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你是我的一缕执念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16 13:44:23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你是我的一缕执念

第五章 贱货 还有脸回来

窗外吹进一缕燥热的风,她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一旁的江丽娜得意地起哄道:“对啊,反正所有人都知道你新婚之日偷男人,如此不要脸,那衣服对你来说穿与不穿又有什么区别?”

袁诗语紧紧握了一下拳头,指甲几乎镶进肉里面了:“你们最好不要太过份了!”

“过份?有吗?”许靖杰没有温度的笑声响了起来:“这都算过份的话,其实我还可以做出更加过份的事情,那就是……亲自帮你脱!”

袁诗语吓得立刻往后退了一步,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脆弱,她坚强地咬紧了下唇,极力装出平静的样子。

大厅里的气氛有种说不出诡异,蒋海芳和所有的下人脸色都不起一丝波澜,只有江丽娜两眼绽放着幸灾乐祸的光芒。

最后,她把心一横:“好,你放心,这衣服我脱下来还你就是了!”说完,她转过身子回了原来的客房里。

怎么办?

许靖杰不让穿许家的衣服离去,摆明就是要自己光着身子离开,如今上哪去找衣服更换?

打开衣橱,里面琳琅瞒目的衣物,却没有一件不是许家的。

打电话叫人送套过来吗?如今的自己早已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谁还会愿意伸手帮自己一把?

懊恼之际,她打开衣柜翻遍了所有的角落,不幸中的万幸是终于找到了一套妈妈送来的陪嫁衣,那是她亲手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

关键时刻,还是妈妈想得周到。

这应该不算是许家的东西吧!

接着她二话不说把衣服换掉,然后也不回地走出了许家大门。163生活网

**

许家那边摆平了,接下来要处理的就是袁家这边。

昨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想必娘家这边也受到了影响,自己最担心的,就是小妈和爸爸会不会把所有怨恨都撒到了妈妈的身上。想到这里,她不由自主加快步伐朝家里走去。

大厅里,同父异母的妹妹袁珠珠和小妈林雅婷坐在了大厅的中央看电视,看到自己回来,眼里尽是浓浓的不屑。

“哟,再世潘金莲回来了?我还以为嫁入豪门傍上大款,便不认识回娘家的路了呢!”

无视这对母女的嘲讽,她冷冷地道:“我妈妈呢?”

“你妈?”袁珠珠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我们又不是你妈的佣人,怎么可能知道她在哪里?”

袁诗语不再言语,直接回房寻找吴晓齐的踪影,蓦然发现橱子里的衣服竟然不见了。

一种不详的预感袭上她的心头,她急匆匆跑了出来道:“我妈现在到底在哪里?为什么她房间里的东西都不见了?”

她们两个得意地对望一眼,没有作声。

就在这时,外面跌跌撞撞地走进了一名男子,定睛一看,是爸爸!

此时袁世华满身都是酒气,凌乱的头发和衣服更显苍老,仿佛被人狠狠地奚落过。推荐163shenghuo.com

“爸爸……”袁诗语走了过去正想说话,未料袁世华却一个扬手甩了过来!

“啪!”

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四周:“贱货,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第六章 自私自利的父亲

那一耳光打得袁诗语头晕眼花,也把她的心打至了谷底。这外面的人不相信自己,可他明明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也这般青红不分地怀疑。

紧抿一下嘴唇,她并没有解释,即使解释了,他就会相信吗?在这个自私自利的父亲面前,自己从来就没有奢望得到怜悯!

这时,林雅婷发话了,语气不冷不热地道:“世华,你就别生气了,正所有谓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可不忘了当年她妈妈是怎么样的女人,那她的女儿又指望能好到哪里去?”

袁诗语内心的怒火瞬间席卷而来:“不要侮辱我妈妈!”

“哼!难道我说错了吗?你妈妈就是贱,不然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下贱的胚子?当年执意把你生下来,以为这样就可以跟我一争高下,我呸!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啪!”

袁诗语再也忍不住,上前去就赏了林雅婷一个耳光:“告诉你,再侮辱我妈妈半句,我定饶不了你,她再怎么不济也不会像你,抢了别人的老公还好意思扬武扬威!而我,也就不用反过来被全天下的人说成是私生女!”

“你……”

没有料到袁诗语竟然会动粗,所有人都傻眼了起来。林雅婷瞪大眼睛又气又急,却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没错,当初袁世华和吴筱齐本身就是一对,后来林雅婷横刀夺爱抢走了袁世华,偏偏那时吴筱齐已怀上了孩子,死活不肯跟袁世华离婚,无奈之下,袁世华和林雅婷搬到别的地方过起了二人世界,并对外公开他们才是真正的夫妻。

因为袁诗语是在袁世华离开之后后生下来的,所以外人都以为她是别人的私生女,孰不知真正的私生女其实是袁珠珠才对!

