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书名:乡野多娇 最新章节

2017/12/16 3:36:3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书名:乡野多娇

第1章
盛夏,乌云密布。说明163shenghuo.com

我心事重重的走在通往下柳村的乡间小路上。

刚走到村头,就看到一片金黄的稻田,等我再转个弯,就看到坐在田埂上暗自抹泪的孔雪珊。

这女人,长得很是性感,前凸后翘的,让人一看就有男人的冲动。

要说这孔雪珊也是可怜,虽然人长得好看,可嫁到下柳村没几个月,自家男人就遇了矿难,给活活埋在了里面。

好在她也算坚强,仗着有些文化,在村子里办了个免费的小学,弄得还挺有声有色的。

正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自从孔雪珊守寡以后,村里那些老爷们可是没少惦记她。

每天往她家里跑得男人,多得不得了。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见是她家的稻子,我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孔老师,我帮你一起吧,这雨马上可就要来了!”我对孔雪珊道。

经我这么一喊,坐在田埂上的孔雪珊这才看到了我,顿时笑了起来。

“是柱子啊,那就谢谢你了,要不,我真不知道该咋办了……”

见我主动帮忙,孔雪珊急忙从埂子上站了起来。嘴上说着,还伸手擦了擦眼泪。

“孔老师您客气了,我爹要是知道我帮您干活,肯定会夸我的。”

说话间,我已经从孔雪珊那里接过了镰刀,开始割起了稻子。推荐163shenghuo.com

忙活了大半天,终于是将稻子全部割了下来,而孔雪珊就跟在我的身后,打着下手,把我割下来的稻子,都装在麻袋里,然后我们一起努力,把几麻袋稻子,全部弄到了放在一旁的手推车上。

毕竟是个女人,才干了一点点活,就累的不行,趴在车子上开始喘了起来,丝毫不顾及那因为汗水打湿的衣裳,早已将她那妙曼的身姿,完美的展现在了我的面前,看的我心火难耐。

“柱子,真谢谢你了,剩下的,老师自己来就可以了。”

我抬头看了看早已经乌云密布的天,摆了摆手,朝着孔雪珊笑道:“算啦,你一个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推回去呢,我还是继续搭把手吧。”

说完,便主动上前一步,接过了孔雪珊手里的推车。

这期间,我俩的手,难免的有一些触碰,没想到孔雪珊三十多的女人了,又经常干农活,手还是这么的柔软跟滑腻。

好在我心里也就这么一想,便推着一车的稻子,朝着孔雪珊的家里走去。推荐163shenghuo.com

眼瞅着要到家门口了,倾盆的大雨,却直接落了下来,顷刻间,我俩就被淋了个透心凉。

而孔老师那妙曼的身姿,彻底的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天越来越黑,像是要整个塌下来一般,而雨也越下越大,不一会儿,院子里就已经积了几滩水洼。

看着这天,我一脸懵逼,虽然距离孔雪珊家不远,可我也不想就这样淋着回去。

“柱子,这么大的雨,就别回去了,在老师家过夜得了。”

我闻言顿时一愣,说实话,我有点想歪了,毕竟我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这不太好吧,我爹还等我回家呢!”真要说的话,我其实是有点心动的……

“客气啥,帮老师了一个大忙,老师怎么能不表示表示呢,你还没尝过老师做的饭吧?”

说道吃饭,我确实有点饿了,孔雪珊见状,顿时笑了起来:“行了,别跟老师客气了,你先把衣服脱了吧,等会吃了饭,老师给你洗洗。书名:乡野多娇 最新章节

见孔雪珊这么说,我脸上顿时一红,开始扭捏起来:“孔老师,就不麻烦你了吧?反正现在洗了也不干,要不我等下回去了自己洗吧?”

谁知孔雪珊却嗔怒到:“你这小子,咋还扭捏起来了,穿成这样回家你爹肯定又是一顿打,赶紧脱了,刚好我也要洗我自己的。”

见她这么说,我琢磨着好像也是这么回事,索性也就不再扭捏,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递给了孔雪珊。

毕竟是山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干农活,要说我这身板,还是比较自豪的,不说有多少男人味吧,至少肚子上的腹肌,已经隐约可见了。

我光顾着换衣服了,完全没注意到孔雪珊看到我身材之后,那变红的脸蛋。

“没想到你这小子,人不大,身材还挺不错的!”伸手在我腹部摸了一把,孔雪珊这才笑嘻嘻的冲我说道:“好了,老师也要去换衣服了,你可不能过来偷看哟!”

