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萌妻撞入怀:总裁缓缓爱 最新章节

2017/12/20 7:24:32 来源:网络 [ ]

书名:萌妻撞入怀:总裁缓缓爱

第一章 亲爱的,你娶我吧!
T市郊外的教堂正中央,穿着婚纱的筱宝贝双手紧紧圈着身穿一袭银色西装的男人,吹弹可破的包子脸轻轻蹭着对方投冷的胸膛,软软糯糯地开口—— “亲爱的,你娶我吧,我愿意嫁给你,跟你一起生活,照顾你的生活,然后,有我们自己的宝宝……嘿嘿……” 边说着,脑子里浮现着两人相亲相爱的画面,筱宝贝不由得笑了出声,害羞得将发烫的脸埋进了对方的怀里,鼻尖不住地蹭着对方的怀。 从侧面看过去,还能看见她的嘴角有甜蜜的笑意。 “不准动!”沉冷而压抑的声音自头顶突兀而来,筱宝贝的身体徒然一僵,手下意识抓住了对方的西装。 筱宝贝的眉心才皱起,下巴同时被人挑起:“你……”视线触到眼前这张陌生而冰冷的脸,她清澈的眼睛猛然睁大,本能地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是谁?!!” 大惊之下,筱宝贝本能地抬手去推,然而却被对方顺势揽紧,一扣,她动弹不得。 “走开,你走开!我,我,我认错人了……”惊慌而尴尬的筱宝贝下意识地奋力挣扎,又推又打,身体不时若有若无地蹭着对方的身体。 男人的脸彻底一黑,抬手扣紧筱宝贝的手腕:“警告过你不许动,你听不懂人话?” 从唇齿间蹦出的气息炙热间汹涌着他的怒气。 “你放开我,我就不动啊!你放开我!”挣不脱,筱宝贝没有多想,迎面呛了过去,刚刚满脸幸福的脸现在弥漫了一层冒烟的怒气,额间眉心就拧成了一团火的形状,眼神愤愤。163生活网 似乎恨不得用目光将眼前这个男人来个千刀万剐。 她都说了认错人了,也不知道放开她么?! “哼!”看着眼前这个像个小野兽的女人,褚修焱轻哼一声,眼底笑意渐深“有意思!”说话间,他缓缓倾脸而下。 他缓缓而来,她本能地顺势慢慢往后仰,看着他薄唇划出的邪气十足的笑容,筱宝贝盛满惧意的眸子不住地眨啊眨,颤抖着问:“你……你要做什么?” “对于你刚才在我怀里的无理取闹,你帮我一个忙,就一笔勾销……”话尾未落尽,他张嘴,吻紧了筱宝贝的唇。 “……”奇异的触感从唇瓣蔓延开来,炙热得似电流窜过她的脑袋,筱宝贝的眼睛猛然睁到最大:“这家伙在做什么?” “唔……”体内药力彻底生效,汹涌而来渴望冲破他最后一丝自制力,褚修焱顿了一下,眉峰一拧,下一秒就霸道地撬开筱宝贝的领地,不可控制地攻城略地,攫取她的甜美。 “这小东西味道还不错!——啪!” 这个结论才划过他的心尖,他便吃了一个耳光,重重地侧过脸去。 “流氓,你在别人的婚礼上耍流氓合适吗?!”愤怒的筱宝贝朝他的侧脸吼过去,吼完,她不管不顾又推他。 似乎他是世间的瘟疫般可怕。163生活网 正要挣脱,侧着脸发愣的褚修焱却转过脸来,墨眸一凛,炙热的大手握起筱宝贝的手腕,渐渐收紧。 “啊……好疼……”手腕上宛如一下子骨裂开的疼让筱宝贝直跺脚,晶莹的眼泪从眼角溢出。 “敢在我面前造次,这就是你的惩罚!”冷硬着脸的褚修焱凝眸看着筱宝贝簌簌落下的眼泪,手竟不由自主地越收越紧,薄唇抿出他的怒不可遏。 打他?这个小东西还不够资格! “呜呜……我……我抱错人了,我不是想找你的……好疼……对不起嘛……”从来没有受过一丁点儿痛一丁点苦的筱宝贝害怕了,怕得不住地摇头道歉,眼泪决堤而下。 “哭?没有用!”冷冷说完这四个字,褚修焱放开筱宝贝的手腕。 “……”筱宝贝才低头,刚刚看到手腕上的红色,双脚便离了地:“你要做什么?”见褚修焱竟然抱起了她,她还没有到地的心瞬间悬到了嗓子眼,疑问的声音也变得小心翼翼。 褚修焱寒着脸,往教堂门口走,没有回答,行走间,眉峰越拧越紧,因为他就快压制不住体内的冲动。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竟然有人敢给他下药?! 该死! 平稳前进的脚步声从耳朵飘入,落到心头,慢慢堆叠起筱宝贝内心的不安,紧咬着下唇,衡量再三,她还是决定跟这个男人解释一下她的乌龙行为。 “……对不起……我刚刚把你当成是这场婚礼的新郎了,他是我的前男友,我听说他会被新娘嫌弃,所以就穿着婚纱赶过来,走得太急,一不小心就撞到你怀里了……” 呓语般小心翼翼地说着,见男人不起丝毫变化,筱宝贝偷偷抬眸看对方的脸。 见对方冷着一张脸,根本对自己的解释没有兴趣,她泄气般嘟了嘟嘴,眉心揪成一团,却不愿意放弃,依旧低声说:“我不是故意要冒犯你的……” “嗯。。。被怀里的莺莺细语撩得几欲爆发的褚修焱终于停下了脚步,重重一顿,垂眸看怀里明显受了惊的女人,寒着脸咬牙警告:“闭上你的嘴,否则后果自负!” 一字一顿间,看似是怒不可遏,事实是他极力试着将体内的渴望压下。 敢在一个中了药的男人怀里不停撩拨?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只是让你知道事实,你现在能放下我吗?”这个男人的身上好热,怎么回事? 褚修焱炙热的气息若有若无地拂过她的脸,太烫,筱宝贝不由得皱着眉别开脸,视线略过面前九层高的红酒塔,蓦然看见站在红酒塔旁边的新娘,她愣了一下。萌妻撞入怀:总裁缓缓爱 最新章节 “新娘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脸色不对劲……额……” 身体忽然一紧,筱宝贝回过神来,眸子正正对上褚修焱的眼:“你……” “不许再有丝毫动作!”筱宝贝的失神让他莫名有怒,冷她一眼,褚修焱抬脸,余光瞥到旁边的人,他一拧眉峰,转过脸去,池郁宁同时伸手,一推,红酒塔向着他的方向倒来。 褚修焱的眸光一凝—— “小心!” 熟悉的声音传来,筱宝贝的心脏徒然一缩,转脸,还没有来得及看清说话人的脸,褚修焱一个移步转身就隔开了他们,同时也隔开了危险。 “轰!”九层的红酒塔在褚修焱的身后轰然坍塌,坠落的高脚杯溅开一地碎片,红酒在木地板上蔓延,宛然如血,触目惊心。 而这些,筱宝贝并没有看见,她只定定地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眸光复杂:“你没事吧?” 他刚刚救了她吧?
第二章 配合我履行夫妻义务
垂眸扫了一眼筱宝贝虚惊的脸,褚修只焱淡淡地回应一声:“没事!”声音淡漠得生人勿近,跟他此时冷硬的脸倒也合衬。 “谢谢你——” “褚先生,您没事吧!”快步而来的新郎打断了筱宝贝的话,看了一眼无恙的褚修焱,他随即低下了头:“实在让您笑话了,很抱歉,没伤着您吧!” 陆启航的姿态恭敬得很,清润的声音掩不住颤抖,看着全然没有了一个新郎该有的意气风发,倒是多了几分卑微谄媚的意味。 “……”看着眼前弯腰低头的男人,一丝酸涩划过心头,筱宝贝下意识皱了眉心:“他竟然完全没有关心我……”或者是,他根本就有意对她视而不见? 想到这里,筱宝贝轻轻将脸别进褚修焱的怀里,然而,她的小动作并没有逃过褚修焱的视线,褚修焱见状挑了挑眉,转眸瞥了一眼此时完全看不见脸的陆启航:“陆总,管好你的新娘,若是伤了我怀里的女人,怕是你这辈子都吃不了兜着走!” 低沉的嗓音里透着这个男人专属的凉薄和尊贵,高高在上,话语一出,因刚才的意外而起的骚动戛然而止。 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聚焦到褚修焱的脸上,无不满脸惊讶——谁不知道褚修焱最不缺女人,最不屑的也是女人? 然而,最惊讶的还算筱宝贝! 她抬眸定定看着这个陌生男人,直觉太不可思议,她的眉心渐渐皱紧:“他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们明明不认识……”可是,她却似乎嗅到了宠溺的味道? 没等陆启航回应,褚修焱抬脚往门口走,呆在原地的记者媒体终于反应过来,如潮水般朝褚修焱涌了过去。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褚先生,请问你怀里的这位女士是你的什么人?” “难道她今天穿着婚纱就是来对你逼婚的?” “传闻您身边的女伴一般的保质期不会超过一个月,是否因为你早就心有所属?” “……” 闪光灯、快门声、以及记者的提问此起彼伏,然而褚修焱却堂而皇之地充耳不闻,冷着脸,走出教堂,完全被媒体的疯狂程度吓傻了的筱宝贝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疑惑在她的眸底阵阵翻涌。 “他究竟是谁?不管他是谁,他都肯定不是一般人!我刚刚对他这么不礼貌,他会不会追究?他如果追究……我该怎么办……” “啊……”正出神的筱宝贝忽然被塞进了车里,她着实惊得不轻,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褚修焱也坐进了车:“开车!”命令过后,他欺身而来,筱宝贝本能地往后退—— “砰!”背撞上了车壁上,疼得她皱了眉,车在匀速进行,筱宝贝不由得瘆的慌。 “你……你要做什么?”他要把她带到哪里? 持续靠近的褚修焱眸光灼灼的眼神让她不由得屏住了气,清澈的目光跳跃得无措:“这个男人很危险!” 她未经人事,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怀好意又或者是很生气? 他在忍耐,忍耐什么? 褚修焱越发绷紧的脸让她没有来由的害怕“我……我刚刚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你让我下车,我给你补偿……”小心翼翼地说完,紧张得过分的筱宝贝下意识地抿了抿娇嫩欲滴的唇。 这个小动作恰好落入褚修焱渐渐下移的视线,他喉结徒然一紧,不由得抬手烦躁地扯了扯领带,却发现自己越发渴:“砰!” 身体里的火越窜越旺,他一下子堵过去, 筱宝贝被他逼贴在车窗,她本能地抬手去推,却只听得他说:““我要你!”说罢,他低脸—— “不可以,这是在车上……”有了刚才的教训,筱宝贝及时地别过脸避开了褚修焱的唇,抬手挡在两人之间,却丝毫无法阻碍褚修焱别过她的脸,扣紧她的下巴—— “开着车,危险……你不可以亲我……” “开车的不是我!”低喝了一声,褚修焱低脸,封唇,脸色骤然黑了一层。 “唔……”看着近在咫尺的脸,筱宝贝的脸上一下子刷白如纸。 褚修焱见状惩罚性地轻轻啃咬她的唇,不咬还好,一咬简直是火上浇油。 太热!他的眉峰揪成了死结。 他一把将筱宝贝抱起,放到怀里,筱宝贝此时的挣扎,不过是在他身上乱窜的小火苗,徒添他的渴望。 车在匀速前进,车里渐渐升温,热得连司机都红了脸。 “混蛋!你放开我!”酒店前,褚修焱才将筱宝贝抱下车,筱宝贝便是各种挣扎,动得厉害,然而,火才灭一半的褚修焱哪里会放手? 边大步走进酒店,他黑着脸沉声威胁:“再嚷嚷我让你三天下不了床!——叮!”电梯门打开,他迈步进去。 筱宝贝彻底急了:“你再不放开我我老公一定不放过你!”说着说着,筱宝贝不由得咬牙切齿。 见褚修焱黑着脸不想搭理,筱宝贝又加了一句:“我老公他是个大亨,一个有钱有势的大亨,你得罪不起,小心吃不了兜着走!”软软糯糯的声音里掺杂了明显的愤怒,却对褚修焱构不成威胁。 “叮——嗯!”电梯门又开,褚修焱冷冷的哼一声,迈步向前。 大亨?在这里有比他褚修焱更大的大亨?不知所谓! “你不害怕?” “你再说一个字我就不进房了,在走廊上,也新鲜!” “你!臭—流—氓,我是有—夫—之—妇!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筱宝贝撑起头,靠过去,对着他的耳朵大吼。 俨然一副怒不可遏的小野兽模样。 褚修焱终于顿住了脚步,不由得别过脸,闭了眼睛,筱宝贝的声音震得他的耳膜生疼。 “陆启航算大亨?不过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商贩!而且他不要你了!” “谁说我的老公是陆启航?我的老公是褚—修—焱!!” 听着筱宝贝一字一顿地念出自己的名字,褚修焱挑了挑眉,深邃难测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难以置信。 “怕了?怕了就放下我!不然小心你这辈子吃不了兜着走!”筱宝贝这次,才一推,竟轻易地下了地,然而,下一秒,就被褚修焱逼到墙壁。 “竟然褚修焱是你老公,那就配合我履行夫妻义务!”说罢,他轻扬薄唇,笑意莫名邪魅。 “……”筱宝贝的下巴一下子往下掉,还没有反应过来,褚修焱已经含住她的唇。 深吻,霸道又缠绵。
第三章 小东西,留在我身边。