直到几个月前,吴筱齐查出肺癌晚期,她希望临终之前再见袁世华一眼,正巧当时袁世华苦于找不到人与许家联姻,而袁珠珠又舍不得将她推入火海,于是双方相见之后,袁世华便收留了这对母女。

屋子里的气氛陷入一片僵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163生活网

倒是一旁的袁珠珠最快反应了过来:“袁诗语你疯了是不是,连我妈也敢打!别忘了你现在吃的住的都是我们的!”

袁诗语拳头紧握,发出了咯咯的响声。

别人怎么侮辱自己都可以,但妈妈就绝对不行:“我警告过你们的,不准侮辱我妈妈!不然,我定加倍奉还,这一巴掌,算是便宜她了!”

“你……你……”林雅婷气得脸色都铁青了,颤抖地道:“反了反了反了!这女人简直就是无法无天,袁世华,你还愣在干什么?还不快把她扫地出门?难道还指望她能留在许家给我们当摇钱树吗?她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废物一个,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摇钱树?听了这话,袁诗语全身都透心凉了起来。

不等袁世华作声,她抢先一步道:“不用你们赶,我自己会离开。但我还是要知道我妈妈现在在哪里?”

第七章 祸不单行

袁世华冷冷地道:“你妈妈已经被我赶出家门了!”

“赶出家门?”袁诗语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抖,两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爸爸,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妈,她可是肺癌晚期……”

“肺癌晚期又怎么样?又不是我把她害成这样的!当初之所有肯收留你们两个,也只不过是看在你有利用价值的份上,如果你已一无事处,我还留着她干嘛?”

血液在袁诗语体内翻滚起来,袁世华的嘴脸此时就像被咀虫爬过那般让人恶心!如果可以,她真希望自己身上流淌的血液跟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的关系!

最后她紧咬着牙齿道:“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我真不明白妈妈怎么会喜欢这么冷血的你,还为了等你回心转意孤独终老!”

“你……”袁世华嘴唇颤动了几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了片刻,忽然冷笑道:“她要喜欢我那是她的事,又不是逼她的,你想要我继续收留她也不是不可以,满足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袁诗语强忍着内心的冰凉道。

“回许家,继续当你的大少奶奶,然后生个儿子出来稳定你在许家的地位!”

“然后我就可以成为袁家的摇钱树,源源不断地给你们提供金钱挥霍吗?”袁诗语冷冷地笑了起来,那笑声夹着无奈,干得可以拧出水份。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而心就像被刀子戳了进去,狠狠地搅动了似的,伤得体无完肤,伤得鲜血淋漓!

袁世华的嘴脸显得格外狰狞与无情:“我不再乎你有什么想法,总之,如果你想我收留你的妈妈,那么这就是唯一的条件!”

心,瞬间碎成了一片!

袁诗语紧咬着嘴唇,最后转过身子,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袁家的大门。

想要得到许家钱财的人是你们,凭什么我要成为你们的工具?就算你们因此而收留了妈妈,可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妈妈会过得快乐吗?

外面落叶纷纷,整个世界都显得萧条极了。走过的汽车卷走道路两旁的枯叶,使得这个季节更加悲怜!

抬头仰望这片天空,现在自己该去哪找妈妈?

拨打她的电话,却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在街上游荡了好长一段时间,该去的地方已经去过了。该问的人也都问了,可就是没有一个人知道吴筱齐的下落。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袁诗语的内心越发紧张了。就在她担心得想哭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你是我的一缕执念全文在线阅读

按下接听键后,电话里传来了一把男性的声音:“你好,请问你这是手机持有人的家属吗?”

内心划过一丝不神的预感,她紧握着手机道:“是的,我是她的女儿,请问我妈妈她怎么了?她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这里?”

“小姐你好,这里是华南医院,你妈妈晕倒在三里店路处被人送了过来,请你马上来我院一趟!”

妈妈晕倒了?

袁诗语全身温度刹时间便冷却了下来。来不及多想,她马上道:“好的,我马上过来!”

第八章 要钱

打了个车,火速朝华南医院走去。

一路上她不停地催促司机快点。好不容易终于赶了过去,却见林雅婷脸色苍白地躺在了床上,就连嘴唇也像被大雨冲刷过了一样,白得不见一丝血色。

病房里安静得只有仪器的嘟嘟声,每一声跳动的声响都敲击袁诗语的内心。

极力忍住泪水不让流出来,她声音颤抖地道:“医生,我妈妈她怎么样了?”

