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逃妻萌萌哒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16 18:57:1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逃妻萌萌哒

第2章 有点本事
“你是谁?”
  灯光下,最不可忽视的是那男人的脸,完美的轮廓,精致的五官,如同上帝最得意的佳作。小说逃妻萌萌哒免费在线阅读全文然而,眸光散发着不悦,阴沉的盯着苏晓云,带着冷冽的气息。
  “我是谁告诉你,有用吗?”苏晓云按捺心里的狂跳,视线避开男人的重要地方,反手关了门,往里面走进去,拿过浴巾,扔了过去,“快围上。”
  “你命令我?”声音深沉,带着狂妄和霸气,笔挺的鼻峰下,性感的薄唇划过一抹危险的弧度。
  “命令你又怎么样?”苏晓云尽量无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冷气息,瞥了一眼床边的水果刀,伸手拿过,走上前,抵在男人的喉咙处,警告道:“你给我乖乖的,站到一边去。不然,老娘要了你的命。”
  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手是抖动的。甚至,近距离的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时,身体里窜上莫名的异样,有些燥……热。说明163shenghuo.com
  司徒邵瞟了一眼锋利的水果刀,漆黑的眸子划过邪肆的意味,冷冷的一笑,没有任何的反抗,非常配合的站到一边。
  而那个时候,门一阵敲响,外面传来叫骂声,“臭丫头,快点出来。我早就知道你在里面,赶紧出来。不然的话,有你好看。”
  苏晓云微蹙了眉,看向司徒邵,“你……知道怎么做吧?”
  那意思不言而喻,司徒邵的薄唇一勾,似有非有的打量着她。苏晓云的心一慌,冷喝了一声,“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还不快点去开门,把那些人给老娘赶走。”
  这么一吓唬,似乎配合了起来,司徒邵开了门,就见到一群来势汹汹的痞子,“喂,臭小子,识相的快点滚开。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老子知道那个臭丫头在里面。”
  “有种再说一句。”司徒邵阴沉着脸,声音如同来自地狱一般的寒冷,带着危险。
  “臭小子,你……”那几个人的话语还没有落下,就见到一把黑乎乎的枪口对着他们,似乎一不小心就会在他们的脑袋上开花。
  “滚……”冷冷的吐出一个字,透着强大的杀气,无法忽视,那群痞子一见形势不对,慌张着离开。
  苏晓云躲在一旁,瞧见那群人已经离开,立马松了一口气,看着司徒邵进来,关门,一气呵成,一举一动,颇有些君王的架势。
  “看不出你有点本事?”苏晓云瘫软的坐在沙发上,喝了口水,想驱散身上越来越浓烈的燥……热感,赞赏的开口:“今天你帮了我一个大忙,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女人。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司徒邵邪肆的落下那两个字时,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把枪藏在一处,另外一只手已经扣住苏晓云的下巴,扬起一抹让人沉沦的笑容,隐隐的散发着撒旦的危险。
  这是什么状况?
  苏晓云微微失神,尤其是对上他那一双漆黑幽深的眸子时,眼中划过迷乱……
  “我帮你一次,你服务我一晚,不勉强吧?”炙热的声息落在苏晓云的耳畔,让苏晓云下意识的颤抖起来。
  那种触电般的感觉,几乎让她有片刻失神,等反应过来时,立马伸手推向他,“喂,别太得逞了。”
  “呵,你现在才知道吗?”司徒邵的薄唇扬起一抹似笑非笑,带着邪魅,头微微一低,已经吻上了苏晓云的唇……
  “呜呜……”
  炙热的呼吸,牵引着她身上的异样,变得蠢蠢欲动起来。
  可是,心里还是反抗着,含糊的喊着,“放开我……混蛋……快点放……我……呜呜……”
  “已经来不及了。”
  
