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为爱俯身 大结局

2017/12/13 17:36:0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为爱俯身

第1章 我求你!

四年前,沐家面临破产局面,沐柒柒得知缘由后,不得已找上了浅依雪。原文163shenghuo.com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爸的公司!”沐柒柒痛苦绝望的看着浅依雪。

浅依雪红唇勾勒出一抹笑,眼底布满阴鸷和恨意道:“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我怎样才会放过你爸!”

沐柒柒卑微低下的看着她,开口道:“我求你!”

“哈哈,堂堂的沐家小姐、韩夫人,居然求我?”浅依雪讽刺着,脸上全是胜利者的笑容:“行啊,想要我放过你爸爸,立刻马上跟熙哲离婚!”

沐柒柒怔住了,要她跟韩熙哲离婚?不,不可能!沐柒柒伸出手,紧紧的抓着浅依雪的手,摇头,脸上挂着泪水:“除了跟熙哲离婚,其他的我什么都答应你,求你了!”

浅依雪拿掉她的手,冷哼一声,语气不屑的说道:“沐柒柒,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既然你不愿意,那么我就来帮你一把!”

说着,她扭动钥匙,一只脚伸到驾驶座下,踩向油门。

沐柒柒不解的看着浅依雪,直到车子飞快的行驶起来,她这才反应过来。

她脸上露出了恐慌,可身边的浅依雪嘴角却勾勒出一抹阴险的笑。

“浅依雪,你疯了?你给我放手,快点停下来!”说着,沐柒柒压制着内心的恐惧,去掰开控制着方向盘的浅依雪。

浅依雪嘴角一抹阴冷的笑:“沐柒柒,你不是不舍吗?那我来帮你!”说着,迅速打开副驾驶室的车门,脸上是残忍阴狠的笑,大半个身子往车外倒去。

沐柒柒心里大惊,一只手控制着方向盘,伸出另一只手想把浅依雪拉回车内,而浅依雪眼见快要到违法拍摄的位置,以她现在的角度拍摄出来,就像是沐柒柒把她推下车的。163生活网

浅依雪眼底布满了狠戾,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借着沐柒柒伸过来的手,往身后一仰,整个人掉下车去,连滚了好几圈。

沐柒柒呆住了,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呆滞的看着浅依雪掉下去的反向,却没注意到前方的栅栏,车狠狠的撞了上去。

“嘭!”

浅依雪亲眼见沐柒柒撞上栅栏,嘴角勾出一抹得意的笑,沐柒柒,韩熙哲只能是我的,你活该!

她以为这个地方只有一处摄像头,殊不知,另一处隐秘的摄像头拍下了所有的过程!

痛意直袭沐柒柒的全身,她费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眼前一片模糊,脑袋也格外的痛。

她缓了缓,想要下车,可全身没有任何力气,她的眼皮再一次沉了下去。

……

沐柒柒缓缓的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周围陌生的环境,良久后,才发现自己是在医院,她挣扎着要下床,可是浑身没有任何力气。

一双皮鞋映入沐柒柒的眼帘,她费力的抬起头,视线对上了来人冰冷的眸子,有些害怕的垂下来头。

男人踩着锃亮的皮鞋坐到床对面的沙发上,冷着脸,狭长的眼睛盯着她:“为什么要那样做?”

还没弄清楚情况的沐柒柒疑惑的问道:“什么?”

男人隐忍着自己的怒气,看着眼前装傻的女人,又问了一遍:“为什么要把依雪推下车?”

第2章 我不会放过你!

沐柒柒愣了一会,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解释着:“韩熙哲我没有,你没有推她,是她自己……”

话还没说完,就被韩熙哲冷冰冰的打断,狭长的眸子半眯着,危险的看着沐柒柒:“沐柒柒,我给过你机会解释,没想到你却不好好珍惜!”

“什么意思?你觉得我在骗你,不信你可以去调查那边的摄像头,我没有推她,是她故意掉下去的。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沐柒柒无力的嘶吼着。

韩熙哲冷笑着,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逼着她直视他的目光,讥笑的说道:“你还要我去找摄像头?”