这话说的,完全是在提醒我要去看嘛,见孔雪珊已经走进了卧室,我略一犹豫,便蹑手蹑脚的朝着卧室走去。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孔雪珊竟然是背对着门,等我过去的时候,只能看到那一片雪白。

“好小子,都说了不能偷看了,小心长针眼。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孔雪珊换好衣服,发现我在偷看之后,只是笑骂了一句,便直接去灶上忙活开了,倒腾了一会儿,端了几个菜上来。

“柱子,喝点酒吧?”说着,不知道从哪拿了瓶二锅头放在了桌子上。

“老师,我……我不会啊!”

看着桌子上的二锅头,我有点发怵,记得小时候调皮,偷喝了一口老爹的酒,结果吐了好几天,自打那以后,见到酒就害怕。

“没事,今天老师开心,要实在喝不了,那你喝水,陪老师喝点怎么样?”
第2章
见她这么说,我咬了咬牙,“没事,孔老师,既然你这么高兴,那我就陪你喝一杯。”

我以为吃了饭,雨会小点,那样我就可以回家了,可没想到雨没停不说,结果反倒是孔雪珊越喝越起劲了,一瓶酒,很快就见了底。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孔雪珊喝多了竟然会把我当成了她那已经死掉的男人,直接就靠在了我的身上。

我闻着孔老师身上那成熟女人的所特有的香气,顿时就紧张起来。

我本打算挣脱的,可孔老师的手,却死死的拽着我,嘴上还喊着:“你这个死鬼,要是再走,你就别回来了!”

我一看她这口是心非的动作,就知道她应该是想自己男人了,可毕竟我不是呀!

不过既然她现在把我当成了她男人,为了不让她伤心,那我干脆配合她一下好了。

想到这,我壮着胆子,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告诉她我不走了,为了让她当真,我还刻意喊了她的名字。

“你这死鬼,回来了也不说一声,也好让人家准备准备啊!”

说着,孔老师便当着我的面,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来。

“老……老师……”

我无看傻眼了,因为她外面的衣服一脱,胸前的风光,立马让我冲动了。

“是啊,在你离开的这段日子里,我在村子里免费开了个学堂。”孔老师喃喃道。

当我听到这个的时候,差点哭出来,感情这是彻底入戏了吗?她真的把我当成她死去的男人了?

“咱们饭还没吃完呢……”我企图转移孔雪珊的注意力。

“吃什么吃,成天就知道吃,老婆坐在面前,都不知道疼的!”

我算是知道了,试图跟一个喝醉酒的人讲道理,那根本不现实。

“好吧,那你说啥就是啥吧……”我彻底放弃了。

见我这么说,孔雪珊脸上一喜,拉着我的胳膊就要往里屋拽。

我当时就懵逼了,这不会是要假戏真做了吧?

不过心里确实是有点期待的,但更多的是害怕,毕竟我两人可是隔着辈儿呢,虽然她没教过我,可毕竟我也喊她一声老师……

“愣着干嘛!快走啊!”

见我坐着不动,孔雪珊顿时不乐意了,开始在我身上撒起娇来。

那声音,我感觉浑身都酥了,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

还没等我回味呢,孔雪珊就已经把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看着她胸前那比莲蓬还大的东西,我咽了咽口水,难道我这保存了十九年的身子,今天就要交代出去了?

“死样,这么久没见了,咋滴还不会整了呢?”伸手在我下面摸了一把,孔雪珊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真没想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老师,竟然也会有这么妩媚的时候,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看的真勾人。

“那……那要不你教教我?”说实话,这玩意儿,我确实不会弄……

孔雪珊见状一把将我拉进了她那温暖如玉的怀抱,香喷喷的,顿时让我的小柱子激动不已。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一咬牙,变得主动起来,伸手开始在孔雪珊的身上摸索起来。

很快,孔雪珊原本细嫩的皮肤,变得红润起来,开始主动的迎合起我的动作来。

“轰隆隆!”就在孔雪珊刚把我裤子扯下去的时候,一声惊雷,响了起来。

然后我就看到孔雪珊原本有些迷乱的眼神,好像恢复了一丝丝的清明。

她先是看了我一眼,便一把把我从她身上推了下去。

“孔老师,咱可不能这样啊,都这样了,你让我下去?”

