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卡其的超级异能 14章

2017/12/19 23:08:4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卡其的超级异能

第十四章 再遇老算命先生
第二天清晨,卡其很晚才起来,或许是因为前天晚上和于光喝酒多的缘故,脑袋隐隐作痛。163生活网肚子也咕咕的发叫。看着旁边躺在怀里的芳馨益,嘴角扬起充满幸福的微笑。排在耳边轻轻说道:
  “宝贝,我饿了,快点起来做饭啦,老公饿了,你快点起来啊!”
  从卡其嘴中突出的热气弄得芳馨益耳朵里痒痒的,芳馨益迷迷糊糊的躲在一旁,懒洋洋的说道:“哎呀讨厌,你自己去弄点吃的吧,我困着呢。不行了,昨天晚上折腾的太晚了,浑身酸痛,你自己去买点吃的吧,我实在是动不了了。”
  卡其拿她没办法,昨天晚上,卡其太饥渴,一连来了五次,最后芳馨益实在是受不了了,才停下。确实是太为难芳馨益了。但是想了想,可是卡其不会做饭,只好收拾好了去外面买点吃的回来。版权163shenghuo.com幸运的是,卡其住的房子是商业区,里面的饭馆很多,根本不愁没吃的。
  走在大街上,头来回的摆动,打量着步行街两旁的街道的店铺。响起了当初来到这里的时候的那种情形,还是被一个导师骗来的,如果不是那个老算命先生,卡其还真的没有今天的遭遇,或许就回到了老家,种地娶妻生子。从某个方面来看,卡其还要感谢老算命先生。
  走着走着,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印入他的眼帘,那个人不就是曾经给他算过命的老算命先生吗?一身老算命先生的衣裳,满头白发,旁边立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冯半仙’三个大字。卡其打心眼里,他不很这个老算命先生,如果没有老算命先生,骗走他的所有行李的话,他也不会泼妇行舟,那么死皮赖脸的在酒吧里工作。
  虽说卡其对迷信的事情没什么好感,也知道当初被老算命先生骗了。卡其的超级异能 14章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老算命先生倒是自己的伯乐,如果不是他随便那么一指,自己也不会误打误撞进了kiss酒吧,遇见美女老板芳馨益,主管司文丽语,也不会有这样精彩的人生。总的来说,今天的这一切,不得不说和这个老算命先生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卡其悄悄地绕到老算命先生的身后,把声音提高,装成另一种强调,说道:“老哥,我发现你有血光之灾啊!”
  老算命先生好奇的回头,卡其笑得露着白白的牙齿。老算命先生脸色大变,地摊上的东西都不要了,转身想跑,可是卡其眼疾手快,一把将老算命先生抓住。老算命先生挣扎了一会见自己跑不掉了,转过身就给卡其跪了下去,说道:“兄弟啊,你就放了我吧,我真的不是有意骗你的,我上有小,下有老,我的年纪又这么大了,什么工作都不要我,我骗你也是出于无奈啊,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赔偿你的东西,求求你不要报警,不要打我,求求你了……!”
  卡其什么都不说,只是只是笑着他,看着老算命先生慌张的样子,心里不住的发笑。老算命先生更加慌张了。
  “我把你的东西全给你,你别把报警就行,我求求你了,你就算打我,能不能不打脸啊,求你了…….”
  卡其坦然一笑,不想再调戏老算命先生,于是把老算命先生拉起来,道:“你这么大的岁数,你给我跪下来,我可受不起啊,你这不是咒我早死吗?你快点起来吧,地下凉!”
  老算命先生满脸不可置信:“你真的不报警?也不打我?”
  “不报警,打你我更下不了手。推荐163shenghuo.com你虽然骗了我,可是我现在混得也不错,就不怪你了,不过你可不能这么骗人了,我被骗了也就无所谓了,你要是骗了某个年轻小伙子,他在一时想不开,寻短见了。你这可就不是简单的欺骗了,是变相的谋杀。”
  闻言,老算命先生一脸的失落之色,叹息着:“你可不知道啊,自从前几个月遇见你,我总共就骗了三个人,你是第一个,第二个说到一半,就识破我了,走了我一顿,第三个还要报警抓我。,我在警局里面呆了五天。那五天可别提了,难过死了。”
