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皇妃倾城18章

2017/12/20 2:08:01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皇妃倾城

第十八章 累
  “好吧好吧。来自163shenghuo.com”孙雨露在心里微微叹气,看来这些古人是说不通的,也只能这样了,等她与她们争完了,药早就上完了,不如就顺着她们的心意吧,她这些二十一世纪的东西还得慢慢地让她们了解习惯才行,一下子之间要让她们照做,那是不可能的。
    宁儿松了一口气,用着感激的眼神去看着辛嬷嬷,她们都发现经过了这么一劫,她们与孙雨露的感情又好很多了,比之前好多了,这一劫真不知是福还是祸,说是福,却让她们都遭殃,如果说是祸,却让她们的感情更好了,心更加的贴近了,更加的信任对方了,看来凡事都有两面性的,如果心态好的人,看事情都能看到两面,不管是多么坏的事情,也都能看到好的一面,传说中的阴阳之两面吧。
    脱去了孙雨露的衣服之后,孙雨露身上的伤痕全都显现了出来,青一块,乌一块的,全身是伤,看得辛嬷嬷在心里都暗暗觉得心惊,伤痕,她看多了,全身是伤的,她也见多了,但是那是在奴才的身上所见到的,并不是在尊贵的娘娘身上所见到的。
    而宁儿看到后又难免地伤心难过,眼泪又掉了下来,因为她以前看到孙雨露虽然被欺负,但是却没有被打成这样过,这次是第一次看到,宁儿当然也会控制不了自己了。
    “你们一个个那是什么眼神?我都不觉得有什么,你们看起来怎么比我还疼?这是我身上的伤啊,并不是你们身上的,就算是留疤痕啊什么的,都不会留在你们身上,而是在我的身上啊。”孙雨露假装不在意地说道,其实她很在意,是女人都爱美,在看到辛嬷嬷与宁儿的表情之后,她就明白过来了,知道自己身上的伤挺严重的,所以她现在肯定是难看极了。
    但是看到辛嬷嬷与宁儿似乎比她还难过,她也只能装作轻松不在乎的样子,她也很不习惯让人家看自己的身体,自己淋浴时一向都要自己独自沐浴的,都不需要别人的帮忙,而现在赤裸裸的呈现在她们的面前,她当然很尴尬了,只不过她让自己假装得镇定,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尴尬。163生活网
    她知道,古人的大小姐或娘娘什么的,反正就是有钱人家的,尊贵些的人,都会有人伺候沐浴什么的,不会在乎自己的身子会不会被看光的,都是女人,而且她们都是自己的贴身婢女,觉得不会有什么的,她们的习俗与习惯就是如此,所以就变成了理所当然,从来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孙雨露不一样,她是从二十一世纪而来的,当然不会习惯于这些了,虽然她已经很努力地在改了。
    孙雨露也很怕自己的身上会留下伤疤,那个昏庸的皇帝不就是喜欢美色吗?如果她的身体留下了不好看的痕迹,那昏庸的皇帝不知道会不会厌恶呢,她也总算是看明白了,杨谷旭总说爱他,可是,爱的也只不过是她的美色罢了,他对于女人,不知道这样的爱过多少个了,不计其数,是她自己傻罢了,相信这样的爱情。
    当孙雨露看到宁儿身上的伤的时候,她的眼睛自觉反应地闭了一下,她终于见识到什么叫皮开肉绽了,她今天也只是想而已,没想到现在真的见识到了,这未免也太可怕了点吧?血肉模糊了,也难为了宁儿了,她都不怎么忍心看下去了。
    而宁儿正在被辛嬷嬷往伤处上药,疼得她咬紧牙关地忍着,其实她很很哭的,但又觉得不妥,刚才已经哭得够多了,也看到娘娘好像对于软弱的人不是很喜欢,所以她就装着坚强,所以才不哭出来的。
    “宁儿忍着点啊,辛嬷嬷也知道疼,忍一忍就过去了。”辛嬷嬷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也没有孩子什么的,一生都侍奉在前皇后的身边,默默地守着前皇后,所以,根本没有出嫁的机会,所以,她现在一看到年纪小小的宁儿,倒是有种母爱的感觉,把宁儿当成孩子来看待。
    宁儿一哭起头了,怎么也止不住地哇哇大哭了起来了,辛嬷嬷再怎么的劝,也是无济于事的。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而在外头的人,一听到这么大声的哭声,一想都知道是谁在哭哭了,有些很想来砸门而警告宁儿,有些也只是摇摇头地走了,比较同情宁儿的。
    孙雨露她们一片凄惨,而霍以萱的宫中倒是欢乐极了,霍以萱觉得今天打了孙雨露,心情都变得非常的好,非常的舒畅,回到她的宫中后想着都还在偷着乐,越想心情就会越好。
    “孙雨露啊孙雨露,想不到吧,想不到今天也会裁在本宫的手上吧?让你再牛再傲,也逃不过本宫的手掌心!”霍以萱住在凤椅上,一边品着茶一边乐滋滋地说着。
    “皇后娘娘,那个晴妃娘娘怎么可能是皇后娘娘您的对手呢?”玲儿讨好地笑向霍以萱献媚,手也慢慢地向霍以萱按摩起肩膀来,一向都是她服侍霍以萱的,所以,对于霍以萱所喜欢的力度,玲儿一向都把握得很好,玲儿虽然不是个很聪明的人,但是却也是个很会察颜观色的人,霍以萱需要什么,她早已摸得一清二楚,喜欢什么,她也几乎都摸得清清楚楚,所以才可以在霍以萱的身边一直呆到今天的。
    “哼,那个贱女人,想跟本宫斗,还差得远呢,好好地修练修练再来吧。”霍以萱知道玲儿是在讨好她的,但是说的话对她的胃口,心里当然也舒服,也就是因为玲儿很会讨好她,那嘴巴很会讨她欢心,所以她才一直收留至今的。
