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逼嫁新娘:我的双胞胎老公在线阅读

2017/12/13 0:45:1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逼嫁新娘:我的双胞胎老公

喝下去

冷欧在众人的簇拥中风风火火的步入酒吧。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酒吧里的男男女女都朝他看去,无不被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给震慑。

他的五官非常俊朗,即使是站在电影明星面前也丝毫不逊色,尤其是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足够将任何女人瞬间秒杀。

“哇,冷欧好帅啊。”几个花痴女忍不住尖叫道。

听到“冷欧”这两个字,楚香香下意识就转过头去。只见冷欧此刻正悠闲的坐到沙发上,全身带着摄人的气息,对身边的人有一种疏离气息。

她曾经远远的看过冷欧,这么近距离看还是第一次。说明163shenghuo.com

原来她的未婚夫长这样啊,也还不错。

可是长的帅又有什么用?

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注定就是一场悲剧。

冷欧敏锐的视线也捕捉到了楚香香。他微微蹙眉,定了几秒后确定这就是楚香香,那个女人的女儿!

他走过去朝楚香香不屑的冷笑一声,戏谑道:“这不是楚家大小姐么?怎么,都要结婚了还出来鬼混?”

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楚香香,看的她怪尴尬的。

此话一出,她更确定了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冷欧。人长的是不错,但是这嘴也太不安分了吧?

楚香香也不甘示弱,嘲讽道:“那你呢?冷家大少爷,要知道你也是快结婚的人了,居然还跑到酒吧里来?”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我了?”

“那你也别来管我!”

“你以为我想管你?你不配!”

“是,我不配。我配不上你行了吧。阅读163shenghuo.com娶了我这种女人就是委屈了你堂堂冷家大少爷。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最好现在就和我解除婚约。”

酒吧里的人都围在旁边看热闹,议论纷纷。旁边的李梦瑶轻轻拉着楚香香说,“香香,算了吧。”

楚香香没有理她,而是变本加厉的对冷欧说:“怎么样?你敢解除婚约么?”

冷欧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的脸上阴云密布,带着风雨欲来的阴鸷。

楚香香知道他这是被激怒了,她就是要这样激怒他。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他越生气越好,那样就不会把自己娶回家了。

虽然很想知道妹妹的下落,但她也不想嫁给这种毒舌腹黑的男人。

冷欧怒极反笑道:“这么容易就解除婚约?那不是便宜你这种女人了么?你必须得做点什么来求我。”

说完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仿佛睥睨天下的君王。傲慢的看着楚香香怎么回应。

“你想让我怎么求?”楚香香没好气的说。只要能不嫁给他,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求他又算的了什么?

冷欧对身边的泽西说了两句话,没多久七瓶白酒就被端了上来。163生活网

冷欧冷声道:“半个小时内把这些酒都喝了。”

楚香香看着那些酒有些犹豫,她问:“只要我都喝了你就不跟我结婚?”

冷欧冷笑一声,对她的问题不置可否。

只是淡淡的吐出一个字:“喝。”

好,喝就喝!

楚香香刚想伸手去拿其中的一瓶酒,就被李梦瑶给拦住了。她说:“香香,别啊。你酒量不行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梦瑶,你别劝我了。原文163shenghuo.com我今天一定要喝完这些酒,不然我就不姓楚!”

“这……”李梦瑶纠结的松开了拉着楚香香的手,装作一副担忧的样子。

切。跟谁想劝她一样,她还不是做做样子,想在冷欧面前表现的温婉知性么?

以为她真的担心她楚香香?呸!她还巴不得楚香香能把这些酒都给喝了,完事把跟冷欧的婚事给解除。

到时候她就有机会了。

一瓶酒下肚,楚香香感觉内脏非常灼热,仿佛在燃烧。她特别想找一个地方吐,但是她不能松懈,还得不停的灌自己。

旁边看戏的人都傻眼了,都没人说话。李梦瑶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她们都认识快十年了,她还不知道楚香香居然有这种爆发力,几瓶酒下肚都不带喘的。

泽西眼里都是担忧,他实在是替楚香香感到可怜。这个可怜的小姑娘,为了能和少爷解除婚约居然这么拼,还不知道少爷会怎么对待她。

如果她喝完了就真的不娶她么?

不,任何一个正常人都几乎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喝完这么多酒。

少爷之所以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了折磨她取乐。

“还有15分钟。”冷欧看着手表,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的脸上丝毫没有同情,嘴角噙着的一丝若有似无冷笑。

妈,你看见了吗?

那个女人的女儿在受苦。

在天堂的你一定会开心吧?

