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枭宠:纯萌小辣妻 最新章节

2017/12/16 12:11:26 来源:网络 [ ]

小说:枭宠:纯萌小辣妻

第1章何止是认识

“我们帮会,每个月洗钱大概就赚近千万……”西餐厅里,鲁莽的青年男子肆意吹嘘,临了还暧昧地补充,“以后你跟了我,有的是钱!”

舒爽安静地听着,一手拿着刀叉在盘子优雅地滑来滑去,覆在桌上的小手却有意无意地朝他的方向挪了挪……

捕捉到她这个小动作,小虎哥绿幽幽的狼眼顿时发亮,忙伸手摸了上去,“吃完饭,我在丽晶酒店订了……咦!”

话音未落,他因为发现她掌下藏着的录音笔而怔住。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是什么?”他脸色顿时一沉,作势要抢。

“录音笔啊!”舒爽依旧是满脸娇笑,红艳的嘴唇张张合合,表情却故作委屈,嘟嘟囔囔的抱怨,暗中握紧了刀叉,“怎么?小虎哥的声音不让录么……”

“那段话不能录!”小虎哥已经是一脸煞气,蛮力地越过桌子抢夺,“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啊!”

小虎哥吼到一半就发出凄厉的惨叫,而刚刚还在她手中的刀叉,此刻已经插在了他的手背上,顿时血肉模糊……舒爽笑了笑,利落地收手,彻底把他的爪子钉在了桌面上。

“小虎哥!”他那两个手下一愣,立马挥舞着拳头冲过来。舒爽灵巧地避开,反手一撑,狠狠地踢上他们的后颈,直接就让那两个庞然大物倒地。

她可是有备而来。

“你就派这种家伙保护你?”潇洒地拍了拍手上的泥灰,舒爽无比同情地摇了摇头,“真没用!”

餐厅中尖叫声一片,巨大的动静吓得客人都跑了出去,外面很快传来急促的警笛声,无奈这位小虎哥的手还被“钉”在桌面上无法逃……

他疼得龇牙咧嘴,吸着凉气追问:“你!你到底是谁?”

“我?”故意拉长了声音,舒爽笑眯眯地踹了他两脚,直到穿着警服的人冲进来,才朝小虎哥眨了眨眼睛:“你就当我是‘协助办案’的路人甲吧!”

说完,她将录音笔往旁边桌子上一放,飞快地转身从偏门跑了出去,那些警员跑到这边的时候,她早已不知所踪……

角落中的雅座上,两个男人气定神闲地看着,成为唯一一桌没逃走的另类客人。

“刚刚那个女人,身手不错。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左迁笑嘻嘻地开口,没正经地举了杯,“没想到帮你接风洗尘,还看了回免费的表演!”

黎北辰只是象征性地抬了抬杯,暗如墨玉的眸子中浮起鲜有的笑意:“得罪野虎团的人,这点身手不知道能活多久?”

“干嘛考虑这么多……”左迁嘟囔,陡然又想到了什么,“难道你认识她?”

黎北辰点头默认——何止是认识?

“那要不要我出面和野虎团的人打个招呼,或者……”

“不用。”他摇头不容置喙地回答,浅笑着靠回椅背,让人无法琢磨地丢出一句,“死了最好。”

左迁茫然:谁死了最好?野虎团的,还是那丫头?

从西餐厅的偏门出去,得经过一条长长的巷子,才能回到马路……

走在漆黑的巷子中,舒爽满心愉悦,唇角第N次再度上扬——她又偷偷帮了裴其扬一次!现在裴其扬的人,应该已经把那小虎哥带进局里了吧?

她其实没有多少惩恶扬善的伟大抱负,她是有私心的:裴其扬整天忙案子不见人,哪有点的未婚夫的样子?所以她秘密“协助办案”,用她自己的方法收集罪证,然后报警抓人……算是帮他分忧。

正思量间,手机“滴滴滴”地响了起来。

舒爽连忙翻开看,是来自裴其扬的信息,简单的字句正如他这个人一样简洁干练:‘东城野虎团的案子提早破了,明天有休,我来接你。’

看到他的信息,舒爽的心里顿时像吃了蜜一样甜。

小脸上浮现一抹红晕,舒爽明明满心激动,却还要故作矜持,摁着键盘一个字一个字地回:‘接我去哪里?’

