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官途之透视眼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0 7:59:14 来源:网络 [ ]

书名:官途之透视眼

第一章 女友出轨

“曾经年少爱泡妞,一心只想抱美眉,摸遍双峰和溪水,一路啪啪肾不亏……暮然回首身已老,三天一次腿还软,才明白啪啪真谛,最伤最痛是阳痿……如果你不曾阳痿,你不会懂得我伤悲,当我口中有水 别说这是口水,就让我忘了这一切,啊 给我一杯壮阳水,换我一夜不下垂!所有俊男美女,任我狂靠猛推!……”黄小强哼着老板改编的《壮阳水》,在郊区的一家养猪场喂猪!

  “滴滴滴”黄小强N年前花两百五十元买的黑屏诺基亚响起来。163生活网

  “喂,谁呀?”

  “请问是黄小强吗?”

  “是我!”

  “省级公务员考试,经过笔试、面试、体检,你被录用了!请三日内到县委组织部报到!”一个女子的声音,虽然说着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话,但是声音甜美!

  “啊啊,好的,好的!一定很快来报到!”黄小强的恼火一下子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感到电话里那个女的,简直就是仙女唱了一支仙曲一样悦耳动听!

  “滴滴滴”刚刚挂断的电话又响了!“这段时间你哪里去了?”电话那边劈头就问。

  原来是她!黄小强有个女朋友叫赵宣翊,大学时候谈的,秦川市区人,高挑白皙,皮肤吹弹可破,十分妖娆。黄小强花了很大精力才追到的,不过,推倒之后,这妮子就很迷恋黄小强了,这不,在这边喂了几天猪,没给她打电话,她就开始追问了!

  “我工作呢!”由于养猪这事儿毕竟不是多么有面子,所以,黄小强没给她说,不过这回有的吹了,“告诉你一件天大的喜事!”

  “我知道了!”那边赵宣翊却淡淡地说。

  “你都知道了?不会吧?我要说的是我考上了公务员,刚才打电话叫我去报道呢!”黄小强还沉浸在终于有了工作了这种强烈的成就感中。

  “我们分了吧!”那边迟疑了几秒,声音不大,说出了这话!

  “啥分了?”

  “就是分手吧!”那边赵宣翊无比坚定的说!

  “为什么?”黄小强觉得老天给自己吃了一块糖,接着就是一大耳刮子闪过来。

  “小时候,我们玩就玩了,现在毕业了长大了,就要生活!人是生活在现实中的!我总不能跟着你去喂猪吧?”赵宣翊还是很平静的说。

  看来自己喂猪这点事儿,赵宣翊还是知道了,黄小强说:“可是我……”

  “你是说你现在考上了公务员是吧?我知道这事儿,虽然说你考得很高,是整个秦川地区的第一名,可在那个场场干,是要有能量的,伤你的话我就不说了,你好自为之!”赵宣翊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不给黄小强还嘴的机会。官途之透视眼 全文免费阅读

  “好吧!”黄小强在人家挂断电话之后,还是自言自语一句,他的脑子里空白了一秒,觉得头上绿油油,赵宣翊一定是劈腿了,给自己扣了一冒,然后和自己分手。找赵宣翊这种女的,自己挨一绿帽的概率很大,黄小强有心理准备,不过还是觉得窝囊的很!就找小老板陈海空喝酒。

  这个养猪场是给秦川学院的食堂供应猪肉的制定场子,黄小强上大学的时候,勤工俭学,曾在食堂帮忙,经常拉猪肉,所以他跟这里的小老板混熟了。大学毕业,黄小强成了待考生,在学区租个房子,看书考试。不过生活还得继续,继续跟母亲要钱过活的话,黄小强觉得太难为情,母亲辛辛苦苦摆个早餐摊子挣点钱,供自己上大学,已经十分不容易了,毕业了,有本事没本事,养活自己这事儿得自己来!

  但是,转了一圈,发现找工作之难,简直比上蜀道还难,难于上青天!好在养猪场的小老板说黄小强是个豪爽人,对自己胃口,可以过来养猪,干多干少是个意思,也算是个工作。黄小强二话不说,就过去养猪了!

