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傲骨如花散天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15 23:09:3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傲骨如花散天下

第九章 新的起点
“来,瞧一瞧,看一看,新店开张全场优惠,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版权163shenghuo.com”大早一个离悦姬楼两条街道的媚意阁不停的放着鞭炮,门外一位长得漂亮的女子穿着一身别致的服饰站在门口不停的吆喝着,引得路人纷纷靠了过去。
  “各位乡亲父老,小店今日新开张营业,看看不买无所谓,大家就给小女子捧个人场,不说让大家恨不得买光但也能让各位包满意。”随着女子的吆喝屋内又出来几个身着奇异服饰的女子走了出来短短正正的站在两旁微笑着。有些妇人忍耐不住了便起先进了媚意阁。
  “哇——”屋内传来响亮的感叹声,外面踌躇的路人们在也不犹豫了直接蜂拥而至,看着款式奇特别致的服饰女人们心里都乐开花了,好美的衣服啊。里面还有许多漂亮女子统一穿着一款服饰在一旁帮忙介绍推荐,瞬间媚意阁便热闹非凡,到处可听闻尖叫及惊讶赞美之声,三楼的颜忆绯很满意的看着楼下的场面。她的结构很漂亮,一层都是圆的还设有试衣间,这更令在场的人们欣喜不已,二楼则全是内衣之物,现在他们都还是生客因此二楼没有人推荐便很是冷清,三楼则是包厢想要什么样的款式便可在三楼挑选好图纸现场缝制而成。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然而经过介绍引荐他们陆陆续续进了试衣间,这一试更加舍不得放弃便豪爽的打包而去,大家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
  然而那个第一个今日媚意阁的女子悄悄然的上了二楼,她是媚意阁聘请的二楼导购员。虽然开始她不理解什么是导购员,在她看来一个店只需要掌柜和几个打杂的便好,而现在看来导购的力量很强大,就比如刚刚她的那一叫便直接起了关键作用,就像现在这样如果没有人在一旁介绍推荐或许他们会觉得没什么特别的就那样离去,她很佩服颜忆绯,抬头望了望三楼,颜忆绯回以她鼓励的笑容。
  第一天开张媚意阁的声音响当当的不错,颜忆绯心里满意的笑了,这里就是她新的开始。
  碍于颜忆绯的身份不便整日待在媚意阁便让湘儿帮她找了些适合的人来自己亲自面试。
  第二日媚意阁便在整个凰城成了大家茶饭之后的闲聊话题,几日下来媚意阁便独领风骚,生意更是蒸蒸日上,颜忆绯每日待在悦姬楼的房间里,湘儿则按时回来跟她禀报当天的收入。
  随着媚意阁的风潮琉毓坊也成了百姓的话题,达官贵人都直奔琉毓坊而来,听着导购们的解说极其寓意、功效令大家爱不释手,许多不愿出门的小姐们也都先去了媚意阁必定会去琉毓坊挑选几样别致的珠宝首饰。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不过几天凰城第一的玲玲坊便被新开的琉毓坊所压了下去。玲珑坊的老板娘几次都来琉毓坊找茬都被人轰了出去,无奈眼看着有几个熟客的都跑去琉毓坊了,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
  “湘儿姑娘啊,奴家那玲珑坊实在是开不下去了,这样吧,你跟忆绯姑娘说说,我来你们的琉毓坊做掌柜的如何。”玲珑坊的老板柳季丹突然来到琉毓坊拉着湘儿请求道。
  “你就是玲珑坊的老板啊,小姐说同行不收。”湘儿看了眼柳季丹毫不犹豫的拒绝道,柳季丹一听连忙抓住湘儿的衣袖哀求道:“湘儿,你就帮帮奴家吧,奴家还要挣钱养家啊!”
  “这样吧,你就在这做个鉴定吧。”湘儿朝里面忙得不亦乐乎的掌柜挥了挥手,她便赶紧跑了出来道:“湘儿,什么事?”
