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秋水19章(第七章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

2017/12/20 3:10:1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秋水
第七章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
乒乒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163生活网   原镜湄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俏脸由红转白,由白变青,素手指着依暮云颤声道:“你你你,臭丫头,这些都是你的杰作?”说罢心痛回视满屋狼藉。   双手一松,这屋里最后一件看似价格不菲的古董花瓶应声而碎,依暮云不甚在意耸了耸肩:“无聊嘛。”   “这个花瓶,是波斯国主御赐,尊贵无比,整个波斯只有三只。这个玉观音,是三十年前自苗疆地下两丈深处掘出,据说已有千年历史 。这套茶具,由昆仑山顶的泥、天上上的雪以及珠山凝露历十年精制而成,天下也就这么一套而已。这雪莲,乃天山极寒极阴处采得,由十五位大师经过三年悉心培育才终于研究出怎样让它百年不败。163生活网你——”原镜湄越说越觉得自己心都快碎了,如果目光能杀人,只怕此刻依暮云早已在她瞪视中死了千百次,“你说,你把它们全部毁得尸骨无存,只是因为你、很、无、聊?!”   缩了缩脖子,依暮云心虚地辩解:“我怎么知道你们这鬼地方这么有钱,连关犯人的地方都放这么多贵得吓死人的东西。打我小时候起我爹爹可从来不在我房间里摆任何超过十两银子以上的东西呢。再说、再说——”她一说到此处声音立即大了起来,“谁让你们不让我见圣沨!本大小姐可不是你们的囚犯,姑奶奶我来这里只为见圣沨,都这么久了却连半个影子也还没见着!”   “你这臭丫头,当圣界是游览地圣沨是路边杂耍团任人观看的猴子么?自从你来了之后,姑奶奶就没睡过一天好觉,整天被你闹得鸡飞狗跳,要求这要求那也就罢了,如今还敢砸坏我这么多心肝宝贝!我——”原镜湄越说越气,两三下挽起袖子,“姑奶奶今天不好好收拾你,我‘原镜湄’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依暮云原本还依稀存积的三分内疚被她几句话骂得烟消云散,听她这般说立时不甘示弱拉开架势:“死丫头尽管放马过来!”   见两人真打起来,早已头痛不已的洛烟然更是全身无力,低低呻吟一声:“原姑娘,暮云,你们两个别打了。”   见两人毫无反应,只得再接再厉道:“云丫头,原姑娘,先住手好不好?”   等了半天,见两人还是丝毫没有要住手的意思,心中那点火不由越烧越旺,提高了声音骂道:“依暮云,原镜湄,再不停手我可不客气了。”   那边厢打得热闹的两人依然完全没有要理她的意思,叹了口气,洛烟然正准备开始活动筋骨,已听妖娆氤氲的声音懒懒笑道:“哟,我还当出什么热闹事,敢情是依大美人闲着无聊找我家湄儿做晨间运动。”笑声中手中一物懒洋洋向两人打过去,“叮”的一声,正打得火热的两个人不得不被迫停下来,眉目含嗔同时怒瞪向门口,那漫不经心人影灿笑如花,不是庚桑楚又是谁?   原镜湄气鼓鼓骂道:“臭问心,你干吗维护这死丫头,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她不可!”   庚桑楚折扇轻摇,瞧了瞧满地狼藉啧声笑道:“也难怪我家好涵养的湄儿这般生气,大美人任意妄为到我都想打她几下屁股。”   依暮云霎时涨红了脸:“讨厌鬼,姑奶奶有跟你讲过不许对我笑,更不许开我玩笑吧?”   庚桑楚有个和萧冷儿一模一样的坏毛病,就是旁人越说不许这不许那,他就愈发喜欢这喜欢那,因此他原本也没打算怎么笑的,听依暮云一语之后立时深情款款看她,对着她一个劲猛笑,直是满屋生辉。说明163shenghuo.com   依暮云一张俏脸简直红得不知该往哪里摆了。   洛烟然却早已直扑庚桑楚身后。   两人亲热半晌,萧冷儿这才揽了她问道:“身上的毒早已解了么?”说罢恨恨瞪一眼原镜湄。   洛烟然看在眼中,柔声笑道:“那日离开之后,原姑娘立时便为我解毒,半刻也不曾拖延,这些天身体并无不适,你不要担心。”   萧冷儿宠溺地揉她长发:“你啊你啊,永远都是这般,记不住旁人的恶行,却受不得人家对你半分好。”   洛烟然垂首浅笑不已,片刻却又抬头打量她,轻笑道:“这般的好看,也难怪他会一见倾心。”   萧冷儿笑嘻嘻凑近她:“哪个他?那,我们家的小烟烟是在吃‘他’的醋?还是我的醋?”   洛烟然正欲回答,猛然发现自己竟答将不出,佯怒道:“臭冷儿一见面就消遣我!”   哪知萧冷儿还未消遣够,双手叉腰装模做样骂道:“依暮云,原镜湄,再不停手我可不客气了。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话未说完已笑得趴下。   洛烟然一时只觉面上高热足可燎原。   庚桑楚也自回头笑道:“问心倒也真想看看洛家妹妹不客气的模样,想必是与那两只母老虎有天壤之别的。”   等了半天不见反应,庚桑楚颇觉奇怪,转头却见那两只前一刻还闹得不可开交的母老虎这会儿四只眼睛正争先恐后往他身后笑嘻嘻的萧冷儿身上放,害他直觉那两人眼珠子就快瞪出来了。   