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婚娶天价良妻18章

2017/12/16 8:51:0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婚娶天价良妻

第18章 杜大少
于小鱼抬眸。163生活网
  不远处站着一个男子,穿着银灰色的西装,配白色的衬衫,明眸深邃清澈,有一股儒雅且卓尔不群的气质。
  被唤作董少的男子,目光不善的盯着他。
  “怎么,杜大少,也对这女人感兴趣?”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下,别被人卖了还不自知。”杜大少上前一步,在董少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董少脸色一变,悻悻的收回自己悬在半空中的手,“打扰了。”然后仓惶离开。
  于小鱼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自问对为自己解围的男子相当陌生,不过还是很礼貌的起身。163生活网
  “谢谢你。”
  “不客气,说起来,你和我妹妹也是同学。”杜大少轻笑,显然他知道他的妹妹和于小鱼并不算友善,“我是杜茉婷的哥哥杜浩杰。”
  “额……”看着他伸过来的手,于小鱼犹豫了一下,还是浅握了下,尴尬的一笑。
  “我和我妹妹从小的品味就不一样,就好比你,我就很喜欢。”杜浩杰说道无比的自然。
  于小鱼嘴角猛抽,大哥,貌似咱们是第一次见面……
  “于小姐别误会,我指的是很单纯的喜欢,很有亲切感的意思。163生活网”杜浩杰笑着解释。
  于小鱼眯起眼睛又仔细的看了看杜浩杰,亲切感,说实话她也是有的,也许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不过他是杜茉婷的哥哥,还是算了……
  “我可以坐下吗?”
  “当然。”这里莫家,你是座上宾自然是想坐哪里坐哪里,不过于小鱼并没有说出口。
  “我也有点饿了,能不能分点事物给我?”杜浩杰目光落在几个精致小点上。
  “嗯。”于小鱼伸手推了推盘子。
  杜浩杰也不客气的吃了起来。说明163shenghuo.com
  “这个要是再酥一点就更好了。”吃过之后还不忘点评一句。
  “我也这么想的。”于小鱼眼睛一亮,难不成今天还碰上了一个吃友?
  两人就美食相谈甚欢。
  皇甫沐回来的时候,于小鱼已经放下了一些戒备。
  “杜大少也在?”皇甫沐警觉的问道。
  杜浩杰唇角一扬,算是打过招呼,起身,“不打扰二位了,小鱼有空可以打给我。婚娶天价良妻18章”将自己的卡片送到小鱼的手里。
  “嗯。”小鱼挥挥手。
  皇甫沐脸色略微不善,不过一会的功夫,杜浩杰竟然钻了空子,他会不会有什么企图?传闻中杜大少不近女色不喜言谈,只是对音乐有着近乎神的天赋与执着,怎么会对小鱼这么感兴趣?难不成是杜茉婷的诡计?
  “小鱼!”
  “放心吧,我不会打给他的。”小鱼俏皮的一笑,将手中的小卡片塞进了皇甫沐的口袋里。
  “坏丫头。”皇甫沐忍不住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推荐163shenghuo.com
  小鱼脸色微红,本能的躲了一下。
  “咳咳,跳舞去吧。”轻咳了两声,皇甫沐试着提议。
  “我跳的不好。”小鱼真心不想动,两只脚夹在水晶鞋里已经开始隐隐作痛。
  “没关系,我带着你。”皇甫沐眸子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最终,小鱼还是妥协了。
  两个人缓缓的步入舞池,皇甫沐的身材高大,小鱼娇小,随着音乐慢慢起舞,融合其中,白色裙摆轻轻地浮动,二人似乎融为一体,默契十足。
  莫紫黛笑嘻嘻的看着小鱼和皇甫沐,心里想,小鱼你终于开窍了!
  “紫黛,什么事这么高兴?”莫锐翰端着红酒杯,不知何时站在了莫紫黛的身后。
  “哥,你看小鱼和阿沐,是不是很般配?”
  “般配倒是蛮般配,不过看起来襄王有心神女无梦。”莫锐翰目光向来独到、准确。
  莫紫黛脸色变了变,“这回哥哥可是要看错咯。”
  莫锐翰也不辩驳,抿了一口红酒。
  音乐慢慢落下。
  皇甫沐牵着小鱼的手,回到坐着的地方。
  “忽然感觉我好像是灰姑娘一样,来到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小鱼打趣的说道。
  “你是在暗指我是王子吗?”皇甫沐心情大好的问道。
  “呵,我记得有些人开车把我带来的,那就是灰姑娘的车夫,我想想啊,灰姑娘的车夫,是什么来着……”于小鱼的眸子里全是笑意。
  皇甫沐嘴角一抽,“你竟然说我是老鼠!”大手轻轻的捏了捏小鱼的脸。
  “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小鱼推下他的手。
  皇甫沐反握住小鱼的手,“小鱼,我不会放弃的。”
  于小鱼一愣,忽然看见皇甫沐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人,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眼神中是警告的味道。
  于小鱼下意识的往后一躲,皇甫冀!
  