  “这位是玲珑坊的掌柜现在在这里做鉴定,都好好工作。说明163shenghuo.com
  “是是是,请湘儿转告忆绯姑娘,我们定当尽心竭力。”掌柜的目送湘儿离去便赶紧招呼着柳季丹进去忙乎着,湘儿走在热闹不已的大街上回过头来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高高挂起的‘琉毓坊’深深的笑着,虽然小姐说的话有时很难理解不过很有效果,她真心佩服小姐的能力。
第十章 鸳鸯楼
雅致的包厢溢出浓烈的酒香,四人开心的畅饮着杯中好久,酒香满溢,似是要醉了又似是飘飘欲仙坐上了云端一般。
  “以陌,此次带兵打仗凶险万分、切要注意啊,等你凯旋归来本皇子给你摆宴,我们四人好生为你接风洗尘。”非尘好爽的拍了拍南以陌的肩膀,语毕便立刻豪饮一口。
  “是啊,以陌、漾,你们要万分小心才是,以陌可要保护好柯亲王爷,都要毫发未损的回来。”异姓王爷葛芜也举杯敬南以陌和柯漾二人。完整版【傲骨如花散天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大家都放心好了,我南以陌定会安全把柯漾带回来。”南以陌拿起桌上的酒坛站起身来认真道。
  “都要安全回来,父皇定会记大功一件,你们可知父皇为何不派文武百官押送酒和棉被粮草?反而派了一个王爷前往。”非尘故作神秘道,确实也让 人难以猜测,王爷在朝都是没有官职的,为何要派遣一个王爷押送这些东西呢。
  “是啊,为何?”一直不语的柯漾淡淡道,他也很是纳闷,为何如此重大的事情要派他这样一个没有官职的王爷呢。
  “因为父皇不知道派哪些大臣是可靠的,所以就派了他相信的王爷呀。”非尘似笑非笑道,开始他也很奇怪父皇的指令,但仔细想想才明白父皇的想法。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好了,皇上的心思怎是我等臣子可猜测的。”南以陌大声道,举起酒坛便猛灌,皇上给了他机会展示,他一定不会给整个南家丢脸。
  “好好,来我们兄弟几个干一场,不醉不归。”葛芜抱着酒坛揽着兄弟豪爽道。
  “来,干!”几人开心的饮酒,这样的寒冬打仗,着实辛苦,可不论如何,他南以陌都要凯旋而归。
  夜深雾气浓重,风雪掩盖了白日行走过的足迹,一个身穿雪一样白洁的纱衣行走在街道上,这样寒冷的天气竟有如此不惧寒冷的女子,更让人惊吓的是她走过的地方都没有一丝痕迹,南以陌无眠开窗正瞧见这一幕,看着那背影也着实吓了他好一跳,这夜,他更是无眠了。
  “臣等参见皇上、皇后娘娘。”国丈大人赶到见皇上和皇后一并在那城墙之上便赶紧行礼。
  “国丈大人啊,平身吧。”皇上转身温和道。
  “谢皇上、娘娘。”国丈行礼之后缓缓起身望着自己的儿子南以陌。
  “南将军可都准备妥当,即将启程了。”皇后娘娘温和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南以陌,瞧他风姿飒爽的心里满是欣慰。
  “回皇后娘娘,都准备好了,即刻准备出发。”南以陌严肃道,他很是在意这一次的出征。
  “好好,自己一人在外可要多加小心,姐姐就在宫中等你凯旋而归。”皇后拉着南以陌的手很是不舍不放心,可他也应该有他自己的路和前程,他也长大了不用她和爹的保护也能独挡一面了。
  “皇上、皇后、臣告辞。”待皇上皇后点头后南以陌深深的看了国丈大人一眼,便转身下了城墙,骑在马上回头看了一眼爹和姐姐姐夫便驰马而去。
  “好了皇后,就让他去历练一番。”皇上将皇后抱在怀中望着飞驰而去的南以陌,心里也满是惆怅,这么寒冷的天也不知他能否抵抗风雪和艰难带回好消息。
第十一章 物归原主
“我找姑娘只是为了这个。”正当颜忆绯按捺不住的时候,那位公子终于开口道,手里拿着一条丝巾。颜忆绯觉得很纳闷,自己对这个根本没有什么印象的,他这是何意。
  “姑娘可记得这丝巾。”男子淡淡的笑了笑道。
  “不记得。”