萧冷儿被看得不耐烦正要发火,已见依暮云上前两步,双手全不客气往她脸上身上一阵乱摸,口中喃喃道:“哇,萧冷儿,看你平常一付瘦不拉叽营养不良的模样,居然还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儿。看不出来,实在看不出来……”   天知道洛烟然憋笑憋得多辛苦,庚桑楚却是完全不顾忌笑得那叫一个欢。萧冷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阴恻恻道:“看来原大美人心眼和脸蛋儿一样漂亮,就差没有让你这臭丫头醒悟到什么叫‘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手不能乱放’, 少爷今天就发挥慈悲为怀的救世心肠好好来调*教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   依暮云早已笑闹着跑开。说明163shenghuo.com   两人一追一跑顷刻便没了影子。   见洛烟然悠悠然捂着耳朵,庚桑楚和原镜湄正不知作何解已听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尖叫传来,两人面面相觑,半晌原镜湄赞叹道:“这萧大美人才是当之无愧的心眼和脸蛋儿一样漂亮。”   庚桑楚含笑不语。   原镜湄看他一眼,道:“听堇色说你带回萧冷儿我原本还奇怪,那日在江南,你并未说有此打算。”   庚桑楚折扇轻摇,漫不经心:“原本就是路上偶遇。”   “她放走奸细与你偶遇?奇怪你怎能如此轻易饶她,竟还把她带在身边。”原镜湄脸色已不太好看。秋水19章(第七章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   庚桑楚轻笑道:“你也会说她在我眼皮子底下都能放走我要杀的人,如此聪慧,我既不能杀她,带在身边看着总也比放她一个人行动来得安全。”   原镜湄仍是犹疑看他:“当真只是这样?问心,你对她……”   庚桑楚冷下了脸:“湄儿!”   原镜湄扭过头去。却听洛烟然道:“庚公子,冷儿她……”   庚桑楚笑着截断她话:“洛姑娘放心便是,我把萧冷儿带在身边,便不会杀她,除非……”   “除非什么?”原镜湄和洛烟然都有些紧张看他。   庚桑楚摇扇笑道:“除非她并不如我想像中那般聪颖,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话一说完二女都是同时松一口气。在原镜湄心中天下自然无人能与庚桑楚并提,洛烟然却正好相反,想到以萧冷儿之慧,即便应付问心只怕也无甚难处。   庚桑楚瞧在眼里,不由暗笑。   这说话间功夫,萧冷儿与依暮云多日来“相思”之苦也已得解,两人这才又跑了回来,都是累得满头大汗。庚桑楚含笑替萧冷儿抹去额上汗珠,亲热态度,引得洛依二女一阵狐疑,原镜湄神色又自有些不大好看。依暮云怪叫道:“哎哟哟,问心殿下,这不公平待遇也太明显了吧?”   庚桑楚朝她笑道:“大美人也要问心帮你拭汗,当真?”他说话间已朝她走近两步。他前进一步,依暮云便退后一步,眼见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吓得依暮云连连摆手叫道:“不用了不用了,这样的殊荣冷儿丫头一人享用即可,小女子不敢奢望!”   惹得几人一阵大笑。原镜湄这半晌气也消了七七八八,再看萧冷儿两眼,向庚桑楚道:“难得你今天回来,咱们几人也好久没一起吃饭,这就去找香浓吧。”   没等庚桑楚说话,依暮云已急得几乎跳了起来:“你们几人?是不是圣沨也会一起?那我也要去!”   原镜湄赶忙拦住她,无奈道:“依大小姐,你最好弄弄清楚,这里是地宫而不是你家后花园,你该去哪里呆在什么地方是我说了算而不是你自己。”   依暮云早没了先前锐气,急得快哭出来:“原姑娘,原姐姐,原大美人,你带我去见他好不好?我发誓以后再不跟你胡闹,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见她模样原镜湄不由心中一软,叹道:“不是我们不让你见他,只是圣沨性子冷僻,莫说平常从不与我们一起吃饭,就算我们要见他,也得先得了他同意才行。你若当真这般想见他,至少也得先让问心跟他说一声。”   依暮云哀求目光立时转向庚桑楚。   庚桑楚笑叹一声:“你且安心住着,我这两日自会告诉他。”   依暮云看模样尤不甘心,但为了顺顺利利见到心上人,却也只好委委屈屈地退下。   庚桑楚转向洛烟然柔声问道:“洛姑娘这几日身体还好?”   洛烟然福身道:“烟然尚好,多谢公子关心。”   庚桑楚又道:“这几日膳食不知还合不合姑娘的口味?”   洛烟然点了点头:“都很周到,公子不必挂心。”   庚桑楚笑道:“那就好。姑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千万不要和问心客气,问心明日再来探望姑娘。”说罢冲站在洛烟然身边的萧冷儿道,“走吧。”   几人俱是一愣,原镜湄已经皱起了好看的眉:“问心……”   洛烟然也道:“公子,冷儿既来此,自然是与我和暮云在一起,她的生活起居也是我们比较清楚,男女毕竟有别,冷儿与公子在一起,只怕不太方便。”   “没错,再说冷儿毕竟身份特殊,总与你呆在一起我也不大放心。”原镜湄接道。   庚桑楚看三女一眼,似笑非笑:“萧冷儿留在我身边的目的是救烟然姑娘和依大美人,让她与二位呆在一起?”

