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行尸乱葬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16 10:39:14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行尸乱葬

第一章 上吊的新媳妇
我叫赵二狗,这操蛋的名字听说是以前算命的说我命虚,所以得取一个下贱的名字才能够活下来,这他妈算命的就不能被我逮着,否者的话,老子非得把他抽筋扒皮咯。163生活网
   我住在山里一个叫石门村的地方,这村名的来历是村头的一块大石,也不知道是哪位老前辈这么有才,一块石头就成就了石门村这么别致的名字,估摸着这老前辈跟那个算命的差不多,都特么的是文化人。
   我二十多岁,从来没有离开过石门村,而这石门村除了临近的几个村子以外,几乎是与世隔绝的,一两年也见不着一回陌生人,而且我估摸着我这辈子估计也离不开石门村了。
   因为我家是石门村传下来的背尸人,所谓背尸人,简单来说,就是我们村里没有所谓的安葬仪式,人死了之后,便由背尸人翻山涉水,背到一个山洞之中,这个山洞是干什么的我不清楚,不过家里老爷子给我说过,这是祖先传下来的,我们后人只要跟着做就行了,至于其中的原因,不需要知道。
   原本这个背尸人应该是我老爸来干的,毕竟是代代相传,可我老爸天生怕死人,从小就没有跟老爷子走过一趟尸路,我这苦逼的孩子便走上了不归路,昨年老爷子走了,就是我把他背到山洞里的,而从那以后,我就负责起了石门村这一重要的任务。
   我有个理想,夜夜当新郎,天天换新娘。站在村口望,村村都有丈母娘,顺便在希望的田野上昂昂昂。只可惜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一个处男,村头村尾的,也没个姑娘对我抛抛媚眼,像我这么帅的男人,天下已经没几个了,那些姑娘们竟然还不懂得珍惜,真让我替她们感到失望。行尸乱葬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二狗哥,你还杵这发什么楞啊,还不赶紧回家准备准备?”
   这时,一个猥琐的青年朝我走来,这是我隔壁家老周的二儿子,今天就是他哥的大喜日子。
   “准备啥,你小子又起什么猫腻心肠了?”
   “我都开过光了,就等今晚的闹洞房了。”
   周地一脸猥琐的笑着。
   在我们村,有个习俗,闹洞房,当然,中国人都有这个习俗,但我们村不一样,洞房闹得特别厉害,新娘子任意摸,只要不做那最后一步的事情,都是可以接受的,甚至有些豪放点的新娘子,自己就拉着你的手扒拉着朝裤子下面钻,那场面,别提有多火爆了。
   这样的方式,被我们当地人意欲挑逗新娘欲火,让新媳妇抛弃羞涩的一面,晚上干柴烈火,让新两口早生贵子,也不知道这说法是从哪辈人传下来的。
   而周地所谓的开光,就是穿着一条短裤,不穿内裤,等闹洞房的时候,使劲的往新娘子身上蹭,这要是别人家也就不说了,那可是他嫂子啊,这家伙也干的出来。
   “周地,你玩得太狠了吧,那是你嫂子,你也玩得这么过分?”
   “二狗哥,俗话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一辈子就这么一次机会,我能错过吗?而且这城里婆娘就是好啊,胸大肤白的,我怎么也要对得起自己啊。163生活网
   “靠,你真是个畜生啊。”
   我不得不鄙视的看着周地,这家伙,简直太不要脸了,当然,这城里婆娘,我也不能错过啊,好长时间没有闹过洞房了,都快忘了女人是啥手感了。
   赶紧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老周家就在我家隔壁,所以我也不着急,在门口等着,虽然还没吃饭,不过隔壁已经是很热闹了,这时,村里的老祖宗,黄大爷竟然杵着拐从我家门前路过,这老头子听说腿脚不利索,整天都在家待着,今天怎么还出门闲逛来了?
   “黄大爷,你这一把年纪了,难不成还想去闹洞房?”
   “二狗子,你黄大爷一把年纪了,也没看过城里婆娘,当然要去看看啊。”
   我靠,这黄大爷都他妈快绝精了吧,竟然还有这心思,城里婆娘就当真这么好?
   “黄大爷,你见过周家媳妇了?”
   “哪能啊,都关家里两天了,不闹了洞房,哪里见得着。”
   这也是村里的习俗,很奇怪,新媳妇入门,不到洞房夜,是不给亲戚朋友看的,都要先藏上两天,即便是本村的人,也得这么做。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特别是对于周地这种人来说,墙算什么?爬过寡妇墙头,凿壁偷过光,就没有他想做而做不成的事情。行尸乱葬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这家伙偷偷的把我带到他家的院子后面,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周地,你干什么呢?”
   我忍不住好奇,对周地问道。
   “二狗哥,这就是我哥的婚房。”
   说着话,周地就把墙壁上的一块砖头给刨了下来,看到这里,我瞬间明白了这家伙的心思,果然人至贱则无敌啊。
   “周地,你这么做可使不得啊,这种事情,哪是你小朋友应该干的?”
   我一把推开周地,这家伙干这么无耻的事,我当然得阻止他。
   赶紧用我帅气的脸庞将洞挡住,屋内的情况同时也被我一览无余,新媳妇正躺在床上,背对着我,竟然是光着身子,什么都没有穿,这身体曲线……
