始说服:“我需要的只是法师塔中的知识剩下的一切你都可以拿走……甚至包括所有魔法物品你现在收手我誓不会追究这件事怎么样?”

 “你以为我会相信一个红袍法师的誓言?”盗贼讥讽的笑了:“而且……你怎么知道我对这里的知识就没有兴趣?你以为我就甘心一辈子做个偷偷摸摸的贼?继承这个法师塔的将是我!”

 红袍法师脸上突然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入侵者。”一个金属铿锵的声音响起。

 盗贼悚然回。

 四十七披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袍子虽然他算不上有性别但是现红袍子的法师是女的之后仍然本能的觉得自己应该穿点什么。

 两点针样的红光在模糊的金属面目上燃烧着构成眼睛——除此之外这个比兽人还要高的金属人形每一寸都散着狰狞的气味盗贼脸上的汗已经流下来了。

 “不要乱动哦。”红袍法师此刻却整好以暇的坐在法师遗骸旁边:“这个构装体可不是你能应付的……谁知道他的任务是什么?”

 “他一定是保护法师塔内贵重物品和法术书的……你这个卑鄙的婊子!”盗贼诅咒着慢慢蹲下把手中的匕放在地上。

 既然这个构装生物会说话……没有立刻攻击……那么唯一的出路也只能表明自己现在就离开的诚意……或许会有一丝生路——

 他刚放下武器四十七就把他抓了起来。冰冷的手指压迫着盗贼的颜面和头骨好象用钳子夹胡桃一样慢慢收紧。

 “等——”盗贼嘶哑着出一个音节一截带血的锋刃就从他后脑冒了出来。

 四十七丢下盗贼的尸体掌中的剑刃铮的一声缩了回去。

 然后它看着红袍法师。

 “欢迎你法师。”

 红袍法师一愣。

 然后她笑了:“我叫摩利尔很高兴认识你。”

 四十七很快找到了新乐趣——偷窥法师塔的新主人。

 四十七毫无异议的接受了红袍法师继承人的身份。他并不介意有个名义上的主人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仍然需要一个能对它号施令的人这是他的程序决定的当然这与那个理想化的三定律毫无关系。

 摩利尔在看到四十七时其实很惊讶她从没见过或者是听说过一个构装体的结构会如此复杂。他身体上那些符纹或许是某种储法结构……只可惜暂时自己还不能利用。她猜想着并且对法师塔的前主人给她留下了这么宝贵的遗产出了由衷的赞美——虽然只维持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因为摩利尔很快现这家伙之所以这么繁复完全出于他自己的某种怪癖。

 四十七默默的站在墙角好像一个纯粹的构装生物一样。

 摩利尔吃力的翻阅几乎占据了半张桌子的巨**术书。她只是看了几页似乎就已经体力透支。密密麻麻写满了咒语和符号的书页似乎比时间还要古老散着如有实质的寒气。

 四十七走上前去。他啪的一下合上书冲着无奈的法师作了一个自以为很人性化的表情。

 “今天就到这里吧。”

 每天都是这样。摩利尔疲累的靠在椅子上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这个奇怪的构装生物总是给她一种诡异的感觉——好像他才是这个法师塔真正的主人一样。

 她已经在这个法师塔停留一个多月了。死亡的法师除了这本法术书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遗留下来摩利尔对那些乱七八糟的机械不感兴趣在她看来这个法师是一个对构装随从过于热心以至于有些走火入魔的家伙他没有积蓄的原因或许就是在这方面耗尽了——奇怪的是摩利尔找不到护符匣难道法师在举行仪式之前就把那东西藏起来了?

 她的预言法术对此一无所获也为此询问过四十七但是很悲哀的虽然她认为自己已经继承了上一位法师对它的所有权但是这个冷冰冰的构装体明显只对把身体变的更复杂感兴趣……还有不断干涉她的魔法研究进度。前任法师为什么要制造一个这么有自主意识的仆人?他是怎么忍受它的?摩利尔的思路仍然太狭窄了些。

 摩利尔感到很挫败。她日以继夜的研究法术书上的每行咒语但是往往翻到下一页的时候又不得不将自己之前的结论全部推翻——或者干脆就想不起来自己之前看了什么。她又不敢跳过每个字母和符号在深入理解原作者思路之前这无异于自杀每个法师对魔网的理解都不同而他们越深入越会现自己接触的只是这个庞然大物的冰山一角即使最伟大的法师也一样而他们看到的角度又如此的迥异以至于即使毫无恶意法师甲创造的任意门对法师乙来说也很可能就是绞肉机……

