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对你深爱入骨】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19 14:25:4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对你深爱入骨

第9章 笼子里的金丝雀
余蔚蓝哑口无言。163生活网   而此时此刻,季郁城落在她眼里,简直成了世界上最可怕的恶魔!   “余蔚蓝,”季郁城的眼底满是阴霾,“你真是让人作呕。”   “季郁城,你胡说什么?”宋枝南僵着脸,面上带着愠怒,“我不过是听说蔚蓝生病了,所以来看望而已!”   “一口一个蔚蓝,叫得还真是亲切。”季郁城的唇角勾起几分冷意。   “够了,别说了。”余蔚蓝的浑身一颤,“枝南,你先走吧。”   “可是……”宋枝南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对上余蔚蓝带着哀求的双眸,最终又将话语吞咽了下去。   男人推着轮椅离开,独留两人对峙。163生活网   余蔚蓝攥着背角,却见季郁城几步上前,一把扣住她的下颚,迫使她抬起头,接着含上了她的嘴唇。   男人的问带着十足的霸道,舌尖黏连着津液,闯入口腔,几乎要夺取她的所有分泌。余蔚蓝被吻得昏了头脑,倏然唇间传来一痛,她才猛地伸手推开了她。   “你在做什么?”   “做什么?你觉得呢?”季郁城冷笑道,“怎么?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些吗?”   “你这个疯子!”   “疯子?”季郁城冷冷地看着床上面红耳赤的女人,“你别忘了,是谁把我逼疯的!”   你这个下贱的女人!   所有话语都化为了最为锋利的字眼,扎在余蔚蓝的心尖上。   季郁城背过身,独留弧线冰冷的背影。他大步离开,又在病房门口停了下来:“余蔚蓝,如果你想保住宋枝南的话,你最好安分点。”   “否则,你知道我的手段。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摔门声响起,余蔚蓝的膝盖弯曲,将自己湿润的脸埋入怀中。   临近傍晚的时候,余蔚蓝办了出院手续,准备出院。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余蔚蓝点开屏幕,是宋枝南。   “喂?蔚蓝,你出院了吗?”宋枝南温柔的声音从电话一端传来,如春风拂面,令人安心,“今晚有个宴会,我也在,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来。”   余蔚蓝毫不犹豫地应下,想起白天的事情,她终究欠宋枝南一个道歉。   打扮一番后,余蔚蓝来到宴会。来自163shenghuo.com   此时此刻的她,身着宝蓝色的抹胸长裙,腰肢只手可握,如波浪般的裙摆包裹住一双修长白皙的腿。她的长发盘起,露出优美如天鹅般的脖颈。   她来到指定的酒店,正要进去,却不料几个保安拦住了她。   “小姐,不好意思,请您出示您的邀请函?”   邀请函?余蔚蓝蹙眉。   宴会的确需要邀请函,但是对于一些众所皆知的人物,往往会抹去那项规定。   “不好意思,我没有带邀请函,不过我是季家的少夫人。”余蔚蓝道。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抱歉,这位小姐,没有邀请函,我是不会放你进去的。”   余蔚蓝一愣,她站在原地,有些僵硬。   嫁入季家以后,因为季郁城的厌弃,她被断绝了所有社交关系,少数知道她的,也就是医院的工作人员和豪门圈子的众人。   她苦笑一声,她这个季家夫人,当得真是失败。   只是,就算认识又如何?在被人的眼里,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杀人犯!   余蔚蓝正想打电话解决,却不料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余蔚蓝?”   
第10章 温柔得让人心动