短信发出去,隔了半响他才回,用词却亲昵了一百倍:‘买钻戒,亲爱的。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舒爽的心跳当即慢了一拍,俏脸红红的:他这是要把结婚提上日程了吗?他们……终于要从婚约关系转化成合法夫妻了!从中学的时候到现在,这段感情很不容易……

她紧张地捏了半天手机,终于回过神来想给他发个“好”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快——深更半夜、无人小巷、一片漆黑……

舒爽的脸色不由微微发白,顿时从幸福中抽身,想到了一句俗话——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的!她什么都不怕,就怕灵异事件!!

根本顾不上回头看一眼,舒爽果断地拔腿就跑!她想着:反正跑到马路上她就安全了,身后的脚步果然穷追不舍,她只能把一百米冲刺的速度都拿出来了!

光明!

光明就在眼前!

只是没想到,她刚跑到巷口便中了事先埋伏好的陷阱:有一个麻袋扣下来,让她眼前一片漆黑……麻袋一落到底,两边迅速有人上来收了口,将她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

舒爽的脑子一抽,第一反应竟在庆幸:还好不是鬼,鬼不会用麻袋装人!

第二反应便恢复正常,立马破口大骂:“谁?小人!卑鄙!有种放开我单挑!是不是野虎团的走狗?”

对方却没有和她废话半句,利落地将她扔上车,在没有任何人发现之前扬长而去……而麻袋中的人,挣了几下竟然安静下来,像是睡了过去。

“嘿嘿,麻袋里面下药了吧?”见她不动了,副驾驶座上的男人捅了捅司机,笑得不怀好意,“真看不出来啊!你这个家伙这么禽兽!还弄那种催……”

“没下那种药!”司机脸色一黑,狠狠地瞪回去,“少爷不会喜欢的。”

“那?”他疑惑地朝后面努了努嘴。

“是安眠粉。”他绷着脸解释,却又画蛇添足地补充,“重剂量的安眠粉。”

第2章珍贵的工具

“就是她?”酒店的套房中,黎北辰站在大床几步之遥,墨色的瞳孔紧锁着床上的小小隆起,眉头一点点地皱了起来——她看起来好小!成年了么?

抿了抿唇,他上前一步,俊逸至极的脸上表情难辨,“确定她就是?”

“是……”卫哲点头,回答恭敬谨慎,“她今年21岁,C市人,而且符合十万分之一的概率。163生活网

“恩。”听到保证,黎北辰的脸色才缓和了几分:这个所谓的“十万分之一”,其实才是他回国的根本目的!

六年前,他被注射过一支生物制剂,最终遗留下个难以解决的问题:能和他的染色体结合,怀孕生下他孩子的女人,只有十万分之一的概率!

找一个适龄的,来生下他的孩子,确实不容易。

“少爷,那……明天开始我会跟踪她。”确认了身份,卫哲微微颔首便退了出去,其意不言而喻:少爷请慢慢享用,明天开始我会跟踪观察她是否怀孕!

黎北辰点了点头,目光漠然地看向床上的隆起。他不是在欣赏一个女人,不是看爱人,而是纯粹看着他孩子的母亲!十万分之一再珍贵,在他眼里也只是个珍贵的工具。

被子上下有规律地微微起伏,显然她已经睡得很沉。

黎北辰撇了撇唇,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却见她依旧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版权163shenghuo.com他转身从桌上倒了一杯酒,骨节分明的五指握着杯沿,凉薄的唇抿了起来,有些嫌弃:他还没有和睡着的女人做过!

“恩……”床上的舒爽却在此时嘤咛出声,被子盖得好闷,她反射性地一脚,把被子踹了出去,翻了个身继续睡。

她的小脸,也顿时清楚地展现在他面前。黎北辰明显愣了愣,好看的眉毛微微挑了挑,随即意味不明地笑了——

是她。

裴家二公子的未婚妻,刚刚在西餐厅里大打出手的女人,竟然还是他的十万分之一!

