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亡国公主复仇路 大结局

2017/12/16 11:22:40 来源:网络 [ ]

小说:亡国公主复仇路

第一章 西风烈
天已经入秋了,树叶开始在慢慢的变黄,不舍的从树上落下来,整个世界在慢慢的进入凋零的世界中。163生活网
   都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一年中最适合打猎的日子。
   一行人,骑着白马快速向西山而来。这些人足足有近千人,浩浩荡荡的,很是壮观。而在这些人中,一奇白骑走在前面,只见那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他的身后背着箭筒,手里的宝弓更是用牛角制成,而更惹人注目的是,这个男人身上穿着一件绣着龙的袍子。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西风帝国的皇帝,西风烈!
  西风烈,西风帝国的玄武帝,刚刚既位不久,今日秋高气爽,于是带着众臣出来打猎。这西山是皇家猎场,里面什么样的猎物都有。
  “今天打只山羊,许久味吃羊羹了。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西风烈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还是打几只狐狸呢?天冷了,小丫头也该添几件新皮袍了。”
  西风烈嘴里的小丫头,当然就是他的宝贝公主了。他贵为帝王,整个天下都是他的,想要得到多么贵重的皮革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从别人处拿来的,根本就没有自己亲自打来的有意义。
  这皇家猎场中,有着老虎、狼、狐狸,运气好打只老虎都没有问题。
  一想到等下将要对动物进行猎杀,西风烈的嘴角就露出了一丝冷笑,心中不要的升起了一股奇异的兴奋之感来,快马加鞭,直冲西山中而去。
  身后的那些大臣连忙跟着上去,还有那些士兵们。
  “陛下,您慢点,您慢点,我等都跟不上您的步伐了。说明163shenghuo.com”一名五六十岁的老臣骑着一骑白马,那只马也和他一样,瘦不伶仃的,一看就让人想到了营养不良。
  但是你可不能小看了这位老人,这个人是西风帝国的丞相。
  西风烈听到了丞相的声音,停了下来,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慕容爱卿,你真的是老了,竟然连朕的步伐都跟不上了,想当年你可是整个帝国最好的勇士,没有想到勇士也敌不过时间啊!”
  “陛下您说笑了。”丞相连连说道:“时间是一把看不见的刀,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都会将你的青春给夺了去,当年陛下不过一个顽童,如今也不是整个帝国的皇帝了么?”
  丞相似乎有些看不起这位皇帝,因为这位皇帝在年幼的时候,地位并不高,当年几乎没有人会认为他能成为帝皇,但是命运弄人,当年的那个处处被人欺负的小孩子,如今却掌握着天下的命运。
  不过没有人知道,当年的西风烈在那段时间里面,都是受到了丞相的帮助的,故而丞相不是看不起他,也更不会怕他,而是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所以说的话就有些直接了点。
  “哼!”西风烈轻哼了一声:“慕容爱卿,可敢和我一比?看看我们今天谁打到的猎物更好?”
  “陛下,您看老臣还是能拉得开弓的样子么?”丞相无奈的将自己的弓拿了出来,拉了拉,但是却没有能将弓拉开。一副很受伤的样子,说道:“指望陛下能赏些猎物给老臣,那老臣也算是有口福了。亡国公主复仇路 大结局
  西风烈听了,哈哈大笑了起来,西风烈这个人还是挺豪爽的,至少外表看起来是挺豪爽的一个人。
  “爱卿说笑了,尔等随朕入山!”西风烈高呼一声,转身就向山中赶了去。众人纷纷的紧跟其后。
  一只山鸡在不远处的树下咕噜噜的叫着,正在寻觅着食物,西风烈小心翼翼的下了马,一步一步的向那山鸡靠近。
  鸡自由自在的一边扒拉着地面上的树叶,一边还得意的鸣叫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西风烈紧紧地握着攻,将一支箭搭在弦上,他的背后是一大群的人,正在屏住呼吸的看着西风烈。
  弓已经拉满了,正要射出。163生活网
  而这个时候,这只山鸡转过了头来,正好看见西风烈等人,连忙一拍翅膀就要飞走,然而这一切已经太迟了。
  一箭离弦,破空而出。
  山鸡刚刚放到了半空,那箭也跟了上来,直接射穿了脑袋。一名专门拿猎物的士兵小跑了过去,将山鸡拿在手里,同时将那箭用布轻轻地擦拭干净,还给了西风烈。
  “陛下果然是好手,才进西山不久,便已经有了收获了,真乃天佑我西风国啊!”一名大臣连忙拍马屁说道:“皇恩浩荡,皇恩浩荡!”