我可怜兮兮的看着孔雪珊,说实话,我感觉我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状态了!

“柱子,我是你老师,咱们不能这样!那是会遭天谴的!”孔雪珊的话,让我顿时清醒了许多,在我们山里人看来,天谴这种东西,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当孔雪珊这么说的时候,我就有点打退堂鼓了。

可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孔雪珊,心有不甘的嘟囔了一句:“这可是你非要拉我过来的,现在又要我回去!”

嘟囔归嘟囔,我最终还是重新穿好了衣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孔雪珊的家,我肯定是待不了了,好在雨好象有变小的趋势,我便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孔雪珊的门,朝着自家走去。

回了家,见我淋得跟个落汤鸡使得,爹也就没怪我为啥回来这么晚,借口有点不舒服,我就扎进了自己的屋,开始回味起刚才的那一幕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爹给喊醒,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对我彻底放弃了,对于我这两天的高考情况,只字未提。

“赶快吃饭,吃了饭,爹带你去打猎,这下了雨,山上肯定好多动物出来觅食。”

闷头扒了几口饭,抓了个馒头,我就跟着爹出了门,下柳村三面环山,看爹走的方向,今天应该是去西边。

到了山脚,爹叫我在原地看着东西,他先进去探探路,我由于是第一次来这里,再加上闲得无聊,就开始四下打量起来。

刚下过雨,整片大地都透漏着一股泥土的芳香,我看着四周的树林,顿时起了好奇心。

反正爹还要一阵才能回来,我便朝着树林里走了过去。

刚靠近一点,就隐隐听到有声音传来。

“这都要了几次了,咋还要啊?”

“哎呀,再让我摸摸嘛,听话。”

“最后一次啊,这刚下了雨,该有人来打猎了。”

紧接着,我就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顿时让我体内的那团火,再次燃了起来。
第3章
“二狗子,你轻点,咋就你这么猴急,我记得你不是属狗的吗?”

“翠翠,你真好吃。”

听声音好像离我不是太远,我也没敢再往里面走,生怕打扰到他两个。

“行了,到底了,到底了!咋还往里呢!你慢点啊!”伴随着翠翠的声音,我就听到林子里面传来一阵撞击声。

我的脑海里不由得再次想到了昨晚的那一幕,只差一点,我也能吃到了!

“翠翠,没想到你还是这么紧啊,村长那活儿,是不是很小啊?”

“快别提那个老东西了,每天刚把老娘的火撩起来,他就完事了,不上不下的感觉,真他娘的难受!”

紧接着,我就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看来应该是在脱衣服了,紧接着,翠翠的声音,就逐渐的大了起来。

“翠翠,你可真白,比我家娘们儿蒸的馒头还要白,真想天天吃。”

这两人的话,顿时让我面红耳赤起来,要换做平时,我肯定就跑开了,可经历了昨天的事情之后,我很好奇,他们到底在干些什么。

我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朝着二狗子他们那边摸去。

好在树林还算茂密,我的靠近并没有引起两人的注意。

在这光听着声音,我就有了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好像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

想到这,我左右看了看,要不爬树上算了,说不定就能看见呢?

想到就干,毕竟是山里的孩子,爬树什么的,再简单不过了。

爬上去以后,我四处望了望,远远的就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在树下动着,靠着树干的是二狗子,在他下面的,就是翠翠。

“二狗子,你今天是没吃饭吗?怎么跟个娘们似的!”翠翠的声音,可真勾魂。

“翠……翠翠……我有点……有点熬不住了!”二狗子说着,不停地喘着气。

“你个没用的玩意儿!”

两人结束之后,随便收拾了一下,便匆匆的离开了这里。

而趴在树上的我,却全身颤抖起来,刚才眼前发生的一幕,仿佛是给我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等两人全部都离开之后,我又在树上等了等,担心爹回来找不见我,这才慢悠悠的下了树。

晃晃悠悠的回到刚才的地方,我心不在焉的等待起来。

没一会儿,爹就回来了,见我面脸通红的样子,就问我是不是病了,脸咋那么红。

“爹,我没事,你探路探的咋样了?”我摇了摇头,主动叉开了话题。

“兴许是昨个的雨太大咧,一个狍子都没见着,看来得等到明后天了,先回家去吧。”

