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秋水19章(第七章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

2017/12/20 3:10:1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秋水
第七章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
乒乒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秋水19章(第七章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   原镜湄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俏脸由红转白,由白变青,素手指着依暮云颤声道:“你你你,臭丫头,这些都是你的杰作?”说罢心痛回视满屋狼藉。   双手一松,这屋里最后一件看似价格不菲的古董花瓶应声而碎,依暮云不甚在意耸了耸肩:“无聊嘛。”   “这个花瓶,是波斯国主御赐,尊贵无比,整个波斯只有三只。这个玉观音,是三十年前自苗疆地下两丈深处掘出,据说已有千年历史 。这套茶具,由昆仑山顶的泥、天上上的雪以及珠山凝露历十年精制而成,天下也就这么一套而已。这雪莲,乃天山极寒极阴处采得,由十五位大师经过三年悉心培育才终于研究出怎样让它百年不败。阅读163shenghuo.com你——”原镜湄越说越觉得自己心都快碎了,如果目光能杀人,只怕此刻依暮云早已在她瞪视中死了千百次,“你说,你把它们全部毁得尸骨无存,只是因为你、很、无、聊?!”   缩了缩脖子,依暮云心虚地辩解:“我怎么知道你们这鬼地方这么有钱,连关犯人的地方都放这么多贵得吓死人的东西。打我小时候起我爹爹可从来不在我房间里摆任何超过十两银子以上的东西呢。再说、再说——”她一说到此处声音立即大了起来,“谁让你们不让我见圣沨!本大小姐可不是你们的囚犯,姑奶奶我来这里只为见圣沨,都这么久了却连半个影子也还没见着!”   “你这臭丫头,当圣界是游览地圣沨是路边杂耍团任人观看的猴子么?自从你来了之后,姑奶奶就没睡过一天好觉,整天被你闹得鸡飞狗跳,要求这要求那也就罢了,如今还敢砸坏我这么多心肝宝贝!我——”原镜湄越说越气,两三下挽起袖子,“姑奶奶今天不好好收拾你,我‘原镜湄’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依暮云原本还依稀存积的三分内疚被她几句话骂得烟消云散,听她这般说立时不甘示弱拉开架势:“死丫头尽管放马过来!”   见两人真打起来,早已头痛不已的洛烟然更是全身无力,低低呻吟一声:“原姑娘,暮云,你们两个别打了。”   见两人毫无反应,只得再接再厉道:“云丫头,原姑娘,先住手好不好?”   等了半天,见两人还是丝毫没有要住手的意思,心中那点火不由越烧越旺,提高了声音骂道:“依暮云,原镜湄,再不停手我可不客气了。”   那边厢打得热闹的两人依然完全没有要理她的意思,叹了口气,洛烟然正准备开始活动筋骨,已听妖娆氤氲的声音懒懒笑道:“哟,我还当出什么热闹事,敢情是依大美人闲着无聊找我家湄儿做晨间运动。”笑声中手中一物懒洋洋向两人打过去,“叮”的一声,正打得火热的两个人不得不被迫停下来,眉目含嗔同时怒瞪向门口,那漫不经心人影灿笑如花,不是庚桑楚又是谁?   原镜湄气鼓鼓骂道:“臭问心,你干吗维护这死丫头,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她不可!”   庚桑楚折扇轻摇,瞧了瞧满地狼藉啧声笑道:“也难怪我家好涵养的湄儿这般生气,大美人任意妄为到我都想打她几下屁股。”   依暮云霎时涨红了脸:“讨厌鬼,姑奶奶有跟你讲过不许对我笑,更不许开我玩笑吧?”   庚桑楚有个和萧冷儿一模一样的坏毛病,就是旁人越说不许这不许那,他就愈发喜欢这喜欢那,因此他原本也没打算怎么笑的,听依暮云一语之后立时深情款款看她,对着她一个劲猛笑,直是满屋生辉。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依暮云一张俏脸简直红得不知该往哪里摆了。   洛烟然却早已直扑庚桑楚身后。   两人亲热半晌,萧冷儿这才揽了她问道:“身上的毒早已解了么?”说罢恨恨瞪一眼原镜湄。   洛烟然看在眼中,柔声笑道:“那日离开之后,原姑娘立时便为我解毒,半刻也不曾拖延,这些天身体并无不适,你不要担心。”   萧冷儿宠溺地揉她长发:“你啊你啊,永远都是这般,记不住旁人的恶行,却受不得人家对你半分好。”   洛烟然垂首浅笑不已,片刻却又抬头打量她,轻笑道:“这般的好看,也难怪他会一见倾心。”   萧冷儿笑嘻嘻凑近她:“哪个他?那,我们家的小烟烟是在吃‘他’的醋?还是我的醋?”   洛烟然正欲回答,猛然发现自己竟答将不出,佯怒道:“臭冷儿一见面就消遣我!”   哪知萧冷儿还未消遣够,双手叉腰装模做样骂道:“依暮云,原镜湄,再不停手我可不客气了。秋水19章(第七章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话未说完已笑得趴下。   洛烟然一时只觉面上高热足可燎原。   庚桑楚也自回头笑道:“问心倒也真想看看洛家妹妹不客气的模样,想必是与那两只母老虎有天壤之别的。”   