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行尸乱葬在线阅读

2017/12/16 9:36:5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行尸乱葬

第一章 上吊的新媳妇
我叫赵二狗,这操蛋的名字听说是以前算命的说我命虚,所以得取一个下贱的名字才能够活下来,这他妈算命的就不能被我逮着,否者的话,老子非得把他抽筋扒皮咯。163生活网
   我住在山里一个叫石门村的地方,这村名的来历是村头的一块大石,也不知道是哪位老前辈这么有才,一块石头就成就了石门村这么别致的名字,估摸着这老前辈跟那个算命的差不多,都特么的是文化人。
   我二十多岁,从来没有离开过石门村,而这石门村除了临近的几个村子以外,几乎是与世隔绝的,一两年也见不着一回陌生人,而且我估摸着我这辈子估计也离不开石门村了。
   因为我家是石门村传下来的背尸人,所谓背尸人,简单来说,就是我们村里没有所谓的安葬仪式,人死了之后,便由背尸人翻山涉水,背到一个山洞之中,这个山洞是干什么的我不清楚,不过家里老爷子给我说过,这是祖先传下来的,我们后人只要跟着做就行了,至于其中的原因,不需要知道。
   原本这个背尸人应该是我老爸来干的,毕竟是代代相传,可我老爸天生怕死人,从小就没有跟老爷子走过一趟尸路,我这苦逼的孩子便走上了不归路,昨年老爷子走了,就是我把他背到山洞里的,而从那以后,我就负责起了石门村这一重要的任务。
   我有个理想,夜夜当新郎,天天换新娘。站在村口望,村村都有丈母娘,顺便在希望的田野上昂昂昂。只可惜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一个处男,村头村尾的,也没个姑娘对我抛抛媚眼,像我这么帅的男人,天下已经没几个了,那些姑娘们竟然还不懂得珍惜,真让我替她们感到失望。行尸乱葬在线阅读
   “二狗哥,你还杵这发什么楞啊,还不赶紧回家准备准备?”
   这时,一个猥琐的青年朝我走来,这是我隔壁家老周的二儿子,今天就是他哥的大喜日子。
   “准备啥,你小子又起什么猫腻心肠了?”
   “我都开过光了,就等今晚的闹洞房了。”
   周地一脸猥琐的笑着。
   在我们村,有个习俗,闹洞房,当然,中国人都有这个习俗,但我们村不一样,洞房闹得特别厉害,新娘子任意摸,只要不做那最后一步的事情,都是可以接受的,甚至有些豪放点的新娘子,自己就拉着你的手扒拉着朝裤子下面钻,那场面,别提有多火爆了。
   这样的方式,被我们当地人意欲挑逗新娘欲火,让新媳妇抛弃羞涩的一面,晚上干柴烈火,让新两口早生贵子,也不知道这说法是从哪辈人传下来的。
   而周地所谓的开光,就是穿着一条短裤,不穿内裤,等闹洞房的时候,使劲的往新娘子身上蹭,这要是别人家也就不说了,那可是他嫂子啊,这家伙也干的出来。
   “周地,你玩得太狠了吧,那是你嫂子,你也玩得这么过分?”
   “二狗哥,俗话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一辈子就这么一次机会,我能错过吗?而且这城里婆娘就是好啊,胸大肤白的,我怎么也要对得起自己啊。163生活网
   “靠,你真是个畜生啊。”
   我不得不鄙视的看着周地,这家伙,简直太不要脸了,当然,这城里婆娘,我也不能错过啊,好长时间没有闹过洞房了,都快忘了女人是啥手感了。
   赶紧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老周家就在我家隔壁,所以我也不着急,在门口等着,虽然还没吃饭,不过隔壁已经是很热闹了,这时,村里的老祖宗,黄大爷竟然杵着拐从我家门前路过,这老头子听说腿脚不利索,整天都在家待着,今天怎么还出门闲逛来了?
   “黄大爷,你这一把年纪了,难不成还想去闹洞房?”
   “二狗子,你黄大爷一把年纪了,也没看过城里婆娘,当然要去看看啊。”
   我靠,这黄大爷都他妈快绝精了吧,竟然还有这心思,城里婆娘就当真这么好?
   “黄大爷,你见过周家媳妇了?”
   “哪能啊,都关家里两天了,不闹了洞房,哪里见得着。”
   这也是村里的习俗,很奇怪,新媳妇入门,不到洞房夜,是不给亲戚朋友看的,都要先藏上两天,即便是本村的人,也得这么做。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特别是对于周地这种人来说,墙算什么?爬过寡妇墙头,凿壁偷过光,就没有他想做而做不成的事情。163生活网
   这家伙偷偷的把我带到他家的院子后面,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周地,你干什么呢?”
