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书名:欢喜债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16 3:29:27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书名:欢喜债

第1章 共寝
 夜色弥漫,客栈里一片沉寂,走廊两侧客房中,飘出来的男人鼾声,轻重不一。原文163shenghuo.com

    唐欢悄无声息往前走,如夜行的猫,最后停在走廊尽头那间客房前。

    黄昏在大堂里见到的那个男人,就住在里面。

    那人有一双清冷的眼,进店后直奔柜台,问房付钱,而后朝楼梯走去,并未看周围一眼。他穿着浅灰色的长衫,脚步不轻不重,每次落在黄木梯板上,皆发出相同的声音。两侧衫摆随着他的动作错开,露出里面修长双腿,交替抬起。白色中裤套进黑靴,简单干练,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他上了楼,她目光不由往上移,却只瞧见他侧脸,尚未细品,他一个眼神扫过来,冷寂如冰。网站163shenghuo.com

    唐欢心动了,她想要这个男人。

    师父说,女人初夜多少都有点意义,还是找个看上眼的人破了吧。

    唐欢舔了舔嘴唇,没想到一下山就遇到个绝品。

    食指指腹从舌尖扫过,轻轻贴在窗纸上,等那处湿了,细细竹管插-进去,没有半点声响。

    太冷的男人都不好对付,还是用点手段吧。

    半刻钟后,唐欢拨开门,悄悄闪了进去,直奔床头。

    窗子开着,皎洁的月光斜洒进来,因男人没有放下床帏,他平躺的身影一览无余。163生活网

    唐欢歪坐在一旁,满意地打量这个男人,看着看着,她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白皙清俊的脸。连睡觉的样子都是冷的,身上会不会热一些?

    可就在她指尖距离男人俊脸不过几寸距离时,男人眉心微动,唐欢暗道不妙,正要闪身退开,眼前寒冽清光闪过,脖下一凉,待她反应过来,便是一道无法言喻的剧痛。

    她捂住脖子。温热的血如杯中满溢的茶水,从她指缝渗出。

    唐欢想骂爹!

    她不过是想采个男人,至于就玩没命了吗?

    视线已经模糊,她看不清男人的表情,只看出他似乎坐了起来,面朝她,擦剑。

    她不甘心,她连男人的滋味都没有尝过!

    身体不受控制朝后倒去,唐欢按动手上玉镯。

    他杀了她,她也要他死,还要让他欲求不满而死。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镯子里有师父死前留给她的一味儿淫毒“九欢”,男人闻了它,会当场昏迷一柱擎天,然后在九场春梦里精尽人亡。

    后脑触地,她已感觉不到疼,只死死盯着他。

    宋陌若有所感,朝地上瞥了一眼。

    女人瞪眼看着他,死不瞑目。

    他不为所动。不管她有什么目的,半夜潜入他房中,她都该死。

    将软剑收回腰上,宋陌起身,准备离开。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然下一刻,体力骤失,他忽的跌回床上。

    有热浪从四肢骨骸升腾而起。

    宋陌皱眉,知道自己中了招。他不敢耽误时间,就那样躺着,凝神运功,试图逼出体内淫毒。

    人死魂散,唐欢看见自己轻飘飘地,逸出了她的身体。

    哪怕没有眼泪,她还是想哭。

    师父去了,终于没人管她了,可为什么才下山就要死啊!她还没有活够,她不想去阴曹地府见师父!

    白影一闪,对面突然多了一个绝美的女人:“好你个臭丫头,为师算到你有危险,连主动送上门的极品男人都不要了,火急火燎来救你,你竟然一点都不想念为师?”

    唐欢傻了,脑子有点发懵:“师父,你不是……师父你救救我吧,我还没有吃到男人,我不想死!”从小跟师父一起长大,她已经习惯遇到困难就向师父求助了,如今她都成鬼了,见到同为鬼魂的师父,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师父恨铁不成钢地点了她一下:“谁让你不听话?我让你把功夫练好再下山,你偏不听,以为轻功好就没事了啊?其实下山也行,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去采那些公子少爷王孙贵族也没事,可你看看,这人武功比我都高,你来采他,不是送上脖子找死吗?”