等了半天不见反应,庚桑楚颇觉奇怪,转头却见那两只前一刻还闹得不可开交的母老虎这会儿四只眼睛正争先恐后往他身后笑嘻嘻的萧冷儿身上放,害他直觉那两人眼珠子就快瞪出来了。   萧冷儿被看得不耐烦正要发火,已见依暮云上前两步,双手全不客气往她脸上身上一阵乱摸,口中喃喃道:“哇,萧冷儿,看你平常一付瘦不拉叽营养不良的模样,居然还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儿。看不出来,实在看不出来……”   天知道洛烟然憋笑憋得多辛苦,庚桑楚却是完全不顾忌笑得那叫一个欢。萧冷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阴恻恻道:“看来原大美人心眼和脸蛋儿一样漂亮,就差没有让你这臭丫头醒悟到什么叫‘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手不能乱放’, 少爷今天就发挥慈悲为怀的救世心肠好好来调*教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   依暮云早已笑闹着跑开。秋水19章(第七章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   两人一追一跑顷刻便没了影子。   见洛烟然悠悠然捂着耳朵,庚桑楚和原镜湄正不知作何解已听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尖叫传来,两人面面相觑,半晌原镜湄赞叹道:“这萧大美人才是当之无愧的心眼和脸蛋儿一样漂亮。”   庚桑楚含笑不语。   原镜湄看他一眼,道:“听堇色说你带回萧冷儿我原本还奇怪,那日在江南,你并未说有此打算。”   庚桑楚折扇轻摇,漫不经心:“原本就是路上偶遇。”   “她放走奸细与你偶遇?奇怪你怎能如此轻易饶她,竟还把她带在身边。”原镜湄脸色已不太好看。163生活网   庚桑楚轻笑道:“你也会说她在我眼皮子底下都能放走我要杀的人,如此聪慧,我既不能杀她,带在身边看着总也比放她一个人行动来得安全。”   原镜湄仍是犹疑看他:“当真只是这样?问心,你对她……”   庚桑楚冷下了脸:“湄儿!”   原镜湄扭过头去。却听洛烟然道:“庚公子,冷儿她……”   庚桑楚笑着截断她话:“洛姑娘放心便是,我把萧冷儿带在身边,便不会杀她,除非……”   “除非什么?”原镜湄和洛烟然都有些紧张看他。   庚桑楚摇扇笑道:“除非她并不如我想像中那般聪颖,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话一说完二女都是同时松一口气。在原镜湄心中天下自然无人能与庚桑楚并提,洛烟然却正好相反,想到以萧冷儿之慧,即便应付问心只怕也无甚难处。   庚桑楚瞧在眼里,不由暗笑。   这说话间功夫,萧冷儿与依暮云多日来“相思”之苦也已得解,两人这才又跑了回来,都是累得满头大汗。庚桑楚含笑替萧冷儿抹去额上汗珠,亲热态度,引得洛依二女一阵狐疑,原镜湄神色又自有些不大好看。依暮云怪叫道:“哎哟哟,问心殿下,这不公平待遇也太明显了吧?”   庚桑楚朝她笑道:“大美人也要问心帮你拭汗,当真?”他说话间已朝她走近两步。他前进一步,依暮云便退后一步,眼见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吓得依暮云连连摆手叫道:“不用了不用了,这样的殊荣冷儿丫头一人享用即可,小女子不敢奢望!”   惹得几人一阵大笑。原镜湄这半晌气也消了七七八八,再看萧冷儿两眼,向庚桑楚道:“难得你今天回来,咱们几人也好久没一起吃饭,这就去找香浓吧。”   没等庚桑楚说话,依暮云已急得几乎跳了起来:“你们几人?是不是圣沨也会一起?那我也要去!”   原镜湄赶忙拦住她,无奈道:“依大小姐,你最好弄弄清楚,这里是地宫而不是你家后花园,你该去哪里呆在什么地方是我说了算而不是你自己。”   依暮云早没了先前锐气,急得快哭出来:“原姑娘,原姐姐,原大美人,你带我去见他好不好?我发誓以后再不跟你胡闹,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见她模样原镜湄不由心中一软,叹道:“不是我们不让你见他,只是圣沨性子冷僻,莫说平常从不与我们一起吃饭,就算我们要见他,也得先得了他同意才行。你若当真这般想见他,至少也得先让问心跟他说一声。”   依暮云哀求目光立时转向庚桑楚。   庚桑楚笑叹一声:“你且安心住着,我这两日自会告诉他。”   依暮云看模样尤不甘心,但为了顺顺利利见到心上人,却也只好委委屈屈地退下。   庚桑楚转向洛烟然柔声问道:“洛姑娘这几日身体还好?”   洛烟然福身道:“烟然尚好,多谢公子关心。”   庚桑楚又道:“这几日膳食不知还合不合姑娘的口味?”   洛烟然点了点头:“都很周到,公子不必挂心。”   庚桑楚笑道:“那就好。姑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千万不要和问心客气,问心明日再来探望姑娘。”说罢冲站在洛烟然身边的萧冷儿道,“走吧。”   几人俱是一愣,原镜湄已经皱起了好看的眉:“问心……”   洛烟然也道:“公子,冷儿既来此,自然是与我和暮云在一起,她的生活起居也是我们比较清楚,男女毕竟有别,冷儿与公子在一起,只怕不太方便。”   “没错,再说冷儿毕竟身份特殊,总与你呆在一起我也不大放心。”原镜湄接道。   庚桑楚看三女一眼,似笑非笑:“萧冷儿留在我身边的目的是救烟然姑娘和依大美人,让她与二位呆在一起?”