   就在这时,我的头皮一阵发麻,就好像是触电了一般。
   为什么房梁上挂着一个人!而且也是光着身子,一动不动,好像是吊死在了房梁上。163生活网
   我瞬间缩回头,婚房里吊死人了,她难道就没有发现吗?
   “二狗哥,你杂了,怎么脸色都白了。”
   周地一脸莫名的看着我。
   “周地,你家里最近出什么事情了吗?”
   我沉声对周地问道。
   “不就是我哥结婚,还能是什么事情?”
   是啊,结婚啊,这可是大喜事,可为什么家里会出现这种事情呢?而且那个女人好像也不知道自己头顶上吊着个死人!
   我再一次把脸凑近了砖洞,可奇怪的是,这一次房梁上什么都没有了,难道我刚才眼花了?可不至于这么奇怪吧,眼花会莫名其妙的看到有人吊死在房梁上?
   吃过酒席,终于天色渐渐的晚了,一天下来,最让人备受期待的重头戏终于要上演了,不少村子的男人已经开始闹腾着周家人开新房门,可是我的情绪却一直高昂不起来,在偷看新媳妇时看到的画面,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而且那个身材,越看越像是那个新媳妇,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婚房一打开,一群老少爷们跟他妈洪荒野兽一样冲了进去,把新娘子吓得脸色铁青,虽然说周家人事先已经给她做过思想准备了,但她还是没有料到场面会这么震撼。
   说得好听点,这是闹洞房,说的不好听,这就是一群禽兽在揩油,对于本地姑娘,可能这些事情习以为常,但是这个城里姑娘,很显然不适应,对别人的上下其手,她拼命的反抗,甚至还叫出了救命这两个字,不过她越是叫得厉害,那些人越是兴奋得停不下手,特别是周地那龟孙,已经开始在他嫂子大腿上蹭来蹭去了。
   我看得出来,她是真接受不了这样闹洞房的方式,我他妈的也是心软,竟然有些下不去手,就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心里为她默默祈祷,谁让她嫁到我们石门村呢?有这样的习俗,她也只有忍耐一晚了。
   等到晚上十点,所谓春宵值千金,剩下的时间,也就得交给新郎新娘了,虽然很多人还意犹未尽,但规矩如此,也只能够退场,最毒的是,黄老爷子临走的时候还狠狠的掐了一下新娘的胸,这老头子也是够狠的,一个红印立马就显现了出来。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回到家,我今天可算是亏大了,心软,没捞到半点好处,就光杵着那看了,现在想想,心里也有些后悔,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啊,我他妈怎么就下不去狠手呢?
   算了,洗洗睡吧,机会已经错过了,也怪不得别人。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突然有人敲我家房门,而且看样子挺着急的,这大半夜的,谁他妈扰人清静。
   打开门一看,周全站在门外,脸色铁青,这家伙今天可是新郎的,不在家翻云覆雨,跑我这来干什么。
   突然,我想到了今天看到的婚房画面,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周全,你不在家享受,大半夜敲我门干什么。”
   “二狗,我媳妇上吊了。”
第二章 背尸上山
上吊了!
   不会吧,难道我今天看到的那个画面,是一种预兆?
   无处发泄的洪荒之力瞬间因为这件事情消失殆尽,心跳也加快了很多,我不相信事情真的有那么巧。
   “怎么回事,闹洞房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就突然上吊了。”
   我赶紧穿上衣服,这村里的人死了,责任就得落在我身上,不管我看到的是什么,现在人死了,就需要我把她背到山洞里去才行,要放以前,不管人是怎么死的,我都不会追问原因,可周全家这事,太奇怪了,这才新婚,有什么想不开的呢?
   难不成,是因为闹洞房这事闹的?
   “我也不知道啊,闹完洞房,我就让她休息一下,我去洗了个澡,没想到回到房间,她已经挂在房梁上断气了。”
   周全身体不住的颤抖,估计是被那场面吓得不轻,而且新婚夜的,闹出这么一档事,是个人也接受不了啊。
   跟着周全到他家,在走到周家门口的时候,我看到周地那家伙卷缩在墙角,双手抱膝,身上也是不住的颤抖,显然,这家伙被吓得不轻。
   周全的房间里,女人被一条挂在房梁上的围巾吊着,眼珠外凸,舌头也露在外面,一丝不挂,大腿和胸口上全是血痕,估计是上吊时挣扎自己给抓的,画面看起来格外的慎人。
   我从后面看了一下,和白天看到的画面一模一样,我瞬间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这事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你们打算怎么办?”
   这才新婚夜,新娘就死了,虽然我的责任是要把她带到山洞去,可是这也要经过周家人的同意才行,这毕竟还是新媳妇!
   “二狗,你连夜把她带走吧,这种女人,我们家不待见,死了也就罢了。”
   这时,周全的老爸走到我身边,一脸不屑的说道。
   这态度看得我也是蛋疼,人嫁到他们家,没落个好也就罢了,死了都还不被这家人接受,哎,这也是怪她运气不好,找了这么一个男人。
