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心尖独宠:高冷总裁住隔壁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13 0:28:53 来源:网络 [ ]

书名:心尖独宠:高冷总裁住隔壁

:眼下的情况

洛雨安决定走为上策,要再冒出个陈晓晓,李晓晓……

她可招架不住,赶紧开了口:“我明天要去看爸爸,今天要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司凌墨绕有意味的看着洛雨安三步并做两步,从自己的眼前逃离,眸色一片复杂。

匆匆离开后,洛雨安才稍微松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总有些要窒息的压抑感,来到医院感觉放松了很多。

刚刚迈进病房门,就看着父亲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打起了百分的精神看着她。

“爸爸,今天精神这么好,吃完饭,我陪您出去转转吧!”洛雨安放下手中的饭菜,心底的乌云一时间消散了去。

“好,我要早点恢复健康,才能照顾我的女儿呀。”洛本同慈爱的看着面前的洛雨安,女儿还是他的女儿,他却总觉着雨安有些不一样了:“对了,你说的男朋友,什么时候让我见见啊?”

洛本同原本也没有这么着急,但是,洛雨安说了跟徐家伟分手后,他就一直担心洛雨安会因为现在的情况被人欺负。原文163shenghuo.com

似乎没想到爸爸会突然间提到这个问题,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要怎么跟爸爸解释这个问题。

“我也是担心你,咱们家眼下的情况,还能有男孩子对你不离不弃,我想要见见他,要是不错的人,我也好放心把你交到他手上。”总不至于,一直跟自己吃苦。

洛本同没将心里的想法都说出来,到也说了大半。

“爸爸,我才刚刚接触他,您就这么着急。”洛雨安玩笑的开口,“万一把人家吓跑了,怎么办啊?”

“那只能怪他不长眼,我洛本同的闺女,想要嫁给谁,那是谁的福气。”洛本同听着洛雨安的玩笑,心底却一阵踏实:“那就你说什么时候合适了,爸爸再什么时候见。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洛雨安满足的点点头,掺着父亲臂膀,漫步在医院的空地上。

“雨安,那边的姑娘,你是不是认识啊?”从他们刚刚走过来,那个女孩子就一直盯着他们的方向在看,之前离得有些远,洛本同还不确定。

现在走近了,他很肯定那个女孩一直就在盯着洛雨安。

说着爸爸说的方向望去,洛雨安看见了她,才又回过头:“她喜欢看,就看吧。”

她又拦不住,只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人家小姑娘一直在等你,你就去看看有什么事情吧。”洛本同伸手向着女孩的方向推了推。

洛雨安看自己拗不过父亲,才不情愿的迈开脚步走了过去。说明163shenghuo.com

“听说,家伟过来看你爸爸了?”顾苗毫不客气的开口质问,凌厉的眼神。倒像是洛雨安做了什么亏心事,被她抓个正着一般。

洛雨安静静地看着顾苗,“你男朋友的事情,跟我有关系么?”

他们之间现在是井水不犯河水,八杆子也打不着的陌路人。

“有。”顾苗强压着心底的火气。她倒想要看看洛雨安还能装淡定到什么时候。“他是不是给了你一张三十万的卡?”

洛雨安定定的看着顾苗,她的确漂亮的不出众,家势也曾不如她,可是,顾苗的精明却是她所不能比的……

“光看着不说话就完了?卡在哪里,你快交出来。来自163shenghuo.com”顾苗说着就已经动手在洛雨安的身上翻找开来。

洛雨安沦落到什么样的地步,跟她有什么样的关系!她才没那么多的好心,给她跟家伟复合的机会呢!

“他没给我!你怎么不问问他?”洛雨安一边抵着顾苗伸过来在自己身上翻找的手,一边压低声音反问。深怕不远处的父亲,听见两人的争吵。

“洛雨安,你好好看清楚自己,你现在说的话有人信么?要不是家伟给你的钱,你能支付你爸的医药费么?我们都不傻!”知道洛雨安家势败落,她没少担心家伟会不忍心。

果真,他还真把三十万给了这个女人!

洛雨安听着顾苗精明的分析,不禁无力反驳。

现在,她已经认定钱在她这里,她怎么解释,都没用。

洛雨安还在努力的躲避着顾苗的拉扯,身后却猛的一道力气将她差点摔倒地上,恍惚中才站稳身子。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不经意的转头却碰上了,司凌墨柔软的唇瓣。

他是打定主意天天要占她的便宜么?

“这是不接我电话的处罚。”司凌墨冷眼看着洛雨安懵懂的表情,才缓了缓口吻,不经意的在一旁说道。

洛雨安此时已经顾不得顾苗在不在了,要是爸爸看见司凌墨……她紧张的回头望着刚刚爸爸坐着休息的地方,已经没有了人影,才轻松的呼了口气。

“好像,惩罚还不够。”看着洛雨安关注的方向,司凌墨眯起了眼眸。

这个女人难道已经忘记了自己跟他订的合同么?

现在,竟然当他的话是耳边风!

“哦,你刚刚说什么?”洛雨安感受到身边的气压骤降,才想起刚刚她好像忽略了……随即在身上摸了起来:“刚刚陪爸爸在散步,手机落在病房了。”

“洛雨安,别转移话题,以为搬来了援兵,我就放过你了,要么还钱,要么写欠条。你自己看着办吧!”顾苗冷笑的看着面前一脸娇羞的洛雨安,洛雨安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么?现在还有脸面在她面前秀恩爱!