    “我又不知道他武功高……”唐欢委屈地耷拉下脑袋。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师父哼了声,懒得与徒弟争辩:“算了,这次算是给你个教训,以后动手之前,先确定自己有命吃。”说完,粗鲁地按住徒弟肩膀,将唐欢的魂魄压回了她肉身。

    唐欢魂魄归位,刚刚还死气沉沉的眸子顿时亮了起来。好像有点不太适应分别片刻的身体,她继续在原地趴了一会儿,才起身惊赞道:“师父你成神仙了啊?都能起死回生了!”

    师父睨了她一眼,摸摸她已经愈合的伤口,叹气道:“神仙?想的美啊!我只是个小鬼,因为采了阎罗王,他宠我,才给了我一点小法术。阿欢啊,我现在没有大本事,不能帮你脱险,而一命抵一命,宋陌若是因你而死,你也活不成。只有你亲自解了他的毒,保住他性命,你才能活。”

    “啊?”

    唐欢震惊地瞪大眼睛,顾不得问师父怎么知道男人名字,苦脸道:“可九欢没有解药啊!”当年师父亲口告诉她,说九欢是她们采花门最毒的淫药。

    师父点点头:“我当然知道它没解药,但我现在有点小手段,能帮你入他的九场春梦。只要每次你都能让他心甘情愿跟你欢好,待第九场梦境结束,你们就没事了。”

    唐欢眨眨眼,脑子飞快动了起来,“他既然做春梦,我去采他,他自然乐意跟我好。只是,师父啊,他武功那么高,等我们醒了,他想起梦里情景,还不当场再杀我一回啊?”

    师父媚眼含笑地看着她:“傻丫头,我都替你安排好了。你放心,九场梦里,只有你记得所有事情,对宋陌而言,每次都是从头来过。梦境结束,他中淫毒释放九次,必定会昏睡一天,醒后不论是你来采他这件事,还是那些绮梦,他都不记得。那时你便可趁机逃走。”

    那岂不是连后顾之忧都没有了?

    唐欢笑眼弯弯,仿佛已经得胜归来。

    师父最瞧不过她这副傻样,狠狠戳一下她额头:“打住,你先别笑,我警告你,宋陌此人心性坚定,哪怕中了毒,他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动心。你若是不努力,没能让他主动与你欢好,届时哪怕你已经闯过了八场梦,失败一次,依然会死。还有,在你与他欢好之前,你不能*给别人,也不能让他被旁人抢先占了,否则梦境会立即结束,你们就一起下去见我吧!哦,对了,梦里也是有痛感的,如果你们二人有人丧命,下场一样。”

    唐欢要哭了,听起来好难啊……

    到底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师父摸摸她脑袋,放柔了声音:“阿欢啊,你也别太担心,每场梦里你都有一个月的时间俘获他呢,成功欢好了就会自动进入下一场梦境。而且梦里你们都是普通人,都没有武功,只要你好好琢磨以前师父教给你的那些本事,收服宋陌并没有多困难。”

    她一下子说了这么多,有难处也有可利用之处,唐欢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埋头慢慢消化。

    师父却没有那么多时间等她,她抬手一挥,将唐欢送到床上,又把一颗樱桃大小的玉珠塞入她手中,郑重叮嘱道:“一会儿师父会为你们布下结界,既能保证不受外面打扰,其中灵气又能滋养你的魂魄。你成功度过九场梦,便能魂稳魄安,彻底恢复。失败了,结界消失,你顷刻就会殒命。拿着,这颗珠子是梦引丹,你吞下后,立即与他四唇相贴,很快便能入其梦。好了,师父得走了,阿欢,你要牢记师父的话,一定要成功,否则死后别跟那些死鬼说你是我的徒弟!我嫌丢人!”

    说完,师父布下一层泛着淡淡莹光的结界,最后看她一眼,消失了。

    唐欢怔怔地坐了一会儿,她还挺舍不得师父的。

    不过,想到师父活着时在男人里面游刃有余,现在死了当鬼了,依然混得不错,连阎罗王都成了她的裙下之臣,唐欢心底就涌上满满的不甘和豪情。

    她是师父唯一的徒弟,她不能给师父丢脸!