   当然,我承认这村子里的习俗的确是有些过分,本村人还好,外地人要接受这种闹洞房的方式,估计还是有些困难的。
   周全老爸出手也阔绰,直接摸了三百块大洋给我。
   “二狗,这事办妥了,回来我再给你三百。”
   有钱就好办事了啊,反正背尸也是我的事,而且还有钱拿,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女人的尸体还是热乎的,刚摸到她身体的一瞬间,我就有些头皮发麻,这不是老子有什么奇怪的想法,而是我从来没有背过热乎的尸体,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另类的体验了。
   周家人在我处理尸体的时候,一个个全部离开了房间,好像这个女人死了之后,就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一般,这让人感觉有些心寒,也让我替这个女人感觉有些悲哀。
   她的衣服都是我给穿上了,穿衣服的时候,难免会碰到她的身体,没想到闹洞房的时候没得手,现在我却可以肆无忌惮了,当然,我他妈还没有禽兽到要对一个尸体下手,仅仅是帮她穿好了衣服而已。
   尸路的行程需要两天才能到,一般来说,哪家死人,就有哪家帮我准备干粮,今天这事发生得太突然,周家人没有给我准备干粮,我便打包了一些喜宴剩下的食物,毕竟这两天时间里,我还是需要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自己体力的。
   一般来说,夜间上路是大忌,老爷子以前也给我说过,不管多急的事情,也需要等到鸡鸣之后才上路,不过今天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三百块到手,管他鸡什么时候叫呢。
   尸路平常很少有人走,因为村里人都知道这条路是通往哪里的,所以他们平时去田地里,都会刻意的绕开这条路,用他们的话来说,这是阴人道,生人勿近。
   离开村庄,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背尸这活我是干过不少的,我这体力,那绝对是杠杠的,可是才没走多远,我就感觉自己快要迈不动步子了,这他妈不科学啊,以我的体力,背一个女人而已,少说也要走上大半天才需要休息啊,怎么这才没多久,就没力了呢?
   她好像越来越重了,这才导致我感觉自己有些体力不支。
   一阵凉风伴随着沙石而来,树叶在地上摩擦的声音让我心里顿时慌了起来。
   虽然我从来不相信鬼怪这一说,但是此时此刻,我背上还背着一个死人,而且给我的感觉还越来越重,不能是真撞邪了吧?最重要的是,我为什么会在白天看到她死时的样子呢?
   老爷子说过,鸡鸣之前不能上路,我该不会是犯了什么冲吧。
   “美女,你有怪莫怪,这事不是我害你的,我只想给你找个安身的地方而已,你可别拿我出气啊。”
   我嘴里默念着,心里愈发的慎得慌。
   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口热气……
   我他妈全身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直接把尸体从背上扔了出去。
   感觉身体的每根汗毛在这瞬间都立了起来,死人又不会呼吸,怎么会突然传来热气呢?
   被我扔在地上的尸体静静的躺着,也不见有什么动静,虽然生前她是一个长得不错的美女,可是人死了之后,已经没有美丑之分了,而且她又是吊死的,眼珠子露在外面,就像是在瞪我一样,看得我心里发慌,呼吸不自觉的就急促了起来。
   妈的,思来想去,还是等到鸡鸣再上路吧,老爷子的话肯定是有道理的,我可不想因为拿了这三百块而搞出什么事情来,更何况,我已经离开村子了,周全一家,也不知道我躲这休息吧!
   在休息的期间,我眼神一刻也不敢放松的看着尸体,生怕她突然之间站起来,毕竟夜深人静的,身边躺着一具尸体还是有些惊悚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到鸡鸣声在山间回荡,我这才松了一口气,似乎这声鸡鸣就为我增添了十足的勇气,再次背起尸体,朝着山洞去。
   去山洞的时候,会路过一条溯溪,这条溯溪是为清洗尸体而用的,每一具尸体在进入山洞之前,都必须要在溯溪前清洗一番,其中的原因我不懂,反正老爷子在世的时候是这么教我的,而且一再提醒我今后绝对不能落下这个流程,所以到了溯溪之后,我便把尸体放了下来。
   这时尸体已经完全冰凉,而且四肢已经开始僵硬了,她现在的状态,反而是让我更加安心了,毕竟我已经习惯了冰凉和硬帮的尸体,当然,如果她能够把凸出来的眼珠收起来,再把眼睛闭起来的话,那就更好了,不过这种条件我是不奢望的。
   正当我把尸体衣服脱光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人,身上也同样背着一具尸体。
   他是另一个村子的背尸人,我们也算是老熟人了,毕竟大家都是干这一行的。
   “老李头,你们村也死人了?”
   “是啊,这家伙不听家里人劝,烟酒不离身,昨晚终于是把自己喝死了。”
   老李头今年估摸着已经五十多岁了,但这么多年的背尸经历,让他这身板体力一点不比年轻人差。
   “二狗,这女人还这么年轻,怎么就死了?看她脖子上的淤青,吊死的吧?”
   “是啊,昨天才结婚,洞房都还没过,就自杀了。”
   这一点是非常值得惋惜的,好好的一个女人,这都还没活出个样来,竟然就选择了死亡。