  “陛下神勇!”
  “……”
  众人纷纷附和,西风烈不由淡淡的笑了笑,虽然长得这些大臣是在拍马屁,但是却也很是受用。西风烈虽然是皇帝,但是也是一个人,只要是个人,他就喜欢被人吹捧,被人敬仰。
  不过就是打到了一只山鸡,就能和西风国扯上了关系了,本来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在这些大臣的嘴里,却显得那么的大。说明163shenghuo.com
  “好了好了,众位爱卿也开始寻找自己的猎物吧,总不能让朕一个人打吧?那也太没意思了。”西风烈笑了笑,翻身上马,带着小部分的人马,向山中而去。
  丞相紧紧地跟在这些人的身后,他虽然带着弓箭来了,但是却没有打算要打猎,他的任务是看着皇帝,保护着皇帝。
  当然,在这西山中,也不会存在太大的危险,因为这里是皇家猎场,一般人是不可能得进来的,而在这西山中,也存在着不少的暗探在保护着西风烈。
  毕竟对方是皇帝,要是出了一点意外,那可就是件大事了啊,所以每一次出巡或者打猎,都会有武功高强的人在暗处保护着。
  刚刚射到了一只山鸡,让西风烈发出的得意,也非常的高兴,更是将心中的那股嗜血的欲望给激发了出来,他要再接再厉,再打一些猎物才行。
  这个世界上,能证明你的力量的,就是手里的刀剑和你的弓箭了。西风烈想要向大家证明,他不是一位柔弱的帝皇,而是一个能像士兵一样英勇善战的皇帝!
  策马前行,一双眼睛寻觅着新的猎物。
  而这个时候,身后的那些专门替皇帝拿着猎物的士兵手里已经多了几只羊,还有一些小动物了,这些都是刚才西风烈打到的。
  西山的动物都被圈养了起来,普通人一天能打到一只山鸡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这里,你想打到多少,就有多少!那些士兵手里拿着的,正是西风烈一路来所遇见的猎物。
  只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不管老少,不管大小。西风烈都会将它们射杀,可见这位外表看起来有些斯文的皇帝,内心深处还是有着血腥的因子的。
  这也不奇怪,若是这个人不血腥,也不可能在众多的皇子中夺得皇帝的宝座了。
  “陛下,如今您已经打到了这么多的猎物,是不是分给老臣一点呢?”丞相总是滔滔不绝的在西风烈耳边问道:“不知道老臣有没有那个口福。”
  丞相很精明,因为皇帝给的食物,那叫做赐食,能得到皇帝的赏赐,那可是莫大的荣耀啊,若是皇帝赐个自己一些羊肉,估计要羡慕死朝中的那些大臣了,所以才厚颜无耻的一直在说个不定。
  西风烈微微一笑,一踢自己身下的马,身影就向前而去,既没有说给,也没有说不给。
  “我说丞相大人,必须辛辛苦苦的打了些食物,你也好索要?您老可是当年西风国有名的勇士啊。”皇帝身边的一名太监打趣的说道,这个老家伙,什么跟一条癞皮狗一般的贴着陛下呢?
  “好汉不提当年勇,好汉不提当年勇。”丞相笑了笑,说道:“难道公公就没有想过,陛下的那些羊肉,炖起来那真叫一个香啊。”
  说着闭上了眼睛,让人感觉好像是在眼前就有着一大盘香喷喷的炖羊肉一般,一股很是享受的样子。
  这名太监不由的鄙视的看了地方一眼,连忙跟上了皇帝的步伐,但是丞相似乎没有看见一般,能在朝中混了这么久,他已经是个人精了,岂会因为一名太监的嘲笑,就会离开呢。
  而这个时候的皇帝已经下了马了,因为往里面而去,骑着马反倒会惊走那些猎物,还是走着进去的好。
  现在这里已经是西山的深处了,在这西山的深处,可是有着不少的猛虎,要是今天能打到一头老虎,那也将是一件不错的事情的。
  想想自己的虎皮毯子,是不是应该换件新的了?西风烈想着想着,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冷笑来。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西山中走来,小心翼翼的,四处警惕的看着,正在寻觅新的猎物。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过,速度放开。
  “白狐狸!”西风烈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冷笑来:“好好好,今天就打只狐狸回去,虽然狐狸的肉很难吃,但是皮毛却是上等的!”
  说着西风烈就拉起了弓箭,但是这只狐狸的速度太快了,一下子就冲入了旁边的草丛中,消失不见了。
  “追!”西风烈一挥手,连忙带着人追了过去。
第二章 追杀狐狸
西风烈带着人追了过去,但是那只狐狸已经不见了踪影了,西风烈的眉头不由紧紧地皱了起来。
  自己明明看见一只狐狸进了草丛,而草丛之后,就是一块大石头了,为何这狐狸进入了草丛,就不见了呢?那只狐狸根本就没有在草丛中出来过啊!
  一股疑惑,不由的在西风烈的心里升了起来,是在是太奇怪了。
  “好好找找,一定要给朕将刚才那只白色的狐狸给找出来!”西风烈说道,整个人警惕的看着那草丛。