    不就是九场梦吗,她要把这个男人吃得干干净净!吃死他!醒后逃走?她才不,等她醒过来,就趁他还昏迷着,用他的剑杀了他,让他也尝尝被抹脖子的滋味!

    唐欢摸摸脖子,那致命的疼还印在心上,这辈子都忘不掉了。她越发气愤,翻身跪坐在男人腿上,伸手去抽他腰间软剑。师父骂她笨,这能怪她吗?他的兵器这么不起眼,人长得也跟个冷书生似的,谁能想到他竟然杀人不眨眼!

    唐欢泄恨般,用软剑挑烂了宋陌的衣裳。

    挑到他腰部以下时,她目光一凝,落在他高高支起来的帐篷上。

    唐欢没出息地咽咽口水。小时候,师父出门采花会带着她,所以她不但见过男人的东西,更见过师父被男人骑着压着或她骑着男人攀在男人身上的各种火热情景。师父叫地那样大声扭地那样孟浪,被男人入进去的滋味,一定很舒服吧?

    唐欢身上热了起来。

    她飞快扒掉自己的衣裳。既然梦里要采他,不如醒着时先采他一遍。那么即便最后没成功,她也算是尝过男人滋味了,没有白死!想想也是,作为一个采花贼,若死时还是女儿身,师父不嫌丢人,她自己都没脸见……鬼!

    一不做二不休,她扶着宋陌的那物,对准自己,又得意又凶狠地坐了下去,宛如要吃掉仇人一般。

    “啊!”

    好疼啊……疼得唐欢魂魄都要飞出去了!

    糟糕,师父不可能再救她第二次。唐欢不敢再耽搁时间,就那样以身体相连的姿势趴在男人胸口,趁魂魄飞出去之前一口吞下梦引丹,低头覆上男人紧抿的唇。

    与他清冷的气场不同,他的唇温温的,软软的,感觉不错……

    唐欢忍不住舔了舔男人,正想撬开他牙关,忽有股莫名力量牵引着她,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

    屋中再也没有半点声响。

    床上的一对儿男女,终于都不再动了。

    他们以最亲密最热血沸腾的姿势交叠在一起,却好像沉睡了一般,神态安详。

    结界不停地流转着,莹润的光分出一道,如桥梁般与女人脑袋连在一起,滋润着她魂魄。

    阴曹地府,骑在阎罗王身上的师父忽然皱眉。

    阎罗王不由心疼,停下攻势:“是不是太深,弄疼你了?”

    师父摇摇头:“没有,只是我那徒弟……啊,你要做什么?”

    阎罗王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脸色难看至极:“本王伺候得你不舒服吗?竟敢分心!”说着,急急动作。

    师父登时被他顶得无心多想。

    风雨过后,她媚眼如丝地看着替她沐浴的冷傲男人,心想,傻徒弟冒然骑在宋陌身上,虽说解了宋陌部分淫毒,导致他梦境结束后大概会忆起梦中事,可是,如果徒弟真能成功俘获宋陌九次,宋陌醒后,多少都会因那逼真的梦境心动,从而不舍得杀徒弟吧?

    就像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再冷,还不是被她驯服了?

    傻徒弟,为师等着你成功!
第2章 救美
 时近黄昏,西边红日已经被远山吞了半个,只余半轮染红一片晚霞。

    玉泉山笼罩在夕阳里,半明半晦。

    山下炊烟四起,村民们都开始准备晚饭了。

    山上古木森森,除了鸟叫虫鸣,就只剩风吹树叶声,流水淙淙音。

    唐欢蹲在溪畔,怔怔地看着水中的倒影,良久都没有回神。

    师父说她能入宋陌的梦,她不是很相信的,特别是脑海里闪过一道白光后,她突然就置身于这样真实的一处环境里。她也做过梦,梦里除了那些让人害怕或高兴的事,其他背景都是模糊的,醒后只知道梦到了什么地方,见到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但绝对不会有如此真实的感受。

    风是清凉的,空气是清新的,耳朵脖子那里……凉嗖嗖的。

    身边还有个聒噪的小尼姑跟她抱怨,说今日没有化到师父规定的钱数,又这么晚才回来,肯定要挨罚了。

    唐欢看看两人身上一模一样的青灰色缁衣,再看看对方头顶的尼姑帽,拔腿就朝溪边跑去。

    她寻了一处水坑,那里汪的水是静的,如一面镜子,清晰地照出了她面容。

    熟悉的眉眼,还好,是她自己的样子。

    可头顶为什么有同样的一顶尼姑帽!