 或许暂时应该搁置这种徒劳的研究。摩利尔抚摩着粗糙的黑色书皮又有点舍不得。这本书太笨重了却又涵盖着如此巨大的魔力……但是失去了主人法师塔已经濒临灭亡。原本强大有序的魔力已经消散殆尽自己又无法继续为整座塔提供充分的魔力如果继续呆在这里说不定会引来其它别有用心的探险者……还是先离开吧。

 “你就不能把它装在次元口袋里么?”四十七看着摩利尔一连花费好几天几乎是对着法术书一页一页的施展防护咒文并且小心的将其拆散收藏终于忍不住问道。

 

第3章

    摩利尔没好气的瞪了四十七一眼:“我要是能造出自己的次元空间第一个把你塞进去!维持一个次元口袋所需要的魔力……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你这个没头脑的构装体!”

 也是。(关于时空的研究从来都是一个可怕的课题。级智脑曾经推算出至少要将相对论改写三次才能接触到宇宙的本质不过到底怎么改谁也不知道。而且按照自己现在的情况看或许级智脑还说的保守了。

 四十七也没有继续呆在法师塔和烂泥里的蜥蜴做伴的意思。他的火种——那个金属核心静静的镶嵌在身体深处散着幽幽的能量摩利尔对此却毫无察觉。四十七对自己现在的身体部分还不是完全满意如今在法师塔里也没什么可做了所以它决定跟着摩利尔一起走完成自己完美躯体的改造计划。

 摩利尔起初真是被四十七的理想吓了一跳——这个铁皮疯子还想把自己弄得多复杂?而且似乎还要达到通过重新组合达到变换形态的目的……他难道要当德鲁依变形者吗?

 “这主意真疯狂。”摩利尔终于彻底承认这个构装体与众不同。

 但是很明显它也是个强大的护卫……或许比整整一队冒险者都要强的多。

 “再说吧我们明天出。离开这个地方。”

 “或许你应该使用一些化泥为石的法术……我的关节里都是淤泥。”

 “住嘴!看路!傻东西!你要是没有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的臭毛病根本就不会有这种问题!”摩利尔再也无法忍受四十七诸如此类的抱怨了她狠狠的用法杖敲了一下四十七的后背:“怪就怪为什么你的创造者没把你做成一个黏土魔像吧!”

 黏土魔像?似乎是一种非常结实的构装体就是太笨拙了。四十七努力回想以前是怎么应付沼泽地貌的……哦那时候它配备了反重力生器。

 “或许你根本不会化泥为石法术。”

 “够了!我说住嘴!拐弯!别直不楞登的往前走了!那里承受不住你的重量!”

 终于快要离开这个污水坑了。(四十七几天前就停止了清理身体的行为因为他现这毫无意义——其实对自己也没什么影响。

 摩利尔仍然使用法术指点方向和避开危险比来时运气要好的多。脚下的土地逐渐坚实满眼所见的也不再是怪异的水生植物……

 “休息一晚明天就能走出这该死的沼泽区了。”摩利尔支起帐篷沉沉睡去完全进入冥想——这也是法师都想有一个构装护卫的原因和狡诈的同类比起来这些钢铁造物绝对可靠。

 或许我不是那么可靠的。四十七无聊的想。他没把法术书从行囊里拿出来翻看的意思其实根本没必要带着……法师死了那么长时间还没有动画片四十七已经不知道把那本大破书翻了多少遍了——虽然看不懂但是好歹也算记住了。

 四十七的头突然转了半圈儿冲着沼泽深处看。如果是一个人类这种角度只能证明他的脖子已经断了气管和血管都被扭曲撕裂。不过四十七是一个构装生物所以这么做没什么奇怪的。

 它的身体也一节节撑了起来。四十七的眼里的世界缺乏色彩但是相当精确。有什么东西潜伏在黑暗深处强大危险致命。

 “摩利尔!”四十七伸手抓向熟睡中的摩利尔——准确的说他实际上扯起了整个小帐篷猛力往远处一扔也不管后果怎么样。几乎与此同时黑暗中传来哧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吐了口吐沫——然后整个露营区域都笼罩在一场又腥又臭的雾雨中。

