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阴阳路在线阅读

2017/12/13 17:12:1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阴阳路

第一章 值夜班

六月初,我拿到了大专毕业证,连续面试了几家大型公司,招聘人员都对我不太满意,不是嫌我学历差,就是没有工作经验。163生活网

我尝试着放低要求,在网上大量投递简历,一边啃着馒头,一边在“18同城”上找工作。

漫无目的浏览了几个星期,一条招聘信息引起了我的注意。

大通物业招聘安保人员,不需要工作经验,也没有学历要求,两班倒,单休,包含五险一金,每个月工资是5000块!

还有这种好事?

我怀着试一试的心态,拨通了上面的招聘电话,找到大通物业的办公室。

负责应聘的人叫陈刚,三十来岁,是个体重将近两百斤的大胖子,笑起来的时候肥肉挤成一堆,几乎看不到眼睛。

我敲门进去,陈刚马上站起来,指甲里满是烟灰和油垢,很热情地跟我握手。

简单寒暄两句,进入正题,聊得还算融洽,可聊到一半,陈刚突然提出一个问题,让我有些发懵,

“交过女朋友没有?”

现在的招聘单位,没事就喜欢整几个稀奇古怪的问题难为应聘者,可这么新鲜的话题,我还真是头一回听见。

我老实回答,“没有,穷屌丝一个,没人看得起我!”

陈刚好像很满意我的答案,眉头一下子舒展开了,“哦,那就行,这边还缺一个值夜班的,包住宿,月薪五千,你感觉咋样?”

我感觉很爽!

对方开出来的条件,让我感觉跟做梦,我投了几十分简历,应聘不下十回,不是要求我多加班,就是试用期工资只发一半,这么优厚的待遇,打着灯笼都难找。163生活网

见我点头应允,陈刚话锋一转,又提出了几点要求,

“不过有几点你必须注意,第一,上班绝不能迟到,另外,十二点后必须把小区大门关紧,如果有人敲门,你先让他出示物业卡,还有就是凌晨三点后,不管什么人要出去或者进来,都不能开门!”

陈刚提出的要求很苛刻,前面两点倒是很好理解,毕竟这几年治安不好,值班员工严格按照公司规定履行职责,这是比较正规的。

不过第三点似乎有点过头,真要有业主半夜发了急症,堵着门不等于害命吗?

但为了得到这份工作,我还是硬着头皮点头,保证道,“放心,我一定会严格按照规定执行的。”

陈刚这才笑了,“好,那今晚就开始上班吧,公司统一发放床单被套,你就不用置办洗簌用品了。”

这次应聘很顺利,陈刚很快就拿出合同,让我签,我仔细看了看上面的条款,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再复印一张身份证,我就算大通物业的正式员工了。

下午看了看住宿房间,一居室的隔断间,虽然小,但收拾得挺干净,陈刚对我很照顾,又带我领了保安服和洗簌用品,嘱咐我每晚上班前,都要去办公室签到。

办公室距离值班的小区有点远,隔着两条街,为了保证准点不误事,我九点半就到了,签了到,刚打算下楼,陈刚拉住我,递给我一根烟,“小王,你要去上班了对吧?”

我点头,“对啊,不是不让迟到吗?”

“那行,你去吧。163生活网”陈刚点头,等我跨出房间的时候,又把我叫住了。

他叮嘱道,“上午给你说的话,都记全了吗?还有就是上夜班的时候,别乱跑知不知道?想尿尿的话,值班室有夜壶。”

我又点头。

大通物业的管理制度还是挺严格的,拿得出这么高的工资,对员工要求苛刻一点很正常。

离开办公室,我一通小跑,来到了自己负责的那栋小区。

说句实话,大通物业负责管理这么多小区,就属我被分派到的这栋小区最脏最破,门口连条像样的马路都没有,大门歪歪斜斜的,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垮掉,应该是整个云溪市最偏僻的几个地方之一了。

我真想不明白,这么破的大楼,怕是连物业费都收不齐,大通物业怎么会有闲心打理这种楼盘?

和我交班的老头子姓李,和和气气的一个小老头,只是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嘴里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说什么。说明163shenghuo.com

我刚来交班的时候,小区门口还站着几个老头,和值班室的老李头有说有笑,转眼换了班,一到十点,这帮人却都走了,留我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大门。

马路上光线黑暗,十八个路灯有十七个是坏的,还有一个滋滋闪着电光,怪渗人的。

城里人爱养狗,可这个小区,连狗都不叫!