医生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一脸的凝重:“袁小姐,你妈妈右肺已经完全坏死,必须要尽快动手术摘除掉这边,不然的话癌细胞一旦扩散,后果不堪设想!”

坏死?摘除?扩散?

简简单单几个字却像五雷轰顶一样,震惊得袁诗语连站都站不稳,再也支撑不下去,她双手紧紧地抓着医道:“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她!我不可以没有她。”

眼泪刷得一下子就溢了出来,娇小的身躯在轻泣之下更显单薄与无助。

医生脸上尽是同情,却又无可奈何地道:“你放心,我们会尽力的,不过想要救她你必须尽快缴上手术费,像她现在这个情况,只有手术才能保住她的命。”

“手术费?那……那要多少?”

“大概二十万!”

二十万?

袁诗语瞬间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如今别说二十万了,就连二百块,都未必拿得出来。

怎么办?怎么办?

从来没有感到像现在这一刻这么绝望,但她最终还是道:“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尽快筹到这笔钱的!”

“那就好!”医生不再说话,转身走出了房间。

病房只剩下她们母女两人,吴筱齐像具尸体一样静静地躺在那里。

握起她那像竹枝一样的手,磕得手心都痛了。袁诗语卸下所有的伪装,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过去的事情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从小到大,妈妈不知道为自己付出了多少。

好不容易才把自己拉扯大,还没得来得及报答她的养育之恩,她怎么就要面对死亡的挑战呢?

不知道哭了多久,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

看看时间,已经不可以继续拖下去了,当下最急的事情,就是要尽快找到钱,给妈妈动手术。

轰——

这时,外面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闪电划破夜空,把大地照得仿如白昼。

医院里没有雨伞,袁诗语只身便融入了大雨中朝袁家的方向走去。

虽然明知道借到钱的机率几乎为0,但她还是忍不住要试试。

二十万对袁家来说虽然不是一个小数目,但只要他们愿意,还是拿得出来的。

妈妈深爱了爸爸一辈子,或者他会看在过去的情份上,救她一把。

一路忐忑,一路焦急,一路害怕!

好不容易终于回到了袁家。全身湿透的她刚刚踏入袁家的大厅,袁珠珠便像看到了午夜的贞子一样:“啊!见鬼啦你,弄成这个样子回来想吓死我们吗?”

无视她的愤怒与愕然,袁诗语目光扫视了一下大厅,没有看到袁世华的影子:“我爸爸呢?”

第九章 睡了你你还得说声谢谢

“你爸?”林雅婷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一脸蔑视地道:“你刚才这样子顶撞他,竟然还有脸要见他?你找他干嘛?该不会是……想要钱吧!”

袁诗语心里咯噔一阵,不解她为何会猜到自己此行的目的。

接着她道:“据我所知刚才可是有个电话打到我们这里来的,说有个叫吴筱齐的女人进院了,病情严重,要尽快动手术!真是奇怪了,我们袁家现在还有叫吴筱齐的女人吗?”

袁珠珠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没有!当然没有了。这个女人本来就不属于我们袁家的。”

袁诗语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可是她知道自己并不可以发作,如果没有林雅婷的允许,就算爸爸答应了,还是一样拿不到钱的。

放下所有的身段,她用卑微的语气道:“雅婷阿姨,我知道刚才是我不对,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只要你能借二十万救我妈妈,要怎么处治我都可以!”

“什么?二十万?”一听到这话,林雅婷马上惊叫了起来:“你以为我是开银行吗?给你二十万?简直就是脑袋烧坏了。”

袁诗语急了,噗通一声跪在她面前:“这钱不是给而借!以后我一定会连本带利还给你的!”

林雅婷丝毫不为所动,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笑:“借?这肉包子打狗的事情谁会相信啊,告诉你,二十万我是没有了,不过二十块还是有的!”

说完,她果真从口袋那里掏了张二十块出来,在袁诗语的面前扬了扬道:“来来来,拿去吧,这钱我不用你还了,因为我平时打发乞丐的时候,也不止这个数!”

袁诗语全身的温度都冷却了下来,绝望地看着她手里的二十块。

黄色的纸张写满了疯刺,仿佛狠狠地甩了自己一个耳光。

见她久久不动一下,袁珠珠冷哼道:“袁诗语,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们是多一毛钱都不会给你的,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这里,不如厚着脸皮到许家去,说不定还有希望。”

去许家?