今天,她不好好的给徐家伟跟洛雨安个教训,他们还真当她好糊弄。

洛雨安看她一心想要纠缠到底,看了眼身边赏花观草的司凌墨:“你确定不用先问下你男朋友的意见?”

“你什么意思?”顾苗不明白洛雨安如何变的这么理直气壮,那仿佛就等着看好戏一般的表情,让她竟然不禁微微发憷。

虽然没有告诉徐家伟。

但是,家伟那么爱她,她又是再为他着想。

“不敢?那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耍泼?”洛雨安看着顾苗眼底的迟疑,不禁微微扬起嘴角的笑容。

换做当初,她肯定会希望这件事情,不要牵扯到徐家伟。

经历过了那么一切绝望,她倒并不介意,在让事情复杂一点。

“就算是徐家伟给了我三十万,其中有你的一分么?”洛雨安的语调渐渐冰冷起来,乌黑的眼眸中闪过几分的鄙夷。

不过是女朋友,顾苗倒还真是把自己看的像回事情。

“有长进。”司凌墨也只是担心她还会像之前一样任人欺辱,才会过来、,看来,她是白担心了。

“早这样,不省事多了。”洛雨安还没来的及消化他之前的话,就听见他的下一句话。心底的胜利感莫名的消减到底。

望着顾苗狼狈的背影,洛雨安不禁微微扬起嘴角,她要是当初像她一样的聪明,或许不会沦落至此吧。

司凌墨望着洛雨安微微发怔的表情,那像是迷路小鹿一般的眼眸,让他恍惚中感觉她要离开一般。

圈过洛雨安纤柔肩膀的手臂上微微用力。

几近贴着司凌墨的温热的胸口,脑海中却挥之不去的是刚刚轻柔的那道吻。

白皙如脂的面颊上,顿时浮上一抹嫣红。

“你今天过来是看林晓晓的么?”不知道为什么,洛雨安看着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只能想到这个。

虽然自己确实没有接他的电话,但是他一个大总裁,天天都那么悠哉。

只是找不到打发时间的人而已吧。

“你还真是小肚鸡肠,昨天的事情让你计较到现在?难道说你,已经爱上我了?”司凌墨玩笑的勾起嘴角。

那个女人,还不至于让他花费宝贵的时间。

“不要多想!”洛雨安拦住司凌墨前进的脚步,伸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伸出手指,警告的点着。

她才不会爱上他!像他这样都用金钱来衡量婚姻的人,他们之间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的。

“可你现在的表情,就在告诉我……”司凌墨有意的停顿了下来,俊秀的面容上却不经意的带上几分宠溺的笑意。

“什么?”后知后觉的洛雨安在问出话后,就后悔了。

“你在吃醋!”看着洛雨安娇羞的从自己的怀抱中闪躲出去,却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不安。

反倒是心底对于刚刚才意识到的答案,感到全身心的满足。

“好了,我过来是想要找你去试试婚纱的。我父母有点事情,要离开几天。既然都已经订好了结婚,婚纱照却不能拖。”

司凌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会在开完会后,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她穿上婚纱的样子。

“婚纱照?”洛雨安不禁有些怀疑眼前这个男人的智商。

既然他们都已经决定只是合同婚姻,她一直想着熬过结婚就成。

他竟然还这么兴致勃勃的想要看她穿婚纱……

“怎么,作为女人都想要看自己最美的样子,并且留下纪念。你没有任何的想法么?”

司凌墨却并没有从洛雨安可人的面容上,看见任何的期许。

洛雨安微微迟疑,却还是点点了头。

婚礼,应该是女人最幸福的时候。她却用这个做了交换……

“对了,刚刚爸爸跟我一起出来的。现在不见了,我要去找找他。”

漫步的走在空荡的院落中,洛雨安才意识到自己一直觉着心底坠坠的原因。

爸爸身体才刚刚开始恢复,可不能在有任何的差错了。

“我刚刚看见他跟护士回病房了。”司凌墨眼底闪过几分不耐,不等洛雨安再次追问,他就已经订好了两人去试婚纱的时间,从眼前一晃而过。

只留下洛雨安一个人在原地感觉到诧异。

司凌墨认识爸爸么?

她不记得有跟他们介绍过啊?

:故意的

匆匆回到病房看见父亲已经在病床上打着点滴,洛雨安的心才稍稍平复了下来。

“雨安,刚刚那个女孩子是谁啊?”

洛本同刚刚看着她过去,但过去找他的护士说是出院前还有些检查要做,他才迟疑着回来的。

“一个认识的人。”对于顾苗,她不知道该怎么跟父亲解释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

对于女儿的解释,洛本同没有继续追问,只是看着洛雨安在房间里忙活着。

“医生说过两天就可以出院,回家疗养了,我们家现在的情况,我也不能在这里继续的闲着。”洛本同轻叹一声,跟雨安简单的安排着。

“在医院的医疗条件会好些,不如多住些日子,钱的事情,您不用担心的。”虽然没有跟自己说过,洛雨安却还是清楚的明白父亲是不想要在多花钱,才会着急着回家。

他的身体,肯定还是没有恢复到能自主生活的地步。

洛本同有些疑惑的打量着在身边坐下的雨安,迟疑片刻才开口询问:“雨安,你跟爸爸说,治病的钱是你从哪里找来的?不要跟我说假话,我明白你不想让我担心,但我很清楚,我们现在的情况,你根本不可能一下拿出那么多钱来。”