  每天喂猪、冲洗猪,脏是脏一点,不过也不累,因为繁杂的活也不让他干,闲下来还可以在养猪场后面的山上看看书。不过大多数时间,黄小强喜欢和小老板还有几个女工坐着吹牛说段子,甚至听小老板唱他的名曲《壮阳水》,看他捏这个女工的屁沟蛋子,摸那个女工的奶蛋子,揩油揩得不亦乐乎。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一喝就是一下午,黄小强醉了,就睡在小老板的窝里,小老板回家去了。黄小强是被渴醒来的,起来之后觉得嗓子冒烟,人也热得不成,可能是下午和小老板吃了狗肉火锅的缘故,他于是开灯找水,结果灯也开不了,幸亏月光照进屋子,黄小强找到水壶,居然半滴水都没有!玛的!黄小强骂一句,就来到院子里抽井水,才记起灯开不了,是停电了!

  于是,找到一个铁皮桶,拴了绳子,揭开井盖打水。水桶吊下去,折腾了半天,打了水上来,一看,水居然很浑,倒掉重打,折腾了四五次,第五次打的水还是混浊的,黄小强气的没办法,就把这水提进屋子,想着澄清一会儿弄点烧开喝。

  翻了几个抽屉,终于找到了蜡烛,点燃了,不经意瞥了水桶一眼,居然发现这桶水底好像有个闪光的东西!什么东西啊?黄小强伸手就捞!

  “唔靠!不是吧!”

  拿在黄小强手里的,赫然是一尊小小的佛像,闪着金光,一点都没有锈蚀的痕迹,可见这是真金的!黄小强心里只有一个概念!这是要发呀!

  他擦拭着这小小的金佛,心里盘算着,这要只是一块金子,也就一二百克,算不得什么,可是这要是个文物的话,那就发大了!黄小强仔仔细细注视着,凑近燃着的蜡烛一看,佛像的背面,居然有字,而且是篆体写的!好在黄小强学中文的,有点古文底子,看懂了上面字!“趺坐清心诵咒,可神游八荒!”下面有更小的字,居然是是外国字,半点都不认识!

  黄小强兴奋起来,藏好小佛像,就连夜回到了学区自己租的小屋里。因为他觉得等到天亮,大家都来了,这玩意没地方藏,不好弄。

  回到出租屋,黄小强打开电脑,连上网,想起那小佛像背后的字,既然刻在佛上,估计应该是梵文!他于是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梵文对照表,把佛背上的咒语抄下来,慢慢对照,几乎花了一夜时间,才弄出来这个咒的读音,唵 帕 摩 无 许 尼 夏 毕 玛 雷 吽 呸!

  黄小强也不知道这样读对不对,想着神游八荒,于是就供在桌上,自己趺坐而坐,长长吁一口气,排除一切杂念,默念唵 帕 摩 无 许 尼 夏 毕 玛 雷 吽 呸,念了许多遍,迷迷糊糊好像睡着了,好像做梦了。

  他看见了刚刚和自己分手的女朋友赵宣翊!在一家宾馆的大床上,赵宣翊不着一丝,马趴着,闭着眼,张着嘴,斯哈斯哈的吸气!他的后面,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噢噢的吼着,啪啪的打得正欢!显然,这对狗男女,马上就要达到一个大潮!

  黄小强很惊异,很愤怒,一切都很清晰,色彩鲜艳,不像是梦,他愤怒地想喊,却喊不出来,自己却醒来了,还是坐在桌前!这看见的事情难道是真的,那个男人的脸还真真切切的映在脑子里,可黄小强从来没见过他!

  这必须要证实一下,要这个不是梦,是真的的话,这可就好玩了!黄小强于是拨了赵宣翊的电话过去!可惜已经关机了!看来多半是真的!

  好不容易天亮了,黄小强还是睡意全无,洗了一把脸,就急着要证实这件事情,给小老板打个电话,说自己有点事,今天请假,完了又拨通了赵宣翊的电话,说自己想和她见个面,分就分的正式点!