把玩着冰凉的杯身,黎北辰饶有兴味地踱步过去,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的睡颜——她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床单上,微红的小脸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微启的双唇上闪耀着魅人的润泽……

睡着了的她,实在比打架的她温顺太多!

不可否认,裴家二公子的眼光不错。但是很可惜,她可是和裴家有关系的人……

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黎北辰顿时失了一切兴趣,他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绕到大床的另一侧躺下,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回来,他也有些累了。碰不碰她,索性明天再考虑!

近四米宽的大床,躺两个人实在是绰绰有余。睡梦中的舒爽却不老实,感觉到身旁的床垫陷下了几分,她完全出于本能地摸索着,寻找到他温热的躯体便自发贴了上去……

软软的、暖暖的,很舒服。枭宠:纯萌小辣妻 最新章节

温软的身体贴上来,她的腿甚至大胆地横上他的腰身,黎北辰的身形不由一僵——他可是正常男人!

她丝质衬衫的布料摩挲着他的胸膛,纤细的身体不识相地扭了扭,为自己找了个舒服的睡姿,完全钻进了他的怀里……

黎北辰的呼吸被她折腾得粗重了几分,他不耐烦地拖过她的胳膊想将她拎开,舒爽却不悦地皱了眉头,从他手中挣出来,蛮横地揽上他的腰……

睡着的时候,她一向不讲道理!

小巧的鼻尖正好顶到他赤着的胸膛,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结实的肌肉上,暖暖的,痒痒的……让黎北辰的某处燥热,开始动摇:和裴家再添一桩新仇,应该影响也不大吧?

偏偏怀里的小东西还在“煽风点火”……

黎北辰不由闷哼一声,被这种简单的巧合撩拨得全身燥热。他的目光顿时全黯,俯身捏住她细巧的下巴,低哑地出声:“小妖精,你在床上都是这么热情的么?”

舒爽蹙了蹙眉,摆着头想要从他的钳制中离开,还没有挣脱,他便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

贝齿被轻而易举地撬开,舒爽本能推拒,发出不舒服的低哼,听在他耳朵里却是一片娇软酥魅。

黎北辰低哼,喉结滑动了一下,直接翻身覆压了上去……

第3章尽情享用

舒爽很烦:到底是什么?压着好重!

黎北辰更烦:他的呼吸一紧,恼怒地抓住她作恶的小手。

他扯下她的衣服,一路向下,去扯那最后一丝屏障……

恩,看起来很瘦的丫头,倒也很有料!裴家二公子的眼光真的不错!

“其扬!”舒爽却猛然叫出来,在缺氧的缠绵中找回一丝理智,坚决地阻止着他的手掌:她记得裴其扬说带她去买钻戒!但是他们还没有结婚啊!他们之前明明商量好的,等结婚的晚上的。

黎北辰的动作一僵,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但是这个节骨眼上怎么可能停得下来?

“小妖精,你叫错人了!”大力地拉下她阻挠的胳膊,他捏着她的下巴再度吻了下去,“你还是别说话比较好……”

“好重!”她不满地嘟哝……

没被碰过?

“不舒服!”她不安地扭了扭腰身!

“一会儿就舒服了……”黎北辰恶意地勾了勾唇角——

“啊!痛……”突如其来的剧痛让舒爽蹙紧了眉低喊出声。

她疼得想哭,黎北辰也是一愣:他还以为……她不是已经订婚了吗?

“裴其扬没有碰过你?”修长的手指抚过她抗拒的小脸,他强势的表情顿时柔化了几分。

“既然他没有碰过你,以后他也没机会了。”

整整一夜,他的霸道持续着,始终不曾放过她……

她只觉无暇思考,她昏沉着脑袋一直把他当成了裴其扬,晕过去之前还甚至想着:反正结婚以后,他们早晚会发生的……提早也没什么!

他一夜不知疲倦地索取,在她美好的滋味里沉沦,他仁慈地想着:她得罪野虎团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帮她一把?

舒爽在极度的腰酸背痛中醒来,一睁眼,看到陌生的天花板便愣了——陌生的床、陌生的房间、陌生的一次性拖鞋……这是酒店?!

她猛地从床上翻坐起来,却又因为身下的疼痛重重地摔了回去。

这是?等等……难道?!