“我跟朋友借的,等过段时间,您身体好点了,我就出去找工作,给他还。”洛雨安眼底有些闪烁,她知道爸爸一点会问的。

现在,她还不想要让他为这些小事情担心,养好身体,才是他最重要的事情。

洛本同看着洛雨安迟疑的态度,却想起她见到之前那个女人时候的情景,心下多少明白了一些。

他养大的女儿,他是清楚的。

她绝对不会去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好了,爸爸你先休息,我就先回去了。”洛雨安将收拾好的餐具放回了手袋中,努力的绽放出笑脸,才从病房离开。

刚刚走到医院门口,就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徐家伟吓了一跳,手袋里的物件也洒落在了地面上。

“雨安,我有那么吓人么?”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模样,徐家伟不免扬起嘴角的笑意。

他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她可爱的模样竟然让他这么着迷。

“跟你说过,我们不熟,不要用那么亲切的名字喊我,会让我膈应。”洛雨安弯着腰伸手捡着地面上散落的东西,抬头看着他那一脸轻松的模样。

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顾苗已经知道,他要给她三十万的事情,还会这么悠哉的在这里么?

徐家伟看着雨安纯净的面容上,闪过狡黠的一抹笑意,心底却突兀的有一阵紧张。

“怎么了?”

“家伟!”

洛雨安听着熟悉的声音,跟徐家伟同时的回头,看着顾苗拎着大包小包的从一旁过来。

原来,刚刚离开是去买了这些东西,她又想要搞什么?

“买好了?”

徐家伟看着顾苗顺势的搀过自己的手臂,才宠溺的接过她手中的礼品盒。

“你们继续,我先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让她清醒了太多,看见这两个人,她连多的一句话都不想要说。

“不跟我们一起去看看老朋友么?莉莉今天生了个大胖小子,我记得你以前跟她关系很好的。”

似乎是看出来洛雨安的不情愿,徐家伟才主动的提出了话题。

“家伟,人家都在等我们呢!我们快去吧,为她不值得浪费时间。”

担心跟洛雨安说多了,会让她有机会挑拨她跟家伟之间的关系。

尤其是用刚刚她误会了的事情做文章,她才没那么傻呢!

洛雨安淡淡的笑笑,轻声应道:“替我带句恭喜吧!等这段时间过去了,我再去看她吧。”

没有通知她也是为了她着想吧!

毕竟她眼前所处的地位那么艰难。

徐家伟看着洛雨安已经收拾好了东西从地面上起身的那一瞬,他却突兀的感到一阵心痛。

他极少看见她那么狼狈的样子,也曾想过她根本不会理解什么叫做狼狈。

“家伟,你刚刚怎么不帮帮她捡东西啊?”

顾苗看着洛雨安走远了,才好奇的问着面前的徐家伟。

家伟之前可从来都不会是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的,她对于家伟是特别的么?

徐家伟怔怔的望着面前的顾苗,他也不清楚自己刚刚只是看着她,竟然忘记了要去帮忙。

可是这样的话,说给顾苗听,她肯定会多想……

“我故意的。”

洛雨安打开了司凌墨家的房门,轻步的走到了书房。

爸爸的话提醒了她,司凌墨给她提供了援助,但是她还是要有一个糊口的生计。

不然结婚三个月后,她就会再次的陷入眼前的局面。

却没有想到司凌墨正坐在客厅,随手的翻看着手中的宣传册,不禁微微吃了一惊,却很快转变了笑脸。

老狐狸!

洛雨安在心里低声的咒骂,他这么快就转变了表情,可不是一般的人能轻易的做出来的。

“雨安,怎么没有在医院多陪陪我未来的岳父啊?”司凌墨的眼角带着几分调笑的打量着面前的洛雨安,仿佛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想法一般。

“爸爸说想要出院,还担心我借来给他的医药费。”洛雨安乖乖的将心底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了司凌墨。

“哦,原来,还是有人记得医药费的事情啊!我还以为她都忘记了呢!”司凌墨声调微微扬起,眼角却不经意的流落出几分的笑意。

“是是是,我知道了,医药费的事情是你帮忙的,好了吧!我会一辈子都记得你的大恩大德的。”洛雨安无奈的耸耸肩,心不甘情不愿的称赞着司凌墨的“功劳”。

“那,就快过来看看,我们要拍什么样的婚纱照呢?我让秘书挑选了一些不错的样片,你喜欢什么样的?”司凌墨伸手一把将洛雨安拽回怀中,跟他一起窝坐在了沙发上。

“又是在逗我玩吧?还没有安排好,怎么就让我下午就试婚纱?”洛雨安有些不明白了,她还以为他都安排好了。

果然,又是他的一时兴起。

“会吗?你不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回来的么?”司凌墨微微拧起眉毛,他还以为她会想要跟自己商量下婚纱照的样式的。

“既然都是合同婚姻,我觉着什么样都可以啊。”洛雨安无奈的耸耸肩,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激情。

他不是也说过,三个月后就会离婚么?

既然都已经决定了是一场有终局的电影,这些都不过是些形式,她是没有任何的兴趣。

“好!”司凌墨眼眸一冷,沉声应道,随手从面前的样片中抽出一份,就大跨步的从洛雨安的面前快步的离开。

留下一脸茫然的洛雨安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样片,竟然让她有种错觉。

司凌墨生气了,可是她说的不是事实么?