  赵宣翊答应了!两人很快在一家西餐厅见面。来自163shenghuo.com但是,在那里等他的人,不止赵宣翊一个,还有一个瘦高个男的!显然,这小子不是黄小强梦里见到的老男人,这小子痩是瘦了点,不过还算精神!

  “虽然眼前这小子不是梦中和赵宣翊啪啪的老男人,不过既然来了个瘦高个,这就说明,赵宣翊这丫的还是给老子戴了绿帽!”黄小强心里窝火地想。不过他还是控制着自己,对赵宣翊道:“好吧,这事儿你应该给我早说!不过也好,祝你幸福!”

  黄小强转身就要走,想不到那个瘦高个却把自己的后领抓住了!瘦高个说:“小子,你来挑事,就这么想走了吗?”

  “那你要咋地?”黄小强低头一个转身,那小子差点就被带倒了!黄小强举拳就要打,想想还是算了,没这个必要,自己得尽快脱身,赶着去报到上班呢!瘦高个站稳,却又飞腿来踢,黄小强终于怒不可遏了,你他玛的给老子戴了绿帽,老不找你算账就算了,居然还这么欺负老子,不揍你天理何在!

  黄小强偏头躲过一脚,跟进只一拳,打在这小子的肋骨上,但听嗑的一声,想必是肋骨断了一根!黄小强大学的时候没事就打了四年沙袋,而且跟着一个资深的武术老师学散打,到了现在,打人往往能一招制敌!

  看着瘦高个蹲下去,脸色蜡黄,呼吸不畅,黄小强终于觉得出了一口恶气,转身就走。离汽车站不远,他打算步行到汽车站,坐车去岭北县报到。

  走了一会儿,突然听到身后摩托的马达声呼呼响起来,回头一看,草!好阵势,三五辆摩托各载着二三人,飞驰而来,黄小强忽然才反应过来,这他玛是那瘦高个的人!冲着自己来的!

  然而这个反应有些慢了,但觉耳边风呼的一声!头上被一个棒状物狠狠打了一下!黄小强就昏过去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赵宣翊在身边,她说:“你终于醒了!医生说没有脑震荡后遗症,你放心吧!没啥大碍,我走了!”

  黄小强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乌黑的秀发,似乎一个恍惚,就看见了她的记忆!看见她走在街上,突然那个瘦高个就追了上来,笑嘻嘻的说:“宣宣,我以为你喜欢的人是个啥样的人呢,这些日子,我专门派人调查了一下,原来他居然是学区那边郊区一个养猪的伙计!哈哈哈,你的这个口味还真独特啊!那小子除了一身腱子肉,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再有啥好的啊?”

  “不!他是秦川学院毕业的大学生,怎么会是养猪的伙计呢?”赵宣翊虽然对这个瘦高个爱理不理的,但还是反驳了一句。

  “你看看吧!”瘦高个拿出一个苹果土豪金,给赵宣翊看了照片,照片当然是黄小强在喂猪!

  “秦川学院的大学生喂猪正常了!北大清华的都有杀猪卖肉的呢!现在社会,是个圈子,穷人圈里的,不管你上什么大学,那最终还是个穷人!”瘦高个叭的点一支烟,傲气地说!

  赵宣翊的脸色显然有些变,不过她还是辩解道:“他考了公务员,成绩很好,不可能一辈子喂猪的!”

  “我有办法让他一辈子喂猪!”

第二章 镇长自杀

“你怎么可以这样?”赵宣翊鄙夷的看着瘦高个。

  瘦高个说:“他抢我的女人,照死整他都是应该的!”

  “我真的对你没感觉,你放过我们好吗?”赵宣翊开始恳求!

  “感觉慢慢会来的!”瘦高个笑笑,说:“我劝你趁早放弃,对你对她都好!要和我拼鱼死网破,只有一个结果,鱼死了网破不了!”

  “我……洪皓,你不要以为我屈服于你,我只不过是你爸爸权力下屈服了!”赵宣翊快步走了。

  那个洪皓站在不动,一边嘴角上扬,说:“好!不管怎样,你是我的就好,想通了打电话!”

