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媛媛在线阅读

2017/12/16 9:43:21 来源:网络 [ ]

书名:媛媛

第一幕 缘起一次偶然相遇 
中午放学时分。媛媛在线阅读
    综合楼前面通往二楼的宽敞的楼梯上,拥挤着一群刚下课的学生,他们手里捧着书,穿着时尚,互相之间可能有个能说上话的,彼此之间开几句简单的玩笑话。
    有的则急匆匆地下楼,往后面的食堂跑去。也难怪,上了一早上的课,大家的肚子早就已经饿了,不过像这样迫不及待的还真不知道是早上没吃早饭,还是运动太多了。
    可是这上课的时候,除了脑子需要转动几下,基本上也不需要什么体力运动,他怎么可能消化的这么快呢,没有人能够想明白,关键的是这样饥饿的里面还有女生。
    媛媛款款走下楼梯,径直往前面走,这时一个长得壮实的姑娘在后面叫了一声,“媛媛?你不吃饭?”她这话一出口,自己已经跟了上来。两个人并肩走在一起。
    媛媛不用看,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自己的老乡张妍。网站163shenghuo.com她低声说,张妍,我最近减肥,中午不怎么想吃饭。你怎么也跟我一起······?
    张妍唾了一口,说,我呸!你看我长成这样不是很好的吗?我胖一点,那是我健康。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好好的一个人,非要把自己搞成“骨瘦如柴”才叫“美丽”!
    媛媛说,就你嘴硬,女为悦己者容。你现在大大咧咧地不注意自己的形象,那是你还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人,等到有一天你自己爱上哪个小帅哥,那时候你肯定发誓要减肥。而且我敢保证,你会减得比我们还拼命。
    张妍扯着嗓门说,我才不会为了那些臭男人改变我自己呢。凭什么他们不能为了我改变他们变态的审美观点,非要求我去改变我自己本来就很健康的体型。原文163shenghuo.com这不公平!
    媛媛唏嘘一声,说,你能不能小声点,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张妍在这里似得,说话意思到了就可以了,你扯着嗓子干什么?你看人家都看着你,像看个怪物似得。
    张妍说,我才不管,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脑袋长在他们肩膀上,我能管得了吗?我管好我自己就行了,我是我自己的,我不为了任何人,我就为了我自己而活。
    媛媛说,行了,行了。你无所谓我可跟你不一样,我还要自己形象呢,你再这样无所顾忌,我以后可真的不敢跟你在一起出去了,我还要嫁人,我还要自己的幸福呢。
    张妍说,好好好,我算是服你了。谁叫我们两个是死党呢。我声音小一点,但是我还是劝你别这样糟践自己,好好的,减什么肥呢?你看你这个样子,都瘦的跟个猴似得。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再减你就是古代抽大烟的那种“皮包骨”了,一阵风都能把你吹倒。我看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还这么注意自己的胖瘦?难道你们家大海也喜欢那种骨感美的白骨精?
    媛媛不想跟张妍争辩,她一副我要减肥我怕谁的样子,不削一顾地说,我愿意。你怎么着!说完她自己看着四周,她的目光都是一些瘦的就像火柴似得小姑娘。
    张妍也觉得这个没有什么可说的,既然薛媛自己乐意这么做,他张妍就是再好的死党,还能够怎么办呢?她只好妥协说,行!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媛媛说,像你这样的单身贵族,你当然不知道我们这些泡在爱情的蜜汁里面的姑娘的想法。准确的说,我们现在不在一个层次上面,我们不是一个等级的你知道吗?