他选择了开始,也选择给他们没有任何感情的婚姻,划上一个句号。

听着房门锁咔哒一声,洛雨安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过来,是为了要借用这里的电脑。

她才找到了司凌墨的书房,看着电脑正好开着,就简单的开始了她的找工作之旅。

原本以为会很难的,没想到她能干的工作还是蛮多的,洛雨安就安心的开始填写自己的简历。

洛雨安再次注意到眼前的时间时,已经跟她刚刚进门时过去了三个小时了,她的肚子都有些不安分的叫了起来。

洛雨安才走到了客厅,看着自己的背包中电话此时不住的响动着,就知道司凌墨又开始夺命call了。

“司少爷,有什么吩咐?”洛雨安顺手将背包抱在了怀里,依靠在了沙发的靠背上。刚刚一直专注在电脑上,现在才注意到自己的后背有些酸痛。

“怎么现在才接电话?”司凌墨不禁微微蹙眉,这个女人最近怎么总是接电话这么迟钝,难道耳朵出了什么问题了!

“刚刚在用电脑查点资料,现在才出来。”洛雨安听着他平稳的语调,想着他应该已经是气过了,对之前的事情已经不放在心上了,才稍稍松了口气。

“我爸妈要去房间找点东西,你没事了,就快点离开吧!”司凌墨原本想要让她在家里好好的招待下爸妈,但是回想起她今天的穿着装扮才快速的转换了口风。担心她会做些出乎意料的事情,司凌墨才再次冷声的在一旁警告。

“我爸妈挑选儿媳妇的要求很严格的。要是你敢单独招待他们,让他们不满意的话,我们之间的合同就取消。你想想自己应该要赔偿给我的……”司凌墨的警告还没有说完,就听着电话忙音从话筒中传出来。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学会挂电话了!

洛雨安听着房门的响动,耳边满是司凌墨的警告声,哪里还敢在沙发上耽搁,只好匆忙的起身,快步的躲进身边最近的储物间,竖起了耳朵听着门外的动静,心却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他也是的,早不告诉她,人都已经快到门口了,才让她出去!

现在她要怎么出去啊!

万一要是让她父母看见家里有人,她还不被当成小偷了!

“我刚刚看见门口放着一双女鞋,该不会是他要介绍给我们认识的女孩的吧!”一声娇柔的声音从客厅中传了出来,让洛雨安的心更加的不安起来。

“要是我未来的儿媳妇,我也想早点见见!”身边洪厚的男声在一旁附和着。

听着两人在房间中的脚步声,向着一旁的书房过去,洛雨安的心几乎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向身后退去,却撞上了身后的柜子,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他在蛊惑她

“在储物间有声音!”妇人惊喜的声音在客厅空想,原本已经走到卧室门口的脚步才又折了回来。

“雪琪,你别这么激动啊,小心吓到人家!”洪厚的声音在身后传来,让女子的脚步缓了几步。

看着眼前打开的房门,从房间中走出来的头上包裹着头巾,带着口罩遮挡了面容,身上一件围裙,妇人的眼底明显带着失落。

“是帮佣,老头子,看样子的确不是我们的儿媳妇。”司妈妈的声线微微调高。

洛雨安明显的从司妈妈的眼底看见了不屑,看着她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又走到了一旁四处的张望着。

“少爷跟小姐都不在家吗?”

“少爷刚刚出去了,小姐说要晚一会才回来,让我在这之前打扫干净。”洛雨安刻意压低了声线,带着几分干涩的开口。

幸亏之前钟点工的东西都在储物室收着,在这个紧急的时刻救了她一条命。

要是真让他们看见她在,这失落的模样,的确是会让他们的婚事告吹的。

那对她现在来说高昂的医药费,她可是如何都赔付不清的。

更不要说,司凌墨肯定是会再肆意报复,让她支付高额的违约金的吧!

“对了,你在储物间做什么?”司妈妈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才在一旁凌厉的询问着,眼神还不住的打量着她身后的储物间。

“小姐说储物间里的东西放了好长时间,让我好好的收拾下。”洛雨安微微垂着眼眸,找司凌墨的说法,未来的司夫人已经在这里住了好长一阵。

“雪琪,东西找到了。”司爸爸的声音从书房中传来,稍稍停顿又传来:“这电脑上是什么东西,求职信息?”

“是你用的吧!”司妈妈斜睨了眼前的佣人一眼,才不满的在一旁出声:“主人给你这么好的工作,你还不好好干,天天还想着别的什么,对得起他支付给你的薪酬么?”

“我以后不会了。”洛雨安无奈的呼口气,都说婆媳关系不好处理。

这么严厉的婆婆,她以后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免的不小心就踩到她的雷区了!

“老头子,既然给朋友的东西找到了,那我们就走吧!”司妈妈不经意的从桌面上划过,看着摊放的样片,才略带不满的出声:“凌墨也真是的,这未来儿媳妇家世听着的确是良善,但是毕竟还没有见过,怎么就要带着她去拍婚纱照!”

“好了好了,这些都是他们之间的事情,你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吧!总之,婚礼办不办,肯定还要等你的火眼金睛验过之后,才确定呢!现在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总好过跟之前的林晓晓吧!”司爸爸抱着怀里的雕像,在一旁轻声的劝慰着。

“那倒是!”司妈妈说着,不满的盯着面前的洛雨安,“我们过来这么长时间,你还不给我们倒个茶,这么没有眼色!真不知道凌墨究竟是怎么挑选帮佣的。”

“夫人,先生,你们想要喝什么?我这就去准备!”洛雨安局促的咽咽口水。

这个婆婆!

