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傻妃当道,绝色王爷别这样】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21:16:57 来源:网络 [ ]

小说:傻妃当道,绝色王爷别这样

第001章:搭救

蔚蓝的天空下,是一片茂盛的草地,刺眼的光普照在鲜绿的草坪上,有股万物复苏的朝气,两名看似商人的年轻男子孤立无援左右依偎,望着身边瞬间倒下的二十名黑衣人以及不远处四分五裂的马车,两人脸上并未显现出该有的恐惧和惊慌,反而嘴角噙着抹丝丝笑意。网站163shenghuo.com

这里二十米开外的地方是进京唯一的官道,再有百余公里是京都城,而恰好就在这百余里开外的地方突然冒出二十名黑衣人来,打着谋财的名号实为害命!

“多谢公子仗义相救,不知公子姓甚名谁,可是京都人士?”

其中一名男子双手抱拳满是谢意望着对面身材瘦弱的侠士,看样子无非十四五的年纪呢,却有如此了得伸手,在京都城他并未听说有这样一号人物?

“举手之劳不必言谢,这里不安全,你们还是快走吧”

侠士一席白衣,清爽的面容看上去格外从容,视线并未在两人身上久留,似对他们的身份毫不在意,如玉的嗓音随着春风飘进耳畔,尽管故意压低腔调,却依旧能够听出几分软绵绵的气息,令人神清气爽。只可惜未等二人反应,转身便已离去。

“哟,好个潇洒的人儿,我还是第一次见有女人对你没兴趣的,亦辰,我就说这次出门绝对有大收获,今个儿可让我开了眼界”另一名年轻男子望着侠士远去的身影龇牙咧嘴的笑着,双手环胸,眼神带着打量,见男人没有开口,他坏笑“我不信你没看出来她是个女的”

景亦辰当然看出她是女人,可正是因为她是女子才更让他好奇。

突然出现二十名黑衣人,未等他出手,这个女扮男装的少年便冲了出来,奇特的招式令他惊讶万分,这种看不出何门何派的功夫前所未见,当他转瞬间将二十名黑衣人尽数击退,景亦辰哑然,近身搏斗,这样快而准的招式以及速度令他折服。可别说是京都城了,这城外怎会有这样妙的人儿,是巧合还是偶然?

“她谈吐不凡,不是寻常人家的女儿,可大家闺秀又怎会一身男装出现在这四周荒芜的官道上?这些人身手敏捷,招招致命,而她竟在转眼间将人击败。给我查,三天后我要知道答案”

景亦辰双眼眯成一条缝望着早已远去的前方目光悠远,刚刚若不是她突然冲出来,隐藏在四周的暗卫便会出现。这些人很显然早已知道他的身份埋伏在这里想要谋杀,只要他命丧此地,相信不出一个时辰的功夫京都城外内便会道处宣扬他堂堂晋王被强盗谋财害命,而不会有人想到是蓄意谋杀!

“你放心,这么妙的人儿我凤安阳怎么会错过?三天足够!”

男子自信满满的笑着,不用景亦辰吩咐他也会去做。阅读163shenghuo.com刚才的架势,除非那女子当真是武功高强,可他们心知肚明那女子没有丝毫内力,在没有内力的情况下又怎会将二十名训练有素的杀手放倒?除非只有一个可能——她们早已串通,是一伙的!而最主要的一点是,这些人统统只是晕倒,并未身亡,便更让人觉得可疑。

“莫非是上面那位……?”

凤安阳疑惑的望着景亦辰,看着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大大方方重新回到了官道上,仿若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生。嘴角浅笑“回京”

丞相府后院的围墙边上,楚云歌几个起落便平稳落在一旁空地上,三米高的围墙对她来说轻而易举,隐蔽的后院并无闲杂人等,她轻车熟路回到自己的归雁阁,顺窗而入,卧室门外锦绣伸长了脖子满是担忧的望着唯一进出的道路,当听到细微声响后连忙转身进来,望着大小姐从容利落的换下一席男装,她这才松了口气。

“我的好小姐,怎么去了这么久?不是说好了只是巡查商铺,奴婢担心死了”