 “你这混蛋——”摩利尔头晕脑胀如果不是掉在泥水里这一下恐怕就要了她的命。她从残破的帐篷里中爬出来还没来的及迁怒于四十七愚蠢莽撞的行动瞳孔就收缩起来。

 她睡觉的地方已经是雾霭腾腾。本来还算干燥的地皮现在好像铁锅里的一滩煎蛋滋滋作响。四十七仍然保持着一个勉强防御的姿势但是浑身都蒙了一层锈色金属外壳如同快要溶化了一样。(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一步三摇的从黑暗中爬出来三角形的大脑袋上长着六只橘黄色的眼睛。

 “酸蛇蜥!”摩利尔摸索着抓到法杖幸好她连睡觉也把它握在手里。自己的法术居然没探查到这种东西!

 沼泽霸主扭曲着修长的颈子对摩利尔显示了浓厚的兴趣。

 四十七一步一步往后退慢慢靠向摩利尔动作已经有些凝滞。

 摩利尔握紧法杖凝聚魔力。一点火舌从法杖尖端燃起转瞬形成一道明亮的火龙覆盖在四十七身上。

 残留的酸液被迅蒸干酸蛇蜥似乎也被突然出现的火光吓了一跳它嘶嘶叫着张开大嘴咬向四十七要把这个碍事却明显不好吃的东西彻底撕裂。

 它一口就把四十七整个上半身都咬住了。

 “见鬼!”摩利尔深知酸蛇蜥的牙口是多么好。

 但是她没断开火柱。刚才是为了除掉四十七身上的酸液现在就算是给酸蛇蜥唯一稍微脆弱点的口腔一些伤害吧!

 酸蛇蜥含着着了火的四十七很不喜欢这东西的口感。它猛地一甩头想把它丢掉。但是四十七有不同的看法。他用双手撑着蛇蜥的口腔动机栝。两柄锋刃从腕肘处铮的弹出蛇蜥的上下颚立刻被贯穿喷涌而出的鲜血连魔法火焰都熄灭了。同时四十七的上身和双臂完全没有极限似的一转一绞。

 蛇蜥硕大的头颅四分五裂。七八条好像枝杈一样无规律的生长在身体上的畸形爪子全都抽搐着扒紧泥土或者死死握紧巨大的无头身体卷曲扭动轰然倒地。

 “我都被淋透了!”四十七落到地上浑身都在冒烟和蒸汽。

 “那是因为你把自己弄的太复杂了。”摩利尔仍然小心的站在酸区域外:“如果你是一个正经的构装体根本就不会这么惨!酸蛇蜥的死雨风暴充其量只是锈掉你一层皮而已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连你的脑壳都进水了!”

 四十七第一次觉得法师的话似乎还是有道理的。

 “法术书!”摩利尔突然变了脸色:“你这笨蛋!”

 她跑回去在残破的帐篷里乱翻恼怒的现那些从包裹里散出来的书页仍然有一部分浸在泥水里她的魔法只是掩盖了书页的能量但是没能防水。

 摩利尔生气的再一次把书页小心拆开还要晾干。四十七看着她赢弱的身子好像风吹一下就能飞了不怀好意的想或许可以用那些书页给她做个降落伞。

 沼泽边缘最大的城市就是雨城。

 虽然叫做城但是其实更像由一个一个独立的碉堡营寨组成整体上却是半开放式的镇子。

 世界上从来不缺乏敢于冒险的傻瓜。虽然还算不上交通枢纽但是起码也是湿地区域少数几个有着丰富补给的地方之一一些别处罕见的湿地物产也能在这里找到加上众多如摩利尔一般想要在沼泽里淘金的家伙们用性命不断的滋补有着近万常住人口的雨城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独立城邦了。

 正是短暂的旱季微微的凉风吹拂在身上难得的有着一种爽利的感觉。老汤姆拄着长矛甚至有些懒。像他这种站在木制哨所上的民兵只是双足翼龙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来袭时的开胃菜罢了好在近几年那些傻不啦叽的冒险者和佣兵也算做了点好事儿干掉了一些低级的填饱了一些高级的使得老汤姆这样的民兵稍微安全了那么一点儿。

 他突然注意到远处的两个身影。他们从稀稀拉拉的灌木丛中走来身影在余辉之下看上去很疲累不过还活着。

 “你就不能快点吗?”