见爹这么说,我也只好点了点头,跟在后面走了回去。

刚到村口,就看到一辆大卡车,里面装的全是猪,一群人围着车,也不知道在干啥。

“爹,我去看看热闹,你先回去吧!”说完这话,我也没管爹答不答应,就朝那边跑了过去。

“我说老太婆,你这也太霸道了吧,村长都不敢说这地是他的,你就敢拦车了?”我刚过去,就听到王婶那大嗓门的声音,估计是又跟人吵了起来。

王婶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暴脾气,一般人都不敢惹她,见是她发了火,我急忙加快了速度,想看看是谁这么没眼力见,居然敢惹她。

“你要卖猪,我不拦着你,可你这猪有病,就是不能从我这走,要是从我这走了,给我的猪传染了,可咋办?”

等我扒开人群挤到里面看热闹的时候,就看到村长老婆正端坐在院墙上,高声的骂着,而周围看热闹的人却也乐的清闲,只顾着指指点点的,却没有一个上去劝架的。

王婶听了村长老婆的话,顿时怒喊起来:“狗日的烂婆娘,谁说俺家的猪有问题了,俺说了多少次,俺这猪没问题!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那张臭嘴!”

整个村子,也就只有王婶敢这么跟村长老婆说话了。

站在一旁,我算是听明白了,感情是王婶想要卖猪,村长老婆不让从买猪的车从自家门口过。

“你要卖猪我不拦着,总之一句话,别从我家过!”

“老太婆你信不信我现在打死你我!”王婶说着,就从地上捡起块石头,作势要扔,周围的人见状,纷纷上前劝说起来。

“今天谁来都没用,谁让她敢勾引我男人,这就是下场!”

这话一说,周围顿时一片哗然,村长经常偷腥,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情,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他老婆给当众说了出来,这下,村长的脸,可彻底丢尽了。

“我呸,就你家那口子,那活小的,还没我家狗蛋大呢,还我勾引,白给我我都不要!”

王婶也是个暴脾气,见村长老婆这么说,顿时也出言嘲讽起来。

狗蛋是王婶的孙子,前两天刚满月,她故意这么说,就是要存心气气她。

“你……你……”果然,被王婶这么一说,村村长老婆顿时气得不行,从院墙上直接站了起来,大声喊道:“乡亲们啊,你们听听,她老王婆都说的是啥话,还说没偷腥,要不咋会知道的那么清楚呢?”

周围的人都忍住笑,不敢去接这个话茬,因为不知道是谁,悄悄的在人群里喊了一声:“村长来了!”

这下大家顿时四散开来,专门给村长留了个道。

“村长啊,你可来了,快给我评评理吧,你这个婆娘,说啥不让我卖猪啊!”

“老头子,你来的正好,死王婆子她家的猪有毛病,还非要从咱家门口过,你可不能让过啊,我这好几十头猪呢!”

现在可谓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看村长怎么说了。

不过我却知道,村长肯定会偏袒他自己的婆娘,毕竟有这么多人看着呢。

“你说她家猪有病,那就找个兽医来看看不就好了?”

果然,村长一开口,就已经把事情给定性了,要不也不会直接找兽医了。

要知道,在我们村子,是没有兽医的,要找兽医,那得去镇上,这一来一回,没有个大半天,是回不来的。

可买猪的人不会等啊,这趟买卖,估计是黄了!

果然,买猪的人一看这情况,也知道这猪今天是买不到了,干脆直接上了车,丢下句这猪不买了的话,就“轰轰”的开着车走了。

周围人见没热闹可看了,也就慢慢的散了,而我在人群里,却看到了一样准备离开的孔雪珊。

脑海里闪过刚才树上看到的场景,我便不由自主的开了口:“孔老师,孔老师,你等等我。”

孔雪珊见是我喊住了她,顿时笑着问我不好好去山上打猎,跑着来看热闹干啥。

“俺爹说了,今天不适合打猎,要明天才行咧。”

“对了,孔老师,你家的酒可真好喝,俺还想喝点……”

见我这么说,孔雪珊顿时俏脸一红,看的我眼热不已。

“你这小鬼头,定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吧?”伸手在我额头戳了一下,她还是拉着我朝家里走去。

到了家里,孔雪珊先是给了我一把花生,说是昨晚上我走以后,自己煮的,让我先尝尝鲜。

于是我两个便坐在院子里聊了起来。

期间孔雪珊问我高考考的咋样,我摇了摇头,告诉她很可能这辈子就要在山里度过了。

“孔老师,你这么厉害,不去大城市教书,真可惜。”

把手里的花生壳一扔,我眯着眼睛,看着坐在我身边的孔雪珊,笑着说了一句。

“净瞎说,我哪有那本事,大城市里教书的,那可都是能人,我可不算啥!”