  “是!”几名士兵丛入了草丛,寻找了起来,但是却没有看见有狐狸从草丛里面跑出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士兵惊叫了起来。
  “陛下,这里有一个狐狸洞!”这名士兵高兴的说道:“想必狐狸就在里面了!”
  “好,你等快快将狐狸给朕赶出来!”西风烈不由有些高兴,这里有狐狸洞,那就说明了刚才的狐狸就在里面了,这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然而,当众人将草丛产平了,再将那洞挖开,却不见一只狐狸的身影,原来那洞还有另外一头,狐狸早就从洞里面逃走了。
  “好聪明的狐狸。”西风烈笑了笑,说道:“有意思,有意思,大家仔细找找,那只狐狸绝对跑不了多远的,绝对就在这附近了!”
  皇帝下命令了,这些人自然是奉命行事,虽然大家心里都明白,狐狸是一种非常狡猾的东西,知道有危险,早就溜之大吉了,岂会还在这里等着你去打它?
  可是皇帝不是那么想的,他认为这只狐狸应该还在不远处,心中不要的有些兴奋了起来。狐狸,是一种智慧比差也人的生物,若是能将一只狐狸击杀,那绝对是非常的美妙的一件事情,而且白狐乃是传说中的神兽,要是自己能击杀一只神兽,那绝对是一件非常爽的事情啊。
  西风国的皇帝连神兽都能击杀,那么拥有这个天下还远么?想着想着,西风烈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微笑来。
  每一个帝皇都有野心,西风烈也一样,他也有野心,虽然现在的西风国灭了夏国之后,版图一下子扩大了很多,但是西风烈还是不满足,他想拥有更多的土地,更多的人口,让西风国变成为西风大帝国!让西风皇族,成为整个世界最显赫的皇族!
  而正在众人寻觅白色狐狸的时候,那只白色的狐狸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在进山的山道上,一只白色的狐狸正在看着众人,眼睛里面充满了轻蔑,似乎这是一只通了人性的狐狸一般。
  “嘿嘿,朕正找你呢,你就自己出来了,看来你真的是找死!”西风烈冷笑的说道,连忙向那只狐狸赶了去,一边走一边拉弓,只要靠近了一定的距离,立刻将这只狐狸给射杀了。
  然而,这只狐狸看见西风烈一靠近,身影一闪,转过了脑袋,就向远处逃了去。
  “想逃,晚了!”西风烈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意,一拉弓箭,一支利箭就射飞了出去,直取那只狐狸。
  只见那只箭射出,眼看就要射中狐狸了,然而那只狐狸一跃,就逃了过去,那箭狠狠的射在了旁边的泥土中。
  西风烈看见这一箭不中,连忙又射了几箭,但是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好像这只狐狸知道西风烈的箭的轨迹一般,每一次都能奇迹般的躲了过去。
  “我就不相信了,你一只畜生,还能躲过朕的箭不成!”西风烈看见自己的箭竟然拿这只狐狸没有办法,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而同时,在心中也升起了一股战意来,他就不相信了,自己堂堂的西风国皇帝,还拿一只狐狸没有办法。
  然而,就算你是西风国的皇帝又如何?这只狐狸每一次都能灵活的躲过西风烈的箭,身后的那些人赶紧跟了上来。
  “陛下,这乃是神兽,我看陛下还是不要冒犯了吧?”丞相走到西风烈的身边劝说道:“陛下,神兽的威严,可是不能侵犯的。”
  看见西风烈连连射了十几箭,都没有能伤道这只狐狸分毫,生怕就算西风烈在射下去,箭筒里面的箭都射完了,都不中,那么可真的是太丢脸了。故而丞相才找了这么一个借口,让西风烈有个台阶下,但是哪里想到西风烈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根本就不会顺着对方给的台阶下,而是快步向那只狐狸追了去。
  而那狐狸看到大事不妙,又再一次的冲进了草丛中,身影再一次的消失不见了。
  “神兽?”真服了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冷笑:“朕堂堂的一国之君,岂会压不下一只神兽?今天我一定要将这只狐狸抓到!”
  “可是陛下。”丞相还想说些什么,毕竟对方眼睛射出了二十来支箭了,竟然还没有能伤到狐狸的一根毫毛。
  然而,西风烈岂会就此罢休?
  “不过就是一只白狐狸,看完射杀了它,给公主做一件狐皮袍子!”西风烈哈哈大笑,带着人向狐狸消失的那个地方冲了去。
  然而,那只狐狸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哪里还有一点的踪迹?
  “给朕好好的找,找到了,重重有赏!”西风烈说道。众人连忙想草丛中冲了进去,可是刚刚进去不久,一声惨叫声就响了起来。
  “陛下,不好了,不好了。”草丛中传来了惊呼之声:“蟒蛇,大蟒蛇!”
