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BOSS独家征婚:萌系小甜妻】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21:32:41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BOSS独家征婚:萌系小甜妻

第1章 结婚纪念日

身为裴氏集团总裁夫人,这还是乔语甜第_一_次走进她“老公”的公司。【BOSS独家征婚:萌系小甜妻】小说在线阅读

秘书小姐早早地候在楼下迎接她,态度在恭敬中,有着难掩的好奇,“夫人好,我是裴先生的秘书Julie,您这边请。”

原来总裁已经结婚了!

要知道,他们总裁可是连续三年都被杂志评为最受欢迎单身汉,有好几位女明星公开对他表示出好感不说,不少豪门千金都抛开矜持放下_身段,主动来约总裁吃饭!

至于他们公司内部,更是有数不清的女同事拿总裁当白马王子,若是总裁已婚的消息传出去,不知道会伤害多少颗芳心呢。

不过……夫人可真漂亮啊。瓜子小_脸水灵清秀,眸光澄澈,唇色娇润,一颦一笑,都有种清丽空灵的美,就连她走起路来的脚步,好像都是轻_盈而灵动的,像是仙子坠入凡尘一样。怪不得总裁那么优秀的人,都会动心。

总裁还把夫人藏得这么好,一点都没让她在媒体前曝光,没让公众的视线影响到她的生活,一定是很chong夫人吧?

而且刚刚可是总裁的父亲,他们的董事长大人,亲自打电话来,命令她下楼接人!

足可见董事长对这个儿媳妇的重视了。

看来夫人很讨公公喜欢,那她的豪门少NaiNai生活,一定不会像电视剧里那么波折坎坷,夫人可真是好命。网站163shenghuo.com

秘书小姐越想越是羡慕,连声音都有点不淡定了,“夫人,总裁现在在三十六层的办公室,请您坐这部专用电梯上去。”

乔语甜不太习惯别人这么称呼她为“夫人”,看着年轻女孩眼中明显的艳羡,不由哑然失笑。

这女孩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以为她和裴靖霆是王子和公主的童话故事。

若是知道她嫁给裴靖霆一年,连自己“老公”的办公室在几层都不清楚,甚至,这还是他们领证后的第_一_次见面,不知道这女孩会是什么反应?

三十六层,是裴氏大厦的最高层,也是裴氏集团的权利中心。

因为董事长在家休养,办公室空置,这里,就变成了裴靖霆的专属楼层。

出了电梯门,奢华又空旷的空间,让乔语甜吐了吐舌。

真浪费!

总裁办公室的门虚掩着,乔语甜走过去,敲了敲厚重的橡木门。163生活网

“嗯……”

她没得到该有的回应,却听到一丝隐约的暧_昧呻_吟。

乔语甜一愣,敲门的手顿了下,虚掩着的门,就这样被她的手劲压得缓缓晃开。

正对门口的,是一整面墙的落地窗,门一开,天光和大半个城的风景一起扑入眼底,带来俯瞰天下似的震撼,乔语甜一时有些恍惚,连自己的听觉都怀疑了起来。

然而那却不是她的幻觉,定定神,她清楚地看到办公桌上,有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身影。

男人衣衫还算整齐,女人肩上的纤细吊带,却早已经滑下肩头,白色的雪纺纱裙整个滑了下来,云雾似的堆在女人腰间。

那两人吻得忘情,忽略了她的敲门声,连她的出现都没发觉。

可怜乔语甜都结婚一年了,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从来都没经历过这样的火爆场面,脑袋轰的一下,人都呆住了,第一反应是转身就走,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尴尬,脸涨得通红。163生活网

可是想到出门前,公公给她下的最后通牒,乔语甜的脚步,硬生生地停住,挣扎了好一会儿,还是硬着头皮回身,再次敲了敲门。

这回她加大了不少的力气,那两人终于听到了,同时抬起头——

“啊——”