 “我觉得好像这里的螺丝松了……”四十七吱嘎吱嘎的扭动肩膀此时的他暗淡了许多大概是因为还有很多酸蛇蜥的唾液和血液残留在身体里继续起锈蚀作用。他一路调整了身上的不少零件摩利尔不知道是从哪淘换出来的反正这个蠢蛋似乎连脑袋和屁股都可以互换……她恶狠狠的想。

 “够了!别再鼓捣你那该死的胳膊了!还有把你自己裹好我可不希望你这丑样子吓到城里那些醉醺醺的呆瓜!嗨~汤姆还没死吗?”

 “这是谁?想起来了是以前在白刃酒馆和比利拼酒而且让我损失了五个银币的红袍法师似乎消失很久了……管他呢如果下次她还去酒馆我就要把赌注押在她身上!”老汤姆一边想一边抖了抖长矛露出满口被草烟熏黑的牙齿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多么诡异的红袍法师呀竟然主动和一个民兵打招呼。”

 马上老汤姆注意到了跟在摩利尔后面的那个身高十尺的大家伙这么没水准的构装体还是头一次看到他好像在污水里锈了一百年——或者这是一个不太成功的冒充者。

 “嗨~汤姆还没死吗?”四十七用沙哑的金属腔调的向老汤姆问好这么多年来四十七头一次看到稍微像样的城市虽然无法解释但四十七确实感觉到了体内那些乱七八糟的管线和钢铁之间的微妙碰撞也许这就是被叫做激动的情绪。

 “快走吧天黑之前我们最好进入到城里面!”

 “我要跟老汤姆聊一会——我觉得他很有趣!”四十七窥探的**从来都是这么强烈特别是眼前这个一直保持傻笑状态的民兵四十七感觉他和自己有相通的地方起码要比观察一个红袍法师没完没了的翻一部魔法书有趣。

 “他是个哑巴笨蛋!”摩利尔回头用法仗敲了敲四十七坑坑洼洼的脑袋:“而且你应该先照顾一下你的身体来吧我们回我的店铺去!”

 摩利尔的店铺在靠近市集中间的位置连同一大堆店铺一起被那些独立的营寨夹裹着见缝插针。它的左边是一个矿产交易所右边是一个铁匠铺摩利尔的店铺的名字叫做“未来之石”四十七想不起来这可能是做什么用的他被铁匠铺门前挂着的闪闪亮的刀剑和盔甲——或者说是那些构成这些武器的不掺杂质的钢铁——给深深吸引住了。

 “我想要这些物品修理一下自己。”四十七刚说完就被摩利尔狠狠敲了一法杖推到摩利尔的店铺里面去了。

 

魔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魔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中央国家机关三大IT类产品批采试行“并行采购”

    中央国家机关三大IT类产品批采试行“并行采购”2018年4月起,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以下简称“国采中心”)就三大IT类产品批量集中采购项目试行“并行采购”,即按季度组织招标,5月和6月收到财政计划后,直接引用季度招标结果。中央国家机关批量集中采购项目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政府采购信息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采用‘并行采购’模式可以节省5月、6月组织招标的时间,目前,该模式尚处在首次试行中。”从已公布的相关信息显示,此次,中央国家机关台式机、便携式计算机和打印机批量集中采购项目的预算金额分别为1

  • 省钱买衣服真的好吗?

    庞子博先生解读《朱子治家格言》系列之七“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庞先生:买衣服我一点也不反对,但是一定要买好的。现在女的买的衣服,到死也穿不完。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穿一水就不能再穿了,那就彻底浪费了。你花一万块钱买一件衣服能穿好几年,但如果你花两块钱买衣服,一次没穿,那才是彻底浪费了两块钱。“来之不易”我们很难理解,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老人没有办法从节约的习惯中改变过来,年轻人也断然不会从大手大脚中改变过来,所以我们不要随便去要求别人,随着我们的态度去变化。“物力维艰”,从字面上讲,很多的东西创

  • 冷知识·动物篇:蝎子其实是蹦迪小王子哟!