楚香香觉得自己快要负荷不住了,她感觉时间都快过去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了,怎么才十五分钟?

控制不住自己的喉咙,她一口酒吐了出来,弄湿了衣服和下巴。她长得不是很惊艳,但是很耐看。乍一看不会觉得她有多漂亮,但是看舒服,越看会越觉得她好看。

此刻她的衣服湿了一半,身材曲线若隐若现的被勾勒出来。脸上也因为醉酒而泛出红晕,眼神迷离,看起来别有一种美感。

这一幕看的冷欧为之一振,想不到这女人还有点料。既然这样,那他更不能放过他了。

楚香香的意识快迷糊不清了,她摇晃不定的拿起一瓶酒。下意识就是往嘴里灌。她必须得坚持下去,必须坚持喝下去!

还有四瓶了,她要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的。她不想嫁给冷欧啊,不想的……

脑袋越来越昏沉,楚香香感觉身体无力,身边嘈杂的声音听的更催命符一样。她快要熬不住了……

忽然,酒瓶摔到地上的声音出来。楚香香娇小脆弱的身体在冷欧冰冷的视线里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看着她倒下去的这一瞬间,冷欧原本通过折磨她获得快感的想法瞬间被冷笑取代,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就是过去查看楚香香的情况。

“别装死!”他恶声恶气的摇了摇楚香香。发现她颓软的像个破布娃娃一样时,他才意识到这女人真的晕过去了。

她被打湿的身体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眼前,香艳诱人。冷欧再也不想委屈自己。干脆一把横抱起楚香香,大步垮出了酒吧。

冷家别墅里,冷欧把楚香香放到沙发上。他忍不住去撕扯她的衣服,毫无怜惜。

屈辱难忘

他用不着对这种女人怜惜,反正睡她也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意识混沌的楚香香完全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整个人都是颓软无力的,任冷欧索取。

疯狂中,冷欧把自己对楚香香母亲的恨意完全发泄到了她的身上。他双眼发红,狠狠地蹂躏的眼前的这个小女人。完全不管她承受不承受得住。

第二天,清晨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楚香香的脸上。

她迷迷糊糊的醒来,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痛!

她揉了揉头,艰难的想去回忆到底发生了什么。

记得昨晚她好像喝酒来着,是冷欧那个混蛋让她喝酒。

可是她还是没有喝完!

真的是,当时自己肯定是冲昏了头,现在想想,她根本不可能喝完那七瓶酒啊,要是能喝完那就是见鬼了!

早知道就不答应他了!

两腿之间怎么那么痛呢?难道……

她迷迷糊糊的记得昨晚好像有个男人在自己身上做那种事情。她还以为是自己做的梦,可是现在看这地上散落的衣物,完全是真的啊!

握了个大草!

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短短几天就被两个人给侵犯了。简直无语。

她再低头去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一件白色的衬衫。很明显这不是她的衣服,应该是别人给她换的吧。

一想到自己昨晚醉酒之后别人给她换衣服的场景,她就脸红到无地自容。

“可恶!人渣!混蛋!该死的冷欧!”楚香香一拳拳的锤在枕头上,把怒气全部发泄了出来。

发泄完后,她简单了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准备出门。

走出房间后她才发现四周是那么陌生。这个装修的金碧辉煌的地方是哪里啊?都怪那个该死的冷欧,居然把自己带来这种地方。

楚香香拦住一个过路的女佣问道:“你好,请问这里是哪里啊?”

“这里是冷家别墅,是我们少爷住的地方。”女佣一边说一边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楚香香。

冷家别墅?

应该是冷欧的家没错了。只要不是太偏僻的地方就行。她还得快点打车回去,她昨晚一夜未归要是被继母知道了,肯定又要骂人。

楚香香出了冷家别墅的大门时,眼前是一片开阔的花园,让人神清气爽。

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她正准备离开时,忽然听见一阵美妙的钢琴声传来。

她好奇的跟着钢琴声走到了一间房里。这个房间的窗户上都是装饰用的藤蔓,角落里都摆满了花盆。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培养花朵的温室一样。

房间的正中间有一家大钢琴,声音应该就是从这里传来的。她就纳闷了,谁一大早就弹琴啊?

楚香香好奇的走过去,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弹琴。这不看还好,一看就吓一跳。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冷欧吗?

“冷欧?”楚香香疑惑的叫了他一声,男人并没有回应。

不对,这个男人怎么不回应她?

难道是在弹钢琴不能分心?

