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亲亲总裁别太坏13章(第十三章追剧)

2017/12/19 22:04:23 来源:网络 [ ]

小说:亲亲总裁别太坏

第十三章追剧
  夜,很静。163生活网大床上睡着一个睡美人,外面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显得格外的暖,夜空中的星星此时也倒映在她身上跳动着,好似午夜精灵。   墨兮兮这一觉睡得很沉,梦里有妈妈,还有她和妈妈还在一起画画,坐在摇椅上聊着一些女人都喜欢的话题,还有两人一起在海边戏水的画面,这样的梦让她舍不得离开梦境。   后来她的梦里又出现了一个几岁大小的孩子,她拼命的想要睁开自己的双眼看清楚这个小孩,可奈何她怎么挣扎着想要看清楚对方的脸,却还是无尽于是。   她这时隐约模糊的看着小男孩手里抱着一个小女孩画面,然后把她放在了离废墟较远的地方,才转身离去。   她想伸手去抓住那个人,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道:“别...走...别...走...”墨兮兮这时才被惊醒过来。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而且这个梦从她十岁开始,就不定时的会出现在她的梦里。   她一直都很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但想破脑袋她也想不出来,时间久了以后,她慢慢地就不在这件事情上多想,她挥开思绪摇了摇头,擦了擦额头前的几滴汗珠。163生活网   她慢慢坐了起来看着眼前这陌生的地方,自己这是在哪里,她记得自己不是在崭袭留的车上吗?   自己不是叫他把自己送到美容店里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把她带哪来了,而且自己居然还脑子进水,在他车上给睡着了,哎!真是丢脸死了,墨兮兮在心里想着。   突然想到某个臭男人,她心里就气得牙痒痒,下午那么坑自己,那么欺负自己,居然还打她屁股。他还真是个不要脸的臭流/氓,老男人,想到这里墨兮兮杀他的想法都有。   墨兮兮在心里骂完,这才抬头看着陌生的环境,打量起这个房间来,这个房间是以黑白格为主的色调,床头背景墙设计是选用了也是黑白色圆点壁纸墙面,搭配深蓝色深棕色的软装床,呈现了一种霸气阳刚的感觉。墙面是黑色线条网状水晶系列,整间卧室彰显了英伦风情,营造出一种阳刚之气的简约。一看就知道是男人的卧室。   正想着这个房间到底是谁住的时候,这时房间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进来的是一位很年轻的女孩子,看起来也就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样子。亲亲总裁别太坏13章(第十三章追剧)   她一进来就礼貌地对她一笑然后在开口对她道:“你醒了,墨小姐,饿了吗?要是饿了现在就起来吃点东西。”   “这是哪里,”墨兮兮没有回答她,反倒是开口问她道:   这时年轻女孩子也不介意,还是以微笑来回她道:“小姐我们的房子是在郊区,这一带都是别墅,女孩慢慢地跟她解释道:   佣人女孩也低头倾斜着角度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家少爷今天带回来的女孩子,她长相很是清新甜美,皮肤也白白嫩嫩地,而且看起来给人感觉像是刚出水的芙蓉一般,那样清透。   她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自己家少爷带过什么女人回来,这还是第一次。而且她感觉眼前这个墨小姐人还是蛮好相处的,说话也不像那种刁钻古怪的难以接近的那种人。自己对她的感觉也好,总之就是觉得她很好相处的样子。   她打量完后,就对她说:“墨小姐我就先下去了,有什么事在叫我,还有你我叫英英就好。对了,你是下去吃,还是我帮你送上来。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还是等一会下来吃吧!”墨兮兮刚刚被她打量的有点不好意思回答她道:   那个叫英英的女孩对她,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退出了房间,墨兮兮见她出去轻虚了口气,刚刚被她那么刺裸裸的打量,都有点不好意思啦!   不过她看得出这个叫英英的女孩对自己并没有敌意,反而感觉她人好可爱的,对自己也说话也还算友好。   想了一会墨兮兮这才从床上揭开被褥下来,走到旁边的浴室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然后再打开房门挪动脚步下楼。   她慢慢走在到楼梯口就开始打量了起来,这里好大,可以说是堪比宫殿,地面上的瓷砖缝都镶了水钻粉,夜晚就算不开灯也会闪闪发亮,映出一个个星星点点很似耀眼,客厅里面主要是欧美的装修风格。   看到这里墨兮兮不由得在心里感叹道: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装修就是这么豪华。   她慢慢地从楼上下来,刚下楼梯口就看见刚刚上楼叫自己的英英出现在她面前对她问道:“墨小姐,你下来了。”   墨兮兮对她温婉一笑回说道,“嗯。”自己刚被她这么突然冒出来吓了一跳。亲亲总裁别太坏13章(第十三章追剧)但她面上没有表现出来。   “小姐,你要不要喝点什么,我去帮你倒。”佣人英英上前在次问她道:   墨兮兮听她这么一问,好像自己现在还真的有那么点口渴了,笑着回答她说道:“给我一杯白水就好。”   