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邪帝追捕小逃妻19章(第19章 意外发生)

2017/12/20 2:49:0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邪帝追捕小逃妻
第19章 意外发生
不得不说,这个劳什子许愿,实在不是一个值得沈中轩动怒的人,所以,他被对待的结局,也是如此的简单。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更重要的是,婚礼还在继续,沈中轩不想为了一个事不关己的人,而影响到却观看宁心语的婚礼。
  那个女子,在他们的心里,是如此的重要,那么,他们怎么可能,怎么可以,怎么可能忽略她的幸福的片断?他们又怎么可能,让她就在他们的面前出事?
  可以说,无论是多少个许愿加起来,对于这些人来说,都没有半个宁心语的份量重,更重要的是,宁心语的肚子里,已经有了凌家的下一代……
  方才的一刹那,沈中轩非常的害怕。他真的是害怕凌天辰会说出错误的话,会作出错误的选择。那么,到了那时,他伤害的,不单单是一个人,而会是一群人……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凌天辰无疑做了最正确的选择。他挽留了宁心语就仿佛是挽留了自己的幸福一样。
  而沈中轩当然想着,要怎样地将这幸福延续下去。
  还好,还好……
  回到婚礼场上的时候,戒指已经交换完毕。推荐163shenghuo.com凌天辰和宁心语已经走下舞台,然后,朝着满堂的宾客走去。
  经过了方才的那一场变故,经过了如此漫长而且繁琐的婚礼,宁心语已经而现疲惫之色,她的脚步,也开始踉跄起来,仿佛每一步,都踩在刀尖一样,沉重而且缓慢,步履沉重。
  凌天辰一直地抚着宁心语,此时看到她的精致的鼻尖上已经渗出了一层汗水。于是,干脆将她拦腰一抱,抱到了休息室里去。
  看到新郎竟然是个如此体贴的主儿,几乎所有的人都报以宽容的微笑……相爱,或者是真正地爱一个人,就是爱他爱到骨子里去……因为她的痛而痛,因为她的累而累,因为她的欢乐而欢乐,因为她的悲伤而悲伤……
  沈中轩适时地迎了上去,帮凌天辰将之后的事,全部都接了下去。招呼宾客,甚至安排凌日月去休息。
  凌日月的脸上的笑,一直都没有停过。阅读163shenghuo.com他一直乐呵呵地望着许远山笑,一直乐呵呵地望着沈中轩笑……那笑里,包含着多种意味,任何一种,都可以使这个身体日渐虚弱的老人,支撑着走到凌天辰和宁心语的明天里去。
  “凌叔,您真的得回去休息了。”将所有的宾客安排好之后,沈中轩来到一直固执地拒绝休息的凌日月面前,开始低声地劝慰他:“如果你不想心语担心的话。”
  要知道,现在对于凌日月来说,没有什么,比宁心语,还有宁心语的肚子里的孩子,更加的重要,在之前,若是凌日月不想去休息,有人来请,他就会发怒,可是,到了现在,只要说是宁心语的意思,又或者说,这样是为了宁心语好,又或者是未见面的孙子好,那么,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凌日月都会好脾气地去休息,再不让任何人为难。
  人常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而今的凌日月的身体,自己开始将凌天辰和宁心语的婚礼提上日程之后,他的身体,就以惊人的速度,正在迅速地恢复着,前日医生在检查的时候,还专门恭喜了凌日月。说他若是照这个速度的话,不出半年的时间,就可以离开轮椅了。推荐163shenghuo.com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凌日月非常的兴奋,他甚至在和沈中轩计划着,要在不久的将来,要在宁心语生产之后,就带着小孙子回去老宅去看看去,当然了,也顺便去看看宁心语的……母亲,让九泉之下的她,也跟着高兴一下。
  沈中轩一直地附合着凌日月的话,对他的每一个建议,都表示赞同,当然了,对于今日的结局,是谁不想看到的呢?
  说实话,沈中轩是真的替凌日月和宁心语开心。
  可是,在开心的同时,沈中轩的心里,又会浮上说不出的担忧……就因为这幸福来得如此的轻易,就如阳光下的七彩的泡沫一般,闪着令人眩目的光泽,可是,泡沫毕竟是泡沫,一触即碎,一触即散。沈中轩是真的怕,若真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那么,真会要了凌日月的命去……
  可是,有什么意外好发生的呢?
  凌天辰而今的样子,象是把沈中轩的话,听到了耳里,处处对于宁心语所表现出来的关心,以及宠溺,就连沈中轩这个外人,都能切实地感觉得到。更重要的是,宁心语爱凌天辰,因为爱情而留下来的伤,固然之难以痊愈。可是,若是同样用爱情浇灌,那么,即便是已经枯萎的花儿,也是会长出新芽,然后,重新地长成参天大树的。更何况
  ,宁心语已经有了凌天辰的BB。阅读163shenghuo.com而凌天辰,一直都是个渴望真情,渴望温暖的人,他日,若是孩子出生,那么,无论有什么事情发生,想必他都会看在BB的份上,忍让一时,然后,让生活重新地回归正道。