   “哎,你倒是福气啊,还能过把手瘾。”
   老李头开着玩笑道。
   虽然这女人身材的确是不错,不过在我眼里,也就是一具普通的尸体而已,跟其他人没啥区别,摸起来也是冰凉硬帮的,能过什么手瘾。
   “老李头,你这话可就过分了啊,怎么能开死人的玩笑呢,不是我教育你,你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能有这种邪念呢?”
   “哟,二狗,我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正经人啊,我们村的刘大牛结婚,你可是没少去闹洞房啊,你那时候怎么不这么正经。”
   这话说得老子有些尴尬,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别说那些屁话了,洗完赶紧上路吧。”
   洗好尸体,重新穿好衣服,等着老李头一起去山洞,这一路上有个说话的伴也是不错的,而且心里也会踏实很多。
   一路上聊了很多没营养的话题,快到第二天半夜的时候,我们两才到了山洞。
   山洞口有两条线,一白一黄,其实也就是两排颜色不一样的石头而已。
   老爷子以前给我说过,生人进洞白线止,尸体放在黄线内,这是必须要遵守的一句话,触犯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一直遵守下来的。
   而且我还有一点非常好奇,每次尸体放在黄线内,可下一次来的时候,尸体就不见了,哪怕是白骨也看不到一个,就像是有人把尸体搬走了一样,只可惜这个问题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我也没询问的途经了。
   放好尸体,点上一炷香,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不过当我准备下山的时候,老李头却说大半夜的走山路危险,在山洞过一夜再下山,想着他说的话也的确是有些道理,而且有人陪着,我也不怕,便留了下来。
   这两天爬山也是挺累的,我躺在地上便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听到沙沙沙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人在拖动东西一般。
   我朦胧的睁开眼,只见我放在黄线之内的女人尸体,竟然慢慢的被拖进了山洞里。
   我瞬间从地上跳了起来,大叫一声:“老李头。”
第三章 又死人了
不能怪老子一惊一乍的,睡得正香,突然看到尸体被拖动,这事放谁身上也淡定不下来啊。
   老李头被我这一声惊呼直接从梦中唤醒,站起身来,一脸警惕的看着四周。
   “二狗,咋回事啊,大半夜的,你叫什么叫。”
   “老李头,我刚看到尸体在动,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拖进山洞里了。”
   我敢发誓,这山洞里绝对有什么东西,不然的话,尸体怎么可能会动?而且以前那些放在这里的尸体又怎么会无缘无故不见了呢?
   山洞之中必然隐藏着某种秘密,而这个秘密,我家老爷子没有告诉过我。
   老李头听完我的话后,瞧也没瞧山洞一眼,拉着我便朝下山的路走,我一路挣扎,这老李头的力气没想到这么大,我竟然挣脱不了他的手。
   在走到半山腰之后,老李头才气喘吁吁的停了脚步。
   “老李头,你知道山洞里是怎么回事?”
   是个人都会好奇,如果老李头不知道山洞里是怎么回事,他肯定会和我一样,但是他的表现和我却是完全不同的,带着惊恐,慌张,而没有半点的好奇。
   “我怎么知道山洞是怎么回事呢,我当背尸人大半辈子,也没遇到这种情况。”
   “你说谎。”
   我眼神坚定的看着老李头,这老家伙,绝对是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我不相信他什么都不知道。
   “二狗,我真的不知道,反正我得下山了,你下不下跟我没关系。”
   说完,老李头就走了,头也不回。
   我朝后看了几眼,山洞已经望不着了,可是我这心思,却已经完全的挂在了山洞上,要是不回去看一眼,我这心里估计一辈子也不会踏实。
   老李头已经走得没有人影了,而我,毅然决然的决定重新上山,我必须要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才行。
   回到山洞口,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短短的时间内,两具尸体竟然已经全部不见了,而地上,有很明显的拖痕,很显然,她们是被拖进了山洞里。
   可是这山洞里,不就是用来放尸体的吗?哪里可能有人住在这里面,如果不是人,又是什么东西拖动尸体的呢?
   跨步朝山洞走去,越过白线,已经抬起的左脚准备跨越黄线,我又放了下来。
   我承认,老子怂了,老爷子以前千叮万嘱的告诉我,千万不能跨越黄线,我听他说这样的话,不下百遍,他既然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肯定是有道理,有原因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跨越了这道黄线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万一他喵的一不小心就在这里一命呜呼了呢?