   我忍不住好奇,对周地问道。
   “二狗哥,这就是我哥的婚房。”
   说着话,周地就把墙壁上的一块砖头给刨了下来,看到这里,我瞬间明白了这家伙的心思,果然人至贱则无敌啊。
   “周地,你这么做可使不得啊,这种事情,哪是你小朋友应该干的?”
   我一把推开周地,这家伙干这么无耻的事,我当然得阻止他。
   赶紧用我帅气的脸庞将洞挡住,屋内的情况同时也被我一览无余,新媳妇正躺在床上,背对着我,竟然是光着身子,什么都没有穿,这身体曲线……
   就在这时,我的头皮一阵发麻,就好像是触电了一般。
   为什么房梁上挂着一个人!而且也是光着身子,一动不动,好像是吊死在了房梁上。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瞬间缩回头,婚房里吊死人了,她难道就没有发现吗?
   “二狗哥,你杂了,怎么脸色都白了。”
   周地一脸莫名的看着我。
   “周地,你家里最近出什么事情了吗?”
   我沉声对周地问道。
   “不就是我哥结婚,还能是什么事情?”
   是啊,结婚啊,这可是大喜事,可为什么家里会出现这种事情呢?而且那个女人好像也不知道自己头顶上吊着个死人!
   我再一次把脸凑近了砖洞,可奇怪的是,这一次房梁上什么都没有了,难道我刚才眼花了?可不至于这么奇怪吧,眼花会莫名其妙的看到有人吊死在房梁上?
   吃过酒席,终于天色渐渐的晚了,一天下来,最让人备受期待的重头戏终于要上演了,不少村子的男人已经开始闹腾着周家人开新房门,可是我的情绪却一直高昂不起来,在偷看新媳妇时看到的画面,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而且那个身材,越看越像是那个新媳妇,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婚房一打开,一群老少爷们跟他妈洪荒野兽一样冲了进去,把新娘子吓得脸色铁青,虽然说周家人事先已经给她做过思想准备了,但她还是没有料到场面会这么震撼。
   说得好听点,这是闹洞房,说的不好听,这就是一群禽兽在揩油,对于本地姑娘,可能这些事情习以为常,但是这个城里姑娘,很显然不适应,对别人的上下其手,她拼命的反抗,甚至还叫出了救命这两个字,不过她越是叫得厉害,那些人越是兴奋得停不下手,特别是周地那龟孙,已经开始在他嫂子大腿上蹭来蹭去了。
   我看得出来,她是真接受不了这样闹洞房的方式,我他妈的也是心软,竟然有些下不去手,就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心里为她默默祈祷,谁让她嫁到我们石门村呢?有这样的习俗,她也只有忍耐一晚了。
   等到晚上十点,所谓春宵值千金,剩下的时间,也就得交给新郎新娘了,虽然很多人还意犹未尽,但规矩如此,也只能够退场,最毒的是,黄老爷子临走的时候还狠狠的掐了一下新娘的胸,这老头子也是够狠的,一个红印立马就显现了出来。推荐163shenghuo.com
   回到家,我今天可算是亏大了,心软,没捞到半点好处,就光杵着那看了,现在想想,心里也有些后悔,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啊,我他妈怎么就下不去狠手呢?
   算了,洗洗睡吧,机会已经错过了,也怪不得别人。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突然有人敲我家房门,而且看样子挺着急的,这大半夜的,谁他妈扰人清静。
   打开门一看,周全站在门外,脸色铁青,这家伙今天可是新郎的,不在家翻云覆雨,跑我这来干什么。
   突然,我想到了今天看到的婚房画面,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周全,你不在家享受,大半夜敲我门干什么。”
   “二狗,我媳妇上吊了。”
第二章 背尸上山
上吊了!
   不会吧,难道我今天看到的那个画面,是一种预兆?
   无处发泄的洪荒之力瞬间因为这件事情消失殆尽,心跳也加快了很多,我不相信事情真的有那么巧。
   “怎么回事,闹洞房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就突然上吊了。”
   我赶紧穿上衣服,这村里的人死了,责任就得落在我身上,不管我看到的是什么,现在人死了,就需要我把她背到山洞里去才行,要放以前,不管人是怎么死的,我都不会追问原因,可周全家这事,太奇怪了,这才新婚,有什么想不开的呢?
   难不成,是因为闹洞房这事闹的?
   “我也不知道啊,闹完洞房,我就让她休息一下,我去洗了个澡,没想到回到房间,她已经挂在房梁上断气了。”