  听着老算命先生的悲惨生活,卡其不禁想起了原来的自己,想当年卡其不就是身无分文被人赶出来了吗,那个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卡其打量老算命先生的全身,老算命先生服装埋汰的很。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卡其挖苦道:“你说说你,想出来骗人,连一件像样的家伙事也没有,至少把你的老算命先生服洗的干净一些啊,你这么骗人,也就啥子会相信吧!”
  说完,卡其突然哑然,这么长时间,救他被骗了,而且被骗的够彻底。这不是骂自己吗?
  老算命先生也没注意到卡其说话的纰漏,而是反问道:“干净什么啊,哪有人给我洗啊,我就那么一个闺女,还不要我了。老伴也走了,只剩下我这么一个老头子了。上顿饱,下顿就不知道能不能吃到了,哪还有时间在乎衣服?我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没有吃饭,哪有力气洗衣服啊,我这饿的都是软的。”
  听着老人的身世,卡其想起了自己远在他乡的父母,到现在卡其从来没有回去过,所以不禁心里有些酸楚。对老人产生一点同情之心。于是说道:
  “走,我领你去吃饭去。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卡其慷慨的说道。顿时,老算命先生满眼泪花,自己骗了卡其,卡其却对老算命先生这么好,怎么能叫老算命先生不感动。
  卡其带老算命先生来到了一家中档的餐厅,老算命先生的整个形象和这里格格不入。所有人都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可是卡其却没有嫌弃老算命先生,反倒说道:“你不用在乎这些人的目光,狗眼看人低的玩应。你想吃什么随便点,吃饱了,别饿到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哈。”老算命先生讪讪说道,随后对着洗碗工点菜:“先来五碗米饭,一个锅包肉,一瓶酒,先来这么多!”
  “你能吃得完吗?点了这么多的东西!”卡其吓到了,一个干巴瘦的老头子居然要吃这么多的东西,就算是卡其能吃,他也一下子吃不了这么多的东西。
  “能能能!”老算命先生自信的说道。看他的表情很认真,卡其也没组织,让洗碗工上了这么多的菜。
  果然不出所料,老算命先生真的没有说大话,在场的所有人用着看着怪物的目光看着老算命先生,老算命先生像是猪八戒一般,将五碗米饭统统吃得干净,锅包肉一点也没剩下。吃完之后,老算命先生满意的拍拍肚子,打着饱嗝,闭眼享受:“好久没吃得这么饱了,真爽啊。”
  舔了舔嘴角,吧唧吧唧嘴,回味着味道。然后拿起桌子上的酒,拧开盖子,一股酒香就散发了出来。鼻子凑了过去问了问,啐了小口。皱着眉头说道:“这酒勾兑水了,味道不纯,这个酒的原味应该是酸辣,进入胃里却不辣。这种酒,应该放一点白醋,调和一下味道,会更好的。一看这家店就不会做生意,这家店怎么这么黑?”
  老算命先生点的就是褐红,是北方城市盛产的某一种酒,很少有人知道,知道卡其调了这么长时间的酒,酒的种类和名称知道很多,但是对于这个就闻所未闻。
  不过听老算命先生调酒的方法,卡其从来没听过,于是问道:“你说这种勾兑水的酒应该放白醋,综合味道?”
  “对啊,和你说你也可能不懂,这种酒啊,原本生产的时候,就是拿稻穗发酵,发酵过程中不断地添加白醋,所以这种酒酿造出来的味道是酸辣的,适合高血压的人喝。”
  卡其重新审视了眼前这个邋遢的老人,能够这么懂酒,远远不是卡其这个调酒师能够比拟的。
  老算命先生把酒丢在桌子上,骂道:“这种酒只会糟蹋我得嘴。”
  “你怎么会这么懂酒?连生产的工序都知道。”卡其疑惑道,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事情,很有可能眼前这个老人可以帮助自己。
  老算命先生拍着胸脯保证道:“我啊,不是和你吹,我以前的身份说出来能吓你一跳。我是国酒的验酒人员,所有的酒,都需要让我品尝之后,才能定价位。全国各样的酒,不是吹,我至少喝过百分之九十九。所以对各种酒了解很多。”
  卡其有些不相信,说道:“你如果是国酒的验酒人员,那你应该很富有吧,怎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模样了?”
  国企单位的,特别是验酒的这个职业肯定是个油水很多的位置,老算命先生怎么可能变成今天这个模样啊,就算是不再是国家验酒的人员,但是家室孩子啊,肯定也不会落魄到这种程度。
  老算命先生咂咂嘴,瞥到:“你看看你还不信,要不是我偷喝了那瓶酒,我能被开除吗?不过,能够品尝到那个酒,这辈子死了也愿意了。最可惜的是,只喝了一小点。”
  “什么酒让你这么痴迷?”卡其很好奇,居然有这么一种酒能够够让国家这么重视。