秋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秋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权路风云》之第2章 不安份的躁动【2】

    原标题:小说《权路风云》之第2章不安份的躁动【2】小说书名:权路风云第2章不安份的躁动“你叫什么?”美女很真诚地问道。张鹏飞的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这才回答道:“我叫张鹏飞。”“你也姓张啊?”美女又笑了。“那……美女,你叫什么名?”“我叫张小玉,刚才多亏了你,我该怎么谢谢你啊!”她翘着的嘴唇显得有些顽皮,那模样让人恨不得将他扑倒。张鹏飞心说你以身相许吧!不过嘴上却说:“谢什么啊,小事。”“小弟弟,你多大了?”两人一边聊一边走出了地铁站,漫步在街头。“小弟弟?”张鹏飞哭笑不得地

  • 小说《有种爱深入骨髓》之第2章 活不长了【2】

    原标题:小说《有种爱深入骨髓》之第2章活不长了【2】小说:有种爱深入骨髓第2章活不长了医生猛地抬头,看到我的样子显然惊愕了一下,但很快就一闪而逝,犹如找到了救星,却还不忘战战兢兢的看身后的顾屿森一眼,以作示意。他当然会同意,于是我被医生脚步匆快的带进抽血室,仿佛慢了一步,急救室里的顾倾儿就会殒命。在抽血室里,我眼睁睁看着采血针深深扎进我血管里,明明只是抽血,我却有一种身体都快被抽空的感觉,连骨髓都在叫嚣着疼痛。好在这种感觉并不用持续太久,抽光后,医生满脸笑容的拿着我的血去救人了,偌大的房子里,就

  • 小说《眼前你是梦中人》之第2章 自己犯贱【2】

    原标题:小说《眼前你是梦中人》之第2章自己犯贱【2】书名:眼前你是梦中人第2章自己犯贱全身的毛细血管仿佛瞬间被利刃生生割裂开,无数的鲜血朝她喷涌而来,太刻骨了,乃至于她耳里只能听到汩汩的鲜血声和一步比一步沉的脚步声。她万万没想到,他怎么会来?他怎么可能会来?可这就是事实!她的顾西洲,犹如多年前那个清冷傲然的少年,不顾一切的劈开了三年时光的阻隔,穿过人来人去的光阴里,只为她而来。只是,他的眼里再也没有了属于她的倒影,一双深眸盈满了恨意,而唇角挂着的冷笑也早已让她恍惚到不识。明明曾经是亲昵到连接吻都