  黄小强心里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眼前的这个恍惚,好像放电影,十分清楚,而且具体的地点是公园路,连广告牌上的字都很清楚!这是啥情况,难道自己能看见别人的记忆!难道是那个金佛像的作用?或者前面脑袋上挨了一棒子的作用!

  洪皓!这个瘦高个叫洪皓?

  要是自己真的看见了赵宣翊的记忆,只要打电话问问那个瘦高个是不是叫洪皓就能证实了!因为洪皓这个名字,黄小强以前根本没听说过!黄小强于是拨个号,那边赵宣翊接了。官途之透视眼 全文免费阅读

  “你那个小子,是不是叫洪皓?”

  “你怎么知道的?”那边显然很惊异。

  “他爸爸是个高官?”

  “你别调查他了,你斗不过的,他爸爸是秦川市政法委书记!”

  黄小强惊呆了!不是因为洪皓的爸爸是谁,而是自己真的可以看见别人的记忆了!而且现在不用念咒,不用趺坐,一个恍惚,眼前就是别人的记忆啊!神游八荒,如果真的能看见天下人的记忆,那神游的何止八荒,还有别人的小世界啊!

  黄小强被这个异能惊得呆坐了半天,发呆中,有恍惚看见秦都酒店赵宣翊不着一丝,马趴着,闭着眼,张着嘴,斯哈斯哈的吸气!他的后面,是那个瘦高个洪皓,噢噢的吼着,啪啪的打得正欢!显然,这对狗男女,马上就要达到一个大潮!

  完事后,那个瘦高个洪皓居然恬不知耻问道:“比你那个养猪男咋样?”

  赵宣翊只是随便笑笑,不置可否。

  看见的这个情景,和自己梦见的太相似了!只不过男人不是那老男人,换成了瘦高个洪皓!黄小强新生莫名的愤怒,回过神来,心里道,他玛的,就你那个瘦猴样,就算是K了粉,吃了药,也不一定比老子强,还有脸问这个事!凭着老爹的位子,四处欺压善良、欺男霸女,等你的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高俅之子高衙内的下场!

  心里这么骂着,忽然想起自己必须去报到,好不容易考上了公务员,可不能错过这个村这个店!黄小强头上缠着绷带,慌慌张跑到汽车站,跳上一辆正在发车的去岭北县的长途汽车,车上的人看着黄小强只躲,以为这是个被人追杀的亡命徒呢!

  车上想起洪皓那个逼养的货,说是能让自己喂一辈子猪,现在自己这个逼样,全都是拜那个货所赐,前途一片黑暗啊!且行且看吧!

  跑到县委组织部填了表,领了文件,黄小强被分配到了最偏远的清源镇!全地区第一名啊,分到乡镇,居然还是最偏远的!黄小强气得咬咬牙,安慰自己道:“走吧走吧,总比喂猪强些!谁叫自己朝中无人呢!”

  黄小强又坐上了通往清源乡的面的,这司机水平巨好,一路把面的开的飞机似的,又快又稳!离县城七十公里,在那样的路况下,一个半小时居然就开到了!

  到了镇政府,黄小强大摇大摆就要进去,却被看门的老头拦住,看着黄小强满头绷带,然而五大三粗,一身腱子肉,老头很警惕,问道:“你干吗的?领导们都不在,你闹事没用的!”

  “大叔,我是新来的公务员,到这里报到上班的!”黄小强明白自己的形象现在看上去确实像是个上访闹事的,所以立马就拿出了文件,老头戴上老花镜,很认真的看了文件,又看了黄小强的身份证,这才颜色缓和,道:“对不起啊,你这头咋回事?”

  “昨天骑自行车,被撞了一下,幸亏不严重!”黄小强扯个谎。

  “你先进去吧,今天怕是没人管你的事情!咱们这边出大事了,青羊村那边闹起来了,村民坐在公路上,堵了交通!这边,镇长不见了,办公室门反锁,死活叫不开,大家初步判断,怕是人就在办公室呢!书记几个现在在上面商量对策!你先进去看看,看有人管你的事情么!”老头压低声音说。

  真他玛的是个多事之秋,第一天参加工作,就遇上这破事!不过心里再懊恼也没有用,黄小强还是给看门老头敬上一支烟,喧了两句,才知道这老头姓孙,是供销社退下来的人员。书记叫张赫,镇长叫刘万文。

  黄小强镇政府办公楼,按照老孙头说的,找到了镇党委书记办公室,敲了敲门,里面原本闹哄哄的,很警觉的安静下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谁?”