   想到这里,我赶紧收回脚,退出了山洞,虽然很好奇那些尸体是怎么回事,可也不能因为这个好奇,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吧。
   “里面有人吗?要是有人的话,应我一声。”
   人不能进去,不代表老子的声音不能进去吧,对着山洞就是一通大吼。
   除了我自己的回音之外,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来。
   “算了,老子懒得跟你计较,下山了。”
   说实在话,我还是有些心虚的,毕竟老李头已经走了,以前我也没有在山洞逗留过这么长的时间,想想还是赶紧闪人算了,不管山洞里究竟有什么,那跟我都没有太大的关系,我只是负责背尸而已,管它山洞那么多闲事干什么。
   一路小跑下山,虽然背尸上山需要两天时间,不过下山就快很多了,只需要大半天的时间就能够搞定。
   当然,回到石门村,第一件事情还是得去一趟周家,毕竟老子还有三百块没有到手呢。
   周家虽然新媳妇死了,但是他们家却没有太多的变化,该种地的种地,该没心没肺调戏姑娘的继续调戏姑娘。
   周地当晚死人的时候吓得厉害,但是现在,貌似已经完全恢复了。
   “二狗哥,你终于回来了。”
   “杂了,你还能想我不成?”
   周地对老子的关心从来就没啥好事,以前我背尸上山,也没见他这么热心过。
   “二狗哥,我想你干什么,陈犊子家得找你帮忙。”
   陈犊子跟我们年纪差不多,比周地要小上一些,算是我们这个小团伙的其中一员,以前扒墙头看别人洗澡,我们都是合伙干的,但周地这话说得我心里一紧,找我帮忙,这村子里,会找我帮忙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啊,毕竟我他娘的这身份就不是什么好身份。
   “陈犊子家出事了?”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陈犊子在找你,也没听说究竟出了什么事。”
   “那好,我去一趟,你看到你老爸了,帮我提醒他还欠我三百块,可别给老子忘了。”
   “你放心去吧,这事哪能忘呢?”
   周地这家伙肯定是帮着我的,所以有他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
   陈犊子家在村东头,跟我家还有一段距离,也不知道他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急着找我,路上遇到几个跟陈犊子家关系不错的人,问了下,都不知道陈犊子家发生了什么,这让我心里愈发的忐忑起来。
   陈犊子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瞒得这么深!
   加快脚步,赶到陈犊子家,大门紧闭,按理来说,这些天该干农活了,这一家人把自己锁家里干什么?
   “陈犊子,你二狗哥来了,赶紧开门。”
   瞧着门,对家里大喊道。
   不一会儿,陈犊子便打开一个门缝,在门里偷偷的看着。
   “说你犊子你还真是犊,你是怕招贼还是怎么的,大白天的,门都不敢开?”
   陈犊子打开门,一把将我拉了进去,然后把门赶紧锁上。
   “怎么回事,你在怕什么?”
   “二狗哥,我爸死了。”
   听到这话,我眼皮一跳,怎么就又死了一个人,我他妈才从山上下来呢,陈犊子家又出事了,这也太巧了吧。
   “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周全结婚第二天的事,你跟我进来看吧。”
   一种莫名的不详感在心里蔓延。
   走进陈犊子老爸的房间,熟悉的一幕出现在我面前,同样的吊死在房梁上,而且,跟周全媳妇用的围巾都是一模一样的,我脑子感觉突然被一道闪电击中一般,这是怎么回事,周全媳妇吊死用的围巾,怎么会出现在陈犊子家,而且他老爸也用这条围巾上吊自杀了。
   “你们怎么没把你爸放下来,你让他这么吊着?”
   脖子已经是一团淤青了,这已经在房梁上挂了整整两天,这陈犊子都不怕把脑袋吊断了吗?
   “我……。”
   陈犊子欲言又止,很显然,这家伙是胆小害怕,所以才不敢动这尸体,不过这到底也是亲人啊,有什么好怕的。
   “给我拿跟凳子来。”
   陈犊子怕事不敢,我可不怕,而且他们既然非要等我,很显然就是准备把这件事情交给我做,我如果不出面搞定的话,他老爸这尸体,估计风干到冬天就可以上酱做腊肉了。
   最让我疑惑的并不是陈犊子老爸的死,而是他死的方式以及工具,虽然我不知道周全一家是怎么处理那个女人的遗物的,但是按照周全老爸的态度,肯定不可能留着,绝对是一把火就搞定的事情,可是这围巾,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陈犊子家里呢?
   “你们地窖在哪?”
   尸体挂了两天已经有些尸臭了,我他妈闻着难受,虽然我也想尽快帮他们把这件事情搞定,可是我才刚下山,都还没来得及休息,又上山的话,身体吃不消,怎么也得让我休息一晚才行。
   “二狗哥,你不今天把我老爸带上山吗?”
   “你怎么也得让老子去睡一晚吧。”
   对了,估摸着村里的人,还不知道周全媳妇上吊自杀的事情吧,所以陈犊子并不知道我刚从山上下来,这种事,周家没有漏风,我自然不会去多嘴的。
   “我这两天没休息好,明天早上我再过来。”