  一念起,一念又灭。来来回回,都是围绕着宁心语,以及凌日月全家。沈中轩不由地苦笑起来,然后,他轻轻地摇了摇头,或者说,沈南说的是对的。在东南亚的时候,他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至所以不怕,是因为无所牵挂,没有牵挂的人,甚至可以对天拔剑。
  可是,只要一回到大陆,他就开始优柔寡断,开始患得患失……并不是他的心性变了,而是因为在他的生活里,有了在乎的人,有了在乎的东西,所以,也就有了软肋,有了牵绊。
  可是,沈南同样也说,对于他们这样的人,软肋是可怕的,也是可以致人死地的。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所以,沈中轩在想,他是否要在确认了凌天辰,还有宁心语的幸福之后,在完成了所有的事情之后,也离开他现在的生活,而去过一些平凡的日子?
  平凡的日子,固然淡而无味。可是,对于这些历尽磨难,历尽沧桑
  的人来说,能偏安一隅,含饴弄孙,又何尝不是一开心快乐的事呢?
  快乐着家人的快乐,开心着家人的开心,因为平凡的满足而快乐,因为平凡的快乐而满足……那样的生活,是漂泊了半世的沈中轩,最想要得到的。
  宁心语在休息室里休息,段雪正在一侧,静静地陪着她。
  宁心语累得有些狠了,再加上一场担心一场忧,有些心力交瘁的她,一来到休息室的小床上,就再也不想动半分了。
  脚上的软高跟鞋子,早已被凌天辰除下了,宁心语卧在床上,就仿佛是一个吹气的娃娃一般,没有半点的力气。
  “来,喝杯水吧……”段雪端着一杯水,来到宁心语的订前,然后,扶起她,望着她慢慢地喝下去。
  有了热水的滋润,宁心语的脸色好了一点,所以,再躺下去的她,原本苍白无色的脸上,已经泛起了一抹说不出的红晕。
  “雪,你先生怎么没有来呢?”宁心语是没话找话。要知道,在她准备结婚的时候,只是将准备嫁给凌天辰的话说了给段雪听,就被段雪一阵的抢白。
  要知道,段雪说话很快,宁心语的底气又不足,所以,这一场为时半个小时的争辩下来,宁心语除了点头又或者是摇头,竟然什么都没有做过。
  当然了,已经决定了要进行的事情,并不是因为那些无关紧要的外力所改变,而宁心语,还是在事先挑好的日子里,做了新娘,只是,段雪的心里,非常的不爽。要知道,对于段雪来说,宁心语的幸福,可是大于一切,而今,一向安静的宁心语,竟然选择了这样的一条路,对于段雪来说,实在是难以接受。
  此时,听到了宁心语讷讷的话,段雪将手中的杯子扔到了桌子上,回头瞪了宁心语一眼:“什么先生啊……他没有名字么?叫名字……”
  “呃……知道了。”宁心语的脸,有些红了。她望着段雪,微微地勾了勾唇,不由地发出一抹会心的笑。很多人都以为,宁心语这样安静的性格,和段雪这种雷厉风行的人交朋友,吃亏的,一定是宁心语。可是,也只有宁心语才知道,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段雪让着她的。无论是严厉的斥责,还是口不对心的嗔怪,到了最后,无论错的是不是段雪,而最先开口道歉的,就一定会是段雪。
  友谊,就是这个样子,而真相,也从来不是外人的理解。所谓的人心相通,也就是说,人的内心,其实是相通的,你非常的喜欢一个人,即便那个人并不喜欢你,可是,却因为了你喜欢,你的善意,他即便是喜欢你,可是,也绝对不会讨厌你。
  与之相反的是,若是你非常的讨厌一个人。那么,即便那个人和你并过节,可是,随着你对他的态度,他也会对你生出说不出的讨厌之意……
  当然了,宁心语对段雪好,段雪也是明白的,而她那火爆的性格,也恰巧需要宁心语来中和一样,所以,有时虽然闹得很不愉快,可是,因为段雪肯陪罪,不怕拉下架子,所以,两个人的相处,不论是过去了多少年,还是和当初一模一样。
  不用转脸,就知道那个没有骨气的宁心语又在偷笑了。段雪没好气地瞪了一眼那个明显地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宁心语,然后,自己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看到凌天辰刚刚那样对你,我总算有点放心了……刚才,我还在想着,若是凌天辰这小子敢对你说三道四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虽然一直地不赞成宁心语和凌天辰在一起,可是,刚刚凌天辰的态度,段雪也看到了。凌天辰的执着,以及他的一心为宁心语的方式,无论是谁,都会觉得感动。所以,就算是一直地担心的段雪,就暗中松了口气。最起码,凌天辰并不是利用宁心语什么的,他对宁心语,最起码,还是有爱的。充其量,他的脾气不好,宁心语可以忍着点,他只要爱宁心语,只要好好地对待宁心语,象凌天辰这样的钻石级的王老五,还是值得嫁的。
  “……”宁心语忽然沉默下去。