不知过了多久,侧躺在船上的筱宝贝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下意识动了一下被子里的双腿,太疼,她下意识皱了眉心:“嘶……” “疼?”低沉而慵懒的声音从后脑勺传来,筱宝贝愣了一下,一只炙热的大手同时揽上她的腰,将她一览入怀。 “……”对方的怀抱有点热,筱宝贝地皱了眉心,眼底闪过一抹恶心,转脸一看—— “啊!!”看着眼前一张被放大的男人的脸,她瞬间失声大喊,酡红的小脸瞬间惨白,泪光随即涌上眸:“你放开我,你放开……放开……”本能挣扎间,她尽力推搡着褚修焱,眼泪一滴滴从她的脸庞滑落。 “你不是说褚修焱是你老公吗?”低眸看着怀里挂着两行泪不住地挣扎的小女人,褚修焱挑了挑眉,眸底闪过一抹笑意。 敢yy他是她老公?看在她这么甜美可人的份上,而且还做了她的解药,他尚且满足她一次。 褚修焱的语气温柔得暧昧。 闻声,筱宝贝的挣扎戛然而止,抬眸愤愤地剜他一眼:“你是褚修焱吗?跟人家能比吗?臭流氓!”愤怒之下,最后的三个字筱宝贝几乎用尽平生力气吼过去,分贝高得让褚修焱闭上了眼睛,眉峰拧得很紧。 耳膜好疼! 趁着他闭上眼,筱宝贝大力一推,褚修焱松手,她扯着被子二话不说溜了下床,向门口奔去。 奔跑间,余光瞥到船上的风景,她侧脸轻轻一看,只见褚修焱竟然没穿衣服,就赤果果地靠在床头,姿态依旧慵懒而自在,仿佛这就是他的常态。 “……这是……美男图?啊!!”愣了半秒才反应过来的筱宝贝失声大喊,本能地抬起双手捂住眼睛,裹在她身上的被子同时滑落,她浑身发烫。 旖旎的风光赫然入眼,褚修焱挑了挑眉,眸子里散开一抹深沉的光。 “碰到变态的流氓了,怎么办怎么办?”筱宝贝又羞又急,别过脸去不住地跺脚,样子可爱得褚修焱不由得扬了薄唇,轻笑。 “嗯?”身上凉飕飕,筱宝贝低头一看“……”正惊讶,腰上环过的手臂一下子止住了她到了嘴边的声音。 褚修焱将她深深揽入怀中,低头在她的肩上一吻,淡笑一声,启唇:“小东西,你要的我都给你,留在我身边!” 筱宝贝身上不染一丝化学品的香甜让他没有来由地欲罢不能,这个小女人跟他过往的有过的女人都不一样,干净又诱人,大概可以宠个半年。 敢明目张胆地对着他大吼“我老公是褚修焱”的她是第一个,难得的是他竟然没有一丝的厌恶感。 “嘶……”手臂忽然传来一阵辣辣的痛,褚修焱不由得嘶了一声:“你咬我?” 见对方没有放开的意思,筱宝贝愤愤地加大了牙齿的力度,深深咬进他的手臂,涨红的脸上恣意翻滚着愤怒。 褚修焱皱了眉峰,抿紧薄唇,抬手,坏心一探她胸前的柔软,筱宝贝反射性般放开了他的手臂,想拿开他不安分的大手,却被他一把扼住了她的手腕,下一秒就将她扳过去。 筱宝贝正对他,本能地抬手挡住他的视线,接着又是一顿大吼—— “死混蛋,你再乱来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说过了我的老公是……” “褚修焱。”褚修焱低沉的声音夹带着一丝玩味。 他第一次由着一个女人随意yy他。 “知道就好!你惹不起他!你再乱动再乱看,小心他砍了你的手之后把你的眼睛挖出来!”筱宝贝愤愤地恐吓,咬牙切齿! 传闻,褚修焱那个老头子就是这么的不择手段,暴戾得让人不寒而栗呢,知道自己的女人被人这样,他应该会这么做? 听着这些话,褚修焱不由得弯了薄唇,笑容意味难测。 在她眼里原来自己竟然是这样的人? 愤愤地白了一眼对方那抹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抬手推他,褚修焱松手,任筱宝贝拉起被子裹上身。 别了一眼某人精壮的胸膛,筱宝贝愤愤地哼了一声,正要说什么,却被褚修焱抢了话—— “可是你把被子抢走的!” “明明是你有裸睡这个流氓习惯!哼!”说完,筱宝贝转身往门口走,抬手去开门。 “咔擦咔擦!扭不开?”筱宝贝的眉心扯底揪成结,转头看褚修焱,愤愤命令:“开门!” “你就打算这么走?” “……” “不洗个澡?” “你!”褚修焱那副纨绔十足的样子让筱宝贝咬了咬牙,如果可以,真是想扇这个家伙两个耳光啊! 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流氓呢?真是可惜了这幅皮囊。 迎着她浮动着愤怒的目光,褚修焱缓步而至,抬手——“啪!”正想挑一下筱宝贝可爱的下巴,却被她毫不留情地拍掉了。 