“可我觉得那些教我的老师,还没你厉害咧。”

我咧嘴一笑,继续说道:“就比如说昨晚的事情,那些老师就没教过我!”

“净瞎说,老师哪能教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由于她手里拿着东西,所以我算是躲过了被戳的命运。

“真的,俺们老师说了,这些东西,得靠俺们自学,可我学了那么久,还没昨晚来的实在呢!”

说着,我的眼睛,在她的身上游走起来,才一会会儿,就被我看的不好意思起来。
第4章
“再这样,以后老师不许你再过来了!”孔雪珊红着脸道。

“真的,老师你不知道吗?”我才发现,原来用语言挑逗孔雪珊,是如此的好玩,我之前咋就没发现呢?

“好了,不说这个了。”孔雪珊红着脸呵斥了我一句,见她好像真的有点要生气的样子,我急忙转移了话题。

“孔老师,那咱们干点啥啊?你有没有好玩的游戏?”

“游戏啊?”见我这么说,她还真的用手撑着头,开始想了起来。

“要不,咱们玩分田地吧?”孔雪珊一脸希翼的看着我,我没想到她竟然会想要玩着游戏。

“好啊,不过,咱们可不能光这么玩,得有惩罚,谁要数输了,就得背着对方,在院子里走一圈。”

见我这么说,她楞了一下,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正好昨天刚下了雨,地上还没晒干,我拿过孔雪珊手里的小刀,在地上画了个不大不小的方格。

然后一分为二,指着孔雪珊那边的说道:“这边归你,那边归我,谁要是没有了,就算输?”

见她点了头,我就把刀子递给她,让她先来,毕竟我是个男人,这点礼貌还是有的。

孔雪珊也不客气,接过刀就开始插了起来,连插三下,小刀全都没倒。

“孔老师,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啊?”

她笑了笑,那笑容看起来真甜蜜,我恨不得上去亲一口。

接着在我这边插了一刀,便从那里直接划了一道子过去。

“哇,孔老师,你这么奸诈,一下划走我一半的土地啊!”

“那没办法,谁要你老师厉害呢?”

接下来的几刀,孔雪珊都没有失手,直到我的土地全部都归她,我都没有玩过一把。

“好了,孔老师,男子汉大丈夫,愿赌服输,我来背你吧!”说着,我便走到孔雪珊的面前,弯着腰,等着她上来。

等了半天不见孔雪珊动作,我便笑着说:“孔老师,你快上来吧,俺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保证不会摔着你,快来吧!”

孔雪珊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我身后,脚一蹬地,双手勾住我的脖子,我顺势一起,背过双手抱住了孔雪珊。

我身子当时就起了反应,浑身变得软绵绵的,差点没把孔雪珊给扔下来。

“柱子,快走啊,是不是老师太重了,要不你放我下来好了!”

见她这么说,我急忙偏头说道:“孔老师,别瞎说,你可轻着呢!”说完,双手使力,刻意的把她往上抬了抬。

那贴在我背后的两个大莲蓬,经过我这一抬,顿时在我的背上调皮的蹭了起来,顿时让我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院子不大,我走了几步,就绕了回来,找了个高的地方,我把孔雪珊放了下来。

“柱子,还来吗?”孔雪珊站在我面前,红着脸问到。

“来,咋不来,我还没摸过刀子呢!” 

见我这么一说,孔雪珊便将地上的刀子捡了起来,递给了我。

“那不行,上把你赢了,那就还是你先来,我得凭真本事赢你!”别看我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其实我只是想再回味一下刚才的那种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想法被她给发现了,接下来的几次,她都没有插中,就这样,我赢下了一盘。

“哇,孔老师,该不会是你让我的吧?”看着已经走到我面前,弯下腰的孔雪珊,我一脸的郁闷,还想着再感受一下那翘臀的弹性呢!

“怎地,老师背你还不好吗?要不就算了?”孔雪珊说着,就作势要起,吓得我急忙爬了上去。

“别啊,孔老师,愿赌服输,这可是您说的,我要骑大马咯!”