小区太荒凉了,我一个人待在值班室,边看手机边打瞌睡,没一会,就到十二点了,刚出去关好了大门,回屋的时候,屁股还没把凳子焐热,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我抬头,发现门外站着个中年男人,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身上被捂得很紧,只剩半个脑袋露在外面,感觉怪怪的。

我看他额头有点发青,又穿了这么多衣服,估计是发高烧了。

“麻烦开下门。”男人见我打开窗户,赶紧挥了挥手手上的物业卡。网站163shenghuo.com

我走出值班室,确认了一下,物业卡是302的,没错。

回到窗户前,我按下自动门的按钮,男人赶紧带着小孩走进来,小男孩眨巴着眼珠子,很礼貌地对我说声,“谢谢叔叔。”

他分明在朝我笑,可脸色却是青色的,看起来很怪异。

出于礼貌,我也笑着对他点头,“生病了要听爸爸的话,乖一点,很快病就好了。”

“嗯,”小男孩点头,又补充了一句,“可爸爸说我的病可能治不好了。”

我看着小男孩消瘦的脸,心想该不会得了绝症吧,真可怜!

男人顿了顿步子,瞥我一眼,没说话,递给一支烟,拽着小男孩快步离开了。

回到值班室,我点上香烟,刚抽了一口,呛得我肺都快咳出来了。阴阳路在线阅读

借着灯光,我看了一眼手上的烟,烟丝都潮了,还有好多地方在发霉,而且这个牌子,应该已经停产不少年了。

这个年头,还有谁会抽这个牌子的香烟?

我没多想,把半截香烟放在追上,低头耍手机,马上就快到三点了,我坐椅子上打瞌睡,门口又传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像是高跟鞋踩在地上,很清脆,伴随着敲门声。

“谁呀?”我有些不耐烦了,把脑袋伸出值班室窗外,还是看不到人影,皱着眉头走向自动门。

门口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到。

奇怪……

我走回值班室,继续看手机,没一会儿,敲门声又响了。

我站起来,还是没看到人,只有窗户外面的冷风,刮得嗖嗖响。

我怀着狐疑的心态,再次推门走出去,这一回,门口多了双红鞋子,孤零零地摆在那里!

大半夜看见这一幕,吓得我浑身一哆嗦,转身就想进屋,身后传来一道冷幽幽的声音,“等下。”

我顿住脚步,心里更害怕了,谁在说话,难道是那双鞋?

耳边又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麻烦开下门!”

我这才释然了,回头看向高跟鞋,紧接着是一对裹在丝袜里的大长腿,视线上移,出现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我眨了眨眼睛,难道刚才是我眼花了?

这女人胸口晃着一对大白兔,胸围傲人,起码也得36D的尺码,简直和岛国电影里的女主角有一拼,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很勾人。

女人很漂亮,就是脸色不太好,外面下着小雨,估计冻坏了,脸色白得像一张纸,嘴唇涂着口红,特别扎眼,把头垂得很低。

我赶紧从意淫中回过神,心里暗觉疑惑,这女人走路没声音,怎么跟飘一样?

“美女,请问你有房卡……哦、不是,你有物业卡吗?”

“我忘带了,”美女看了我一眼,用手摆弄着裙角。

这样啊……

我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闹钟,已经三点整了,很为难地捞了捞头,“美女,不好意思,公司有规定……”

“你就通融下嘛!”

好不容易找到这份工作,我可不敢胡来,赶紧摇头,“对不起,你没物业卡,现在都三点了,我不能让你进。”

美女的脸色马上就垮了,变得很冷,她转身离开,走路姿势有点奇怪,好像点着脚尖在走,身子一晃一晃的。

她转身的时候,身上掉了块红丝巾,我赶紧跑出值班室,捡起红丝巾追上去,可一转眼,大街上却连根人毛都看不见。

只是她站立过的地方,多出了一个很清晰的泥水鞋印,黑得像墨,连雨水都冲刷不掉!

我也没多想,揣着红丝巾走回值班室,闻了闻,感觉还挺香,想起那张美艳的脸,不免多了几分旖旎的心思,把红丝巾揣进衣兜,美美地打瞌睡。

第二天一早,老李头来换班,进屋看到桌上的香烟,问我怎么回事?