  但是老算命先生似乎不想提及太多多,于是岔开话题:“不提也罢,这个东西很少有人知道,和你说了你也不会懂得。”
  卡其还是有点不相信倒是说的话,从各个方面看,老算命先生也不像是国企的重要人员。
  “看你的表情,你还是不相信啊、那你这样,你随便拿过来几瓶酒,我不看,如果我说错了你递过来的酒,就算我说大话。”老算命先生知道卡其不相信,但是他想让卡其知道自己并没有吹牛,于是愤愤说道:
  卡其迟疑片刻,立即叫洗碗工拿上来十余种酒。老算命先生把眼睛拿手巾遮挡上,卡其拿起一瓶ak47,还没等酒倒出来,老算命先生的鼻子动了动,毫不犹豫的说道:“不用到了,这是纯度为六十的苏联酒ak47。”
  卡其震惊,不用品尝就能猜出酒的名称,说出去估计也不会有人相信,卡其开始怀疑是不是老算命先生偷看了,所以才能说出来,于是走到老算命先生的身后,背对着倒是打开了一瓶红广场。
  “酒吧女士酒红广场,酒精浓度不高,只有十二度。”老算命先生仍旧毫不犹豫坚定不移的说道。
  卡其不敢置信的看了看书名,确实是在只有十二度。卡其回头确认一下,老算命先生确实没有回头偷看。卡其打开一瓶威士忌,老算命先生同样不用品尝就说了出来。
  卡其连开了六七瓶,老算命先生信手捏来,直接能够猜出来就得名称。卡其打开一瓶香槟,老算命先生迟迟不说名称,卡其倒出酒,递给老算命先生,老算命先生蛮有滋味的喝了下去。卡其以为老算命先生猜不出来,谁知道老算命先生的下一句话让卡其大跌眼镜。
  “这杯香槟好久没喝了,今天算是解馋了!”
  好家伙,合起来这个老家伙只是嘴馋了,喝了一口香槟。这老家伙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酒鬼。卡其没有办法,灵机一动,走到后堂,要好了原料,开始调酒。
  得意洋洋的说道:“这回我调制的酒,里面有七八种味道,我就不信你能够喝的出来。”
  卡其走了好一会才回来,手里拿着一杯调制好的酒放到老算命先生的面前,老算命先生的身体突然顿了一下,鼻子像是狗鼻子一样,嗅着寻找着酒。
  “快快快,把酒给我拿来!”到时迫不及待。
  卡其把酒递到他的手里,老算命先生舍不得喝得多来回闻,这一闻足足有两分钟。卡其说道:“要是不行的话就算了,你认输的话,也不是丢人的事情,你已经很厉害了,能够认识这么多酒。我都要佩服你。”
  老头子舔了一口,点点头说道:“这杯是你调制的酒吗?味道很纯正,小伙子的手法不错啊。雪碧、威士忌、柠檬汁……的量刚刚好,味道混合的也很正,不错,唯一不足的就是这杯酒少了一道原料,那就是少许的糖。如果放一点糖,会提高这杯酒的口感,会感觉更加润口。不过,你能调到这种程度,非常不错了。”
  卡其吃惊极了,老算命先生说的几种原料都是卡其运用的,一点都不差。而且卡其之前调制这杯酒的时候,一直也觉得哪里不对,现在被老算命先生提醒,这才发觉到,原来是缺少糖 ,缺少一点甜味。
  连忙把老算命先生的眼罩打开,卡其满眼期待的说道:“你真的是验酒人员?”
  老算命先生拍着胸脯说道:“老夫对于这个从来不撒谎,小子这会相信了吧?我可是对于酒的了解,我在国内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哈哈……”卡其像是得了宝贝一样笑了起来,说道:“我有一个好主意,如果你肯来我们酒吧上班,我愿意给你高新聘请你,怎么样?”
  卡其现在的调酒技术只能算是一般,酒吧生意最重要的的还是酒,如果调酒都调不好的话,或者没有特色的话,那么酒吧的生意迟早就会黄摊子。现在有了这么懂酒的一个人请回去的话,自己调酒就能有了一个参照,假以时日,不愁自己的调酒技术不会成功,有自己的特色。
  老算命先生眼前一亮,说道:“什么钱不钱的,我不需要,只要你管吃管住就行,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必须每顿给我调制一杯今天这个酒,行不行?”
  “酒包够,行行行……”
  卡其满口的答应了下来,老算命先生是验酒人员,对每一种酒的的配方既然这么了解的话,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帮助,对于日后兼并其他酒吧,这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卡其的超级异能 》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卡其的超级异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图片故事丨政协开幕,届首之年扬帆起航