  虽然对方是段雪,是她一直以来的最好的朋友,可是,朋友却不是拿来挡灾的。所以,在宁心语这里,一直以来,有很多事情,她还是没有办法说出口的……包括她曾经任性地捐了一颗肾,包括她怎样和凌天辰在一起,包括这一场婚礼之后的没有人可以知道的交易……
  以上种种,宁心语都不敢让段雪知道。她生怕,以段雪的火爆的脾气,在知道了这一些之后,一定会将她带离凌天辰的身边,并替她扛下所有的事……到了那时,她将会和凌天辰彻底地决裂,而且,再也没有办法可以走到一起去,一起消失的,还有她的深藏匿在内心里的爱,以及对于凌日月的歉疚,所以,那样的场面,是宁心语最不愿意看到的。她更不愿意看到,段雪因为她的事情着急,因为她的事情伤心。
  她是段雪的朋友,她爱着段雪,可是,她的私心里,却不愿意段雪为了自己的事情,做哪怕是一丝的牺牲。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宁心语的话,也只说了一半。上一次,她记得,许愿听了凌天辰的话之后,整个人就惊呆了,只是站在那里,手足无措。令宁心语一个人面对着宾客的指责,还有嗤笑,所以,忍不住的宁心语,只有逃离。
  可是,这一次的凌天辰,却并没有留下宁心语独自面对那一种说不出的尴尬。要知道,今日到场的,都是凌家的亲戚,以及最好的朋友,所有的记者和媒体,都被挡在了门外,所以,能知道这件事的人,最在乎的,并不是宁心语有没有做过那些事,而是凌天辰是否在乎那些事。
  所以,在那个关键时刻,凌天辰的态度,几乎决定了一切。凌天辰帮助宁心语赢得了一份谅解,更为自己赢得了一份尊重。可是,也是从这一件事上可以看出,凌天辰淡定和许愿手足无措,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对比。
  若是今天的一切都是真的,若是没有那份契约……
  宁心语没有再想下去,她轻轻地甩了甩头,然后望着段雪,静静地一笑:“雪,其实,我是幸福的,是不是?”
  “幸福犹如饮水,冷暖自知。”段雪只是淡淡地回了宁心语一句,然后,就不再说话了。眼下,段雪更加关心的,是另外的一件事。
  听到段雪如此说,宁心语轻轻地“嗯”了一声。她垂下了眼眸,就不再说话了。
  是的,幸福就在于一个人的定义,以及体会,到了这时,所谓的幸福的定义不同,那么,理解也会想左,又或者说,曾经亲密无间如段雪和宁心语,对于幸福的定义,都一样是不同的。
  “对了,心语,为什么,你的身体差了许多?我看着你啊,刚才这一场婚礼下来,人就已经撑不下去了,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了么?”
  这个疑问,存在于段雪的心里,已经很久了。要知道,在一起读书的时候,宁心语的身体,虽然并不是最好的,可是,却也一定不是最坏的。可是,而今的宁心语,仿佛身体差了许多,段雪每一次看到宁心语,都会觉得她的身体差了一点,再见一次,就又感觉到再差了一点……
  不得不说,宁心语的身体,都快成了段雪的一块心病。
  宁心语的脸色白了一下。可是,也只是一下,她便轻笑起来。一边笑,她一边望着段雪,用一种若无其事的语气静静地说道:“可能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吧,我最近都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力气。”
  “嘎……”听了宁心语的话,段雪的眼睛,一下子瞪了起来。她望着宁心语的依旧扁扁的肚子,指了指宁心语的鼻尖,用极是吃惊的语气说道:“什么,你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几个月了?那么,你们现在是奉子成婚?”
  边珠般的问题,轰得宁心语不知道从何说起,她望着段雪,摇头:“雪,能不能不要这么惊讶……不就是怀孕么?你孩子不是都生了……”
  是啊,段雪可是带着孩子回来结婚的,虽然他们已经成为成为夫妻,婚礼已经举行过了,可是,段雪的父母却依旧坚持,他们两个人,要在段雪的父母所居住的城市里,再一次地举行婚礼,至于时间和地点,可以由他们定,可是,这婚礼,却是非举行不可。
  本来,段雪是想要找宁心语做伴娘的,可是,宁心语却给了段雪一个更大的惊喜,那就是,她要结婚了……
  “和我比你……你……”一听到宁心语开始顾左右而言他,段雪的火,又上来了,她也顾不上自己是在新娘房中,而那个被她正训着的,正是今天的新娘,段雪望着宁心语,开始咬牙切齿:“快说说,你这结婚,有什么内幕没有,比如说,孩子……”
  要知道,在很多的豪门婚礼上,如果说新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的话,就很容易被许多的潜规则所束缚,所以,段雪是真的怕宁心语也被这种潜规则潜了。
  宁心语摇了摇头,她望着段雪:“你也看到了,天辰他……是真心的……”
  下面的话,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再说下去,书房里签下的一线协议,到了现在,还仿佛是一根刺一样,刺在宁心语的心里,使得她无论何时想起来,都会觉得心里是火烧一般地难受。可是,无可否认的是,这是她欠下的,这是她应该要还给凌天辰的。