说着,我原本放在孔老师肩头的手,就开始不老实起来,趁她起身的时候,顺势朝下摸去。

可还没等我细细品味呢,孔雪珊就转过来,一脸嗔怒的看着我。

“孔老师,你该不会是背不动我吧?”我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把你的手拿开!”没给我装傻的机会,孔雪珊皱着眉头,朝我说道。

见她这么说,我也只能是悻悻的把手收了回来,安安稳稳的搂着她的脖子。

她的双手抱着我,腰里一使劲,就把我背了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趴在孔雪珊的背上,虽然隔着一层衣服,可我感觉就像昨晚一样,那光滑的脊背,顿时让我起了反映。

这玩意儿确实不是我能控制的,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柱子,你是不是拿什么东西,放在老师背上了?”说着,孔雪珊再次转过头来,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说道:“咋那么膈的慌?”

这我可咋说?总不能直接说出来吧?

“那个……其实……”

我扭捏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有然来,可孔雪珊好像有点明白了,轻碎了一口,便背着我继续走了起来,而我感觉到,在我大腿上的力气,越发的大了起来,好像是要把我搡进她的身体里一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累的,这圈绕完之后,我就见孔雪珊已经气喘吁吁的了,于是用商量的语气问道:“孔老师,咱还玩吗?”

“不玩了,赶紧回家去,晚了你爹又该打你了。”喘了口气,孔雪珊喊我回去,看样子是不打算跟我继续玩了。

“不嘛,我还想跟孔老师再玩一会儿!”好不容易逮到个占便宜的机会,哪能就这样给放弃呢?

“赶紧的,明早还得去干农活呢?”孔雪珊不由分说的拉着我走出了院子,站在门口朝我挥了挥手,就把门给直接关上了。

这娘们,真是一点机会都不给我留,这连中午饭的时间都没到呢。

可我的确不想回去,这个点回去,免不了又是一顿唠叨,想了想,我还是找村里的孩子们玩去算了。

可找了一圈,除了玩泥巴的小屁孩,我都这么大了,自然不可能跑去跟他们一起。

最后实在是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回家,刚到家门口,就看到爹在结柱子上绑牛的绳子。

“爹是要去饮牛吗?要不我去吧!”说着,便直接拿过爹手里的绳子。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呢!”念叨了一局之后,爹便走进了屋里。

把牛拉到河边,我就没管它了,开始自顾自的玩了起来。

原本打算躺在树荫下睡上一会儿,可刚才跟孔雪珊的那种感觉,始终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想了想,我决定再去孔雪珊那里,不能就这么算了,这女人,把我的火撩了起来,结果却根本不管我的死活!

想到便做,我翻起身就朝着孔雪珊家里走去,期间我路过村长家,看到门是开着的,里面隐隐传来一阵声音。

出于好奇,我直接从开着的门里溜了进去,悄悄的朝着后院摸去。

我人还没过去,就听到早上在树林里听到的声音,咿咿呀呀的声音。

“不是吧,这大白天的,莫非又有好戏看了?”怀着激动的心情,我开始寻找起声音的来源来。
第5章
伴随着我的移动,终于是在一个屋子里,找到了声音的源头。

当我看到里面的场景时,顿时吓了一跳,我没想到里面竟然不是村长跟他的婆娘。

反而是刚才跟村长婆娘吵架的王婶。

窗户边,王婶用手撑在桌子上,而村长李浩在她的身后,努力的冲刺着。

我过去看的时候,就见王婶在咿咿呀呀的喊着,看起来,好像舒服的不行!

看到这里,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亏得早上我还替她打抱不平,暗地里没少骂那个拦着不让她卖猪的村长婆娘。

而且她自己还口口声声说自己跟村长没关系,还在众目睽睽之下,说村长的那玩意小,要不是我没看到这一幕,差点就上当了!

“真是个贱女人,活该你的猪卖不出去!”骂归骂,这么香艳的场景,可不一定随时都能看的到。

一天连着看到两场肉搏戏,确实让我觉得无比的刺激,可惜这李浩却也是个怂货,难怪今早翠翠瞧不起他,这才动了没多久,就像个死人一样,趴在王婶身上不动了。

“你这个死鬼,才勾起老娘的火,又完事了,活该你媳妇给你带绿帽子!”

