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逼婚1001天,暖妻太缠人14章

2017/12/19 23:23:29 来源:网络 [ ]

小说:逼婚1001天,暖妻太缠人

第十三章 矛盾爆发
  午后最是宁静的时刻,最是让人昏昏欲睡。版权163shenghuo.com暖暖的风轻抚过每片树叶,引得树叶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小鸟叫得也不似清晨那么欢快,只是有一段没一段地接着。大概这种时刻也就只有蝉最高兴,用着生命来嘶鸣。   郊区外,一栋三楼古朴小楼立在茂密的林间,墙壁上爬满了壁虎,显得有些古老腐朽。静悄悄的环境里,此时只听见,小楼二楼书房,传来断断续续说话的声音。   书房里,一少女懒散的靠在门框上,讥诮地看着书桌后的一男一女。   而那女人把各种贵重装饰都搭配在身上,活脱脱像是一个暴发户,男人西装革履,正襟危坐,面容严肃。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这……”顾漫之被风纤纤的眼神噎得说不出话,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便故作手足无措,满目信任地望着风子腾。   “纤纤,你不知道真相就不要乱说,我给你母亲的零用钱,她从来是一份都不会动用。现在她身上的都是我给她买的,而且还是我逼着她,她才肯穿。”   接收到顾漫之的求救信号,风子腾安抚地拍拍她的背,她也就顺势把头埋到风子腾的肩膀上,肩膀不停抖动,似乎哭的很厉害,受了很大委屈似的。   “谁知道她是不是做做样子给你看,你看,你这不就是乖乖给她买了这么多昂贵的礼物,她又何必拿着自己的钱去买!”   风纤纤知道这母女俩最会的就是装白莲花,掉几颗眼泪,就让男人们对她们言听计从。   而男人们总是会上这样低劣的当,还自以为很了不起。想到这里,风纤纤也是扯扯嘴角,眼露不屑地扫过风子腾。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你怎么这么说你的母亲!快给我道歉。”风子腾最看不惯的就是风纤纤这副嘲讽的浅笑,和她生母是一模一样,像是所有人都活该被她们踩在脚下。   正是因为如此,风子腾这么多年都难以喜欢上风纤纤的母亲,反而对柔弱的顾漫之喜爱有加。   “母亲?真是好笑,我的母亲十几年前就就已经死了!我现在没有母亲。”风纤纤夸张地仰起头大笑,都笑出泪来。   一滴晶莹温热的泪珠默默滑过眼角,掩于鬓角,除了风纤纤自己,没有谁发现。   “我想漫之说得对,纤纤,你已经变坏了。163生活网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如果你不和金河贸易的副总经理结婚,不为家里做一份贡献,以后每个月都没有零花钱。”风子腾像是对风纤纤绝望似的,无奈摇摇头。   “变坏?你确定我是真的有好过吗?还有,做贡献?说的好听,无非就是想要利用我商业联姻罢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我亲爱的父亲大人!”   风纤纤对于父亲的故作姿态很是看不起,自从母亲离世,父亲就急不可耐地把顾漫之迎娶进门,也不想想自己的妻子可是还尸骨未寒。   然后,一步步把自己边缘化,再也没有关注过我,只想着把一切好东西都拿给顾灵静。   或许小的时候自己还会对他抱有幻想,以为自己拿出优异的成绩,父亲就会满意,就会再把爱给自己,但是……   风纤纤的眼眸不禁暗了暗。   风子腾被风纤纤气到涨红了脸,额头青筋暴突,猛然站起身,气恼地一拍桌子,手往门外一指。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你给我出去,出去!最近别让我看见你!你真的气死我了!”   风纤纤深深地往颓废坐下,右手捂住胸口大口喘气的父亲,以及故作贤淑,慌张为父亲顺气的顾漫之望了一眼,然后转身,走得毫不留恋。   反手重重关上书房门,风纤纤有些疲惫地靠在门上,低着头,眸光暗淡,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时,一阵美妙的钢琴声传来,想起曾经母亲也会带着自己弹奏美妙的钢琴曲,风纤纤不由地寻着琴音而去。   她穿过长长地走廊,又走过转角,却发现自己来到了原来自己的房间门口。   心中似乎有什么破碎的声音,有些心慌的她只是轻轻把手搭在门把上,有些迟疑。   她紧闭双眼,又睁开,一狠心,推开门。   门内,风吹扬起素色的窗帘,泛起阵阵波澜。163生活网   阳光斜射进来,照在乳白色的三角钢琴上,每个琴键似乎都闪耀着金黄色的光。   钢琴前,女孩身着洁白泡泡公主裙,微阖双眼,沐浴在暖黄的阳光里,身体随着钢琴音摇晃。   修长的手指跳跃在黑白的琴键上,一串串美妙的琴音从指下流泻而出。   “你也觉得不错吧,这个可是爸爸专门为我从欧洲订购回来的三角钢琴。”   