  只见在草丛之中,一只巨大的花斑大蟒正在静静的缠绕住一名士兵,刚才那名士兵是第一个冲进去,没有想到在草丛里面,竟然存在一之花斑大蟒。
  蟒蛇将这个人静静缠绕住,在草丛中慢悠悠的打起了滚来,西风烈冲了进来,拔出宝剑,一剑刺在蟒蛇的身上。
  旁边的那些士兵连忙拔剑斩杀,几秒钟之内,就将那花斑大蟒蛇斩声了几段,只是那可怜的士兵,早已经被大蟒蛇给活活的勒死了。
  西风烈的眉头不由紧紧地皱了起来,没有想到这次出来竟然出了这种意外,心情一下子显得有些不高兴了。
  看见西风烈的心情有些不高兴,这名丞相连忙出来,说道:“陛下,看来这神狐是不能再得罪了,不如就让神狐走吧,不要在去寻找下去了。”
  “放屁!”西风烈冷笑一声,说道:“不就是一只狐狸么?我就不相信还能反了天了,今天我就要将她捉住,让你们看看,这个世界上没有朕做不到的事情!”
  越是不能抓住那只狐狸,西风烈就越想抓住那只狐狸,这个时候的西风烈心中的欲望更加的大了,那股嗜血的光芒,油然而生!
  西风烈,这个西风国的统治者今天竟然和一只狐狸对上了,看样子不能将狐狸给射杀,绝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而就在西风烈苦苦寻找那只狐狸的时候,那只狐狸再一次从远处的草丛跳了出来,出现在路边,看向西风烈的时候眼睛里面充满了笑意,似乎是在嘲笑西风烈的无能,似乎是在对西风烈的一种挑衅!
  “死狐狸,看朕一箭射杀了你!”见到这只狐狸再次的出现,西风烈不由愤怒的说道,就向那只狐狸赶了过去。
  狐狸嗷叫了一声,那样子分明是在挑衅西风烈。在嗷叫了一声之后,转身就向旁边的草丛窜了进去。
  西风烈的身影一闪,也跟了进去,看见西风烈跟着冲进了草丛,这丞相不由大惊,刚才可是有一个士兵被蟒蛇给击杀了,在草丛中存在着未知的危险,要是这西风烈出事了,那可不好了。
  “快快跟上,快跟上!”丞相连忙说道。但是这个时候,那只狐狸再次冲一边的草丛冲了出来,然后向远处而去。
  而下一刻,西风烈也从草丛中跳了出来,拉着弓箭,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只狐狸。看见西风烈再次出现,丞相的心,终于是安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只见那只狐狸又要跳进旁边的草丛了,但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西风烈一放手,一支利剑破空而出,直射入了草丛中,接着一声惨叫响了起来。
  “中了,打中了!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四周围的人看见他将狐狸射中,不由的纷纷祝贺了起来。
  “陛下真乃是帝国的神箭手,一箭就把那该死的狐狸给射杀了。”那名太监连忙说道:“真乃神勇!”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连忙高呼:“陛下神勇!陛下神勇!”
  西风烈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心中无比的高兴,那只该死的狐狸已经白自己射杀了,他岂能不高兴乎?
  而丞相看向这帮家伙的时候,不由暗暗诽谤了起来:“还神勇呢,箭筒里面的利箭都射光了,足足几十箭才射中了一箭,神箭手?哼!”
  当然,心里这么想的,但是嘴上却不会说出来,现在西风烈正在高兴中,要是自己现在说出一些相反的话,那后果绝对非常的严重的,对于这点丞相大人还是知道的,若是不知道,他也不可能位极人臣了。
第三章 慕容婉儿
丞相这只老狐狸,看见西风烈这么的高兴,心里又开始了他的小主意来了。
   笑了笑,附和了几句之后,说道:“陛下,那您看老臣辛辛苦苦的跟着您来打猎,是不是赐点给老臣呢?”
   “好!赏!”西风烈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拿出了一把刀,将那只山鸡说在手里,之后只见他手里的刀快速的在山鸡的屁股上划过,接着一块带着羽毛的山鸡屁股,就被削了下来。
   “慕容爱卿,看在你老辛辛苦苦的陪着朕的面子上,朕现在就赏赐你一块鸡屁股,这山鸡的屁股可是很补着呢。”西风烈不怀好意的说道:“爱卿一定要好好吃完啊!”
  说着,将那屁股递给了丞相大人,丞相不由苦着一张脸,连忙跪在地面上大呼了起来:“谢主隆恩,谢主隆恩!”之后将鸡屁股给接了过来。
  旁边的人看见这么滑稽的一面,连忙想笑出声来,但是有皇帝在场,却不能笑,一个个强忍着笑意,那脸上的表情,很是滑稽。
  西风烈笑眯眯的转过了身,想刚才那狐狸消失的地方而去,同时轻声的跟旁边的太监说道:“今天的羊,回去之后将其中那只最肥美的送到丞相家去吧。这件事先不要声张,我倒想整整这老家伙。”旁边的太监连忙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一切不过是皇帝陛下的一个小小的玩笑。