   “那行吧。”
   把尸体放在地窖,可以暂时的控制尸体的腐烂速度,明天一早来办这件事情,也是来得及的,只是这死得太离奇了,我还地去周家问问才行。
   周家我最熟的人无疑是周地,而且周地对我也是最坦白的,找到这个家伙,就可以知道我所有想知道的事情了。
   “周地,你哥把你嫂子的遗物扔了?”
   “没扔,在家里一把火烧光了。”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但是那条围巾又是怎么回事呢?
   “你看到你嫂子上吊时候的样子了吗?”
   听到我这话,周地咽了口口水,道:“二狗哥,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事啊,我好不容易才忘了,你又让我想起那个画面了。”
   “既然你看过,你应该记得那条围巾吧,围巾你们也烧了吗?”
   “烧了,这我可以很肯定,因为我特别害怕那条围巾,所以我还特意添了些柴火。”
   周地绝对不可能说谎骗我,可是已经烧掉的围巾,怎么会出现在陈犊子家里,被陈犊子老爸用来上吊呢?
   “算了,没事了,我先回家休息了。”
   以前背尸,从来没出现过这么多问题,但这一次,似乎并不是把尸体背到山洞就可以解决了。
   回到家,感觉整个人很疲,躺上床之后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脸上突然痒痒的,用手拍了又拍,还是没用,心想谁他妈在老子睡觉的时候捉弄老子。
   刚睁开眼,就看到一头长发的女人躺在我身边,眼球外露,舌头吐出,脖子上一道深紫色的勒痕,这……这他妈不是周全的媳妇吗?
第四章 跟着我的脚印
一睁眼就看到这种场景,吓得老子连滚带爬的从床上滚了下去,可是当我仔细一看的时候,床上又什么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最近老子也没撸啊,怎么可能老眼昏花了?而且刚才映入眼帘的场景是非常真实的,并不像是幻觉啊。
   摇了摇头,估计是那女人的死相实在是太别致了,所以才会印象更深刻,出现这种情况吧。
   被这么一吓,睡意也没了,重新躺上床,准备把珍藏多年的小人书拿出来看看,眼角余光突然瞄到门边似乎站着一个人,我瞬间就愣住了,四肢僵硬,就连脖子都硬化了。
   喉咙不自觉的咽了几下口水,没敢正眼去瞧门边,但是通过余光,我能清楚的感受到,那里的确是站着一个人的。
   天灵灵地灵灵,如来佛祖保佑,观世音庇护,这他妈别让我碰上这种事情啊,虽然我以前嘴硬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可你他妈不用因为这一点,非要来给我证明一下吧。
   在床上愣了很久,手脚长时间不动,已经开始有些麻木了,眼角的余光始终锁定在门口,那个人影,一直没有消失。
   他妈的,不就是鬼吗,有什么好怕的?这大白天的,难不成还能咬老子两口?要真他妈是个女鬼,直接让她跪下给老子分开咬了,怕个鸡毛啊。
   心里想着些狠话为自己壮胆,慢慢的抬起头,脖子已经有些不听使唤了,随着视线慢慢的朝着门边移动,那个人影也越来越清楚的呈现在我眼前。
   一双腿,很纤细,一看就是女人的,再往上,腰,胸,这些特征都证明站在门口的的确是个女人,在往上看,我他妈马上就崩溃了,除了周全的媳妇,还能是谁?
   我已经把她背去山洞了啊,她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怎么会少了一只手?她死的时候,虽然死相难看了一些,但是四肢都是健全的啊。
   “周全媳妇,你有仇报仇,有冤报冤,谁害了你,你找谁去,我可跟你没有一点关系啊,我也没参合闹洞房这件事情,你找谁也不能找我吧。”
   声音不自觉的就变得颤抖起来,我一直觉得自己胆子很大,深更半夜的都敢背着尸体在山上窜,可直到这一刻,我才发现原来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胆大,以前的胆大,只是因为没有碰到自己害怕的事情而已。
   “你闲得没事,去地府里找阎王唠嗑啊,这阳间不是你该待的地方,你赶紧走吧,不然的话,我可得请道士把你收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反正此时此刻,我只想让她离开,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能离开就好。
   虽然她的眼珠已经外凸了出来,可是我依旧能够感受到,她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这种感觉让人头皮发麻,试想吊死的人,非要用充血的眼珠看着你,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你倒是说说话啊,你来找我,不能是因为我长得帅吧,你想让我帮你什么,你得告诉我啊。”
   妈的,这周全媳妇,油盐不进啊,站在我门口,半天也不说出话,起码让老子知道你来找我的目的吧。
   还是没有动静,难道,鬼都是不能说话的?那我他妈要怎么办啊,总不能每天早上起床,都看到她站在门口给我当警卫吧,我特么一个小人物,哪需要这种排场。
   对了,小时候,不是有一张求来的护身符吗?就放在枕头下面的,用来对付鬼,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翻开枕头,护身符还在,心里瞬间就松了口气。