佣人英英对她点了点头,英英看墨兮兮不矫情,性格又随意的样子,自己对她的好感又多加深了一分。   她走到旁边的茶几上倒好一杯水,直接顺过去递给她,开口对她说道:“墨小姐你把水喝了,我带你去餐厅吃饭,我都准备好了。”   墨兮兮听她老叫自己墨小姐长,墨小姐短的,心里很是别扭,尴尬的看着她开口对她说道:“你就别老叫我墨小姐这,墨小姐那了,叫得我听着怪别扭的。你看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你以后就叫我兮兮好了。163生活网”墨兮兮笑着对她说着。   佣人英英听她这么说连忙摇头说道:“这怎么行,我还是叫你墨小姐吧!”   说完英英底下头不在说话,她在心里默默想到,她哪里敢呀!她可是少爷带回来的人,自己怎么会那么主仆不分,再说少爷从来都没有带过女人回来。这是第一次,想必这个墨小姐在他心里不一样。应该很重要。不然少爷怎么会带她回来,下午她看见少爷还亲自抱她回卧室的。那样小心翼翼地对一个女孩子。是她从未见过的。   墨兮兮见她这么轴怎么也说不通,只好放弃对她摆手说道,“随便你吧!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哎!墨兮兮在心里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   她来到餐厅前看着一大桌好吃的眼睛都亮了,看得她直流口水,自己现在真的很饿,她还是今天快中午的时候吃了一碗面条,下午又那么费神的跟那个老流/氓周旋了那么久,她现在还真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英英看着眼前的这位墨小姐,现在这模样还真是好可爱,怪不得少爷会那么小心翼翼的对她,甚至还把她带回了家。   墨兮兮这时也刚好抬头对上她的眼眸,顿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对她“呵呵”了两声,尴尬的说着:“那个,我刚刚那样你看着是不是觉得我很怪,很傻。”   呵呵,她在次呵呵傻笑两声对她说:“我就是这个样子,你不要见怪。我这人不喜欢太过约束,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我自己有时候也会忍不住就很自然做出来了。”   “没事,你的样子很可爱。”佣人英英看着她回道:其实自己说的都是事实,她现在越是跟她接触,她就越喜欢眼前的这位墨小姐了。   墨兮兮听她这么说尴尬的脸松懈了几分,往周围看了看没有看到其他人,她大致猜到了这谁的家,她看向佣人英英问道:“怎么就我一个人吃饭,你们家主人呢?”   英英见她这么问带着微笑顺口回答她道:“我们家少爷有事出去了,她把你送回来就匆匆茫茫的走了,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走之前还不忘吩咐我们好好伺候你。墨小姐你慢慢吃,有什么需要叫我一声,我人就在外面。”   说完她就往外走了,墨兮兮本来还想在问点什么的,可最后还是忍住。她坐下来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其实墨兮兮是个吃货,几乎也不怎么挑食,她什么都吃,而且她的口味比较偏重,喜欢吃些偏辣的东西。越辣就越对她的口味。   她看着这一桌子的好菜,里面还有几个菜比较对自己的口味,她夹着其中一道菜吃得津津有味。没一会桌子上的菜几乎都被她一扫而空,她着才舍得放下筷子。   放下筷子的墨兮兮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伸了个懒腰。说道:好饱啊!她在心里感叹道:这里的饭菜烧的真好吃,要是天天能吃到就好了。   墨兮兮摸着自己吃撑的肚皮走到外面,她来到大厅看了看外面,现在已经有点晚了,她想着自己也该回去了,可这里是哪里她都不知道。想到这墨兮兮看向一旁的英英问道:“你们这外面好坐车吗?我想回家了。而且现在都已经很晚了。”   听她这么说英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么晚了她还要回去,少爷把她交给自己照顾她,不就是让自己看着她吗?她要走了,少爷回来会不会发脾气啊!英英在心里怯怯地想道:   半天等不到她回答的墨兮兮急的要命,但又不能说什么,她看着她脸上胆怯的表情就知道是什么原因。   哎!她在心里大大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个面瘫脸 一点怜香惜玉都不会,家里的佣人都那么怕他。   英英见她不在提要走的事,才开口回答她刚问的问题,对她说道:“我们这里本来就比较靠郊区所以不好坐车,现在很晚了应该也没车了,就算有车也得步行一段路才能坐。”墨兮兮听她说完之后只好放弃要走的心思。还是明天天亮再走吧!她在心里想道:   她来到客厅的沙发边坐了下来,打开电视看了起来,现在她还一点睡意都没有,主要是下午睡了那么久现在还不困,想着自己看一会电视再上去睡觉。   她一打开就电视机就看见里面放的正好是现在很红的一步电视剧《三生》,里面的男女主角的爱情很虐恋,但情节画面好唯美。看得墨兮兮难以移开视线。其实墨兮兮也跟别的小姑凉没什么区别,她也喜欢追剧。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看得她都不知不觉的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亲亲总裁别太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亲亲总裁别太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我在时光里等你17章(第17章 离婚吧)

