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风雪伴君眠9章(第八章)

2017/12/19 19:32:12 来源:网络 [ ]

小说:风雪伴君眠

第八章

  黑河现下正值汛期,水流自是湍急不已,若是寻常人落入河中,定是有去无回。163生活网好在晏殊言随渔家女习水,增了一番见识,如今水性倒是极佳。落入水中不久,她便寻到一根浮木,借着那根浮木在水中漂流,这才得以求生,只是满身淤泥沙,着实狼狈。世人皆道晏殊年是那九天仙人挥毫而出的男子,酌墨为发,神木为骨,自是天水风流。如今这等模样,若是被人瞧见,倒真是教多少女子碎了芳心。
  待她及岸,早已精疲力竭。密林幽森,传来野兽此起彼伏的嚎叫,倒真是应景。手臂在此前的打斗中负伤,血流不止。风雪伴君眠9章(第八章)她急忙撕下一块衣袍,勉强将血止住,以免杀手循着血迹追来。林间树木繁茂,几欲蔽月,借着那影影绰绰的光,她避开野兽,在林间穿梭。
  臂上的伤口犹如万千蚂蚁噬骨,令她心口发疼,仿若有人拿着针戳她的心窝一般。且正值夜半,林间更深露重,使她头昏脑涨,四肢亦渐渐无力,额间尽是冷汗。晏殊言又走了片刻,这才停住脚步,倚着一颗巨树微微喘气。
  附近传来一丝轻响,虽几乎微不可闻,但她此时犹如惊弓之鸟,在这林中是草木皆兵,自然听闻了动静。这声音不似山间生灵在夜中穿梭之声,更像是高手的脚尖轻轻掠过叶上,花叶摇曳之声。推荐163shenghuo.com佩剑早已丢失,不见了踪迹,身上只余下临走时阿弟赠她的那把匕首。她轻轻抽出匕首,握在手心,躲在这棵巨树之后。目光如炬,宛若隐匿于黑暗之中的豹,紧紧凝视着猎物来时的方向。仿若下一刻,她便会撕碎猎物的脖子,尝到鲜血的甜美。
  好半晌,那人才悄无声息地才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他虽身着玄衣,却并非夜行衣的样式,应该不是苏相遣来的杀手。来人四处张望,看这架势,应是来寻她的。原文163shenghuo.com树木葱郁,林中月色淡薄,她虽会些武艺,内力却是不足,是以,并看不清来人的面容,只知是个身量极高的男子。她并未贸贸然出声,而是屏住呼吸,隐藏自己的气息,使自己与这夜色融为一体。
  她听得那男子微微的喘息,直到那人走近,她才如鬼魅一般自树后闪身而出,咬咬牙,忍住手臂的刺痛,握着匕首就朝来人刺过去。
  想来此人武艺极高,饶是平日里,自己也并非他的对手,遑论此时她已受伤。来人轻而易举地化解她的攻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反身一带,须臾之间便已将她擒住。她脚下生风,向后一勾,朝那人的小腹踢去,亦被他轻易化解。谁料却因此牵扯到臂上的伤口,疼得她霎时面无血色。阅读163shenghuo.com
  “来者何人?”她的双手被反剪于身后,背对来人。饶是她此刻已精疲力竭,她亦用冷冽的语气将那抹脆弱掩了去。若非她靠着一股意念坚持了下来,怕是早便失去了意识,倒在这寂寂山林,不知归处。
  来人并未开口,只是一把将她拥在怀中,一股淡淡的湖墨香萦绕在鼻间。怀抱温暖,像极了当年的那个拥抱。那个岁暮天寒的寂夜,那抹奋不顾身向她游来的身影,那句承载着秀丽江山的情话,那,是她年华中最柔软的记忆,是她割舍不断的情缘。
  “临钰,是你吗?”她不由得阖眼,声音软糯,言语间是女儿家的柔情。163生活网
  来人环在她肩上的手紧了紧,未曾答话。
  她转念一想,却道是自己将才魔怔了。临丰帝向来器重临钰,怎会让他来前线?更何况,临钰的武艺乃宫中禁卫所教,还不及自己。只是,来人究竟是谁?她微微挣扎,却丝毫不起作用。
  四周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片刻间,便有鸟兽惊起。看这架势,必是有大批人马朝此处赶来。晏殊言脸色一凝,此番前来的杀手实力不亚于之前那一拨,且数量更甚之前。
  她早已精疲力竭,神色倦怠。这次,恐怕再也不能全身而退了罢。她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来人松开对她的钳制,一把将其抱起,在她还未来得及回神的刹那,朝密林深处掠去。被他拥在怀中,看不见面容,只瞧见那一双眸子,在夜色中熠熠生辉。怀中温暖,竟让她生出一丝倦意。
  耳畔传来利箭的破空之声,那人拥着她在箭雨中飞奔。一声闷哼,他脚下一滞,继而又飞快地朝前掠去。脸上有濡湿之感,她伸手一摸,借着月光细看,竟是满手鲜血。她抬眼一瞧,明晃晃的利箭穿肩而过,箭尖泛着寒光,距她之近,令她惊骇不已。心下涌起一丝异样的情愫,不知为何物。
  半路忽地多出一拨人,与那拨杀手缠斗起来,这才让他们得此机会逃离。那人还在山间飞奔,低头见她面容困倦,轻声道:“困了吗?那便睡罢。”
  他的声音像是山风过耳,又像是缱绻的琴音,山涧泠泠的溪水,宁静而美好。一路颠簸,她伸手拉住他胸前的衣襟,沉沉睡去。他的唇角勾起,山月也为之黯然失色。

风雪伴君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风雪伴君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运筹之王8章

