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情如夹竹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17 2:02:4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情如夹竹桃

第1章 滚得越远越好

夜色宁静,圣茵妇产医院。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白安躺在病床上,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十分寂静,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人,她甚至都能听见自己微弱的呼吸声,莫名的让人有些不安。

白安凝视着窗外,手不自觉地抚向自己的腹部。

那里,一天之前还孕育着一个小生命,有时,那个小家伙还会隔着皮肤轻轻动一动,与她呼应。

是啊,孩子,她与韩子宸的孩子。

那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嗒嗒嗒。

尖锐的高跟鞋与地板摩擦的声音自走廊外传来,白安还在疑惑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有人来探视,声音就在白安的病房门前停住了。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一双如白玉般皙白的纤细手臂推开了门,一个画着精致妆容,身姿曼妙的女子走了进来,姿态高傲地看着她,忽然,嗤的一声笑了出来,“看这一脸藏不住的开心,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啊?”

这个女人,白安见过,苍城最出名的影星,绯闻女王高晓圆。

也是,韩子宸的前女友。

“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白安撑着虚弱的身体,勉强硬着语气说道。

一本鲜红刺目的红色册子被扔在白安腿上洁白的保暖被上,耀眼得伤人眼睛。

高晓圆仔细地盯着她的眼睛,微微一笑,“我和韩子宸结婚了!”

白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颤抖着手拿起翻开,赫然就看见韩子宸和高晓圆的照片出现在上面……

结婚?

怎么可能?!

她和韩子宸孩子都有了,而且,韩子宸明明说过等孩子生下来就会结婚的,怎么现在,结婚的对象不是作为孩子生母的她,而是高晓圆?

“不会的,我不信!”白安拼尽了力气嘶吼,虚弱的身体却让她清醒地意识到,她这声嘶吼有多无力。

“明天起,你就不用再回宋家了。163生活网”一个沉稳的男声忽然响起,让整个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白安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男人,有些惊讶,他不是一直很忙吗?连她生产的时候都没能来陪她,怎么,怎么突然来了。

白安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了。

韩子宸走过来,手顺势就揽上了高晓圆的腰肢,亲昵地在高晓圆的脸上印上一吻,温柔得简直不像平时雷厉风行,不怒自威的他。

“从今往后,我韩子宸只会有一个太太,”他转头看了看揽着的女人,“高晓圆。”

高晓圆,高晓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一瞬间,什么都变了?

“我和圆圆一年前就复合了,圆圆不能因为生孩子影响身材,所以才让你生下这个孩子。”韩子宸的表情变得冷峻非常,“孩子会由我们宋家抚养,你不用操心。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一年……以前?

他忽然松开高晓圆,走到白安床边,弯腰低声在白安耳边说道,“我会给你一笔钱的,别像哭啼啼地像个弃妇一样,一千万借你的肚子,这笔买卖还不够划算吗?明天,拿着这笔钱,和你那个一事无成的前男友,给老子滚得越远越好。”

第2章 再无干系

一千万……买她的肚子?

白安怎么都不会想到,这句话会从他韩子宸的嘴里说出来。

明明之前他们,是很相爱的啊……

明明,知道要做爸爸的时候,他高兴得抱了她一次又一次,脸上的表情,那种喜悦,是发自内心的快乐啊。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既然……你都和别人结婚了,”虚弱感倏地一下全部涌上头顶,脑袋有些发晕。

白安缓了缓,才接着说道,“孩子是我的,我不可能把她给你,我要带她走。”说罢就要掀被下床。

赤裸的脚尖刚刚触及冰凉的大理石瓷砖,手腕处就猛地一紧,整个世界犹如天翻地覆般。来自163shenghuo.com

直到后脑勺触及柔软的羽绒枕,薄被又回到了身上,白安才感觉到世界安静了下来。

“你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能力带走这个孩子?”不知是不是被白安刚才丝毫不顾及自身状况的行为触怒了,韩子宸的语气全是怒意,他顿了顿,忽然又讽刺的笑了,“怎么,是嫌我给的钱不够?”

白安此刻,犹如被一桶冰凉的雪水直接从头顶淋透全身。

为什么……为什么他从始至今,都不相信她只是因为爱着他,所以才愿意跟他在一起的呢?

