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行尸乱葬7章(第七章 取不下的戒指)

2017/12/16 2:49:1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行尸乱葬

第七章 取不下的戒指
虽然我从小就接触死尸,对于这一类的事情已经有了很大的免疫,可是从小到大我就不相信鬼的存在,现在突然被一只鬼跟着,心里还是慎得慌的。说明163shenghuo.com
   去鸡头山也算是路途遥远,每到夜深对我来说就是一件非常难熬的事情,压根就不敢闭眼,怕那个女鬼又突然跑到我身边来,只得瞪大了眼睛盯着四周。
   说来也奇怪,在离开了属于石门村的地界之后,这个女鬼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这让我觉得很奇怪,难不成,她只能够在石门村的地界骚扰我?
   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总算是到了鸡头山的山脚下,这一路可是艰辛苦楚啊,我他妈基本上就没怎么歇息过,等会儿到了道观,得让那个道士给我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道观处于半山腰,当我走到道观前的时候,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道观门口已经结满了蜘蛛网,灰尘都他妈快要一厘米厚了,很显然,已经长时间没有人进出这个道观了。
   不能这老道真的已经死了吧?他要是死了,那我这一路可就白跑了啊,而且白跑了不说,他要是死了,我他妈找谁帮忙去?
   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道观门口,推开木门,木门发出‘咯吱’一响,随即便是灰尘四起,这他娘的就跟放了一颗烟雾弹似得,压根就看不清眼前的情况。
   等到灰尘散去,我这才走进道观。
   道观不大,一尊佛像首先映入眼帘,这是什么佛我也不知道,从小到大,也没接触过这类事情,不过佛像是哪位天神不要紧,在佛像的面前,有个人盘膝而坐,穿着的道袍已经铺满了灰尘,这他妈打坐能打坐自己身上都起灰了,这也是不简单啊。
   “老道士,你这道观,虽然没人来,你也要打扫一下吧,这要是你拜的佛知道他的地盘这么脏乱,那还不得削你啊?”
   说这话,我走近了老道士,他听到我说话没啥反映,依旧是坐着一动不动的,这老家伙,该不会是入定了吧。网站163shenghuo.com
   我上前拍了一下老道士的肩膀,下一刻,我他妈就惊呆了。
   垮了!
   不错,是垮了!
   这老道,竟然已经是一堆白骨,被我这么一拍,骨架他妈散落了一地,吓得我连忙后退了几步。
   白骨已经有些腐朽,很显然,这老道死的时间已经很长了,这……我他妈不就白跑一趟了吗?
   对于这些白骨我倒是觉得没什么,毕竟我的心里素质还是挺强的,只要不是突然跑出一个眼球外凸的东西来,一般是吓不倒我的。
   老道已经死了,我想向他求助,显然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这让我有些失落,毕竟我可是赶了几天的路才来到这鸡头山啊。
   难不成,我这辈子,都得被那个女鬼缠着?这可不行啊,我可不想每天睁开眼,都看到那个女鬼瞪着我,这样的人生过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既然这是老道的地盘,如果他真的会收鬼的话,说不定会留下什么有用的东西,什么收鬼秘法,道家真经应该留下几本吧?
   虽然去找别人的东西这一点很不厚道,可是这老道士已经死了,他的这些东西也是传承无人,我要是能够找到这些,自己学个几手,也算是让他的道术得到传承了吧?指不定,他还会来感谢我呢。
   等等,不对,感谢还是算了,一个女鬼已经够折磨人了,要是再来个道士,我这小心脏迟早有一天会崩溃的。
   道观后院有两个房间,一个应该是老道生前住的,只有简单的一张床和一张八仙桌,很简单,一目了然,这里应该放不下什么东西,而另一个房间里,放了很多的杂物,香蜡钱纸几乎都在这里,最吸引目光的,便是一个木箱。行尸乱葬7章(第七章 取不下的戒指)
   虽然说木箱很普通,但是这个木箱却上了一把锁,这就说明木箱里肯定是有什么宝贵的东西,否者的话,老道士也不会把它视如珍宝的锁起来。
   如果说能从老道士这里捞到点什么好东西,我这一趟跑得也不会太吃亏,当然,要是能有办法帮我把那个女鬼解决了,那就更好了。
   迫不及待的走到木箱旁边,由于木箱已经朽了,所以根本就不需要烦恼开锁这件事,稍微一用力,木箱就直接被硬生生的拉开了。
   桃木剑,还有一把铜钱剑,除此之外,还有一本书。
   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便是老道士留下的道家真经之内的东西,不过打开书之后,我特么就懵圈了,里面竟然是一些女人的图片,而且这些女人,都只是穿了内衣内裤而已,并且摆着非常撩人的姿势,这特么比老子家里的小人书看着还刺激啊。
   这老家伙,竟然还收藏这种东西,他妈的不是道士吗?居然还对女色有幻想,这也太不专业了吧。
   这老道士,该不会是一个骗子吧?
   多年以后,等我进了城,我才知道,这些姑娘们穿的是游泳时候的衣服,叫做比基尼。行尸乱葬7章(第七章 取不下的戒指)
   赶紧把书上的灰尘擦了擦,放进我的包里,这道观里怎么能留下这种污秽之物呢,我必须要带走才行,免得毁了这片净土。
   桃木剑和铜钱剑也不知道有个什么鸟用,反正我一并装进了包里,老道士也用不上了,留在这里也是招灰尘,只是没有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还是有些不甘心。
   毕竟这两把剑和那本书,对我目前的状况而言,是没什么帮助的。
   从杂物房出来,我又折返回了老道士住的房间。
   这么大个道观,他就没留下点东西?我可不信。
   把房间翻了个底朝天,就连墙壁上的砖头我也挨着试了一下,看看有没什么暗格,不过忙活了快一个多小时,没有任何的收获。
   这不能啊,我小时候,老爷子把这个道士说得可厉害了,他死了,就没一点有用的东西留下?
   虽然不愿意相信,可最终我也得接受这个事实,看来这老道士,的确是个忽悠人的,没点正经的东西。推荐163shenghuo.com
   从房间回到道观前堂,道士的一堆枯骨还散落在地上,说来这也是我的错,我他妈手贱去拍了一下,否者的话,下场也不至于这么惨。
   我是个有良心的五四好青年,拿走了老道士的东西,绝对要对得起他,所以我把枯骨收拾了一下,要重新安装回之前的样子肯定是不可能的,我也没那能耐,所以只能够找一个箱子把枯骨给装起来。
   这过程中,我发现老道指关节上竟然还带着一枚戒指,看样子是银制品,只是多年的灰尘侵染,已经变得有些晦暗了,我一时兴起,把戒指取了下来,带在自己的小指上,还别说,挺他妈合适的,而且带在我手上,也不错看。
   虽然我喜欢这枚戒指,不过这终归是死人的贴身之物,而且老道临死的时候还带在手上,我可不敢据为己有,以前不相信鬼,可从那个女鬼出现之后,我他妈就不得不信了,万一取了这老家伙的戒指,他晚上找是算账怎么办?
   赶紧取……
   咦……
   怎么回事,刚才带进去的时候,不是还挺轻松的吗?怎么就卡死了,竟然取不下来了!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感觉手指都快被自己给掰断了,但是戒指就是纹丝不动,就好像是镶嵌在了我的手指上一般,我这时开始有些慌了,看着老道士的白骨,心里也开始发虚,最近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这戒指,也是有些诡异的啊。
   “老道士,我可不是想抢你的东西,我就是试试而已,想玩玩儿,你特么别跟我开这种玩笑啊,我马上就取下来还你,你让它乖乖听话,别赖在我手上不走啊。”
   我特么快哭的心都有了,戒指无论如何都取不下来,这里也没个肥皂之内的东西,能够让我洗洗,利用泡沫的润滑把戒指给取下来。
   折腾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小指已经有些红肿,在这种情况下,想把要戒指取下来就更不容易了,眼看着天色已经越来越晚,我可不想在这道观里过夜,只得对老道士的枯骨磕了三个响头。推荐163shenghuo.com
   “老道士,我回家之后就取,取下来我给你送回来,你老人家没事就跟阎王下下棋,千万别回来找我谈心啊。”
   说完,我连滚带爬的跑出了道观,一刻也不敢回头,直到另一座山头,我才停下来歇息。
   看着手上的戒指,我心里是万分的悔恨,早知道会是个这样的结果,就不应该贪玩把戒指带手上啊,这要是万一出了什么问题,那老家伙,不能拉我去陪葬吧?
   越想越是心慌,休息了一会儿,我就又开始赶路。
   由于从小就跟着老爷子走山路,所以即便是晚上,山路对我也没有任何的阻碍,如履平地,就差能够草上飞了。
   回来的路程赶得急,只用了一半的时间,而回到家之后,我立马就找来了肥皂,开始想办法把手上的戒指取下来,这时,老妈朝我走了过来!