舒爽的思维停顿了一秒,零星的记忆让她忐忑地掀开被子,然后小脸刷地一下白了……舒爽当场傻了!

她渐渐想起来,昨天晚上似乎和一个男人做过那种事!可他是谁?不可能是裴其扬,昨天的案子他肯定要在局里结案。

那又是谁?她和一个陌生人上床了?!

等等,她明明是被绑架过来的!有人在巷口给她设了陷阱!那绑架她的人……就是想那个她还是想那个以后杀了她?

脑袋一团乱!舒爽慌得不知所措,想着新闻里类似“花季少女陷魔爪,失踪三天被抛尸荒野”的惊悚标题,鼻尖顿时渗出了一层薄汗,她该怎么办?

她白着小脸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这才听到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是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

混蛋!

舒爽的鼻尖不由一酸,猛然攥紧了拳,冲动地想要和里面的人拼命!但是刚想爬起来,身上的酸痛却让她又没用地倒了下去……这一摔,她才彻底清醒了:这是别人的地盘,这些人既然又有绑架她的能力……她这个时候冲上去拼命不是找死吗?

只能趁着他还没有发现,赶紧离开!至于报警……她犹豫了:警就是裴其扬,她难道冲到他的警队报这种事?

第4章昨晚,是谁?

舒爽浑浑噩噩地回到家,正好家里没人在,也不会有人发现她此时的一身狼狈。她索性冲进浴室里,把那身皱巴巴的衣服丢掉,再狠狠把自己搓洗了一遍又一遍!

好脏!那个混蛋男人!

直到皮肤被搓红得几乎蜕皮,舒爽才停手,裹着浴巾走出浴室。刚一出去,便听到桌上的手机震动着,她无力地走过去,却在看到来电姓名时心尖猛然一颤——是裴其扬!

他说了今天带她去买戒指的!他终于把结婚提上议程了,但是昨天晚上她却……望着以前那个让她欣喜雀跃的号码,舒爽却犹豫着不敢接。

十几秒以后,电话终于断了,看着暗掉的屏幕,舒爽不由松了口气,但是下一秒,它又重新闪耀了起来,裴其扬的电话再度拨了进来!

逃避总不是办法。

深吸了口气,舒爽尽量克制着自己颤抖的嗓音,故作坦然地接起:“喂?”

“小爽,怎么才接电话?”电话的那端,裴其扬神采奕奕,显然心情不错,维持着他一贯的绅士体贴,“起床了吗?我在你家楼下等你,给你带了早饭。”

“刚……刚起床。”舒爽一开口,就不由自主地撒了谎。

她不敢告诉裴其扬!她很珍惜他们的感情,他们现在的关系,她无法想象:万一他嫌弃她了,他不爱她了,她该怎么办?

“怎么声音怪怪的,感冒了?”裴其扬却细心地发现了她的异常,在电话那端蹙了眉,面色担忧。

“没!”舒爽飞快地反驳,心虚着敷衍了几句连忙挂断电话,“你等我!我马上就下楼!”

特意选了件高领的衬衫,舒爽将脖子上残留的那些玫色痕迹都遮掩下去,又故意化了浓妆,掩饰了脸上的苍白,确定看不出什么异样来,才放心地下了楼。

楼下,裴其扬已经等候多时。

他颀长的身影半倚在那辆墨绿色的吉普车上,看到舒爽下楼,连忙站直了身体,微笑着冲她挥了挥:“小爽,这边!”

今天他穿着一件灰色的衬衫,领口的两颗扣子敞开着,露出里面麦色的肌肤,因为长期的锻炼,从领口便能看到那结实的肌肉……

舒爽的心中“疙瘩”了一下:这往日能让她泛花痴的小小春色,此刻却让她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个男人的肌肉……绷得很紧!

心,顿时沉了沉。

“皮蛋瘦肉粥!”裴其扬没有发现她的异常,从车中提了个精致的小盒子递给她,却又漫不经心地戏谑了一句,“看你没精打采的,昨晚做什么坏事去了?”

“啊?”他的问话让她不由一慌,手上哆嗦了下,滚烫的粥当即泼到了出来,烫得她到吸了口气凉气:他问了‘昨天晚上’……

“小心!”裴其扬神色一紧,连忙把她的手抢过去擦了个干净,确定没烫伤,才舒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敲了敲她的脑袋,“小迷糊,这可是要去试戒指的,你别烫肿了!”