裴靖霆怀里的女人,爆出一声没创意的尖叫,就立即又把头扭回去了,凌_乱的发丝散在脸上,她动作又太快,乔语甜都没看清她的模样。

“乔语甜?”裴靖霆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猛地直起身。

他盯着乔语甜,像是在看什么毒蛇猛兽一样,小心妥帖地护着怀里的女人,帮她穿回衣服,还怕她被乔语甜吓着似的,一手搂着她,一手安抚地在她背后轻抚着,轻怜蜜_意,好不温柔。

乔语甜冷眼看着他的反应,脸色平静,简直是什么情绪都没有。

好像眼前只两个无关紧要的人,她根本没亲眼目睹她老公出_轨,她老公也根本没犯了错还没有丝毫悔意,这么明目张胆地在她面前,护着小_三。

说真的,乔语甜有些意外,裴靖霆竟然还能叫出自己的名字。阅读163shenghuo.com

毕竟他们俩一年没见面了,领证之后,裴靖霆就像突然失忆,忘了他曾结过婚一样。

她冷静的模样,让裴靖霆莫名不悦,语气更为冷沉,“你来做什么?”

黑眸扫过日历上的日期,裴靖霆突然觉得自己懂了。

原来今天是6月13日。

一年前的今天,他们去做了结婚登记。

这女人不会异想天开,想要跟他过结婚纪念日吧?

裴靖霆的唇角,勾起一抹微冷的嘲讽弧度。

那笑中的含义,太明显了,根本就是故意给人难堪。

乔语甜却视而不见,微甜的清灵声音,好听得如歌似水,半点儿都听不出生气,“董事长说,两个月之内,我必须怀_孕。【BOSS独家征婚:萌系小甜妻】小说在线阅读

那平静淡定的语气,一看就是根本不在乎她看到的龌龊恶心画面,简直像在裴靖霆脸上狠抽了一巴掌!

这女人半个字都不提结婚纪念日的事,难不成,还是他自作多情了?

裴靖霆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冷,他骤然笑了起来,就这么放开了一直当宝贝似的搂着的女人,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

那女人一僵,不知是真的害怕紧张,还是纯粹要在乔语甜面前示威,给她添堵,没转身,还是背对着乔语甜,却立即伸出手去,娇娇弱弱地,做势要拉住裴靖霆。

裴靖霆却根本没注意到她的动作,他身高腿长,每一步都迈得很大,就这么快速离开了办公桌,正好错开了,或者说,是忽略了那女人的手。

第2章 领证当天

“所以呢?你不是很有办法吗?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来找我?”他挑衅似的问乔语甜。

裴靖霆的身材极好,宽肩窄腰,双_腿修长有力,简单的白衬衫和黑色西裤,也被他穿得丰神俊朗,衬着身后玻璃幕墙外的晴空天幕,背光走来,简直像是伴着日光出现的俊美天神。

他径直走到她身边,逼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沁冷如冰,“乔语甜,我爸想抱孙子,你就随便找个男人去生,反正等老头子死了,你就该滚了,你生的那个杂种,也别想分裴家的财产!”

他在说什么?

乔语甜浑身的血液都快僵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看着这个跟她的名字并排写在结婚证上,名义上是自己丈夫的男人。

一年多前,他们俩偶然相识,裴靖霆主动约过她几次,她那时刚刚毕业,又遭遇了一些变故,工作生活都是一团糟,根本没有跟任何异Xing来往的心思。

况且那时候,有一条八卦新闻闹得街知巷闻,说的是某资产百亿的财团家千金大小姐,跟一位正当红的玉女明星闹了不小的矛盾,在一次慈善晚宴上狭路相逢,竟然打了起来!

有传言说,原因正是裴靖霆。

那样千娇百媚的绝色佳人为他争风吃醋,裴靖霆都能置身事外、毫不动心,她又有什么本事,能让他一见钟情,牵肠挂肚?

最多是一时新鲜罢了。

果然,被她连续拒绝几次,裴靖霆就没再出现。

过了没多久,她母亲出了车祸,重伤住院。

她好不容易凑齐了手术费,手术也成功了,可母亲却没脱离危险期,只能住进重症监护室里。

重症监护室里一天的花费就近万元,她上学的学费都是自己打工辛苦攒出来的,刚刚开始工作,实习工资微薄得可怜,她上哪儿去凑钱,支撑这么巨_大的开销!