“去了躺城外,遇到了些棘手的事情耽搁了,二姨娘可派人来了?”楚云歌一边换衣一边细声问着,这里是内室,除了贴身伺候的婢女锦绣无人可以进出。

“小姐英明,您出去半个时辰后二姨娘便差人请小姐去大堂,奴婢说小姐偶感风寒身子不适,正在歇息。二姨娘这才打消了念头,只说要您别忘了三日后茶楼赴宴”

锦绣满是佩服的望着自家小姐,原本每次小姐出门都是带着她一块的,可今日小姐却偏偏将她留下,说二姨娘极有可能会差人过来,倘若屋子里没人必然引起怀疑。没想到二姨娘真真就来了。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望着锦绣那满是惊慌样儿,楚云歌浅笑,虽然在这五年中她每日都有练习格斗,却鲜少遇到真枪实战的状况,今个儿权当练手。

“傻丫头”说着便从怀中掏出几个账本来,丢到了锦绣面前“将这些清算出来,记住不许让任何人发现,尤其是二姨娘”她重点咬音最后三个字。此次出门就是去收账本。

“大小姐放心,奴婢会小心的”小丫头笑起来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倒是可爱。

“世人皆认为相府大小姐痴傻呆滞,殊不知我们的大小姐才是真正的聪明主儿,小姐您为何不解释清楚?任由那些个嚼舌根子的污蔑您,坏了您的名声!”

原本大小姐可是京都第一才女,可就在五年前突然落水后,就有人故意造谣她痴傻呆滞,性格怪异甚至虐待下人,可偏偏大小姐是个软弱的不愿意解释,好在有大将军之子那个未婚夫不嫌弃小姐臭名昭著。想到此她满意勾起唇角,干的更加卖力。

“杀人凶手还没找到,我岂能现在就露出破绽?那么这五年岂不是前功尽弃?”

“杀人凶手就是二姨娘!”锦绣闻言想也不想脱口而出,楚云歌连忙伸手捂住她的樱唇,斥责的眼神定格在她后悔的小脸蛋上。版权163shenghuo.com

“没有证据岂能胡言乱语?锦绣,日后这样的话不准再说了”隔墙有耳,偌大的相府里她除了锦绣外不相信任何人,保不准外面端茶送水的便是二姨娘派来的奸细。

锦绣望着窗外悠悠而来的身影,瞪大了眼珠子连忙点头,楚云歌这才松了手,而门外已经响起了敲门声“大小姐,齐大夫来了,说是夫人请来为您请脉的”

第002章:威胁

锦绣见此连忙将账册藏在百宝箱内,楚云歌更是慢里斯条的躺在了床上,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原本还精神劲儿十足的姑娘顿时脸色绯红,活脱脱一高烧不退样儿。

既然说她偶感风寒身子不适,她自然要装的像一些才好。

“请齐大夫进来吧”

锦绣忙拉起屏障,又掀下床帘,只露出楚云歌一直白皙纤瘦的半截胳膊,还被搭上了帕子。在这个封建的古代,女孩子家的手腕岂能容他人轻易看了去?况且还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

齐大夫是相府专用大夫,为人忠厚老实,医术精湛,五十出头的年纪妻子早亡,孤身一人,了无牵挂,,连宫里头也时常差人请他过去,但他一生清廉不愿进宫,说来也是个怪老头。

“齐大夫,我们家小姐如何了,怎么好端端的就风寒了呢,您可一定要治好了”

锦绣站在一旁满脸担忧,故意加大语调似要让门外的人听的更真切些。

齐大夫闻言勾唇浅笑,一边摸着胡须一边走到桌子旁“姑娘不必担心,大小姐只是风寒,待老夫开副方子你照单抓药,不出两日即可痊愈”

闻言锦绣兴奋不已,连忙跟在齐大夫身后“那真是要谢谢齐大夫了”

齐大夫无奈摇了摇头,大小姐的症状只要开窗通风便可,可他却不却不急不慢写下一副风寒的药单并嘱咐“记住将三碗水熬成一晚,及时喂给大小姐服下”,话说完,门外一个蹑手蹑脚的身影匆忙离开。163生活网

果真,半个时辰后,二姨娘带着妹妹楚云娣身后跟着数十名丫鬟风风火火进了归雁阁,人未到声先传“我的云歌呀,怎么好端端的就染上风寒了呢,这让三日后的茶楼聚会可如何是好?”话毕由将视线转移到一旁的锦绣身上“你这奴才是怎么伺候主子的,诚心想让你家主子难受是不是?”