脑门被弹,舒爽这才回身,目光触及他明朗的笑容,嘴角也跟着微微上扬……虽然,心里……还是有些难掩的苦涩。

“走了!”他带她上车,却又像变戏法一样又递过来个塑料盒,“小迷糊,我的这份让给你吧。”

首饰店里,导购小姐很热情,两人很快就挑选到了满意的戒指。

舒爽不是追求饰物的人,裴其扬警队部队混惯了,也不懂这些东西,但是两人的眼光却出奇一致,选了最简单的一套:没有芜杂的切割设计,两个指环普通却也闪耀。

“两位真有眼光,这套戒指是昨天下午才到的。”导购小姐一脸热情,刷完卡还递了一张纸过来,“这是这对戒指的祝福语。”

舒爽展开看了看:爱是简单的百年与共。

“谢谢!”舒爽道谢,眼中已经涌上晶莹,暗暗打定主意:她要把昨晚的事情告诉裴其扬!她要和他好好地百年与共!

“带上他,这一百年你都是我的了!”裴其扬的眉眼间尽是满足,执起她的小手当场帮她带上了戒指,当着众人绅士地吻了吻舒爽的手背,让她不由红了脸。

他爱她,爱她的爽朗,爱她的娇羞。

“裴其扬你也会油嘴滑舌啊?”舒爽脸色发窘,想着反正被围观了,也不妨赖皮一次,笑嘻嘻地取笑她。果然,话一出口,这个军人的脸上也泛起淡淡的粉红……

“走了,找个地方去坐坐?”轻咳了两声,裴其扬故作淡然地扯开话题,高大的身子牵着她离开众人歆羡的目光。

暗处,一道视线远远的紧锁着两人,当看到舒爽戴上戒指的时候,那道视线凝了凝,然后果断地低头发信息汇报……

第5章破鞋

从首饰店出来,两人就近去了家咖啡馆。

因为裴其扬没吃早饭,舒爽特意给他点了份巧克力慕斯:“要全部吃掉!”

看着推过来的慕斯,裴其扬不由蹙紧了眉,他很讨厌吃甜食!但是目光触及她手上那闪闪发光的戒指,又欣然接受了——未来老婆的心意,不能辜负!

索性吃完再和她商量吧:他们两个人的婚礼,他想订在下个月初。

他吃,舒爽就在对面静静地看,她的指尖摩挲着戒指上的碎钻,时不时偷觑一眼对面那个俊逸的男人,心中越来越紧张:她必须告诉他!这个男人,纵使有优秀的背景,也从不在她面前骄傲,简单地对她好……她怎么可以瞒着他?这对他不公平!

“我想……”

“哐当!”

只是,她刚决定了想要开口坦白,隔壁的那一桌却陡然传来巨响,桌子上的杯子碟子被人一股脑儿都砸了出去,瞬间裂成了碎片……

“你凭什么!”一个长发的女人刚冲进来,便砸了隔壁的咖啡杯,冲动地指着那个男人,“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凭什么你说分就分?还和这种女人在一起!”

咖啡馆里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而旁边那个类似小三的女人,瑟瑟地朝男人身后缩了缩,一副胆小怕事的模样……

舒爽刚鼓起的勇气,瞬间都被转化成了讶然:我们祖国的三角恋已经如此密集了吗?

“你别不可理喻了!”男人被她砸了一身的咖啡,也怒气腾腾地站起来,却将另外的女子紧紧护在身后,“她才是我要娶的女人!你哪点比得上她?”

“我!”闹事的女人一跺脚,尖叫着扑过去,“狐狸精!我跟你拼了!”

“谁才是狐狸精?”男人一把将她甩开,“小丽和我一起清清白白的,你呢?跟我之前有过几个男人?我凭什么娶你一个破鞋?”

“你人渣!”女人哭打着,男人脸色铁青地制着她,很快三个人都被咖啡馆的保安带了出去。

舒爽目不转睛地看着,脸色越来越暗:这种狗血又庸俗的剧情,今天看着……让她感觉特别沉重!经过昨晚,她是不是也算破鞋了?