“我应该笑你自作聪明呢,还是应该笑你傻呢,沐柒柒?”说着,他的力度也加大。

沐柒柒痛的皱起了眉头,想要伸出手去掰开他的手,手却虚弱的抬不起来!

“疼,你放开我……韩熙哲……”

她感觉到下颚就快要被他捏碎了,这是得多恨她?

他每次说给过机会,让她解释,可每次他都没听。

他认为她错了,那么她就一定是错的,从不听她解释!

沐柒柒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了手上,一把挥掉他的手,脸色苍白的看着韩熙哲:“想说什么直接挑明吧!”

韩熙哲见她这般无所谓,顿时心里怒火蹭蹭的往上冒,他倾身双手禁锢住她的肩胛,残忍无情的话从他的薄唇里吐了出来:“沐柒柒,依雪没醒过来之前,你就给我安心的躺在床上。至于你伤害依雪的视频,我不会交给警方,但是……我不会放过你!”

说完便转身离去,只留下一个冷酷无情的背影,沐柒柒难过的闭上了眼睛,泪水从眼角划过,滴落在枕头上,呵呵,韩熙哲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

这两年你对我的折磨还不够吗?躺着?呵,我这两年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

韩熙哲来到了手术室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他透过玻璃想看看里面的情况,可是根本就看不见!韩熙哲担心焦虑的在外面来回踱步着,手中的烟,是一根接着一根。

浅家父母擦拭着眼泪,浅母伤心的问韩熙哲:“小哲,肇事的凶手找到了吗?”

肇事凶手,他们并不知道,当浅家父母想要去取视频的时候,对方却说视频已经被韩熙哲取走了。163生活网

韩熙哲将手中的烟扔在地上,用脚尖来回的碾压着,他双手插袋,说道:“没有,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没过一会儿,医生摘掉口罩走了出来:“谁是浅依雪的家属?”

三个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医生的身上,浅母先开口问道:“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医生叹了一口气,安慰着浅母说:“夫人,你先控制好你的情绪!”

浅母却是越加担忧,一把抓住医生的手,带着哭腔问道:“我女儿到底怎么了?”

“病人的盆骨跟腿部遭受到了剧烈的撞击,这辈子可能无法生育了,腿部……腿部如果能好好进行物化治疗,还是有可能恢复的。如果病人的情绪跟自身恢复能力不错的话,那也是有帮助的。”

浅母闻言,整个人像是力气都被抽走了似的,瞬间瘫坐在了地上,脸上肆意的流着泪。浅父痛苦的抱头痛哭,声音是那么的无力跟心痛。

韩熙哲垂下的手紧紧的握着拳头,他举起拳头朝着墙上猛烈的砸了过去。

沐柒柒!

怒意充斥着他的心头。

第3章 怒火

“嘭!”门被用力的推开,惊醒了床上熟睡的人儿。说明163shenghuo.com

沐柒柒惊慌的看着门外的男人,透过微弱的灯光,他脸上的怒气跟冷峻全都闯进沐柒柒的眼帘。

男人的皮鞋踩着地上发出“沓沓”的声音,直击她的耳膜,风透过床板直袭她的后背,冷的她直哆嗦。

“你怎么来了?”沐柒柒害怕的问道。

这样的韩熙哲除了新婚夜那晚,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这样的他,预兆着他的怒火……非常的大!

韩熙哲冷笑着,狭长的眼眸毫无温度,伸出手扼制住她的喉咙:“沐柒柒,你满意了?她一辈子都无法生育,甚至都无法正常行走,听到这些,你是不是很开心,嗯?”

最后一个音微微上扬,无一不是在透露,他很愤怒!

沐柒柒只觉得呼吸困难,张开小嘴,想这样汲取多一点的氧气,可她越是这样,脖子上的手就捏的越紧。

她伸出手,挥舞着,脸色瞬间失去血色,窒息一般的感觉,刺激着她的神经!

床上的女人面无血色,挥舞的小手也垂落在床边,韩熙哲看着奄奄一息的她,心里竟有一丝松动。

韩熙哲松开手,大手一挥,盖在沐柒柒身上的被褥,掉落在地上。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松开的那一刻,沐柒柒就好像是树木得到了灌溉,获得了重生一般,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并没有注意到倾身而下的男人。

下身突如其来的痛意,才让她反应了过来,她眉毛紧蹙,使出吃奶的劲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可惜终究无法与他对抗,换来的是男人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撞击!