    “皇后娘娘,接下来该怎么做?”玲儿知道自己不该问,但是她也实在是好奇,现在晴妃娘娘已经被解决了,接下来要怎么样拉回皇上的心呢?不过现在皇后娘娘正高兴在头上,她不会怪罪下来的。原文163shenghuo.com
    “现在晴妃那贱女人也没办法去迷惑皇上了,接下来,本宫要重新讨回皇上的欢心。”霍以萱早就想好了,只要把孙雨露铲除了,杨宇杆就是她一个人的了,而且她不止要重新得到杨谷旭的欢心,还要尽快地怀上龙种,这也是她爹跟她说过的话,这样做的话,她的皇后之位也能坐得更稳了,也没什么后顾之优了。
    “帮本宫打扮打扮,不知道皇上今天会不会来,就算不会来,本宫也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地等着皇上。”霍以萱让玲儿为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是以防万一杨谷旭会突然到来,因为现在孙雨露不在了,所以杨谷旭会来的可能性极大,就算今天是不来,过几天也会来的,她很相信自己的魅力,她掏心掏肺地一直服侍着杨谷旭,她不相信有谁能够比她还要用心,有谁能够比她对杨谷旭贴心。
    霍以萱的宫中一直都处于欢愉之中,毕竟每个宫中一般主人开心了,其它人也都会一起跟着高兴的,如果主人不开心了,都怕自己会遭殃,所以也一样的会一脸的沉闷,而近来一直笼罩着的乌云也终于拨云见日了,不再是死气沉沉。
    “对了,玲儿,你说刚才那个晴妃会不会是在装晕过去呢?本宫好像也才打他不久而已,怎么说晕厥就晕厥过去了呢?会不会是装的?”霍以萱突然想起这其中的疑惑,她记得对于孙雨露也不过是打不了几下而已,怎么说晕就晕过去了?
    “应该不会吧?”玲儿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当时看着实在是很逼真,不像是在演戏,但是现在想起来,想了想,也极有可能。
    “你也觉得可疑,是不是?那个小丫头被打二十大板都没晕过去,而晴妃只是轻轻地打了几下而已,居然就晕厥过去了,难道晴妃是在愚弄本宫?”霍以萱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那个小丫头的身体也不见得比孙雨露强壮,处罚得比孙雨露重多了,怎么就没有晕厥,而处罚得如此轻的人反倒晕厥过去了。说明163shenghuo.com
    “这么说来,晴妃是真的很可疑了,奴婢觉得真的极有可能。”玲儿也顺势地扇风点火,反正只要皇后娘娘高兴了,其它的什么事,管它的呢,不管是谁遭殃,反正不是她遭殃就好了,她才不管这么多呢。
    “真是岂有此理,想不到晴妃这个贱人竟然敢骗本宫!”霍以萱一手拍在了凤椅上,生气极了,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越想越生气,想不到晴妃竟然在骗她,真是胆大包天!她是堂堂宏国的皇后,下面的妃子竟然在她的眼皮底下愚弄她,她宁愿别人跟她斗,但也不愿被当成傻子一样的被人愚弄了。
    “皇后娘娘,要不要再去找晴妃算帐?”玲儿问霍以萱。这本是后宫嫔妃之间的争宠问题,对于小小的奴才来说,并没有什么相关的,但这也只是表面上的而已,其实都有着极大的关联的,要是主子过得不好了,别人看着也都会摆着几分脸色让她看,要是主子过得好了,怎么说做什么都方便多了,别人见了也会谦让几分的,这就是打狗都还要看主人的意思。
    “不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本宫不会放过晴妃的,不会放过一个愚弄过本宫的人的,本宫非让她不好过不可!今天本宫也有点累了,再等会还没有听闻皇上来用晚膳,那本宫就早点用膳休息会。”霍以萱是不可能放过一个戏弄过她的人的,今天她也就累了,不想再去一趟洗衣房找孙雨露了,那个地方实在是悔气,如果不是晴妃在那,她根本就不会踏进一步那里。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再说了,晴妃又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离开那里的,哪天去还不是一样,自己的感觉比较重要。
    霍以萱打扮得很漂亮地在等着杨宇萱,可惜等了又等,转眼间到了晚膳的时间了,依旧没有看到莫得安来传达皇上会来用晚膳,看来是没有什么好等的了,皇上是不来的了。
    虽然霍以萱刚才想得很豁达,想着就是打扮着等皇上就好,其它的来与不来都没有关系,今天就算不来,很快也会来的了,但是现在看到没来,心里还是一阵阵的失落,她就是一个吃撑了就是等着皇上的人,她是一个为皇上而活的人,她的心也早已经了皇上了,为心爱的男人,她觉得值得。
    而霍以萱一直坐在椅子上等着皇上,一直就重复地用着那几种平常的坐姿坐着等,累了就又换一种,反正除了方便之外,都没有离开过那张椅子半步,就一直在那里坐着。
    “皇后娘娘,要不要出去走走?您已经坐在这里好几个时辰了。”玲儿也在一旁按摩了好几个时辰了,坐着享受的人不累,可是站着一直手上捏着的人可真是累极了,手都快要抬不起来了,但是依旧不敢停下来,只能麻木地一直帮霍以萱捏着。
    “不用了,本宫哪也不想去,大力点,本宫觉得现在整个人都懒洋洋的,动也不想动。”霍以萱觉得越坐越困,一点也不想出去走。
    “是。”玲儿一听霍以萱的要求,感觉到无力极了,现在皇后娘娘还要让她加大力道。但她就算再得皇后的宠爱,也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奴婢,根本没有意见的资格,主人说什么,她也只能照做,就算是再累也没有喊累的份上。
    