第3章 有点意思
来不及了?
  苏晓云身子越来越热,意识和肢体冲突着,终究无法忍住,伸手主动勾住了司徒邵的脖颈。
  明明不想那么主动的,却还是变成了主动。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今天到底走了什么霉运?感情失败也就算了,为什么……她到底喝了什么?为什么身体会这样?
  白皙红润的脸,在此刻已经变得绯红,司徒邵许是看出了不对劲,离开了她的唇瓣,微微眯起了眼睛,“该死的,你居然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了?”
  紧贴在一起的身子,已经传递出那一种漫热,似有非有的魅惑着他,喉咙处忍不住滑动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媚眼如丝,香唇酡红,简单的吊带已经滑落在肩膀处,隐隐透出里面的……
  如此妩媚的画面,不管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控制。
  “你这个死丫头,居然被人下药都不知道?”声音有着怒意,一想起刚才那一群来势汹汹的痞子时,他更加的愤怒。
  如果他刚才没有开门的话,想必她……
  估计,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吧?
  顺便,慰问一下他的祖宗十八代,怎么会培养出如此野兽般的后代?
  苏晓云苦着脸,身体被他紧固在怀里,勉勉强强的脱身,立马穿上衣服,恨不得离开这里。
  不过,离开之前,她还是会意思意思一下。
  最后,她填写了一张支票,干净的字体跃上,“100万”就当做他的封口费,足够了吧?
  当司徒邵醒来时,身边早已经不见小女人的身影,偌大的房间却还弥漫着他们的温情,挥之不去。
  妖治的脸上划过美丽的色彩,透着危险。
  尤其是当他从床头柜上取过支票后,更是散发出妖娆的邪肆,支票在他手中渐渐地揉为一团。来自163shenghuo.com
  等着吧,该死的丫头。
  居然用一百万来封他的口?真的是……非常有意思!
  薄薄的唇勾起一丝迷人的玩味……
  当苏晓云快要到家门口时,自家门口停着几辆警车,心里莫名的划过不安,步伐加快的往家里跑去!
  正好看见爸爸被几名警察扣押着从家里出来,妈妈的哭喊声在后面紧随着,苏晓云不可置信的站在原地。
  纵然不去相信眼前的事情,也不得不面对爸爸被警察抓住的事实。
  等反应过来时,苏晓云哭喊着想问爸爸缘由,爸爸只告诉她,一定要小心萧曲桓。
  随后,只能看着苏爸爸上了警车。家门外,邻居们不停的指指点点,有幸灾乐祸,也有好奇惊讶。
  苏晓云擦干泪水,狠狠的扫过哪些指点的人,走到苏妈妈的身边,似乎想给予最后的力量,来支撑母亲。
  一夜的功夫,家里的状况发生了天翻地覆。苏晓云压根都没有料到,有一天家里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大厅乱七八糟,一些亲属们都坐的坐,站的站,只是冷眼看着一切,没有任何的安慰。
  “我早就知道那个小子不安好心,大哥还非要带回家来,现在可好了……”叔叔冷冷一笑,带着嘲讽。
  “事情既然都这样了,大家该分的就分了吧……”大伯在一旁说道。
  
第4章 家族没落
分?
  “什么意思?”苏晓云看向叔叔伯伯们,似乎对眼前的状况,还并不是很了解。
  “苏晓云,你爸爸被那萧曲桓给坑了。你说什么意思?现在整个集团都被他掌控在手里,除了你们这幢房子,你们还以为有什么能力来补偿我们?”大表嫂冷哼了一声,双手抱肩。
  “要不是当初我们几个资助,你爸爸也不会有现在的成绩。既然,现在也败了。那么,我们不过是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二表哥淡淡说道。
  苏晓云静静地听着,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扩大,笑的很漂亮,却冷的让人刺眼。有时候脸上的笑容,根本就不是心里所想。
  往往已经到了悲哀的状态,她看了一眼老实的妈妈,哭红的眼睛时,伸手指向他们,“亏你们还有脸说这样的话,滚,快点从我们家滚出去。”
  昔日的亲人,随着家里的变数,露出了原本的面目。
  他们曾经的讨好不过是因为苏晓云的父亲,凭借着自己的能力,从一名默默无名的打工者,慢慢的有了自己的集团。
  甚至,在S市渐渐地有了名气。
  没想到,萧曲桓从中作梗,借着实习的理由进入了公司。半年的时间,将集团彻底的架空,股市偷换,还举报苏爸爸的公司,有涉嫌商业的犯罪记录。
  如今,苏晓云面临的是父亲的公司落入了他人的手中,还背负了债务。现在只能抵押别墅,没收苏家所有的财产。
  狼狈的大厅,苏晓云忍不住的想冷笑。没想到七年的喜欢,换来的却是这样的一场结果。
  “为什么会这样……”苏晓云轻声的呢喃着,想哭又哭不出来。特别是这个时候,她只想代替爸爸来照顾好妈妈。
  苏妈妈擦了一把眼泪,轻叹了一口气,“他们说的对,当初你爸爸就不应该带他回来。”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晓云问道。
  “想知道何不来问我?”声音突兀的响起,苏晓云下意识的转眸看去,只见萧曲桓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优雅冷冽,英俊的脸,五官分明,给人一种刚毅冷酷的感觉。
  逆着光线,有种很强的气场。苏晓云的眸光冷了下来,昔日的温柔早已经不复存在。苏妈妈看见他,愤怒的站起身,骂道:“萧曲桓,你还来做什么?滚……滚……”
  “滚?”萧曲桓冷冷一笑,眼中尽是嘲讽,“你们应该要搞搞清楚,这里以后不会在属于你们了。这一切都是你们苏家的报应……”
  “为什么……萧曲桓……为什么要这样?”苏晓云盯着他,拳头紧捏,控制着自己的泪水,不想表露出最狼狈的表情。
  萧曲桓看着她,眼中似乎划过什么,随后薄唇浅勾,冷冷的,“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要不是七年前,你爸爸派人收购我们萧氏集团,害的我父母因为这个事情而双双自杀。我根本就不会这样对待你们……”
  只可惜,一步错步步错。
  七年来的容忍,不过是为了搞垮苏家。
  苏晓云无法想象,为什么相处了七年的萧曲桓,居然会是如此深藏不露。深藏不露的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还筹谋着将他们击垮。
  真是一场完美的报复。
  “萧曲桓,仇你也报了。我希望你可以快点从我们面前离开,我不想再看见你。”苏晓云微抬了下巴,脸上浮动着笑容,似乎想证明,没有他会更好。
  萧曲桓的眸光微微一暗,声音低沉寒冷,“苏晓云,你的心是不是很疼?你喜欢我,喜欢了那么多年,应该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下场吧?”
  苏晓云的心里冷哼,却无力反驳他的话。
  