女孩一曲弹完,手指搭在琴键上,也不转头看向风纤纤,只是一个个琴键按过去,享受着美妙得像是叮咚泉响的琴音。   风纤纤站在门外,也不进去,只是环顾四下,想从中再找出它原本的样子,却是徒劳无功。   当初,窗户边是自己的床,母亲曾在这张床上,静静搂着自己,给自己唱温柔的歌曲。   当初,房间的地上都铺着柔柔地毛毯,母亲会拿着玩具或者食物,逗弄自己,教会了自己爬行和站立。   当初,这间房间,满满的,全是自己和母亲温暖的回忆。可是现在……   全都面目全非了……   既然父亲都忍心毁掉我最后的留恋,我想我以后也没有回来的必要。   没听见风纤纤的回复,女孩停下手上的动作,转过头去看风纤纤,发现她竟然不理会自己,只是不断打量自己的新琴房,女孩又是得意一笑:“你没有想到吧,父亲已经把你曾经的房间改造成我的琴房。”   说完,俩人间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   另一边,顾漫之把风子腾安抚好,一直在心里暗爽自己终于在两人的对局中,第一次占到上风,然后便来到琴房,想找女儿顾灵静好好分享她刚才的战果。   结果看到风纤纤愣愣地站在琴房门外,于是就推风纤纤一把,顺势将她带入琴房里。   “风纤纤,你的父亲已经抛弃你,你知道吗?你风光的日子已经过去,以后你最好就老老实实听话,不然你可就要小心点哦。”   顾漫之用手指拂过风纤纤光滑娇嫩如同婴儿的脸蛋,然后狠狠用指甲盖一划,竟硬生生划伤了风纤纤的脸,几滴血珠从伤口处冒出。   “还真是嫉妒你这肌肤呢,吹弹可破,就这么轻轻一划都能划上伤口。但是,再漂亮又能如何,就像你那风华绝代的母亲,到最后,这一切还不是都是我的!”   风纤纤冷冷看着肌肉都笑到有些纠结的顾漫之,扯扯嘴角,真是难看的一张嘴脸。   她不动声色扫过屋内物件,发现角落有一把遗落的铁锤。   于是,她迈着优雅的猫步,走向角落。   不知道风纤纤要去哪里的母女俩,也安静下来,只盯着风纤纤看。   空荡荡的房间,不断回响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走的声音,声声都踏在顾漫之的心间,突然间她有些慌神,似乎看见风纤纤的母亲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等风纤纤拎起铁锤,迈步到了钢琴边,母女才察觉不对,忙扑上去阻拦风纤纤。   风纤纤左闪右避,竟没有让俩人沾到她的一根发丝。   她满面轻松,就像毁掉一个不足为道的破东西,一锤子下去就砸坏了钢琴琴键。   趁这个机会,顾灵静也扑上前去,死死抱住了她的腰,想把她往后拖拽,远离开钢琴。   “顾灵静,你如果再拉着我的话,我就不知道我手里的锤子是会砸到钢琴上,还是砸到你的身上。”   风纤纤随意颠颠手中的铁锤,吓得顾灵静赶紧松手,躲到一边。   风纤纤废话不多说,直接三下五除二把钢琴砸得粉碎。虽然她动作狠厉,但是面上却是挂着淡淡地笑,像是在作画,像是在戏玩。   看曾经美美的三角钢琴,已经变得四分五裂,风纤纤随手抛下铁锤。   铁锤砸在地板,发出一道深沉的闷响。   她拍拍破烂的钢琴,直接了断地告诉顾漫之和顾灵静:“你们知道吗,你们,甚至我的父亲,都是根本没资格用风家的钱买东西的,你们最好给我滚远点。”   被风纤纤疯狂的行为震惊,顾漫之和顾灵静久久说不出话来。   暖暖的风从窗户吹灌进屋里,吹拂着顾漫之的大波浪。   顾漫之被头发扫动到脸颊的触感惊醒,恢复理智的她,这才大笑出声。   “是吗?但是你要清楚,现在的风家,是你的父亲,风子腾掌家。而你的母亲,早就死了!就算你说的是事实,可是有谁知道吗?”   顾漫之和风子腾一样,对于这对母女一模一样的冷笑十分厌恶,自己并不比她们差,应该是自己冷笑着讥讽她们,她们明明只能卑微地、小心翼翼地奉承自己才对!   但是,她们怎么能依旧那么优雅,像是看逗笑大众的小丑似的望着我,我不是小丑,我不是!   顾漫之默默在心里抓狂,脸上也是扭曲狼狈到破坏了她的所谓气质。   “顾漫之,我告诉你,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丑,你又知道吗?人在做,天在看,你可又清楚?”   被一再提及去世多年的母亲,风纤纤也不是不心疼,但是倔强的她不肯轻易把自己的虚弱暴露在敌人的面前。   于是,她只好挂起小时候以来从母亲那里学来的冷冷的讥笑,去面对所有对她充满敌意的人。   “你就是太天真才会输,这个世界,残酷到无情,靠自己才是真谛,哪怕……不择手段!”   说完,顾漫之也不再管风纤纤的反应,只是不屑一顾地瞄她一眼,就出琴房,回自己房间了。   看风纤纤被自己的母亲说道无言以对,顾灵静也是嚣张地昂着头,朝风纤纤轻哼一声:“就算你砸了我这一架钢琴又怎样,父亲还会给我买更好的钢琴回来!你拦不住的!”   说完,顾灵静也是跟着自己的母亲的脚步离去,只剩下风纤纤一个人在空荡荡的琴房里。   而风依旧轻轻不断吹拂过,貌似之前的一切冲突都没有发生过。