昨晚的屈辱她还记得,她一定得向冷欧讨说法才行。

“昨晚你让我喝酒的事,你还记得吗?”楚香香继续没好气的问。

弹钢琴的男人抬眸看了看她,还是没有回答。仿佛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他的眼神很清澈温暖,跟冷欧平时那冷漠霸道的眼神完全不同。

见男人没有回答,楚香香觉得没有意思。她干脆没有问下去,而是在旁边安心的听着他弹钢琴。

琴声还清脆、美妙,仿佛天籁之音,在脑海里绕梁三日,挥之不去。他修长好看的手指在琴键上优雅弹奏,行云流水,甚是好看。

这么好的曲子,是冷欧那种霸道嚣张不可一世的男人能弹出来的?楚香香觉得不对劲。

她仔细的注视着眼前的男人,他长得和冷欧简直一模一样,连发型都几乎是一样。

只是他和冷欧给人的感觉,却一个天差一个地别。

难道这个不是冷欧?

他还一个双胞胎不成?

她自己也是双胞胎中的一个,她清楚的知道双胞胎之间长的是非常像的。

可是彼此的气质却是对方不能模仿的。

难道冷欧家里还真的有一个双胞胎不成?

楚香香怀着满腹的疑虑等着男人把一首曲子给弹完了。弹完后男人收起修长的手指,用旁边的白布仔细的擦了擦自己的手和钢琴。

一举一动都非常优雅谨慎。

楚香香不由自主的就看的发呆了。这个男人好美好啊,宛如天神降临一般。静静的,什么话也不说,却让人觉得很美好。

宛如叶生树梢般安静淡然,与世无争的样子,让人觉得无比安好。

楚香香更加确定这个是冷欧的双胞胎了,因为这两个人的气质完全不同。气质这种东西很难模仿。

如果自己要嫁的是这个美好的男人就好了,而不是冷欧那个嚣张狂妄的人。

楚香香微笑着走过去,礼貌的问:“你好,请问你和冷欧是双胞胎吗?”

男人微笑的眼睛注视着她,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而是转身继续去擦拭钢琴。

他没有回答,要是别人对自己的话不置可否,楚香香一定会觉得对方不尊重自己,可是这个男人是个例外。他的眼睛仿佛会笑,就像个绅士一样。即使不回答自己的问题,也让人觉得受到了尊重。

“那个,你是不想回答关于冷欧的问题吗?”楚香香继续厚着脸皮的问。她就是想知道这个男人的声音是怎么样的,一定很好听吧?

男人依旧没有回答,而是专心的去做自己的事情。

“好吧,你不愿意理我我也不死皮赖脸了。但是,我想告诉你,你的钢琴弹的真好听!”

男人笑了,如晨曦一般美好。

看见对方笑了,楚香香也觉得很开心。她挥了挥手说,“我先走了,有缘再见。”

暖光中,男人也朝她挥了挥手。这个动作配上他温润如玉的笑容,让人感觉心里暖暖的。

他居然对自己有反应了?真好!

离开的路上,楚香香有点纳闷。奇怪啊,为什么刚刚那个弹钢琴的男人身上的衣服和冷欧一模一样?

去哪鬼混

她昨晚也见到了冷欧穿的是一样的衣服,难道双胞胎都有穿同样衣服的习惯?

也是,她以前和妹妹就经常穿一样的衣服,就是喜欢那种别人傻傻分不清,谁是姐姐,谁是妹妹的感觉。

回到家里的时候,不出所料,继母一看见楚香香,就开始唠叨了。

“昨晚死哪里去了?电话也不接!说,你是不是出去和哪个男人鬼混去了?”

继母咄咄逼人的声音听的她脑袋疼,身体不是很舒服,楚香香不想和她吵,但她还是解释说:“昨晚我不是故意不回来的,你以为我想不回来?”

“呦呵,还敢顶嘴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啊!竟然学会了夜不归宿,我告诉你,你可是快要结婚的人了,要是这事被冷家知道了说不定就不要你了!”

“不要更好!”楚香香不耐烦的吼道。

这势利眼的继母要是知道了她昨晚是住在冷家,估计态度肯定瞬间变了一个样,她也就不用受这个骂了。但是她不想说出来,她不想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听话的话谁也救不了你!这话要是让冷家的人听见了,我看你怎么办!”

“听见了就听见了,更谁多稀罕嫁给冷欧一样。”楚香香不屑的说。

一想到冷欧对自己做的事,她就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要跟那种人过下辈子,她想想就觉得害怕。

继母闻言跟听了个天大的笑话一样,骂道:“你脑子瓦特了吧?我说……”

“行了行了,你也别再叨逼叨这件事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楚香香不耐烦的说,她又放柔了声音道:“不过,我妹妹的事……”

“嫁过去我就告诉你。”继母双手叉腰得意的说。她对自己能抓住这个把柄来威胁楚香香非常得意。

“行,你记着这话,到时候别反悔。”楚香香威胁道。

继母表情夸张的开玩笑说:“当然不反悔,到时候你可是冷家少奶奶了。谁敢惹你?”