    原标题:我在时光里等你17章(第17章离婚吧)小说:我在时光里等你第17章离婚吧姜紫头偏了偏:“别开玩笑了。”辰亦铭伸手来扶着她的脸:“没开玩笑,我向来说一不二,你还不清楚?”只是亲一口而已,就当是不小心碰到他的皮肤吧。姜紫迟疑了一会,闭上眼睛,机械地往他脸颊上亲了一下。这张熟悉的脸这么靠近她,微垂的眼眸,睫毛像扇子一样盖在上面,温热的鼻息喷在她耳边。有一瞬,她仿佛跌落时间的悬崖,又回到了过去。她警觉地往后退。这样就好了吧。她谁的人情也不欠了,真轻松。辰亦铭也睁开眼睛,他忽然双手捧住了姜紫的头,

  • 放下爱情放下你17章(第17章 替兄还债)

    原标题:放下爱情放下你17章(第17章替兄还债)小说书名:放下爱情放下你第17章替兄还债林凡咬着唇,心狠狠的揪了起来,她躲进了林正叶的背后,不想让自己的泪水被其他人看见。赵子豪突然冷下了眸子,一下一下把玩着小指上的戒指:“不过……林正叶,你当初向我保证的,安排的人绝对是顾泽言信得过的,我才没有追究之后的款项,留下了你和你妻子的贱命,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你怎么解释?”“赵总……我当初绝对没有说谎啊!我妹妹是顾泽言的救命恩人,顾泽言绝对是相信她的,而且上个月她还怀了顾泽言的孩子……可是我也不知道顾泽言这

  • 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7章(第17章 直接去死)

    原标题: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7章(第17章直接去死)小说:原来爱情在记忆里第17章直接去死他瞬间紧张了起来,推开人群走到最前面。看见余梦玥正用玻璃碎片抵住脖子,她的脖子开始冒出血珠。“小玥,别乱来!”他的眉头微微紧锁,语气中带着紧张的因子。听到宁林泽的声音,余梦玥的反应更加的激烈了起来,她瞪大了眼睛,悲伤欲绝的嘶吼道:“后退,阿泽你说你最爱的是我,可是呢?我昨晚躺在病房的时候,你却跟……”猛然间,她突然发觉自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她垂眸,自嘲一般的嘲讽的笑了几声。她的脸庞上的挂满了泪痕,面无死灰的