  段雪的表情,忽然换上了一种说不出的奇怪的表情,她审视了宁心语半晌,这才说道:“这样啊,你可不要笨得去签什么协议之类的,要知道,凌天辰那种人,就是卖了你,让你帮他数钱,你都不会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啊,凌天辰是一个长年在商场里打滚的人,和宁心语这种只会读死书,读完死书之后就工作的小人物相比,绝对可以是千年树妖,还有小树苗的组合。相信只要凌天辰想,就是他卖了宁心语,宁心语还要帮他数钱,而且,还毫不知情。
  “你误会了……”宁心语的脸色依旧是苍白的,就连刚刚的那一抹血色,也开始不见了。她望着段雪,静静地笑了一下:“哪有……再说了,我一介贫民,人家凌天辰什么没有,要拿来卖我?”
  是啊,凌天辰什么没有?怎么会想到打她宁心语的主意呢?是她先打了人家的主意啊,而今的凌天辰,也只不过是以彼之道,还彼之身而已。所以,你叫宁心语怎样的报怨出口,又怎样地说出真相呢?
  段雪拉起宁心语,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看了一遍,这才退回到刚刚坐的凳子上,然后,大大咧咧地一笑:“算了你了,我谅凌天辰也看不上你这等货色……”
  是的,宁心语不算是太美,最多,也只能算是中上之资。
  宁心语的气质很好,可是,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小家碧玉,温婉可人。
  当然了,宁心语的脾气,也是很好的,会体贴,能忍让……可是,这些个特质,是在经过长久的相处,才能知道的,而在凌天辰的生活里,比宁心语好过十倍,甚至几十倍的女子,比比皆是,他又怎么会有时间去发现宁心语去打宁心语的主意呢?说句不好听的,以宁心语的样子,于其说是凌天辰打她的主意,还不如说是宁心语打凌天辰的主意呢……
  宁心语低笑出声。
  她望着段雪,假装有些生气地说道:“那么,你倒是说说看,要什么样的货色,凌天辰才看得上……”
  知道段雪其实也是个心思简单的人,虽然外表看来,段雪能干过宁心语很多,可是,也只有宁心语知道,段雪,其实是个挺脆弱的人,一有了什么打击,又或者是爱情的伤,那么即便是要恢复,也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够慢慢地好转。
  而宁心语如此说的原因,不外乎是想要告诉段雪,她和凌天辰很相爱,而凌天辰的一切,她都是非常的在意。
  听了宁心语的话,段雪抛了一个不屑一顾的眼神……小样,这才刚刚结婚,就开始担心起这些个花红柳绿起来了,那么,以前做什么去了?要么就担心着,要么就不要嫁。现在才想到担心,又有什么用呢?
  可是,这些话,段雪却是不会说出来的。她望着宁心语,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样子,左腿压在右腿上,一晃一晃地说道:“你说实话,心语,凌天辰他对你好不好?”
  段雪对于凌天辰,其实还是不放心的,就如她的这一句“对你好不好”都是包括了数重的意思。其实包括了凌天辰对于宁心语的包容,还有对于她的忠诚,以及等等,等等。
  宁心语沉默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声音,忽然显得有些辽远,她不去望段雪,只是望着段雪的身后某一种的墙壁,过了半晌,才说道:“我觉得他对我很好……”
  一句“我觉得,”就将段雪的所有的问题都挡了回去。是的,凌天辰对于段雪,可能很好,可能很不好,可是,只要宁心语觉得凌天辰对自己够好,那么,就足够了,即便是关心宁心语如段雪,也再没有办法挑什么出来。
  听了宁心语的话,段雪再没有追问下去。都是聪明的人,宁心语已经用一句话,将她堵住了,那么,接下去的,就没有必要再问下去了。
  于是,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将自己所谓的孕妇心得讲给宁心语听,说要注意什么,说要不注意什么。一边说,段雪还没有忘记一手拿了个苹果,往嘴里塞着。一边说,一边含糊其辞。
  而宁心语有一句没有一句地应着,到了最后,渐渐地没了声音。段雪抬头一看,原来宁心语已经睡着了。
  段雪苦笑起来,真没有想到,自己的孕妇经,竟然成了宁心语的催眠曲。于是,她一边帮宁心语将被子盖好,另外掩上门,静静地走了出去。
  门外的凌天辰,早就悄无声息地走开了。其实,他把宁心语送到休息室的时候,人就没有走远,这不,因为不放心,所以又转了回来,可是,却恰巧地听到了段雪和宁心语两人的对话。
  不得不说的是,在凌天辰的心里,宁心语是个沉默以及内敛的人,小心,谨慎。可是,却并不算得上聪明。可是,这次听了段雪和宁心语的两人的对话,凌天辰忽然发现,以前他至所以发现宁心语并不聪明,并不是宁心语不聪明,而是宁心语不愿意让凌天辰知道她的聪明。