她真的没有信心,能平安无事的度过婚后的三个月!

“好了啦!我们这就走了,你继续忙吧,记得要把房间打扫干净。”司爸爸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明亮的眼眸已经闪烁着委屈的意味,拉过身边的司妈妈,快步的走出了房间。

“是的,先生。”洛雨安目送两人起身,才轻松的呼了口气,却听着门锁再次响了起来,心头不禁再次紧张起来。

会是谁?难道真的是钟点工来了?

洛雨安脑海中快速的翻转,心想着要怎样才能从眼前的局面中脱出身来。

不然,她真的会被当做是小偷的!

那样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爸妈!”司凌墨看着眼前的洛雨安,都有些快要认不出她来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招!

竟然没有被母亲拆穿,能说他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她的确还是有点本事。

“给魏叔叔的礼物,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司凌墨看着父亲手中捧着的雕像,才看了眼身边的洛雨安,“小红,快去把小姐之前收拾好的礼品盒拿出来。”

洛雨安不解的望着面前的司凌墨,他竟然叫她小红?

还有,她哪里收拾过什么礼品盒!他是不是也神经搭错了!

“凌墨,不是我说的,你看看这个小红,干事又不认真,妈给你找个负责点的帮佣吧!”司妈妈满带怨言的表情,让司凌墨不禁苦笑。

这个洛雨安又怎么招惹了他的母亲,让她竟然这么大的火气!

“小红,快去呀!还在这看什么?”洛雨安一脸的无奈,顺着司凌墨手指的方向快步走去,好在他还有点良心,说着些她不懂的,至少还给了她个方向。

“凌墨啊!这个洛小姐,是不是有点太有架子了,什么事情也没有,你不在家,也不看着佣人好好的做家务,还四处乱跑。”妇人看着司凌墨张了张嘴,才又开口:“你要说她门家现在遇到了些事情,谁们家不会遇到些事情啊!以后,她可是我们司家的儿媳妇了,要是再这样,我可不愿意哦!”

洛雨安将手中刚刚找出来的礼品盒放在了桌上,听着门口母子间的亲昵对话,瘪了瘪嘴!

还亏的她之前没有见到他们,不然,估计她现在是怎么做都不对了吧!

什么叫做谁们家没有遇到事?

难道以后她嫁给他之后,还要天天憋在家里吗?

“小红,找到了么?”司爸爸走到洛雨安的身边,轻声的询问着。

“找到了,我帮您包装好吧!”别的不说,她包装东西还是没有问题的。

“她就是这样,毕竟是宝贝儿子,你不要太担心,凌墨不会开除你的,只要你好好干。”司爸爸低声的安慰让洛雨安的心底微微好受了不少。

即便是冲着他的这番好意,即便是只有三个月,她也会好好演好一个儿媳妇的。

“谢谢您这么安慰我,好受多了。”洛雨安低声的在一旁应声,将手中已经包装好的礼品盒交到了司爸爸的手上,看着他善意的笑容,不知为什么总是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

怎么可能!

他们两家是不会有过任何的交集的。

洛雨安出来的时候,看着客厅中只剩下司凌墨,才随手的取下口罩头巾,她已经被憋的不行了。

“你怎么把他们这么快就送走了?”洛雨安有些同情的看着司凌墨一脸的无奈。

“我怎么有种你在看好戏的表情?”司凌墨一拧眉,眼眸微眯的盯着眼前的洛雨安。

“当然没有啊!只是很羡慕你,父母这么疼你,只是想想你这么用心欺骗他们,真是有点担心,他们要是知道你跟洛小姐的婚姻是假的,他们会不会很伤心啊!”洛雨安只是突然间才想到。

虽然对未来儿媳妇百般挑刺,也不过是希望司凌墨以后的生活能够好好的。

“那不如,就将我们的契约时间延长一些?”司凌墨望着她略显担忧的表情,才微微扬扬嘴角。

原本以为她跟木头一样,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这么心细。

“你什么意思?”

听着他玩笑般的口吻,洛雨安学了很多,就是绝对不能随口应话。

“意思就是说,你不如考虑一辈子都跟我契约下去?”司凌墨不禁扬扬嘴角,得意的看着洛雨安诧异的表情。

那水灵灵的眼眸无辜的眨巴眨巴,樱桃一般红润的唇瓣,总是让他心神恍惚。

“还是算了,我觉着我跟你们家恐怕合不来。”

想想跟他的婚姻,有尽头还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要是,真的让她忍受司妈妈无尽的挑剔……

她真的保不准,她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是吗?”司凌墨满带疑惑的扬扬眉,“难道你想要背负巨额的债务?以为你找份工作,就能让我安心的等待你偿付欠款了吗?”

“你怎么知道的?”洛雨安诧异出声,看着司凌墨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才恍然大悟!

自然是刚刚他妈妈在一旁数落着她的疏失,让他解雇她的时候说的啊!

“好好的看看你自己的手机吧!”司凌墨冷声开口,这个笨女人啊!

有时候看着那么精明,怎么有时候又看着那么笨呢!

这么明显的事实,怎么都不清楚呢!

要不是听见电话那头传出来的声音,他怎么可能赶得及回来呢?

还好她没惹出什么乱子来!

洛雨安匆忙的从围裙的口袋中翻出手机,看着上面的通话中,才惊呼着话费又损失了不少,将电话匆匆挂断。

电话刚刚挂断,就再次响了起来!