   周全身体不住的颤抖,估计是被那场面吓得不轻,而且新婚夜的,闹出这么一档事,是个人也接受不了啊。
   跟着周全到他家,在走到周家门口的时候,我看到周地那家伙卷缩在墙角,双手抱膝,身上也是不住的颤抖,显然,这家伙被吓得不轻。
   周全的房间里,女人被一条挂在房梁上的围巾吊着,眼珠外凸,舌头也露在外面,一丝不挂,大腿和胸口上全是血痕,估计是上吊时挣扎自己给抓的,画面看起来格外的慎人。
   我从后面看了一下,和白天看到的画面一模一样,我瞬间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这事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你们打算怎么办?”
   这才新婚夜,新娘就死了,虽然我的责任是要把她带到山洞去,可是这也要经过周家人的同意才行,这毕竟还是新媳妇!
   “二狗,你连夜把她带走吧,这种女人,我们家不待见,死了也就罢了。”
   这时,周全的老爸走到我身边,一脸不屑的说道。
   这态度看得我也是蛋疼,人嫁到他们家,没落个好也就罢了,死了都还不被这家人接受,哎,这也是怪她运气不好,找了这么一个男人。
   当然,我承认这村子里的习俗的确是有些过分,本村人还好,外地人要接受这种闹洞房的方式,估计还是有些困难的。
   周全老爸出手也阔绰,直接摸了三百块大洋给我。
   “二狗,这事办妥了,回来我再给你三百。”
   有钱就好办事了啊,反正背尸也是我的事,而且还有钱拿,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女人的尸体还是热乎的,刚摸到她身体的一瞬间,我就有些头皮发麻,这不是老子有什么奇怪的想法,而是我从来没有背过热乎的尸体,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另类的体验了。
   周家人在我处理尸体的时候,一个个全部离开了房间,好像这个女人死了之后,就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一般,这让人感觉有些心寒,也让我替这个女人感觉有些悲哀。
   她的衣服都是我给穿上了,穿衣服的时候,难免会碰到她的身体,没想到闹洞房的时候没得手,现在我却可以肆无忌惮了,当然,我他妈还没有禽兽到要对一个尸体下手,仅仅是帮她穿好了衣服而已。
   尸路的行程需要两天才能到,一般来说,哪家死人,就有哪家帮我准备干粮,今天这事发生得太突然,周家人没有给我准备干粮,我便打包了一些喜宴剩下的食物,毕竟这两天时间里,我还是需要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自己体力的。
   一般来说,夜间上路是大忌,老爷子以前也给我说过,不管多急的事情,也需要等到鸡鸣之后才上路,不过今天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三百块到手,管他鸡什么时候叫呢。
   尸路平常很少有人走,因为村里人都知道这条路是通往哪里的,所以他们平时去田地里,都会刻意的绕开这条路,用他们的话来说,这是阴人道,生人勿近。
   离开村庄,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背尸这活我是干过不少的,我这体力,那绝对是杠杠的,可是才没走多远,我就感觉自己快要迈不动步子了,这他妈不科学啊,以我的体力,背一个女人而已,少说也要走上大半天才需要休息啊,怎么这才没多久,就没力了呢?
   她好像越来越重了,这才导致我感觉自己有些体力不支。
   一阵凉风伴随着沙石而来,树叶在地上摩擦的声音让我心里顿时慌了起来。
   虽然我从来不相信鬼怪这一说,但是此时此刻,我背上还背着一个死人,而且给我的感觉还越来越重,不能是真撞邪了吧?最重要的是,我为什么会在白天看到她死时的样子呢?
   老爷子说过,鸡鸣之前不能上路,我该不会是犯了什么冲吧。
   “美女,你有怪莫怪,这事不是我害你的,我只想给你找个安身的地方而已,你可别拿我出气啊。”
   我嘴里默念着,心里愈发的慎得慌。
   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口热气……
   我他妈全身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直接把尸体从背上扔了出去。
   感觉身体的每根汗毛在这瞬间都立了起来,死人又不会呼吸,怎么会突然传来热气呢?
