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载异志之魏国篇13章(第十三章·一年之期)

2017/12/19 22:49:5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载异志之魏国篇

第十三章·一年之期
洛上严本在运功疗伤,因为一股莫名的力量而致使气血逆涌,他只觉身体似是被/操控了一般根本无法动弹,直至那股力量消失,咽喉处涌起一股暖流,随即口吐鲜血。163生活网 “不妙。”身旁的黑影即刻消失在浓浓夜色之中。 方才的感受令洛上严想起在北郊山崖下触动那道封印时的情景,他似是进入了另一个境地,看见一些模糊的影像,却始终无法分辨那究竟是怎样的画面。内心对此的困惑让他想起了已经离开的郁旸涎,这一切因那少年而生,或许当真唯有跟着郁旸涎,才能解开他心底的种种困惑。 洛上严扶墙战起,朝着魏宫的方向望去。那里夜幕沉沉,无星无月。 洛上严嘴角牵起一丝苦笑,低头去看自己手腕上的“黑骨”纹。163生活网自从这印记出现在他身上,他便如此刻伫立在夜色下的魏宫一样,为暗夜所笼罩。不同只是当天亮之后,那座宫殿仍可接受照耀,而他却也许将永远与黑暗为伍。郁旸涎都不会是他的救赎。 那股莫名的蹿涌的力量让洛上严此时觉得精辟历经,他却仍担心着郁旸涎的情况,不知魏王会如何处置夜闯禁宫的少年,而惠宓又是否被郁旸涎收服,这一出让人难以描述的闹剧,不知会如何收场。 如同洛上严在大梁长街之上对郁旸涎的牵挂,惠施此时也猜不透魏王将会如何处置郁旸涎。 魏王一旦想起方才看见的那些令人作呕的尸体便觉得一阵恶寒,在魏宫中发生这样的事简直匪夷所思。郁旸涎虽然寻尸有功,却也当众给了他难看,这件事日后若是传出去,简直就是其他诸国眼中的笑话。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公子卬如今沉默不发,一双眼睛始终落在郁旸涎身上,仔细打量着这个来自异国的少年,像要从他的身上查出什么端倪。 惠施见如今气氛沉闷至极,未免公子卬有了奸计之后率先发难,便抢先开口道:“大王,臣以为这件事……” “什么事?”魏王打断道,与他而言,妖魔不应该也不会出现在魏国境内,尤其是魏宫之中,今夜根本就没有发现那些宫女的尸体,魏宫内也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什么妖魔。 “妖物还在宫中,还需一些时日,才可将其收服。”郁旸涎正色道。 魏王恨不能将郁旸涎这张嘴立刻封住。未免今夜之事泄露,他已想公子卬使了眼色,而公子卬也已会以,这就驱逐了其他侍者,自己也立刻下去处理保密之事。 现今殿内只剩下魏王、惠施与郁旸涎三人,魏王才勉强肯面对今夜之事,问郁旸涎道:“还要几日?你是说,在收服那妖物之前,寡人还要与它在这魏宫中/共处?” “它不会伤害魏王。推荐163shenghuo.com” 魏王内心本就张皇不安,他并不关郁旸涎此言究竟是真话还是安抚之言,只要一想起那些宫女的尸体,一想起那阵腐尸的气味,他便恨不得立即将那妖物抓出来。因此在郁旸涎发言之后,他不由扬声道:“那是妖物,你说它不会伤害寡人?妖物难道会听命与你?” “如果他们要对魏王不利,只怕早就动手了,不会等到今日。”郁旸涎道。 郁旸涎看来冷静,在魏王看来便是这少年对自己的生死并不在意,这恰恰触到了他身为君王的尊严,登时怒道:“你再说一次!” 惠施立即劝道:“大王息怒,郁贤侄既已经确定妖物在宫中,且给他一些时日吧。” 魏王无奈,问道:“要多久?” “一年。”郁旸涎道。 “什么!”魏王惊怒。载异志之魏国篇13章(第十三章·一年之期) 郁旸涎镇定自若道:“我是说,为魏王寻找大羿阴阳鱼灵骨之事,为期一年。” 惠施低声与郁旸涎道:“现在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眼下将宫中妖物制服才是要紧。” 郁旸涎却摇头,与魏王道:“我为魏王除妖,魏王准我将寻找灵骨的期限往后再推半年。否则我寻宝时日无多,即刻就要启程。” “你这是在要挟寡人!”魏王快步走下宝座,至郁旸涎跟前,怒目相向道,“寡人现在就可以将你拿下。” “我死不足惜,但魏王忍心看着妖邪为祸魏宫,甚至危及魏国安危?”哪怕面对魏王充满杀意的目光,郁旸涎依旧不卑不亢,未有半分退让。 惠施如今已不知如何从旁劝导,只好眼睁睁看着魏王和郁旸涎互不相让,彼此之间杀机四起。163生活网 长久对峙之后,魏王仍旧未收那满腔怒火,怒道:“好,一年。” 魏王言毕,掷袖转身,听郁旸涎一声“多谢魏王”的同时,他又觉得心有不甘,回身指着那少年命令道:“寡人要你即刻就将那妖物制服!” “十日。” 魏王已经恨得咬牙切齿,抢步再到郁旸涎面前,瞪着这不知好歹的少年,只想将其拆骨扒皮,方能一泄心头之恨。 郁旸涎面不改色,将魏王此刻的盛怒尽数收入自己毫无畏惧的眼波之中,淡淡道:“十日之后,我自当为魏王将宫中妖物收服。