手背莫名疼得有点舒服,褚修焱笑了笑。 “走开!”筱宝贝吼一句之后往旁边站:“开门!” 褚修焱转眸,视线定在筱宝贝此时鼓着一脸气的脸蛋上:“你敢命令我?”这次,他轻易地挑起了筱宝贝的下巴,炙热的手指暧昧地摩挲…… 跟其他女人相比,这个小女人太好玩了,他还真是不想让她就这样离开这间房。 褚修焱的目光越发深沉,筱宝贝的目光就越发愤怒,愤愤地咬紧下唇,抬脚,下一秒却被褚修焱摁住了小腿,转瞬逼到墙上。 “你总想着暗算我!” “你总想着占我便宜!混蛋,小心过了今天就不举!”筱宝贝彻底被逼急了,咒骂的用词也狠毒了几分。 褚修焱挑了挑眉:“不举?”说话间他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手顺着她的腿慢慢往上摩挲,动作暧昧至极。 “……”筱宝贝的气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恨恨地瞪着褚修焱,褚修焱的动作越发向上,她眼底的泪光就慢慢上浮。 见褚修焱倾下脸,筱宝贝闭上了眼睛,脸色苍白得绝望。 “铃铃铃……”一阵清晰的铃声突兀而至,褚修焱拧了拧眉峰,眸底闪过一丝不悦。 铃声持续不断,褚修焱的气场越发强烈,筱宝贝不敢睁开眼睛,睫毛颤抖得越发厉害。
第四章 他想要的女人怎么会逃得掉?
褚修焱最终放过了筱宝贝转身向床头柜方向走去。 强大的气场消失,筱宝贝一下子睁大眼睛,见对方不在面前,她不由得庆幸地舒了一口气,转头,正正看见褚修焱肌肉线条紧实的背,她本能地开脸,愤愤地咒两句:“就是流氓!” “姐,是我……知道了,明天我去就是了,就这样……”收了线,褚修焱不由得舒了一口气。 他的大姐总像妈似的催着他相亲! “咔擦!”背后传来开门声,他转头看过去,只见筱宝贝正抬脚往外跑,他眉峰一拧,两步过去下一秒,就挡住了筱宝贝的去路:“砰!” 门被重重地拍近! “你做什么!你不给我开门,我自己开门就是啦!走开!”筱宝贝说着往后退了两步,却被褚修焱不着痕迹地拉了回去。 他低脸在筱宝贝的耳边说:“怪你动作太慢!” “你怎么不说自己混蛋?放开!”耳边的气息太热,筱宝贝不由得缩了缩肩膀,别开脸,抬手摸了摸发烫的耳垂,才别过脸,视线触到褚修焱手上的手机,她不由分说抬手抢了过来。 “你再不让我走,我马上报警!” 褚修焱挑了挑眉:“警察局的电话是110。”语气自信到无所谓。 “你!” 忽然想到什么,褚修焱垂眸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手机:“或者,你可以直接给你老公打个电话,让他来接你!”低沉得认真的声音成功掩饰了他的坏心。 这下还不穿帮? “……你!,你给我等着!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哼!”筱宝贝拿着手机转了身,走到床边坐下,随意摁了几个数字,就举到耳朵边,马上就嘤嘤哭了几声就对着听筒自言自语—— “老公,我被人欺负了……呜呜呜……” 见状褚修焱不由得挑了挑眉:“装得还真像!” “……我今天出门碰到流氓,变态暴露狂了,你快来接我……呜呜呜……嗯,我就知道老公最疼我了,你快点来……”说道这里她转眸恨恨地白了一眼抱胸靠在门板上的男人,咬了咬唇,愤愤地说:“老公最好扒他的皮,拆他的骨,哼!省得他再伤害别的女孩!” 别的女人?别的女人恨不得赖在他身上! 又隔了两秒,筱宝贝拿下手机,余光瞥到某人的关键部位,她别开脸,侧脸一下子红到耳根。 感觉到褚修焱缓缓而来,她即时反应,弹起身,退到床头柜边,满脸惊恐,褚修焱拧了拧眉,眸光里闪过一抹不悦。 “那个……我老公……褚修焱他,他从来不会手软的,你,你好自为之!”褚修焱的气场太强,筱宝贝说着说着,舌头不由得哆嗦。 这个男人又想干什么? 看着这个明明害怕得要命却偏偏摆出一副唬人姿态的小女人,褚修焱轻笑一声,有意放慢脚步朝她走去。 筱宝贝绕过床头柜一步一步后退,褚修焱此时玩味又志在必得的脸色让她不由得发怵,后退着,双腿越来越重,开始微微发颤。 未出三步,筱宝贝的背部贴到墙壁上:“砰!”筱宝贝的眉心一下子拧紧,褚修焱站定,慢慢倾脸。 “你……我……”讨厌,这男人怎么这么烫? 