    
    
    

皇妃倾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皇妃倾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美图V6纪实摄影:成都深山制古琴老人的传承之美

    最近,一位摄影师带着美图V6手机记录了一位在成都深山隐居三年做古琴的老人,老人对古琴制作的制作与精细,对传承中华古典文化的精神,深深打动了许多网友,今天,我们也来听听他的故事。观望美图V6手机已经很久了,从发布到现在,经常在网上看到美图V6的测评图片。也很期待体验美图手机的拍摄性能。作为摄影记者,一机(佳能1Dx)、两镜(16-35的广角,70-200长焦)、一闪光灯,这个是我每天的标配,背在肩上每天压的好重。配备高像素、快速对焦和防抖镜头才能应对新闻采访中各种复杂光线与昏暗的拍摄环境。恰恰在美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诗歌】北方的语言(外十二首)丨老彦娟

    北方的语言(外十二首)文丨老彦娟(河南固始)“用不朽的黑暗,去抚摸那几片稚嫩的月光吧”我们系着神的化身,依靠在刚刚洗去贪婪的颂经台分辨从北方吹过来的没有因为贫穷而忘了行善的语言它们活得比我们好,尽管一只讨厌的乌鸦将它们发声的咽喉用尖锐的爪子,揉来揉去哦,我们身下的火始终不敢扔下羞愧的计算方式走到它们的正面,它们的正面所排列的说辞毕竟有别于神的道具【善】你都不知去向了,我的苦枝随手扔掉它吧,给你的负累已经太久黄鹂看管螳螂与蝉的时候你祈祷着我的懵懂初来不至大错特错替我遮盖好略带怀疑的眼神那样,允许杀