    1、公企鹅会送母企鹅圆且光滑的石头以作为定情信物,如果母企鹅接受了这个礼物就相对于同意与公企鹅交往啦!(这和人类送钻石相似“石头恒久远,一颗永流传”)2、别看蝎子平时黑不溜秋的,它一到了晚上就变身“蹦迪小王子”。因为蝎子在晚上的时候会变成“荧光蝎”享受着万众瞩目的感觉!而且蝎子在满月的晚上是不会出门的,因为月亮光中存在的UV射线会让蝎子身上的荧光更加明显!(小冷抓一堆蝎子送你,那样你在晚上就不怕黑了!)3、鳄鱼吃多了消化不好咋办?它们可没有“健胃消食片”,不过聪明的鳄鱼会通过吞石头的方法来促进自

  • ​太监乱国明朝悲歌之英宗的悲歌

    明朝的确是一个很奇怪的朝代,留给我们的有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振聋发聩之言,也有不理朝政,专司奇淫技巧的一些奇葩皇帝,其中更加让人发指的就是搞出来了太监这样一个强行违背天行有常的规律的东西。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大家可能因为自己从事行业和领域的不同而了解程度不一样,但是对于阴阳我们都很熟悉,阴阳是一种对立的属性,也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的要点之一,其中男为阳、女为阴,而太监是中国古代从明朝开始慢慢开始抬头的一种奇怪的势力。太监作为服侍皇宫中皇族的下人,其地位是非常低下,而且太监由于生理原因又容易受到他

  • 岩茶新茶季来了,如何避免买茶被骗?给你支几招!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旗下岩茶课堂原创丨首发于搜狐号:小陈茶事岩茶课堂丨作者:李麻花在茶友日常买茶经历中,总有些情况让人觉得特别尴尬。想买肉桂,结果到手的是较高火功的黄观音。想喝老丛水仙,结果没丛味,只有兰花香。喝大红袍,却喝到金牡丹的味道。未完待续……尤其是在喝肉桂这件事上,更是扎心。这些年,牛肉(牛栏坑肉桂的简称,下同)大火,走哪都能看到喝牛肉、卖牛肉的,俨然一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做派。别的不说,光是李麻花的朋友圈里,每天至少有十泡牛栏坑被喝掉,折算下来,一个月里,至少有30泡牛栏坑肉桂从世界

  • 2018新一代设计展视觉形象

    新一代设计展(YoungDesigners’Exhibition)是台湾设计院校最重要的一次集合展,今年的展览将于5月25日在台北世贸开幕。今年的主题为「翻」,「翻」意谓着翻转、翻动、翻新,也象征持续、反覆的动力。今年的新一代设计展,是在经过各界多方讨论后,一个变革、精进、全新的大型学生设计主题展会。主视觉设计也是从「新一代设计产学合作专案」中所选拔出来,由明志科技大学陈承远同学设计,并经由水越设计(AguaDesign)指导。陈承远将「新一代」作为视觉符号,将其翻转,呼应今年展览主题「翻」,象

  • 本溪装修本溪装修水暖改造价格是多少?

    本溪装修本溪装修水暖改造价格是多少几十块到100块之间。专业水电改造地暖施工/新房装修地暖水暖,可以请工人上门安装,可以更加安全,也可以按你想要的来安装,一般人工费在180的价格左右要看使用什么样的材料,还要看地区,东北地区温度低,要达到同样的温度,水热管要盘的密一些,成本就高一些,一般70--80每平方米,不包括回填,工程施工会低一些一般水暖改造,人工费在700左右,器材管子不一样,价钱不一样,综合下来改水的1000--1300之间!改电,除了电线,一般一卷都几百大洋呢,家里全部改掉,估计人工

  • 【原创】那些美得让人窒息的宋词:西江月〔丹阳湖〕

    作者:史遇春世事如流水,前行不止;时间似穿梭,转瞬即逝。岁月,会把容颜洗刷成苍老;世事,却让此心愈加坚毅。自从一睹三塔湖的静美容姿之后,这二、三年间,三塔湖的景致风物,会时不时闪现脑际、浮于眼前。算算时间,今天重游三塔湖,已经有整整三年的光阴从身边溜走了。湖边的春色依旧迷人,那清清的湖水,静静地犹如端庄的处子;那青青的水草,柔柔地好似新生的婴孩。东风吹动,闲坐游船,桨儿不动,船借风力,在湖面悠然移动,都说风儿无意,我只觉东风多情。丝丝杨柳,被轻风吹动,微微摇摆,缓缓刷过脸面,犹如被小孩稚嫩的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