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为爱俯身 大结局

2017/12/13 17:36:0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为爱俯身

第1章 我求你!

四年前,沐家面临破产局面,沐柒柒得知缘由后,不得已找上了浅依雪。网站163shenghuo.com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爸的公司!”沐柒柒痛苦绝望的看着浅依雪。

浅依雪红唇勾勒出一抹笑,眼底布满阴鸷和恨意道:“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我怎样才会放过你爸!”

沐柒柒卑微低下的看着她,开口道:“我求你!”

“哈哈,堂堂的沐家小姐、韩夫人,居然求我?”浅依雪讽刺着,脸上全是胜利者的笑容:“行啊,想要我放过你爸爸,立刻马上跟熙哲离婚!”

沐柒柒怔住了,要她跟韩熙哲离婚?不,不可能!沐柒柒伸出手,紧紧的抓着浅依雪的手,摇头,脸上挂着泪水:“除了跟熙哲离婚,其他的我什么都答应你,求你了!”

浅依雪拿掉她的手,冷哼一声,语气不屑的说道:“沐柒柒,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既然你不愿意,那么我就来帮你一把!”

说着,她扭动钥匙,一只脚伸到驾驶座下,踩向油门。

沐柒柒不解的看着浅依雪,直到车子飞快的行驶起来,她这才反应过来。

她脸上露出了恐慌,可身边的浅依雪嘴角却勾勒出一抹阴险的笑。

“浅依雪,你疯了?你给我放手,快点停下来!”说着,沐柒柒压制着内心的恐惧,去掰开控制着方向盘的浅依雪。

浅依雪嘴角一抹阴冷的笑:“沐柒柒,你不是不舍吗?那我来帮你!”说着,迅速打开副驾驶室的车门,脸上是残忍阴狠的笑,大半个身子往车外倒去。

沐柒柒心里大惊,一只手控制着方向盘,伸出另一只手想把浅依雪拉回车内,而浅依雪眼见快要到违法拍摄的位置,以她现在的角度拍摄出来,就像是沐柒柒把她推下车的。网站163shenghuo.com

浅依雪眼底布满了狠戾,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借着沐柒柒伸过来的手,往身后一仰,整个人掉下车去,连滚了好几圈。

沐柒柒呆住了,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呆滞的看着浅依雪掉下去的反向,却没注意到前方的栅栏,车狠狠的撞了上去。

“嘭!”

浅依雪亲眼见沐柒柒撞上栅栏,嘴角勾出一抹得意的笑,沐柒柒,韩熙哲只能是我的,你活该!

她以为这个地方只有一处摄像头,殊不知,另一处隐秘的摄像头拍下了所有的过程!

痛意直袭沐柒柒的全身,她费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眼前一片模糊,脑袋也格外的痛。

她缓了缓,想要下车,可全身没有任何力气,她的眼皮再一次沉了下去。

……

沐柒柒缓缓的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周围陌生的环境,良久后,才发现自己是在医院,她挣扎着要下床,可是浑身没有任何力气。

一双皮鞋映入沐柒柒的眼帘,她费力的抬起头,视线对上了来人冰冷的眸子,有些害怕的垂下来头。

男人踩着锃亮的皮鞋坐到床对面的沙发上,冷着脸,狭长的眼睛盯着她:“为什么要那样做?”

还没弄清楚情况的沐柒柒疑惑的问道:“什么?”

男人隐忍着自己的怒气,看着眼前装傻的女人,又问了一遍:“为什么要把依雪推下车?”

第2章 我不会放过你!

沐柒柒愣了一会,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解释着:“韩熙哲我没有,你没有推她,是她自己……”

话还没说完,就被韩熙哲冷冰冰的打断,狭长的眸子半眯着,危险的看着沐柒柒:“沐柒柒,我给过你机会解释,没想到你却不好好珍惜!”

“什么意思?你觉得我在骗你,不信你可以去调查那边的摄像头,我没有推她,是她故意掉下去的。为爱俯身 大结局”沐柒柒无力的嘶吼着。

韩熙哲冷笑着,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逼着她直视他的目光,讥笑的说道:“你还要我去找摄像头?”