训斥的话令锦绣忙缩了下脖子,虽然对面前的这位二姨娘憎恨不已,但却不敢表露,一张小脸怯生生的写着害怕二字。

“咳……二姨娘,你不要怪罪锦绣,是我自己不小心,大夫也说了没什么大碍,刚才开了方子,锦绣你还不快去熬药”

楚云歌将床帘掀起来,露出那张惨白的脸,锦绣忙拿过靠垫又扶着她坐在床上这才福了福身退下“是,小姐,奴婢这就去”

看着屋子里没外人,楚云歌一双哀怨的眸子望着面前雍容贵气的二姨娘,她本是前当地府尹之女柳如烟,是爹爹大婚一月后娶进门的小妾,本是个侧房,但却在娘亲身亡三个月后立刻扶正。当年所有人都笑话娘亲不会伺候相公,令夫君大婚一月便纳了别人进门,但仔细调查过后的楚云歌知道,她与爹爹在成婚前便早有瓜葛,暗中交往数月,就差没有珠胎暗结!所以自她进门后,可以说是独宠偏房,若不然也不会在第二年便生下楚云娣及楚云轩一双儿女,而更令人恶寒的是她柳如烟母凭子贵,更是占据了爹爹平日大半时间,令娘亲日日寡欢才会不慎坠湖身亡,而究竟是不是不慎坠湖还有待查证。

“让二姨娘担心了,劳烦姨娘与妹妹亲自跑一趟,实在是折煞云歌了”

楚云歌慢条斯理的说着,一张惨白的脸未施粉底,看上去却格外清秀可人,给人一种强烈的保护欲,令一旁的楚云娣暗自咬牙。还记得五年前她还是个病秧子,没长大的丫头呢,这会儿怎出落得亭亭玉立,甚至要超过她。不可以,她才是这京都城的第一美人,万不能让楚云歌抢了去。

“瞧你这孩子说的哪儿的话,你和娣儿都是我的女儿,如今看到你这般难受,为娘心中也是心疼的。【傻妃当道,绝色王爷别这样】小说在线阅读看看你憔悴的,是不是近日没有吃好?那些个下作的平日里就是这般伺候你的!”

柳如烟厉声的话传遍了整个归雁阁,门外的奴才门更是跪了一地,生怕这二姨娘待会儿会责骂训斥一番。楚云歌却在心中冷笑。为娘?就凭她也配?如今她是整个相府的夫人,掌管着所有财政,若不是她暗中克扣归雁阁的每月月钱,她的吃穿用度又怎会这样节省?若不是她穿越至此的话,相信真正的楚云歌就算没有被淹死也会被活活饿死。

“云歌平日足不出户,只在这归雁阁里走走,能填饱肚子就行了不求吃的太好,反倒给了那些下人们闲言碎语的机会,说我这个足不出户的大小姐只知道躲在院子里白吃白喝不会做事”楚云歌不急不慢的话从薄唇溢出,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纯真的眼毫无波澜,看起来实在是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傻丫头。

二姨娘闻言顿时脸色铁青,藏在袖子里的手更是紧窜成拳。听着楚云歌的这番话言外之意便是抱怨她这些年吃不好穿不暖。她归雁阁的伺候奴才虽然不多,可哪个不是对她忠心耿耿的,谁敢当着主子的面嚼舌根?她的意思是若再不给她些好吃的好用的,便教唆这些奴才门造谣,说她堂堂相府小姐过的竟然不如奴才,这若是传出去更是砸她相府夫人的脸,说她苛待已故姐姐的孩子,老爷的嫡长女!

好个奸诈的楚云歌,没想到安分了五年,这会儿开始要反抗了,知道要好吃的好穿的,一个足不出户的小姐要吃那么好穿那么好做什么,那些好的东西自然都是留给她的女儿娣儿的。

“乱嚼舌根子的就该仗毙活活打死,敢在主子面前嚼舌根,这相府还有咩有规矩了!你放心,有为娘在,定不让你受了苦去,待会儿我便让莫管家好好查一查这些下作的奴才,竟然敢克扣主子用度,实在是讨打!”