哇,没想到我竟然听到了更加劲爆的消息,原来不只是村长在村子里乱来,没想到村长的婆娘,竟然也再乱搞。

我担心被发现,见差不多没戏看的时候,就悄悄的从原路溜了回去。

这下可好,心烦气躁的我,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连原本该拉回家的牛都顾不上了,直接朝着孔雪珊家跑去。

“孔老师,孔老师!”还没到家,我就朝着里面喊道。

不多时,孔雪珊便从房子里走了出来,见我站在门口,无奈的朝我招招手,“我说柱子啊,你家里没活了吗,怎么尽想着朝我这跑啊?”

“孔老师,我发现了个大秘密,我这是来告诉的你!”说话间,我就拉着孔雪珊的手,走进了屋里。

“好了,快告诉我吧,是怎么回事?”看来她对我的话,也是很好奇的。

“我刚才路过村长家门口的时候,你猜我看到了什么?”说着,我一脸希翼的看着她。

“村长家门口?”孔雪珊闻言楞了一下,接着摇了摇头,“这我哪知道,我说柱子,你就别吊老师胃口了,有啥事就快说吧!”

“那你把耳朵凑过来,我悄悄的告诉你!”

紧接着,我便把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全都告诉了孔雪珊。

“啊?你说什么?”很显然她不太相信我说的话,在我说完之后,顿时惊讶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嘘……”我急忙摆出禁声的姿势,示意她小声一些。

“这都是真的,我刚才亲眼看到的。”

“可我明明记得,刚才在王婶家……”

“所以才说是大秘密啊,你可不能给我说出去了,不然我可就完蛋了!”

刚才忙着说话,我都没注意到孔雪珊竟然只穿了个大褂子,露在外面的肌肤,像牛奶一样白。

那鼓鼓囊囊的莲蓬处,将这个褂子撑的很高,当她站起来的时候,我透过胳肢窝,竟将那美妙的风景,看的一清二楚。

不知道是不是我吞口水的声音太大了,孔雪珊很快发现了我的目光,顿时站了起来,“柱子,你往哪看呢!”

被孔雪珊这么一说,我顿时不好意思起来,急忙双眼平视着前方,可这不看不要紧,我竟然发现,孔雪珊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柱子,你这眼神,可是越来越不老实了!”孔雪珊双手放在前面,彻底挡住了我的视线之后,便陈怒道:“小心我告诉你爹,回去免不了又是一顿打!”

见孔雪珊这么说,我只好缩了缩脖子,嘿嘿的笑了起来。

“行了,这事就到此为止,老师也不是个会乱说的人,你也别告诉别人,就这么烂在肚子里好了!”

见我点了点头,孔雪珊从里屋拿了几块钱给我:“拿去,这么热的天,买两块冰棍去吃吧!”

本来我不打算要这钱,可想了想,两块钱也不多,就当是上次帮忙割稻子的报酬吧,道了声谢,我就拿过孔雪珊手里的钱,跑了出去。

书名:乡野多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乡野多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花豹突击队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花豹突击队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花豹突击队目录预览:第二章出山第三章兽王第四章缉毒第二章出山万林默默地看着父亲留下的立功证书,两眼满是流水。他终于知道父亲原来是一名威武的军人,可是他不明白,爷爷为什么不让他知道这一切呢?老人转过头来,深邃的目光看着万林说“林儿,你爸是十三年前离开的,为什么离开,我从没说过,今天我就全都告诉你吧”。老人的目光转向远处葱郁的大山:“我们万家在这座大山林中生活了1500多年了,从没有人走出这座大山。因为祖上有训:世代习武,不得走出大山从军,不能以武伤人。据

  • 小说全才相师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全才相师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全才相师目录预览:第002章怀上了男孩儿第003章繁华世界第004章假冒校花第002章怀上了男孩儿周轩摆摆手,嗓子干的冒火,又喝了口水,这才接着说。“不会有性命危险,从名字和月份判断,贵女多才,只需要将中间一字换掉,烦恼便可迎刃而解。”“到底要换什么字?”美妇有些急了,小小禾苗火上烤,那还得了!“中间换成沐浴的沐字,有水滋养,禾苗无忧,且水边木字,代表安定,夏日遮阳,便可专心学问,将来或可名扬天下。”姬沐香!这名字怎么听都很顺耳,美妇终于露出个笑模样,刚