逼婚1001天,暖妻太缠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逼婚1001天 或 暖妻太缠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011这蛇成精了秦子沫想了一下愣是没敢自己用手去接那条小白蛇,而是掀起了长衫的下摆用它兜住了小白蛇怕怕的问道:“它…会咬人吗?”“一般不会,不过你如果伺候的它不爽,它偶尔也会发脾气咬人的。”容芷对秦子沫展露了一个很是欠扁的笑容,接着他又补充地说了一句:“对了,忘了告诉你,它可是排名十大毒物之首的银丝。”秦子沫听到容芷最后一句话,不由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把小白蛇给丢了出去。“弱弱的问下,它喜欢上哪儿洗澡去?

  • 小说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限时蜜爱:总裁大人,闹够没010沐琛不是你可以靠近的男人深夜,苏瑾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看到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时,擦头发的动作突然停止。“四叔,你怎么回来了?”今晚明明有美人在怀,竟然还舍得回来?陆淮璟衬衫半敞开,露出矫健平滑的胸膛,修长的手指夹着烟,转身看向苏瑾,从嘴里吐了口烟圈,“回来试试避孕套到底是不是你说的超薄款。”呃——毛巾瞬间从手里滑落,苏瑾惊慌的弯身从地上捡起,殊不知吊带的睡裙下的美好全数被男人收进眼底。刹那间,陆淮璟喉