    唐欢极其缓慢地抬起胳膊,慢慢把帽子摘了下来。

    待见到那光秃秃的脑门,唐欢信了,她的确是在梦里。

    她的头发……

    师父啊师父,你就不能给我安排个好点的身份吗?光着头去采花,稍微正常点的男人都不会上道吧?

    对了,宋陌在哪儿?

    这个念头一起,唐欢突然有些头晕,还没反应过来呢,人已经倒在地上了。

    “*,*你怎么了?”

    她听到有人在耳边喊,声音焦急。

    唐欢悠悠睁开眼睛,再看面前的小尼姑,她莫名其妙就记起来了。小尼姑叫明心,小时候跟她一起进的尼姑庵,拜在一个师父名下,算是师姐妹了。今日两人下山化缘,银子铜钱没化到,只有晌午有人施舍了两个馒头,然后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吃过任何饱腹的东西。

    “我没事,就是饿晕了。”她本能地扯了个谎,起身,背对明心好掩饰眼中的慌乱。那些多出来的记忆里并没有宋陌的存在,她现在该怎么办?一点线索都没有,她该去哪里找他?

    饿晕是常事,明心没有多想,扯扯她的袖子道:“你再忍忍,咱们这就回庵里去,师父见咱们晚了,兴许会嘱咐人给咱们留点稀粥。”

    “嗯。”

    唐欢没有反对,主动朝山上走。她的确是饿了,肚子咕咕直叫。眼下她没有功夫没有钱势,还是一个惹眼的尼姑,想逃走私自行动都是难事,暂且待在尼姑庵里看看情况吧。师父肯定不会害她,既然帮她入了宋陌的梦,绝不会一点线索都不给的。

    此处距离尼姑庵还有小半个时辰的路程,两人饿着肚子,都垂头丧气的,谁也没有心思说话。

    天色越来越暗,天边最后一抹红霞都开始转青了。

    或许是自小习武的本能,进了梦,虽没有功夫在身,唐欢还是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

    她猛地回头。

    对上两个男人的身影。

    大概是没有料到她会有此举,两人反应慢了一步,愣了会儿才急急往旁边树丛里躲去。紧接着,不等唐欢深想,那两人又大摇大摆地晃了出来,其中高壮的那个粗衣男人直接看向她,眼中有淫-秽笑意:“本想待会儿再出手的,没想到*小师父倒是机灵,既如此,咱们就在这里把事办了吧!”说完,他朝同伴使了个眼色,那瘦小男子立即跑到唐欢她们前头,口中嘿嘿直笑。

    唐欢皱眉,她记忆里竟然有这两人。

    高个的叫乔六,家中无父无母,从小偷鸡摸狗无恶不作,偏偏生的人高马大一身蛮力,村人拿他无可奈何,只盼着他早死早超生。矮个的绰号叫瘦猴,跟在乔六身边为虎作伥,惯会出馊主意。

    如今乔六都直呼她名字了,想来早就盯上了她?

    若是有功夫,唐欢敢一脚踹飞乔六,但是现在,她只能开溜!记忆里,这个身子拎两桶水走一里路胳膊都能酸上半天,真动起手来,恐怕连瘦猴都打不过!

    “跑!”

    唐欢推了躲在她身后直打哆嗦的明心一把,示意她往东边跑,她自己则往西边的林子里逃去。南北被堵,两人逃向一处绝对没有机会,分作两路,哪怕是一人对付一个呢,好歹还有一线生机。她不能死,也不能*,若不是记忆里的明心实在太纯善,她连推她都不会推的,她巴不得有人能拖住他们!

    发了回善心,唐欢就什么都顾不得了,不去看明心到底跑了没有,只拼命往前跑。

    她听见乔六指派瘦猴去追明心,他则朝自己追来。

    唐欢总算明白红颜祸水的意思了,如果她长得没有明心好看,现在追她的肯定就是瘦猴了,怎么看,瘦猴都比乔六好对付啊!