    张妍真是无语,这个薛媛真是冲动,居然这么说话。她只好换个口气,很无奈地说,果然,爱情可以让人失去理智。怪不得人家说“赌场出疯子,情场出傻子”。阅读163shenghuo.com
    媛媛说,你懂什么?这不叫傻,我们这叫为了爱的执着,这是一种付出,你只有真正爱了,才会懂得,也才舍得付出。我也知道跟你这样的白痴没有办法去讲,你是不会明白的。
    张妍没好气地说,小心你真心的付出,到头来换回的是背叛的眼泪。难道你忘记了,在南阳的吴振?那是你的前车之鉴,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记了疼,张妍说着。
    她忽然也发现自己的话欠妥,这不是勾起了薛媛的伤心往事吗?想当初她也是安慰了多长时间,才说服了薛媛忘记这段过去,现在她可不想薛媛一下子再回过头去。
    她想到这里只好立即转移话题,张妍摇摇头叹息说,我们身边的怨妇已经不少了,我可不希望再增加一个你。你看看昨天站在综合楼上面要往下跳的姑娘,多可怜啊?
    媛媛想起了昨天东京大学理学院一个姑娘,听说男朋友换了一个新女友,把她甩到一边去了,她一时间受不了刺激,跑到学校的综合楼上面,扬言要跳楼结束自己的生命。163生活网
    可是这个孩子等来了东厂的,等来了消防的,等来了120急救车,最后她居然想通了,她不仅没有跳下去,而且自己主动从楼上走了下来,还说了一句,我终于想明白了。
    薛媛说,不会的,男人没你想的那么坏。你看那女孩最后不是没跳吗?她还说自己想明白了。其实你想明白了,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恐怖,当然也没有那么美好。
    张妍说,自古薄情寡义的都是那些臭男人,我看你是只记得温柔乡里面的缠绵,忘记了“自古多情空余恨”,醒醒吧,我的大小姐!别被男人的花言巧语给骗了。
    媛媛说,怎么又说到我身上了,你别咒我啊!我跟我家大海从大学开始就在一起了,这么都研究生三年级了,喔,我们今年正好七年之痒,你最好管住你这个乌鸦嘴。
    张妍说,行了,我不说!省得你有什么事情都怨我。我好好的一个人,忙好我自己就行了,我才不管你呢,你跟什么大海,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我是不看好你们。
    媛媛说,这还差不多!看不看好那是你的事情,我们自己小两口过日子,你还是早点摆脱单身吧,省得不看好我们。我告诉你,我对我们之间的感情可是充满信心的。
    你想想我们在一起七年了,古人说铁杵磨成针,七年的时间,还有什么做不成的呢?感情是处出来的,就算是基础不牢,只要我们在一起时间长了,感情慢慢就会好的。
    人总是一个容易健忘的动物,薛媛说,现在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傻乎乎的,以前总是以为爱情,一辈子也就有那么一次,好像失恋以后,自己的天空整个都塌掉了。
    那一刻我发现找不到吴振了,真是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好像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那一刻你是看到的,我想死的心都有了,真的,薛媛忍不住这样说。
    可是现在,我们都觉得无所谓了,过去的都会过去,我们还应该有新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我们总是会忘记自己的过去,接受你生命中的另一个人走进来。
    这就是生活,你明白吗?生活其实是很简单的,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复杂。很多时候是我们自己想的太多了,这就叫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何必呢?庸人自扰。
    张妍看薛媛一下子说了这么多,她觉得薛媛这是感悟很深了,对于薛媛这种不知好歹的情痴,她一定要好好的警告她,不能让她就这么犯迷糊,她说,就是我不说,你这次也在劫难逃!
    媛媛一听这个话,那叫一个气啊!她赶紧给自己去晦气,紧接着便说,我呸!呸!呸!你个小蹄子!我恨死你了。你能不能说点好话呢,你看你这张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张妍没好气地说,你们感情那么好,还怕人说啊?你怎么就不相信马克思主义,不相信科学,反而去相信这些迷信呢?我要是一句话能够影响你们的感情,那我就成神了。
    媛媛说,马克思让你不遵守交通规则了吗?她指了指对面的红灯。这时候张妍已经往前跨出了那违规的第一步,不过就在这一刻,她听到了薛媛及时的制止的那一句。
    她迅速的反应过来,自己这是闯红灯了。正好左侧一辆大奔呼啸而过,就从张妍的脚前插过去了,着实吓了张妍一跳,薛媛立即喊道,哎!小心有车!薛媛喊出口,汽车正好过去。
    这时张妍一边说话,一边停下来脚步,她看一眼对面的红灯,正好大奔已经冲过去了,她化险为夷,立即又精神起来了,于是反问一句,马克思主义里面讲过不准闯红灯吗?