上天作证,她喜欢上韩子宸,从来就不是因为他是韩氏集团的总裁,从来就不是因为他有钱,而是因为,他就是他啊。

可是这些话,无论白安说多少遍,他韩子宸都如烟云过耳,丝毫没有听进去过,抑或是,他从一开始,心里就没有相信过她吧。

“别生气了,子宸。”高晓圆扭着纤细的腰肢,盈盈走到韩子宸身边,抚着他因愤怒而迅速起伏的胸口,柔声轻语地宽慰。

韩子宸一把就握住了高晓圆的手,顺势将她往怀里一带,鼻尖轻嗅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闻之沁人心脾,令人心情大好,“还是圆圆,最体贴我。163生活网

白安躺在床上,原本手术后的创痛感就令她深夜久久难眠,而高晓圆若有似无地投过来的得意眼神,让她意识到,身体上的任何痛楚,都比不上眼前的钻心之痛。

原本该属于她的丈夫现在属于了别的女人,而她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的孩子,也即将不属于她……

一双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的手忽然扯住了韩子宸的西装衣角,白安用尽全身仅剩的力气,哀求道,“求求你,别让我离开孩子,求你了……只要别分开我和孩子,你要我做什么都愿意……求求你。”

韩子宸有一瞬间僵在原地,可是她之前那些难以启齿的事……他实在是无法容忍,就算是换做别的男人,也没办法接受吧。

只是白安这样的苦苦哀求,他怎么都硬不下心,毕竟,让一对亲生母女就此分离,这样有违人伦的事,也太过残忍了。

有些厌恶般地,韩子宸用手将自己的西装从白安的手中扯开,甚至都不愿意触碰到她,“那你记住,从此,你只是我韩家的一个仆人,我与你,再无半点干系。”

第3章 两巴掌

天空蓝得没有一丝云彩,清透的阳光洒在西郊别墅外的林荫大道上,微风轻轻拂过,一片树叶宛转而下,落在脚边,白安收住了行李箱,弯身捡起那片落叶,一时间恍然如梦。

今天,是她再次回到韩家的日子,距离她生产到现在半个月,她仿佛已经经过了沧海桑田。

而她,好像已经很久很久,都未见过孩子……以及韩子宸了。

“来了。”一个热情的女声响起,厚重的镂空雕花铁门应声而开,白安拖着行李箱如往常一样踏入韩家大门,周围的事物依旧,离开回来,半个月的时光,已经是物是人非。

“少奶奶回来啦?”

白安顺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一个面容和蔼的女人站在台阶上,头发一丝不苟地扎在脑后,身上系着围裙,看样子是正在工作,见是她,忙迎了过来,顺手就接过了她手里的行李箱,要帮她抬上台阶。

白安拒绝了,“张妈,我现在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不用这么对我。”

很多事情,不用明说,已经很透彻了。

张妈在韩家工作了至少十年,韩家家大业大,人来人往,早已是稀松平常,更何况,新的少奶奶早就搬进了韩家宣示主权。

可是白安这个孩子,乖巧懂事,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如此情境,她看在眼里,总免不了发自内心的心疼。

“以后叫我安安吧,张妈。”白安抬起脸,硬生生地扯出一个微笑,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张妈这样,都是在安慰她呢。

张妈点了点头,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热情洋溢的表情,她眼珠一转,忽然小声凑到白安耳边,“小姐在楼上睡着呢,我带你去看看?”

白安使劲地点了点头,立刻就让张妈带她上楼。

在上楼的过程中,张妈说了一些这半个月来的近况,比如,韩子宸给他们的女儿取名韩小小,比如,新太太一早就住了进来,但是经常也不见踪影,韩子宸也很少回来住等等。

等她说完,差不多也就到了房间门口,白安有些激动地推开门,一进去,就被房间里的一幕吓到了。

高晓圆,竟然站在小小的婴儿床边,正俯身想要做些什么。

“你在做什么!”白安内心的母性瞬间就被激发,控制不住地冲上前去一把推开高晓圆。

高晓圆似乎根本没想到白安今天会来,没有防备地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白安探身去看小小,手轻轻抚摸着她额头细软的头发,看着她小小的胸膛一起一伏,还在平稳地睡着,这才松了一口气,安下心来。

“我说是谁呢,跟个疯子一样的冲上来。”高晓圆蔑然一笑,抱胸向白安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把擒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扳正面向自己,还没等白安反应过来,“啪”的一声,白安的右脸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这一巴掌,给你个清醒,让你想清楚,你现在是个什么身份。”