  皇帝也是人,有的时候也想开开身边的大臣的微笑,现在西风烈因为射杀了狐狸,所以心里痛快高兴,故而开起了丞相的微笑来,无伤大雅!
  而丞相连忙将鸡屁股递给了旁边的人,接着,跟了上去,心中不由的有股苦涩,这皇帝陛下,竟然只给了自己一只鸡屁股,这下子还不被朝廷里面的大臣都笑死了啊?
  这事情要是传了出去,那绝对被人给笑死了,丞相在心里暗暗的说道。
  而在不远处的草丛,只见有一道白色的身影,显然很像是刚才自己射杀的那条狐狸,他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浓了。
  快步想拿到白色的身影而去,一名士兵冲了进去,然而,他才刚刚走进,就发出了一声叫声来。
  “不好了,不好了!陛下,狐狸变成人了!”那名士兵说道。
  只见在草丛中,躺着一个人,但是却不是士兵。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年纪不够才二十来岁,长相漂亮,一身白色的衣服,但是这个时候整个人眉头渐渐地的皱着,已经进入了昏迷中了,显然很是痛苦。
  而在她的背后上,还有一只利箭射入,正是皇帝刚才射出的那支箭。
  西风烈走了过来,眉头不由紧紧地皱了起来,刚才明明已经射入了狐狸的身体里面了,可是为何现在又变成了一个女人了呢?
  而丞相在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心中咯噔的一下子,额头上不由的冒起了冷汗来。因为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女儿,慕容婉儿。
  西风烈看着这个女人,觉得有些眼熟,似乎这个女人自己见过对方,但是他却不敢承认这个女人,因为她曾经是自己心里的一个痛。
  这个女人,曾经和自己有过一段快乐的时光,只可惜后来就没有了。
  “慕容爱卿,这不是你们家的婉儿么?”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看见丞相那满头的汗水,他就明白了,这个女孩子就是当年的那个人。
  “陛下饶命,陛下恕罪。”丞相连忙跪在地面上,心中十分的害怕,他真的怕西风烈因为一时的气愤,而将自己的爱女给斩杀了。
  “陛下饶命,小女不是有意的,小女不是有意冒犯圣威,请陛下恕罪。”丞相惶诚惶恐,伏在地面上说道:“陛下饶命,陛下恕罪……”
  西风烈连忙蹲了下来,摇了摇慕容婉儿,慕容婉儿悠然的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英俊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眼里露出了一丝迷茫,但是在看见了对方的衣袍之后,心中也就了然,暗暗说道:“没有想到,我的计划还是成功了!”
  而这个时候,在这草丛之中,一条蛇在快速的向西风烈移动而来,发出咝咝的叫声。然而四周围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发现,而耳朵灵敏的她却感觉到了。
  就在一道黑影向西风烈冲来的时候,慕容婉儿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身影一闪,就扑到了皇帝的怀里,而那条蛇正好要在了她的背后。
  痛,无比的痛。
  而西风烈却震惊了,他没有想到一个女子竟然会飞身扑向自己,不由大吃一惊,然而当看见她身后的那毒蛇之后,就没有了这个女人没有恶意,而是救了自己一命。
  但是丞相却被惊吓住了,连忙跪在地面上,口中大呼:“陛下恕罪,陛下恕罪!”慕容婉儿的行为,已经可以杀头了。她这虽然是救了对方,但是在无形中也是惊驾,惊扰了圣驾,那也是要杀头的啊!在这个皇帝的权利至高无上的社会里面,就算你真的是救了皇帝,也一样被杀头!
  “她原来是救我,她竟然会救我,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救自己。”西风烈心中一处柔软的地方不由的有些松动了,然而很快,他就有冰冷了起来。他是皇帝,哪怕有的时候外表很热情,心中却一定要冰冷。而丞相大人跪在地面上,战战兢兢地,生怕皇帝归罪自己。
  西风烈连忙用弓箭将那蛇给打落在地面上,身边的几个士兵拔出了刀,将这条蛇给剁成了肉酱。自从那个被蛇给缠事的事情发生之后,这些士兵都很恨蛇,这一路来已经杀了不少条了。
  按理说这个时候蛇已经开始进入了睡眠时期了,可是这山里却总是出现蛇,不由的有些怪异。
  然而,西风烈没有去理会这丞相,而是将慕容婉儿抱了起来,就向山外而去。慕容婉儿被自己射伤,又救了自己,这让他心中有些着急,同时也有些过意不去。
  慕容婉儿,乃是丞相的爱女,见到慕容婉儿被对方抱走了,丞相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应该如何才好,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这回是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心也安下来了不少,如果对方真的怪罪自己,那么早就下令杀人了,也不会抱着对方离开了。