   被我扔在地上的尸体静静的躺着,也不见有什么动静,虽然生前她是一个长得不错的美女,可是人死了之后,已经没有美丑之分了,而且她又是吊死的,眼珠子露在外面,就像是在瞪我一样,看得我心里发慌,呼吸不自觉的就急促了起来。
   妈的,思来想去,还是等到鸡鸣再上路吧,老爷子的话肯定是有道理的,我可不想因为拿了这三百块而搞出什么事情来,更何况,我已经离开村子了,周全一家,也不知道我躲这休息吧!
   在休息的期间,我眼神一刻也不敢放松的看着尸体,生怕她突然之间站起来,毕竟夜深人静的,身边躺着一具尸体还是有些惊悚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到鸡鸣声在山间回荡,我这才松了一口气,似乎这声鸡鸣就为我增添了十足的勇气,再次背起尸体,朝着山洞去。
   去山洞的时候,会路过一条溯溪,这条溯溪是为清洗尸体而用的,每一具尸体在进入山洞之前,都必须要在溯溪前清洗一番,其中的原因我不懂,反正老爷子在世的时候是这么教我的,而且一再提醒我今后绝对不能落下这个流程,所以到了溯溪之后,我便把尸体放了下来。
   这时尸体已经完全冰凉,而且四肢已经开始僵硬了,她现在的状态,反而是让我更加安心了,毕竟我已经习惯了冰凉和硬帮的尸体,当然,如果她能够把凸出来的眼珠收起来,再把眼睛闭起来的话,那就更好了,不过这种条件我是不奢望的。
   正当我把尸体衣服脱光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人,身上也同样背着一具尸体。
   他是另一个村子的背尸人,我们也算是老熟人了,毕竟大家都是干这一行的。
   “老李头,你们村也死人了?”
   “是啊,这家伙不听家里人劝,烟酒不离身,昨晚终于是把自己喝死了。”
   老李头今年估摸着已经五十多岁了,但这么多年的背尸经历,让他这身板体力一点不比年轻人差。
   “二狗,这女人还这么年轻,怎么就死了?看她脖子上的淤青,吊死的吧?”
   “是啊,昨天才结婚,洞房都还没过,就自杀了。”
   这一点是非常值得惋惜的,好好的一个女人,这都还没活出个样来,竟然就选择了死亡。
   “哎,你倒是福气啊,还能过把手瘾。”
   老李头开着玩笑道。
   虽然这女人身材的确是不错,不过在我眼里,也就是一具普通的尸体而已,跟其他人没啥区别,摸起来也是冰凉硬帮的,能过什么手瘾。
   “老李头,你这话可就过分了啊,怎么能开死人的玩笑呢,不是我教育你,你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能有这种邪念呢?”
   “哟,二狗,我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正经人啊,我们村的刘大牛结婚,你可是没少去闹洞房啊,你那时候怎么不这么正经。”
   这话说得老子有些尴尬,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别说那些屁话了,洗完赶紧上路吧。”
   洗好尸体,重新穿好衣服,等着老李头一起去山洞,这一路上有个说话的伴也是不错的,而且心里也会踏实很多。
   一路上聊了很多没营养的话题,快到第二天半夜的时候,我们两才到了山洞。
   山洞口有两条线,一白一黄,其实也就是两排颜色不一样的石头而已。
   老爷子以前给我说过,生人进洞白线止,尸体放在黄线内,这是必须要遵守的一句话,触犯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一直遵守下来的。
   而且我还有一点非常好奇,每次尸体放在黄线内,可下一次来的时候,尸体就不见了,哪怕是白骨也看不到一个,就像是有人把尸体搬走了一样,只可惜这个问题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我也没询问的途经了。
   放好尸体,点上一炷香,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不过当我准备下山的时候,老李头却说大半夜的走山路危险,在山洞过一夜再下山,想着他说的话也的确是有些道理,而且有人陪着,我也不怕,便留了下来。
   这两天爬山也是挺累的,我躺在地上便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听到沙沙沙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人在拖动东西一般。
   我朦胧的睁开眼,只见我放在黄线之内的女人尸体,竟然慢慢的被拖进了山洞里。
   我瞬间从地上跳了起来,大叫一声:“老李头。”