柳如烟一番话说的心里真真是疼,她若不这样说保不准楚云歌不会亲自去找,这若是让老爷知道她克扣了大小姐的用度给女儿添置新衣上,又得好一顿劝。不过别以为她今日占了便宜她就不会讨回来,她那个美丽聪明的娘还不是活活淹死了,就凭她一个刚刚及笄的小丫头?哼,不知好歹。

第003章:汤药有毒

“那实在是要谢谢二姨娘了。三日后便是茶楼小聚,所有大户千金都会出席,到时候云歌定不会丢了相府的颜面”

楚云歌笑看二姨娘,越是笑的从容却越给柳如烟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直感觉背脊一阵发凉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倘若刚才她的话不作数的话,那么三日后茶楼小聚她便会当着众多大户千金的面诋毁她这个做二娘的苛待姐姐的女儿,到时候定会让她颜面无存。相反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吃的容光焕发的,更能映衬她做二娘的没有亏待别人的女儿。

柳如烟皮笑肉不笑,暗自惊叹楚云歌怎有了这种念头,竟想要踩在她的脑袋上,短短半个时辰竟接连威胁她两次,从前的她怎敢如此!带着探究的眼神自上而下的打量者她,发现依旧是从前那怯懦的样子,她松了口气,三日后丢脸的人是谁还不一定呢!

“这就对了,为了这次小聚为娘特意从我自个儿的月钱中拿出银子给你们每人置办了身新衣裳,想来明日便会送来,你和娣儿呀一定都要穿的漂漂亮亮的才好!”

“有劳二姨娘费心”

楚云歌笑着,微微闭了眼,好一福娇弱美人样儿。恐怕她今日若非这般说辞,那衣裳可都是妹妹楚云娣的呢,还记得上一次添新衣时还是半年前的新年,那会儿还是锦绣亲自去找的吴妈,这才给她做了身新衣裳。而据她所知,楚云娣每个季度都会有两套新衣裳,一年就是八套,而平常二姨娘给增加的还不算。除了归雁阁里的奴才,其他院子里的哪个不是一年两套新衣,好歹她才是相府堂堂正正的嫡长女,过的日子却连一个下人都不如!吃不好穿不暖,这就是相府大小姐该有的生活吗?

“那你好生歇息,有什么需要尽管让锦绣告诉我,为娘的总不会亏待了你”

瞧楚云歌有些倦了,柳如烟急忙拉着楚云娣离开,临走前楚云娣还不忘得意的望着病怏怏的她道“三日后姐姐可一定要来呀”好似她会躲在归雁阁不敢出门一样。

柳如烟是出了门的吝啬,只要是窜在她手心里的银子断不会拿出来,更别提三日后宴请诸多豪门千金小聚。据说那茗品轩可是京都第一百年老字号茶楼,想要包下整个后院给众多千金小姐可是一笔价值不菲的数字。如此吝啬的二姨娘竟肯忍痛割肉,这其中缘由便是值得思量的,她若是不去,岂不是会错过一场难得的好戏?

“大小姐,药来了”

锦绣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走进,用眼神询问楚云歌是否要倒掉,只见床上浑身散发着慵懒气息的大小姐微微闭了闭眼,锦绣了然,忙将汤药端到面前去“大小姐,齐大夫说了这汤药一定要趁热喝,为了及时让您服下,刚刚二姨娘可还派了贴身丫头翠柳去帮着一起熬药呢”

锦绣特意加大分贝,好让门外的人听的真切,也故意让自家大小姐听的明白。

二姨娘让贴身的丫头去药房,是担心她调教出来的丫头连碗药都不会熬吗?还是说放了什么其他别的东西?

如此想着,她取下头上的银钗,毫不在意插入到汤药里,果不其然原本还闪闪发亮的钗子瞬间变成了黑色!锦绣见此张大了嘴,唯恐惊吼出声忙用五指捂住了红唇,瞪大的眼珠子满满的尽是气愤。

好个二姨娘,竟派人在大小姐的汤药里下毒!她怕是巴不得大小姐早点随着夫人去呢吧!到时即便是查出汤药有毒,也只会怪罪在齐大夫身上,就算查到了翠柳,那也是个奴才,与她堂堂相府夫人没有半点关系!