第4章 折磨

刺痛感顺着脸颊传到耳后,白安能清晰的感受到右脸瞬间就红肿发烫了,高晓圆却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向前走了一步,又一巴掌狠狠落在了她的左脸上。

“韩家现在的女主人,是我,高晓圆!你有什么资格推开我?”高晓圆素来以骄横著称,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在娱乐圈里是出了名的难伺候,白安刚才的举动,一下就激怒了她。

她偏头看向婴儿床,昂头冷哼一声,“从名分上来看,现在我是她的妈妈,母亲来看女儿,理所当然,你这个下人激动个什么劲啊。”她冷冷地看了白安一眼,不愿再浪费时间,“好好地做你该做的事情——麻雀,是变不成凤凰的。”

说完,收起上下打量着白安的目光,抬脚走出了房间。

直到高跟鞋的声音渐渐远去,白安才从刚才发生的事情中回过神来,手刚抚上脸颊,刺痛感就迫使得她“咝”的一声收回了手。

张妈立刻就关怀道,“怎么样?有没有事?我去给你用热毛巾敷一下吧。”

说完,就立刻下楼帮她准备去了。

白安侧头看着还在熟睡的小小,忽然清醒地意识到,要留在女儿的身边,就要学会忍气吞声,学会忍耐。

韩子宸对她虽然绝情,可是对小小不是,这间房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毛绒玩具以及女生喜欢的东西。

听张妈说这些都是韩子宸亲自准备的,像韩子宸那样一心扑在事业上的男人,从前根本想象不到会有这样的细心与柔情。

可是韩子宸再喜欢小小,她更多的时间还是放在了集团,西郊这边他也无暇顾及,而小小不是高晓圆的孩子,她又怎么可能对小小好呢?

所以,能保护小小的就只剩她一个人,如果她给了高晓圆以把柄,高晓圆借故赶她走怎么办,那小小该怎么办,她还这么小!

所以,她只能忍,她一定要留下来!

自从白安回来了韩家以后,高晓圆的行程也似乎少了很多,回西郊的日子越来越多。

像是有意针对一样,韩家仆人众多,可高晓圆不管有事没事就非要找白安,端茶递水剥水果的活都要她来做,经常在很小的事情上对白安挑刺,偶尔在外面受了导演或是制作人的气,还会发在白安的身上。

但白安每次都默然不语,不争辩不反抗,乖乖地当个受气包。

韩子宸偶尔回来看见也懒得管,所以白安在韩家的境遇,可想而知有多糟糕。

“白安,我的戒指放哪里了!”一身真丝睡袍,披散着秀丽长发的女人自楼梯上走下来,正在清扫楼梯灰尘的白安还未抬头,放在一边盛灰的盒子就被一脚踢飞,“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吗?”

白安早就习惯了高晓圆的无理取闹,“在您卧室右边的床头柜里。”说完,然后安静地去收拾残局。

看着她唯唯诺诺的样子,高晓圆十分痛快,冷哼一声正要回房,却听见张妈的声音忽然响起:“少爷您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啊?”

高晓圆和白安同时一惊,从门口到楼梯,不到十米的距离,刚刚发生的一切,韩子宸听见了?

情如夹竹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情如夹竹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柴火妞英国雕塑家Laura Ellen Bacon

    英国雕塑家劳拉·埃伦·培根(LauraEllenBacon)的个展“根植于本能”(RootedinInstinct)”,在刚刚过去的14号,于斯利福德国家工艺与设计中心(NationalCentreforCraftandDesign)撤展。劳拉绝对是一个名副其实、彻头彻尾的柴火妞,有她魔性十足的作品可以作证。~~~~~~~~~~采用柳条为主的纯天然材料,配以全手工编织制作,劳拉如今的每一次出场不是包围,便是吞没。有评论家称,这样的作品具有惊人的吸引力,尤其是在现场感受时:它们不朽而亲近,疯狂又平

  • 生活被他P的,每一幕都像节日

    故事背景发生在2009年至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前夕。从起初的无法相信到开始正视,接下来摄影师AlainDelorme开始了每天六小时、一共六星期的素材捕捉。最终,经过一年制作,他将整整6000张照片,合成了18个超现实现场。~~~~~~~~~~当年,还是三十岁出头儿的法国摄影师阿兰·德洛姆(AlainDelorme)曾经两次来沪驻留,期间,他发觉这座城市有一种特殊的、会移动的“支柱”。阿兰·德洛姆,出生于1979年。侬认得出崇德路伐?还有上海大厦?但街景似乎又与实际不符,还有来往行人的出现