魏王也请记得,许我一年之期寻找灵骨,在此期间不可动刀兵。” 为了阴阳鱼灵骨,魏王只得忍受郁旸涎的倨傲之色。然而未免这少年太过自得,魏王道:“收妖和寻宝是两件事,我们已经处理完毕,现在轮到第三桩事。来人。” 惠施不知魏王意图,正要劝说,却听魏王怒气冲冲道:“郁旸涎私闯进宫,罪不容赦,拖下去,依律行刑。” 惠施只见郁旸涎毫不反抗地任由侍卫带走,他心中焦急,便想劝说魏王,不料魏王就此扬长而去,他也无计可施。 擅闯魏宫有罪,但魏国的律法上却从未有过记录,魏王不过是想发泄心中愤懑才以此种名目对郁旸涎动刑。 郁旸涎只道魏王心胸如此狭隘,根本不足成事,但他因为与那股深不可测的力量较劲而受了内伤,所以才任由魏王施为,只等刑罚之后再会相府好好养伤。待十日后有所恢复,便可入宫将惠宓收服。 行刑官员并不知这“依律行刑”究竟是依的那道律法,便不知应如何判刑,又见惠施跟来,他并不想得罪这一国之相,便让人随意打了郁旸涎几板就让惠施将人带走了。 两日后,郁旸涎的伤势大有好转,他除了思考如何让惠宓上钩之外,还一直在思考另一件事——那日他与那股力量抗衡的最后,忽然出现了第三股莫名的力量,虽然只是眨眼之间,但他切实感受到了第三方灵力的存在。也就是那股力量的出现,冲破了他与神秘力量之间的僵持,最终对方撤离,从而将隐藏在墙后的尸体暴露出来。 郁旸涎正在困惑,却收到了灵火传讯,询问他近来情况如何。他只将得到魏王同意延期寻找灵骨一事告知,其他关于那些暂时不知来历的神秘力量,他都未曾提起。 就在郁旸涎将讯息传递回去之后,相府家奴前来通传,道:“有位姓洛的公子求见。” 郁旸涎知是洛上严,便立刻将人请入。见洛上严已无大碍,他遂放心了不少。 “我听说魏王对你动了刑?”洛上严关心道。 “你手中掌握消息之灵通,已是超过我的想象了。”郁旸涎玩笑道,“有惠相保我,无碍。” “接下去,你待如何?” “处理完这件事,我就要离开大梁了。” “处理完?要多久?” 洛上严显得有些急切的追问让郁旸涎心生疑惑,他却未曾表露,回答道:“没几天了。” “如此确定?” “魏王心急,我只能尽力而为了。”郁旸涎蹙眉,低声自语道,“有些事也不能再拖了,迟则生变。” “可有我能够出力之处?”洛上严问道。 “洛兄对此事如此关心,倘若魏王知道了,应该会十分欣慰的。”郁旸涎道,“我不能再拖累你了,这件事我一个人办就好,若再致使你身陷险境,我此生都要抱愧了。” 洛上严心头一动,脱口而出道:“若是我出于自愿呢?” 洛上严此言情真,却让郁旸涎倍感意外。对于洛上严,郁旸涎一直在理智清醒与偶尔的失措之间徘徊,这种感受莫名,他一时间也说不清究竟是何种心情。他清楚地知道洛上严与那些妖邪有关,因此两人相处时,他不得不有所戒备,但只要洛上严身处险境,他便会心慌意乱,若是两人投契,他也十分欢喜,如此复杂的心情,当真难以厘清。 洛上严自知失言,立即改口道:“我只是出于朋友之义,想多为洛兄分忧,免得总是行色匆匆,没有时间对弈茗茶。不过你说你即将离开大梁,只怕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气氛就此有些伤感,郁旸涎竟也有些不舍离开这大梁城,尤其是见到洛上严此时失落的神情,他只觉得心底某一处有些隐隐作痛,是过去未曾有过的感受。 “洛兄将来若有机会,可去太虚山寻我。” 洛上严笑容苦涩,摇头叹道:“我能与你一同去北郊,只怕已是此生所能去往的最远之处了。” 郁旸涎无法理解洛上严此话深意,便问道:“洛兄此言是何?” 洛上严兀自伤怀片刻才抬眼去看郁旸涎,两人今次目光交汇,显得凄凄恻恻,尽是愁绪。 洛上严缓缓道:“郁兄既然我身中厄难毒,难道就没有想过,我是死是活?” 面对洛上严的发问,郁旸涎即刻沉默。自从在北郊树林中,他为洛上严输送真气却尽数消散,他便对洛上严的生死有了判断——那并不是真气的消失,而是因为洛上严本就是已死之人,又被注入了厄难毒,体内气息与活人不同,所谓的筋脉都是靠那些异于常人的气息游走而形成的虚像,活人的气息无法在洛上严的体内游走,一旦进入就会被吸纳转化。 郁旸涎如今沉重的面色已经说明了他对真相的知晓,洛上严如今坦然许多,见郁旸涎不说话,他便继续道:“我受人之命,有意接近你,是因为你的出现,让他们感觉到了恐慌,但他们不方便亲自出面,所以就让我来了。” “此话怎讲?” “妖邪之物见到收妖之人,怎会不怕?”洛上严道,“我虽是已死之人,但终究是个人,身上即使被中了厄难毒与尸毒,也不会存有妖气,由我来接近你,最合适不过。” “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洛上严再一次注视着郁旸涎充满探知的双眸,他觉得这个少年的目光总有一种令他难以克制的欣喜,哪怕知道这种期望本不应该存在,或者是在面对自身所处的情景中微末得不值一提,他仍不想就此丢弃这来之不易的如同再生的感受。他轻轻扬起嘴角,柔声与郁旸涎道:“我想跟你一起离开大梁。”

