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风雪伴君眠9章(第八章)

2017/12/19 19:32:12 来源:网络 [ ]

小说:风雪伴君眠

第八章

  黑河现下正值汛期,水流自是湍急不已,若是寻常人落入河中,定是有去无回。163生活网好在晏殊言随渔家女习水,增了一番见识,如今水性倒是极佳。落入水中不久,她便寻到一根浮木,借着那根浮木在水中漂流,这才得以求生,只是满身淤泥沙,着实狼狈。世人皆道晏殊年是那九天仙人挥毫而出的男子,酌墨为发,神木为骨,自是天水风流。如今这等模样,若是被人瞧见,倒真是教多少女子碎了芳心。
  待她及岸,早已精疲力竭。密林幽森,传来野兽此起彼伏的嚎叫,倒真是应景。手臂在此前的打斗中负伤,血流不止。163生活网她急忙撕下一块衣袍,勉强将血止住,以免杀手循着血迹追来。林间树木繁茂,几欲蔽月,借着那影影绰绰的光,她避开野兽,在林间穿梭。
  臂上的伤口犹如万千蚂蚁噬骨,令她心口发疼,仿若有人拿着针戳她的心窝一般。且正值夜半,林间更深露重,使她头昏脑涨,四肢亦渐渐无力,额间尽是冷汗。晏殊言又走了片刻,这才停住脚步,倚着一颗巨树微微喘气。
  附近传来一丝轻响,虽几乎微不可闻,但她此时犹如惊弓之鸟,在这林中是草木皆兵,自然听闻了动静。这声音不似山间生灵在夜中穿梭之声,更像是高手的脚尖轻轻掠过叶上,花叶摇曳之声。风雪伴君眠9章(第八章)佩剑早已丢失,不见了踪迹,身上只余下临走时阿弟赠她的那把匕首。她轻轻抽出匕首,握在手心,躲在这棵巨树之后。目光如炬,宛若隐匿于黑暗之中的豹,紧紧凝视着猎物来时的方向。仿若下一刻,她便会撕碎猎物的脖子,尝到鲜血的甜美。
  好半晌,那人才悄无声息地才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他虽身着玄衣,却并非夜行衣的样式,应该不是苏相遣来的杀手。来人四处张望,看这架势,应是来寻她的。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树木葱郁,林中月色淡薄,她虽会些武艺,内力却是不足,是以,并看不清来人的面容,只知是个身量极高的男子。她并未贸贸然出声,而是屏住呼吸,隐藏自己的气息,使自己与这夜色融为一体。
  她听得那男子微微的喘息,直到那人走近,她才如鬼魅一般自树后闪身而出,咬咬牙,忍住手臂的刺痛,握着匕首就朝来人刺过去。
  想来此人武艺极高,饶是平日里,自己也并非他的对手,遑论此时她已受伤。来人轻而易举地化解她的攻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反身一带,须臾之间便已将她擒住。她脚下生风,向后一勾,朝那人的小腹踢去,亦被他轻易化解。谁料却因此牵扯到臂上的伤口,疼得她霎时面无血色。163生活网
  “来者何人?”她的双手被反剪于身后,背对来人。饶是她此刻已精疲力竭,她亦用冷冽的语气将那抹脆弱掩了去。若非她靠着一股意念坚持了下来,怕是早便失去了意识,倒在这寂寂山林,不知归处。
  来人并未开口,只是一把将她拥在怀中,一股淡淡的湖墨香萦绕在鼻间。怀抱温暖,像极了当年的那个拥抱。那个岁暮天寒的寂夜,那抹奋不顾身向她游来的身影,那句承载着秀丽江山的情话,那,是她年华中最柔软的记忆,是她割舍不断的情缘。
  “临钰,是你吗?”她不由得阖眼,声音软糯,言语间是女儿家的柔情。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来人环在她肩上的手紧了紧,未曾答话。
  她转念一想,却道是自己将才魔怔了。临丰帝向来器重临钰,怎会让他来前线?更何况,临钰的武艺乃宫中禁卫所教,还不及自己。只是,来人究竟是谁?她微微挣扎,却丝毫不起作用。
  四周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片刻间,便有鸟兽惊起。看这架势,必是有大批人马朝此处赶来。晏殊言脸色一凝,此番前来的杀手实力不亚于之前那一拨,且数量更甚之前。
  她早已精疲力竭,神色倦怠。这次,恐怕再也不能全身而退了罢。她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来人松开对她的钳制,一把将其抱起,在她还未来得及回神的刹那,朝密林深处掠去。被他拥在怀中,看不见面容,只瞧见那一双眸子,在夜色中熠熠生辉。怀中温暖,竟让她生出一丝倦意。
  耳畔传来利箭的破空之声,那人拥着她在箭雨中飞奔。一声闷哼,他脚下一滞,继而又飞快地朝前掠去。脸上有濡湿之感,她伸手一摸,借着月光细看,竟是满手鲜血。她抬眼一瞧,明晃晃的利箭穿肩而过,箭尖泛着寒光,距她之近,令她惊骇不已。心下涌起一丝异样的情愫,不知为何物。
  半路忽地多出一拨人,与那拨杀手缠斗起来,这才让他们得此机会逃离。那人还在山间飞奔,低头见她面容困倦,轻声道:“困了吗?那便睡罢。”
  他的声音像是山风过耳,又像是缱绻的琴音,山涧泠泠的溪水,宁静而美好。一路颠簸,她伸手拉住他胸前的衣襟,沉沉睡去。他的唇角勾起,山月也为之黯然失色。