我随手抓起香烟,“昨晚帮人开门,别人送的……”

话说到一半,我愣住了,因为抓在我手上的半截烟头,居然是黑色的,还有一股很深的土腥味,像是在地下埋了很久一样。

我凑到鼻尖闻了闻,有一股很浓郁的臭味,差点没把我恶心得吐出来。

老李看着我手上的烟,脸色有点发白,很古怪地说了一句,“发霉的烟就扔掉吧,以后别随便接业主的东西!”

我赶紧丢了香烟,回到宿舍补觉。

刚躺下,回想起昨晚那个美女,脸上就莫名其妙地发烫,腾一声坐起来。

走到隔间里的卫生间,我脑子都是昨晚那个美女的身影,迫不及待地解下皮带,玩起了“五打一”的小游戏。

完事后,我有点心酸,像我这种屌丝,上学都交不起学费,每次眼巴巴看着宿舍里的同学带女朋友钻小树林,寂寞难捱,只能偷偷躲进被窝,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简单打理了一下战场,我突然感觉肩膀好沉,像压了一坨石头一样,可能是第一次熬夜,还不是很习惯。

我躺回床上休息,可怪梦却接二连三地出现。

我梦见自己走进一间小黑屋里,跟昨天晚上的那个美女滚床单,连续做了好几个梦,都在做这种羞羞的事,只是环境不同,有时在阳台,有时在地板……

下午一觉醒来,比睡觉前还累,一掀被单,裤裆里粘糊糊的,濡湿了好大一片。

第二章 梦遗

这都多大岁数了,居然还梦遗?

摇摇头,只能苦涩一笑,换了身衣服,趁着时间还早,先把旧衣服洗干净。

走到洗手间刚把衣服放下,突然从浴镜里看到,身后有道影子一划而过,睁眼仔细再看,啥也没有,反倒看出自己的眼圈有点发青。

“这才熬了一个晚上,怎么就长黑眼圈了?”我对着镜子无奈苦笑,没有富贵的命,却生了富贵的病,人生还真是艰难。

洗完衣服,到窗台上晾干,回屋的时候才想起裤兜里还有张红丝巾,正打算掏出来,等晚上见面的时候还给那个漂亮女人,一摸兜,红丝巾居然不见了。

“真见鬼,”我换上保安服,去楼下找了家馆子吃饭。

正好陈刚也在,看见我,很热情地招呼我落座,问我昨天干得怎么样?

我笑着说还行,就是大晚上怪冷清的,能拉个人陪我聊天就好了。

陈刚赶紧把夹进嘴里的菜吐出来,我以为他怕烫,谁知,陈刚突然板正了脸色,很严肃地对我说,“小王,上班的时候可别乱讲话,尤其是晚上,吵到人清静可不好。”

我嘴上笑着说放心,哥们不是多嘴的人,低下头,心里却直犯嘀咕,这家单位要求怎么这么多,值班的时候跟人聊天怎么了?何况也得有人跟我聊啊。

去办公室签完到,我正打算回小区换班,陈刚又叫住了我,递给我一个红色的锦囊,里面不晓得缝的什么玩意,硬邦邦的,“小王,这是公司的福利,你以后上班,挂在值班室吧。”

我接过,随口问道,“这是啥?”

陈刚表情不太自然,“没什么,就是个小挂件。”

这家伙一脸神秘,更让我好奇,下楼之后,我偷偷把锦囊拆开,取出一个小牌子,上面用红笔画着很多蝌蚪一样的文字,弯弯曲曲的,很怪异。

我看不出什么门道,没多想,把牌子塞进锦囊就去换班了。

门口仍然站着几个小老头,在和老李头聊天,看见我来交班,一窝蜂都散了,让我很尴尬。

更奇怪的是,小区门口的地上,散落着不少纸钱,像是有人出殡一样。

老李头仍旧很和善地朝我笑笑,起身离开,我心里憋不住,叫住他,“老李,这小区的人怎么怪怪的啊?”

“啊……哪里怪了?”老李头回头看我。

“他们怎么都不肯跟我说话?”

“嘿,跟几个老头子有什么好聊的。”老李头笑得阴阳怪气,转身就走了,走到一半,突然神经质地回头,看我一眼,用很低沉的声音说道,“昨晚302有个女人跳楼了,你知道不?”