“哼。”楚香香冷哼一声,走上楼梯。

EA亚洲总部大厦里,冷欧的手机响起了微信提示音。他接通了视频,和自己的好朋友风子通起了视频。

“欧哥,听说你最近要结婚了啊。恭喜恭喜。”

“恭喜?一看就知道你是违心的。”冷欧冷笑道。他这兄弟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一看他这样虚伪的表情知道是在说客套话。

风子被戳穿了有点尴尬,他解释说:“不是,我这不是对你感到惋惜嘛。你看,你可是咱们几个里条件最好的一个,都没玩尽兴,居然这么早就结婚也是怪可惜的。”

冷欧不屑的冷笑一声:“放心,结了婚我也照样玩。”

风子跟听到什么劲爆八卦一样问道:“真的?谁家千金这么好唬弄啊?要是你结婚了还和咱们一起去夜店泡妞,弟妹不会罚你跪遥控器或者榴莲?”

“她敢?”冷欧不屑的冷哼一声。楚香香那个小女人只有任他摆布的份,根本没有她来管自己的份。

风子疑惑的问:“说到底,我也没看见你正经的谈过女朋友啊,怎么这么快又要结婚?对方好像是叫楚香香吧,我怎么没听过?”

冷欧看不出表情的说:“没什么,她不是咱们这个圈子里的人。”

“哦,这样啊。”视频那头的风子一知半解的点了点头,“对了,哥们给你办个单身夜怎么样?”

“行。”冷欧随口道。

视频结束后,在旁边等待的泽西拿着一份报表递给冷欧。“少爷,这是我最新的调查结果。”

冷欧接过报表翻了翻,始终紧蹙眉头。

泽西在旁边解释说:“这是我这次派人调查出来的名单。那天所有在酒店里的人员,老老小小都在这名单上。您要找的那个女孩应该也在这里面。”

冷欧把报表还给了泽西,“那就把这个表上所有的黑头发女人都给找到,一一检验DNA。”冷欧补充道:“对了,20岁左右的女人一定要重点排查。”

只要一想到那晚那个女人光滑紧实的肌肤,他就迫不及待的想再次见到她。

要不是酒店那晚的监控正好坏了,他就不用费这么大的心力去找这个女人了。

想到那晚的女人冷欧就哭笑不得,他倒要看看那只小野猫还能躲到哪里去。他迟早要把她抓回来重温那晚的记忆。

一家咖啡店里,楚香香正和李梦瑶在喝咖啡。

李梦瑶担忧的问她,“香香,你昨晚没事吧?我看见你被冷欧抱走了真的好担心。”

楚香香撒谎说,“没事,我好着呢。”她挤出一个虚假的笑容让李梦瑶别再担心自己。

“那你和冷欧的婚事,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这一切都不是我能决定的。”楚香香眼里含着惆怅的看向窗外,“在他们眼里,我应该只是一个工具。”

李梦瑶懂事的说:“那好,我们不谈这个不开心的事了。谈谈别的吧。”

“别的,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楚香香百无聊赖的用吸管划着咖啡。她的脑海里忽然回忆起早晨见过的那个男人,她兴致勃勃的问道:“梦瑶,我知道你比我见多识广,那你知不知道冷欧的事?”

李梦瑶喝咖啡的动作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要是别人的事她还不清楚,冷欧么,她非常清楚,毕竟她盯着这个男人都那么多年了。

“你想问关于他的什么事?”

“冷欧是不是双胞胎?”

“不是吧。我没听说过他有双胞胎兄弟啊。”

“可是我为什么会见到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男人?”楚香香疑惑的喃喃自语。

“谁知道呢?”李梦瑶心不在焉的说。

离开咖啡馆没多久,楚香香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李梦瑶的。不是刚刚才分别嘛,这么快又找她有什么事?

楚香香接通电话,还没等她说话呢,李梦瑶焦急的声音就传来了:“香香,你那晚去帝豪酒店是不是用了我的身份证还留了我的电话?”

“出什么事了吗?”