秋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秋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帝少的火辣甜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帝少的火辣甜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帝少的火辣甜妻目录预览:第1章我会温柔第2章睡了就想跑第3章五年后第4章敢吻我吗第1章我会温柔“安然,安然!你在哪儿?”包厢外,金发碧眼的女孩安妮尖锐着嗓子,用蹩脚的中文叫喊着。“我……在这……唔!”安然听着不远处熟悉的呼喊声,激动的刚想要回答,可才开口,就被身上的男人堵住了声音!她双手胡乱的比划着,那双璀璨生辉的瞳孔内满满地恐惧。可身上压着她的男人似乎一点儿也不给她反抗的空隙,只要她稍稍地动一下,他就强势霸道的将她按在沙发里,将她所有的

  • 《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星途璀璨:影后前妻不好追目录预览:第1章没有离婚只有丧偶第2章你就不能低调一点第3章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第4章我叫季凌音第1章没有离婚只有丧偶深秋的夜晚。外面下了一整天的磅礴大雨终于有渐停的迹象。别墅内没有开灯,没有闪电的照亮下,屋里是如死一般的寂静和黑暗。身着单薄连衣裙的女孩蜷缩在卧室床边,双手抱膝蹲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尽管身体冻得瑟瑟发抖,她也没有做任何取暖措施。终于,院子里响起了车子驶来的声音。整整8个小时。从下午一直等到凌晨,