这道声音,太过熟悉了。   余蔚蓝的脊梁瞬间僵直,她僵硬地回过身子,与一双目光直直对上。版权163shenghuo.com   季郁城正站在她的几步之远处,他身着笔直的西装,四方领口立起,一张冰冷的面容就算是在黑夜之中都俊美得让人心颤。   只是,此时此刻,一个女人正揽着他的胳膊,小鸟依人般地依偎在她的怀里。   ——李蔷薇。   她早已做好遇到季郁城的准备,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   “你怎么在这里?”季郁城蹙眉,冷声道。   男人的面上满是厌恶,宛若在注视着一只人人喊打的老鼠。余蔚蓝故作倔强地勾起唇角,从容道:“既然她都能在这,为什么我又不能呢?”   “你这是在不满?”季郁城的声线更低了几分。   李蔷薇朦胧着双眼,故作懵懂:“余夫人,你不要误会,是郁城觉得你身体不好,才让我陪他的。而且,这种事情,我也不会第一次了,会比较熟练点。”   不是第一次?熟练?   余蔚蓝抿唇,作为正室,她才是季郁城真正的女伴。如今,在季郁城眼里,自己到底算什么?   “我又怎么会在意呢?”余蔚蓝嗤笑,“不过是个上不了台面的情人而已。”   “余蔚蓝,你最好给我注意一点。”   男人的话语疯狂地刺激着她脆弱的神经,余蔚蓝侧过身,抹胸礼服露出了白皙的肩膀,远远看去,就像是高傲的白天鹅。   就算曾经跌入谷底,陷入淤泥,她依旧骄傲如初。   “多谢季先生提醒。”余蔚蓝转头对保安道,“请问,我可以进去了吗?”   有了刚才那一出,保安自然选择放人。余蔚蓝走进酒店,隐隐听见有什么从身后传来。   “没想到她真的是季夫人?”   “除了她,谁会叫余蔚蓝啊?毕竟,谁不知道,几年前,她差点害死了自己的闺蜜……”   余蔚蓝闭上眼睛,掩去了眼底的苦涩。   时间流逝,宴会终于开始,小提琴曲悠扬响起,衣冠鲜丽的男女们飞扬着衣摆,欢声笑语。   余蔚蓝没有停留的心思,她按照的电话里的嘱咐,来到了阳台。   宋枝南果然在那里。   温柔的男人正坐在轮椅上,他修长的手指正端着一个高脚杯,猩红液体在杯中微微荡漾。   “你来了?”听到声音,男人回头,淡笑。   这抹微笑,无论什么时候,都能洗净余蔚蓝的疲惫。   “关于白天的事情,真的不好意思。”余蔚蓝开口道,“我没想到,季郁城会来,并且……”   “不用说这么多。”宋枝南打断了她的话,他的双目敛起,带着酝酿而开的柔情,“蔚蓝,你不用对我道歉,以前是,现在也是。”   余蔚蓝低下头,死死地捏着单薄的布料:“谢谢。”   宋枝南永远都这样,温柔到极致,一次又一次地放大了她的愧疚。   夜风徐徐吹来,余蔚蓝正向走上前,却不料脚下的高跟一崴,身子竟然向前倾倒而去。   她惊呼一声,一双手臂揽上了她的腰肢,将她拥入一片温暖之中。   男人特有的成熟气息传来,弥漫于她的鼻尖。余蔚蓝抬头,正好对上宋枝南一双含着笑的眸子。   她的脸一红:“对,对不起……”   她说着,正要挣脱,却不料一声尖锐的女声打破了这片暧昧:   “啊!”
第11章 水性杨花的女人
余蔚蓝回过脑袋。   一对男女映入眼帘,男人面色冰冷,一双如鹰的眸子迸发出如同寒冰般的冷意,直直地落在她的脸上。   季郁城?余蔚蓝一惊,他不是在会场吗?   “季夫人,你这是在做什么?”李蔷薇夸张地捂着嘴,因为她的尖叫,不少人向这里看来,“你竟然在勾引宋枝南先生?”   余蔚蓝的脸色一黑,她正要说些什么,李蔷薇却喋喋不休地接了下去:“季夫人,你可是季家的少夫人!郁城的妻子!你怎么能这么做!”   她的话语太快,这下,可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的。   “闭嘴。”余蔚蓝的声音中带着隐隐的怒意,“我和枝南只是朋友关系……”   “一口一个枝南,还说你们只是朋友?”李蔷薇道,“况且,刚才我可是亲眼看见你们两人抱在一起呢……”   这话出口,众人的目光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厌恶和嫌弃。   “切,我就说,这个女人来这里怎么会那么安分?竟然想勾引别的男人!”   “可不是吗?你也不看看她是谁?连自己闺蜜都能下手的恶毒女人。”   “如果我是季先生,恐怕早就将她给赶出门了!”   “等等,不是这样的!”