“他们现在派人来要查我的DNA,说是那晚出现在酒店 女人都要查!谁知道出什么事了。你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单身夜快乐

“我不知道啊,那晚就是一个普通的酒会。”楚香香疑惑的说。虽然那晚她不小心失身了,但整体来说并没有什么离奇的大事发生啊。

电话那头的李梦瑶显得非常忧虑,“怎么办啊,我爸妈说这可能是酒店发生了什么凶杀案之类的,才会要求查DNA。”

楚香香想了想说:“对不起啊梦瑶,你也知道我继母管我管的严,我的身份证被她扣着所以才会借你的出去玩。你放心,验DNA的事情我去搞定,我来验。”

“这……那就麻烦你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楚香香笑道:“咱们是清白的,不用怕啦!”

“好,那我待会儿短信你地址。”李梦瑶说。

“嗯,行。到时候我就说脸上长痘痘了带口罩去,不就能蒙混过关冒充你了?”楚香香颇为得意的说。

“好。”

收到了李梦瑶的短信后,楚香香正好有空,于是她第一时间就去验DNA了。那是一群看起来像黑社会一样的黑衣人和几个白衣护士。

楚香香想打听清楚为什么要验,却没有人告诉她。她也只好糊里糊涂的以李梦瑶的名义把自己的DNA数据给了他们。

接下来的十几天,楚香香的生活都异常平淡。她知道自己5号就要结婚了,可是为什么冷家那边什么动静都没有呢?

没有人来安排她去试婚纱,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继母程云也很纳闷。难道他们反悔了不成?可就算反悔了也要有个准信吧?

真是搞不懂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对于楚香香来说,没有任何关于婚礼的安排反而让她省心了不少。如果冷欧是不想娶她的话,那就更好了。

眼看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明天就是婚礼的日子了。她这个准新娘现在还不知道明天要怎么办,她甚至连冷欧的电话都没有。楚香香真的是无语。

酒吧里,此刻正灯红酒绿的举行着一场派对。这场派对是冷欧的朋友们为他举办的告别单身夜。

时尚的男男女女都在舞池里欢快的跳舞,时不时喝个小酒唱个小曲。作为派对的主人公,冷欧看起来无比淡定。就像这场派对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风子端着一杯酒凑过来说,“欧哥,明天就结婚了,怎么不叫上兄弟们给你当伴郎?”

“我不办婚礼。”冷欧风轻云淡的说。

风子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惊讶的看着他。像看着珍稀物种一样。“这可是你第一次结婚,怎么能不办婚礼?”

冷欧看着舞池里热舞的舞女,不屑的冷哼一声,“那个女人不值得。”

她楚香香根本配不上和他冷欧举行婚礼!

风子又问,“既然不办婚礼的话,那你明天打算怎么把弟妹娶进门?”

“随便派几个人扛回家。”冷欧剑眉一挑,语气狂妄不羁。

风子一口酒喷了出来,“不,不是吧?”

冷欧嫌弃的看着他,冷声道,“我没开玩笑。”

那个女人只配得到这种待遇,她根本不配拥有他冷欧的婚礼,不配!只要是那个女人的女儿,都罪该万死!

他肯派人把她扛回家已经算不错了。

一群人簇拥上来,都举着酒杯说,“祝冷总最后一个单身夜快乐!”

冷欧接过酒杯和大家喝起酒来,他和人应酬起来游刃有余。看似合群的同时,又始终保持这一种冷淡疏离。

第二天一大早,楚香香就被几个陌生人的声音给吵醒了。是几个高大魁梧的黑衣人,堵在她卧室门前,让她快点换好衣服出门。

还没搞清楚是什么回事呢,她刚换好衣服就被黑衣人给连拖带拽的给拉出了房间。

他们家的大门口看热闹的人早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件事,说是这楚家大小姐的婚礼也真是奇特,没有婚纱和新郎不说,既然来了几个冷漠的黑衣人把她动作粗鲁的给带走。

“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楚香香以为是遇上黑社会了,拼命挣扎。

旁边的继母和继妹就在旁边好笑的看戏,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拖走。

“到底怎么回事啊?”楚香香着急的问继母。这里怎么那么多看热闹的邻居?她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继母程云笑道,“香香,你就放心的跟他们走吧,你爸爸我们会照顾好的。”说完她哈哈的笑了起来。

楚香香好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人是冷欧派来的吗?

为什么要用这种毫无人权的方式把她给带走?她自己明明可以走路,为什么偏偏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屈辱的拖着她走?

难道,她在别人眼里就那么命贱?

看着继母和继妹好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她的心彻底冷了。

几个黑衣人把楚香香给拖到一辆黑色轿车上。车上关上后,轿车扬长而去。

一下车,几个黑衣人又像押犯人一样把楚香香给带到了一间房里,随后把门紧紧的锁上。

楚香香立马反应过来了,他们这是要把自己关在这里啊。她连忙拍门,“你们放我出去,有什么话好说啊,这是犯法的!”