  因为宁心语不想,所以,凌天辰就永远都不知道。现在,他终于知道了,这才发现,原来,对于宁心语来说,假装出来的愚笨,其实都是她的隐忍的无奈。想像着在自己身边的一年,有多少次,那个心如明镜的宁心语偏偏要装出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凌天辰忽然觉得心痛起来……原来,一直以来,这个女子,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处境,并安于自己的处境,从来都没有想过任何的非份的东西……
  段雪离开了房间,宁心语这才轻轻地睁开了眼睛。其实,她一直都没有睡着。只不过,她不想段雪不停地提问,又生怕自己答错了什么,惹来段雪的警惕,所以,就一直地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然后,假装睡着了。
  可是,怎么能睡得着呢?
  即便是很累,即使是很困……刚刚经过了一场有惊无险的婚礼,经过了许愿的出人意料的出现,宁心语忽然觉得,她的以后的路,一定不会平坦。
  一种说不出的担忧,使宁心语觉得全身发冷。不得不说,只要一想起许愿的临走的时候那一双几乎充血的眸子,宁心语就会觉得四周的温度都低了几度。
  要知道,许愿从小就是个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宁心语到了现在还记得。那时,他们都还小,有一次,许愿因为在路上被人无缘无故地打了一顿,他的心里,非常的不服气。于是,第二天,又找那个人去打架……没有有夜之间长出来的力气,以及技巧,所以,许愿第二天,又被那人狠狠地揍了一顿。
  当时,许多人都觉得许愿傻,都觉得许愿是自找苦吃。可是,从此以后,许愿天天都去找那个人打架,天天都被那个人打。到了后来,打人仿佛成了一种责任,也就变得索然无味,于是,那个人开始四处躲避,不想见到许愿,而许愿,则是四处寻找,一直到有一天,反过来,将那个人,狠狠地打了一顿。
  不得不说,那时的许愿,仿佛就是一个战士。当他同样鼻青脸肿地从地上爬起,一脚将那个比他被打得更惨的人踢出去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在看向许愿的眼神里,都带上了一种近乎惧怕的叹息……这种人,惹不得。
  可惜的是,当日的宁心语人还小,也不太明白这个道理,更重要的是,她觉得,许愿自始至终都不放弃自己的目标,是个值得学习的人,所以,虽然此后分分合合,一直到了大学的重遇,在宁心语的心里,许愿都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都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许愿会有一天,将那种锲而不舍的精神,用到自己的身上去。
  宁心语并不怕许愿,可是,她却不愿意许愿在还是如此的执着于已经失去的东西。或者说,她曾经是欣赏过许愿,曾经喜欢过许愿的。可是,随着父亲的病,所有的梦幻般的感觉,就仿佛是四起的风一般,静静地消失了。
  从那以后,宁心语需要面对的,就只有凌天辰,在那样的爱恨交织,在那样的无数的混杂着报复、仇恨、无奈、懦弱的等等因素之中,她没有办法避免地爱上了那个不停地折磨着她的、自己同样痛苦着的男子。
  从此以后,她的心里,就只剩下凌天辰一个人的影子,就只剩下留在凌天辰身边的这一条路。而这一条路,本来就是一条不归路,所以,在踏上这条路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到了路的尽头,所以,她哪里还会有心,哪里还有会力,哪里还有时间,还有自由和精力,去重拾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人?
  即便是有,也是过去。而所有的过去,在知道了父亲的病之后,都被生生地割裂。已经被割裂的土地,哪里可以回头呢?
  即便回头,回头无岸。
  宁心语知道,许愿是个执着的人。那种可以算得上是偏激的执着,就仿佛是根植于许愿内心里的执念一般,明知无路可走,也是誓死不会放弃。可是,即便不放弃,又能怎么样呢?离开凌天辰,再回到许愿的身边去?莫说不可能,即便是可能,宁心语也不愿意。可是,若是执意地不理呢,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看来,相爱的人,相爱的心,也有一天会变得是一支毒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刺入自己的心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看来,自己还是要处处地小心了。惹不起,就要想办法躲避。只希望时光消逝之后,许愿心里的恨会平复,许愿的心里的不甘,也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慢慢地消失。
  寄希望于时光的身上,实在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可是,对于现在的宁心语来说,除了祈求上苍的保佑,还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