    就在张妍停下来说话的时候,这时红灯一下子又变成绿灯了。媛媛说,赶紧走吧,该你过的时候,你不过,不该你过得时候,你偏偏要闯。你就是不走寻常路。
    一边说完,一边媛媛已经走到了马路中间。她知道不用喊,这个张妍也是会自动跟上去的。果然,她走过一半以后,很快张妍也跟着追了上去,她走得快,几步就追上去了。
    身后是一个白漆上面刷着黑字的木牌,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风格异样的大字,合起来念就是“东京大学”。这就是全国最著名的大学,他们的招牌就是这么简单。
    就是那个“东京大学”书法,一般人都看不出那里面有什么奥妙的地方,唯一让大家耳熟能详的,就是下面的署名,那就是震惊海外的“朱元璋”三个字,就是明朝的开国皇帝啊。
    过了马路,对面就是一个明朝邮政的报亭,橱窗里面摆着最新的畅销书,媛媛走过去瞄了一眼,买了一本《把吃出来的病再吃回去》,她对张妍说,就算是为了自己。
    我们女人也要注意保养自己。因为女人是水做的,美丽的同时,也会容易衰老。我们一定要注意健康和养生,现在很多小女孩不注意,我敢保证她以后会后悔的。
    张妍绝对不相信,这些电视上面的养生明星,自己就是长得那么奇形怪状的,怎么可能教别人养生呢?何况身体这个东西,很难说,又不知是哪个江湖骗子的谬论!张妍说。
    媛媛继续解释说,最近我看到一本书,是一个叫老孙头的大师写的,这本书最近卖得很火,据说在我们美女手中,那是人手一册。我们都想通过他的《葵花宝典》。
    看到“无痛减肥”的神功!他在这里面说过,多吃水果能够减肥。很多人都说这是真的。我倒是觉得试试也无妨,尽管我不勉强你,我知道我说了你也不相信。
    张妍这时候很奇妙,她却相信了薛媛的话,她笑着说,多吃水果倒是可以的,这是什么书,上面都会写的。什么水果可以补偿水分,哪个不知道呢?只是你还是不要把它当饭。
    媛媛说,不管是不是真的,我还是决定试一下。这一段时间少吃一点饭,先看看有没有效果再说!反正我也不亏什么,不就是多吃一些水果嘛,可是成功了就不一样。
    我们女人的皮肤和美丽的容颜,那是无价的。吃多少水果都值得。薛媛说,何况你知道的,我一直就是很喜欢吃水果,我甚至可以一直吃饱了,然后不吃大米饭。
    张妍这时候问到了关键的问题,她跑了半天,还不知道哪个地方卖水果呢?她于是很好奇的问薛媛说,我来了这么久了,还不知道除了超市,哪里还有水果店呢。
    水果店在哪边?张妍问,如果你买水果的话,最好到水果摊上面,那里虽然有时候会短斤少两,但是,水果摊上面的水果来的及时,来的新鲜。比超市的要好很多。
    媛媛说,去西边的小市场吧,我以前一直在那边买的,那里价格便宜,而且比超市里面的新鲜。薛媛一直买水果,她当然知道到哪里买比较好,看来张妍的好意提醒,那是多嘴了。
    张妍说,那边比较乱,经常会有小商贩跟城管打架,我看我们过去的话,还是小心点为好。最好买完就走,不要在那边停留,我就不喜欢看人打架了,太粗鲁了真是。
    媛媛说,平时看你不是挺坚强的吗?跟个小强似得,天不怕地不怕,我都有一点怕你呢,你怎么也害怕?你又不做小生意,你是买东西的顾客,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第二幕 卖水果的故事
张妍说,不是害怕,而是不想跟那些人纠缠。你哪里知道秀才遇到兵,有多少道理,你都讲不清楚,我这样一个文化人,怎么可能跟他们在一起一般见识呢?跟泼妇骂街似得。
    媛媛说,好吧,我们这就快去快回。说完,她的电话就响了,媛媛拿起来一接,她的眼睛立即眯成一条缝,嘴都咧开到耳边了,她温柔地说,打我电话什么事啊?