载异志之魏国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载异志之魏国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至尊小农民14章

    原标题:至尊小农民14章小说名:至尊小农民第14章利益“伯母,我叫叶凡!”“没问你,你不用回答!”叶妈妈直接打断了叶凡的话,目光有些厌恶的看着叶凡,心中暗道一个穷小子也敢泡我家闺女,今天老娘非得把你皮扒了,也不看看自己的穷酸样,省的你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叶凡愣在了当场,没想到叶妈妈如此不顾及自己的面子,当下叶凡好像想到了什么,低头看着自己穿着人字拖,一身廉价的衣服价值不超过百元,恍然而后苦笑摇了摇头,立马明白了怎么回事。“灵珊你今天在县城不是有个同学聚会吗?还不上楼换衣服,别让文县长的儿子

  • 女神老婆恋上我14章

    原标题:女神老婆恋上我14章小说名字:女神老婆恋上我第一卷命运之门第14章史上最牛差生龙小白盘膝而坐,面色红润,气息悠长,进入了一种类似于动物冬眠的境界。“天啊,深度睡眠……”“他一个差生,怎么会深度睡眠?”“就算是精英班的学生,也只有少数达到这个境界啊……”众人议论纷纷,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嘟!嘟!时间到了,龙小白睁开双眼,走出考场。千百道目光瞬间投射在他身上,灼热的要融化掉一般。屏幕上字体闪烁,排出了总成绩。“龙小白,国术成绩后进班第一,心灵成绩后进班第一,总成绩后进班第一,年级第一百一