风雪伴君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风雪伴君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情到深处:盛宠前妻 9章(第九章 羞辱)

    原标题:情到深处:盛宠前妻9章(第九章羞辱)书名:情到深处:盛宠前妻第九章羞辱司徒漠冽直接无视掉司徒天的话,他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脸色苍白的韩雪鸳,勾唇一笑。“技术当然是好,你想要品尝吗?”司徒漠冽深邃的眸子直直盯着司徒剑南,韩雪鸳这个女人是绝对不会让他动的,韩雪鸳是自己要践踏的工具,除了自己任何人都没有这个权利。韩雪鸳终于忍无可忍了,她的小脸一阵青一阵白的,挥起小手,猛然的甩到了司徒漠冽的脸上,这个男人太过份了,在房间里侮辱她还不够,竟然还要在样的场面羞辱她?他当她是什么?全场的眼神都看向了韩雪

  • 娇妻宠上瘾 9章(第九章 我能为他死)

    原标题:娇妻宠上瘾9章(第九章我能为他死)小说名称:娇妻宠上瘾第九章我能为他死“欧婷姐姐的素质太低了,还骂人,这位漂亮姐姐显然是不愿意与低素质的人说话。”盛子浩说的平静,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欧婷有想要爆打他的冲动。说她低素质也就算了,还叫她欧婷姐姐,却叫这个女人漂亮姐姐,她哪点比自己漂亮了,不过确实是比她漂亮。焦娅晴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没想到一个孩子都能猜测出她的意思,好聪明!她不由的低头看向了说话的小男孩,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好精致的一个孩子,可是……为何会与她的焦炎阳那么的像?“子浩,大人说话

  • 爱上极品女上司 9章(第九章 和女上司的温柔缠绵)

    原标题:爱上极品女上司9章(第九章和女上司的温柔缠绵)小说名字:爱上极品女上司第九章和女上司的温柔缠绵“哼,我祖宗十八代可没那福分,我来替他们受吧。”张金明邪恶的笑着。申岚咬着牙,双手捂着下面,愤怒的叫道“张金明,你这个无耻的混蛋,你他妈的可想清楚了?”“我早就想清楚了。”张金明气狠狠的咬着牙,心说,你他妈从我进公司就处处针对我,恨不得置我于死地。就是从那一刻起,老子什么事情都想清楚了。这么想着,张金明心里一横,以后就是砍头,老子现在也要好好享受一下。随即,他用力挺进了身躯……嘿嘿,这么紧致,好