褚修焱的气息轻抚过筱宝贝的脸,她不得不别过脸,没有看见褚修焱嘴角的那抹得意的笑。 “……”手上忽然一空,筱宝贝抬脸,只见褚修焱将手机转身往浴室走去:“他……不耍流氓了?”念头刚闪过,筱宝贝撒腿就跑,手刚伸到门把上,手腕又被人握紧,扯了回去:“一起洗澡吗?小东西?”语气轻佻暧昧得过分。 “放开!” 褚修焱轻笑,不再逗她,任她挣脱自己,深深看鼓着脸的小女人一眼,转身往浴室走去。 “咔擦”筱宝贝开了门,逃命似的往外跑。 走到浴室门口的褚修焱顿住了脚步转脸看向门口,眸底闪过一抹深意。 他看上的女人怎么会跑得掉? 他拨了个号码:“去查个人……” 筱宝贝一路狂奔直到跑不动才停下,不顾行人异样的目光,裹着被子招了辆计程车,回了家。 直到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她依旧心有余悸:“怎么就这么倒霉,遇上这样极品的流氓?”筱宝贝边擦着头发边愤愤道,脸色就变得愤怒,在床头上坐下—— “铃铃铃……”手机铃声突兀而来,她颤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她舒了口气,伸手抓过自己的手机:“喂……”语气有点不悦。 然而对方比心情听上去比她还差:“筱宝贝我说过多少次让你别来搅和我的婚礼,你倒好,我现在婚礼搞砸了,贵宾也得罪了,你知不知道如果可以,我真恨不得让你从世界上永远消失!永远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听着耳边越来越愤怒的话语,筱宝贝只得抬手捂住嘴巴,心疼极了,也只能咬自己的手臂,脑子里全是陆启航板着脸,抿着唇,一副恨不得将她掐死的表情。 他现在一定是恨不得将她掐死吧? “说话啊?我告诉你,郁宁我哄好了,可是,如果陆氏的生意有什么损失我保证你也不会好过!”褚修焱是他绝对得罪不起的人物!然而,他今天明明生气了! “呜……”陆启航的话字字如针,不偏不倚戳在她的心尖,疼得让她窒息。 “哭?你最好保佑陆氏的股价稳定,否则,我有你好看!”吼完,陆启航收了线。 耳边传来忙音,筱宝贝终于放开手臂,趴进床里,脸埋入枕头里,放声大哭。 她不过是怕他出丑才赶过去,她是因为喜欢他才赶过去啊,他怎么这么狠心? “呜呜呜……”忽然想到自己因为这个意外惹上了一个变态流氓,失了身,筱宝贝哭得更加厉害了,委屈得入心入肺:“你们都欺负我!” “铃铃铃……”手机铃声又来,她抬脸,见是陌生的号码,她吸了吸鼻子才说:“你好……” “哭了?” 第五章 他怎么在这里?
第五章 他怎么在这里?
冷沉不悦的声音入耳,筱宝贝一个激灵从被子里弹起,随即对着手机大吼:“你走开!你这个变态再骚扰我,我就……” “回答我为什么哭,否则我马上去你家!”褚修焱沉声威胁。 “……”听筒那边的声音戛然而止,褚修焱的眉峰却皱得更加深了。 这小东西才离开不久竟然哭了? 是因为讨厌他?还是被人欺负了? 该死! 他看上的女人流眼泪了,这明显挑战了他的游戏底线! 谁不知道他褚修焱的女人惹不得?谁敢惹她?! “谁让你哭了?说!” 对方一句话扔过来,呆滞的筱宝贝颤了一下,随即挂了电话,关了机,像扔炸弹似的将手机扔回了床头柜上,躲进被窝里,躺好,裹紧被子,眼睛定定看着门口。 第三次回拨,依旧是那句该死的:“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褚修焱的脸冷硬成冰。 他不由得重重地点了点头,薄唇抿成一条线:“敢挂我电话还关机?筱宝贝!看我怎么收拾你!” 仿佛听到了他这句话,躲在被窝里的筱宝贝不由得颤了一下,心脏缩了一下,很疼。 眼睛看着门口,耳朵听着窗外的动静,心里连声祈祷:“千万别来我家,别来我家……” “砰砰!”强烈得敲门声传来,眼皮才垂下的筱宝贝猛然睁开眼,鬼使神差地走过去,手才伸到门把,门却外面的人打开了——正是褚修焱,而且是……没有穿衣服的褚修焱。 “啊!!”筱宝贝抬手捂住眼睛,大声喊,下一秒褚修焱就堵了进去,将她逼到墙壁。 筱宝贝连连摇头:“你不穿衣服!为什么不穿衣服?不穿衣服就来我家!混蛋!一点礼貌都不懂!”说着话她只觉得自己的脸烫得越发厉害。 “哼!”褚修焱扬起一抹坏坏的笑容,抬手硬生生拿下筱宝贝的手,炙热的身体骤然贴近筱宝贝的身体:“穿衣服?