“我应该笑你自作聪明呢,还是应该笑你傻呢,沐柒柒?”说着,他的力度也加大。

沐柒柒痛的皱起了眉头,想要伸出手去掰开他的手,手却虚弱的抬不起来!

“疼,你放开我……韩熙哲……”

她感觉到下颚就快要被他捏碎了,这是得多恨她?

他每次说给过机会,让她解释,可每次他都没听。

他认为她错了,那么她就一定是错的,从不听她解释!

沐柒柒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了手上,一把挥掉他的手,脸色苍白的看着韩熙哲:“想说什么直接挑明吧!”

韩熙哲见她这般无所谓,顿时心里怒火蹭蹭的往上冒,他倾身双手禁锢住她的肩胛,残忍无情的话从他的薄唇里吐了出来:“沐柒柒,依雪没醒过来之前,你就给我安心的躺在床上。至于你伤害依雪的视频,我不会交给警方,但是……我不会放过你!”

说完便转身离去,只留下一个冷酷无情的背影,沐柒柒难过的闭上了眼睛,泪水从眼角划过,滴落在枕头上,呵呵,韩熙哲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

这两年你对我的折磨还不够吗?躺着?呵,我这两年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

韩熙哲来到了手术室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他透过玻璃想看看里面的情况,可是根本就看不见!韩熙哲担心焦虑的在外面来回踱步着,手中的烟,是一根接着一根。

浅家父母擦拭着眼泪,浅母伤心的问韩熙哲:“小哲,肇事的凶手找到了吗?”

肇事凶手,他们并不知道,当浅家父母想要去取视频的时候,对方却说视频已经被韩熙哲取走了。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韩熙哲将手中的烟扔在地上,用脚尖来回的碾压着,他双手插袋,说道:“没有,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没过一会儿,医生摘掉口罩走了出来:“谁是浅依雪的家属?”

三个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医生的身上,浅母先开口问道:“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医生叹了一口气,安慰着浅母说:“夫人,你先控制好你的情绪!”

浅母却是越加担忧,一把抓住医生的手,带着哭腔问道:“我女儿到底怎么了?”

“病人的盆骨跟腿部遭受到了剧烈的撞击,这辈子可能无法生育了,腿部……腿部如果能好好进行物化治疗,还是有可能恢复的。如果病人的情绪跟自身恢复能力不错的话,那也是有帮助的。”

浅母闻言,整个人像是力气都被抽走了似的,瞬间瘫坐在了地上,脸上肆意的流着泪。浅父痛苦的抱头痛哭,声音是那么的无力跟心痛。

韩熙哲垂下的手紧紧的握着拳头,他举起拳头朝着墙上猛烈的砸了过去。

沐柒柒!

怒意充斥着他的心头。

第3章 怒火

“嘭!”门被用力的推开,惊醒了床上熟睡的人儿。163生活网

沐柒柒惊慌的看着门外的男人,透过微弱的灯光,他脸上的怒气跟冷峻全都闯进沐柒柒的眼帘。

男人的皮鞋踩着地上发出“沓沓”的声音,直击她的耳膜,风透过床板直袭她的后背,冷的她直哆嗦。

“你怎么来了?”沐柒柒害怕的问道。

这样的韩熙哲除了新婚夜那晚,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这样的他,预兆着他的怒火……非常的大!

韩熙哲冷笑着,狭长的眼眸毫无温度,伸出手扼制住她的喉咙:“沐柒柒,你满意了?她一辈子都无法生育,甚至都无法正常行走,听到这些,你是不是很开心,嗯?”

最后一个音微微上扬,无一不是在透露,他很愤怒!

沐柒柒只觉得呼吸困难,张开小嘴,想这样汲取多一点的氧气,可她越是这样,脖子上的手就捏的越紧。

她伸出手,挥舞着,脸色瞬间失去血色,窒息一般的感觉,刺激着她的神经!

床上的女人面无血色,挥舞的小手也垂落在床边,韩熙哲看着奄奄一息的她,心里竟有一丝松动。

韩熙哲松开手,大手一挥,盖在沐柒柒身上的被褥,掉落在地上。版权163shenghuo.com

松开的那一刻,沐柒柒就好像是树木得到了灌溉,获得了重生一般,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并没有注意到倾身而下的男人。

下身突如其来的痛意,才让她反应了过来,她眉毛紧蹙,使出吃奶的劲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可惜终究无法与他对抗,换来的是男人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撞击!