逃妻萌萌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逃妻萌萌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外卖小哥雨中脱外套送婴儿车过马路,我读到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今天看到新闻,说是4月12日的下午,宁夏银川下起了大雨。在银川市上海路与正源街的交叉路口处,一位没有带伞出门的女士推着婴儿车在等红灯。而雨势却越来越大,一位路过的外卖小哥正好经过,他没有因为自己要赶着去送外卖便径直离开,而是选择了停下来,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轻轻地罩在了婴儿车上,为孩子遮风避雨,更是一路陪同,将他们送回到了不远处的小区。雨中护送婴儿的外卖哥风雨中的那件外套,不仅温暖了人心,更守护了中华文化爱护幼小的高贵。看到这个新闻,说实话,其实我内心是有一丝羞

  • 著名国画家高德星老师作品欣赏

    高德星,字恒庐,满族人,祖籍辽宁,1958年生于南京,现为江苏省国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旅游联谊中心理事。他自幼喜爱绘画,以先贤为师,从向于传统,嗜之益深,横向于西方艺术含英咀华,作品个性鲜明,透露出:深幽,静谧及无限空旷之美。作品参加“93北京国际艺术品拍卖会”,“93南京秦淮书画精品拍卖会”,“94深圳名家精品拍卖会”,“95金陵近现代名家书画精品拍卖会”,“95厦门书画陶艺拍卖会”,其作品在拍卖会上有较

  • 买房住房,如何选财运最旺的?

    我们都知道,在买房住房的时候,不仅要选择楼盘、户型还有邻居等等。当然我们更想要选择一个好的环境,能够催旺我们的运势,特别是财运方面的。那么,该如何选择?一、明堂开阔在选择住宅楼房的时候,尽量选前面开阔空旷的,前面有一块空地,是广场或者绿化是最好的。风水上讲,有明堂有后代,无明堂后代无,其中的意思大家也理解了。有的小区是楼挨楼,房子之间距离很近,这样对居住者的运势有很大阻碍,不利于事业财运的发展。所以一定要选明堂开阔的楼房。二、富贵者附近我们常讲,福人居福地,福地居福人。在选房住房,最好选择靠近富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收藏拍卖出手陷阱知多少!

    相信很多藏友,都是在最近几年,才真正开始知道古董艺术品的价值,从新闻,从媒体,电视台,从网络,纷纷开始了解到!然后开始投身于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海中,行走多年,出手收藏数年,还是没有结果,反而上当受骗不少,这些,有真正去了解,到底为什么吗?为什么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甚至是卖不出去!对于一些初入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来说,从投入进去开始,每天面对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诱惑。例如捡漏、暴富,不劳而获等心理是所有藏友都要面对的情形。从事这行那么久,经常会有人问小编:“我有古董,要去哪里卖?”这个潜台词是:“我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近日,悉尼天文台将一颗小行星赠与孙坚,准确的说是以“孙坚”命名,因为宏观上将,没有一个国家有权利和资格将行星以礼物性质的方式来做处置。不过这并非重点,重点的是将小行星以中国人的人名来命名,其影响和意义是非常深远和广大的,本来这确实是一个喜大普奔类型的事情,应该锣鼓喧天的举国欢庆。但转念一想,这其实也是一件很不好的事,因为它暴露了我国近代时期在天文学上的不足和欠缺。想想古代,尤其是在诸子百家的时代,那时候的条件那么落后,环境那么艰苦,而我国古人却能通过研究,

  • 中国红,多少陶瓷人向往的色彩!

    多少年来,人们梦想把中国红这人间最美的色调搬上瓷面。在中国陶瓷艺术长河中,唐代发明了铜红;后来,有了宋代的钧红瓷,明清时期的祭红、郎红、胭脂红、豇豆红、珊瑚红等红色釉瓷。尽管这些红色釉瓷的色泽也并非真正的大红,可就因为那一份“红”,使得烧制工艺要求极高;因为那一份“红”得来不易,这些陶瓷也就成为皇室内廷和历代国内外收藏家追求的珍品;因为那一份“红”难成,陶瓷界常大诉“十窑九不成”、“千窑难得一品”的苦衷。民间至今还流传着“陶女浴火炼红瓷”的悲壮故事。清乾隆祭红釉盘盘撇口,弧腹,浅圈足。盘心及外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