就在她快要坚持不住,疼晕过去时,男人退了出来,冷着脸,残忍冷酷的说道:“在我身下承欢不是你一直想要的?你看你那犯贱的样子,怎么,又欲求不满了?”

唰!

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伴随着他那无情的话语,肩膀微微的颤抖着,她倔强的挑衅着:“是又怎样,现在浅依雪半死不活,她不能跟你做,所以……你就来找我?”

狭长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她,路灯光通过玻璃窗折射进来,透过薄弱的微光,看着她那苍白的嘴唇在动着!

“你拿什么跟依雪比?你终究只是我的玩具,不过,你还有一点用处,那就是替我跟依雪——代孕!”

沐柒柒顿时只觉得五雷轰顶,代孕?她脸色苍白如纸,毫无血色的唇微微动着,语气中尽是自嘲:“哈哈……我沐柒柒居然沦落到给浅依雪代孕?”

黑暗中的他眉毛紧紧的拧着,嘴巴抿成一条线。听着她那凄凉的声音,心底划过一丝异样的思绪!

但很快就被他忽视掉,深邃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黑暗中的女人,薄唇微微的动了一下:“这已经是抬举你了!”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她木讷的望着那抹离去的身影,嘴角却是无尽的自嘲跟苦涩。眼泪划过她的脸颊,进入她的嘴里。

眼泪是那样的苦涩,就如她的婚姻,她疯狂的爱着他,得到的却是他无止境的侮辱跟冷酷残忍的对待。

那颗早已千疮百孔的心,早已麻木!她呆若的望着他离去的反向,眼底犹如一滩死水,毫无波澜,嘴角噙着一抹凄凉而又忧伤的冷笑。

在这几天,韩熙哲再也没有去过她的病房。

这天,到了沐柒柒出院的日子,她独自收拾准备出院,却就在这时候,接到了一通电话:“柒柒,你爸爸心脏病复发,现在急需一笔钱进行手术!”

为爱俯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为爱俯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盱眙沈国酰名师工作室开展校际交流活动

    江苏淮安消息(洪善娣侯永春)近日,沈国酰名师工作室团队受邀走进盱眙开发区实验学校“集体下厨”,为数学老师烹出一桌丰盛的教研大餐,让与会教师有一种“春风十里,不如一路有你”的感觉。本次研讨活动包括课堂展示、说课评课、主题讲座、交流互动。来自盱眙实验小学李娟娟老师执教的《确定位置》,以“向学生介绍座位”这一情境导入,在简单、和谐的课堂氛围中唤醒学生已有的对确定位置的认知,幽默诙谐的风格让学生对这位“共享老师”依依不舍。开发区实验学校洪善娣老师执教的《有趣的乘法计算》,把机器人引入课堂,将乘法中的计算

  • 宇毅文化王东宇召开院线电影剧本探讨会

    19日,众咖召开了电影剧本探讨会,赤峰微电影协会名誉会长王东宇、会长刘又铭、副会长闫安以及成员单位龙翔文化闫学君、宇博文化李泽宇;唐虎、李宗纬、张泽鹏、韩阳一起参加了剧本探讨会。此部电影剧本探讨会由宇毅文化董事长王东宇发起召开,特别邀请国内知名编剧孙金宝参加,此部院线电影目的将以弘扬社会正能量与赤峰传统文化为核心,将赤峰旅游文化推向全国。宇毅文化推出的第一部网络大电影《正能量》于2014年院线首映网络同步上线;2015年《爱在一墙之隔》荣获赤峰唯美品格首届微电影大赛冠军。2016年当选赤峰微电影