    原标题:运筹之王8章小说名:运筹之王第八章【唯财不破】关少河起身为韩漠斟满酒,亦为自己斟上,才微笑道:“五少爷,你可知少河经营的贸易行,经营的是何种货物?”“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了。”关少河笑道:“少河开的贸易行,在东海城应是最大的,经营的货物不是鱼物海鲜,而是珍珠珊瑚玳瑁甲等贵重海宝。”韩漠“哦”了一声,道:“原来关掌柜还是一位巨商。这些东西,若不是家资富贵,那可是经营不起的。你们庆国商人在东海城多得是渔行,这海宝行可没几家。”“三家!”关少河伸出三根手指头:“东海城共有庆商贸易行四十六家,经营

  • 我的极品娇妻8章

    原标题:我的极品娇妻8章小说:我的极品娇妻第八章娇妻醉酒徐丽说的很有道理,我也赞同,这些人跟他们讲理是没用的还是小心一点好,于是道,“那好,你那边处理好随时通知我,我会尽快把钱给你。”徐丽满怀感激的说,“老板,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总之今后一定帮你打理好店铺,让你一百个放心。”这两天我第一次感觉心情舒缓不少,助人为乐原来真的很有效果,让我感觉很有成就感,心中集聚的阴霾微微消散。就在我和徐丽交谈完毕不多时,打包的三名工人陆续前来上班,接着就是紧锣密鼓的分单打包,店铺内立刻忙碌起来。下班之前我交代了

  • 夜空下的星8章

    原标题:夜空下的星8章小说名字:夜空下的星8.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第8章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那男人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随后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露出坏笑,问:“你一晚上多少钱?”“根据资料显示计算,一晚上,五万。”我如实地告诉了他,周围的那些女人都笑了,眼里满满的不屑和嘲讽。我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样看着我?难道是因为我要的太少了吗?那个男的左拥右抱,不屑地轻笑一声,突然想出了个坏点子。他掏出五万块现金放在桌子上,说:“只要你在这里当众把衣服全脱光,这只是定金,我可以再给你转十万。”

  • 美人余香8章

    原标题:美人余香8章小说:美人余香第008章初面诱惑梁健道,“那是因为朱局长已经是局长了,我们这种小干部,还是要奋斗的吧。”朱怀遇道,“梁老弟,我这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什么副局长,只不过是个副科级,你想想,在区里干,最高能干到区委书记,那也就是个正处级。我们再挣扎,再努力,再折腾能拿捞到一个正科级已经是老天有眼了。不过,我觉得梁老弟,你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黄书记很看得起你哎,只可惜黄书记这就要调我们体育局工作来了。否则你肯定是大有前途。不过即使黄书记调走了,你还是有机会的,毕竟黄书记在全区的口碑

  • 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

    原标题: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书名:炊烟袅袅情如歌第8章送上门的妓女“我……手机没电了。”莫夕解释着,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病的缘故,现在的她哪怕是不小心碰到一个地方,都会带动着四肢百骸的阵痛,遑论是这么大的痛度。“没电?”盛淮安俊脸上泛着冷笑,“是真的没电,还是忙着和野男人上床,所以才没空接我的电话。”“我没有!”莫夕不可置信的看着盛淮安,“我在路上晕倒了,萧远才把我带到了他家。”仅此而已。她甚至不敢多待,火急火燎的就赶来给他送文件。“你晕倒了?”盛淮安冷冷皱眉,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心头涌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 幽若天眷顾8章

    原标题:幽若天眷顾8章书名:幽若天眷顾第8章成全你“你……滚,给我滚……”叶清抬手指着唐辰飞扬跋扈的脸,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出自己都觉得没有威慑力的话语。随后,被唐辰的眸子盯着有些心虚,她弯腰捡起石子就往唐辰的方向扔过去,她已经无所畏惧了。预想中的痛苦的呻吟没有传来,唐辰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她的石子,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叶清,谁给你的胆子,连我都敢打?”唐辰觉得这个女人大概是疯了吧,没有犹豫的就拿起石子想他扔过来,精准度还该死的好,她怎么不去国家队呢?“你是谁?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要是冒犯

  • 念念如梦8章

    原标题:念念如梦8章小说:念念如梦第8章不满单凉不敢置信地望着两人的背影,胸口像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突然有点不想入场。身为安逸尘的妻子,却没有被他当做女伴带着参加爷爷的寿宴,单凉有想过。但她没有想到安逸尘已经干公然带着名义上的小姨子来这里。门外的人群已经变得稀稀落落,单凉不得不朝里面走去,脚下每一步都异常沉重。安家主宅的大厅内,装修很是雍容华贵,安老爷子生性念旧,所以整个宅子都装修成中式的风格,哑光红漆的柱子,还有琉璃镶嵌窗户和吊灯,十足古代宫殿的样子。熙熙攘攘前来贺寿的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谈笑

  • 挚爱成伤8章

    原标题:挚爱成伤8章小说名称:挚爱成伤第8章赌气这无疑对苏禾来说是一个坏消息,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姜洲回这里。如果他看她不顺心,随时都会对她动手动脚,会危害到孩子。此刻她心急如焚站在客厅里,大脑飞速运转却依旧没有想出什么应对方法。门口传来响声,是姜洲回来了。她被关门声“砰”的一下惊到,猝不及防与姜洲对视上。她看着姜洲越走越近,内心一直让自己稳住心神不要慌,但眼神里的惊慌出卖了她。“怕我?”姜洲似非似笑的语气像是告诉苏禾,他今天心情很好,不会动手动脚。这让苏禾稍稍镇定下来,但马上心又提起来。姜洲伸手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