  “小丫头啊小丫头,你到底想干什么呢?”丞相不由暗暗的说道,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而就在昨天晚上。
  丞相府中,天已经暗了下来,丞相正在自己的书房中,当然,他不是在看书,而是在想自己每天要穿什么,要带上什么样的装备,因为每天就是皇帝带着群臣去西山打猎的日子了。
  如果在年轻几岁,自己绝对会拿上最好的弓,穿上最好的装备,然后跟在皇帝好好的打一场猎,只可惜力不从心了。
  正在他暗暗思考的时候,一道人影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这走进来的妙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丞相的宝贝女儿慕容婉儿。慕容婉儿看见丞相一脸的苦意,微微一笑,来到了他的身边,问道:“父亲大人,您这是什么了?”
  “哦,原来是婉儿,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有事找为父?”看见慕容婉儿还没有休息,他不由的有些奇怪。
  “父亲大人还没有休息,我哪里睡的着?”慕容婉儿笑了笑,给丞相倒了一杯茶,说道:“父亲这是什么了?为何不睡?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情了么?”
  丞相点了点头,然后将皇帝要到西山打猎的事情告诉了慕容婉儿,慕容婉儿脸上充满了兴奋,就要求自己的父亲带着自己去见一见皇帝,可是丞相岂会带着自己的女儿去打猎?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父亲大人,我好久没有见到皇帝陛下了,你就带着我去嘛,我真的有点好奇这皇帝陛下长的是什么样的。”慕容婉儿撒娇的说道:“带我去嘛,带我去嘛。”
  “不行,皇帝是带着大臣一起去的,你跟着去做什么?再说了你不是早就认识他了么?还有什么好奇的?”丞相不由笑了笑,说道:“早点回去睡觉吧,天色已经不早了。”
  “不嘛不嘛,我都好久没有见他了,都不知道她现在长得什么样了,我真的很好奇嘛。”在丞相面前,慕容婉儿就如同一个长不大的小姑娘一般,都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这一点都不错。
  然而,慕容婉儿无论如何的求丞相,丞相就是不带她去,反而催她早点回去休息,其实不是丞相不想带她去,而是这慕容婉儿的身份,有些不一般。
  慕容婉儿,虽然是丞相之女,但是却也是皇帝的七皇兄的妃子,按理说皇兄见了她还要叫一声皇嫂呢。如果她还没有嫁人,丞相绝对会愿意带着她出现在皇帝的身边的。
  最后,慕容婉儿只好退出了丞相的书房,然而最也没有发现,这慕容婉儿在退出了书房之事,嘴角出现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
  慕容婉儿背后中了箭,无比的痛苦,紧紧地闭上了眼睛,额头上因为痛苦而已经满是汗水了。
  而她的半边身子,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还好这一箭射中的并不是心脏,不然早就一命呼呼了。
  痛,很疼,但是她一点都不后悔!
  “皇嫂,你坚持,只要到了宫里,你就没事了。”西风烈不由的说道:“你要坚持,再坚持一会儿就好了!”
  西风烈快步的走这,他这一动,慕容婉儿更加的痛苦了。
  而这个时候,在这西山之巅,一道一身白衣,仿佛神仙一般的女人,而在那个女人的身边,正有一只白色的狐狸。
  这女人原本的大夏国的巫师,大夏国被灭了之后,她离开了大夏都,来到了西风国中隐居。虽然她是大夏国有名的巫师,但是却不因为大夏国被西风国灭了而感到一丝的悲伤,她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国籍的人,当初在大夏国,也不过是想找一个地方住写日子罢了。
  她正在往下看,西风烈抱着慕容婉儿向西山之外的情景,看的是清清楚楚的。
  “公主殿下,我能帮你的,也只能这样子了,你自己多保重!”她轻声的说道,双眼看着对方离去,直到消失。
  而在外面等候的人,看见西风烈抱着一个女子出现,也不由的有些奇怪,但是西风烈却没有去理会这些人,而是抱着对方翻身上马,然后策马向皇宫而去,身后的那些人紧紧的跟了上去。
  “这陛下是什么了?不是打猎么?为何抱着一个女人出现?难道这山中还有女人不成?”其中一名大臣问旁边的人说道:“那女人是谁?”
  “这个我什么知道。”旁边的一个大臣说道:“我都还没有看清楚的谁呢?我什么会知道?”
  “陛下做事,自然有他的道理,我看你们都不要乱猜了。”一名大臣说道:“今天的狩猎活动现在应该结束了,大家该什么样就什么样的去吧。”