就在她快要坚持不住,疼晕过去时,男人退了出来,冷着脸,残忍冷酷的说道:“在我身下承欢不是你一直想要的?你看你那犯贱的样子,怎么,又欲求不满了?”

唰!

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伴随着他那无情的话语,肩膀微微的颤抖着,她倔强的挑衅着:“是又怎样,现在浅依雪半死不活,她不能跟你做,所以……你就来找我?”

狭长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她,路灯光通过玻璃窗折射进来,透过薄弱的微光,看着她那苍白的嘴唇在动着!

“你拿什么跟依雪比?你终究只是我的玩具,不过,你还有一点用处,那就是替我跟依雪——代孕!”

沐柒柒顿时只觉得五雷轰顶,代孕?她脸色苍白如纸,毫无血色的唇微微动着,语气中尽是自嘲:“哈哈……我沐柒柒居然沦落到给浅依雪代孕?”

黑暗中的他眉毛紧紧的拧着,嘴巴抿成一条线。听着她那凄凉的声音,心底划过一丝异样的思绪!

但很快就被他忽视掉,深邃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黑暗中的女人,薄唇微微的动了一下:“这已经是抬举你了!”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她木讷的望着那抹离去的身影,嘴角却是无尽的自嘲跟苦涩。眼泪划过她的脸颊,进入她的嘴里。

眼泪是那样的苦涩,就如她的婚姻,她疯狂的爱着他,得到的却是他无止境的侮辱跟冷酷残忍的对待。

那颗早已千疮百孔的心,早已麻木!她呆若的望着他离去的反向,眼底犹如一滩死水,毫无波澜,嘴角噙着一抹凄凉而又忧伤的冷笑。

在这几天,韩熙哲再也没有去过她的病房。

这天,到了沐柒柒出院的日子,她独自收拾准备出院,却就在这时候,接到了一通电话:“柒柒,你爸爸心脏病复发,现在急需一笔钱进行手术!”

为爱俯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为爱俯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由世界屋脊走向文学的新境界

    生活里的卢一萍是个和气而宽厚、爱施与援手的人,面上又是含笑的,偶尔还会来上一句幽默。这样的人最容易被人引为兄弟和朋友,也最容易和生活达成和解。但他一下笔就是另一番情形了。在《白山》里,他采取了毫不妥协的批判立场。与鲁迅“刨一刨坏种的祖坟”那种冷峻不同,卢一萍用的是黑色幽默,但这丝毫没有减少作品的尖锐。它要做的恰恰是正中靶心。卢一萍在新疆待了20多年,那块地方早已成了他的第二故乡。《白山》写的是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和喀喇昆仑。那里被誉为生命禁区,氧气稀薄,终年积雪,驻守官兵一年有几个月与外界隔绝

  • 好文 | 聪明的人,往往喜欢独处

    来源:简易心理学,版权归原作者。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可以完全成为自己。谁要是不爱独处,那他也就是不热爱自由,因为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一、独处,可以让你摆脱外界虚名浮利的诱惑社交,我们并不陌生。从早上睁眼开始,拿起手机浏览信息,出门逢人打招呼,一起吃饭、聊天...这些都是再平常不过的社交。“出门靠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很多人因为这些话广交朋友,为了社交而社交,不愿意面对独自一人的时光。太多人给社交贴上了一个崇高的标签,却给孤单下了一个不堪的定义,所以就给了太多年轻人

  • 艺海奇缘:姜国芳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机缘与传奇

    盛鑫煜艺术家国际推广平台著名艺术家姜国芳与罗斯柴尔德男爵夫人一个真正的、富可敌国的全球金融业霸主与一个足不出户、整天闷在工作室里画画的艺术家之间从来就没有间接或直接的必然联系,而姜国芳与罗斯柴尔德家族如天方夜谭般的真实故事却发生在判断中的意料之外、因果里的情理之中。这种超越经验和常规的事情或许在我们周遭绝无发生的可能,但是却又是真真切切地发生的让人无从质疑。家族创始人梅耶·罗斯柴尔德倘若让一个曾经控制了这个星球近两个世纪经济命脉的强大家族、鼎盛时期的势力范围遍布欧美、所控制的财富甚至占了当时世界

  • 真正适合做投资的是这批人:简单、正直、没有私心与坚忍不拔!