  • 【《家乡》杂志有奖征集“家乡寄语”来稿选登】文丨痴迷文学

    《家乡》杂志有奖征集“家乡寄语”来稿选登【家乡寄语】家乡是一坛陈酿的老酒,越品味越浓。弥漫着整座乡村。醉了我的心田。家乡夏夜里的流星、炊烟,曾勾起我童年温暖的回忆。家乡的红土地散发出醉人的清香、庄稼的甘甜。家乡的风俗人情,家乡人的音容相貌,魂牵梦绕,耳熟能详。家乡,我几回梦里把你呼唤。这是我童年时代的缩影。新时代的家乡,是农民的娱乐舞台,尽情抒写乡情华章。我的精神生活上有一本叫作《家乡》的杂志,她精彩纷呈。欣赏着《家乡》里的四季美景,闻着鸟语花香,陶冶情操。有《家乡》相伴,踏歌而来,迈向希望的田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小小说】空位丨马建忠

    空位文丨马建忠(河北秦皇岛)老富家的儿子娶媳妇,快点去,晚了就没有坐着吃饭的地方啦。去往富家庄最东头超级大院的村民人头簇动。你们吃席去,拉着我干啥呀,人家又没给信儿。小李子,这次你回娘家算是赶上了,弄好喽没准还能赚点路费。吃席都随份子,还能赚钱?真没碰见过结婚做慈善的。张婶说的没错,一个胖女人扭着身子呼哧呼哧说。日头已经越过屋檐,大院里的人额头冒着璀璨的光亮,几只灰喜鹊在树杈上叽叽喳喳蹦来蹦去,热腾腾的流水席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胖女人眼睛放光疾步走到院门口冲着新郎说了句,早生贵子。帅气的新郎眼神有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诗歌】秋日回乡(组诗)丨王凤国

    秋日回乡(组诗)文丨王凤国[回族](宁夏灵武)【田垄上】我又一次看到这闪着青光的铁器我又一次倾听到这嚯嚯的声音我感觉好像有一种力量向我袭来我心里一惊,站在田边默默无语这是一把父亲手中磨过多年的镰刀每一次收割,我都想这镰刀能收割来富有吗可是父亲从那条坡地走过,步履蹒跚来不及停住,就让自己的年龄顺势下滑如今,父亲老了,下不了地,只能磨磨刀我看着这把刀,像一场凌厉的风掠过心里波浪滚滚,却不见庄稼我的收成在哪里?我不停地在问自己我也在顺着一条斜坡向下滑啊我也停不住脚步,一路风尘我看不清风景,我也不明白方

  • 2017中国好人榜 符良玲

    人物故事:人物简介:符良玲,女,汉族,1968年4月出生,大专文化,中共党员,海口市美兰区海甸街道禁毒办副主任。事迹简介:2017年5月8日下午,符良玲在与社区戒毒对象做思想工作过程中突发消化道出血,病倒在办公室,被同事紧急送往医院。六年多来,她投身于社区戒毒(康复)人员的走访帮教、就业安置、低保办理等工作,在许多帮教对象的心里,她好似一位慈爱的母亲,或是犹如一位知心的姐姐,温柔抚慰着每一位帮教对象脆弱不堪的心。在社区戒毒(康复)人员的帮教工作上,她紧紧把握全、异、情、诚、实、新“六字真经”,把

  • 福建浙江两地符氏企业家交流活动

    福建符氏企业家一行考察台州符氏宗亲企业记文交天下--符斌应浙江台州符氏宗亲企业家的邀请,世界符氏商会福建联络处近期组织部分在福建的符氏宗亲企业家前往浙江台州考察当地的符氏宗亲企业和符氏宗亲文化。元月17日,18日福建符氏宗亲企业代表分别从福建厦门,福州,泉州等地启程前往浙江台州。这次福建符氏宗亲台州考察由厦门知名企业家符海军牵头。福建符氏宗亲抵到浙江台州后,受到台州符氏宗亲的烈欢迎和盛情款待。根据行程安排,元月18日,福建符氏宗亲走访浙江台州亲多婴儿用品有限公司。台州亲多婴儿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长

  • 符日兰:坚守土法制陶技艺70年

    ■编者按每一件为人类带来美好体验的产品,背后一定有一个或一群严谨求实、精益求精的“匠人”。他们挚爱业务、默默无闻,不怕苦不畏难,不好高骛远、不轻言放弃,用寂寞的坚守换来技能的高超和文化的传承。在三亚,同样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用高超的技能,或守护着大国重器的深海装备,或传承着黎锦苗绣的传统文化;或精于根雕,或巧于制陶;或修补渔船、创新素斋、致力园林……他们在城市的角落忙碌着,却一直在人们的视野之外。本报今起推出系列报道,聚焦三亚工匠,并以此为窗口,帮助读者了解三亚的独特文化元素。见习记者张慧膑/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