    北京市政协第十三届一次会议于1月22日下午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1月22日15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2018年是本届市政协届首之年,新的一年中有新提名委员432名、占比56.9%。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参会委员聚精会神聆听报告。参会委员信心满满。参会委员详读报告。参会委员认真记录。港澳台侨工作顾问认真阅读工作报告。参会委员仔细研究报告。委员带

  • 那些不为人知的深度报道,这里都能看到

    网络媒体时代,人人都有话语权,自媒体兴盛带来的利益诱惑,更让所有人都往里面钻。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门槛降低就会良莠不齐甚至充满糟粕。很多网络文章,完全不顾事件真相,只考虑噱头,编纂一些八卦和谣言,只为吸引流量获取利益。我们看时政、财经和国际形势,其实是帮助自己更好的思考,判断作为个体在大形势中的处境,从而对自己的行为作出指导。而网络上的很多文章,肤浅无根,底子都是假的,一时兴奋,夺取我们的注意力,但看过即忘,留不下任何营养。只有那些真正深度的文章,才能让我们记得,让我们深度思考。深度思考,是目

  • 明珠重光——石昆牧老师与“云南堂”7562

    石昆牧老师,首届全球普洱茶十大杰出人物之一,云南普洱茶协会顾问,1983年首次接触普洱茶,为普洱茶的魅力所倾倒,1999年正式投身普洱茶经营事业。在石昆牧老师接触普洱茶之后,发现普洱茶历史中1949年前后的部分,由于特定历史时期的原因,相关记载相当匮乏。而在普洱茶的现代史中,受文革浩劫的影响,彼时相关史料记载也多出现断裂。上世纪九十年代普洱茶的相关书籍多由台湾、香港茶商出版,受环境所局限导致了这些书籍存在不少史实偏差。本着对普洱茶的极大兴趣与探求精神,石昆牧老师数度深入云南茶区,走访相关历史见证

  • 定格“上帝视角”,2017 年最美的航拍作品或许都在这了

    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张航拍作品诞生于1858年。法国人Nadar在历经了无数次的失败后,终于在热气球上用他的湿版照相机拍摄出了人类有记载以来的第一张航拍照片。那时,乘坐过热气球的人们可以从高空俯视地面上的一切,但却从没有人用相机记录下这奇妙的“上帝视角”。从Nadar拍下这幅照片的那天起,人类就又多了一种观察这个世界的新方式。·世界上第一张航拍照片,取景自巴黎约五百二十米的上空当然,在现代社会人们不必乘坐热气球就能在高空完成拍摄,这都得益于无人机的发明。Dronestagram网站是无人机影像领域最

  • 纳兰诗话 | 和元微之杂忆诗

    纳兰词话【纳兰词话】是纳兰苑专为兰迷们开设的原创品读专区以供大家交流学习。欢迎兰迷投稿,可直接在【纳兰苑】微信公众平台留言回复,也可发送至邮箱nalanwenhua@126.com(来信欢迎附加作者简介及创作灵感)。卸头才罢晚风回,茉莉吹香过曲阶。忆得水晶帘畔立,泥人花底拾金钗。和元微之杂忆诗纳兰性德品读元稹的《杂忆》诗有五首,另外还有五首《离思》,表达的都是对一个名叫“双文”的女子的回忆,以及他们共度的美好时光。纳兰这首诗题为《和元微之杂忆诗》,那应该是站着双文这位女子的角度表达对元稹的思念,

  •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不经历一事,不懂得一人。时间,是最好的过滤器。岁月,是最真的分辨仪。一个人是真心,是假意,不在嘴上,而在心上!一份情是虚伪,是实际,不在平时,而在风雨!老人说的好:金用火试,人用钱试。不用开口就帮你的,是贴心朋友;你只要开口就帮你的,是好朋友。你开了口,答应帮你,最后却没帮你的,是酒肉朋友;还有一种,非单不帮你,还要踩上一脚的,那不是朋友。关键时刻,分真朋假友;长久守候,知谁留谁走!时间长了,谁是陪你的笨蛋,谁是伤你的混蛋,都能分得清清楚楚!日子久了,谁还会一直在,谁早就已离

  • 汪国真:只要彼此爱过一次

    如果不曾相逢也许,心绪永远不会沉重如果真的失之交臂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心海掠过飓风在贫瘠的土地上更深地懂得风景一次远行便足以憔悴了一颗羸弱的心每望一眼秋水微澜便恨不得泪水盈盈死怎能不从容不迫爱又怎能无动于衷只要彼此爱过一次就是无憾的人生(版权申明:文章转载自民国文艺,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

  • 这就是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

    傻傻的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容易感动,也容易满足。没有脑子,但长记性。一路荆棘,一路坎坷,我不敢说自己很优秀,但我心地善良。认定的路会走到黑,看对的事会执着追!我不聪明,但肯定不傻。很多事儿,都能看明白,只要对我实实在在,就足够了,从不奢求太多。你对我一分好,我必定双倍奉还!因为我知道“珍惜”两个字的份量,但是你要给我两个字“值得”。我始终相信: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朋友对朋友,认真换诚恳;感情对感情,珍惜换情深!(版权申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