宋枝南想要解释,却不料李蔷薇直接插嘴,“宋先生,我知道你和季夫人是多年的朋友,但是你不能为了自己的情谊,这般维护她啊!”   此话出口,更加坚定了所有人的想法。   余蔚蓝僵在原地,她并没有错过李蔷薇眼中一闪而过的得意。   这个女人,就是想害死她!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挤出人群,直直走到她的身前,将她抱了起来!   余蔚蓝的双脚悬空,她尖叫出声,连忙环住了男人的脖颈:“季郁城,你做什么?”   季郁城并没有回答她,他将女人扛在肩上,高大的男人将女人衬得更为娇小,这副场景,远远看上去,倒还有些滑稽。   “郁城?”李蔷薇一愣,她连忙上前,可男人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予,抱着怀中的人离开了宴会。   独留李蔷薇站在原地。   议论声更为响亮,躁动的声音刺激着李蔷薇的神经。李蔷薇握紧拳头,指甲几乎都要掐断。   凭什么!凭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余蔚蓝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究竟有什么好的!一个个都维护她!   没有人看到李蔷薇眸底的恶毒,更没有人知道她掩藏在身躯里的愤怒。   总有一天,她会亲手将余蔚蓝,给打入地狱!   而另一边,余蔚蓝被狠狠甩在了车子上。   “你做什么?”这个场景太熟悉了,熟悉到让余蔚蓝有些心慌。   “我做什么?”男人的声调太过冷淡,她甚至听不清他话语里的情绪。   车门被关上,一双大手迎上了自己的身躯,掀开了裙摆,露出细腻的肌肤。   “余蔚蓝,是不是你觉得,我没有满足你?”季郁城的力道太大了,他霸道地蹂躏着女人的每一寸皮肤,疼痛余蔚蓝快要挤出眼泪。   “我说了,都是误会!”余蔚蓝嚷道,“求求你,放开我……”   这一次,男人并没有理会她。他扯掉了她身上每一块布料,在黑暗之中,蛮横地刺入了她的下体。   疼痛、暧昧,在一瞬间爆发而出。   恍惚之间,余蔚蓝似乎回到了那个晚上。   几年前,自己因为醉酒,不知不觉地上了季郁城的床。   男人亲吻着自己,她看不清是谁,只知道带着淡淡的酒气,和无尽的柔意。   他喊着她的名字,闯入她的秘境:“蔚蓝……”  
第12章 李蔷薇被强了?
激情过后,季郁城终于放过了她。   余蔚蓝失魂落魄地坐在车子的座椅上,男人已经整理好衣襟。他刚打开门,一个女人迎面走来。   “郁城,你还没走?你是不是在等我?”李蔷薇满脸的惊喜,她欢快地走上前,却又定在了原地。   她的目光斜过,正好看到昏暗的车厢内,有人衣衫不整地坐在那里。   而女人的脖颈上,道道殷红隐隐显现。   李蔷薇平息了内心的嫉妒,她装模作样地揽上了季郁城的胳膊:“我们回家吧。”   季郁城没有回答,径直坐上驾驶座。三人一路无言,直到车子在别墅前停下,他才终于开口,打破了这片寂静:   “过几天,你跟我去参加妈的生日宴。”   余蔚蓝愣了一下,才反应他在和自己说话。   余蔚蓝咬了咬下唇:“为什么?”   他不是厌恶自己吗?连带他们一家子……   “怎么?你要的,不就是名正言顺的身份吗?”季郁城嗤笑一声,他不再说些什么,揽着李蔷薇走进别墅。   余蔚蓝呆呆地坐在原地,她的手落在自己的胸口上,感受着带着规律的心跳。   罢了……   余蔚蓝叹了口气,扫去了一切的苦意。   季郁城,你真的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   生日宴如期而至,余蔚蓝就算再没精打采,也好生打扮了一番。   豪门世家,是最看重的面子的。余蔚蓝画着淡淡的妆容,洁白的露肩短裙衬得她更为灵动,宛若一支含苞待放的月季花。   她对着镜子僵笑了一下,回过头,正好对上相依相偎走下的男女。   男人俊美,女人柔情,或许他们,才像真正的夫妻,   余蔚蓝没吭声,安静地跟着两人来到了季家。明明身为季家少夫人,她却宛若一个旁观的宾客。   “哎呀,我们蔷薇真是嘴甜,怪不得郁城那么喜欢你!”季母笑得合不拢嘴,“比起某个女人,真是强多了!”   “阿姨,你胡说些什么呢!”李蔷薇娇嗔道,“您稍等一下,我先去趟卫生间。”   季母点点头,李蔷薇则扭着腰肢离开了宴会。   