  “第一次见到姑娘时,姑娘脸上便蒙着这丝巾,而姑娘转的时候那丝巾便飘了出去,丝巾正好落在在下手中,自那时起,在下便对姑娘念念不忘,今日前来只是将这丝巾物归原主。”颜忆绯像是恍然大悟的样子,她那时确实是不知丝巾去向。
  “多谢公子。”颜忆绯有礼的接过男子手中的丝巾收好,两人便再次沉默,屋内没有了声音。
  “在下夜溟轩,想替姑娘赎身不知姑娘是否愿意跟我走。”男子见颜忆绯不说话也不想这么尴尬。
  “我在这里挺好的。”这一句话一出便让夜溟轩惊讶了好半天,他是第一次听到而她也是第一个说在青楼里好的女子,难道她是真的喜欢这样的生活吗?
  “忆绯姑娘放心,不论你的身价有多高,我都可以替你赎身的。”夜溟轩以为她只是担心自己的钱不够所以他连忙让她知道他是有那个财力替她赎身的。
  “不必了,我不想离开。”她宁愿待在这里让人在背后闲话也好,也不想出去了嫁作人妻或是做了妾被人说三道四,她不爱听。
  “姑娘是怕在下替你赎了身便无银两,这也不用担心,在下有的是银两……”
  “有钱?你有多少钱?”颜忆绯的一反问立即将夜溟轩问住了,他究竟有多少钱,如今的国库还有多少银两?
  “这样吧,你为何要替我赎身。”见夜溟轩没有声音颜忆绯有些不耐烦的问着,别人不清楚她自己还不清楚吗?她根本就不需要谁来替她赎身。
  “在下钦慕姑娘已久,不见姑娘便食不下咽,茶饭不思。”夜溟轩自己都觉得这话说的有些假,颜忆绯又如何相信。
  “你回去吧,我不需要赎身。”颜忆绯直接下了逐客令,夜溟轩迫不得已被颜忆绯关在门外,只能扬了扬嘴角出了悦姬楼,颜忆绯站在窗边看着那抹潇洒的身影,他究竟是何人?
  “小姐,已经交代清楚了,明日便可动工。”湘儿气喘吁吁的回到房间端着桌上的茶直接猛灌,颜忆绯看着越来越随意的湘儿不禁笑了笑。
  “今晚可有安排。”颜忆绯摆弄着修长的手指淡淡道。
  “有,有位客人出手大方,最近这些日子都被他出三倍的价格全包了。”颜忆绯听着湘儿的讲诉微微一笑,究竟是谁竟然如此大方,居然将她包了,真是阔绰啊,她倒想会会此人。
  “他是谁?竟然敢包场。”整个凰城有谁会不知这包谁的场都不能包她颜忆绯的场,没有那么多的钱有谁包得起。
  “听说是个富可敌国的公子。”颜忆绯淡淡的‘哦’了一声,这整个凰城排名第一的酒楼青楼珠宝商那都不是一个老板,那么究竟是谁可号称富可敌国呢?难不成是皇上?
第十二章 月沁的嫉妒
“小姐。”湘儿来到颜忆绯的身边,看着楼下的客人们,轻轻唤了一声颜忆绯。
  “怎么。”颜忆绯奇怪的转过头看向湘儿纳闷道。
  “小姐累了,那我们便离开这里吧。”
  “我没事。”
  “湘儿知道小姐不喜欢呆在这里。”
  颜忆绯沉默了好一会才转过身来面对着湘儿缓缓道:“湘儿,我可以凭借我自己的能力得到我想要的,你看我们现在有媚意阁有琉毓坊还有即将开张的鸳鸯楼,看似这些生意都还不错很红火,可是我要的是要垄断所有的生意,我要让这整个夜临朝都没有比我更有钱的人,我的目的乃是商业巨霸。即便是皇上也无法拿我如何。”湘儿有些吃惊的看着颜忆绯,她一直以为小姐这样做只是想有钱可以养活自己,不让别人说三道四想自食其力没有想到,小姐竟然是想称霸天下……
  “小姐,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虽然湘儿十分不想颜忆绯有如此的野心,可她也知道小姐人好她只是想富可敌国这样皇上也不能拿她怎样她就可以不用担心她的身份了,所以不论小姐做什么她始终都会陪在她身边守护着她的。颜忆绯听到湘儿的话温和的朝她笑了笑便准备进屋却被另一个声音叫住了。
  “哟,这不是我们足不出户的忆绯姑娘嘛,这是去哪儿呀。”颜忆绯听到声音便立即挺住脚步回过身来看着朝自己一步步走来的月沁。
  “别来无恙啊忆绯姑娘,我们这些姐妹平日里拼了命的陪客却分到的是几两花红,而这忆绯姑娘不陪客不见人却能每月拿到那么多的银两,姐妹们都前来讨教讨教忆绯姑娘的手段是如何的高明,能博得男人的欢心。”月沁和一帮姐妹们站在颜忆绯的面前笑着道。