   “嘿。”
   “嘿。”
   “嘿。”
   拿着护身符,对着周全媳妇晃了几下,我他妈感觉自己就跟一傻逼似的,她也就是不能表达,要不然的话,估计都得乐开花了。
   这他妈丧心病狂的骗子,还护身符,根本就一点卵用都没有。
   “大姐,你要想干啥你倒是说啊,你不能一直杵在我门口什么都不做吧,你好歹也说说你找我的目的吧。”
   我没敢一直看着她,不然的话,我怕以后对女人直接就失去兴趣了,毕竟这画面可不是什么美好的。
   完蛋了,老子不能一辈子都被她缠着吧,我可还有远大的理想要去实现,我他妈可还是一处男啊,就这么玩完了,下了地府,还不得被阎王取笑?
   “操你大爷的,你想……。”
   站起身,刚准备跟她刚个正面,好好理论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消失了,我愣了一下,随后四下看了看自己的房间,确定她已经没在我房间之后,我才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吱’
   “我靠。”
   房门突然被推开,吓得老子直接跳上了床。
   “二狗,你杂了,一惊一乍的。”
   老妈站在门口,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没什么,刚想事情想得入神,你突然进来,把我吓了一跳。”
   刚才的事情可不能告诉老妈,老妈胆子小,要让她知道周全媳妇的鬼魂来找我,她估计得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敢出门。
   “休息好了没,好了就吃饭吧。”
   “好,我马上来。”
   老妈转身,正准备帮我把门关起来,我赶紧对老妈说道:“妈,门不用关了,透透气。”
   “赶紧的,饭菜都快凉了。”
   不快不行啊,这房间,我也不敢继续待下去了,天知道周全是媳妇等会儿会不会又莫名其妙的出现了。
   穿好鞋,风一般的跑出了房间,人都说风一般的男子,这时候,我也是配得上这句话的。
   吃饭的时候,老妈和老爸两人绝口不问我这两天去干了什么,因为我一旦两天不在家,他们都能猜到我去做什么了。
   也不知道我家里这血统是哪出了问题,祖辈都是背尸人的,老爷子胆子也大,可到我老爸这一辈,就连提死人两个字都能把他吓得够呛。
   “对了,妈,等会儿你帮我准备点干粮。”
   听到我这话,老爸老妈两人都愣了一下,随后老妈二话不说就放下了碗筷,然后去帮我准备了。
   “爸,老爷子房间里的东西没谁碰过吧?”
   山洞有秘密,这是肯定的,我虽然不知道老爷子在这件事情是不是对我有所隐瞒,但如果有的话,说不定还能从老爷子的遗物当中找到点什么线索,所以我决定去老爷子房间看看。
   “没有。”
   老爸一直低着头,看这情况,我也懒得多问什么了,免得又把他老人家给吓到了。
   吃了饭,我就去了老爷子房间。
   家里是两层楼的平房,二楼一共有三个房间,除了老爷子住的之外,还有两个粮仓房,自从老爷子走了之后,这二楼就已经很少有人来了,楼梯上已经布满了灰尘,一走一个脚印,看来什么时候也得把家里打扫一下了。
   当然,这种事情,还是只有我来干的,毕竟家里胆子大的,也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推开老爷子房间,一股发霉的味道扑鼻而来,太长时间没人来这个房间,窗户也是一直关着的,房间里湿气很重,已经腐烂掉了不少的东西,赶紧把窗户打开透透气。
   老爷子留下的遗物不多,衣服已经烧掉了,还剩下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些东西,我小时候都是当作玩具来玩的,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整理遗物的时候,一本已经泛黄的书吸引了我的主意,老爷子是个没文化的人,不识字,在他的房间里,怎么会有一本书呢?
   书的封面是牛皮纸,上面什么都没有写,当我准备打开书看一下的时候,湿气已经让整本书黏在了一起,如果非要用力气打开的话,肯定会撕烂掉的,这让我有些郁闷,指不定这书上就有我想知道的东西,可它却黏在一起了,也不知道晒一晒还能不能打开。
   放在有阳光接触的窗台上,我继续翻看着其他的遗物,剩下的东西,没什么是比较特别的,而且大多数东西我以前都见过,估计也没什么价值了。
   看来,就这本书还能给我带来一点希望,一时半会儿的想把它晒干也是不可能的,我只好在老爷子的房间里躺一会儿,反正要让房间透下气,老爷子虽然走了,但他这个房间,不能当真没人管,他儿子没用,我这个孙子自然要承担起这个责任。
   躺了没多久,老妈在楼下喊我,说是干粮已经准备好了,看了看天色,书虽然还没干,但是我也得出发了,毕竟陈犊子家还在等我,只有等下山的时候,再来研究一下这本书了。
   “好,我马上下来。”
   拿着书,把老爷子房间的窗户门关上。
   在下楼的时候,我注意到由于楼梯积尘比较严重,所以我刚才上楼,每一步都有一个脚印,而这脚印里……
   在这一瞬间,我全身的毛孔瞬间立了起来,而头皮就如同触电了一般,发麻不止。
   在我踩下的脚印之中,明显还有一个更小的脚印重叠,也就是说,我上楼的时候,还有人跟着我,跟着我走了同样的位置,留下了大小不一样的脚印。
   拿着书的手开始有些颤抖,为了印证这件事情,我回头看了看下楼的脚印。