然而不管她怎么拍门,都没有反应。没有任何人过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楚香香没有气馁,依然继续大喊大叫。她就不信这些人禁得起她这么吵。不管怎么说,她一定要讨个说法。

“来人啊,放我出去。放了我。行,你们不放我是吧?那我就咬舌自尽了啊,我咬舌自尽,我咬……”

外面忽然响起了一个黑衣人的声音:“少奶奶,您就别闹了,待会少爷回来了他会给您一个交代的。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为什么要关着我?”

“今天是您和少爷结婚的日子,是他派我们把您从楚家接回来的。”

“所以说,刚才你们那么对待我,其实是娶我过门?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楚香香感觉自己跟吃了只苍蝇一样,别提有多不舒服了。

她就说冷欧怎么一直不安排她去试婚纱,原来根本没想到要举报婚礼。刚才那场惊吓,就是他给她的“婚礼”是么?

呵,好你个冷欧,你对我做的一切我楚香香都记住了!来日一定加倍奉还!

楚香香忍住怒气问:“那冷欧什么时候回来?”

妈妈的苦

黑衣人回答:“这我就不知道了,少爷平时忙公事一般都回来很晚的。”

“忙公事?我看他是忙着在外面鬼混。”楚香香咬牙切齿的说着。

半夜,楚香香是饥渴难耐。不管她怎么说这些人就是不放她出去,她连口水都没有喝上。由于大喊大叫把体力都给耗光了她现在只能颓软的等着冷欧回来。一边意识模糊的等,一边诅咒那个冰冷无情的男人。

深夜,冷欧回来了。

泽西上前恭敬的说:“少爷,已经按您的吩咐把人给抓回来了。”

冷欧冷声道:“带我去见她。”

一路上,冷欧深邃的眼里都含着锋芒和狠戾。

妈,你看见了吗?我把那个女人的女儿娶回家了。我一定会狠狠报复她,蹂躏她,以安慰你的在天之灵!

打开房门时,他看见楚香香坐在地上靠着床边睡着了。与其说是睡着了,不如说是饿晕过去了。

泽西离开后,冷欧把房门给关上了。他扯了扯领带,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的楚香香。她的眼眶微微泛红的紧闭双目,看起来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可怜。

不就是关了她一天么?这么快就熬不住了?这和他妈妈所受的苦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视线往下移,楚香香姣好的身材映入他的眼帘。身体里忽然涌出了一团火,那团火很快就占据了他全身。冷欧咽了咽喉咙,走过去一把抱起楚香香。

既然想要,他就不会克制自己。

更何况这个女人是白捡的,不管怎么蹂躏他也不会心疼。

楚香香意识迷迷糊糊的,迷糊中她感觉到自己被一个强而有力的臂膀给抱起来,然后她就被放到了一个柔软的地方。

紧接着有人开始脱她的衣服,她觉得有些不对劲。迷糊不清的呢喃道,“别这样,嗯……放手……”

她胡乱的用手去打乱冷欧的动作,意识依旧模糊不清。

闻言冷欧冷笑一声,他戏谑道,“你不是很想要么?装什么清高?”

他的声音非常冰冷无情,嘲笑着她楚香香。他离开不相信一个20岁就早早的没了第一次的女人,还会有什么清高可言。

可笑的女人。

“装什么……我没有,放开……”楚香香没好气的呢喃着,迷糊的挣扎着。

被她推的烦了,冷欧干脆不再容忍下去。他蛮横的一把制住她乱动的两只手,膝盖放在她两腿之间,整个人压了下去。

“唔……”她痛苦的嘤咛出声。

楚香香整个人被制住了,压根动弹不得。可恨的事她的头此刻还非常疼,想醒也醒不过来。她只能忍受着这一切,任冷欧在她身上予取予求,把她当成一个毫无人权的工具来发泄。

他冰冷,无情,对自己一点怜惜的意思都没有。甚至每一个动作都带着十足的恨意,恨不得把她剥皮拆骨一般。

他疯了一样的发泄让楚香香回想起了在酒店的那晚。她那时也是这样被迫屈辱的承受着一切……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楚香香浑身都疼,就像刚刚经历车祸一样。

她一转头,就看到了旁边熟睡的冷欧。此刻他正双目紧闭着,轮廓分明的脸看起来比平日里柔和了不少。

不可否认,他这副长相就是放在娱乐圈也不输别人。只是他这糟糕难搞的性格把他这副好脸给毁了。

平时的他总是紧绷着一张脸,就跟全世界都欠他的一样。但是现在,他看起来分外安静美好。长长的睫毛像刷子一样,跟她上次见到的弹钢琴的男子看起来一模一样。

难道她上次见到的男人就是冷欧?