  “那是,人家忆绯是出自颜将军府那可是名门望族,既懂得小姐们的娇柔还懂得媚术,你看我们姐妹个个都是穷苦人家的怎会他们官家那一套呢。”另一个姑娘也接着月沁的话奚落道,颜忆绯盯着她们却一直没有发言。
  “怎么你嫉妒人家啊。”另一个姑娘也接话娇笑道。
  “难道你不嫉妒吗?听说人家现在可是黄金身价,而有位公子直接出三倍的价格包了她的场啊。再说了人家身价那么高大家也都不在意莹娘错将我们的花红给了她是吧。”一直没有开口的姑娘终于还是接口笑道,话里有话本来月沁被人抢了花魁就很生气了还被人抢了生意,当初她是花魁的时候她是多么大的架子莹娘都会依着她,而如今居然每日都让她出去接客她颜忆绯倒好,不用接客便是黄金白银的给她送去,她凭什么,如今在这悦姬楼昔日的风光不存还经常被其他姐妹笑话,她这般优哉游哉她能不生气吗,现在倒好连花红都少了好大半她不甘心。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月沁做花魁的时候不也是这样的情况吗?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说你的花红少了许多啊。”一人趁着火候赶紧给月沁火上浇了一大盆的油,月沁果然瞬间火势蔓延走过去便重重的在颜忆绯的脸上扇了一耳光,颜忆绯退了几步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心如湖水般平静的看着满眼怒意的月沁。
  “小姐,你没事吧。”湘儿赶紧扶着颜忆绯看着她那高肿的脸颊心中很是焦急。
  “来人啊。”
  “叫什么叫不知死活的东西。”月沁一脚踢在湘儿的身体上反手便给湘儿一个耳光。
  “我倒要看看你这张脸今晚如何讨那公子喜欢。”月沁坏笑的看着没有反应的颜忆绯以为是被自己打傻了便高兴的带着其他姐妹从她旁边走过,还特意的撞了颜忆绯一下。
第十三章 拒客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湘儿担心的来到颜忆绯的身边焦急道。
  “我没事,我们回去吧。”
  “来小姐,冰敷一下。”湘儿将颜忆绯扶到房间便赶紧下楼去取来冰给颜忆绯的脸消肿。
  “不碍事的。”
  “怎么会不碍事啊,这个样子今晚怎么陪那位公子啊。”湘儿怒道小心的替颜忆绯冰敷那高肿的脸蛋。
  “这样不也很好。”颜忆绯微微笑道似乎有什么想法似得。
  “好什么呀。”湘儿好奇的抬起头望着颜忆绯的眼睛有些疑惑。
  “湘儿,你看见了吧,这就的弱者,所以我才要强大,等我强大了便没有人敢说我的闲话更不能对我动手动脚了。”颜忆绯坚定的看着湘儿笑道,她要让她相信她是没有做错的。
  “湘儿,你去告诉莹娘,今晚我拒绝见客。”湘儿应了一声便盯着火在烧的脸去楼下找莹娘,颜忆绯淡淡的看着窗外。
  月沁,你一定会后悔今日所为的。
  “什么?她拒绝见客,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莹娘听到湘儿的汇报立刻瞪大了眼睛,这话怎么能随便说,那位公子出的可是三倍的价格啊,她怎么能说不见就不见呢。
  “今日小姐出来散散心,遇到月沁姑娘和其他姑娘,月沁打了小姐,小姐现在脸上还火辣辣的疼呢。这样如何见客?”湘儿如实禀报着不久前发生的一幕。
  “那该死的月沁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莹娘一听气急,二话不说直接奔向月沁的房间,湘儿目瞪口呆的看着莹娘奔走的身影撇了撇嘴赶紧拿着冰块回房。
  “月沁,你这个死丫头,你竟然敢打忆绯,你可知道忆绯拒绝见客对悦姬楼有多大的损失啊。”莹娘生气的踹开月沁的房门生气的指着月沁怒道。
  “能有多大的损失啊,这悦姬楼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姑娘。”月沁不以为然的抚了抚胸前的鬓发微笑道。