洛雨安看着上面陌生的电话号码,有些诧异的接了起来。

心底还在担心会不会是司妈妈追问过来,却听着电话那头争吵声不断,只听的清一个女声在电话焦急的说着,“洛小姐,你现在快来医院一趟。”

“是我爸爸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洛雨安的心猛的停滞了一下,爸爸的身体难道又恶化了?

“是的,洛先生现在被一帮人围着,看着他们的打扮都很不善,说话声音也好大,一直在说着什么钱的事情,你快过来吧!我看看,天哪,他们把洛先生抬了出去!你快过来吧!”女人的声音还没有说完,电话就被挂断,洛雨安只听见了最后的几个字。

一时间的混乱让洛雨安的心头突兀的一跳,感觉似乎有大事要发生了。

:这是他应该要遭受的

司凌墨简单的听完洛雨安的话,就带着她火速的赶到了医院。

看着已经到位的警察将洛本同的病房已经团团围住,洛雨安快步的走到了已经躺在病床上的洛本同的身边,仔细的大量着,看他浑身上下没有大的伤,才稍稍放下心。

“那些人都是什么人啊?”洛雨安有些不解的询问着洛本同,他们都已经破产了,怎么还会有人过来找他们的麻烦呢?

“是我之前还想要苦苦支撑公司,才找的一个朋友借的钱,听说我生病有钱治病了,他找来的人,过来要债的。”洛本同有些无奈的耸耸肩,这也算是他应该要遭受的。

毕竟,他的确是解了人家的钱。

“是谁啊?我去跟他好好的解释一下。”洛雨安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连病痛中的父亲都不放过!

这还算是朋友吗?

落井下石的卑鄙小人!

“算了!也是多年都不联系的一个朋友,不提也罢,现在不是都没事了么,你不用这么担心的。”洛本同轻声的安慰着洛雨安,他的医药费已经让洛雨安那么为难了。

现在又摊上这么一茬,他不想要再给洛雨安添上更多的麻烦了。

“那你好好休息,没有事就好了。”洛雨安轻声的应着,不知为何从她刚刚进医院开始,她就没有看见司凌墨。

他应该是跟自己一起进来的,上次只是三十万,她就已经跟他签下了那荒唐的协议……

“小姐,先生这里有我照顾,你自己出门小心。”刘叔从人群中穿出,看着眼前失落的洛雨安,才在一旁低声安慰着。

“他们是怎么知道爸爸有钱治病的?”她们家世败落,应该不会有人还这么密切的关注着他们吧。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的,你要跟司氏集团的总裁要结婚了,才找上门来的。”刘叔无奈的摇摇头,这个消息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如果要是真的话,老爷一定会知道的。

“爸爸,他也知道了吗?”听着刘叔的话,洛雨安心底一阵的诧异。

他们的确是要结婚了,可是谁也没有通知不是吗?

怎么就让那些债主知道了呢?

“这么说,小姐是真的吗?可是以前没有听你提过跟司凌墨的事情啊,难道真的……”刘叔没想到洛雨安会应下他的话,心底一阵的欣喜!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他们家的债务根本就不是问题,老爷东山再起就没有一点的问题。

“先不要跟爸爸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刘叔知道爸爸欠那些人多少钱么?”这么强硬的逼债,想来一定是欠了不少。

“听老爷说有两百万,让司凌墨帮你出一下,难道不可以吗?你们不是都要结婚了吗?”刘叔看着洛雨安垂下的眼眸,委屈满满,也不好再多说,就只好推说要照顾老爷,就离开了洛雨安的身边。

两百万!

天啊!

她应该要怎么办?

就算是去找工作,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这些钱都还清!

司凌墨斜倚在车门上,看着远处失魂落魄的洛雨安,眼底越发的深沉下去。

洛雨安刚刚进了住院大楼,他就已经打电话询问了身边的朋友,得到的消息很确切。

知道洛本同在这里住院,还将消息告诉了他们最大的债主的人——竟然是林晓晓。

他跟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现在就开始对洛雨安开始了她的报复计划么?

“你怎么了?”司凌墨轻声的询问着,心底微微漾起水纹。

也许是经历过一次,洛雨安的面容很平静,只是没有了生机。

“没事,我们回去吧。”洛雨安尴尬的在一旁开口,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跟他说。

他已经帮她的够多的,现在要是在跟他谈钱,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砝码。

司凌墨安静的打开了车门,看着洛雨安没有任何生气的坐在车座上,眼眸再次暗沉下来。

当初的她为了三十万,答应了自己的要求。

这次竟然没有跟他开口,她难道有了什么新的想法么?

“我知道你在担心我,不会有问题的。”洛雨安稍稍缓口气,看着一言不发在身边的司凌墨,她不会再像之前一样了。

“嗯。”司凌墨轻哼一声,算是对洛雨安的回复。

“今天晚上就去见爸爸妈妈吧!”沉默了片刻后,司凌墨才又在一旁开口。

“你不是说他们要出去一阵么?而且,前面不是才见过,现在不过才过了几个小时……”洛雨安没想到他会突然间提出这样的提议,而且她现在的状态,也不适合去见他的父母吧!

这次的事情没有解决清楚的话,之后,还不知道会给他招惹来什么样的麻烦!

虽然都是能用钱能清偿的,但是,她已经欠下三十万了,要是在继续的欠下去,她还能用什么偿还?