行尸乱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行尸乱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孔寨公社: “绿周末”为孩子们点亮绿色梦想

    河北头条哥全媒体讯(记者:河北头条哥)第48个世界地球日(4月22日),第23个世界读书日(4月23日)相约而至。这是世界定期的呼唤,提醒我们应该有个仪式,应该做点什么。4月21日、22日,燕赵晚报为家长和孩子们特别定制了一次“绿周末”——约“绘”春天、绿色“悦”读亲子公益活动。100组晚报亲子家庭响应这个呼唤,在孔寨公社·农业美学基地,共同感受农业之美,发现藏书之趣,体会阅读之乐。“花木含甘露,岂非时节好。”周末一场暮春的雨带来了另一种美。雨生百谷,滋养万物,在满满地泛着耀眼的绿的天地间,寻找

  • 生意人办公室挂什么装饰画 生意人办公室挂画有什么讲究

    在商业界,生意人是最在乎办公室的风水的,办公室的风水极大程度的影响着生意的好坏,要想拥有好的办公室风水,一幅好的装饰画是不能缺少的,可是什么样的字画装饰生意人办公室合适呢?懂风水的生意人都会在办公室装饰一幅风水山水画。山水画是描绘山川自然景物的绘画,清雅别致,极具自然美,装饰办公室可以给公司带来自然的气息,并且山水画中蕴含着极好的风水寓意,山管人丁、水管财禄,就是说山水画中有着兴人丁、旺财运的功效,用作装饰生意人办公室极合适!泰山日出宋唐风水靠山图作品《江山千秋图》这幅宋唐老师的泰山题材山水画,

  • 紫檀、紫檀木、小叶紫檀,这三者的区别你知道多少?