这话像提醒了她一样,可转念了一想,自己都已经离开许家了,还有什么资格向他们借钱?

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袁珠珠接着道:“怎么?不好意思去吗?像你这种脸皮这么厚的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算你不以许家少奶奶的身份找他借钱,也可以以床伴的身份去啊,我听说啊,跟许靖杰上过床的女人,都会得到不菲的佣金,随随便便一个,都不止二十万,你去卖身给他,不会有错,反正你也不是没被男人碰过,跟哪个男人不是睡?能睡到他那样的男人,也算是修了八辈子的福。你还得跟人家说真谢谢。”

残忍的话像尖锐的针一样扎在了袁诗语的心里。

所有的人都以为自己是个放荡的女人,这一切都是拜新婚上那个男人所赐。只可惜自己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安排他非礼自己。

看样子向她们借钱是绝对不可能的了。与其跪在这里被人羞辱,不如找想别的办法。

最后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出了袁家的大门。

第十章 遗失的手表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连路灯都不清路。

袁诗语趟着水一步一步向许家走去。她不知道这次前往能不能借到钱,也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多大的羞辱,只知道为了妈妈,没有后退的余地。

当她出现在许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那些下人见到落汤鸡般的她,一个个像见鬼了一样,避之不及。唯有红姐一人面无表情地看了过来。

灯光璀灿,把那落魄的身影照得更加狼狈!

走了过去,她道:“许靖杰呢?他在哪里,我有事找他!”

“抱歉,少爷现在在楼上忙着,恐怕没时间见你!”

那语气,高调得仿佛她才是屋里的主人,甚至连个正眼都没有扫视过来。

忙?都这个时候了,他能忙些什么?袁诗语强忍内心的怒意,二话不说就往楼上走去。

然而还没来得及踏上楼梯,红姐便堵在了她的前面道:“袁小姐,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的好,少爷忙的时候最不喜欢有人打扰了,不然的话,万一他怪罪下来,我怕你担待不起!”

面对如此优势欺人的下人,袁诗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那麻烦你替我通传一下,说我有要事找他!”

红姐立在原地,没有动一下。

袁诗语怒了:“怎么?叫你通传也那么难吗?既然你不去,就别拦着我去见他。”

这下,红姐终于道:“既然你执意要见少爷,那好,你在这里等一会,我现在就去通传!”说完,她转身朝上面走去。

袁诗语站在原地,静静地等着许靖杰的出现,然而十分钟过去了,没见有人下。

二十分钟过去了,还是没人。

冷风从大门吹了进来,全身湿透的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嘴唇已经冻得发紫。

三十分钟过去了!

就在她忍无可忍冲上楼去的时候,红姐却走了过来,面无表情道:“少爷说了,你想要见他可以,不过得先到后花园里把今天遗失的手表找出来。这表如果你找得到,那他就见你,找不到,你就自行滚出去。”

表?

许家大少爷的东西丢了,如果真心想要找回来的话,一声令下,花园就会被人挖地三尺。何须要自己去找?

但没办法,现在是自己要求他而不是他要求自己,别说找表了,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都没有后退的余地。

最后,她转过身子,朝后花园里走去。

下了半个晚上,雨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花园里的光线很暗,袁诗语只能一点一点地摸索着寻找。

苍白的双手几次碰到花刺,被勾出了一道道血痕,然而血刚刚渗出伤口,就被大雨冲洗干净了。

娇小的身影在这片暴雨之中显得极为悲凉,好像随时都会倒下来一样。而屋子里的每一个下人,都冷眼看着这一幕。

半个小时过去了,没有找手表。

一个小时过去了,袁诗语在林子里不知道转了多少圈,手也不知道划出多少血痕,还是没有找到。

你是我的一缕执念》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你是我的一缕执念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为什么说所有的“养生”都是徒劳的? 看完后不再纠结了~

    人生在世,一切顺其自然。如果为了刻意追求长寿、健康,就去各种养生、食补,比如你非常喜欢吃肉,却又刻意不吃肉;或者你非常不喜欢吃枸杞,偏偏要泡枸杞茶,这已经是违背了你生命的本质,生命又怎么可能健康的呢?话再说回来,即使这样使你长命百岁了,但也是违心而苟活的。你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生命唯一的尺度,是你能否按照自己的内心去生活。真正的健康,应该这样理解:适合的就是最好的。即:大道无道,大养无养。自我理解,自我把控。关于吃油吃肉问题,绝不能一概而论,如果你是体力劳动者或活动很多,尽管吃肉多吃油炒菜就是了