  • “就这样,我变成了一个玩气球的怪姐姐。”

    “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的PayPal账户中已经有了30,000美元。那一瞬间,竟然有种挪用公款的感觉。”~~~~~~~~~~在今年三月发生的第二届墨尔本设计周上,来自洛杉矶的气球达人吉翰·泽希尔(JihanZencirli),用7000只可生物降解的香槟色气球,修饰了家具品牌HubFurniture位于科林伍德的新展厅外立面。作品名为“递减的喜气/DiminishingElation”。身着白色套装的泽希尔身在其间,一脸明媚地介绍说:“我的作品就像一封情书,它们是写给我想要与之发生关系的城市或人的

  • 深圳雍乾盛世展出七件“珍宝”

    中华民国三年袁世凯戎装银币精发版错版袁世凯戎装银币在货币收藏界被称为银元之宝,它是中国近千种近代银币中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银元品种,也是近代中国币制变革中的一个重要角色。粗发版,头发较粗,发型呈波浪。嘉禾结带没有形成纵横交“8”的结花,右边一束嘉禾结带处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圆。目前市场价值在120~160万左右。三角圆版。此币背面圆字内的“口”字形成“△”形,而其他版别是“开口”形。目前市场价值在180~230万左右。类别:钱币重量:26.9G中华民国三年的袁世凯戎装银币。银币的正面图案,中间为袁世

  • 尼采:没有一种人际关系能够隐藏寂寞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是尼采一鸣惊人的巨作,也是人们理解尼采美学和哲学的入门书,尼采自称这是一本为那些兼有分析和反省能力的艺术家写的书,充满心理学的创见和艺术的奥秘,是“一部充满青年人的勇气和青年人的忧伤的青年之作”。用一句话概括这本书的哲学思想,就是:成为你自己人生的作者,爱你的命运。伸向黑暗,才能看到高处的阳光每个诚实的人走路都会发出声音不能听命于自己者,就要受命于他人。不相信自己的人总是在说谎。其实人跟树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最好让你身上的恶魔长大!那于

  • 她用身体作画笔,在画布上释放天性,震撼艺术界!

    湖北美院“异想天开”作品展上,一位油画系大三的女学生,用身体作为画笔,伴随着幽兰古琴声,在画布上“随心所欲”,给现场观众带来了别样的视听体验。“以我的肢体为画笔,无论我怎么改变,一直都是以‘我’为点出发,画出来的作品很富有女性特征。”该学生认为:“现在的绘画方式都很传统,而在二维空间中,赏画的视觉冲击力不够,我希望有新颖的元素出现,我们也需要有些新的东西出现。”琴声结束后,一幅生动而具有表现力的抽象画,呈现在大家眼前。这种艺术形式虽然在国内并不常见,但在国外却很普遍。来自美国的视觉艺术家、表演艺

  • 一句简短的话,却浸染着孔子无尽的落寞伤感

    从我与陈蔡者,皆不及门也孔子晚年,很想念那些,他一点一点培养起来,曾经朝夕相处和他共患难的弟子们,多希望他们能回来看看我啊;但想着他们现已投身各行各业,致力于修己安人安天下的事业中去了,孔子身边的冷清,个人的落寞伤感,也可以说是一种成功一种骄傲了。

  • 首届“中期茶投资与收藏市场价值论坛”在茶阅世界隆重举行

    【兴茶网资讯】5月10日下午,正值第14届深圳文博会期间,由茶阅世界和兴茶传媒联合举办的“抓热点•抢机遇——探讨中期茶投资与收藏市场价值论坛”在深圳隆重举行,作为本届文博会的重磅茶类活动之一,备受关注。在现场,中期茶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学者、流通领域的专业操盘手、收藏领域的资深藏家、传播领域的媒体创始人等汇聚一堂,剖析普洱中期茶热度上扬的深层原因,解读当前中期茶的市场状态,分析中期茶的投资、收藏价值,探索中期茶未来市场的机会。六位对话嘉宾热忱分享真知灼见,讲述经验教训,探讨机会与价值,现场话锋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