亡国公主复仇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亡国公主复仇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袁竹———中国当代最具特色书画家作品展播之七

    袁竹———中国当代最具特色书画家作品展播之七逍遥派画家袁竹应中国世纪大采风活动组委会的邀请,国礼艺术大师、逍遥派画创始人、著名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袁竹将于2018年5月18日至20日赴京参加在中央电视台演播大厅举行的第十八届中国世纪大采风年度人物总结表彰大会暨CCTV电视人物颁奖盛典。2016年5月28日至6月1日在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举办“传承与经典---袁竹国画作品展”2016年5月28日至6月1日在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举办“传承与经典---袁竹国画作品展”2016年5月28日至

  • 垃圾试验场 浙江理工大学服装学院2018届服装与服饰设计毕业作品发布会

    时尚创新设计为人们创造美好生活方式的同时,也加速了资源消耗,现代科技文化所引起的环境及生态破坏逐渐引发设计师社会责任的回归,绿色设计也成为社会变革的元素之一,资源有限的使用问题成为设计创造商业价值之外另一个重要话题。居住在蓝色星球的我们,越来越憧憬未来是新鲜的、空气是清新的、阳光是透亮的。新生代设计师是未来设计主流,可持续性设计的良性循环是他们与行业面临的共同话题。本届浙江理工大学服装学院毕业作品发布会,年轻设计师以试验的方式探索绿色设计内容,由此而敲开他们清澈闪亮的未来!【垃圾试验场】Garb

  • 一位母亲的自白:“孩子长大了,不需要我了。

    这是一个四口之家。妈妈一直都是这个家的“掌权者”,大大小小的事都是由她一手包办。有一天,妈妈有事情要回娘家,所以要暂时离开家几天。离开前,妈妈真的是操碎了心。严肃的教导丈夫和两个儿子:“在我不在的日子里,你们要怎么活下去?”做饭要注意煤气,要怎么做饭才好吃,野菜没吃完明天就别吃了,煮饭的时候水要到手背,衣服我都烫好了放在那了......三个男人接连保证知道了知道了,不耐烦的催促她离开,而她依旧一步三回头,还想要嘱咐点什么。而在妈妈离开的那一瞬间,三个男人简直开心的爆炸!因为终于不用再被她管着,整

  • 这才是史上最全最好中国罗汉图集!