    脚下杂草丛生,耳旁风声呼呼,身后粗重的脚步越来越近。

    唐欢又想骂爹了!

    她本就饿着肚子,又在山下奔波了一日,哪里跑的动?

    可不跑不行啊!

    她喜欢采花,不喜欢被采!乔六那样的货色,给她提鞋都不配!再说,要是不涉及生死,她跑不过,让他要一回也没啥关系,看他那副身材,本事应该还不错的,大不了办事的时候她闭着眼睛,全当被猪啃了,偏偏她现在得为宋陌为自己守身如玉啊!

    想不到她也有守身的一天!

    正想着,脚下突然一绊,整个人直接朝前扑了下去!

    她的轻功啊!

    唐欢在心里哀嚎,好在她知道轻重缓急,倒地后马上就要跳起来继续跑。

    谁料她才抬起身子,后面的人便饿虎扑羊似的压了下来,就跟天上掉下来一块儿大石头般,砸得她立即趴回地上,几欲吐血!

    “跑啊,你还跑啊,我看你还怎么跑!”乔六大手按住身下女人纤细的腰肢,重重按了一下算作惩罚,顺势半坐起来,然后握住女人肩膀,轻而易举就把人翻了过来。他狞笑,翻身坐在小尼姑腿上,见小尼姑脸色苍白,好像还没回过神来呢,便得意地拍拍她脸蛋:“傻了?怎么不说话了?”说着,攥住她衣领,用力一扯,便把外面的粗布缁衣褪掉半截,露出里面的中衣。

    白色中衣被高高撑起,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乔六顿时体热:“没想到*小师父看着瘦,这里还挺有肉。”毫不客气地在唐欢胸口揉了一下。

    这样粗暴的对待,总算是把唐欢被压飞的魂叫回来了。

    身上如压着巨石一般,根本挣脱不开,唐欢咬牙瞪着乔六,忽的一抬手,一捧泥土混合着灰尘便朝乔六飞去。

    乔六猝不及防,虽然及时扭头,眼里还是进了沙子。

    唐欢就趁他扭头的刹那功夫狠狠挣了一下。

    没挣动……

    唐欢终于体会到了男女力量的悬殊。乔六只需要压在她身上,哪怕分了心,她也动惮不得。

    眼看乔六抬手揉眼睛,唇角却抿的紧紧,唐欢又急又慌。完了,打不过,反而彻底惹怒了对方,她能怎么办?

    她还没想到办法,乔六晃了晃脑袋,再转过来看她,左边的眼睛竟然微微泛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揉的。

    他攥住她不老实的两只小手按在头顶,低头冷冷看她:“*,这是你先惹我的,我本来见你年幼,还想着好好疼你,可你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开始褪她的衣裳。他的确看这个小尼姑入眼,所以他没有乱扯,而是替她褪掉,这样事毕后她还能衣冠齐整地回去。出了这档子事,她肯定会隐瞒下来,她安然无恙,他日后便可以继续找她。

    一日欢好算什么?难得遇到个无依无靠的美貌小尼姑,他要一直占着她,直到腻烦为止。

    唐欢从他的眼神和动作中明白了点什么。

    师父教过她,对付男人,不能一味儿用强。

    趁他低头看她,唐欢使劲儿咬了嘴唇里面一下,疼得掉眼泪了,便可怜兮兮地道:“乔,乔六哥,你喜欢我是不是?”

    她的嗓音甜甜脆脆,不会太腻人,却又十分勾人。

    乔六愣了一下,压住心头火热,盯着她含泪的眼睛道:“是又怎样?”

    唐欢心思飞快转动,怕被他瞧出来,她闭着眼睛抽搭道:“乔六哥,其实,其实我也不愿意当尼姑,只是我自小就被爹娘卖到庵里,一直混混沌沌的,除了尼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今日知道乔六哥喜欢我,我心里很高兴,突然就多了点盼头。我爹娘签的是死契,我这辈子都离不开这座尼姑庵了,但,若是,若是能跟六哥做对儿假夫妻,常常出来与你相会,那,那我也知足了。”

    乔六虽然不傻,但头回听个娇滴滴的美人说愿意跟着自己,他还是莫名地心动了,“这么说,你愿意跟我在一起?那,那你刚刚为什么跑?”