“不愿意?”司凌墨在车库停好车,才微微拧眉的打量着身边的洛雨安。

“我想把这些事情处理好。”洛雨安尴尬的开口,尤其是还有一个那么严厉的婆婆。

要让她知道自己家里还负债累累,她的负债恐怕还要再加上一笔。

“你有处理好的能力吗?”司凌墨不禁冷笑开口,就她现在的能力,恐怕多一点的钱都拿不出来。

还想要独自将这些处理好,她真是当天天都能撞上他这么好的人吗?

“要想要去碰瓷?全市最好的车都碰过了,什么结果你自己清楚,你认为这样可行吗?”

司凌墨的话冰冷的在耳边回荡,洛雨安手心已经攥紧,冷汗已经密布在了掌心。

是啊,上次是她走投无路才想出来的“办法”,可这次怎么办?

“我知道了,去见你父母吧。”洛雨安低声应道,看着司凌墨并没有下车,而是驾车去了最近的商场。

洛雨安看着怀中抱着的衣服,有些无奈的耸耸肩,果然仓促的去,还是不成的。

“你不觉着,这些衣服很贵重,就这么放到我一个负债累累的人手里,合适么?”洛雨安翻看着手中衣服上的价牌,一个个都是让她心跳的数额,轻声的调笑着。

“有什么好主意的话,不妨跟我分享一下,说不定,我会有特别奖励哦~”司凌墨意有所指的望着洛雨安红润的唇瓣,仿佛目的得逞的笑意,已经达到了警告的效果。

“我知道了,不会打它们的主意的。”洛雨安撇撇嘴,不用他威胁,她也不会这么做的,她还是很有节操的。

“嗯。”司凌墨冷哼一声表示同意。

洛雨安在司凌墨的指示下,换上了明黄色的碎花连衣裙,裙摆飘柔的恰好搭到她的膝盖,玲珑的身段被剪裁合体的曲线,衬托的气质除尘,让司凌墨微微有些恍惚。

“他们不是有事么,我们这么突兀的过去,不会让他们反感么?”洛雨安想到早上的事情,心底有些惴惴不安。

她早上虽然遮掩了一番,跟他们见过面了,现在她这样出现,万一被他们认出来怎么办?

“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司凌墨神秘的开口,视线专注的放在了面前的道路上。

父母说是要去邻市,是因为一个叔叔的生辰,才会走的那么匆忙。

原本,他也并不着急的。

看在林晓晓都已经用这样的方式来帮他宣传,他应该也要积极的响应才对。

他们现在赶过去,刚好赶上他们吃完饭,做个正式的见面也不错。

“凌墨,怎么突然间这么着急?”司妈妈审慎的视线上下打量了洛雨安几遍,才面带满意的笑容,看着刚刚搀着女友从门口进来的司凌墨。

洛雨安被司妈妈突然间转变的态度惊吓到,却还是落落大方的开口:“阿姨好。”

“只是,突然将想要将日期定下来,才觉着,应该要先让你们知道才好。”司凌墨温和眼眸中闪闪发光,不时的望向身边的洛雨安。

“好好好,我刚刚还在跟你爸爸说呢!早上过去的时候,还有些遗憾,没有见到洛小姐。”司妈妈微笑跟洛雨安点点头,满眼都是满意,“现在,看到她这么落落大方,又有礼貌,凌墨果然是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找了个好媳妇。”

“爸爸呢?”司凌墨四顾的张望着,却没有看见父亲的影子。

早上,他们走了之后,他可是给了他一条意外的消息呢!

“他去接个电话,估计应该快回来了。”司妈妈招待着洛雨安在座位上坐下。

洛雨安稍稍感觉到了些放松,不禁怀疑自己早上确实太过失礼,才会让她百般挑剔。

“雨安来了啊!”司爸爸一坐下就熟络的开口,就像两人已经认识了很久一般,让在座的司妈妈跟洛雨安都不约而同有些诧异的望着他。

她不记得什么时候跟他有这么熟悉了,他早上的时就对她很亲切的样子……

“叔叔好。”洛雨安微笑的应声,心底的紧张也消融了不少。

“你们见过了吗?”司妈妈忍不住才在一旁追问,她可不记得他们之间见过。

司凌墨看着眼前的父亲一脸神秘回应妈妈的问话,不禁回想着早上两人走了没多久后,爸爸就给他发的信息。

洛小姐亲切可人,又善解人意,让他对这个儿媳妇很满意。

他就知道不论怎么样,洛雨安顶多就瞒瞒他妈妈可以,想要骗过他精明的老爸,还有很远很远的一段距离。

心尖独宠:高冷总裁住隔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心尖独宠 或 高冷总裁住隔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极品护花杀手17章(第17章 地球是圆滴)

    原标题:极品护花杀手17章(第17章地球是圆滴)小说名:极品护花杀手第17章地球是圆滴布置豪华大气的客厅里,除了林筑梁搓手还算有些表示之外,其他人像是没听到曹自高的话一般,这让他有种身在梦里的错觉,在锦城这片儿地上,他曹大少说话竟然还有不好使的时候?“咳咳!”段风不忍心让曹自高一个人唱独角戏,轻轻咳嗽两声说道:“林伯父,要不让曹大少先离开吧,看着挺碍眼的。”“哈?”曹自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小瘪三竟敢让他离开?这简直是今年他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不可否认,在锦城市,有人能指挥的动他曹大少,

  • 神魂至尊17章(第17章 震慑)