  游戏的开始,由宁心语掌控,可是,随着情节的变化,一切都偏离原先设定的轨道,变得无能为力。
  医院里,林荫下。
  宁心语正陪着宁远山,踏着逐渐堆积的落叶,慢慢地向前走着。
  秋初的树荫之下,树端的落叶,正轻飘飘地落下。那一抹一抹的黄,在秋日的阳光里闪光着,就仿佛是垂垂老矣的老朽,一个由辉煌跌落深渊的全部的过程。
  勤快的阿姨,将那些落叶扫了起来,然后,用篓子装好,倒到远远的垃圾堆里去。可是,树端的落叶太多,树林的面积也太大,所以,无论那个阿姨如何努力地扫,可是,不过眨眼间的功夫,落叶,又吹满一地。
  秋天的风,从远处吹来,带着微凉的气息,就仿佛是远归的人,带着一身的沧桑,正追逐着冬天的脚印走去。
  因为身子弱,穿得又少的缘故,宁心语不由地打了个寒颤。她连忙抱紧了自己的肩。
  可是,走在她的身边的宁远山,却没有留意到宁心语的这个小小的表情,那样的漫无边际的话,还在继续着:
  “心语,看到你终于嫁出去了,我也就放心了。将来,到了地下,对于你的妈妈,总算有个交待了。”
  要知道,宁远山夫妇的膝下,就只有宁心语一个孩子,所以,宁心语能得到幸福,是他们夫妇这一辈子都感觉到开心的事。
  等待了这么久,终于看到了愿望的实现,所以,宁远山的心里,或多或少地生出了一些感慨。
  那一场婚礼,宁远山也是亲眼目睹,凌天辰的豁达和包容,令宁远山只要一想起来,就庆幸宁心语的选择……如此出类拔萃的人,如此全心全意地呵护,想来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吧?
  可是,那个王子,却独独地将手里的橄榄枝,递给了自己貌不惊人,而且又沉默固执的女儿,所以,宁远山相信,这都是宁心语的妈妈,在天上保佑着自己的女儿。
  宁心语静静地扶着宁远山,微微地垂下去的头,将她的所有的表情都遮住了,看不清她眸子底下的表情。她只是带着一贯柔和的音调,柔柔地应着宁远山,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爸爸也并不是势利的人…可是,心语啊,凌家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天辰的脾气,可能也会比其他的男子会倔一点,可能也并不是个事事都能迁就主儿,所以,你得懂事一点……”
  本来都不应该是自己说的话啊,可是,就因为宁心语失去了唯一可以教导她的母亲,所以,宁远山开始循循善诱地教自己的女儿,凡事不要太和凌天辰过不去。
  宁心语微微地笑了一下,然后,侧头应道:“爸,天辰他很好。”
  关于那个人的字句,并不愿意再多说一句。甚至,对于宁心语来说,而今的凌天辰,就仿佛是藏在心里的一根刺,不愿意拔出,可是,也不愿意轻易地提起。
  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个懂事的人,宁远山又再嘱咐了两句之后,便转移了话题。
  “对了,心语,你和天辰的事情,没有对许愿说清楚么?为什么,你结婚的那一天,他会跑过来呢?”
  许愿在宁远山的心里,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从小就知道规矩,长大了以后,更是努力不懈。他曾经竭尽全力地想要给宁心语幸福,可是,因为种种原因,两个本来在一起的轨道开始偏移,到了最后,变成了两条平行线上的个体,虽然,许愿还在竭力地想要向宁心语靠拢。可是,因为来时的路,被阻隔断了。所以,那样曾经青梅竹马的两人,再也没有办法回到过去。
  “我和他说了,可能是他一时想不清楚吧。”宁心语并不愿意宁远山在许愿的事情上纠缠,所以,只是轻描淡写地加了句:“你知道的,他妈妈一直怕我拖累他,我们有了些争执,所以,我们就分开了。”
  宁心语这样的解释,宁远山是懂的。而且,也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让宁远山放下心来。许愿的父母,并不喜欢宁心语。除了他们觉得宁心语不是可以帮助许愿的人,更重要的是,宁心语有一个重病的父亲。宁远山的病,足足可以拖垮任何一个没有基础的男子。所以,他们都不愿意许愿被宁心语所累。
  宁远山轻轻地吁了口气。
  许愿的执着,宁远山也是知道的。本来,在宁远山的心里,是意属宁心语的,可是,到了此时,他才发现,年轻人的事情,都早已有了他们自己的处理方法,而自己的想法,可能真的过时了。
  于是,拍拍宁心语的手,宁远山站了起来:“好了,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一下……你也回去吧,而今,你有了孩子,可不能再象以前那样了,处处得小心一点。”
  “可是,我想再陪陪你。”看到宁远山又再象以前一样,赶着自己回去,宁心语有些恋恋不舍。
  在老人的心里,女孩子结婚了,就成了人家家的人了。所以,在父亲的身边,也不能停得太久了,更何况这里是医院,对于宁远山来说,还是有点忌讳的。
  