穿衣服碍事,而且我们刚刚才做过……我不过瘾,而且你刚刚还敢不接我的电话?这算你的惩罚!” “你想做什么?” 看着褚修焱此时汹涌着渴望的眸让筱宝贝瘆的慌。“嗯……”胸前传来的炙热触感让她下意识倒吸了一口气,眼睛里散开一圈圈恐惧。 而褚修焱的笑意却明显深了几分:“做什么?你!”说罢,他抬手一扯——刺拉。 “啊!”筱宝贝的丝质睡裙成了碎步布,褚修焱阴笑一声倾过脸来——“不要!“ 大喊着,筱宝贝猛然惊醒,坐起,瞳孔里跳跃着明显的恐惧,额上满是细汗。 反应过来,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睡衣完好,她舒了口气:“幸好……” “咚咚咚”门外又传来敲门声,她转头看过去,眼神警觉。 “宝贝啊,起来吃早餐了。” 听到筱妈妈的声音,她马上掀开被子下床,跑过去开门,随即扑进筱妈妈的怀里紧紧抱住筱妈妈。 “哟……”这毫无预兆的拥抱让筱妈妈有点意外。 “妈……” 听见耳边低声的啜泣,筱妈妈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宝贝,怎么啦?” 筱宝贝没有答话,只是咬着牙任眼泪越流越凶,她不能贸贸然告诉筱妈妈她昨天晚上遇上了流氓,失了身,而且那个流氓还到她的梦里来欺负她。 呜呜呜……她该怎么办? “宝贝乖,有什么事跟妈妈说,有妈妈在没人敢欺负我们家宝贝……”筱妈妈怜爱地轻抚筱宝贝的背安慰道。 她估计是陆启航结婚对筱宝贝的打击太大了! 忽然想到她那没有见面的相亲对象,筱宝贝抬手抹了一把眼泪,从筱妈妈的怀抱里出来:“妈,我要去相亲!”语气坚决得很! “……你前天不是说……” “我去我去,今天能约他吗?”只要他能对付昨天晚上的流氓,就算是个老头子她也认了! “……就是约好了今天早上十点在缘来咖啡厅见面啊……”看着筱宝贝恨不得现在马上就跟对方领证的模样,筱妈妈的心忽然说不出的堵。她这是受了多大的刺激? “今天早上十点……太好了……我这就换衣服……”筱宝贝转身向衣柜走去,筱妈妈站在原地,看着筱宝贝失落的背影,摇了摇头,推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现在她只好把治疗筱宝贝心伤的希望寄托在她那高富帅的侄子身上了。好不容易筱宝贝愿意去相亲,这算来也是他们的缘分。 脑子里闪过褚修焱那英俊稳重的模样,正下楼的筱妈妈加快了脚步:“宝贝还没有见过小修焱呢,得让她看看他的照片……” 然而等到筱妈妈拿着照片出来,筱宝贝正好抓起她的手袋,边往门口跑,边回头说:“妈,我先走了,现在九点二十了,迟到了不好!” “你等一下……” “妈妈再见……” “喂,这照片你带着啊……”筱妈妈快步走过去,筱宝贝已经走远:“我知道褚修焱,爸爸给了我他的号码……”这句话随着她的背影散入马路上的暖暖的阳光里。 “这孩子早餐还没吃呢!”筱妈妈低头看了看手上的照片,转身进了屋。 来到缘来咖啡厅外,筱宝贝低头抬腕看了一眼她的手表:“9点50,还好没有迟到!”借着玻璃门上的反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不由得抿了抿自己的大红唇,实在不好看,她眉心皱了皱:“但愿那老头喜欢!”她是真的指望褚修焱帮她对付那个臭流氓。 至少要将他吓走! 暗暗深呼吸一口气,她推开旋转门,目光流转开:“他怎么会在这里?” 视线触到某人的侧脸,筱宝贝触电似的收回了推门的手,转身快速移了几步,躲到转角处,站定,心脏已经乱跳得突突突乱跳:“那个流氓怎么在这里?简直倒霉头顶了么?真是的!” 她的眉心拧成一个结,下意识咬紧了下唇,试图缓解自己的紧张。 缓了半分钟,她又慢慢挪回去,小心翼翼地从转角处,探出头看进去,那人恰好转脸向她的方向看来,筱宝贝簌地一下子缩回了头。 察觉转角处的动静褚修焱挑了挑眉:“来了?”眯起眸子看转角处露出的一缕黑色发丝,两秒后他转脸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九点56分……” 他放下手机,端起咖啡轻抿一口,又转脸看向那个不安分的转角,眸光里意味越发深。 他倒要看看筱宝贝能躲到什么时候。