    大海坐在公交车上,靠着窗户的看着路边神色匆匆的人群,不远处的公交站台上,两个穿着校服的中学生正抱在一起,肆无忌惮地接吻。他笑着回过头,说,能允许我想你吗?
    媛媛调皮地说,组织经过再三的考虑和衡量,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抱着审慎的态度,我现在代表组织正式的批准你,在没事情的时候,如果不影响工作,可以这么想五分钟。
    大海看一眼窗外,汽车呼啦啦的开着。东京的公交车司机就像疯了一样,开得飞快。下了车乘客也像疯了一样,跑路跑得飞快,大海笑着对电话说,那五分钟以后呢?
    媛媛说,五分钟以后,按照常理,你可以出现在我面前了,这就不需要想我了;或者你这是在通知我,你马上就要进入工作状态了,我不会再打电话去烦你,也不用你想我。
    大海说,还是你了解我,我马上要工作了,现在还在公交车上,先提前打电话给你报告一下,今天我是估计没有时间去烦你了,你自己想想吃什么吧,我明天再去找你。
    媛媛说,我知道了,今天不会打电话打搅你了,下班了给我电话,我好放心。薛媛是个很体贴的姑娘,她不想打搅大海的工作,每天这么一声问候,她其实也就够了。
    大海说,是!董事长!他看着窗外,大家都在忙忙碌碌的,几个小女孩穿着某个楼盘的促销广告衣服,估计他们是替某个楼盘做宣传的,大海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他想自己还是个实习生,最起码要在东京市买个房子结婚吧?可是,现在五万一平米的均价,他怎么才能够买得起房子呢?想着自己的未来一片迷茫,大海也会暗自神伤。
    媛媛知道大海是个比较幽默的人,她自己其实也是非常的享受大海的这种幽默,她想如果不是工作,真想天天跟他在一起,可是,男人总是需要自己的事业,这一点薛媛很清楚。
    她虽然不喜欢自己一个人,捧一本书在那里研究学问,但是没有办法。如果大海不在,她一般也不大愿意出去,她说,好了,我挂了,你忙吧,我去小市场买一点水果。
    大海还在想自己的房子,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什么办法出来,这时候又听到薛媛在对面说要挂了,他赶忙回过神来,淡笑一下说,好的宝贝,我们明天再见!
    张妍浑身的鸡皮疙瘩,她不屑地说,你们能不能不要在我的面前那么肉麻,我鸡皮掉了一地,浑身的不自在。才几个小时不见,就这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似得。
    好像人家情侣都是24小时在一起。分开一刻就像掉了魂似得。你们这样也太叫人受不了了。感情好也不至于这样卿卿我我吧,他还在公交车上面拉,你也在外面。
    大庭广众之下,你们这对男女不注意自己的形象,这成何体统?张妍搬出老祖宗的家规说,按照老祖宗的做法,你们这样公开打情骂俏,是要关猪笼沉到河里去的。
    媛媛说,我跟我男朋友打个电话,你怎么也这么苦大仇深似得。我说你这个人,你对男人没好感也就算了,我又不是你,我怎么可能跟你一样,对我老公也不闻不问呢。
    张妍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薛媛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她现在也懒得再说薛媛了,于是说道,行了行了,我不管你了,想买什么自己挑吧,你绝食,我还要吃饭呢。
    媛媛说,你这个人好玩呢,我又没叫你来,你自己跟过来,好像还是我不让你吃饭似得。说完拿起一个苹果塞到张妍正好张开的嘴里,说,赏你一个苹果,安慰你一下子吧。
    张妍可不答应,她接过苹果,仔细看了又看说,一个苹果就想收买我啊?何况你这个又不是什么特殊的苹果,当我这么好欺负呢?你这个死丫头,真是不知好歹。
    媛媛手又伸过去,一把抢过自己的苹果,就往口袋里装,她故意刺激张妍说,不要还给我?一个苹果虽然不值钱,可是,这也不是非要你自己吃不可?我自己不会吃啊?