  • 连感冒都说得这么文艺!这年头没点儿才艺都不能感冒了

    连感冒都说得这么文艺!这年头没点儿才艺都不能感冒了四月的天气像个古怪的少女,一会儿阳光四射,一会儿又假装生气,阴云密布,真是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啊。猜不中女孩的心思,倒也没什么;猜不中四月的心思,我就感冒了。今天上午,我的感冒突然又严重了,喷嚏连天,“声泪俱下”。小伙伴们见状,先是连忙躲避,等我“释放”完了,慢慢靠过来说,感冒了?这是消炎的,这是治咳嗽的,这是……我的桌子霎时间摆满了各种感冒药,一家“民营药店”正式挂牌成立了。“我昨晚吃药了,不知道今天怎么突然加重了,可能这几天反复着凉吧。”看着他们

  • 世界列国皆有傻缺人类

    若论傻缺、二货,人类世界随处存在,不独中国才有,这是诸位看君要谨记的。有人常因一些人事,总以为就是中国人不行,外国人啥都行,那就是没有自信的表现,也是傻缺的一种形态。反之,更然。因我们国家左蠢多一些。傻缺不分种族,不分国界,也不分古今,说来就来,说有就有。没有哪个国家和民族可以对此免疫,只不过一些地方的傻缺特别多一些,一些地方的傻缺相对少一些。美国就有一位著名的傻缺,叫做斯诺登的。现在,随着他的热度降低,他的名字已经不太有人提及了。这个人说是要反对个人隐私权受到侵害(窃听),保护人权,追求自由精

  • 大妈刚取2万块钱丢了,找到偷钱的人后大妈却不敢要了

    【原创作品,抄袭必究】文/施步楠孙大妈,是长河小区的住户,儿女都在外面,难得回一次家,还好儿女孝顺,常往家打钱,大妈和老伴舍不得花,都存了起来。年前大闺女说要在城区给她二老买套首付房,差了点钱,大妈手头有点,去储蓄所取了2万块,不料到家竟发现钱丢了。大妈心乱如麻,给闺女去了电话:“闺女,我把钱弄丢了,这可咋办!”“不是吧,怎么丢的啊?”“不知道,放包里了,回家就发现钱没了。”“包是不是坏了,或者让人割了?”大妈仔细看了看包,这才发现包让人用刀片割了一条长口子。“我的妈啊,这可咋办?”“真割了?”

  • 博雅艺术讲——墨西哥艺术家Gabriel Orozco

    GabrielOrozco墨西哥艺术家在他那一代人中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1962年出生于墨西哥的Jalapa,Veracruz1986至1987年他在马德里学习自1991年,他四处游走旅行与妻子MariaGutierrez以及他的儿子Simón目前分别居住在巴黎、纽约和墨西哥之间“我来自一个充满了号称是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国度。我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但我痛恨这一切,我讨厌梦境、回避、轻松、诗意,还有性,讨厌超现实主义的那种潇洒。”——GabrielOrozco《我的手是我的心》(MyHandsare

  • 书法家高朋强

    高朋强,男,1991年10月生,甘肃,秦安人,字伦比,斋号,周品居,现定居天津。现为,北京神州博艺美术院书法家,河南大河书画院名誉院长,洛阳市颜真卿研究会名誉会长.师承,王三友,宋芬桂,王希坤,李恒桥。首届“精忠杯”全国书画大赛、书法作品获得“金奖”,授予:“百名优秀书画家”称号!聘为:“河南大河书画院名誉院长”,入编《百芳流世、首届精忠杯全国书画大赛优秀作品集》一书“星光杯”艺术名家全国书画、摄影、诗文大赛,书法作品获得:“金奖”授予:“最具文化魅力的艺术名家”称号!入编《艺术星光》一书!“墨

  • 传奇油画大家吴训木《夕阳西下图》惊现雍轩艺术馆

    一位牧羊人、农夫、马车夫、到筑路工、油漆工、码头搬运工、爆足探险者,就是这样一位人,最后成为一位著名的油画大师,他就是吴训木。他1947年出生于上海,47岁起自修油画,只想把早期牧羊时的生活与现实生活的感悟做番梳理,未参加过任何美术组织,一位正在用生命作画的人。吴训木刚刚进入画坛时,有人说这个人不会画画,他的作品简单而又毫无转圜的余地。按照所谓学院派的观点,会画画的人必然是踏踏实实地从最基本的素描开始,学会比例,学会构图,学会透视,对古今中外的美术理论有一个系统规范的认识。吴训木听了,有时会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