裴靖霆不知在哪里听说了这些,突然来找她,帮她请来了最好的医生会诊,帮她支付了所有的费用。

那时,他的笑容温柔,对她说,“是我心甘情愿花这笔钱,但是你说我卑鄙也好,趁人之危也罢,我就是想娶你。”

她曾经问过,为什么是她?

当时裴靖霆说,就是一看见她,就想把她娶回家。

可是,后来怎么就变了呢?

她自认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她甚至想过,他们俩以后的日子,也许会过得不错。

可是他们俩的“婚后”生活,根本连开始的机会都没有……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她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他,她对他,曾有过不知道是不是心动的悸动。

在她母亲病情反复,才刚出了重症监护室两个多小时,就又被送进抢救室的那个晚上,不知是哪一层有病人离世了,撕心裂肺的悲痛哭号声,划破深夜的寂静,一阵一阵地,刺得人心底好像被冰锥扎着似的,痛得鲜血淋漓。

她听着那声音,拿着护士刚刚拿给她的二十多万的欠账单,看着抢救室上一直亮着的红灯,那一刻,真的万念俱灰,她觉得自己真的要撑不住了。

裴靖霆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

她那时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狼狈地蹲在地上,当他用温热稳定的大掌把她拉了起来,温柔而怜惜地对她说“别怕,有我在”的时候,是真的心动过的吧。

也许无关****,可是那时那刻的画面,那个拉了她一把的人,在她生命中,有着永难抹去的地位。

然而领证那天,他笑容和煦地带着她走进民政局,出来时,跟她说公司有事,就独自开车走了,从此再没跟她见面。

她不幻想王子和灰姑娘的童话,可她以为,裴靖霆帮了她那么大的忙,不求回报,只说想要娶她,没有爱,总有一点觉得对方“合适”的好感,没想到,裴靖霆却她简直是恨。

“思瑶,你说这是为什么?”

事到如今,她就只想问一句,为什么?

她家境贫寒、交友简单,她根本没接触过任何权贵阶层的人,她怎么会和裴靖霆这样的人结仇。

酒吧里,乔语甜喝得微醺,无力地趴在吧台上,问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方思瑶。

“你好歹还跟裴靖霆见过几面,我到现在都只在电视上见过他,怎么可能知道?”方思瑶说着,就要从她手里抽走杯子,“别喝了。”

“我不。”乔语甜抱着酒杯,像是抱着救生的浮木,怎么都不肯放手。

两人争抢间,谁都没看到,方思瑶盖在杯子上的手,指缝间掉下一颗白色的小小药片,神不知鬼不觉地溶入酒液,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思瑶描着睫毛膏的妩媚凤眼,微微垂下,不动声色地看了眼酒杯,确认那枚白色小药片已经完全溶解,这才像拗不过乔语甜似的,状似无奈地放开手,“好吧好吧,你喝吧,我先去一下洗手间,待会儿就回来。”

“嗯。”乔语甜含糊地低应,脸上染着微醺的晕红,那慵懒而娇柔的模样,让周遭男士的眼中都满是惊艳,跃跃欲试地想过来搭讪。

方思瑶回头看到这一幕,眼底闪过冷笑。

她拿出手机,熟练地拨出一个号码,“动手。”

电话里的粗_鲁男声,带着点儿迟疑,“不是……已经有这么多男人要围过去了吗?不然……算了?”

这女人找上他时,就给他看过“目标”的照片,照片上的年轻女孩美得像是仙女一样,是他平生未见的漂亮。

他当时就心动了,犯不犯法什么的哪还顾得上考虑,当场接下这单“生意”。

然而见了真人,才知道,这位小姐比照片上还要好看,而且不只是漂亮,最吸引人的,还是那股清雅出尘的气质。

男人挣扎地看了眼自己沾着油污的脏手,生平第_一_次,生出了不忍亵渎的心情。

啰嗦什么!他不是关键时刻,相当缩头乌龟吧!方思瑶在心里狠狠咒骂了一声。

酒吧里的男人,能跟她特地安排给乔语甜的“惊喜”比吗!