  • 小说高冷老公蓄谋已久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高冷老公蓄谋已久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高冷老公蓄谋已久第11章第二夜接下去的时间,无论是在餐桌上,还是之后跟江隽一起回房,顾清幽都尴尬至极,最后唯有在房间里硬着头皮跟江隽解释,“那个……早上……早上床单上染了血,我……我一时想不到如何处理,就跟佣人说床单破损了,没想到……造成这样的误会。”江隽却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走进浴室之前,淡淡的声音平和地回了她一句,“你不需要跟我解释,这只是小事。”顾清幽松了口气,跟江隽点点头。其实她也有想过没必要刻意去跟江隽解释这件事,毕竟这的

  • 小说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第11章:受辱对方是郎琥诚的姑姑,加之这里又是郎家,就算被她打,皮佳盈也不敢还手,只能默默的忍受着她的欺负。“你刚刚不是挺嚣张的吗?还敢教训起我来了,啊……说啊!你到是继续说啊!”手用力的打在了她的脸上,一脸狰狞,语气带着激动的叫道;好似她才是那个受欺负的人一样。正在附近的管家,听到声音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当看到郎雯沁抓着皮佳盈的头发,还用力的抽打着她的脸,赶紧把郎雯沁拉开。可是,正在气愤中的郎雯沁是管家能拉

  • 小说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第十一章又是勾引?莫离看着张倩扭着腰肢的模样有些好笑,刚才还说自己是狐狸精呢,怎么这时候看去,她更像是一只想要去勾引夜炎的狐狸精呢!总裁办公室里,张倩一脸笑容的将手中的企划书递给了夜炎。只见她俏脸含春,整个人如同迫切想要开放的花朵,绽放出成熟的气息!“夜总,您觉得怎么样?”张倩故意弯下了腰肢,将那一大片雪白的胸口呈现在夜炎的眼前!若是能够攀上夜炎这样的大树,她这一生当真是辉煌了!此刻的张倩搔首弄姿,尽情的摆放着自认

  • 小说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吾爱难搞,权少宠入骨第011章赴约,救人沐景颜刚进校门,便被一道修长的身影挡住了去路,冷眸微抬看到一脸愤怒的宋宪冷冷的望着自己,不由蹙眉。“你说,你和刚才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你真的被他包养了?”宋宪愤怒的出声质问道。沐景颜微微蹙眉,看着面前发怒的男人,眸底有着几分不耐烦,冷冷的出声:“我是不是被他包养和你有什么关系,让开!”“我不让,沐景颜你告诉我,你和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你知道不知道,你被有钱人包养的传闻整个学校都已经知道了,你还知

  • 小说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第11章高冷军官穆佳云含笑不语,又吩咐道:“我娘的病是肺炎,有可能会传染,你们照顾我娘的时候一定要勤用热水洗手,娘的房间窗户经常打开让空气流通,用的餐具等必须分开清洗,清洗后放在锅里用开水煮一会。”空气什么这些专业知识汪叔是不懂的,在他心中只要是云小姐说的都是对的,连连点头一一牢记在心。穆佳云离开了家,坐黄包车前往吴公馆。本以为吴公馆和荣公馆一样只是那种带花园的单栋洋房,站在吴公馆门前她才知道,所谓的吴公馆竟是

  • 小说总有贱人要害我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有贱人要害我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总有贱人要害我第十一章苏醒“大姐……”洛紫苏趴在了洛清歌的身上,嘤嘤地哭着。洛清歌眉头皱了皱了,长吁一声,睁开了眼睛。“大小姐!大小姐醒了!”菊香眼尖地看到了,忙不迭地叫了起来。什么情况?洛清歌皱紧了眉头,抚了抚虚浮的脑袋,有些困惑。“大姐!”洛紫苏顿时抱住了洛清歌,“你吓死紫苏了!”“你是……”洛清歌打量着眼前梨花带泪的小姑娘,有些诧异。“大姐,你不会烧糊涂了吧?我是紫苏啊!”洛紫苏惊愕地看着洛清歌,有些委屈。“大姐……”路清歌微眯起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