想到此,楚云歌疲惫闭上双眸。

见大小姐随意将汤药倒在了一旁的花盆里后和衣躺在床上,好似刚才的一切没有发生,从容不迫,不以为意,锦绣不服。

“大小姐,你为何不去告发二姨娘,你莫不是怕了?”大小姐忍了这么久难道还要忍吗?白白受那两个狠毒的女人欺负,她不服!

楚云歌凤眸微挑,好笑的望着锦绣,就算她去了拿着毒药,爹爹就会相信是二姨娘所为吗?她可没忘记当初爹爹是以何等速度将侧房提升正室的,恐怕柳如烟在爹爹心目中的分量区区一碗毒药并不足矣奈她如何!

“怕?我当然怕,但我会让她更怕我!”

前生,她是国家A级特工,为国捐躯,死的荣耀,死得其所。而今生,她岂能栽在一个腐朽的妇人手中!老天竟给她一次再生的机会,她定要为真正的楚云歌讨回公道!

“锦绣,去拿笔墨纸砚来,稍后我要你亲自出去跑一趟”

二姨娘果真是说话算数的,翌日下午便差人送来了身新衣裳,桃粉色长锦衣,用金丝线在衣料上秀出一朵朵贵气逼人的祥云,一根同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凸显着楚云歌妖娆纤细的腰段,外皮一件敞口纱衣,一举一动皆显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好一身锦衣华服,若楚云歌没有猜错的话,定是原本为楚云娣定制的两身衣裳,而这个独独是她觉得华贵而撇下的。穿在楚云歌身上,虽然妖艳,却徒增了几分贵气,配上锦绣特意绾出的略有些繁琐的发型,使她整个人看起来清雅高贵,更凸显了她嫡长女的气质。

“大小姐,用这只凤凰金钗吧,还是夫人生前所赠呢,戴上去可好看了”

锦绣攒着只凤凰金钗,凤凰头部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周边是七颗七彩宝石镶嵌,流光溢彩价值连城,如何珍贵的东西她可舍不得呢。

“用那只翡翠簪子吧”楚云歌拿过翡翠簪子在头上比划着,温婉可人的笑,望着铜镜中不一样的自己,她极少这样打扮,今日定让二姨娘等人开开眼。

“大小姐,这是不是太素雅了?”

锦绣嘟了嘟嘴还是乖巧的拿过簪子为主子插上,楚云歌但笑不语。倘若穿着一身华服出去再配上满头珠钗,到真显得她是个暴发户了,到时候说她被人苛待恐怕都没有人相信,大家只会人父相府千金是个虚有其表贪慕虚荣的女子,只会让她名声臭上加臭。

傻妃当道,绝色王爷别这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傻妃当道 或 绝色王爷别这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8章

    原标题: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8章小说名字: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第8章恶劣的富家公子带着几个狂奴,当街调戏良家妇女……“你们想干什么啊?”茉莉有点心虚,初来乍到,一个铜板没有赚到,就遇见了这样的一群“匪类”,真的是太背了,看来,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真的是大错而特错。“干什么?你到这里来摆摊卖东西,知道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啊?”“谁的地盘?这里不是公共场合吗?自然是百姓的了。”茉莉暗暗想着,完蛋了,真的是遇见地头蛇了,肯定是要来收保护费的。但是,真的想不通啊,这个有钱人家的少爷,生得这么人模狗样

  • 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8章

    原标题: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8章小说: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第8章幽兰林振云点点头,说道:“你去休息吧。”“是,爹。”林清荷优雅转身,身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兰花清香,那种淡淡的味道在夜色中静静绽放。而此刻的她,就像是一株幽兰,并不妖艳,却是朦胧的烛光下,最美的一道风景,美得几乎让人窒息。林振云看着她的背影,慢慢从房间里面消失,幽幽一声叹息,仿佛听云又回到了他的身边。听云,曾经美丽得跟云朵一样的女子,也跟云朵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却在他的心里面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翌日清晨。梳好妆,丁香去准备早膳,林清荷随手