    唐欢心中窃喜,表面却无奈又羞涩地道:“你那样吓我,一看就不是好人,我肯定怕的要跑啊。现在被你抓住了,就算今日逃掉,以后只要你有心堵我,我照样逃不了,那,那还不如从了你……”

    盯着她绯红的小脸,乔六再也忍耐不住,飞快褪了自己的裤子,趴在唐欢脖子处乱亲乱啃:“好*,既然你这么想,那六哥一定好好待你,你别怕,你是第一次,疼一下就行,以后会越来越快活的!”

    他口中的气味儿绝对说不上好闻,唐欢强忍着呕意,小声哀求道:“六哥,我,你,咱们明天再弄成吗?我今天回来已经晚了,要是再耽搁下去,回头师父就要罚我跪整晚了。为了不让她怀疑,为了咱们将来容易见面,今日,今日你先忍忍吧?行吗?”

    乔六动作一顿。

    唐欢赶紧又加了把火:“六哥……”声音甜的她自己都想抖。

    “行,那我今日就忍一回。”乔六沉声回道。

    唐欢大喜。

    可乔六紧接着就扒了她的裤子,扶着自己往她身下顶:“不过我可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说好听的骗我呢!这样吧,你时间急,我先要了你,就进去一下,改天再让你尝尝六哥的厉害!”

    说着,就猛地往前顶。

    唐欢又疼又怒,敢情流氓都这么聪明?

    真被他进来了,她之前的讨好哀求不都白费了吗?

    “乔六,你要是敢进来,老……”

    她瞪着眼睛大吼,可“老娘”二字还没出口呢,忽有长长的影子跃过乔六脑袋,投在她身上。

    那一刻,唐欢心有灵犀般,将骂人的话改成了哭饶,“放开我……”

    待看见那张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冷峻脸庞,唐欢强忍着笑意闭上眼睛。

    她似乎猜到这场春梦是这么回事了。

    流氓要强尼姑,宋陌救了尼姑,然后他禁不住尼姑美貌的诱惑,自己扑了上去?

    那她把衣服脱得干净一点,会不会更容易诱他上钩?

    见宋陌正按着乔六打,唐欢悄悄把乔六还没来得及扯下的肚兜掀开半边,露出一片酥胸。 

书名:欢喜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欢喜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由他代拟的最后一道诏书,结束了千年的封建帝制!

    中国历史上最后一道圣旨是《宣统帝退位诏书》,是大清帝国最后一位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于1912年2月12日(宣统三年十二月廿五)所颁布的退位诏书,从此大清统治中国最后结束。由于溥仪当时年仅六岁,无行为能力,因此由隆裕皇太后临朝称制。《宣统帝退位诏书》全文影像版那么诏书的起草者是谁呢?多数人认为是清末状元张謇,本篇文章对这段历史不做考证,旨在介绍张謇的书法艺术。朕钦奉隆裕太后懿旨:前因民军起事,各省响应,九夏沸腾,生灵涂炭,特命袁世凯遣员与民军代表讨论大局,议开国会,公决政体。两月以来,尚无确当办法,

  • 拓宽全球海洋视野 助推海洋强国建设:《世界海洋法译丛》在深圳举行首发式

    7月19日,由青岛出版社与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联合推出的国际海洋法学基础资料集《世界海洋法译丛》在第二十八届全国书博会主会场深圳会展中心举行了图书首发式。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中国国际法学会副会长张海文,外交部国际法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山大学法学院院长黄瑶,山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孙杏林,山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出版管理处处长刘子文,山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印刷发行处处长刘咏梅,中共青岛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王为达,新华社海洋资讯中心主任董学清,青岛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

  • 90%的人是这样被淘汰掉的

    从生物出现起丛林法则就一直存在于整个自然的进化当中纵观每一个精妙的物种无不是在残酷的竞争中进化出属于自己的法宝方能获得一席之地在我们的工作中也是如此安于现状和自怨自艾不能换来成功反而会在不经意间拆掉你进步的阶梯作者涔汐(id:zhangcenxi99)来源张涔汐最可怕的一件事情,是你正在被淘汰的时候,却浑然不知。01这几年一本科幻小说特别火,那就是大刘的《三体》,堪称一部神作。此书让互联网的大佬们爱不释手,甚至连高晓松都在节目中说:大刘,你负责创作,我负责给你打call。可见受欢迎的程度,为什么