第3章 歹毒的闺蜜

乔语甜那丫头当上了裴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出手倒是阔绰起来,这间酒吧在A市名气很大,根本不是很多人印象里那种混乱嘈杂的夜店,而是个有情调的高级场所,最低消费就是三千,进来的人,基本层次都比较高。

因为这地方太安静,连音乐都是轻柔和缓的轻音乐,一点儿猎_艳疯玩的气氛都没有,如果是有钱又爱胡来乱玩的人,就算是不差这三万块钱,也会嫌这儿太无聊,根本不会进来。

就说现在跃跃欲试的这几个男人,看气质打扮,少说也是职场精英,看起来个个沉稳靠谱。

那丫头被下了药,要是爬上这种男人的chuang,岂不是反而捡了个大便宜?

那丫头虽然结婚一年了,可是到现在都是处_女呢。

呵呵,这么重要的第_一_次,她这个做朋友的,怎么能不好好帮她一把,给她一个终身难忘的回忆呢?

说起来,她可是废了不少力气,才找到那么一个大字都不识几个,坐过牢,现在在工地搬砖的男人呢!

为了让那男人能走进这间酒吧,她又是买西装鞋子又是带他去剪头发的,加起来花了快一万块钱了,她这么大出_血,现在那个民工想反悔?门都没有!

她筹划了这么久,今天说什么都要成功!

没错,她就是要让乔语甜跟最下等最粗俗的男人上_chuang!

她要让乔语甜明白她就是个什么男人都能玩的贱货,看她乔语甜以后还怎么装出一副清高的模样勾_引男人!

方思瑶离开后,乔语甜又喝了小小的两口,药效渐渐发作,她浑身酸_软无力,燥热难耐地趴在桌上,丝毫没察觉危险的临近。

其实乔语甜哪里懂得挑地方,她以前根本没喝过酒,对酒吧更是一无所知,从裴氏集团出来,上了出租车,只知道让司机师傅送她去最近的酒吧。

司机师傅每天要载不知道多少位乘客,见的人多了,自然练出了好眼力。

他一看乔语甜就是个文静乖巧的好姑娘,见她六神无主,好像受了什么很大打击的模样,怕她吃亏,才把她带进这家A市信誉口碑最好的酒吧。

不然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进了酒吧,就是进了狼窝啊!

一是太容易被心怀不轨的男人缠上,再一个……酒吧那种地方,万一遇到个嗑药的,这小姑娘稀里糊涂地就染上了毒瘾,那就更是一辈子都毁了。

至于这里的高消费……乔语甜今天出门前,她的婆婆,也就是裴靖霆的母亲说她是裴家少NaiNai,穿的太寒酸给他们家丢人,就把自己的新买的爱马仕借给她了。

镶钻的鳄鱼皮限量版包包,将近两百万人民币的售价,这个包还上过新闻的,实在太惹眼,司机师傅一眼就认出来了,还以为乔语甜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哪能想到她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方思瑶雇的那个男人叫张三。

张三被方思瑶连威胁带骂了一通,又看看开始不安地扭_动,显然是药效彻底发作了的乔语甜,终于下定决心了。

他把电话挂了,就抢在所有男人之前,站到了乔语甜身边,一把把人拉了起来。

正在暗中较量,竞争谁最先来跟乔语甜搭讪的男人们,不由都是一愣。

这家伙是什么人?

不不,应该说,这家伙是怎么混进来的?

这男人又高又壮,穿着西装倒是ting像那么回事,五官也不难看,可就是怎么看都有股粗_鲁草莽劲,跟他们不是一类人!