邪帝追捕小逃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邪帝追捕小逃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严辉文评论| 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

    严辉文评论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2018-01-19严辉文为一块大地立传,是一件技术活。非大地的画师、生命的歌手,不能为也。更何况那是大漠深处的戈壁滩地,比如说一片遥远的葵花地。大漠和戈壁,总是令少数人无比神往,大多数人则永远充满理想性又空洞的想像。辽远、博大、空旷,肯定也不免空寂。我们不难相像,要为这样的大地立言,或许只适合某种宏大叙事的视角,只适合粗犷的男性作家。人类的土地上生存,也是一种不公平的命运分配。比如有些人注定要被散布在美中不足的荒漠上。这既是磨练,又是一种幸运。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土

  • 倪萍现身《谢谢了,我的家》“吐槽”莫言“长得丑”?

    作为一名资深的主持人,倪萍凭借自己知性包容、幽默风趣的主持风格“霸屏”央视十几年,一度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央视一姐”,深受观众喜爱。而她的幽默不仅表现在春晚舞台上给观众带来的笑声与愉悦,也体现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平日里,倪萍就是个十分有趣的人,她时常在微博上调侃自己的体重,说自己是“幽默不分胖瘦”,被网友戏称为“一个被主持事业耽误的段子手”。近日,倪萍惊喜加盟央视中文国际频道(CCTV-4)《谢谢了,我的家》,向观众透露,自己的幽默细胞其实是遗传自姥姥。平时,倪萍就热衷于向朋友们讲述姥姥的趣事。节目