  • 武极神皇14章

    原标题:武极神皇14章小说名称:武极神皇第14章误会可接下来,李瓶儿、王辰与陈昊三人同时脸色一变,异口同声大呼:“住手!”“嗯?”林言一怔,手中动作却未停止。原来他好奇之下,竟运起元气,用力一捏,将这根肉瘤捏爆。蓬!顿时,一团团粉红色的气体,自破裂的肉瘤中快速弥漫而出,眨眼间便将四人覆盖在内。“不好!”王辰与陈昊脸色一变,连忙捂住口鼻,可却为时已晚,在这之前,仍有一部分气体被他们吸入体内。李瓶儿脸色一阵苍白,在林言疑惑不解的目光下,猛的跳了起来,大怒道:“你这个笨蛋,你干了什么,你知道吗?”“怎

  • 武焰滔天14章

    原标题:武焰滔天14章小说名字:武焰滔天第14章突破一重天周啸这一路出洞果然再没有人阻拦,他在外边也顺利地领到了他的挖矿钱,揣着这些钱,周啸一路欢喜地出山回城。在另一边,西矿山这里第一时间给周雷霆传去消息。“什么,周啸挖矿赚了那么多刀币?你们这群白痴,连这么一点小事都不能给我办好吗?”周雷霆气的把面前的桌子都砸了,旁边的侍者还端着古董花瓶请他欣赏呢,周雷霆狂怒地操起花瓶,啪地一声摔到对面的墙上砸的粉碎。侍者吓的浑身一哆嗦,站在一边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周雷霆是真怒了,他气的脸色铁青。他从林二伯身上

  • 护花特种兵14章

    原标题:护花特种兵14章小说书名:护花特种兵第一卷护花危情第14章舍友初聚火锅宴果然,正说着话,一个大块头从盥洗室里走了出来,接近两米的身高,硕大结实的肌肉块,再加上那标志性的发型,不得不说,这家伙还真的和赤木刚宪有几分神似,而且他们的名字,好吧,林傲只能希望自己的下一个舍友不会是樱木花道。果然,林傲的下一个舍友不是樱木花道,而是一个叫魏铭的学霸,这个时候人家正在图书馆里好好学习呢。“我说你这个家伙够可以啊,开学都快两个月了才转过来,不过你之前是在哪里上学?”赤木刚先好奇地打量着自己的这位新舍友

  • 鬼道宗师14章

    原标题:鬼道宗师14章小说名称:鬼道宗师第14章无极门夜晚时分,青藤院内。如流水般的月光洒落在静谧的‘学子林’中,仿佛拢上了一层轻纱。晚风习习,林间池塘卷起了层层涟漪,倒映在水中的皎洁明月顿时模糊起来。即使黑暗,也显得分外柔和。踏在青石铺成的小道上,季和深吸了一口气,直感觉此地灵气尤为浓郁,让人神清气爽,内心感叹道:果然是一处难得的仙家圣地!他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房牌,随后目光投向了学子林中道路延伸的某个方向。“北院,申字房……是那边了!”季和点点头,收起自己的房牌,往北院的方向走去。沿着林间小道

  • 蜜糖婚宠:顾少只爱不离14章

    原标题:蜜糖婚宠:顾少只爱不离14章小说名字:蜜糖婚宠:顾少只爱不离第14章二百块,买你三年青春只不过……“既然我已经成了你的小婶婶,不给点儿见面礼也说不过去。”不在意顾逸凡的脸色,苏默暖打开手包,拿出了一张支票,只不过比起这张支票更让人扎眼的是手上的二百块钱。季宝芸就在苏默暖的身旁,担忧的看了儿子,却又什么都没说。让苏默暖刺激刺激他,也未免不是好事。让他看看清楚苏默暖的丑陋嘴脸,也就省的他心里还放不下了。然而,就在刚要抽回视线的时候,便看到苏默暖从手包里抽出了一张支票。“顾逸凡,这个送你,这两

  • 隐婚萌妻:腹黑BOSS万千宠14章

    原标题:隐婚萌妻:腹黑BOSS万千宠14章小说名称:隐婚萌妻:腹黑BOSS万千宠第14章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你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而刚刚还正在怒吼的滕小汐突然再次安静了下来。因为这个铃声的来电是……夏莫阳!难道……他没走?“是夏莫阳?”看她不接电话,又是这种神色,萧沐辰拿起放在床边的手机,带着审视的目光看向滕小汐,“他也喜欢你?”听到萧沐辰的声音,滕小汐才迅速的回归到现实。“不管你的事!”她迅速的伸手,从萧沐辰的手里抢过还在响着的电话。可是,拿到手机的她,竟然没有了按下接听键的勇气。其实,就算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