十多分钟后,李蔷薇依旧没有回来,就在余蔚蓝疑惑的时候,一个下人匆匆跑了过来:“不好了!李小姐被人带走了!”   什么?   余蔚蓝一惊,不知为何,一抹恐慌的情绪弥漫于她的心头。   只是她来不及多想,跟着众人,在下人的带领下闯进了一个房间。   酒气与淫乱迎面而来,只看见king size的大床上,一个男人正死死地压在女人的身上,女人哭得花枝乱颤,花了妆容:“救命啊!救命啊!”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李蔷薇!   见状,立马有人上前,将床上的男人狠狠甩下了床。   与此同时,李蔷薇的衣着已经彻底凌乱,她衣衫不整,披头散发,一副苦楚的可怜样子。季郁城沉着脸上前,李蔷薇立马扑了上去:“郁城,我好害怕!”   “这是怎么回事?”季郁城冷冷道,目光投到了那个男人身上。   眼下,原本喝醉的男人总算清醒了过来。他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忽然眼前一亮,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向余蔚蓝直直扑去:   “少夫人,你可要救救我啊!”   
第13章 原来是她做的
不好的预感在心头弥漫,所有人都投来了诧异的目光。   余蔚蓝一惊,她想甩开脚边的男人,却不料他死死地抱着她的小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少夫人,我可是按照你的意思办事的,你可不能翻脸不认人啊!”   余蔚蓝错愕:“你胡说什么?”   “少夫人,当初是你找上我,说只要我强奸这个女人,就会给我一笔钱!”男人匆忙道,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上面赫然写着余蔚蓝的名字,“你说了,如果被发现,你也会保我,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震惊、嫌恶、愤怒,千丝万缕的情绪交集于她的身躯,几乎要压垮她的脊梁。   眼下,百口莫辩。   余蔚蓝的脸色发白,她感觉自己的指尖都在颤抖。   “不,不是我……”   羸弱的狡辩落在了所有人的耳内,然而,着并没有带来一丝一毫的改变。   “啪!”   一声清亮的巴掌声响起,原本惨白的脸上,赫然出现了一道鲜红。   “果然恶毒!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余蔚蓝,果然是我小看你了!”季母愤怒地喊道,又是一巴掌落下,“我告诉你,我们季家,没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儿媳妇!”   不,不是的!   委屈在余蔚蓝的心里叫嚣,可是此时,她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说了,又有什么用?   所有人都不相信她,所有人都以为她是真正的凶手。   这一切,和几年前,一模一样。   “妈,我先带她们回去。”一旁沉默的季郁城倏然开口,没有人能看清他眼底的锋芒,“这一切,全都交给我解决。”   季母点了点头,人群才散去。   余蔚蓝被拉入车内,回到别墅。   没有给她任何思考的余地,就有下人将她拽到了仓库。   昏暗而又窄小的房间内,女人抱着膝盖,蹲坐于角落之中。   她的全身都在颤抖,而没有人对此感到怜悯。   不知道过了多久,仓库的门终于开了,男人从门后走了进来。   “季郁城……”余蔚蓝的嗓音沙哑了,“她,怎么样?”   “怎么?就连现在都不肯放过她?”黑暗之中,季郁城的话语更为冰凉,“还是,你非要知道她死了,才觉得满足?”   “我没有!”余蔚蓝吃力地开口,她的体力开始流逝,就连四肢都开始麻木,“不是我做的,我没有做这种事情……”   “余蔚蓝,你觉得,在事实面前,这种狡辩,有用吗?”季郁城弯下腰,他的脸凑近了一些,温热的气息从鼻腔洒出,落在余蔚蓝的脸上。   “余蔚蓝,三年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他的薄唇蠕动,每一个都带着愤怒和刻薄,一下又一下地割着女人的内心,“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满足?!”   余蔚蓝终究失去了辩解的力量,她软软的瘫倒下来,闭上了眼睛。   季郁城,你憎恨我,讨厌我,排挤我。那你,又怎么样才肯相信我?   凭什么,凭什么我要受到如今的一切!   明明,我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   季郁城厌恶地看着地上僵死的人,他站了起来,走出仓库门,对着一旁的下人道:“没有我的允许,你们所有人,都不能给她送食物和水!”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
第14章 诡异的笑容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   余蔚蓝蹲坐于窄小的空间之中,她靠着墙,抬着头,仰望着空荡荡的天花板。   肠胃在绞痛,饥饿霸占了她所有的思绪。   她已经三天没吃过东西了。   想到这里,余蔚蓝疲乏地闭上眼睛。   或许,这样死去,也不错……   “咔哒。”   忽然,一声轻微的开门声打破了这片死寂。脚步声传来,女人艰难地睁开眼,对上了一张俊美的脸。   “怎么?堂堂的余大小姐,竟然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季郁城的话语中带着赤裸裸的嘲笑。   然而,余蔚蓝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了。她抿着唇,盯着面前的男人,眼底的情绪让人捉摸不透。   不知为何,被这双眸子注视,季郁城莫名觉得有些恼怒:“如果你求我,我就带你出去。   “求你?”余蔚蓝虚弱而又无力,几乎是从牙关里挤出了这勉强的字眼,“季郁城,你干脆让我死吧!”   只要死了,就能停止这无止境的折磨!   只要死了,她就可以不再背负那些不存在的罪恶!   “死?”季郁城眉梢微扬,心底的怒意似乎又绽开几分。他伸出手,将女人的头颅撞到了墙上,“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那么轻松地去死!”   余蔚蓝苦笑,而他则摆了摆手,派人将她带了出去。   有人递上了白粥,给她喂下,原本流逝的体力也开始逐渐恢复。   然而,没有人能动她心中的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她去死呢?   季郁城,你究竟要对我残忍到什么时候!   吃完东西,余蔚蓝稍作梳洗一番,也总算有了人样。只是。季郁城显然没有让她安顿的意思,直接将她拐上了车。   目的地,竟然是精神病医院!   不详的预感在心头蔓延,她想要反抗,却被男人死死拽住胳膊,扯到了病房前。   隔着透明的玻璃,能够清晰看到里面的场景。   和她长得相似的女人躺在病床上,呆滞的神情为那张秀丽的脸增添了几分傻气。她似乎察觉到有人,转过头,对着镜子的一端呆呆地笑了起来。   “余蔚蓝,跪下。”   余蔚蓝顿了顿,她还没来得及挣扎,男人的手就狠狠按上了她的肩膀,迫使她的膝盖砰地撞上了地板。   冰凉的触感从腿上传来,余蔚蓝低着脑袋,不敢去看镜子里的一切。   然而,有人扯着她的头发,迫使她仰起头,对上了那张痴呆的笑脸。   “余蔚蓝,你好好看着,你的罪孽,可不是你用死就可以赎清的!”   季郁城狠厉的话语萦绕于耳边。   苏蜜是,李蔷薇也是!余蔚蓝,你要为自己做的一切,承担一切后果!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余蔚蓝晃了神。   或许,生不如死,就是如此。   自己的人生,永远永远,被掌握于这个男人的手中。   争执中的两人并没有看见,玻璃的另一头,病床上的女人咧着嘴角。只是当看到被迫跪下的余蔚蓝时,她的笑容,又夸大了几分。   从精神病院出来,回到别墅的余蔚蓝,彻底没了自由。   她被关在了这偌大的别墅之中,甚至被断绝了外界的联系,就连医院的工作也不允许去。   房间内,余蔚蓝坐在床头,看着窗外浩瀚的夜空。   不,她不该这样,坐以待毙!  