    张妍连忙又抢过来,她握着苹果就是一口,然后恶狠狠地看着薛媛,过了半天,她这才说,不吃白不吃,反正吃了也白吃,干嘛还给你。不就是一个小小的苹果吗?至于吗?
    媛媛这时候就会提条件了,她看着张妍一边咬苹果,一边没好气地说,那你就给我闭嘴,少说两句话,没有人当你是张亚吧,看你这么能说会道的,你能干什么呢。
    张妍夸张地惊叹说,我的天啊,媛媛,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们这么要好的朋友,你居然拿一个苹果欺负我,真是天理难容啊!我的老天爷啊,薛媛这是天理难容啊!
    媛媛也学着张妍的口气,她扮着张妍夸张的样子说,我的天啊,张妍,那我该怎么对你?难道鼓励你继续唧唧歪歪,像个泼妇一样,以后男人见了你都要绕着走?
    你想变成那种不受欢迎的样子吗?薛媛说,我看你是好心当成鱼肝肺,当我薛媛是害你呢?我不知道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的,小小的年纪,真是的。
    张妍也不想跟薛媛打嘴仗了,他们两个人每次都是不相上下,谁也不服谁,可是,谁也战胜不了对方。张妍说,算了,早就知道你是个忘恩负义的女人,你还是买东西吧。
    媛媛也不甘示弱,她不否认张妍的恶意攻讦,而是选择了承认,选择了以退为进,她半开玩笑地说,你才知道啊?我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才知道不对啊?
    张妍说,早就知道了,想当初我们在南阳一中的时候,我们那时候就是一个班里一个寝室的死党。张妍想到这里,忽然想起来一个人,她说,那时候你跟吴振,还记得吗?吴振!
    媛媛怎么会不记得呢?那是自己的初恋。从初三到高三,两个人好了四年,那时候两个人说过天长地久、白头偕老的话,发过很多个不负彼此的海誓山盟,还是没能在一起。
    没想到在毕业面前,现实是这么残酷。一旦离开学校,大家就这样一直杳无音讯。连个分手的场景都不需要有,这真是太简单了,薛媛心想,过去是那么简单而且残酷。
    那时还没有手机的时候,他们家里都没有电话,那时网络也没有这么发达,他们又不是网虫,更没有留下QQ或者微信,他们就这样一下子失去了联系,不知道彼此。
    大学是孤独的,媛媛这么漂亮的女孩很快就被一些孤独的男生追逐着,她承认自己没有守住自己的承诺,可是,这个世界上,对于一个孤独的人来说,承诺是多么地不堪一击啊。
    她说,都过去的事情了,还提他干什么?可是,薛媛自己知道,当张妍提起吴振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是微微一震,很显然,她还是没能够彻底忘记这段旧情。
    张妍说,我就不相信你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如果有一天你再见到他,你还会像今天一样“波澜不惊”“心如止水”吗?你就给我死不承认吧,我知道你的嘴硬。
    媛媛一下子软下来了,她说,哪有这么巧?都七年没见了,如果说,七年是一个轮回,我们已经到了下一个轮回,就算再见也已经不是一路人了。她甩一甩头发。
    表情看得出来,有点伤感。可是,她很快又把它遮掩住了。她说,你苹果吃完了,我这一半都给你,你看你长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也应该照顾好你自己的的容貌了。
    张妍这时候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继续追着薛媛的伤心事说,你别不信,我告诉你,巧合就是这么形成的。很多次电影里的偶然相遇,人们都能够擦出爱情的火花,何况是旧情人呢?