她突然很害怕:如果有一天,她也有刚刚那个女人的下场,怎么办?

“想什么?跟吃了苦瓜一样的。”裴其扬终于吞下了最后一口慕斯,大掌覆上她桌面上的小手,“早饭吃这么油腻,该苦着脸的应该是我吧。”

揉了揉她冰凉的手背,他想要拿外套给她披上,才刚一缩手,她的两手却反向握了上来,牢牢地抓着她不肯放。

“其扬……”舒爽咬了咬下唇,故意伪装出轻松地模样,问得随意,“如果我也像刚刚那个女人一样……你怎么办啊?”

话说得随意,但是她手上的力道却不由加重,手心渗出的冷汗,全部抹在了他的指间。

“那不可能!”裴其扬笑嘻嘻地裂开了嘴,冲她眨了眨眼睛,“我从初中就开始盯着你,骚扰你的男人早被我解决掉了!”

看着他嬉皮笑脸的,舒爽的心不由沉了沉,但还是不死心地追问:“我是说,如果呢?”

她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裴其扬这才敛了笑意,反握住她的一双小手,放在唇边亲了亲,神色严肃:“小爽,没有那个如果。我的家庭,包括我,都比较传统,这种玩笑以后别开了。”

舒爽的脸色一僵,顿时觉得一颗心掉在地上,碎裂成片,冰凉从四肢百骸渗透进来……

“怎么,吓到了?”没等她回神,裴其扬的脸上已经恢复温和的笑意,弹了弹她的鼻尖,本想说什么,他袋中的手机却先响了起来。

“喂……是我……好的!先派两队警力过去,我马上来……”他做事一向雷厉风行,脸上的温柔敛去,迅速下了命令挂电话。

“小爽?”他歉疚地看向舒爽。

“我知道了,你去吧,工作要紧!”舒爽点点头,抢先接话,心中的情绪复杂莫名——也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了,以前她都是万分失望,现在……她也想尽快结束这种压抑的约会!

裴其扬离开,舒爽在咖啡馆里浑浑噩噩地坐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杯中的咖啡早就已经凉了,正如裴其扬临走时落在她额际的那个吻一样,凉凉的……

拨弄了一下无名指上的戒指,舒爽自嘲一笑,拎着小包出门:就刚刚裴其扬的反应,她是再也不敢试探他一次了!

可是怎么瞒得住?他们以后结婚还不是要穿帮!她真希望昨天晚上只是一场荒唐的梦!这样就不会留下那么大的麻烦……

枭宠:纯萌小辣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枭宠 或 纯萌小辣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征稿 | 汤计博爱新闻致敬通知

    亲爱的广大新闻学子们:这是一封关于新闻与情怀的邀请函。我想,你曾经在新闻报道中看过些许触目惊心的曝光画面;我想,你对那恪尽职守的新闻前线工作者心怀崇敬;我想,你选择做新闻是因为各种各样莫名而坚定的理由;我想,你的心中一定有着一颗新闻的理想果实,正等待着有朝一日预见阳光,从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尚在校园中的你,带着饱满的理想与一颗博爱的心,用敏锐的目光、灵敏的嗅觉、坚实的笔触去探索发现。不论你遭遇了折戟沉沙,还是已经小有成就,你永远都是新闻精神的传承者。在这里,我们向你致敬。活动介绍“汤计博爱新闻

  • 妈妈没有劝戒沉迷赌博的我 | 全民故事计划的第227个故事

    “我蒙着被子落了好一会儿的眼泪,但让我感到害怕的是,心中除去愧疚,还有一丝撒谎成功的窃喜。一在家乡买房是父亲的主意。他说人老了,就想落叶归根。父亲是在县城出生长大的,母亲跟他去沿海城市闯荡时,才生下的我。父亲常挂在嘴边的故乡情愫,我不能共情,能做的只有理解。那天,我站在街道旁看去,阔别五年的家乡县城,一如既往的脏乱。残破的砖瓦平房和崭新的花园小区,贫富被一条马路分割开来。因为隔天要上山腰的村镇办理港澳通行证,得在县城的酒店住一晚,距离夜幕来临的时间还很长。闲着无事的我,便在县城的大街小巷晃荡。渐