行尸乱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行尸乱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都市修真魔少18章

    原标题:都市修真魔少18章小说书名:都市修真魔少第十九章武技“凌轩你修炼出内力了?”凌老爷子进屋后的第一句话就问道。凌轩点了点头,并没有说出自己是修真者,毕竟修真者那是狂甩霸气吊炸天而且很神秘的职业,就算凌轩说出来也未必有人相信。“凌轩以前我请神医给你检查,说你的体质修炼不出来内力,你当时的确怎么修炼内力都无法修炼出来,但你现在却拥有了内力,凌轩你是怎么修炼出来的?”从凌轩秒杀了凌天的时候,凌老爷子就一直想问这个问题。当年给凌轩检查身体的时候,凌老爷子亲自去的,而且诊断出凌轩无法修炼出来内力体质

  • 桃运天王18章

    原标题:桃运天王18章书名:桃运天王第十八章我叫张天“嗤”一道血花飞溅而出,不等血花喷洒在自己的身上,叶凡已经闪电般的踹出一脚,直接踹在了那人的腹部,将他踹得整个的朝后飞去,重重地落在地上。一阵惨叫响起。然后叶凡也不等这些人冲来,而是直接冲向了这十多名混子,一把抓住了一人的手腕,反手一拧,就听到咔嚓的声音响起,那人的手臂竟然被他一把拧断,然后反手一耳光甩在了另一人的脸上,将其抽得朝一旁飞去,紧接着直接一脚踹出,踹在了第三人的双腿之间,一阵刺耳的惨叫声响起,那人的身体更是本能的弹射而起,死死的夹住

  • 纵横异界时空18章

    原标题:纵横异界时空18章书名:纵横异界时空第十八章真正的历练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丝丝阳光透过树叶缝隙照在林磊的脸上,这让刚刚经历过生死的林磊感觉暖暖的。威斯森林也越发活跃起来,不时会有妖兽的吼声从森林深处传来,这让林磊心安了不少,这总比那种静的让人心发慌要好得多。“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林磊看小龙一直在前面飞着,有点不耐烦了。小龙是不觉得累,林磊可是完全靠着双脚走路啊。“看到前面那个草丛了吗?抓紧时间!”林磊顺着小龙指的方向看去,一片片茂密的紫色草丛,如果人躲在里面的话,在外面一点也看不出来。看