    媛媛没有办法封住张妍的口,只好继续打岔,她狐疑似得瞪了张妍一眼,有点生气似得说,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吃错药了?专门跟我作对是不是?老提这些伤心事。
    张妍说,你看你这个人,我觉得“有缘千里来相会”,这话虽然扯淡,但是有时候还是会灵验的。尤其是对于有些人,提醒你一下,今年你可能有桃花劫,就看你能不能躲的过去!
    媛媛说,我看你可以到东京路上面去摆地摊算命了,张大仙!你怎么跟我学现当代文学呢,你去哲学系研究我们老祖宗的玄学啊?我看那个专业比文学适合你。
    媛媛挑好了几个上好的苹果,环顾四周,老板正在旁边忙着收货呢。她急着要走,这个张妍还是让她去吃饭的好,省得空着肚子没事无聊,专门拿薛媛的往事寻开心。
    张妍一看薛媛要走,这里又没人,她只好扯着嗓子大喊说,付账了,哪个来一下?要不然我们到别家去买东西了?你们这也真是的,生意来了也没有人忙着招呼一下。
    老板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姑娘,虽然跟媛媛、张妍年纪相仿,但是卖水果的莉莉由于工作的辛苦和风吹日晒,显然已经是饱经风霜的脸上,满是黄褐斑和皱纹。
    再加上她一脸烦躁的表情,显得苍老了许多,她一边收货、验货,一边给商家数钱,嘴里不耐烦地喊道,你能不能不看书?出来帮个忙?我这边都忙死了!快点!
    后面的隔间里面,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来了,来了!“先声夺人”,媛媛和张妍听到了声音,想想还是奇怪,这里面声音响了好几次,却一直迟迟没有看到人。
    张妍没好气地说,你看老板娘多好,自己这么忙,还让自己的男人呆在里面看书,都卖水果了,还看什么书啊?简直是浪费时间!何况现在看个书,也不见得就好找工作。
    媛媛真是气死了,她想不通这个张妍怎么会这么唠叨的,整天什么事情她都要管,搞得跟个妇女主任似得,薛媛说,这是人家的事情,不要多嘴。我们等一会儿,也就等一会儿。
    张妍这时候有点急了,她或许是真的肚子饿了,先是白了薛媛一眼,接着就说,你那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的肚子早就咕咕直叫了,你反正是绝食,没反应。
    媛媛说,不是快好了吗?你老人家怎么就这么着急呢?你难道就不能坐下来好好的等一等吗?买个水果也是这么急急躁躁的,好像你要赶着去投胎似得,真是的。
    老板娘又喊了一声,你出不出来?这一声威力无比,就像海浪在咆哮一般,媛媛都感觉到这丫头的冲击波刺激着耳膜,她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把耳朵捂起来。
    张妍忍不住了,她对着老板娘就是一阵以毒攻毒似得河东狮吼,直叫的老板娘败下阵来。她看着老板娘低挡不住自己的冲击波,直直地往后不知退了有多么地远。
    于是补充了一句,说,收钱就收钱,吼叫这么大的声音干什么?我们又不是拿东西不给钱!你看你吼得那个大嗓门,我一直只感觉到自己的耳朵,都快震聋了。
    媛媛拉了张妍一把,她小声说,你干什么啊?跟吵架似得。说完她马上又对老板娘说,老板娘,我们还没吃饭呢?麻烦你可以的话,尽量快一点!我同学她不懂事。
    老板娘立即笑脸相迎说,那我来吧,她接过苹果放在秤上一秤,说,22元姑娘。她一看就是个息事宁人的人,毕竟做生意嘛,总不能跟张妍一样毛毛躁躁的,那样还做什么生意呢?