    原标题:神魂至尊17章(第17章震慑)书名:神魂至尊第17章震慑潜龙卫正统领是一位满脸络腮胡须的中年汉子,粗眉倒竖,虎目怒睁,一看上去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这位中年汉子端坐在血玉马之上,目光之中微微有些挑衅的望着卓文一行人。刘涛一个箭步来到血玉马面前,面色不卑不亢的说道:“想必两位就是潜龙阁的两位统领大人了,现在卓文少爷奉家主之命前来接手潜龙阁,两位大人这是何意?”“你一个小小的奴才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对话!”一道冷哼声顿时响起,随后凌厉的拳风顿时呼啸的朝着刘涛飞射而去,刘涛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

  • 仙医王者17章(第17章 悲催的癞皮狗)

    原标题:仙医王者17章(第17章悲催的癞皮狗)小说名字:仙医王者第17章悲催的癞皮狗而此刻,36号包厢里面,癞皮狗却是在享受着他的变态之旅,看着牧烟惊恐地样子,他感觉心里有着极大的满足。随即,已经体会过这种满足感的癞皮狗又是走近牧烟,就要去撕牧烟的上衣。然而,这个时候,包厢的房门却是“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当癞皮狗回过身来查看究竟的时候,却是发现,一团血糊糊的东西往自己身上砸来。还没回过神来的他毫无悬念的就被这团血糊糊的东西砸中了。踹门的,自然是林丰。而看到包厢里的情景后,知道手里的这个保安

  • 花都全能高手17章(第一卷 乘风化龙第17章 当我姐夫吧)

    原标题:花都全能高手17章(第一卷乘风化龙第17章当我姐夫吧)小说名:花都全能高手第一卷乘风化龙第17章当我姐夫吧王浩东回到家里的时候,张淑芳已经醒了,正在看电视呢。“身体好了些吗?”王浩东询问着,看到她面前水杯是空的,便上前去给她倒了半杯水,递到了她的面前。“谢谢。”张淑芳喝了一口,说:“感觉好多了。”“头不疼了吧?”王浩东连着问了一番,见她的精神蛮不错,估摸着也是没什么大碍了。张淑芳看了看壁钟,陡然下了床,说:“哎呀,倩倩要放学了,我得去做饭。”王浩东上前去说道:“你的病才刚刚好些,你休息吧

  • 护花狂龙在都市17章(第17章 冷汗)

    原标题:护花狂龙在都市17章(第17章冷汗)小说名:护花狂龙在都市第17章冷汗吴天就这样掐着宋健豪一起上了出租车,上车之后的宋健豪就对吴天不断的嚷嚷。“吴天,你最好把我放了,哼哼……万一我要是有什么三场两短你们会很惨的!”尽管被吴天掐着,但是宋健豪此刻知道吴天不敢动手,于是威胁道。“呵呵……”吴天鄙夷的瞟了一眼宋健豪,呵呵一声就没有说话。见吴天一副无所谓的状态,宋健豪顿时怒了:“你到底有没有听,赶紧把我放了,不然我会让你后悔!”“你要下去是吧?恩,好的,这就让你下去!”说着,吴天推开正在行驶出租

  • 校园妖孽狂龙17章(第17章 只跟美女握手)

    原标题:校园妖孽狂龙17章(第17章只跟美女握手)小说名:校园妖孽狂龙第17章只跟美女握手方三一生气,后果又要严重了!他将怀里的赵璇送到了周冰艳的面前,说道:“警花老婆姐姐,你先保护一下校花老婆姐姐,我这就去把那个白痴党大飞干掉!哼,得罪了我校花老婆姐姐三次了,现在又要辱骂我的新警花老婆姐姐,我会让他生不如死的!”周冰艳正觉得方三这个少年言语夹杂不清的胡言乱语,便觉得眼前一花,方三已经消失不见了!愣了愣,忍不住揉起了自己的眼睛来了,以为自己是眼花看错了!而这时,王为民局长却是看着她面前的赵璇惊异

  • 美女的护花邪少17章(第17章 打脸的节奏)

    原标题:美女的护花邪少17章(第17章打脸的节奏)小说名字:美女的护花邪少第17章打脸的节奏叶飞云看到对方的腰杆挺的笔直,不由得内心称赞,这个女人内心强大,倒是有点意思。那刘部长沉下脸来,颇为不耐烦地说:“张队长,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个人一定要开除。”“张队长,这人保护公司职员有功,不但不能开除,还应该给予奖励。或者,我私人奖励也行。”姜芷若针锋相对说道。面对这样胶着的情况,张海峰是一个头两个大。神仙打架,遭殃的都是凡人。一个说开除,一个说奖励,到底该听谁的?就在他为难之际,忽然一拍脑袋,想起了主

  • 剑气凌神17章(第17章 武道二重巅峰)

    原标题:剑气凌神17章(第17章武道二重巅峰)书名:剑气凌神第17章武道二重巅峰气愤之余,唐雨泽已经不知不觉的来到河边,也想尝试一番,看看猛鱼是不是真睡着了。刚跨出一步,一条巨大的鱼“轰”的一声,直接从水中跃起,扑向唐雨泽。唐雨泽被吓得魂不守舍,怪叫连连,张牙舞爪的逃跑了,距离这恐怖的清江越远越好。远远望着唐雨泽逃跑,肖天也不慌不忙的将脚上的木头解下来。他心里很清楚,这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风清山内部。一河相隔,景色全然不同。森林中的参天古木,足有百丈之高,即便是枝干,也比外面那些树木的主干要粗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