啊?

302……不是我昨天替那对父子开门的那家吗,怎么好端端的就死人了?

我摇头,说道,“那家人真可怜。”

“嘿,”老李皮笑肉不笑地说了句,“可怜啥啊,一个单身女人,老公儿子早死了,跳楼也算解脱。”

啥?

我吓了一跳,刚想追问老李什么情况,这家伙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哪我开门的两个人是?

我摇摇头,走进值班室,把锦囊挂在墙上,坐回椅子,屁股下却吱呀一声响,发出蛤蟆一样的叫声,吓得我赶紧蹿起来。

值班室的椅子是皮椅,但很旧,卷边都开始起毛了,坐垫也瘪瘪的,凸一块、凹一块。里面不知道是不是装了弹簧,有点咯屁股。

我嘀咕着坐下去,低头玩着手机,十二点刚过,就准时关闭了小区大门,刚坐下,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谁呀?”我有些不耐烦了,沿着窗户外面看了一眼,却没见着人。

奇怪……

我低下头,继续看手机,没一会儿,敲门声又响了。

我站起来,还是没看到人,只有窗户外面的冷风,刮得嗖嗖响。

“看来这破铁门也该换了,连风都顶不住!”我嘀咕了两声,没当回事,坐下去继续看手机。

隔了半分钟,大铁门突然哐当当直响,摇得越来越厉害!

特么的,这大半夜的,难道有人恶作剧?

我“腾”一声站起来,把脑袋伸出值班室窗外,还是看不到人影,顿时火了,踹开值班室大门就往外走。

我是被惊醒的,心中老大的不情愿,“这小区的人是不是有病,怎么都爱大半夜回家?”

可当我站起来,看见昨天那个美女之后,脸上却笑开了花,“又是你?”

她今天还穿着那声红色连衣裙,怪热的天,又没有下雨,却打了一把伞,那伞也是红色的,“帅哥,麻烦你开下门?”

我故意磨蹭了一会儿,用余光偷偷瞥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像我这种连女孩手都没摸过的小屌丝,对异性格外关注。

看到这个漂亮女孩,也让我回想起了今天上午做的那几个怪梦,脸上有点发烧。

我还是问道,“你带物业卡了吗?”

“帅哥,通融一下嘛!”美女看着我,语气有点发嗲。

我很为难,但还是摇摇头,“对不起,按照规矩,没有物业卡不能开门!”

美女看着我,痴痴地笑,“不要这么死板嘛,最多,我让你亲一口?”

美女指了指光洁的脸蛋。

可听完她的话,我反倒变得警觉起来。

最近电视上一直在播放有一伙小偷团体,大半夜潜入小区盗取财物的新闻,这女人长得这么漂亮,到凌晨却还在外面瞎晃,而且连续两天都说没物业卡,该不会就是小偷团伙中的人吧?

我赶紧摇头,“你要想进去也行,打电话让家人那物业卡出来接你。”

“神经病,”美女脸色又变冷了,还随手在玻璃窗上拍了一下。

玻璃窗上有灰,被她拍出一个印子,美女赶紧缩手,狠狠瞪我一眼,转身就走。

她那种目光,很毒,更加让我确信了她是小偷的想法。

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又有一样白色的东西从身上掉出来,不过美女走得急,根本没看见。

这女人到底是来偷东西,还是送东西的,怎么老丢三落四的?

我忍俊不禁,走出值班室,绕到铁栅栏面前,捡起了地上的东西。

是双白袜子。

我替她收捡起来,万一明晚又碰上了呢?说不定我还能劝她改邪归正,然后……

我胡思乱想,刚打算转身进屋,却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值班室好像起火了,屋里飘着一层烟。

我赶紧打开门,使劲挥舞手臂,狂煽了几下,进屋子转了几圈,很快就把目光定格在了陈刚之前给我的锦囊上。

烟是从里面飘出来的,撒发出一股怪味,很呛鼻,感觉……跟殡仪馆焚烧尸体的味道是一样的。

“妈的,陈刚那死胖子还说公司发福利,可没说这玩意儿会自燃啊!”

我赶紧把墙上的锦囊摘下来,整块木牌都烧焦了,黑漆漆的,上面那些字早就没了,而且龟裂出很多裂纹。

我随手把锦囊往外面一丢,打开所有窗户透气,轮到被那个美女拍中的那扇玻璃,却发现整块玻璃上,居然模模糊糊地起了一层雾水。

那个手印很清晰,跟画上去的一样。

“真特么邪门!”