  “那位公子点名了只见忆绯姑娘否则悦姬楼赔偿他三倍的损失,这钱你出吗?你出得起吗?”谁都知道包忆绯场的那位出的价格不是个小数目本身颜忆绯身价就价高,他出的三倍那么在他三倍的基础上在涨三倍,那悦姬楼不是要垮了吗?
  “莹娘,这怎么办啊。”月沁似乎意识到危险便不知该如何是好。
  “去求忆绯啊,不论如何这几日都要见见那位公子啊。”莹娘很生气的指着月沁叫嚣道。
  “还有,你们这几个月的花红全扣而且每日都必须接客来补偿你们的过失。”莹娘毫不留情的瞪了月沁一眼便扭着臀部下楼继续招呼着,她也担心万一那月沁搞不定颜忆绯怎么办,她一会儿也上去求求她让她见见那位公子,其他的她都可以搞定。
  “小姐,我们真的就这样走了吗?”
  “不走?现在不走等莹娘从月沁哪里出来我们就想走都走不了了。”颜忆绯赶紧带上面纱试图遮住那红肿的地方便拉着湘儿一路奔下楼,趁莹娘还在月沁房里便放心的走出了悦姬楼,直奔那未开张的鸳鸯楼而去。
第十四章 天下第一青楼
“忆绯,我是月沁,我来跟你道歉,你开下门。”月沁微笑着瞧着颜忆绯的房间,里面却迟迟没有动静。
  “忆绯,忆绯。”月沁以为是颜忆绯是不想理她才不开门便放下手在门口喃喃道。
  “忆绯,都是我的错,我也是一时嫉妒才动手的,你就原谅我一次好吗?”
  “你个死丫头,怎么还在门外不进去。”莹娘跑上来却发现月沁还在门外心中有些生气的指责道。
  “忆绯她一直都没有开门。”月沁委屈的看着一脸怒意的莹娘小心道。
  “忆绯啊,是我,莹娘,你开开门。”莹娘狠狠的瞪了月沁一眼便上前用收敲着门,里面却没有半点声响,莹娘一担心便用力撞开了房门,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忆绯姑娘去哪儿了。”莹娘来到楼下抓着那些喽啰问道。
  “她刚刚出去了。”
  “去哪儿了?”
  “不,不知道,她没有说。”
  颜忆绯走了,她这悦姬楼可如何是好啊。
  “莹娘,我们派人将她抓回来吧。”月沁有些不甘心的看着莹娘缓缓道。
  “抓什么抓,她根本就没有卖身给老娘,老娘也没有她的卖身契,拿什么去抓她。”月沁这才恍然大悟,她根本就没有卖身即便是卖了身好歹她也是将军府的小姐,莹娘又怎敢收,她月沁真是悔不该那么冲动啊。
  第二日,大家纳闷了好多天的鸳鸯楼终于开张了,里面花样繁多,还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乐器,灯光闪烁美女艳丽标致,既新鲜有多趣,就连那些有名气的媒婆都在里面帮人牵线搭桥,里面各色各样的男人女人都有一下子生意红艳似火,与此同时曾风光的悦姬楼关门了,悦姬楼里的姑娘纷纷跑来鸳鸯楼却全被拒之于门外,月沁拿着自己的那张卖身契撕毁在大街上,她总算是自由了,可是她该何去何从呢?
  “如果我是你就隐姓埋名找个人嫁了吧。”颜忆绯匆匆走过月沁的身旁淡淡道,待月沁回头只见一缕身影,她认得她。
  “听说了吗?这鸳鸯楼真正的老板娘是天下第一舞姬颜忆绯啊。”街头巷尾饭后闲谈便聊到了才开张不久的鸳鸯楼。
  “你才知道啊,你以前去过悦姬楼吗?那忆绯姑娘身边的丫鬟是谁你可知道。”另一人有些高傲的瘪了瘪嘴说着自己知道的消息 。
  “那可是湘儿,那媚意阁与鸳鸯楼的主事是谁,不是湘儿吗?湘儿是谁的丫鬟,这还能不明白吗?”那男子笑道,他还是去过几次悦姬楼的,怎么说还是见过颜忆绯身边的丫鬟湘儿,上次陪自己的妻子去媚意阁就见那掌柜对湘儿说话客客气气的打听才知道她是主事的,那背后的那个人不就正是颜忆绯嘛。
  “这么说这连续开张生意火爆的店都是颜忆绯开的。”
  “那还用说,你看看现在的鸳鸯楼可比之前的悦姬楼大气几倍,里面你没进去就不知道了,简直就是天堂啊。”男子兴奋的说着自己知道的消息,谁要是取了颜忆绯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开张才几日这天下第一青楼的牌匾便送到了鸳鸯楼,颜忆绯看着门外的百姓,男的女的都有,她很高兴,她的旅途真正的开始了,百姓心中的天下第一楼才是真的被认可的,她颜忆绯要做的还远不止这些。