对你深爱入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对你深爱入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HK时代:空间 日式和室的现代化

    HK时代:空间日式和室的现代化

  • 初恋

    作者:红娘子挑战30分学院/夏天陈霏的高中群里,几乎每天都有上千条群聊信息,很是热闹。而夏阳是比较沉默的那种,几乎不出来说话。冬天的夜晚,大家都早早入睡,陈霏也不例外,她有比较规律的作息。电话突然想了,爸爸打来的,这个点打来电话,陈霏的心里有点慌。“霏霏,你妈受伤了,现在在去z市医院的路上”,爸爸的声音慌乱嘶哑。陈霏穿起衣服,抓起包包,驱车疯狂往z市赶。一路电话连线,得知妈妈是手指断裂,需要接指。她不敢想象如果手术失败,一向要强能干的妈妈怎么接受这个现实。她需要找到Z市最好的骨科医院。因为高中同

  • 艺术最高境界是生活中的每一件艺术品

    这些天来,食物是一个相当受欢迎的对象-Instagram和Facebook充满了每天分享他们的食物的人。来自墨西哥的米歇尔·巴尔迪尼(MicheleBaldini)是与世界分享他的早餐的人之一,唯一的区别是毫无疑问他的账户是值得关注的!美食艺术家只用鸡蛋,用铲子制作出令人惊叹的东西-从流行文化参考和风景到名家艺术品如梵高的“星光灿烂的夜晚”的娱乐。如艺术家所说,向下滚动,改变人生的鸡蛋体验!#1#2#3#4#5#6#7原文请戳:原文链接

  • 浙江省文化厅副厅长黄健全一行赴触手直播调研指导

    近日,浙江省文化厅副厅长黄健全及文化厅相关处室负责人莅临触手直播调研指导。公司COO李强以及超管团队、总裁办相关负责人陪同参观并座谈交流。黄健全一行在参观了触手直播办公场地后,认真听取了李总就触手直播相关情况的介绍。触手直播是开迅科技旗下产品,创始人来自在移动手机软件业和互联网从业多年的精英,其国外投资者包括美国硅谷著名的手机软件公司和风险投资公司。触手直播平台自2015年7月正式上线,目前已经拥有超过800万手游玩家主播和9000万手游用户。为喜爱手游的用户提供了交流互动的场所。自2016年4

  • 爱眼护使解读《黄帝内经--素问》原文+解析(178)

    《素问》第三十三篇-《评热病论》【原文】黄帝问曰:有病温者,汗出辄复热,而脉躁疾不为汗衰,狂言不能食,病名为何?岐伯对曰:病名阴阳交,交者死也。帝曰:愿闻其说。岐伯曰:人所以汗出者,皆生于谷,谷生于精。今邪气交争于骨肉而得汗者,是邪却而精胜也。精胜,则当能食而不复热,复热者邪气也,汗者精气也;今汗出而辄复热者,是邪胜也,不能食者,精无俾也,病而留者,其寿可立而倾也。且夫《热论》曰:汗出而脉尚躁盛者死。今脉不与汗相应,此不胜其病也,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失志者死。今见三死,不见一生,虽愈必死也。

  • 《八卦时空》上篇1:东西半球乾坤转动阴阳开创人类辉煌历史

    读者朋友大家好,欢迎阅读由北京先天奇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阎河冰所著的《八卦时空》连载国学文化课件。《八卦时空》是以先天八卦推演世界历史、人类文明发展几十亿年的客观发展规律,从宇宙诞生开始的55亿年前直到未来几千年以后的八卦时空运转态势。推荐大家边听音频边看文字,可以达到最好的学习效果。在第5期进入《八卦时空》的上篇,我们要分析的是公元前2397年—公元前958年间的东西方文明,共1440年,4次360年,直至月卯4、120癸的结束。在这个“运”中,东方文明从“坤”起顺时针旋转,西方文明从“乾

  • 阅文集团携手湖南卫视召开风云盛典,网络文学与大众娱乐用户深度叠加 ...

    近日,湖南卫视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将于1月28日播出“阅文超级IP风云盛典”。据了解,“阅文超级IP风云盛典”为国内最大的原创文学平台——阅文集团为表彰旗下作者当年取得的优异成绩而举办的年度作家盛典,每年有不少超级IP诞生其中。风云盛典原身为“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颁奖盛典”,本届为第三届。此次,阅文为了进一步提升原创文学的大众知名度,携手湖南卫视,集结各路大牌明星,将行业盛典搬上银屏。此举更加奠定了阅文在网络文学超级IP时代的主导者地位。该信息的发布明星为阅文集团旗下QQ阅读产品代言人胡歌,胡歌曾演

  • 解析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全面屏战略

    2017年,手机行业全面爆发了“全面屏”的流行,金立推行了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全面全面屏”战略,于11月一口气推出了八款全面屏新品。此举虽然让金立成为首个布局全线产品的品牌,但业内也有不少人认为金立这采用的机海战术,对此,金立集团副总裁俞雷在日前接受媒体访问时做了回答。金立副总裁俞雷2017年11月,金立在全面屏爆发之际发布了八款全面屏手机,此举确实是业内首次,对于金立来说,年初定下来的“筑城、拔寨”策略也初显成效。外界很多猜测金立是不是开始走“机海战术”,而俞雷则给予了否定。金立集团董事长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