我站在值班室外,抽了一支烟,等白雾散尽了才进去。

早上交班,我回屋换上睡衣,正打算好好补觉,刚脱裤子,那种感觉又来了。

“不会吧!”我站起来,望着裤衩中支起来的帐篷,心中很奇怪。

昨天不刚玩过五打一吗?

我摇头,忍住不去想那些污秽的画面,进卫生间冲了个凉,脑子稍微变清醒了一点。

从卫生间出来,我觉得脚软,肩上好似压着什么东西,走路都费劲,迷迷糊糊倒床上睡着,依旧重复昨天那种怪梦。

这次换成我躺在床上,美女站在床前,她看着我,痴痴地笑。

我想爬起来,却感觉浑身动不了,刚想问她“你怎么在这儿”,美女就岔开两条白嫩的大腿,跨在我身上,手指在我胸口游移,并且缓缓往下移动。

我渐渐有了感觉,被那股呼之欲出的欲望再次填满了内心,而美女则将嘴巴凑过来,将舌头放进我嘴里,轻轻挑逗。

她身上的衣服轻轻滑落,露出白藕般的胳膊和大腿,胸前晃荡着两颗大肉球,在我身上蹭来蹭去,像触电一般,让我浑身发麻。

我受不了,翻身就把她压在了床上……

一觉睡醒,我感觉头好疼,裤裆还是黏糊糊的,睁开眼,吓得差点惊掉眼珠子。

我衣服上的扣眼是敞开的,裤子被褪到了膝盖以下,胸口放着前天捡来的红丝巾,脚上居然穿着那双白袜子!

我瞬间就吓醒了,赶紧把红丝巾丢掉,拼命去脱白袜子,因为太紧张,把腿毛都扯掉了几根!

看着地上的红丝巾和白袜子,我点上一支烟,坐在床前,愣了十来分钟。

不对劲!

衣服和裤子,可以解释成我在睡觉的时候无意识脱掉的,可红丝巾和白袜子是什么情况,我又不会梦游,谁帮我穿上的?

我想起了陈刚,他是大通物业的管理,所有员工的备用钥匙都在他手上,会不会是这小子……

我摇摇头,排除了这个想法。

可如果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而且红丝巾明明不见了,现在又出现在这里,难道……它自己会动?

这个念头把我吓得不轻,脸都变紫了,手上一哆嗦,赶紧把红丝巾和白袜子整理好,塞进垃圾袋,拎出去丢了。

不管是不是梦游,这肯定不是啥好事,陈刚这小子爱串门,要让他看见这两件东西,指不定还以为我变态呢。

阴阳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阴阳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清姿曼妙不染尘】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清姿曼妙不染尘】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清姿曼妙不染尘目录预览:第1章她只不过是件礼物第2章要么离婚,要么丧偶第3章不离就死第1章她只不过是件礼物夜色渐浓。包厢里,顾薇薇盯着送到嘴边的满满一杯酒,为难的皱起了眉头,“对不起,我不能喝。”“一杯而已,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色迷迷的张经理牢牢盯着眼前的绝色佳人,口干舌燥完全憋不住。顾薇薇下意识地将求助的眼神投到萧锦城身上,只要他开口替她说一句,谁也不敢拂了他的面子。可他却避开了她的眼神,像是毫不知情一般,谈笑自如,顾盼生辉。她以为结婚两年,她

  • 【重生之庶女惊华】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重生之庶女惊华】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重生之庶女惊华目录预览:第1章陷害重生第2章恶奴欺主第3章被关柴房第1章陷害重生外面艳阳高照,祠堂里却阴冷无比。“畜生,当初就应该把你溺死在马桶里,赵姨娘待你如亲女,你竟然下毒害她!赵姨娘侥幸没死,成了形的男胎却活不成了,这是让我柳家绝后啊。”柳花溟刚睁开眼睛,尚未适应祠堂里火烛的光芒,就听到柳青晖愤怒得无以复加的话。旁边,是阴森着脸的族老们。“老爷,还好我没事,想必大小姐没了亲娘,对我们这些姨娘也是,也是嫉恨的,只是可惜了那个成了形的男胎。”赵姨娘