傲骨如花散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傲骨如花散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9章(第9章 震慑众人)

    原标题: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9章(第9章震慑众人)小说名字: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第9章震慑众人声音落下,人也身至。数百人的簇拥下,一名身着华丽蟒袍,满面威仪的老者信步踏来。这人,便是白家的家主,年岁已经七十多岁的白昊天。身形挺拔,精神抖擞,脸上虽布满皱纹,却是容光焕发,看似浑浊的双眼折射出烔烔精光。将大厅中发生的一切看在眼里,目光锐利地扫了一眼立身于太师椅前的墨水心。长身玉立,从容自若,这个一向被忽略的四房余孤,气势变得有些不同了。目光微垂,落在那张盘龙太师倚上,眉头骤然皱起。那个位置,

  • 化神9章(第一卷 须弥世界第9章 收获)

    原标题:化神9章(第一卷须弥世界第9章收获)小说名:化神第一卷须弥世界第9章收获二级妖物,实力相当于结旋期的武者。玄狼是二级妖物中,较为厉害的角色,差不多与轮回期末段的武者相近。玄狼周身爆发出的气流,并非任何妖术,而是将自身灵气聚集体内,然后短暂爆发出来的本能。这种攻击方式,更为简单直接,更为狂野,也更有效!何况此次攻击,还有狈煞的灵气注入,威力不弱,所以五人着实受伤不轻。尤其是李枫丹,他的小腿肚子,划开一道三寸深的口子,几乎见着白森森的骨头。“已经是极限了吗?”所有人的心中,都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 锦绣嫡女腹黑帝9章(第一卷第9章 那我就姓云吧)