他之所以一直不和自己说话就是怕自己会认出他的声音?可是他为什么要骗自己玩呢?而且,这两个人的气质完全不同,应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真是,越想越混乱。

一低头,楚香香就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被撕的不成样子,昨晚那难堪的记忆又呈现在她脑海里,让她瞬间红了脸。

愤怒和羞耻占据了她所有的情绪。这个该死的冷欧!竟然那么对待她?

不行,她一定要报复回去才行。

现在的他睡的雷打不动,她为什么不好好折磨他一下?对,就是要折磨回去,不然怎么对得起他对自己的暴行?

楚香香看了看四周,忽然想到了一计。她拿起旁边的白色枕头,对准冷欧英俊的脸,深呼吸一口后猛地按了下去。

楚香香用尽全力的按着枕头,试图憋死冷欧。虽然她知道这样做的话冷欧很快会醒来,并且会很生气,他一生气她的小日子就不好过了。可她就是忍不住,她就是想让他不舒服!

果然,没多久冷欧就醒过来了。他猛地一把扯过枕头往地上一扔,双眼狠戾的看着楚香香。

楚香香被他看的发麻,然而她还是硬着头皮和他对视。

冷欧脸色阴沉的看着她,恶声恶气的问:“你想谋杀亲夫?”

楚香香闻言笑了起来,“你算哪门子亲夫?我们之间即没有婚礼也没有结婚证,你和我之间顶多只有一个施暴者和被虐者的关系!”

她觉得她这个总结再合适不过,他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妻子来对待过。

“我告诉你,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冷欧的女人。”他语气霸道而不容置喙的补充说,“我就是你的天!你的神!”

说这话时他看起来是那么的理直气壮,理直气壮的让人深信不疑,然而楚香香却不吃他这套。

她觉得好笑,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自大的男人。还她的天?她要是偏偏不听他的呢?

她很想骂回去,但是冷静下来想了想,她还是识相点住嘴的好。万事不要冲动,不然很容易作死。她知道,惹了冷欧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楚香香忍住怒气说:“我不想和你吵下去了,但是你要告诉我,你到底对我打的什么主意?”

“我就是想折磨你,把你娶回家,更方便蹂躏你不是么?”冷欧的眼神非常挑衅,他冷着脸补充道,“我警告你,别试图爱上我,我是不会喜欢你这种女人的。”

他的声音冰冷而绝情,就像千年冰窖里出来的一样。

楚香香被他的话激怒了,忍不住大骂道:“你说什么?你变态吧!”

天,她实在是不明白怎么会有这种男人!他们之间又无怨无仇的,凭什么单单盯着她一个人折磨?

难道他心理变态?

她没好气的质问:“也就是说,你前两次对我那么粗鲁凶狠,都是为了折磨我?”

逼嫁新娘:我的双胞胎老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逼嫁新娘 或 我的双胞胎老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鬼婚戒捡不得4章

    原标题:女鬼婚戒捡不得4章书名:女鬼婚戒捡不得第四章又见女郎我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看见那些不该看见的东西,电梯停在八楼,我按下电梯按钮举着树枝站在门口。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总感觉有人站在我的身后,鼻孔里喷出的凉气打在我的脖颈上,我快哭了,我屏住呼吸把树枝慢慢倾斜,最终靠在我的肩膀上。树枝放好后我再也感觉不到那种气体,叮~电梯门开了,我举着树枝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眼睛却不自觉地想要看清身后的情况。走进电梯,当电梯门要关上时我转过了身,门外,老婆婆正拿着扫把扫地,她看着我笑了,张大嘴巴笑了。电梯门

  • 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4章

    原标题: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4章小说: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第四章用身体换的邵晓曼被带到一边量三围,李思则跟在江涵之身边,好奇道,“您不是有个会议吗?怎么亲自过来了?”江涵之没有回答,只是扫了一眼正在量三围的邵晓曼,忽然想起关于邵晓曼被炒鱿鱼的事情。那个女人不肯说,不代表他查不到。“李思,查一下邵晓曼离职的原因,我明天就要答案。”江涵之说完,便提步往外走,他打算去给邵晓曼挑几双鞋。李思自然是跟上去的,反正邵晓曼在这家店里,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谁知,他们两人前脚一走,后脚便又进来两人。而邵晓曼三