  • “荒岛图书馆”为城市增添文化绿荫

    公益性图书馆——“荒岛图书馆”在我市找到了“落脚点”,23日,记者现场一探究竟。居民区里安静一角在辽宁石油化工大学南面的阳光城小区院内1号楼,记者找到了并不醒目的19+咖啡、荒岛图书馆。准确地说,“荒岛图书馆”是“寄居”在咖啡店里。“因为这个图书馆是纯公益性的,并不盈利。图书馆面向社会免费开放,凡捐书10本就可以成为‘荒岛’的‘岛民’长期免费借阅书籍,所以需要一个盈利的项目做依托,并提供场所。”店长张冰介绍说,这家店是由3个年轻人共同投资,合伙经营的,他们希望打造成一个精神乐园,一个除了家庭和单

  • ▶ 今日腊八节,京歌《前门情思大碗茶》送给大家,再送朋友们一碗腊八粥,快收下!越快越好!

    京剧今天是腊八节了今年腊八节的时间是2018年1月24日腊八节的到来意味着春节序幕已经拉开年味越来越浓福到运到财到我的祝福第一个来报道愿收到我祝福的朋友所有美好期望和祝福涌向你心想事成万事如意腊八节降至我用幸运米、开心果、美丽豆、发财枣、美满仁、如意蜜、健康糖、无忧水做一碗腊八粥送给你愿秒秒快快乐乐,分分平平安安时时和和睦睦,天天龙马精神月月身体健康,年年财源广进愿这幸福的美味永远常伴在你“粥”围开心的美味永远紧跟随你“粥”围甜蜜的美味永远依偎在你“粥”围喝碗吉祥腊八粥,滋润肠胃心温暖赶走疾病和

  • 丁晓君,窦晓璇等五大流派《名段联唱》视听盛宴,太美了!

    京剧【京剧】公众号!!

  • ▶ 今日腊八节,黄梅戏《夫妻观灯》送给大家,再送朋友们一碗腊八粥,快收下!越快打开越好!

    点击黄梅戏今天是腊八节了今年腊八节的时间是2018年1月24日腊八节的到来意味着春节序幕已经拉开年味越来越浓福到运到财到我的祝福第一个来报道愿收到我祝福的朋友所有美好期望和祝福涌向你心想事成万事如意腊八节降至我用幸运米、开心果、美丽豆、发财枣、美满仁、如意蜜、健康糖、无忧水做一碗腊八粥送给你愿秒秒快快乐乐,分分平平安安时时和和睦睦,天天龙马精神月月身体健康,年年财源广进愿这幸福的美味永远常伴在你“粥”围开心的美味永远紧跟随你“粥”围甜蜜的美味永远依偎在你“粥”围喝碗吉祥腊八粥,滋润肠胃心温暖赶走

  • 李少春 杜近芳 《白毛女》永远的经典!

    京剧【京剧】公众号!!

  • 金苹果团队|夫妻沟通中我们是怎样互相伤害的

    哈哈夫妻沟通中我们是怎样互相伤害的白1金苹果两性关系团队主持人:大家晚上好,我是今晚的微课主持人。今天很荣幸为大家请到了金苹果两性关系团队,这次的微课将由两位男性老师、两位女性老师,四位老师同时在线主讲,从不同的角度共同呈现“夫妻沟通中,我们是怎样互相伤害的。”这个话题。下面我来跟大家介绍一下金苹果两性关系团队的四位教师。田惠英老师是准水晶级意象对话心理师,中国心理干预协会意象对话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意象对话研究中心理事,北京乾德意象文化传播公司讲师,中科院心理所EAP签约咨询师,高级心理咨询师

  • 我走进月亮的家乡 用星星点点的火苗 取暖

    租点光阴(五首)文/王廷艳选稿:中乡美驻桂林选稿基地主编绿荫租点光阴。在太阳背后我走进月亮的家乡用星星点点的火苗取暖租点光阴。听退耕后的农夫,怀想种子的宿命一粒麦子对春天的忠诚租点光阴。我们扬起年轻的帆。河的第三条岸虽然遥远,一不留神就会飘到跟前租点光阴。游子推开一扇扇方言的篱笆用哑语的手势和表情寻找潜移默化的家太阳灶粘贴无数的小镜片调整旋转仰的角度只为捧住一颗红心塬上人家。撑起了一口天堂的锅煮沸大海一瓢烫暖米酒和日子牛门洞涉过千重刼难归来了一头驯顺的牛在黄土的家园种下牛毛一样温存的植物,让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