  • 《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目录预览:第1章重生初见第2章霸道男人第3章非礼勿视第4章太恐怖了第1章重生初见东陵国,墨月森林。墨楚迷迷糊糊中,脑海里不停回响着一个声音:“你就是个死爹死娘一无是处的丑陋垃圾,你凭什么跟大姐争?你去死,死在这里再也不要回去……”谁?躺在树下的身体忽然动了动,一双紧闭的眼眸霍地睁开,眼前,是完全陌生的世界,同时,一大波不属于她的记忆狂卷而来。墨家嫡系三小姐墨楚,天生废柴,丑陋无盐,同时是秦王未婚之妻,全民少女

  • 《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目录预览:第1章愤怒的一幕第2章贴身衣物和领带第3章狗男女第4章后妈的恶毒第1章愤怒的一幕帝国88酒店,金碧辉煌,处处都彰显着奢侈。林满月从电梯里出来,甜蜜的笑着。今天是未婚夫修宇的生日,在得知修宇订了一套客房后,就把房卡弄到手了。她要给修宇一个惊喜。房门打开,进屋坐下。桌上有一杯水,有点儿口渴的她想着应该是修宇倒的,就没做怀疑的喝了半杯。慢慢的,从里面传来暧昧不明的喘气声。“林满月那个贱人,哪里有我喜欢你

  • 《你好!MrRight》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你好!MrRight》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你好!MrRight目录预览:第1章梦想照进现实第2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第3章暗恋对象一般都是学长第4章heyjude第1章梦想照进现实美国,加州。不过早晨五点,太阳的红光已经照射整个大地,海岸线的尽头,如一抹红烟将平静的深海染映得姹紫嫣红。沙滩上,穿黑色运动服戴鸭舌帽的男子正沿着晨光慢跑,一束金黄色的阳光打在他古铜色的皮肤上,光影让肌肉线条看起来尤为立体。迎面一对老外夫妻牵着手散步走来,男子和二人亲切招了招手。手腕上臂带里的手机抖了抖

  • 《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目录预览:第1章怀孕第2章小东西第3章你是谁第4章少女出浴图第1章怀孕苏夏感觉身体里面好像有一把烈火,要把她燃烧起来了一样。热。热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唔……”脸颊贴着一个冰凉的东西,凉凉的,很舒服。想要靠得近一点。在近一点。“热……”苏夏嘤咛了一声,翻了一个身,紧紧地缠着男人的手,像是附在他身上的藤蔓,怎么都甩不掉。梦中,她看到了一个绝美的男人,黑暗中,那透明的冰棺上,被酒精干扰的男人狭长的眸

  • 《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目录预览:第1章穿成秦相府庶女第2章教训秦云璃第3章贱人活了第4章是个大帅哥第1章穿成秦相府庶女天上月光像被蒙了件纱衣,朦朦胧胧,寒冬的雪地亦披上了一层银光。冷。“孤狼”艰难地撑起身子,一阵刺骨的寒风刮来,令她不禁身子一阵颤抖。她已经多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寒冷的感觉了?曾经进组织魔鬼训练时,她穿着背心,被教练从高空的飞机上,扔到北极的冰面上,生存了足足一个星期,皮肤被冻成几乎紫得要发黑。之后,她对寒冷再没有任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目录预览:第1章闹剧第2章赶走第3章重生第4章家人第1章闹剧“滚!滚出去!”李氏将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妇人推出房门。她的手里挥着一把菜刀,那菜刀在空中挥舞着,发出哗哗的响声。李氏身上那件青色的粗布衣服打满了一个又一个补丁,不过还算干净。那头花白的头发梳得光滑平整,瞧着就是个严谨的老太太。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妇人哎哟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看着李氏的菜刀,满是褶子的脸上堆起笑容,干笑道:“李大娘,咱们好好说话,不要激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