  • 不伦之恋8章

    原标题:不伦之恋8章小说名称:不伦之恋第8章陪他去相亲到了快要下班的时候,我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去,秦烽就突然站在我的办公桌前。“晚上跟我回去叔叔那里吃饭,别想着拒绝我,拒绝我的后果你应该承担不起。”“呵,回去就回去,我还怕你不成。”说完,我把我最后一份整理出来的资料放在公文包里,晚上回家还要继续接着做。自从秦烽入狱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一直都跟着我妈妈住。晚上饭桌上的时候,我和我爸爸面对面的坐着,两人大眼瞪着小眼,愣是一句话都没有交流,坐在他旁边的裴淑敏似乎还没有气消,吃饭的时候一直瞪着我。

  • 沈总,不娶别撩8章

    原标题:沈总,不娶别撩8章小说:沈总,不娶别撩第8章孩子的父亲甚至毕业了刘语乔找不到工作,都是林夕颜帮忙介绍进公司的!结果呢,如今刘语乔柔柔弱弱地靠在男友身上,突然捂着肚子流露出几分痛苦之色,身体微微弯下。“廖凡,都是我的错你别怪她,她一直追问我孩子的父亲是谁,我没忍住就告诉她了,结果她直接打了我好几巴掌,好疼,呜呜……”刘语乔的眼泪一颗颗掉下来,顿时让身旁的廖凡都急了,不知道是不是动了胎气。廖凡当即愤怒地看了林夕颜一眼,他没想到这个女友竟然如此心思歹毒,知道刘语乔怀孕了还动手打人,哪怕是得知了

  • 以我余生,换你情深8章

    原标题:以我余生,换你情深8章小说名称:以我余生,换你情深第八章你不是我老公她抱着肩膀,表示不想动。经理地中海的头皮上起了一层白毛汗,下意识地看向不远处的监控,一脸并不是我没请到的表情。凌近南阴了脸,这女人准备搞什么鬼?“你现在就跟我过来。”经理有点着急了,监控黑洞洞的仿佛boss发怒的眼睛。“不去会被开除吗?”洛惊澜察觉出他表情有点……怪异。“赶紧的!”他招呼着想要伸手上前,不想洛惊澜反应极快,一个擒拿手就抓住了,反手一拧,经理的惨叫瞬间回荡到整个大厅中。洛惊澜倏地松了手,假装这不是自己做的,

  • 泡沫之夏8章

    原标题:泡沫之夏8章小说名称:泡沫之夏第8章是不是太过恶毒?翌日,顾江澈和夏梦蓉的合照再次占满了娱乐版面。两人的婚讯快速在整座城市传播开来,甚至蹿红于网络。以至于,于凝萱一大早就在微信上知道了这件事。她把手机放到一旁,心里庆幸自己对于外界,并没有透露多少自己与顾江澈的事情。不然,哪怕她才是受害者,也定会成为被耻笑的那一个。“咚咚”的敲门声就在此时响起,她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开了门。门口,佣人微笑地看着她,“小姐,有客人来了。”“哦,找我的?”于凝萱疑惑。“是,是顾先生来了。”佣人有点支

  • 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8章

    原标题: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8章小说名称: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第八章被疯狗咬了“脸...脸皮厚总比不要脸的强。”顾婉言反驳道。江程锦没有想到顾婉言会反驳他,看向她的眸光暗了暗,“五十笑百!”说着便打开门准备回房间。顾婉言眼疾手快,伸手挡在江程锦的面前。“顾婉言,你是不是被疯狗咬了?”“对,我就是被疯狗咬了。”江程锦怎么会听不出顾婉言是意有所指,登时面上冷若冰霜。顾婉言瞅准时机,闪身挤进江程锦的卧室,“我有东西忘在里面了。”“出去!”江程锦一手插着口袋,眼光狠戾的看着顾婉言,这个女人已经多

  • 将妃在上爷在下8章

    原标题:将妃在上爷在下8章小说名字:将妃在上爷在下第八章:大表哥“表哥!大表哥!你不能丢下我!”一道惊天地泣鬼神的呼喊声在城门口猛的响起,顿时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瘦弱乞儿扑倒在一辆马车前,哭的稀里哗啦。玄衣勒停马车,一脸错愕地看着半趴在前头的那人。“公子……”玄衣艰难开口,一时不知该怎么表达他的惊愕。马车内的容沉听到动静掀帘而出,见状之后俊眉微蹙。不等反应,那地上的人儿已经哧溜一下飞身而来一把抱住了半蹲在马车上的容沉的脚。她可怜巴巴地抬起头,“大表哥,我知错了,我不该撞破你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