  • 凡人曾国藩:成天道貌岸然 也为钱发愁

    记者吴敏实习生钟慧2011年09月09日14:17来源:《南方日报》但真实的曾国藩不可能只是一本励志的成功学故事,更不可能是一个内心无比强大的“完人”。“我发现,细节中的曾国藩,其实挺有意思的,比如他很少洗澡,经常几个月才洗一次脚。他做穷京官时,成天为钱发愁。”今年是曾国藩诞辰200周年,9月3日,首届海峡两岸曾国藩学术研讨会在曾国藩的家乡湖南双峰举行,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规模最大的一次对曾国藩的纪念活动。从百姓口中的“曾剃头”到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口中的“汉奸侩子手”,在大半个世纪里,曾国藩一直顶

  • 高温闷热的“三伏天”要如何吃?-91搜墓网

    三伏天高温闷热,使人非常难受。国家级营养保健专家、湖南省胸科医院院长唐细良建议,在这炎热的天气,人体胃肠道的蠕动减弱,消化功能减退,会出现食欲减退、厌食等,饮食应以清淡、滋阴生津为主。三伏天容易出现种种不适俗话说,“进入小暑,上蒸下煮”,入伏后,高温、高热、高湿的天气将频繁出现,热浪袭人,酷暑难耐,各类健康问题也接踵而来。1、天气闷热,气压较低,容易使人产生胸闷气短,心率变缓等症状,严重时可引起心脏的不适。2、易引发中暑,一旦发生中暑,出现头晕、头痛、恶心呕吐等情况,应速至阴凉处休息,情况严重者

  • 人像摄影:改变小姐姐的摆姿,轻松的打造出小姐姐的曼妙身材

    人像摄影:改变小姐姐的摆姿,轻松的打造出小姐姐的曼妙身材选择合适的拍摄区域,尽显小姐姐的优雅感。拍照时可以让小姐姐稍微转动一下身体,露出双腿,营造出一种若隐若现的美感。可以让小姐姐转动一下肩膀,后肩略低于田间,可以展现小姐姐的修长动人。拍照时,小姐姐稍微倾斜一下身子,可以轻松的秀出完美的身材曲线。给小姐姐拍照,首先要考虑的就是画面的美感,要让小姐姐看上去很有气质。

  • 人像摄影:提前安排好模特的位置以及摆姿,拍出模特的清爽迷人

    人像摄影:提前安排好模特的位置以及摆姿,拍出模特的清爽迷人营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模特看上去更加的清纯可爱。有时候我们可以给模特亲身示范所要做的动作。让模特更好的领会你的意图。想要拍出好看自然的照片,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让模特感到舒适。给模特营造一个舒适的环境,才能更好的拍出模特的优雅美丽。模特站立的时候,两腿稳定,面朝摄影师,让模特看上去更加的清纯可爱。拍照时可以让模特把重心放到后腿上,这样的话,模特看上去更加的迷人,更加的有动感。

  • 曹雪芹的家族有多显赫?曾祖母是康熙的奶妈,爷爷是康熙的伴读

    曹雪芹的家族有多显赫?曾祖母是康熙的奶妈,爷爷是康熙的伴读上山小麦我要分享有人说《红楼梦》其实可以看做是曹雪芹的自传,其实不然,曹雪芹出身清代内务府正白旗包衣世家,他是江宁织造曹寅之孙,曹顒之子(一说曹頫之子),家庭地位可以说是十分显赫。曹雪芹的曾祖母孙氏做过康熙帝的乳母,祖父曹寅做过康熙帝的伴读和御前侍卫,后任江宁织造,兼任两淮巡盐监察御史。在康熙、雍正两朝,曹家祖孙三代四个人主政江宁织造达五十八年,家世显赫,有权有势,极富极贵,成为当时南京第一豪门,天下推为望族。因此曹雪芹的童年过得十分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