萌妻撞入怀:总裁缓缓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萌妻撞入怀 或 总裁缓缓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情到深处:盛宠前妻 9章(第九章 羞辱)

    原标题:情到深处:盛宠前妻9章(第九章羞辱)书名:情到深处:盛宠前妻第九章羞辱司徒漠冽直接无视掉司徒天的话,他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脸色苍白的韩雪鸳,勾唇一笑。“技术当然是好,你想要品尝吗?”司徒漠冽深邃的眸子直直盯着司徒剑南,韩雪鸳这个女人是绝对不会让他动的,韩雪鸳是自己要践踏的工具,除了自己任何人都没有这个权利。韩雪鸳终于忍无可忍了,她的小脸一阵青一阵白的,挥起小手,猛然的甩到了司徒漠冽的脸上,这个男人太过份了,在房间里侮辱她还不够,竟然还要在样的场面羞辱她?他当她是什么?全场的眼神都看向了韩雪

  • 娇妻宠上瘾 9章(第九章 我能为他死)

    原标题:娇妻宠上瘾9章(第九章我能为他死)小说名称:娇妻宠上瘾第九章我能为他死“欧婷姐姐的素质太低了,还骂人,这位漂亮姐姐显然是不愿意与低素质的人说话。”盛子浩说的平静,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欧婷有想要爆打他的冲动。说她低素质也就算了,还叫她欧婷姐姐,却叫这个女人漂亮姐姐,她哪点比自己漂亮了,不过确实是比她漂亮。焦娅晴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没想到一个孩子都能猜测出她的意思,好聪明!她不由的低头看向了说话的小男孩,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好精致的一个孩子,可是……为何会与她的焦炎阳那么的像?“子浩,大人说话

  • 爱上极品女上司 9章(第九章 和女上司的温柔缠绵)

    原标题:爱上极品女上司9章(第九章和女上司的温柔缠绵)小说名字:爱上极品女上司第九章和女上司的温柔缠绵“哼,我祖宗十八代可没那福分,我来替他们受吧。”张金明邪恶的笑着。申岚咬着牙,双手捂着下面,愤怒的叫道“张金明,你这个无耻的混蛋,你他妈的可想清楚了?”“我早就想清楚了。”张金明气狠狠的咬着牙,心说,你他妈从我进公司就处处针对我,恨不得置我于死地。就是从那一刻起,老子什么事情都想清楚了。这么想着,张金明心里一横,以后就是砍头,老子现在也要好好享受一下。随即,他用力挺进了身躯……嘿嘿,这么紧致,好

  • 黑玫瑰 9章(第九章 涅槃重生)

    原标题:黑玫瑰9章(第九章涅槃重生)小说名称:黑玫瑰第九章涅槃重生那天是高云飞出院的日子,他已经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终于可以回家了。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不知道他是胖了,还是瘦了?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即使被黎湘儿她们冷嘲热讽也不能改变我开心的心情。自从,我和高云飞离家出走,又舔着脸求着高老师让我回来的事儿,被黎湘儿她们知道了之后,她们那伙人对我的欺负就更是肆无忌惮。一来,是高云飞住院没法来上课。二来,也不知她是从谁那里得知的消息,说我和高云飞已经决裂,都已经很久没有去医院看过他了。我记得,回学

  • 借情 9章(第九章女朋友)

    原标题:借情9章(第九章女朋友)小说:借情第九章女朋友“呵呵,行,看你心情不好,那我就少说。”邹丽笑了,拿起了信封打开看了一下,里面一共是七千五百块钱,邹丽跟我走了一共是十五天。“得!谢谢老板哈!”邹丽开心的一笑,将信封放进了自己的小包里,这一趟下来,工资包括我给她的奖金,她一共挣了一万块钱,也正好就是我卖的那个小户型挣的钱了。“你每一次这么说,我都感觉怪怪的。”我如实的说,邹丽听后笑了,眼睛斜着看向我告诉我别瞎想,我知道她听明白了,我就是想逗逗她,半个月相处下来,我跟邹丽也差不多就算是朋友了,

  • 升迁笔记 9章(第9章 漫长的夜晚)

    原标题:升迁笔记9章(第9章漫长的夜晚)书名:升迁笔记第9章漫长的夜晚王建才抬手看了看手边,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喂,钟站长啊,你好你好!我,王建才。你好你好!吃过早饭了吧,嗯,对对,他来了。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到了你的手下,可要给我好好锻炼锻炼他啊,今后他听不听话就看你的了!哈哈哈,好,一会儿我让小吴送他过去。唉,这边忙,上午八点半有个会,不然我就自己送他过去了!好,再见!”王建才挂了电话,看着朱青云说:“你个臭小子,到了辅导站可得跟着钟站长好好干啊,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你就等着被开除吧!一会儿

  • 挖墓挖出鬼 9章(第九章)

    原标题:挖墓挖出鬼9章(第九章)书名:挖墓挖出鬼第九章[正文]第九章------------山中根本就感觉不到太阳的西去的轨迹,当我们感觉天已经黑下来的时候才四点左右!“呼……终于到了!”胖子狠狠地喘着气,我和老三还有他的两个伙计也已经是有些脱力了。“今天晚上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明天开始干活吧!”胖子喘着粗气说道。我们随意啃了些食物,也顾不得什么就坐在了地上,用背部靠着大树。“妈的,真是难熬!”老三低声嘀咕着。“少发点牢骚,到了下面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时间!”我对着老三低声说道。闲扯了一会儿,大柱和

  • 上位 9章(第9章 妒火)

    原标题:上位9章(第9章妒火)小说名字:上位第9章妒火隋金忠赶紧放下架子,笑着说:“哎呀,我是开玩笑的呢,我又不是千金大小姐,那里就那么娇气了呢?张县长能坐,我当然就能做咯!呵呵呵!”罗天明和张长胜也都就坡下驴,迎合着他笑了起来,但彼此都知道,这才刚刚开始,真正的较量还在后头呢······县里的领导班子定下来没多久,科级干部的选拔与任免就开始了。唐玉君满打满算自己进县委还没有一年,所以在大家都如火如荼的拉票、钻营的时候,是很泰然的,因为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关于提拔的奢望。县里有什么风吹草动,最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