  • 婚情醉人:秦少的盛宠娇妻4章

    原标题:婚情醉人:秦少的盛宠娇妻4章小说书名:婚情醉人:秦少的盛宠娇妻第4章那夜是场乌龙苏嫣然一看车,立刻拉着雯雯往一边站站。但是车玻璃却摇下来,秦明朗冲着两人道:“上车,别等大巴了。”雯雯想坐经理的顺风车,但是又畏惧经理没有温度的脸孔,而苏嫣然更是直接摇头:“不用,大巴车就快来了。”“上车。”秦明朗见苏嫣然拒绝,立刻冷脸不悦的又说一遍。经理一发威,雯雯立刻怂了,拉着苏嫣然缩着脖子就往车上爬。两人堪堪坐好,车子就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向着市区驶去。秦明朗专注开车,一丝不苟,后边两个小女生连说话都不

  • 职业纤体师4章

    原标题:职业纤体师4章小说书名:职业纤体师4满满的都是爱无法解释,杨逸凡感到头有些疼,先不去想了,时候不早,估计老婆早就回去了,看不到自己会着急的。想到这,杨逸凡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车说了地址,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有一个未接来电,点开后发现是老婆的,杨逸凡顿时露出了甜蜜的微笑。虽然经过大半个晚上的折腾,杨逸凡却没有感到任何疲惫,回到家的时候,为了不吵醒老婆,杨逸凡轻手轻脚开门,然后悄悄去洗澡。上床时,虽然动作很轻,但是席梦思的震动还是把梁小梅惊醒了,她睁开眼睛就说:“老公,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

  • 好孕天降:总裁的借种小娇妻4章

    原标题:好孕天降:总裁的借种小娇妻4章小说:好孕天降:总裁的借种小娇妻第四章善后费早上七点。清晨的微光由窗帘的空隙照进房间,在大床上投下一方斑驳的亮色。张小娴皱了皱眉,眼睛慢慢张开。她伸手挡了一下,适应了一下突如其来的光线,然后才开始打量起身处的环境。头好疼……她这是在哪?这陈设,跟她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一样。疑惑的目光四处移动,定格在身边熟睡的男人身上。张小娴的眼睛眨了两下,时间定格了好几秒。接着,极快地伸手捂住了即将发出的尖叫声。这这这,这个陌生男人是谁?为什么会跟她躺在同一张床上?她瞪大

  • 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4章

    原标题: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4章小说书名: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第四章出事了“你要干嘛,什么不放过呀?”我看到他那冷厉的样子,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便追着他问,可是他不理我,转身就往外走了。我忘了自己是在床上,是在梦境中,跟着就要追过去,却发现拿不动脚,只得对他喊道:“你要去哪里,你想干嘛,你说话呀……”我不停的喊着,可是他却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我正恼火,却被人摇醒了。“你要干嘛,干嘛……”我惊慌的手里一阵乱打,却被人抓住了双手。“柔柔,是我。”有人抓住我的手大声叫着。“姚枫,怎么是你,你不是去陪

  • 丧尸帝国4章

    原标题:丧尸帝国4章小说名:丧尸帝国第四章蛋蛋的忧伤见郑然看向经理室,怀仁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见经理室的木门紧闭着,在最开始的激烈叫喊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他轻轻的走到门前,把耳朵贴到门上,放缓自己的呼吸,细细地听着里面的动静。安静,死一般的安静。经理室是最先发生异变的地方,现在里面的情况很难猜测。听里面没有动静,怀仁用手尝试着轻轻的拍了拍木门,等了几秒钟,里面还是没有反应。于是他加大力度继续拍击,想要试探里面的情况。在敲击了三次之后,终于有了动静,剧烈的声响在门里响起,还伴有阵阵的低声嘶吼

  • 婚婚欲醉:总裁算账吧!4章

    原标题:婚婚欲醉:总裁算账吧!4章书名:婚婚欲醉:总裁算账吧!第四章谈交易齐家有齐家的规矩,齐家的孩子在外面买房子住可以,但是每周必须回家一趟,来一场家宴。而今天就正好是家宴的时间。但是当齐丰羽回家的时候,却有些惊讶的发现自家老爷子端坐在沙发上,穿着他最喜欢的一身唐装,而且自家的桌子上多了一副碗筷,就放在他的身边。看到这样的场景,齐丰羽原本就黝黑的眸子瞬间深沉了下来,眉宇间带着淡淡的褶皱,眼神从碗筷上轻扫到达一旁的老爷子的身上,神情中有一抹厌烦。他的心中猛然的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有一种不好的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