好热……乔语甜动了动唇,难受地微哼了一声。

药效已经发作,猛地被扯起来,更是一阵晕眩,站不稳地往前栽。

不过一边手臂被张三扯着,她根本摔不倒,只是因为她的动作,身体猛地向前倾了一下,如瀑黑发,就这样滑下她的肩膀,丝缎一般倾覆下来,在灯光下,映着一圈潋滟光晕。

巴掌小_脸被遮住了大半,随着她的轻轻摇晃,发丝也在微微摇曳,擦过那双远山黛眉,露出浓密卷翘的睫毛,再微微拂过去一点儿,就能看到那双微微眯着的翦水秋瞳。

在发丝的空隙间,隐隐还能看到一抹娇美的粉唇,玫瑰花瓣柔软美好。

美,太美了。

周遭的人,都不禁看得呆了一呆。

可是……这也太不和_谐,太不般配了!

这样的绝色佳人,就该配一位优雅俊美的绅士!

附近的男士,纷纷觉得事有蹊跷,只是看着张三碗口大的拳头,都不敢轻易上前。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酒吧的保安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尽责地询问。

“能有什么事?”张三掩饰着心虚,粗着声音骂了一句,拿出手机,给他们看早就准备好的照片,“这***是我马子,你们管什么闲事?”

竟然真的是一对!

照片上,乔语甜竟然很亲昵地靠在张三肩膀上,笑得一脸明媚!

这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众人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然而他们再怎么怀疑,也不会想到,是方思瑶早有准备,就是怕会有人怀疑,所以特地ps了一张他们俩的假合照,让张三存到手机里。

张三松了口气,立即付了帐,胡乱抓起乔语甜的包和手机,扯着她,匆匆忙忙从酒吧**离开。

“思瑶……”乔语甜热得好像脑袋都开锅了一样,被夜风一吹,才微微找回一点零星的神志,呢喃着好友的名字。

她不知道,是她运气好,酒量差,下_药的那杯酒,她一共也没喝几口,现在才只是热。

不然方思瑶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是药Xing最烈的药,如果她把那一杯酒都喝干净了,现在恐怕早就自己扯烂自己的衣服,在大街上,疯了似的扑上她见到的每一个男人了。

思瑶?张三模糊地听到了这两个字,眼睛一亮,这是她朋友还是家人的名字?

能在喝醉了之后都念叨着的人,一定是交情过硬吧?

BOSS独家征婚:萌系小甜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BOSS独家征婚 或 萌系小甜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运筹之王8章

    原标题:运筹之王8章小说名:运筹之王第八章【唯财不破】关少河起身为韩漠斟满酒,亦为自己斟上,才微笑道:“五少爷,你可知少河经营的贸易行,经营的是何种货物?”“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了。”关少河笑道:“少河开的贸易行,在东海城应是最大的,经营的货物不是鱼物海鲜,而是珍珠珊瑚玳瑁甲等贵重海宝。”韩漠“哦”了一声,道:“原来关掌柜还是一位巨商。这些东西,若不是家资富贵,那可是经营不起的。你们庆国商人在东海城多得是渔行,这海宝行可没几家。”“三家!”关少河伸出三根手指头:“东海城共有庆商贸易行四十六家,经营

  • 我的极品娇妻8章

    原标题:我的极品娇妻8章小说:我的极品娇妻第八章娇妻醉酒徐丽说的很有道理,我也赞同,这些人跟他们讲理是没用的还是小心一点好,于是道,“那好,你那边处理好随时通知我,我会尽快把钱给你。”徐丽满怀感激的说,“老板,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总之今后一定帮你打理好店铺,让你一百个放心。”这两天我第一次感觉心情舒缓不少,助人为乐原来真的很有效果,让我感觉很有成就感,心中集聚的阴霾微微消散。就在我和徐丽交谈完毕不多时,打包的三名工人陆续前来上班,接着就是紧锣密鼓的分单打包,店铺内立刻忙碌起来。下班之前我交代了