行尸乱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行尸乱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运筹之王8章

    原标题:运筹之王8章小说名:运筹之王第八章【唯财不破】关少河起身为韩漠斟满酒,亦为自己斟上,才微笑道:“五少爷,你可知少河经营的贸易行,经营的是何种货物?”“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了。”关少河笑道:“少河开的贸易行,在东海城应是最大的,经营的货物不是鱼物海鲜,而是珍珠珊瑚玳瑁甲等贵重海宝。”韩漠“哦”了一声,道:“原来关掌柜还是一位巨商。这些东西,若不是家资富贵,那可是经营不起的。你们庆国商人在东海城多得是渔行,这海宝行可没几家。”“三家!”关少河伸出三根手指头:“东海城共有庆商贸易行四十六家,经营

  • 我的极品娇妻8章

    原标题:我的极品娇妻8章小说:我的极品娇妻第八章娇妻醉酒徐丽说的很有道理,我也赞同,这些人跟他们讲理是没用的还是小心一点好,于是道,“那好,你那边处理好随时通知我,我会尽快把钱给你。”徐丽满怀感激的说,“老板,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总之今后一定帮你打理好店铺,让你一百个放心。”这两天我第一次感觉心情舒缓不少,助人为乐原来真的很有效果,让我感觉很有成就感,心中集聚的阴霾微微消散。就在我和徐丽交谈完毕不多时,打包的三名工人陆续前来上班,接着就是紧锣密鼓的分单打包,店铺内立刻忙碌起来。下班之前我交代了

  • 夜空下的星8章

    原标题:夜空下的星8章小说名字:夜空下的星8.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第8章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那男人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随后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露出坏笑,问:“你一晚上多少钱?”“根据资料显示计算,一晚上,五万。”我如实地告诉了他,周围的那些女人都笑了,眼里满满的不屑和嘲讽。我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样看着我?难道是因为我要的太少了吗?那个男的左拥右抱,不屑地轻笑一声,突然想出了个坏点子。他掏出五万块现金放在桌子上,说:“只要你在这里当众把衣服全脱光,这只是定金,我可以再给你转十万。”

  • 美人余香8章

    原标题:美人余香8章小说:美人余香第008章初面诱惑梁健道,“那是因为朱局长已经是局长了,我们这种小干部,还是要奋斗的吧。”朱怀遇道,“梁老弟,我这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什么副局长,只不过是个副科级,你想想,在区里干,最高能干到区委书记,那也就是个正处级。我们再挣扎,再努力,再折腾能拿捞到一个正科级已经是老天有眼了。不过,我觉得梁老弟,你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黄书记很看得起你哎,只可惜黄书记这就要调我们体育局工作来了。否则你肯定是大有前途。不过即使黄书记调走了,你还是有机会的,毕竟黄书记在全区的口碑

  • 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

    原标题: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书名:炊烟袅袅情如歌第8章送上门的妓女“我……手机没电了。”莫夕解释着,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病的缘故,现在的她哪怕是不小心碰到一个地方,都会带动着四肢百骸的阵痛,遑论是这么大的痛度。“没电?”盛淮安俊脸上泛着冷笑,“是真的没电,还是忙着和野男人上床,所以才没空接我的电话。”“我没有!”莫夕不可置信的看着盛淮安,“我在路上晕倒了,萧远才把我带到了他家。”仅此而已。她甚至不敢多待,火急火燎的就赶来给他送文件。“你晕倒了?”盛淮安冷冷皱眉,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心头涌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 幽若天眷顾8章

    原标题:幽若天眷顾8章书名:幽若天眷顾第8章成全你“你……滚,给我滚……”叶清抬手指着唐辰飞扬跋扈的脸,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出自己都觉得没有威慑力的话语。随后,被唐辰的眸子盯着有些心虚,她弯腰捡起石子就往唐辰的方向扔过去,她已经无所畏惧了。预想中的痛苦的呻吟没有传来,唐辰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她的石子,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叶清,谁给你的胆子,连我都敢打?”唐辰觉得这个女人大概是疯了吧,没有犹豫的就拿起石子想他扔过来,精准度还该死的好,她怎么不去国家队呢?“你是谁?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要是冒犯

  • 念念如梦8章

    原标题:念念如梦8章小说:念念如梦第8章不满单凉不敢置信地望着两人的背影,胸口像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突然有点不想入场。身为安逸尘的妻子,却没有被他当做女伴带着参加爷爷的寿宴,单凉有想过。但她没有想到安逸尘已经干公然带着名义上的小姨子来这里。门外的人群已经变得稀稀落落,单凉不得不朝里面走去,脚下每一步都异常沉重。安家主宅的大厅内,装修很是雍容华贵,安老爷子生性念旧,所以整个宅子都装修成中式的风格,哑光红漆的柱子,还有琉璃镶嵌窗户和吊灯,十足古代宫殿的样子。熙熙攘攘前来贺寿的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谈笑

  • 挚爱成伤8章

    原标题:挚爱成伤8章小说名称:挚爱成伤第8章赌气这无疑对苏禾来说是一个坏消息,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姜洲回这里。如果他看她不顺心,随时都会对她动手动脚,会危害到孩子。此刻她心急如焚站在客厅里,大脑飞速运转却依旧没有想出什么应对方法。门口传来响声,是姜洲回来了。她被关门声“砰”的一下惊到,猝不及防与姜洲对视上。她看着姜洲越走越近,内心一直让自己稳住心神不要慌,但眼神里的惊慌出卖了她。“怕我?”姜洲似非似笑的语气像是告诉苏禾,他今天心情很好,不会动手动脚。这让苏禾稍稍镇定下来,但马上心又提起来。姜洲伸手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