  • 小说宠婚99次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宠婚99次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宠婚99次目录预览:第2章她是他的药第3章金主大人第4章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第2章她是他的药苏亦然的父亲苏辽政作为段父的好朋友站出来,表面上是救段家的遗孀,其实将段家酒店收购了个七七八八,而且当初资金链断裂,就是他搞的鬼!这份血海深仇,段斯哲也是在三年前才偶然得知,从此以后,报仇变成了他人生中唯一的方向。也就是三年前,他开始展开计划的第一步,向苏亦然告白,订婚。“谢谢你。”段斯哲凑近英俊的面庞,蓦地对苏亦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就是这三个字,也愈发让所有人认定

  • 小说我们是兄弟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我们是兄弟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我们是兄弟目录预览:【001】我想离开【002】神秘的孩子【003】兼职【001】我想离开Z市,某个周日,某中专学校宿舍楼内。阳光明媚,王龙趴在宿舍的床上睡的正香,猛然之间,有人开始推搡他,他迷糊的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舍友大涛,一脸不爽。“我睡觉呢,别吵我,昨天晚上唱了一夜的歌,你不知道啊!”“龙哥,楼下电脑工程系的来了好多人,现在都指名点姓的叫骂你呢,让你下去!”王龙慵懒的应了一声:“为什么叫骂我?”“你忘记了啊,昨天你们踢球的时候,你跟隔壁系曹峰

  • 小说官网天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官网天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官网天下目录预览:第2章同学会第3章酒吧第4章冤家路窄第2章同学会第2章同学会真的要继续在党校教书吗?也许,自己很快就会有新的恋人,很快就会结婚生子,要达到自己曾经的梦想,实在是太简单!可是,昨夜的经历,那院子里所有人或鄙夷,或冷漠,或怜悯的目光,深深的刺痛了刘枫骄傲的心!也许,在这些官二代和富二代的眼里,自己的学识也好,小有存款也罢,充其量不过是一只壮硕的蝼蚁。从记事开始,刘枫就是一个强者,就算到了藏龙卧虎的燕京大学,他也是皎洁不群最闪亮的那一个。

  • 小说蛊惑道心:妖孽王爷,别过来!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蛊惑道心:妖孽王爷,别过来!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蛊惑道心:妖孽王爷,别过来!目录预览:第二章一世相缠第三章这就是一祸害第四章庵中团聚第二章一世相缠“暖玉?”柳澜看着清玄,这个她也知道。暖玉顾名思义,触手生温,佩戴者可以温暖人的五脏六腑,这是柳澜的爹娘留的遗物,是唯一的念想了。“正是。”看出柳澜的犹豫,清玄说道,“夫人可要在考虑一下?”暖玉志在必得,清玄并不担心。“好,有劳仙姑了。”柳澜答应了,望着眼前的小道姑清冷的似不食人间烟火。“几年前,那时我简单幸福……我与田若甫曾经也是相敬

  • 小说超自然大英雄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超自然大英雄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超自然大英雄目录预览:第2章生命科学第3章咬痕为证第4章C病毒第2章生命科学歹徒没敢继续吸血,仓促而逃,否则他不敢确定那持伞男子会怎么对付他。其实,歹徒根本不知道持伞男子的身份,那种畏惧只是一种本能。仿佛老鼠见到猫就会瑟瑟发抖,这是天性。持伞男子到了刚才的事发地,歹徒已经仓皇撤逃,而李小芬则继续昏迷在地。甚至,白皙的脖子上多出了两个细小的红点,血液缓缓流了出来,被流下的雨水冲刷下去。“被咬了……晚了一步。”持伞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假如传闻属实的话

  • 小说官途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官途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官途目录预览:第一章公务员考试(上)第二章公务员考试(下)第三章酒店风波(上)第一章公务员考试(上)早春四月正是草长莺飞,纸鸢乱舞的时节,到处都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天气虽然已经转暖,但是今年河西省省会南平市的春天却迎来了一个倒春寒,天空有些阴沉,整个城市上空雾气蒙蒙的,街上的行人稀少,即使走在街上的人也纷纷捂紧衣领,半闭着双眼迎着沙尘暴缓慢的前行。然而,在南平市省公安厅门前却人声鼎沸,三个一群两个一伙的聚拢在一起,说说笑笑十分热闹。与街上那稀稀落落的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