  • 夜空下的星8章

    原标题:夜空下的星8章小说名字:夜空下的星8.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第8章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那男人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随后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露出坏笑,问:“你一晚上多少钱?”“根据资料显示计算,一晚上,五万。”我如实地告诉了他,周围的那些女人都笑了,眼里满满的不屑和嘲讽。我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样看着我?难道是因为我要的太少了吗?那个男的左拥右抱,不屑地轻笑一声,突然想出了个坏点子。他掏出五万块现金放在桌子上,说:“只要你在这里当众把衣服全脱光,这只是定金,我可以再给你转十万。”

  • 美人余香8章

    原标题:美人余香8章小说:美人余香第008章初面诱惑梁健道,“那是因为朱局长已经是局长了,我们这种小干部,还是要奋斗的吧。”朱怀遇道,“梁老弟,我这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什么副局长,只不过是个副科级,你想想,在区里干,最高能干到区委书记,那也就是个正处级。我们再挣扎,再努力,再折腾能拿捞到一个正科级已经是老天有眼了。不过,我觉得梁老弟,你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黄书记很看得起你哎,只可惜黄书记这就要调我们体育局工作来了。否则你肯定是大有前途。不过即使黄书记调走了,你还是有机会的,毕竟黄书记在全区的口碑

  • 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

    原标题: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书名:炊烟袅袅情如歌第8章送上门的妓女“我……手机没电了。”莫夕解释着,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病的缘故,现在的她哪怕是不小心碰到一个地方,都会带动着四肢百骸的阵痛,遑论是这么大的痛度。“没电?”盛淮安俊脸上泛着冷笑,“是真的没电,还是忙着和野男人上床,所以才没空接我的电话。”“我没有!”莫夕不可置信的看着盛淮安,“我在路上晕倒了,萧远才把我带到了他家。”仅此而已。她甚至不敢多待,火急火燎的就赶来给他送文件。“你晕倒了?”盛淮安冷冷皱眉,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心头涌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 幽若天眷顾8章

    原标题:幽若天眷顾8章书名:幽若天眷顾第8章成全你“你……滚,给我滚……”叶清抬手指着唐辰飞扬跋扈的脸,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出自己都觉得没有威慑力的话语。随后,被唐辰的眸子盯着有些心虚,她弯腰捡起石子就往唐辰的方向扔过去,她已经无所畏惧了。预想中的痛苦的呻吟没有传来,唐辰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她的石子,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叶清,谁给你的胆子,连我都敢打?”唐辰觉得这个女人大概是疯了吧,没有犹豫的就拿起石子想他扔过来,精准度还该死的好,她怎么不去国家队呢?“你是谁?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要是冒犯

  • 念念如梦8章

    原标题:念念如梦8章小说:念念如梦第8章不满单凉不敢置信地望着两人的背影,胸口像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突然有点不想入场。身为安逸尘的妻子,却没有被他当做女伴带着参加爷爷的寿宴,单凉有想过。但她没有想到安逸尘已经干公然带着名义上的小姨子来这里。门外的人群已经变得稀稀落落,单凉不得不朝里面走去,脚下每一步都异常沉重。安家主宅的大厅内,装修很是雍容华贵,安老爷子生性念旧,所以整个宅子都装修成中式的风格,哑光红漆的柱子,还有琉璃镶嵌窗户和吊灯,十足古代宫殿的样子。熙熙攘攘前来贺寿的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谈笑

  • 挚爱成伤8章

    原标题:挚爱成伤8章小说名称:挚爱成伤第8章赌气这无疑对苏禾来说是一个坏消息,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姜洲回这里。如果他看她不顺心,随时都会对她动手动脚,会危害到孩子。此刻她心急如焚站在客厅里,大脑飞速运转却依旧没有想出什么应对方法。门口传来响声,是姜洲回来了。她被关门声“砰”的一下惊到,猝不及防与姜洲对视上。她看着姜洲越走越近,内心一直让自己稳住心神不要慌,但眼神里的惊慌出卖了她。“怕我?”姜洲似非似笑的语气像是告诉苏禾,他今天心情很好,不会动手动脚。这让苏禾稍稍镇定下来,但马上心又提起来。姜洲伸手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