婚娶天价良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婚娶天价良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我的绝品校花4章

    原标题:我的绝品校花4章小说名:我的绝品校花第4章狭路相逢晚上自习课前,聂飞早早就来到了高一、三班的教室,在最后面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教室里窗明几净,教室外鸟语花香的,不禁回想以前在乡下上学的情景,那时候的教室风扇都没有一个,更别说空调了。此时教室里空调的温度却调得刚刚好,不冷不热的,真他妈的享受。见教室里只有几个男同学坐在边上吹牛,刘强又在寝室洗他那几件旧得不行的破衣服,于是只好独自一人先来到了教室,最初的想法是多认识几个漂亮的MM,以后好作为重点对像,但一想到美女,聂飞就又想起下

  • 亿万圣修武神4章

    原标题:亿万圣修武神4章小说名字:亿万圣修武神第4章星技短时间内,要将星法提升上去,无疑是难如登天,不过要融汇一套星技,对叶无极来讲却颇为简单。赵聪那家伙迟早要来报复的,虽说,那等货色完全入不了叶无极的眼,但他身后的赵孽,却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星修,不得不防!基于这个原因,融汇一两门星技护身,就变得尤为重要了。“指法、爪法深奥难懂,颇为难练,就算了。”叶无极心里隐隐有了目标,掌法不是他的喜好,因此也放弃掉,至于剑法以外的兵刃星技,一律无视。那么最后就剩下拳法、剑法和身法三样选择。拳法类,自然选择最为

  • 不朽传道奇人4章

    原标题:不朽传道奇人4章小说书名:不朽传道奇人第4章显露点真本事半夜!叶芷函又睡下了,并非她贪睡,而是之前的她一直很忙碌,难得今天能有机会多睡一下。到了明天集团又会有一堆事情,并且还要补上今天没完成的,很多人都羡慕总裁权力大又有钱,可其中的艰难谁又能体会得到?林辰回房了也并未睡觉,他盘腿坐在地上,双手犹如打太极一般缓慢的挥舞着!“圣武真经!”林辰默念了声!他身上一直带着个锦囊,是阿诗最后留给他的,里面装着一张巴掌大的白绸,上面正是记载着林辰炼的圣武真经,虽只有上半部分,但已经让他受益匪浅了。那组

  • 戎马半生为君颜4章

    原标题:戎马半生为君颜4章小说名字:戎马半生为君颜第四章儿戏“稹皇帝那叫一个难过啊,几乎没哭断肝肠!在灵堂上口里不断喊着,‘早知如此’‘早知如此’。”“稹皇帝要是早知柳娘娘会命断京都,怕是宁愿再忍十年相思之苦,也不会催着柳娘娘回京吧?”“一代奇女子,一代奇皇后……”说书人的故事在叹息里终止,赋雪在整个后半程故事里眼底都波澜不惊,她只是安静听故事,安静的听周围此起彼伏的感慨,安静的一口一口啜着冷茶默默无语。世人心中的故事……世人心中的自己……居然这么可悲可怜吗……究竟是谁,允许你们用这样充满同情的

  • 灿烂笑颜为君开4章

    原标题:灿烂笑颜为君开4章小说名:灿烂笑颜为君开第4章不正经明月花园是陆氏和鸿升共同开发的一个高档小区,正是黎曼负责的案子。没想到她突然提起这个,大家都愣了神,陆景杼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陈经理打着哈哈道,“case的事回公司再谈,饭桌上我们不提公事……”“那不行,”黎曼笑道,“刚才王总还说是谈生意呢,这谈生意就得有个谈生意的样子吧?”“况且鸿升这次是占大头,我们陆氏并不是做地产生意的,这次完全是看了王总的面子才投的资,一应的设计加宣传都是我们包了,再要两个百分点的利,并不多,您说是吧,王总?”

  • 横推仙道4章

    原标题:横推仙道4章小说名字:横推仙道第四章丹殿第四章丹殿“听说叶家的那位三少爷逃出来了?怪事,好好的少爷不做,难道想自立门户?”“老兄,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叶家的三少爷那是叶天醉酒后和一个奴婢生下来的种,在府里一直不受待见,这种时刻受到百般欺凌的日子,换我我也不乐意。”“啊?不可能啊,我记得叶家的老主人可是最喜欢这个老三的,小时候还抱着他逛街呢。”“这都什么年代了,叶老爷去世后叶天成为家主,他那种尖酸刻薄唯利是图的小人谁人不晓?”叶凡的出逃成为了不少路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两人的身边本来无精打采眯

  • 怀念的那件白衬衫4章

    原标题:怀念的那件白衬衫4章小说:怀念的那件白衬衫第4章共同进餐白柯寒看着身旁专注地开车的殷子琛,目光有些复杂,他的侧脸仍旧完美到无可挑剔,绝对有着让女人为之沉迷的资本,也难怪姐姐当年会对他那么死心塌地。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殷子琛冷淡地目光有些探寻地向她看来,她却收回了目光,看着窗外的风景,不再看向他。一路上很是沉默,黑色的轿车无声地以完美的动作停在她家楼下,白柯寒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看也不看身旁的殷子琛一眼,低声说了句,“谢谢。”然后不等殷子琛开口,便迅速地打开车门离开了。看着白柯寒离开的身

  • 危险人物4章

    原标题:危险人物4章书名:危险人物第4章:电话叶千走了出去,来到外面看着眼前的这些繁华的都市,内心不禁一阵感叹。原本他是要去警察局报道执行那个上面派的任务的,但是现在老爹的事情出现了,只有把那个任务先放放了。不过,叶千也是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直接去找哪些政府官员或者房地产的老板张行理论的话,恐怕人家还不一定会鸟自己。如果直接来硬的,叶千当然不会在乎,一个堂堂兵王哪里会畏惧这样的小人物,但是,他不敢,他怕引起对方的报复,自己倒是不怕,怕就怕这些垃圾对黄伯他们这些老人下手。于是,想想下硬的不行,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