    媛媛挎着一个粉红色的包包,这不是什么名牌,媛媛平时不讲究这个,这倒不是她没钱,而是她这个人没有名牌的情节。她包里还有一个当下最流行的手包,这个上面倒是印着一个“帝国时代”的字样,这是“皇家工厂”的特工产品。
    这样的一个手包其实也没有多少钱,只是它们不对外营业,都是靠上面重要领导人的批条。因此黑市的价格非常昂贵,而且这东西全部独一无二的限量版,绝对的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她打开手包,里面是一沓纸币,初步估算一下,应该在三万元左右。她递了一张一百元的钞票说,没有零钱了,不好意思!
    老板娘很高兴地接过一张百元大钞,对着太阳仔细看了几秒钟,就很爽快的放进了自己的腰包里。她穿着灰色的卡其布外套,很明显,这里已经洗的发白,已经算是很旧了。
    还有那黑色的腰包,也许是质量太差的缘故,已经驳了一层的皮,上面再有些灰,看起来与她的年龄特别不相符,不过他们做小生意的也没有办法,薛媛可以理解他们。
    老板娘莉莉说,你看我们,只要是华夏国的钱,不管说整钱,还是零钱,只要是真的,我们都要!你看我们好商量吧?我们做生意的哪里有不要的钱呢?是不是?
    媛媛说,当然,要不我怎么每次都来呢?不过,我倒是头一次在你家买东西,你们应该是才转让的别人的摊位吧?媛媛随便就这么问了一句。
    莉莉说,这位姑娘的眼光真毒!我们昨天刚接手这里,你一来就被你看出来了。
    媛媛说,我平均三天来一趟,你说我能不熟悉吗?而且我经常在这家买东西,这里的老板和老板娘我都很熟悉的,你们的面孔我一看就知道很陌生,估计你们就是新来的!
    莉莉说,这不?你多来几次,我们不就熟悉了吗?你跟以前的老板不就是,也是从陌生到熟悉的?都是这么一个过程嘛!
    媛媛说,这个一定,我也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如果可以选择熟人的话,我还是觉得熟人好说话一点。媛媛也很干脆,她说,行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以后就是熟人了。  

媛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媛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春光乍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春光乍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春光乍泄目录预览:记001不堪的初遇记002当年的偶像,现在的流氓记001不堪的初遇我叫戈薇,这是我的花名,我是80末生人,出生于黄浦江畔,但我对于上海这座城市的记忆,其实也只停留在十七岁之前。我是一名T台模特,平时也兼职私人伴游,也就是给那些富商官绅聚会时捧场的“宴客”。当然也有人直接陪睡的,像誉满全国的海天盛筵,就不乏我们工作室里的“高台”模特。我十七岁那年,错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我陪着他,隐瞒了父母,坐上距离故土整整一千多公里地的长途火车,就这样

  • 爱你,到此为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你,到此为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爱你,到此为止目录预览:第1章怀孕第2章野种第1章怀孕“恭喜夫人,您已经怀孕两周了。”电梯缓缓向上,庄潇潇手指紧紧捏着化验单,耳边不停的环绕着医生对她说过的话。她怀孕了。是顾逸晨的孩子,她最爱的男人。虽然联姻嫁进顾家两年的时间,但因为身份悬殊婆家人总是对她鸡蛋里挑骨头,丈夫对她也是爱答不理的,但现如今她终于怀上了顾家的骨肉,她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就会改变的。越想,庄潇潇就越觉得兴奋。她从医生那里检查完后想找自己的丈夫分享这个喜悦。不过顾逸

  • 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目录预览:第001章上门挑衅第002章当着正牌秀恩爱第001章上门挑衅“安小姐,我不想多说废话,直接挑明了吧,唐总喜欢的人是我。你占着夫人的名号也没什么用。反倒会让唐总为难。识相的你就主动提出离婚,趁年轻还能再找一个人凑合着过日子。”女人化着精致的妆容,一张巴掌大的脸蛋上五官精致,配合着精心打造的发型,说不出的艳丽夺目。也难怪会成为SJ捧出来的又一届新人嫩模。而与之相对比的是坐在她对面的安好景。二十三的年龄打扮看着却像是三