    这才是史上最全最好中国罗汉图集!北宋勾龙爽中国台湾故宫博物院藏北宋佚名日本清凉寺藏北宋佚名日本清凉寺藏明陈洪绶中国台湾故宫博物院藏明戴进中国台湾故宫博物院藏明丁云鹏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藏明丁云鹏中国台湾故宫博物院藏明丁云鹏盛茂烨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藏明丁云鹏盛茂烨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藏明丁云鹏盛茂烨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藏明丁云鹏盛茂烨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藏明丁云鹏盛茂烨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藏明吴彬中国台湾故宫博物院藏明佚名中国台湾故宫博物院藏明佚名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藏明赵修禄中国台湾故宫博物院藏明郑重中国台

  • 北大第一书法家,几近失明,网友:比启功厉害!

    今天,侠客要来聊一聊一位北大教授,大家并不陌生,他叫沈尹默。在沈年轻时,陈独秀第一次见面,就毫不客气地说:“我看到你的一首诗,诗很好,而字则其俗在骨。”而他只比沈尹默大四岁,和沈也无深交。沈亦能不以为忤,虚怀承纳,并对人说:“陈独秀对我率其中肯的批评,使我茅塞顿开!我自幼受黄自元的影响太深了,取法不高,的确有些浪掷韶光。如今一语中的,使我今后有了方向。”陈独秀四个手稿一个是不碍情面,坦率的直陈鄙陋,一个是虚怀以待力改旧习。旧式文人的治学风尚真令人向往。然,今日之书坛,一片书法盛世,互相吹捧,若有

  • 如何写好欧阳询楷书的“钩”?

    钩在永字八法中称趯(ti),意为跳跃。欧阳询《八诀》中有钩三:一是卧钩,似长空之初月”。二是戈钩,“如劲松倒折,落挂石崖”。三是横折竖钩,“像万钓之餐发”。其实,钩划往往与其他笔划结合在一起,如与横结合在一起为“横钩”,与竖结合在一起为“竖钩”等等,是一个比较繁复的笔划。如果我们将其分解,大部分笔划前面已经讲解过,单纯钩部分的笔法,不管在什么部位,也不管叫什么名称的钩,皆有规律性可循。下面我们列举数种钩,逐一解析。编辑:神秘侠客2018最实用的书法微信公众号一、横钩横钩多用于宝盖头或秃宝盖。我们

  • 出过轨的婚姻还要不要继续?金星一段话,看哭多少女人!

    文佚名面对离婚,金星这样说:不管是老公,情人,还是追你的男人,在你需要的时候没有陪在你身边,马上可以换掉了。女人出不出轨,取决于她的男人。男人出不出轨,取决于有没有机会。不要去痛恨小三,正是小三证明了一场经不起考验的爱情。其实女人很敏锐,你爱不爱她,她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只不过有的装傻,有的自欺欺人,有的委屈求全,有的决定和你一起演。选爱人不需要太多标准,只要这三样:不骗你,不伤害你,陪着你。关于爱情,金姐说:“真正的爱情一定是双方的,它计较的不是我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而是我对自己妥协了多少。”女人

  • 去年开专列,今上小蛮腰|社会责任沟通的广州供电局样本观察

    这几天的朋友圈热闹非凡,南方电网公司一年一度的“社会责任周”活动又如期而至,属下五省公司及广州供电局、深圳供电局陆续发布社会责任报告,在南方电网统一的沟通框架下,各显神通,精彩纷呈,掀起今年社会责任圈的一拨小高潮。小编去年受邀参加南网社会责任周活动时,广州供电局开出全国首个社会责任报告主题列车。前所未有的创意,让众多CSR同仁惊叹不已。当时就在想,做得这么好,下一年还能有新花样吗?今年,小编再次作为特邀嘉宾之一,参加了广州供电局2018年社会责任日沟通活动,再次被广州人的无限创意震撼到——在地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