    很多人在收藏紫檀工艺品的时候,经常会听到紫檀、紫檀木、小叶紫檀这样的名称。三个名字里面都有紫檀,于是有人就分不清楚了,这三者不一样吗?有什么区别吗?紫檀一般我们所说的紫檀就是小叶紫檀。但是很多叫“xx紫檀”的,虽然也叫紫檀,但并不是小叶紫檀。有很多与小叶紫檀外观非常相近的木材,为了方便区分,都是地区+紫檀这样来称呼。比如说:尼泊尔紫檀、非洲紫檀、赞比亚紫檀、安哥拉紫檀等,这些虽然也都叫做“紫檀”,但是并不是属于紫檀木类,所以与小叶紫檀也有很大的差距。其次还有大叶紫檀、鸟足紫檀、刺猬紫檀等等,虽然

  • 抱歉唯独对于感情这回事,我宁愿独善其身,也不愿意颠沛流离

    不是我不敢接受感情的失败,而是从一开始向死而生的我就没考虑过失败。。。如果结局不是我想要的那么我宁愿一开始就不去参与这个过程我有我的骄傲凭什么为了你去卑微自己在你的全世界扮演那个哗众取宠的龙套我没你想象中的没那么无私我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无所畏惧尤其是对于一段需要用生命来捍卫的感情我远远比你想象中的更要小心谨慎不是因为我不敢开始也不是因为我不能接受失败的结局更不是因为我讳疾忌医甚至不敢参与仅仅只是因为我对感情这件事比这世间的一切都要认真要么不爱要爱就要爱的轰轰烈烈地久天长除此之外的任何选择那都是失

  • “奇楠基因”创始人刘之强:什么才是好沉香,如何区分真假沉香

    说起香文化,汉时通西域开海路大规模的促进了中西文化的发展,才有了后来香在唐代的专香专用,除了富庶人事的喜爱还影响了当时的文人雅士,闻香品茶、吟诗作赋,论画逐意。据史实记载,中国关注沉香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到了宋时,香文化发展至顶峰,素有“一两沉一两金”之称,而奇楠沉香尤为神秘,被列为“香中上品”。人们熟知的宋代名画“清明上河图”中都暗藏了香坊店铺的影子,由此可知,沉香在中国古代的地位可见一斑,不仅是真正地位与财富的象征,同时用香习惯也已走入寻常百姓家。记者有幸采访到奇楠基因创始合伙人刘之强先

  • 从整体生命心理学谈觉悟与自性化丨吴怡

    本文为吴怡教授在第八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上的主题演讲《假如我遇到荣格》的后半部分。文章经作者授权刊出,欢迎分享转发。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后台或在文末留言。点击文字查看前半部分:假如我遇到荣格《我与心——整体生命心理学》本书是我从哲学跨入心理学的唯一较系统的著作,由于它对应了这次的主题:觉悟与自性化,所以我把它的一些观点提出来讨论。我在整体生命哲学中,用了一个等边三角形的三个角,上方是道,左下方角是理或理论,右下方角是用,包括运用、实践等。而在整体生命心理学中,把心分成四个层次,即躯

  • 【专题报道】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优秀艺术家作品展—田儒书

    艺术简介:田儒书,男,1957年3月出生。贵州印江人,中学高级教师,贵州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三秦书画院书法理事,云山书画院艺术顾问。中学时开始爱好书法,曾临著名书法家周慧珺行书字帖,以后不断从传统书法中吸取精髓,广览近、现代名家墨迹。精研笔意,博采众长,成为自己独特的风格。2004年参加中国书法家协会梵净山书法培训班学习,得到了白煦、周俊杰等专家的亲自辅导和指点,受益匪浅。其书法作品在国际”金鹅杯“书画大赛中获三等奖,97”屈原杯“国际名人书画大赛中获铜奖,庆香港回归东方文学创作交流展获铜奖,全国

  • 画语人生

    《梵高·画语人生》是一部需要安静观看的电影,这份安静情境下的震撼,一如很久以前在美术书里看到梵高的向日葵、鸢尾花、星空、自画像时产生的心灵脉动。梵高的一生,孤独、苦难、艰辛而不乏趣味,正是这样一种情形,最易让人心底止不住升起丝丝缕缕莫名的忧伤。静谧的氛围,流动的时间,火车开过田埂的隆隆声,梵高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眺望窗外湛蓝的天空。好几个镜头,他默默地坐在火车车厢内,前往下一个作画的地方,直至走到人生的尽头。长期衣食无着的生活,让他变得抑郁而疯狂,而这种抑郁和疯狂,却掩蔽着属于他的无人理解却能穿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