  “张书记,我是今年新考的公务员,分派到咱们镇上,前来报到上班的!”黄小强知道里面发话的,肯定是最大的书记。官途之透视眼 全文免费阅读

  门开了,里面三男两女,一个男的微胖,平头,方脸,长眼睛,坐在桌子后面,一看就是书记的派头,其他四人坐在前面的沙发上,表情严肃。

  “这是我的任职文件!身份证!”黄小强径直走向书记,把东西拿出来。

  张赫扫了一眼,说:“昨天收到通知了!来我们这里的小黄就是你啊,好吧,你的事情闲下来再安排吧!现在有急事,我们开会商量呢!……呃,你坐下,你现在也是这里的一份子,也听一听,大家想想办法!”

  黄小强就坐下来,只听张赫说:“刘万文胆子小,就算是出了事,他也不敢跑,就算跑也跑不远!”

  “可是,他的那个相好的,确确实实是跑了,这事儿咱们还是赶快呈报县委吧!”

  “半点眉目都没有,呈报县委,找骂这是?弄不好丢帽子都有可能!”张赫吼道!

  这样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说了半天,还是没有结论。

  “我认为刘镇应该就在办公室里面!”黄小强突然就说了一句!

  大家瞬间安静了,看着这个新人。张赫说:“怎么说?”

  “张书记,听大家说了一会儿,我才明白是刘镇长出事了,他出事了要跑就跑了,没必要把办公室反锁上!我认为他就在里面,而且,情况可能不好!”

  “什么意思?”张赫显然有些惊愕。

  “他可能已经畏罪自杀了!”

  “小伙子,你电影看多了吧,想象力挺丰富的,昨天大家还在一起吃饭呢,今天怎么可能就死了?”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干部说。

  “反正这个办公室迟早是要开的,不如现在打开进去看看!”张赫发话了。

官途之透视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官途之透视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男神老公不温柔7章(第一卷 红颜不寿第7章 夫人出轨了)

    原标题:男神老公不温柔7章(第一卷红颜不寿第7章夫人出轨了)小说名:男神老公不温柔第一卷红颜不寿第7章夫人出轨了再醒来已经是在一个小医院了,手脚的擦伤已经抹了药,但是医生却严肃地告知她,“小姐,你的身体状况……”他的话还没说完,文染情就淡淡打断,“我知道,医生,医药费我会让人拿过来。”医生见她这样子,也没有多说,只是告诉她,医药费送她来的人已经付过了。文染情没有问是谁送她过来的,如果对方想让她知道的话,就不会不留名了。廖姨在屋里急得团团转,打开门见到文染情一身狼狈站在那里,吓了一跳,“啊呀,发生

  • 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7章(第7章 开启训魂)

    原标题: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7章(第7章开启训魂)小说名: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第7章开启训魂云瑾言还挺满意她的后院,地方偏静,少有人经过。虽然表面看起来不及原先的敞亮,但是里面该有的都有,收拾的也干干净净。云夫人不会这么好心,所以想必是爷爷早就暗中布置了。云瑾言打量了一番,眼尖看见院外树下藏着一个人影,刚探出一张小脸,见被云瑾言发现,吓的又缩了回去。“云子疏?”云府还有一个存在感极其薄弱的儿子,被云老爹五岁带进府内的私生子,性子怯懦怕生。前世云瑾言也想和他亲近亲近,可是这孩子每次看到人都跑的老远

  • 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7章(第7章 他的心疼)