    原标题:锦绣嫡女腹黑帝9章(第一卷第9章那我就姓云吧)小说名:锦绣嫡女腹黑帝第一卷第9章那我就姓云吧一切,都是自作自受!淳于信斜倚在马车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掀帘向外边道,“你去传话,请小姐下车一叙!”阮云欢下车,见淳于信也不带随从,自己一个人走了过来,便笑道,“公子身子可好了些?”“多谢小姐关心!”淳于信随口应,瞧着她戴的紧紧的帷帽,越发好奇她究竟是什么人,含笑道,“小姐也是去京城吗?却不知是哪个府上的?”阮云欢淡道,“寒门小户,说出来公子也未必知道。倒是公子气度不凡,一定非富即贵!”寒门小户

  • 萌娃的腹黑爸比9章(第9章 王子萌,你给我振作一点)

    原标题:萌娃的腹黑爸比9章(第9章王子萌,你给我振作一点)小说:萌娃的腹黑爸比第9章王子萌,你给我振作一点若是见到他的话,自己难保不会直接将自己手里面剩余的打包菜直接倒在他的头上,再狠狠地甩他一巴掌。将他推到在地上,狠狠地用自己的鞋底踩上好几脚也不够自己解恨的。而娜娜很显然对于她的如此介怀感觉到很疑惑,看着当初她哭的那个叫做心碎欲裂,而现在就好像是在和一个普通的熟人说话一般自然。这到底是装的呢?亦或是她真的可以看得那么透,看得那么淡。“那好吧,下次有机会,我们一定邀请你。”而娜娜也是不戳破的样子

  • 无上魔皇9章(第9章 废掉)

    原标题:无上魔皇9章(第9章废掉)书名:无上魔皇第9章废掉“小子,给我趴下吧!”杨恨脸色狰狞,身子快速扑了过来,周身缭绕寒气,硕大的龙头趴在他的肩膀,龙爪则与他的手臂完全重合,一掌盖向杨东的身子。杨东的身子变幻,刹那间多出了无数残影,遍布整个院落,让人眼花缭乱,分不清具体真假,哪个才是杨东的真身?杨恨大吃一惊:“内府绝学,幻影迷踪!”“猜对了,有奖!”杨东的声音传来,无数残影全都在一瞬间扑向了杨恨。杨恨脸色慌张,手忙脚乱,他分不清那道身影才是杨东的真身,匆忙之中不断出掌轰击,轰轰之响不绝于耳。周

  • 发钗、发簪、步摇, 三者到底有什么区别?

    关于发簪,大家可能更多的是在古装片中看到古代女子用作发髻固定的发饰,古书有云:“步摇,上有垂珠,步则摇曳”。今天我们就来看一看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吧~在上古时期,发簪被称作笄。在男子盛行带冠之时,发笄还有固冠作用,以免滑坠。从周代开始,女孩成年时需要举行“笄礼”。簪是古代妇女发型中最基础的固定和装饰工具。擿,簪股,将头部做成可搔头的簪子,所以俗称为搔头。发簪式样十分丰富,主要变化多集中在簪头的图案与形状,簪头的雕刻有植物,动物,几何,器物等,其图案多具有吉祥寓意,发簪通常是一股。发钗与发簪相比

  • 分享文革电影:1974版平原游击队 希望大家喜欢

    平原游击队是一部经典的老电影。现在看到的大部分是1955年版本的。实际上还拍摄了一部1974年版本的,正好找到。分享出来。希望大家喜欢看。链接:https://pan.baidu.com/s/1htBjdEc密码:2ddv

  • 浅谈唐代的金银器

    在唐代金银器制作得到更大的发展。从近几年考古发现,唐代金银器数量众多,类别丰富、造型别致,纹饰精美,金光闪闪,银光熠熠。成了显示唐王朝富丽堂皇、灿烂夺目的标志之一。唐代金银器从器物种类可以分为食器、饮器、容器、药具、日用杂器、装饰品及宗教用器。唐代金银器纹样丰富多彩,这些纹饰与器形一样,具有强烈的时代特点和风格,透过它们,我们确实可以感到唐代现实生活的五彩缤纷,文化艺术的欣欣向荣。唐代金银器的工艺技术也极其复杂、精细。当时已广泛使用了锤击、浇铸、焊接、切削、抛光、铆、镀、錾刻、镂空等工艺。唐代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