  • 小说《我以温柔献深情》之第二章 我回来了【2】

    原标题:小说《我以温柔献深情》之第二章我回来了【2】小说名称:我以温柔献深情第二章我回来了许安然杵在原地怔住片刻,回过神来。她手心冒出一层细汗,紧紧的抱着肚子,沈哲楠要杀死她的孩子,她不能留在这里,她必须马上离开……手机突然响起,许安然按下接通键,对面传来一阵熟悉而又嘲讽的声音:“嗨,我的好妹妹,三年不见,别来无恙?”汗毛顿时在此刻根根竖起,血液仿佛被冻结了一般,这个声音自己再熟悉不过:“童玥清?!”“怎么,我回来了你很意外?”话筒里传来童玥清一阵挑衅的笑声。许安然攥紧拳头,恨不得将电话那头那个

  • 小说《虐爱情如水》之第2章 祸害遗千年【2】

    原标题:小说《虐爱情如水》之第2章祸害遗千年【2】小说:虐爱情如水第2章祸害遗千年季凉川不知怎么又改了主意,虽然眼睛里仍是对沈知夏刺骨的鄙夷和恨意,但竟然主动打开车门对保镖吩咐道。于是沈知夏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又被保镖架到了车上。汽车一路飞驰,最终在医院门口停下。沈知夏被保镖一路架着,最后在手术室门口被季凉川往医生面前冷冷一推,“RH阴性血来了,要多少就抽多少,往死里抽都无妨,但清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整个医院陪葬!”季凉川说完,拿出手帕擦拭着刚刚碰到沈知夏身体的指尖,表情冰冷嫌恶至

  • 小说《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之第2章 发现了个有意思的事【2】

    原标题:小说《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之第2章发现了个有意思的事【2】小说: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第2章发现了个有意思的事海城帝宫二层与地之廊仅有一面特质玻璃墙隔开的天之阁内,正对玻璃墙的沙发内,白衣黑裤,容颜矜贵尔雅俊美不凡的男人手执酒杯,目光盎然的盯着玻璃墙的一处,云淡风轻的凤眸溢出点点兴味,手中酒杯轻晃。“三哥,你在看什么?”一旁与人说话的陆皓阳凑了过来,顺着霍慬琛的目光望去,一屋子男男女女,男俊女美,可就算如此,陆皓阳的目光也是一眼就落到了那璀璨灯光下立于陈瑾昂跟前的妖媚女人。这女人

  • 小说《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之第002章 绝望【2】

    原标题:小说《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之第002章绝望【2】小说名: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第002章绝望别墅二楼最角落的一个房间,靳韶琛坐在书桌后,左手动作娴熟地把玩着那个从喉结处取下来的微型变声器,右手握成拳头抵在弧度优美的下巴处。他面前的那一堵墙壁,整面墙都是液晶显示屏,能够监控到整栋别墅的每一个角落。此时,那面液晶墙上放大了沈安诺所在的那个房间的场景。门被打开后,走廊上的灯光影影绰绰投到室内,靳韶琛看到沈安诺本能地伸手要去护住身体的重要部位,俨然忘记四肢被绑。于是,她狼狈地在冰

  • 小说《婚色袭人:权少爱妻成瘾》之第002章 我爱你,【2】

    原标题:小说《婚色袭人:权少爱妻成瘾》之第002章我爱你,【2】小说名称:婚色袭人:权少爱妻成瘾第002章我爱你,“怎么打不开?”言梓瞳见没拧开“盖子”,有些不悦的自语着。口干舌燥,她就只想喝水。那个对她来说就是一瓶水。但,为什么盖子拧不开?漂亮的眉头,拧了起来,嫣红的唇也嘟了起来。容肆的脸色很不好,一片漆黑,跟锅底没什么两样。该死,竟然把他当成水瓶,还拧!“女人,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嗯!”如狮子般沉峻冷冽的双眸,紧紧的锁着她那嫣红娇润的脸颊,本就凉薄的唇更是抿成了一条几不可见的线。“唔,热,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