  • 为什么搞嘻哈的人,穿裤子要露半个屁股?

    来源:壹读(yiduiread)▼托pgone的福嘻哈文化最近又火了一把因为pgone写的《圣诞夜》歌词里有很多脏话、毒品内容遭到了网友和媒体的大规模抵制而pgone辨称说这是受太多黑人嘻哈的影响但文字君觉得pgone根本没有学到黑人嘻哈文化的精(jia)髓(de)因为他平时穿裤子是这样的而那些搞嘻哈的黑人都这样的LLCoolJ这样的美国rappermeekmill和这样的美国rapperTheGames这一点pgone甚至还比不上我们贾斯汀比伯虽然我们贾斯汀比伯不是个嘻哈选手但丁日穿裤子真的比

  • 和田玉中的普通料 被无良商家加工过后 价格却堪比顶级和田玉

  • 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

    梵高一生郁郁不得志,他的画在有生之年几乎无人问津。而常玉不同,他的穷困潦倒,很大程度都是拜个性的孤独清高所致,是他主动选择了自己的命运。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黄永玉在书里讲过一件关于常玉的趣事:五十年代初,中国文化艺术团来巴黎,访问毕加索,也访问了常玉。那时候常玉五十多岁,已经过了声名鹊起的时期,受访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二者相识。代表团中有位画家劝他回国,还可以做个美术学院的教授,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住在暖气不足的阁楼,靠一年卖两三张小画勉强维生。常玉只回答说:可是我早上起不来床,也做不了早

  • 易经文化的传播者 — 郭富国

    郭富国号,龍陽散人。研习《易经》3O余年,对易学中象数、易理有独特理解和感悟。认为”易”的本质为宇宙大自然运行规律,”易“与”道“实为一体二名。深知易经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哲学关系在预测中的运用。对易学术数门类的风水、奇门、命理、相术、择日、六爻、姓名学、时空数码等均有涉猎。尤善运用大、中、小风水理论之独创风水理念:“大风水必得天运之生,中风水必得龙脉之真,小风水必得地利之位”。以形势与理气为炉。融三元、三合、玄空、八宅及先后天水法等风水流派为一体。解析阴、阳宅风水,以察天然及人造环境与建筑是否

  • 腊八快到了,腊八节的来历

    在农历腊月初八这一天,是释迦摩尼佛的成佛日子,是佛教界重大的节日之一。释迦摩尼佛是印度迦毗罗卫国的太子,为了寻求人生的真谛,毅然放弃了王位,来到苦行林出家修行。经过六年苦行,经常一天只吃一麦一麻,以致身形消瘦,羸弱不堪。有一天,他忽然觉悟到,过度享受固然不易达到解脱大道,但是一味苦行,也是没有办法大彻大悟的。于是他决定重新进食。尼连河边有两个放牛女孩,一个名字叫难陀,一个名字叫波罗,经常在苦行林边上放牛。她们把挤出的牛奶蒸成了乳糜,盛了满满一钵,来到释迦摩尼佛跟前,礼拜供养给佛食用。释迦牟尼接受

  • 易得乌龙角,难逢紫马肝——紫端龙凤砚鉴赏

    砚台是中国传统的文房四宝之一,为传播中华文明作出了巨大作用。其产生发展过程充发证明砚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发展中的奇葩,它不仅具有实用价值,更有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紫端龙凤砚就具备了这一特点。紫端龙凤砚,砚呈椭圆形,砚额琢龙凤呈祥纹,龙五爪,昂首,凤展翅,翱翔于祥云之中,整体构图寓意吉祥,刀工精湛。此砚厚重,材质极佳,以浮雕技法雕刻龙凤呈祥图案,构图美好,保存至今,实为不易,极具收藏价值。端砚以其“细密、坚实、细腻、稚嫩、温润如玉”的石质、一起的天然石品斑纹以及巧夺天工的技能制作,位居“四大名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