  • 黑玫瑰 9章(第九章 涅槃重生)

    原标题:黑玫瑰9章(第九章涅槃重生)小说名称:黑玫瑰第九章涅槃重生那天是高云飞出院的日子,他已经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终于可以回家了。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不知道他是胖了,还是瘦了?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即使被黎湘儿她们冷嘲热讽也不能改变我开心的心情。自从,我和高云飞离家出走,又舔着脸求着高老师让我回来的事儿,被黎湘儿她们知道了之后,她们那伙人对我的欺负就更是肆无忌惮。一来,是高云飞住院没法来上课。二来,也不知她是从谁那里得知的消息,说我和高云飞已经决裂,都已经很久没有去医院看过他了。我记得,回学

  • 借情 9章(第九章女朋友)

    原标题:借情9章(第九章女朋友)小说:借情第九章女朋友“呵呵,行,看你心情不好,那我就少说。”邹丽笑了,拿起了信封打开看了一下,里面一共是七千五百块钱,邹丽跟我走了一共是十五天。“得!谢谢老板哈!”邹丽开心的一笑,将信封放进了自己的小包里,这一趟下来,工资包括我给她的奖金,她一共挣了一万块钱,也正好就是我卖的那个小户型挣的钱了。“你每一次这么说,我都感觉怪怪的。”我如实的说,邹丽听后笑了,眼睛斜着看向我告诉我别瞎想,我知道她听明白了,我就是想逗逗她,半个月相处下来,我跟邹丽也差不多就算是朋友了,

  • 升迁笔记 9章(第9章 漫长的夜晚)

    原标题:升迁笔记9章(第9章漫长的夜晚)书名:升迁笔记第9章漫长的夜晚王建才抬手看了看手边,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喂,钟站长啊,你好你好!我,王建才。你好你好!吃过早饭了吧,嗯,对对,他来了。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到了你的手下,可要给我好好锻炼锻炼他啊,今后他听不听话就看你的了!哈哈哈,好,一会儿我让小吴送他过去。唉,这边忙,上午八点半有个会,不然我就自己送他过去了!好,再见!”王建才挂了电话,看着朱青云说:“你个臭小子,到了辅导站可得跟着钟站长好好干啊,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你就等着被开除吧!一会儿

  • 挖墓挖出鬼 9章(第九章)

    原标题:挖墓挖出鬼9章(第九章)书名:挖墓挖出鬼第九章[正文]第九章------------山中根本就感觉不到太阳的西去的轨迹,当我们感觉天已经黑下来的时候才四点左右!“呼……终于到了!”胖子狠狠地喘着气,我和老三还有他的两个伙计也已经是有些脱力了。“今天晚上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明天开始干活吧!”胖子喘着粗气说道。我们随意啃了些食物,也顾不得什么就坐在了地上,用背部靠着大树。“妈的,真是难熬!”老三低声嘀咕着。“少发点牢骚,到了下面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时间!”我对着老三低声说道。闲扯了一会儿,大柱和

  • 上位 9章(第9章 妒火)

    原标题:上位9章(第9章妒火)小说名字:上位第9章妒火隋金忠赶紧放下架子,笑着说:“哎呀,我是开玩笑的呢,我又不是千金大小姐,那里就那么娇气了呢?张县长能坐,我当然就能做咯!呵呵呵!”罗天明和张长胜也都就坡下驴,迎合着他笑了起来,但彼此都知道,这才刚刚开始,真正的较量还在后头呢······县里的领导班子定下来没多久,科级干部的选拔与任免就开始了。唐玉君满打满算自己进县委还没有一年,所以在大家都如火如荼的拉票、钻营的时候,是很泰然的,因为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关于提拔的奢望。县里有什么风吹草动,最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