  • 谁寄锦书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谁寄锦书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谁寄锦书来目录预览:第一章:老公的兄弟亲了他第二章:妈,您女婿出轨了,还是和兄弟第一章:老公的兄弟亲了他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老公会出轨,而且出轨的对象还是个男的。我叫苏淼淼,今年24岁。长相一般,家庭一般,工作一般,唯一值得我骄傲的,是我嫁了一个好老公。我的老公陈一鸣,是同公司的销售经理。我们是同事聚会上认识的,见面都觉得彼此不错,一切水到渠成,认识一年,我们便扯证结婚。由于工作的原因,新婚第二天,一鸣便开始出差了。那天晚上,是他回来的日子。我提前一个小时就

  • 爱恨一线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恨一线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爱恨一线牵目录预览:第1章:失败的婚姻第2章:被拽到酒吧第1章:失败的婚姻九月,一年当中最后一个让人闷热的秋老虎。装修风格严谨的办公室里面,空调温度打的并不是特别的低,但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宋楚然却从心头凉到了脚底。一身橘色的套裙将她那张苍白的脸衬托的更加苍白没有血色,精致的小脸上,除了眉头微微拧在一起,就没有了任何的表情。心口有个地方堵得很难受,说不出来的难受……她低头看着办公桌上摆放着的那些照片,沉默了好久,才抬起头问站在桌子前面的助理:“这件事情,

  • 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目录预览:第1章再给我一次机会第2章一场征服,一场凌虐第1章再给我一次机会痛!当撕心裂肺的疼痛贯穿身体的那一刻,洛璃下意识的想要蜷缩起自己的身体,可是却被身上驰骋的男人给紧紧地扣住了四肢。没有小说里写的任何欢愉的感觉,除了痛还是痛。身体痛,心更痛!眼泪终于顺着眼角滑落,在男人的喘息中悄然的消失在鬓角的发丝之中。终于还是把自己给卖了。洛璃看着上面的天花板心里苦笑着。如果妈妈知道她是靠着这样的方式得来她的医药费,估计会自寻

  • 闪婚总裁霸道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闪婚总裁霸道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闪婚总裁霸道宠目录预览:第1章陌生的第一次第2章解除婚约第1章陌生的第一次“啊——”颜岚刚睡醒就看到了面前男人英俊的脸,生生地把尖叫声扼在喉头。这,这是怎么回事?颜岚敲了敲自己的头,昨夜的影像仿佛电影倒带一般在她的眼前闪过,婚礼前夕,发现奸、情,夜奔离家,街边买醉……喝多的她走到马路中间,差点被男人的车撞了。男人见她没什么大碍,就准备离开,但她色心大起,一把抓住他,威胁他,只要他陪她睡一晚,肇事逃逸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两人拉拉扯扯,最后去了酒店。颜岚

  • 你是我的婚上证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你是我的婚上证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你是我的婚上证供目录预览:第1章人民公仆安楚楚第2章特殊服务第1章人民公仆安楚楚“楚楚,撤。”随着耳畔麦克风一声怒吼,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猫着身子,一闪躲进了旁边的玄关,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点犹豫。该死的!安楚楚屏住了呼吸,顷刻,包厢里头传来了暴虐的怒喝——“刚刚那个妞儿是条子?x的,给老子追!”“糟糕……”安楚楚轻咬贝齿,这眼底满是不甘,就差一步,只要一步就能够抓住这一条大鱼,但是现在,愤恨的对着墙壁捶了一拳,拔腿就跑。她叫安楚楚,胸有大志想要做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