    原标题: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7章(第7章他的心疼)小说名字: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第7章他的心疼“苏千影,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苏千溪很清楚自己的立场,她不会去和她们做一些没必要的口舌之争。陈月茹听闻秀气的眉头顿时挑起,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千溪,疑惑道:“苏千溪,不是你给我发的简讯吗?”简讯?怎么又是简讯,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将她安排到医院,还替她发简讯?陈月茹心中有一丝前所未有的恐慌,她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张无形的网。看着一直沉默的苏千溪,一副俨然不知情的样子,陈月茹眸间

  • 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7章(第7章 满意不)

    原标题: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7章(第7章满意不)小说: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第7章满意不方可晴连忙拿双手捂住脸蛋,从指缝里露出半只眼睛,他的脸已经凑到她的面前,五官无限放大,那股属于他的独特气息强大压人。她吓得撒了手往后退缩,退到床边,眼睛瞥见他那副比外国男模特还要性感健硕的身材,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赘肉,胸肌结实却没有半点彪悍的感觉,小麦色的肌肤莹亮诱人,散发出一种狂野的气息。方可晴的视线不自觉往他的下身扫去,这一看差点就让她鼻血狂喷,两条黄金比例的大长腿已经够销魂了,而那条黑色性感内内……

  • 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7章(第7章 回忆,倒流)

    原标题: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7章(第7章回忆,倒流)小说名字: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第7章回忆,倒流当季薇找到聂靳云,要他帮忙的时候,那位T市能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的黑帮头头是怎么说的?‘我们家苏熠晨啊……’娇声罢了,没词儿形容了,摇头叹气外加一个寒颤。深以为惧。那时候,她不明就里,只不过是得到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去算计她默默喜欢了很久的一个人,可是为什么,聂靳云看她的眼色变得同情怜悯外加看好戏的复杂?她被当成了一只扑火的蛾子?痛感席卷全身,拉回季薇飘离的思绪,眼前被苏熠晨的脸占满,他在笑

  • 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7章(第7章 二月灾星)

    原标题: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7章(第7章二月灾星)小说名: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第7章二月灾星站在枝繁叶茂的巨树上就是方便,她可以将底下所发生的一切囊入眼中,而底下的人并不一定能发现她。不过,她还是很谨慎的将呼吸调节到最微弱的点,以免被祭天台上的蓝元大国师发现。除了祭天主台上,底下都站满了赶来看好戏的人,在他们看来,慕云浅是慕家废材,那就单单只是一个茶余笑料,但慕云浅是二月出生,二月出生的孩子本就不详,更何况还是个女子。女主阴,二月出生阴气冲天,祸连八方,会给帝风百姓带来灾难!这是大国师玉虚上人亲

  • 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7章(第7章 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

    原标题: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7章(第7章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小说名字: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第7章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穆瑾瑜这人不仅冷酷无情,说话还毒,韩宝蓓被他打击得说不出话来了。“对面有个购物商场,你自己去逛逛,我下班来找你。”穆瑾瑜说道,直接决定了韩宝蓓接下来的行程。对面的商场离这里隔了一条街,看着有点远呀,万一穆瑾瑜背着自己跑了呢,韩宝蓓摇了摇头,说道:“我就在门口等着你,坐在花坛上。”韩宝蓓拍了拍花坛上的灰,坐在上面,说道:“这里挺好的。”不知好歹,穆瑾瑜冷眼看了韩宝蓓一眼,“手机给我。”

  • 帝少掠爱成瘾7章(第7章 来自地狱的掌控者)

    原标题:帝少掠爱成瘾7章(第7章来自地狱的掌控者)小说:帝少掠爱成瘾第7章来自地狱的掌控者“你们瞧,这不是尹家少爷吗?听说甘愿放弃自己家的产业,为了叶沐暖在叶氏集团工作两年呢。”“何止啊,我听我法国的同学说他们两个在国外就有一腿呢,更何况国外那么开放,指不定……”“那这样说来BOSS和叶沐暖岂不是形婚?”一语落下来,砸落无数响雷。叶沐暖的脸色逐渐变得煞白,她承认她不是黎非夜的对手,他每一步棋都走的如此稳,让她一步步落入他的棋局,却无力反驳。先入为主,三人成虎。世界上最残酷的真理。今天来的宾客不少