  • 【许你一生安易】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许你一生安易】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许你一生安易目录预览:第1章出狱第2章要她回去第3章好意?第1章出狱金色的阳光打在苍白的脸上,安易抬手下意识的挡了挡刺眼的阳光。今天是她出狱的日子。五年了,她在那人间炼狱一般的监狱里,受着非人的待遇,这五年来,她心中的愤怒和仇恨从未削减,反而与日俱增。五年前,她受人诬陷,锒铛入狱。没人同情她,即便是亲生父亲都公开与她断绝关系,一夕之间,安易如同敝屣一般引人厌恶。而今天她终于可以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气了。怀揣着不到五十块钱的安易一出监狱的大门,便看见了此生她

  • 【你给我的心如死灰】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你给我的心如死灰】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你给我的心如死灰目录预览:第1章最不要脸的贱女人第2章切腹切肝第3章死过了一回回第1章最不要脸的贱女人“医生,宝宝怎么样?”骆妍的目光落在B超的显示屏上,这两天小东西在她的肚子里闹腾的厉害。“宝宝很正常,也很健康,再过三个月就要生了。”“嗯嗯,太好了,谢谢医生。”骆妍继续激动的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小东西,那是她的孩子,结婚三年,她已经流产了五次了,这一次,终于快要生下自己的孩子了。想想,就特别的期待。“既然健康,那就生吧。”B超室的门突然间打开,龙沐

  • 【爱你成枉然】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爱你成枉然】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爱你成枉然目录预览:第1章把衣服脱了第2章喂了藏獒第3章这样的卑鄙第1章把衣服脱了“1174,出列。”夜晚的监狱大厅,灯火通明,三百多身着统一制服的女囚静静而立。编号1174的喻宁看着面前的妇科检查台,恐惧的身子一抖,“不要,我不要检查。”“把衣服脱了,你是孕妇,这是每天例行的身体检查,这也是厉先生的意思。”女看守面无表情的说到。一听到厉先生,喻宁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厉凌飞,他够狠,已经半年了,他还要这样的侮辱她吗?这半年来她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当着

  • 【与你深情到白头】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与你深情到白头】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与你深情到白头目录预览:第1章还是那么贱!第2章乔圆圆,你真脏!第3章今晚造人第1章还是那么贱!“秦先生,别……”一推开酒店的房门,乔圆圆就被重重地压在门上,男人精壮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她的肌肤,骨节分明的大手,粗暴地在她身上游移,那样的力道,几乎要将她的身体捏碎。胸前的柔软,被男人揉捏成羞耻的形状,乔圆圆下意识地弓起身子,精致挺翘的臀,却是直接被那个男人托了起来。酒店房间里面,昏暗一片,那样浓重的黑,仿佛无边的地狱深渊,一点点将乔圆圆吞噬。身上传来

  • 【金牌律师:久爱成婚】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金牌律师:久爱成婚】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金牌律师:久爱成婚目录预览:第1章小三出现第2章婆婆的话第3章接受她吧第1章小三出现从大学开始恋爱,一毕业就结婚,我的爱情曾经羡煞多少旁人。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用心经营了两年的婚姻,抵不过另外一个女人的别有用心。其实从今年过年之后,我便发现丈夫回家的时间渐渐的晚了,一回来便是倒头就睡,语言上的交流变的少了,身体上的交流也逐渐变为了0。虽然婆婆一直都在催促着我们生孩子,可是丈夫总是笑着说顺其自然,我也一直都很感动,没有刻意的避孕,却也一直没有孩

  • 【王爷威武:扑倒除妖小娇娘】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王爷威武:扑倒除妖小娇娘】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王爷威武:扑倒除妖小娇娘目录预览:第一回夫者不闻妻已亡第二回死而复生妻已换第三回闻要侍寝言不适第一回夫者不闻妻已亡是夜,一道娇小瘦弱的身子快速穿梭在高楼大厦之间,如履平地。她追赶的是一道黑乎乎的影子,速度同样很快。“魅,你逃不掉的!”“你个黄毛小丫头也想除掉我,简直天方夜谭,如今你们除妖一族就只剩你一人了,还想跟我斗?!”黑影不男不女的声音极为得瑟。“呵,那你还跑什么?”她只一句话就让魅无言以对。到了江边,两人皆悬在江面上,青梨拔出背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