  • 才华横溢的西泠八家!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西泠八家”是指丁敬、蒋仁、黄易、奚冈、陈豫钟、陈鸿寿、赵之琛、钱松。“西泠八家”虽以精湛的篆刻艺术扬名,但他们大都精通书法、擅长绘画,在书画创作上成就斐然。如丁敬擅长隶书,继传统自成一家,善写梅、兰、竹、水仙,笔间潇洒,别有韵致;蒋仁书法师颜真卿、孙过庭诸家,行楷尤擅;黄易隶书笔划圆润平实,气势宏大,觉得古法,是为大家,山水画冷逸幽隽,以淡墨简笔取神韵,有金石味;奚冈四体皆工,尤精行草,山水画潇洒自得,花卉有恽寿

  • 崔子范的大写意花鸟艺术境界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被誉为东方凡高的大写意花鸟画家崔子范以他独特的艺术风格和魅力,誉满中华,震撼海内外。他的大写意花鸟独树一帜,自成一家,在中国画坛上崛起,并一鸣惊人,成为当代画坛大手笔。崔子范晨起一挥一个职业革命家,一个大写意花鸟画大师,这“双重性”在崔子范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结合。他的一生坎坷而又光彩熠熠。崔子范最先启蒙于吴昌硕传人张子莲,从师齐白石,深受徐青藤和八大山人的影响,他从中国写意文化的最高点上脱胎换骨。他到延安,进北京,几

  • 白岩松:同学聚会是一种信仰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对于我们,同学聚会已经像一个信仰,而且有趣的是,分开之后,反而似乎比大学校园里还亲还互相牵挂。聚会多了,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岁月的催化下,我们的友情已经变成亲情,每一次聚会,都使得亲情的成分进一步发酵……人到中年,常听到旁边的同龄人自嘲:老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则是:过去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今天上午做了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如果这就意味着老了的话,那自己恐怕早已老去,因为每一次同学聚会,局面都大致如此。上学的事情

  • 山水中的不同皴法,原来是这样!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不同的山,有着不同的质地。古代画家在艺术实践中,根据各种山石的不同地质结构和树木表皮状态,加以概括而创造出来了不同的皴法。同时,在中国画的山水画中,皴法的出现标志着的山水画真正走向成熟。《梦幻居画学简明·论皴》:“古人写山水皴分十六家。曰披麻,曰云头,曰芝麻,曰乱麻,曰折带,曰马牙,曰斧劈,曰雨点,曰弹涡,曰骷髅,曰矾头,曰荷叶,曰牛毛,曰解素,曰鬼皮,曰乱柴,此十六家皴法,即十六家山石名目,并非杜撰。”那关于这些

  • 为什么要注册商标呢?

    前海和创专业从事深圳、前海、离岸公司注册年审报税、国际商际注册、国际公证、闲置香港公司处置、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游戏备案、游戏软件著作权、游戏版号、ICP、EDI等增值电信类资质申请。定义是指所有人为了取得商标专用权,将其使用的商标,依照国家规定的注册条件、原则和程序,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商标局经过审核,准予注册的法律事实。经商标局审核注册的商标,便是注册商标,享有商标专用权,并受到法律的保护。为何注册简单地说,商标就是商品的牌子,是商品的生产者和经营者为了使自己生产或经营的商品同其

  • 银都艺校亦师亦友,亦情亦亲

    银都艺校亦师亦友,亦情亦亲【于淏舟在斯里兰卡】当今社会,成绩似乎成了评定一切的基准,对于音乐亦是如此。而我从不爱听学校的音乐课,因此我的音乐成绩总是不很理想,因此我被冠上了音盲的头衔,因此我从不敢在众人面前唱歌。但我又是个好强的人,想证明给那些嘲笑我的人看,我,也是可以唱好歌的。于是我来到了银都,于是我遇到了王老师。【在银都艺校的声乐课堂】记得第一节课时,王老师就要求我唱首歌。我犹豫,我彷徨,但又十分坚定地唱起了“喜剧之王”。一曲终了,我以为自己在这里的修行也就结束了,“唱的很好啊”但令我惊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