  • 纵宠佣兵狂后18章

    原标题:纵宠佣兵狂后18章小说名:纵宠佣兵狂后第十八章:万丈深渊云妄山。山风吹得急,一身白衣的女子站的如同悬崖边上傲然的孤松,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微光。凤云霄靠近崖边,俯身望向悬崖,悬崖陡峭,怪石嶙峋。峭壁之上,一朵一朵开得妖娆红艳的莲花迎风摆动。花瓣如鲜血一样的红。活了这么长的时间,她是第一次见到红色的莲花。纯洁中透着妖娆,她虽然不认识这东西,但知道,这一定是好东西,恐怕不只调气血这么简单。她站起身来,右手托着下巴,像福尔摩斯思考问题时的状态。“都说好东西都难得到,这血莲花倒是生长得在够危险的地方

  • 总裁下手留情18章

    原标题:总裁下手留情18章小说:总裁下手留情第十八章:临少的宠爱洛云夕这人也巧,属于棉花类型的,只要你不是太过分,不触及她的底线,在外人面前,她永远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给人一种错觉,这人就是一小白兔。但如果你真那么想的话,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只有和洛云夕亲近的才了解这丫头的本性就一扮猪吃老虎的货,指不定什么时候把你给坑了你都不知道是什么回事。所以在徐丽丽训她的时候,洛云夕就装得很羞愧的样子低头看鞋尖,还一个劲的说对不起什么的。心里却在想,这明显是找不到事做,来找她一个新人开刷来的,自己说得越多就

  • 都市最高手18章

    原标题:都市最高手18章小说名字:都市最高手第0018章军训开始“那可以毁约呀,把钱给他不就得了。”孙如婷没好气地说道。“其实也不是钱的问题,那是因为你爸爸担心你。”“担心我?担心我他就不会一天到晚都不在家陪我了。”明显孙如婷是在埋怨父亲。“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你爸爸整天忙活的,希望你能体谅,还有这是那个保镖的资料。”安叔扔下了一句话之后,就开着车离开了。等到黎安走后,孙如婷感觉到自己有点太过分了,爸爸是怎样的人,她是知道的,从小母亲就失踪了,父亲一把屎一把尿地将她拉扯大,现在好

  • 羽帝18章

    原标题:羽帝18章小说名字:羽帝18原来如此赵府门前,一个剑眉星目的白衣少男用手指着两个美若天仙的少女,少年脸庞充满了愤怒,似乎遇见了仇人一般,一些路人疑惑地看着这三位少男少女,更有一些眼尖之人认出了白衣少年便是若水城之中陈家的少主,而另外两名女子却是颇为面生。“什么..什么是我,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柳絮看着神色疯狂地陈羽,眼神略微有点躲闪,但却还要做出一副倔强的样子,一旁的赵茜微微偏过头,看着柳絮的眼神充满了疑惑。“这一切我都明白了,你他娘的不就是怕我高攀了你?居然如此狠毒,看来你们天

  • 修罗武尊18章

    原标题:修罗武尊18章小说名字:修罗武尊第十八章上品仙器“天地混沌破天,日月星辰灭地,阴阳二气星辰,遁锁乾坤万里,万千大道任我行,五行之火皆心中,灭龙十八魔咒,给我破...”白松大喝一声,双手轻轻合十,口中默念灵诀,随手打出一掌,未等欧阳洛反应,一道白光划过半空,欧阳洛浑身一沉,几条灵力幻化的巨龙,凭空降临于世,缠绕在欧阳洛身旁,把其牢牢给困住。欧阳洛挣扎半天,浑身有力使不出来,只好放弃了抵抗,望着天空一阵哀叹,同时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二人一切顺利,能够逃脱魔掌。见状,白松冷哼一声,右手伸入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