    到了四十岁,我才明白,其实郭靖、阿甘和巴菲特都是同一类的人。他们在年轻的时候就塑造了非常优秀的人的品质,那就是简单、正直、没有私心与坚忍不拔。他们的成功,绝不是聪明机巧,比其他人更快、更高、更强的结果,相反,是比他人更简单、更质朴、更坚韧的结果。“每代人都需要新的革命。”——托马斯.杰弗逊第一次读到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弗逊的这句名言的时候,我还在读小学。学校位于福建武夷山区一个景色秀美的小县城,那里有清澈翠绿的小河和层层叠叠的小山峦,整个县城就在小河两边轻轻地舒展。年少的我读到这句话虽然有些

  • 你对食物的画面宣传精心设计了吗?||27款设计教程!

    咸的、甜的、辣的、酸的……其实,在我们所能看到的诱人可口的美食的背后,与美食有关的设计对视觉效果的要求非常高,它不仅需要紧紧拴住观众的味蕾,并且要使观众乐意购买图片里的食物。不论是餐厅的菜单、包装还是广告,食物的图像都需要高质量的色彩、质感和形状,来尽可能地增加吸引力。准备好去探索美味的食物海报设计技巧了吗?1.集合的新鲜食材EvoAgency为Birch&Waite的高端酱汁生产线做了一个有创意的营销活动,这个活动直接将新鲜食材装在罐子里,这样不仅可以清楚地看到酱汁由哪些食材做成,而且把制作过

  • 懂茶妹说茶|其实,我不懂茶;懂茶的,怕只有水了

    茶在未遇见水之前,它是干瘪的树叶标本。水让它重生,让它有有了第二次生命。喝茶,是简单的事;喝茶,也是复杂的事,从简单到复杂,从复杂回归简单。想品尝古人茶碗里的味道,并不需要搭乘时光穿梭机。在世界的某些角落,古老的茶依然存活着,优雅、朴素,那是让现代人陌生的,缓慢而温暖的时光。茗者八方皆好客,道处清风自然来。打开精致的茶盒,’金色的纸托上,三粒茶珠小小的圆润。轻轻展开棉纸,条索清晰,银毫隐约,闪着淡淡的光泽。炉上的水,是深山里的山泉,密封在桶里半年之久,清澈如初。常说流水不腐。她容身方寸,稳稳地静

  • 北京出资在巴黎修建的超现代设计公寓,要动工啦!两年可以完成?!

    ◆多年等待!巴黎大学城中国楼今年夏天开始动工啦!2011,citéU发起cité2020项目2016,各方商讨巴黎国际大学城“中国之家”项目2017,巴黎国际大学城“中国之家”正式命名为“和园”2018,今夏和园即将动工◆在法兰西修仙的岁月里,小编没少羡慕住在大学城的那些朋友们,置身公园一样的生活环境,低廉的房租,物美价廉的学生餐,齐全的生活设施:体育馆,音乐厅,剧院,咖啡厅,银行,刚来入住的大学城居民们还能享受到“不出家门”申请住房,看病和学生保险等福利!◆当然还有难于上青天的申请难度。这不可

  • 2017微信原创诗歌选

    个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白乐天云:“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因事记言,因言成韵,古之学者视风云之变,草生木凋,有感于怀,而诉诸于笔。小子后学,慕先达意寓山水,情蕴木石,浩叹回抑,顿挫沉郁,聊以寄兴,一年之中,遂成二十一首,录之如下。元宵佳节,灯火如昼,与连襟小酌,未曾亲见上元之灯,然微信群中,火树银花,入目灿然,有感而作一首。尽道天官入上元,太一辛夜降甘泉。银花曾为宣神变,三教无如开灯传。三月十八日,携友回赵村,昔日良田美宅俱成过往,一片黄花,遍布其间,有主政者,昔日校友也,留言属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