  • 从此无心仍知痛17章(第17章 过河拆桥)

    原标题:从此无心仍知痛17章(第17章过河拆桥)书名:从此无心仍知痛第17章过河拆桥伊人居这个地方,盛南天分明每天都恨不得把她赶出去,然后从他的生活里撤退的干干净净。但是好不容易等到她自己不愿意回去的时候,盛南天却破天荒的把她绑了回来。展颜挣开一切束缚,手上的绳索被解开,被两个男人强制性带回伊人居,她一进去,就看到盛南天阴沉的脸色。其余人很快退下。“盛南天,你什么意思?”她气愤的站在他面前,要赶她走的人也是他,现在又叫人把她绑回来?“季杨苏回来了,你就连伊人居都不想回了是吗?”他的声音危险极了,

  • 款款深情成眷恋17章(第17章 怒斥)

    原标题:款款深情成眷恋17章(第17章怒斥)小说书名:款款深情成眷恋第17章怒斥不像叶清那个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女人,从小没经历过大风大浪,受不得半点委屈,看纯纯不顺眼,就想置她与死地,还把叶夫人的死硬扣在纯纯的头上!纯纯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受欺负了也只能自己默默承受,背后没有父母撑腰,唐辰一直是心疼她的,总会在下意识的去保护她,不想让她受到伤害。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个表面上脆弱不堪的兰花,其实花根深处是令人毙命的剧毒。这个中午,唐辰的好心情被叶清搅坏,原本打算和季纯纯一起吃饭也没了胃口,为了哄季纯

  • 炊烟起,我等你!17章(第17章 心颜自杀了!)

    原标题:炊烟起,我等你!17章(第17章心颜自杀了!)小说书名:炊烟起,我等你!第17章心颜自杀了!“没有吗?一点,都没吗?”她就要死了,他还不能好好对她吗?傻瓜,你知不知道你就要失去我了啊。盛淮安皱了皱眉头,兴许是被问烦了,直接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唇角不屑的勾起,那样的弧度,是在嘲笑她。仿佛有什么在莫夕心里轰然坍塌,铺天盖地的绝望朝她袭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盛淮安一路将她从沙发要到床上,空气中满是萎靡的气息。莫夕双眼空洞的躺在床上,听着从浴室传来的水声。她这十三年的爱意,终于消失殆尽了。她真的,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7章(第17章 瞎子和骗子)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7章(第17章瞎子和骗子)小说名称: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7章瞎子和骗子慢慢离开了喧嚣的闹市,车子停在了一栋两层的小别墅面前,不远处就是干净的沙滩和宁静的海面。杨笙把食指放在门口的指纹感应器上,“嘀”的一声,沉重的橡木门应声而开。“注意脚。”秦世欢小心翼翼的跨过门框,手足无措的立在原地,等着杨笙的下一步吩咐,却只听到了他越来越远的脚步声,和什么轻飘飘的东西被掀开的声音。“木易,你在做什么?”杨笙没有回答她,自顾自地把屋子里所有家具上盖的白布都拿开,扬起漫天飞舞的灰

  • 让爱化作雨纷飞17章(第17章 陆老太太气晕)

    原标题:让爱化作雨纷飞17章(第17章陆老太太气晕)小说名: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7章陆老太太气晕陆老太太的怒气更甚,她终于忍不住指着宋伊伊破口大骂,“这世界上怎么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与江已经结婚了,你还纠缠不休,当初既然收了我的钱,就该走得干脆些,现在回来又想再讹一笔不成?”宋伊伊的身子忍不住的颤抖,她惊恐万分的瞪着眼睛,焦急的解释,“陆老太太,我知道您不喜欢我,可是您也不能这样诬陷我,我什么时候拿过您的钱,又如何纠缠与江了?”不等陆老太太开口,陆与江直接将宋伊伊揽在了怀里,刹那间,围观的记者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